《万象无极》&林彦云依【完结】小说阅读

《万象无极》&林彦云依【完结】小说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东亭四少小说万象无极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万象无极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林彦穿越到一个陌生的世界当中,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一个萝莉竟然要拜自己为师...
《万象无极》&林彦云依【完结】小说阅读

东亭四少小说作品《万象无极》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别想跑

就在黄明仰天长啸的时候,他的身后传出来了一个声音。

“黄城主这是怎么了?”一个身穿白色羽衣的男人从黄明的背后凭空出现。

“什么人?”黄明一惊,反身就是一个鞭腿向后踢去。

黄明提出来的腿被一只苍白的手掌抓住,猩红色的指甲直接掐到黄明的肉中,慢慢的,黄明看到了一张白苍苍的脸。

“你是谁?”腿被人给制住,黄明整个人都行动不便,更是在面前的这个白衣男子身上感受到了一中若有若无的威压:“阁下是什么人?同为天阶巅峰,为何能够压制住我?”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没有在你的地盘上看到这个人?”白衣男子另一只手掏出来一个珠子,催动内力,柱子上竟然浮现出来一个人的画像,赫然就是云依。

“见过,刚刚她打赢了擂台,伤了我儿子,往粮仓那边去了。”黄明气喘吁吁的说道,不知为何,他总感觉自己的力量好像通过自己被面前这人抓住的腿流走。

“哦?指个方向,”白衣男子手上的力道大了几分,黄明脸上因疼痛而流下的汗珠,变得更多了。

黄明艰难的指了一个方向,就被白衣男子随意地丢在了地上,在白衣男子离开前,他问道:“阁下到底是什么人?”

“玄阴宗,白阎王。”说完白衣男子就又消失不见了。

“玄阴宗!”黄明一脸的震惊无以复加,赶紧抱起躺在地上已经昏迷的黄耀武,回自己的府邸去医治了。

虽然身边有一个青莲剑派的徐闻一直跟着自己讲东讲西的,但是云依并没有理会。而且还感觉还不错,刚刚卖粮食的时候,老板看在徐闻的面子上,还多送了自己两条腊肉。

买完了师父交代自己要买的东西,云依也该回去了。

直到走到了城门前,云依这才转过身,对着徐闻说:“老爷爷,我是真的不能给你当弟子啦,不然我师父知道了会揍我的,而且我早就已经有了师父了,还保证过不会背叛师门的。”

“无妨无妨,老夫只是觉得跟你有缘分,想要送你一场机缘,你带我回去与你长辈说说,他们定然会同意的,我们青莲剑派可不是一个小小的野鸡门派。”徐闻一脸微笑,“而且我能保证你在三十岁之前突破神通境,你要知道,从练气境到神通境是有多么的困难,多少青年才俊都在神通境之前饮恨。”

“老爷爷你不可以跟着去的,我师父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山门在哪里,所以带你回去我肯定又要被师父责罚了,您要不就放弃吧。”云依一脸为难的劝解着徐闻,可徐闻好像就认了一个死理,死活就是不愿意放弃。

云依也没有办法了,最后也只能由着徐闻跟着自己一起回去了:“也不知道师父会不会怪我把陌生人给带回去。”

“我相信你的师父不会的,小姑娘,毕竟像我这种神通境的高手可是超级少见的。”徐闻倨傲的抬起了头。

一路上听徐闻吹嘘了太多的事情,云依已经无感了,只想着快点回去。

两人一前一后的向凌霄宗的方向跑去,按照他们的速度,应该天黑之前就可以回去。

两人翻过了一个小山坡,徐闻伸手将云依拦了下来说道:“等等,有人跟着我们。”

“青莲剑派,果然名不虚传,我的隐匿技巧已经算特别好的了,却还是被你给看了出来。”一道白影从一旁的树丛中掠出,落在了云依和徐闻的面前。

“玄阴宗的白阎王?”徐闻眉头一挑,“你跟踪我是想找我的麻烦么?我可没有得罪过玄阴宗。”

“可没有人跟踪你,我跟着的是这个女娃子,”白阎王用苍白的手托住下巴,猩红的手指在自己的脸颊上摩挲着。

“这小姑娘是我的未来徒弟,你跟踪我们做什么?”徐闻看着面前的白阎王,冷冷的看着他。

“你未来的徒弟?你怕是不知道这个小女娃可是我们宗主看上的药引。”白阎王一脸惋惜的看着云依,“可惜了,天赋再好,也是个太阴体质,注定活不长久。徐老儿,你确定你要为了她与我玄阴宗为敌?”

“什么?太阴体质?”徐闻一脸惊讶的看向云依,“你真的是太阴体质?”

“是的,我是太阴体质。”云依点了点头。

“哼,太阴体质的寿命问题也不是无法可解,我青莲剑派未必就办不到。”徐闻冷哼一声,但很明显要保住云依的态度从听到太阴体质之后,就已经开始慢慢变淡了。

感觉到徐闻的态度产生了变化,白阎王也忍不住嘲讽道:“你们青莲剑派能有先天灵泉?那东西可是上万年没有出现过了,就算你们有先天灵泉,这么宝贝的东西,你们舍得用在一个前途未卜的小娃娃身上?你们敢赌?”

“我们有何不敢?你再在这里羞辱我青莲剑派,我就要动手了。”徐闻闻言神色一变,怒气冲上了心头。

这徐闻是神通境强者,和他发生了争斗会妨碍我执行任务,当前任务还是抓住这个太阴体质的少女比较重要。

白阎王仔细思考了一下,发现自己不能在这个时候激怒徐闻,连忙一改之前的嘲讽,说道:“我知道你青莲剑宗不惧我玄阴宗,但是为了一个活不长久,前途未卜的太阴体质的娃娃,咱们没必要弄这么死吧,而切这是我们宗主点名要找的人,你没必要这么做。”

徐闻听到白阎王的话,回头看了看云依:“小姑娘,不是我不保你,而是真的保不住啊。”

你一个神通境会怕一个天阶巅峰?可笑,云依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两人。

实力不够,你的生死就只能由别人来掌控,只有强大,在这个世界才是根本。

这个时候的云依想起了林彦对她说过的一句话,一只手揣进了小布包掏出了三张符篆,将其中两张向徐闻和白阎王丢去,又急忙催动另外一张。

白阎王和徐闻都没有想到,一个区区地阶低级的小娃娃,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对他们出手,两人的注意力主要都在对方身上。以至于两张符篆来到了他们的近身,他们才发觉。

但为时已晚,这两张符篆是林彦制作的雷符,一张符篆相当于一个天阶高手的全力一击。

爆炸声响起,周边五十米的树木都被毁于一旦,两道身影从浓烟中走出。

“看来是使用空间符篆逃走了,”徐闻伸手在空中一抓,捻了捻,说道:“空气中空间力量的波动很明显,应该是往那个方向跑了。”说完顺手一指,远处的山岭之中,一座道观若隐若现。

“哦?这种荒郊野外也有宗门?想来就是那小娃娃的宗门了,离这儿大约有二十里地,我看你怎么跑。”说完,白阎王就如同一道旋风般冲了出去。

“小姑娘,实在是我不能帮你啊,你自求多福吧。”徐闻看着云依离开的方向念叨了一句,转身就直接离开了。

离林彦的道观还有十七里地的山坡上,空间力量一阵波动,从中掉出了一道人影,正是刚刚使用了空间符篆的云依。

因为修为实在是低浅,云依也控制不好空间符篆的位置和距离,刚刚使用的时候也只是想着离开的越远越好。

重新辨别了一下方向,云依继续朝着凌霄宗的方向跑去。

刚跑出去没有几里,白阎王就从云依的身后追了上来。

“小娃娃,你跑不掉的,”白阎王地身影如同鬼魅一般从云依的背后追了上来。

云依没有理会白阎王的话,依旧一个劲儿的全力向凌霄宗的方向跑去。

“小娃娃,你老老实实的跟我回去,把那一万下品灵石交给我,我就能让你少吃点苦,痛痛快快的死去,好不好呀。”白阎王的声音忽左忽右,让云依捉摸不定。

云依从小布包里拿出来一张神行符篆,催动其中的力量,加速向道观跑去。

看着云依的速度猛然加快,白阎王心里一阵惊讶:这小娃娃还有符篆?怎么会跑得这么快?

以云依现在的速度白阎王也很难追上,当白阎王吃力地追上时,云依又用了一张符,跑得没有了踪影。

白阎王好不容易再一次的追上了云依,这一次他可没有给云依使用符篆的机会。

“玄阴针!”白阎王大喝一声,一枚如同发丝般的针从白阎王的口中飞了出去,这根针直接穿透云依的手臂,也打断了云依正在使用符篆的准备。

身体一个不稳,云依在地上滚了几圈,最后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我看你还怎么跑?你再跑啊,不是用符篆么?”白阎王气喘吁吁的走到云依面前,左手一伸,一股黑气从他的身后冒出,在他的手中凝聚成了一杆旗子的模样。

“这柄招魂幡,是我用三千个人的全身鲜血再加上他们的的魂魄凝练而成,玄阶顶级的宝贝,而你,将有幸成为其中魂魄中的一员,”白阎王挥了挥旗子,带起了一阵阵哀嚎,“宗主只说突破瓶颈需要你的全身血液,可没说要你的灵魂,死的带回去也行。我刚刚给你机会了你不珍惜,造纸竟日何必当初呢?”

“哼,作恶多端,以后一定死于非命。”云依冷静的说道,眼中没有一丝对白阎王的畏惧。

面前的这个人所属的门派,杀过自己全家,要拿自己练功,云依想报仇,但是现在她的实力不够,她不甘心。

“去死吧,成为我的幡下亡魂吧。”白阎王将手上的招魂幡对着云依狠狠的挥出,一道黑光激射了出来,带着一串众多鬼魂的哀嚎。

第11章 他是坏人

云依看着向自己飞来的黑光,闭上了眼睛。

爸爸,妈妈,哥哥,我不能为你们报仇了,师父,云依不能孝敬你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记得吃饭。

黑光径直来到云依的面前,带着一串串鬼魂的哀嚎。

此时云依的小布包猛然散发出夺目的光彩,一圈白色的光罩挡住了白阎王的攻击。

白阎王也愣住了,自己的这一下攻击,天阶巅峰的强者都很难抵挡,为什么这个小女娃能挡住?

“地阶法宝!你竟然有地阶法宝护体!”白阎王思考了一会儿,猛然说道。

云依看着自己的小布包散发着光芒,连忙打开查看,发现小布包所散发出来的光芒,来自于林彦的避尘剑。

避尘剑在小布包的空间内起起伏伏,散发出乳白色的柔和光芒,刚刚抵挡住白阎王攻击的光罩,就是避尘剑散发出来的。

“云依,避尘剑内我留的能量只够帮你抵挡住两次攻击,切记。”林彦的声音从避尘剑中传来。

“师父!我一定要赶快回去。”云依一边说着,一边又拿出了一张神行符,催动力量。

白阎王感觉到不对,连忙想要阻止云依,可是却慢了一步,没有能阻止得了云依使用符篆。

“小崽子,我一定要弄死你。”白阎王骂了一句,连忙向道观的方向追赶了过去。

云依正在向前跑着,后面的白阎王又追了上来。

“小娃娃,你说你这是何必呢?成为我招魂幡下的一个魂魄不好么?”白阎王调笑道,看着云依没有理会自己依旧往前面跑,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我叫你不要跑!”双手一挥,一道比之前的黑光更粗的黑色锁链被白阎王向云依甩去。

叮的一声,白色的屏障再次亮起,挡住了白阎王的攻击。

云依借着这个机会,又使用了一张空间符篆,一个闪光过去,人就不见了。

“这该死的屏障,”白阎王心中的怒火越来越大,这一次的追击竟然是用了全力,空气都被拉出刺耳的音爆。

这次云依的传送点在离道观方圆十里还有大约两百米的地方。

拍了拍身上的土,云依用全速向前跑着。

白阎王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你这个小兔崽子!我今天要你不得好死!”

云依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可是身后的白阎王却越来越近。

一百五十米。

一百米。

五十米。

白阎王已经来到了云依身后不足二十米的位置。

“给我死!”白阎王双手向后一探,招魂幡直接凝聚出来,用力向前一挥,一道粗大的黑色光刃快速的向云依的背后袭来。

云依察觉到了白阎王的攻击,从小布包里取出了避尘剑,将全身真气都贯注其中,用力一挥,一道粗大的剑光向黑色光刃迎去。

轰!

当两道攻击相遇的时候,产生了巨大的爆炸,直接将云依轰飞了出去,掉在远处的草地上,晕了。

白阎王此时也不好受,全身上下气血翻涌个不停,十分难受。

看着云依昏了过去,白阎王的眼中凶光大盛,化为一道鬼影向云依扑去:“竟然让我受到如此重伤,拿命来!”

猩红的指甲变得尖锐无比,白阎王的手眼看着就要击穿云依的胸腔的时候,一只手伸了出来。

手伸出来的速度很慢,却刚好抓住了白阎王准备杀掉云依的手。

“请问,你想对我的宝贝徒弟做什么?”林彦一脸微笑的看着面前的白阎王。

手被抓住,此时的白阎王汗如雨下,这人什么之后出现的,自己怎么不知道,自己的手怎么动不了了?

林彦的手就像是一把铁钳,夹住了白阎王的手,任凭白阎王怎么用力都挣脱不开。

“阁下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在此阻拦我?”白阎王畏惧地说道。

“你要杀我徒弟,却在这里问我是谁,”林彦松开了白阎王的手腕,将地上的云依扶起:“你是玄阴宗的人?那个邱天娣是你们宗门的?”

“在下玄阴宗白阎王,阁下可能误会了,这个女娃娃是我们宗主早日丢失的药引,”白阎王被松开手腕后连忙后退,恭敬地对林彦说道:“阁下莫要为了一个命不久矣的太阴体质得罪我们宗主。”

“玄阴宗宗主?”林彦眉头一挑,运功为云依疗伤。

“我们宗主可是神通境的人物,在下劝阁下莫要自误,”白阎王威胁道。

“师父……”在林彦的治疗下,云依醒了过来,不过本来也没多大事,只是脱力然后被爆炸的余波震晕了而已。

云依刚一醒来,就看见了不远处的白阎王,连忙拉着林彦的衣袖,激动地说道:“师父师父!就是他在追杀我!他是坏人,是玄阴宗的。”

林彦伸手摸了摸云依的头安抚着她,转头对白阎王说道:“你这也听见了,我徒弟说你追杀她,你说这该怎么办呢?”

说完,林彦便站了起来,将云依抱在怀中,一脸微笑的看着白阎王说:“你是自己死,还是我帮你?”

看见林彦的微笑,白阎王心里一阵惊悚:这人什么情况?光是站在那里就给了我这么大的压迫感。

在此时的白阎王眼中,林彦才是真正的阎王,他才是真正带来死亡的人。

渐渐地,白阎王不敢再看向林彦,慢慢的后退几步,一扭头,竟然跑了。

“师父!他跑了,欺负云依的人跑了,师父不帮我找回公道”云依满脸的委屈,缩在林彦的怀里,眼泪在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打转。

“没有不帮你,他跑不掉,你离开道观的这段时间里,我在这附近布置了点东西。”林彦拍了拍云依的头安慰道,“而且帮你治疗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不是么?”

“嗯嗯”云依看了看林彦,又看了看白阎王逃走的方向,点了点头。

林彦和云依二人回到道观,林彦将云依放在床上,运用真气将云依体内絮乱的气血给安稳下来,用真气治疗着云依体内的伤势。

不一会儿,除了有些虚弱,云依已无大碍了。

“谢谢师父,”云依甜甜的一笑,将自己身上林彦给的小布包取下,一递“师父我告诉你,你这次交代给我的任务我完成的可好了呢!”

看着云依一脸求表扬的表情,林彦一阵无奈,自己真拿这个徒弟没办法。

“那就让我来看看为师给你的任务你完成的怎么样了吧。”一边说着,林彦一边打开了小布包。

嗯嗯,符篆没用什么,避尘剑也还在,就是之前储存的能量用完了,粮食够了。咦?这是什么?

林彦看到了小布包的空间内的一个角落里,堆着一堆闪闪发光的石头。

赶紧用天眼通扫了一下,林彦顿时就惊了。

这种灵石在东胜玄洲这里是货币,接近一万的下品灵石,这算是一下变富豪了?

清醒了一下脑袋,林彦看一旁正准备接受表扬的云依:“云依啊,这次下山的历练你做的很不错,不过这些灵石是哪里来的,你可不可以告诉师傅一下啊?”说完林彦伸手拍了拍云依的小脑袋。

“这个,是这样的,”云依支支吾吾地将下山之后的所有经过支支吾吾的说了一遍。

林彦听完后,十分震惊,你这是主角命吧,我才是配角的吧。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林彦的嘴上还是一副平静的样子,说道:“能惩奸除恶,遇见危机可以冷静面对,云依,这次的历练,你做的很不错。”

云依听到林彦的夸奖后,不满的说道:“还有坚持本心,没有背叛师门呢!师父你忘了这个。”

林彦一脸无奈:“这是你应该做到的好不好?这也能要表扬?”

“就要就要!”云依看着林彦,大有一副不答应就要闹脾气的架势。

“好好好,表扬表扬,还有能坚守本心,没有背叛师门,行了吧。”林彦一脸无奈的说到,自己这么大一个人,被自己的一个小徒弟倒是治的服服帖帖。

“这还差不多嘛。”云依点了点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师父,那个白阎王怎么样了?”

“他?不着急,马上就快回来了。”林彦神秘的一笑,弄得云依心里痒痒的。

“告诉我嘛,师父,你为什么说他一定跑不了啊。”云依一脸好奇的看着林彦,拉着林彦的袖子摇晃着。

“好好好,为师告诉你……”林彦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等等,他来了。”

这时,道观的大门被人敲响了。

第12章 幻阵奇效

我们把时间倒回刚才。

白阎王眼看自己不是对手,竟然在里演的微笑注视下,承受不住压力逃走了。

此时的白阎王正在山林里疯狂的逃窜,是不是的看一看身后的密林,确认林彦有没有跟上来。

白阎王没有看到人影,但他依旧不敢停下来休息一会儿。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身后有一双眼睛正在注视着自己。

“这件事一定要经快告诉宗主,让宗主有所预防。”白阎王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快速的翻过一块巨石。

天阶巅峰的强者,就算受了伤,速度也依旧是那么快,几个闪身就能腾挪出很远的距离。

从刚刚离开林彦身边算起到现在,已经差不多有一柱香的时间了,远远地,白阎王看到了远处的山峰上有一座道观,看起来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

本来不想在这座道观耽误逃跑的时间,但是想了想自己的伤势,白阎王还是准备去这座道观里杀几个人来做自己的血食,回复一下自己的实力。

这么想着的白阎王当下就加快速度向道观的方向跑去。

来到了山脚下,白阎王抬头看了看,道观从外面看上去是破了点,但是打理的很整洁,看起来住着不少人的样子。

舔了舔舌头,白阎王立马加快了脚下的步伐,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享受血食的快感了。

来到了山门前,白阎王还特地变换了一下模样,变成了一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腰腹部有一个巨大的伤口。

敲响了门,这个时候来了两个人来开门,一大一小,一男一女。

为首的男人大约地阶低级的实力,警惕的看着白阎王说:“你是谁?来我们这里做什么?”

白阎王假装虚弱地说:“我被山贼打劫,受了伤,还请小先生救我性命。”然后就晕了过去。

女孩看了看男人:“大师兄,这个人晕了,师父不在,我们把他抬回房间给他上点草药吧。”

男人为难的看了看躺在地上装晕的白阎王,点了点头,二人便一起将白阎王抬了起来准备带回房间。

白阎王心里高兴坏了:这里的师父不在,应该没什么厉害人物,太好了,我要把这里全都杀光,这个女孩我要好好的享受一下再杀死她。

男女二人将白阎王向房间抬去,中途路过了一片练功区域,一群八九岁的孩童正在锻炼拳脚。

“上好的血食,平常在宗门里,七日才有一次进食这等血食的机会,现在有这么大一群血食摆在我面前,这怎么可能受得了。”原本还被那对男女抬着的白阎王,瞬间就从重伤变得生龙活虎,化为一道残影向那群孩童扑去。

冲入了那群孩童之中,白阎王的手指甲开始伸长,每一根指甲都洞穿了数个孩童的身体,刚刚练功场上的孩童无一幸免。

看着被自己吸取血液的孩童惊恐的面庞,感受着澎湃的力量进入着自己的身体,白阎王从未有过像今天一样的快感,现在的他感觉自己就是神通境,感觉自己就是无所不能的仙。

“禽兽,你在做什么!”男人拿出一把大刀砍了过来,结果却被白阎王用一根指甲钉在了空中。

少女害怕的坐在了地上,恐惧的看着白阎王,白阎王整个人因为吸收了过多的血食开始变红和肿胀。

凌霄宗内,林彦和云依看着面前的白阎王,与林彦一副淡定的脸色相比起来,云依的面色多少还是有些害怕和紧张。

白阎王佝偻着身体,嘴里发出奇奇怪怪的音节,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哭,一双手在自己的身上使劲的撕扯着,每一次用力的撕扯,都会带下一片血肉,不一会儿,白阎王的身上就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了。

“师父,这人是怎么了?”虽然因为过于血腥而躲在林彦身后,但是仍然伸出了一个头的云依不解的问道。

“他中了幻阵,现在他以为他在吸取别人做血食,可是他不知道他吸取的血食正是他自己,这就叫善恶终有报。”林彦摸了摸云依的头。

随着时间的推移,白阎王身上的血肉越来越少,奇特的是,他整个人的气势越来越高,隐隐的有要突破神通境的趋势。

“是时候了,”林彦挥手解除了施加在白阎王身上的幻境。

就在林彦解除幻境的一瞬间,白阎王的境界猛然的突破到了神通境。

“哈哈哈!神通境!我终于突破到神通境了,梦寐以求的神通境,我要当副宗主了,青面,你在这个位置上呆的够久了。”浑身是血的白阎王仰天长啸。

白阎王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注意到身边的林彦和云依:“是你们两个?本大爷现在是神通境,你们自己过来送死吧。”

可怜的白阎王还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身上已经没有一块肉了,邪修比相同阶位的修炼者要强上不少,白阎王下意识的以为林彦是个普通的神通境,所以才敢在这个时候对林彦大放厥词。

“那个,你看看你自己吧,”林彦指了指白阎王的身体。

白阎王低头看了眼自己,看见的却是一具白骨,顿时惊恐的说道:“这是什么情况!这是什么情况!是不是你搞的鬼施的幻术,快给我解开。”一边说着,白阎王一边向林彦跑去,结果跑到一半,整个人就散了架,化成一块块碎骨掉落在地上,冒出滚滚黑气。

“唉,邪修邪修,为什么会有人为了更快的修炼速度而去选择邪修呢?”林彦叹了口气,“杀了这么多人,这种死法算便宜你们了。”

伸手一招,那滚滚黑气向林彦的手中凝聚,随即化成了一杆长,林彦看着手中的长幡,感叹道:“为了炼制这一杆邪兵,杀了多少人,这杆邪兵凶气太重,还是超度了其中的亡灵吧。”

林彦就地盘膝坐下,嘴中念起一段己寅九冲真解中所记载的一段超度经文,乃是取自一本佛修的典籍。

慢慢的,招魂幡中的鬼魂开始慢慢的冒了出来,每一个鬼脸上的怨气都被化解,然后缓慢消散。

饶是以林彦如此之强的实力,过了大约一个时辰,才将招魂幡中的所有灵魂全部都净化完毕。

当最后一个灵魂消散,整个招魂幡也随之化成了灰尘。

“师父。”云依一直站在林彦的身后看着他净化着每一个鬼魂,此时看向林彦的眼里,除了往日的崇拜之外,还有佩服。

林彦站起身,看了看地上血肉模糊的骨头:“杀了这么多人,这天地都容不得你,去了吧。”

伸手一挥骨头全部都化成了粉末,伸手一划,一道空间裂缝被林彦撕开,空间乱流从里面吹出,刮得林彦脸颊生疼。

空间乱流将粉末卷入,林彦伸手一按,裂缝就闭合了。

处理完了这些事情,让云依回房间休息,林彦来到了库房,查看起云依带回来的东西。

粮食有很多,现有的库房存放不下,林彦伸手一挥,远处的山林之中的树木自动裂开变成木板,一个个凌空飞来,在广阔的库房边的空地上盖起了十个粮仓。

将粮食存放进粮仓之后,林彦思考了一下灵石的储藏位置,最后还是决定放在自己的身边比较稳妥,于是便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关上了房门,林彦坐在椅子上思考着未来的规划。

自己现在还是个人阶初级的修为,这可不能行,自己还要努力修炼,云依的修炼也不能放下。只有等她修炼到了神通境,自己才有可能离开这道观周围,去到别的地方收徒弟。

说起收徒弟,从路由器给过自己的几次奖励来看,收徒弟确实还是奖励最丰厚的,其次是徒弟的修为提升,最后才是解决问题和危机。

看来自己需要尽快的多收几个徒弟了,林彦点了点头。

可是自己又不能出去,怎么办呢?云依么?让个孩子去也太不靠谱了吧,这不就是让她出去撞运气么。

不行不行,云依才刚刚回来,又让她出去也太过分了。

思前想后,林彦终于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方法,连忙传音给云依,让她来自己的房间见自己。

万象无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万象无极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万象无极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