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免费阅读作者雁喜小说全文

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苏南栀用三年深情,却换不来季寒轩的一丝温情。她心死绝望,他却又步步紧逼,她不懂狠绝的他为何选择纠缠不止。“季寒轩,放了我,或者杀了我。”“苏南栀,你想解脱,根本不可能!”一场大火,她怀着他的孩子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线。他装作毫不在意,却无法忽视午夜梦回时刻,那痛入骨髓的思念。四年后,再次相见,她被他堵在角落。“苏南栀,有本事你...
《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免费阅读作者雁喜小说全文

苏南栀季寒轩小说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推荐章节

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 第四章 我有求于你

第二天下午,苏南栀回来了。

在医院陪了妈妈一天半,她暗暗咬牙做了个决定。

现在妈妈的病,她只能试试找季寒轩了,她苦笑,当初太过相信苏临海,这些年来自己又浑浑噩噩度日,手里没有多少存款,苏临海停了医药费,又冻结了她所有可用的银行卡。

这种情况下,他竟是她仅存的希望,不管之前怎样,现在她只能试试。

家里很安静,只有负责做饭打扫的方姨在忙碌着,季寒轩本就很少回来,这个冰冷冷的房子她待了三年,已经习惯了。

方姨见她一身狼狈,额头上搭着纱布,关切了几句。

她淡然一笑,只说自己没事。

方姨也不再多问。

她心念一动,问方姨,“他,今天回来吗?”声音有些晦涩,她很久没有主动问过季寒轩的情况了,自从他娶了她,却对她说,娶她只是为了折磨她开始。

现在突然要向他开口,自己都有些不知所措。

方姨听她问起少爷,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连忙说道:“回来,刚才少爷还打电话说要回来取点东西。”

“那方姨,今天的晚饭我来弄吧。

”她的眼睛有些不自信的闪了闪。

方姨了然的点点头,当即就乐呵呵的问她,要不要帮忙。

她已经很久没做过饭了,刚结婚的时候,她每天都会做一桌子菜等他回来,可是每次等来的不是冰冷嫌恶的眼神就是彻夜的折磨,渐渐把她心底的暖意磨灭殆尽。

这三年,他待她如冰,她自己也开始浑浑噩噩,不怎么出门,不能出去工作,整天不是发呆就是画画,不仅仅是手废了,意志也消磨殆尽。

偶尔和好友舒陌染聊天,每一次都被她骂的狗血喷头。

在厨房好一阵折腾,她总算弄出来一桌饭菜,嗯,还算像模像样,味道也不差,方姨也欣慰一笑。

布置好了之后,她等了很久,迟迟不见季寒轩的身影,加上连日来糟糕的事一件接一件,她身心俱疲,撑在饭桌上,眼皮不停打架,整个人摇摇欲坠。

恍惚间,她听到一阵沉稳的脚步声,接着一股熟悉的冷香传入鼻腔,仿佛是薄荷草的味道,搅的她一阵激灵,瞬间清醒。

抬眼,便对上季寒轩幽深的眼眸,平静如深潭。

她心念一动,好像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你回来了,我做好了饭菜。

”有求于他,她说话间语气不由自主的慌张,蝶翼般的眼睫上下扑闪着。

“又想玩什么手段?”他看着她有些泛白的嘴唇微微张合,瞥了一眼桌上已经没了温度的饭菜,眸色渐冷。

听见他的话她内心一涩,却微微一笑,笑的牵强,“我下午做的,你尝尝看?”

“有求于我?”他冷笑一声,像是看穿了她一样,一语说出了她的目的,目光鄙夷的看着她。

她神色一暗,感觉背后凉意袭来,嘴唇紧抿,她无话可说,他说对了,自己确实因为有求于他才来讨好他,“是,我有求于你。

”她也干脆直接坦白。

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 第五章 我来找季寒轩

她神色一暗,感觉背后凉意袭来,嘴唇紧抿,她无话可说,他说对了,自己确实因为有求于他才来讨好他,“是,我有求于你。

”她也干脆直接坦白。

-------------------------

季寒轩眉头微皱,看着她虚白的脸,额头上搭着纱布,隐隐可见血丝,唯独一双眼睛闪着暗光。

“你做这么点事就认为我会帮你?”他手掌托着她的下巴,骨节分明的手指粗暴地捏起她的脸,嫌恶地看着她,“你们苏家人,都这么恶心虚伪。”

一句话,戳中她的心,你们苏家人,都是这么恶心虚伪他是在提醒她三年前苏家到底是怎么把她嫁给他的,在提醒她他有多恨她。

她咬咬牙,对上他的视线,故作平静的说:“那,我做什么你才会帮我。”

这时季寒轩手机响起,他从外衣口袋里摸出手机,手指轻触放到耳边,眼神却没有离开她的脸,注视着她,仿佛要把她贯穿。

她也没有躲闪,就这么直直的迎着他的目光。

“喂?”磁性的声音缓缓流淌,还夹杂着一丝温柔,气息呼在她的脸上,她却感觉寒意刺骨。

会是谁?能让季寒轩都暖了语气,是那个女人吗?可是她不是不告而别了吗,季寒轩还和她有联系?

呵,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管,她披着季太太这个身份,却是他最厌恶痛恨的人。

手机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她听不清说的是什么,但她能看到,季寒轩脸色因为眼眸中添了些许柔情。

他只是冷冷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去了外面接电话。

看来,他是不会帮她的。

浑身的力气仿佛一瞬间被抽尽,她感觉到一阵晕眩,向桌边倾斜而去,好在及时回神用手撑住,才免于磕撞。

当季寒轩跑车行驶的声音最后也融于夜色中后,别墅内再无一点声响。

她的眼里失去了神采,果然,不该来求他吗?看着桌上的菜,她自嘲的笑了笑。

一夜未眠。

她思绪万千,当手机响起的时候,脑袋昏痛欲裂,浅色的窗帘隐隐透露出天光,映衬的房间内光线朦朦胧胧。

她拿起手机,是一个陌生的电话,犹豫了一会还是接了。

“你好,夫人,我是季总的助理小宁”

南栀看着手里的文件,‘添隆集团’四个大字她仿佛要把它盯出花来。

小宁说这是季寒轩今天开会急需要用的文件,季寒轩本来是让小宁自己来拿,但是小宁自己也忙着会议的准备工作,不得已私下联系到她。

她心中了然,季寒轩不想经她的手,让小宁来拿,没想到小宁还是偷偷找到了她的联系方式。

站在季氏集团的大厦门前,她呼出一口气,迈步往里走去。

公是公,私是私。

简约大气的装修,窗明几净。

前台小姐标准的笑容向她示意,看着她手中拿着的文件夹,柔柔的声音说道:“您好,面试请走左侧电梯去4楼。”

她顿了顿,凝声说道:“我不面试,我来找季寒轩。”

前台小姐扫了她一眼,穿着普通,打扮随意,甚至头发还有些乱,竟然还直呼总裁名讳,脸顿时垮了下来,淡淡的说:“请问您有预约吗?季总不见外客。”

“没有,但是我有重要的事找他。

”南栀看了看手里的文件,郑重的说道。

“这样啊,让我打个电话,您稍等。

”前台小姐说着,拿起手边的呼叫电话,按了一串数字。

“喂,保安部,这里有个骗子,请立即安排人过来处理一下。”

南栀一愣,不多时就出现了一小队制服壮汉,面无表情,在大厅内环视一周,看见她不由分说就向她走来。

她还来不及反应,就感觉自己的手臂被壮汉架了起来。

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 第六章 我们能不能谈谈

她刚想挣扎,却自知于事无补,淡然一笑,任由保安将自己带出去。

苏南栀也猜到会有这种情况,她也不屑去计较什么,拿出手机打通了小宁的电话,让他自己来拿。

约莫等了几分钟,小宁赶来了,有些微喘,看来是跑来的。

“麻烦夫人跑一趟了,这文件很重要,大厅那群崽子不认识您,改天一定好好教训他们,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小宁是个看起来很阳光的人,年纪不大,一开口会露出两颗小虎牙,给人亲切的感觉,他嘿嘿笑着,为刚才大厅里的事道歉。

“没什么,文件你拿走吧。

”苏南栀没有多少情绪,直接拿出文件递给他。

“好,谢谢夫人,您是我的救命恩人,以后有用的着我的地方,在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小宁接过文件,笑嘻嘻的说着。

苏南栀眼波微动,看着小宁,突然开口:“好啊,现在就报答吧。”

小宁笑嘻嘻的脸,在听到她的话顿时哽住了,这么不客气的?

苏南栀对他的情绪很是了然,暗暗笑了笑。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要我做什么”小宁一咬牙,一副大义凛然的说着。

“帮我给你们季总捎个话,我在这里等他。”

“啊,能不能换个”听到她的要求,小宁的脸顿时变成苦瓜,季总和夫人的事他多少了解一点,就是今天让她带文件都是他自己私自找了她的号码联系的,季总向来很少提起夫人,他要是去说,是不是自投罗网?

“不行,我只有这个条件。

”她语气肯定,看着他的目光分外清澈

小宁回大厦的路上恨不得撕烂自己的嘴,贱什么贱,心下想着,还是敲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他已经准备好接受季总的暴风洗礼了。

接下来南栀便是漫长的等待。

她不记得自己几点来的,但是直到吃午饭的时间点,她都没有收到任何消息,无奈之下,只好再次走进大厦。

大厅里的人比早先她来的时候更多了,午休了,大家都在约着吃饭喝茶休息。

她没走几步,就正好看到季寒轩从电梯里出来,他身边围着一群人,都是西装革履,季寒轩在其中让人一眼就看到,浑然天成的魅力根本无处遮挡。

回想起昨晚,他对着手机那边的人露出的温柔,她心里不禁一阵恍惚。

她走神间,季寒轩一群人已经走到了她跟前,她正好挡着了他们的去路。

她回过神看向季寒轩,他眉头紧皱,鹰眼微眯,脸上满是阴沉和隐隐的怒意。

她心一沉,季寒轩每次用这种眼神看着她,她就觉得自己不管做什么都会错。

“寒轩,我们能不能谈谈?”她看着他,怯怯地说。

季寒轩脸上没有任何波澜,就好像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一样。

而季寒轩旁边一个肥硕的中年男人正一脸猥琐的看着她,目光灼灼。

他一脸兴奋的走上前,手自然搭上了她的肩,一边盯着她,一边对季寒轩说道:“季总,你们公司美人不少哇,刚才那些就算了,这个你可得给我好好介绍介绍。

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 第七章 她是家里的佣人

这个人突然的举动,让她不由得一阵恶心,本能的想走开。

却被一把抓住手腕,钳制得死死的。

她顿时有些恼怒,眼神看向季寒轩,而他却没有任何表情,苏南栀心中一痛。

下一秒,季寒轩走上前,南栀心中微微一惊,他会帮自己吗?

季寒轩扫了一眼林总搭在苏南栀身上的手,冷声道:“林总,她是家里的佣人,无需介绍。”

苏南栀瞬间怔愣在原地,佣人,呵呵,他的羞辱真是越来越有水准了。

林总闻言目光又火热了几分,既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人,那他想要的话,这姓季的还不得乖乖送到自己床上去。

思到这里,他脸上笑意更深重了些,“不愧是季总,家里的佣人都这么出挑。”

季寒轩凝视着她,淡淡说道:“我不养废物。

”一句话似乎意有所指。

季寒轩的话像是一盆冷水浇在她的头顶,她只感觉寒意刺骨。

“你要的东西已经送到,季先生,家里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她迎合他,语气里带着些自嘲。

本来她是想趁着这个机会跟季寒轩好好谈谈,他怎样才可以借钱帮她,现在看来,她根本就是在痴心妄想。

挣脱了林总,不顾季寒轩阴冷的脸,转身迈了出去。

医院。

苏南栀一路失魂落魄,来到了医院。

她整理好心情,走到长廊的尽头的病房,推开门。

眼前的病房里空无一人,东西也都被收走了。

妈妈呢?

她脸上顿时煞白,立刻跑了出去,因为心急,整个人都跌跌撞撞的。

急声问了护士才知道,妈妈已经被苏临海转移到普通病房了,如果要重新回到重症监护室,就必须重新支付一大笔费用。

苏临海,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脑海回想起苏临海和柳兰的脸。

苏临海已经停了医药费,并且冻结了她的卡,现在妈妈住院的钱,是她自己拿出自己私账上仅有的一点钱勉强维持的。

自从上次手术之后,妈妈就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妈妈一直是个很美的人,在她的记忆里,她美丽温柔,端庄大方,甚至从来没有发过脾气,直到苏临海见柳兰开始。

那么美的人就这样生生被他们两个毁掉了。

苏南栀不甘心。

她想找苏临海说清楚。

姜姨看着她跑出病房,也知道苏南栀的脾气,只是千万叮嘱一定要当心。

苏宅是一栋庄园式别墅,她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一草一木都很熟悉。

老管家看到是她很欣然,正准备打开铁栅门,旁边一个佣人却凑到他耳边说了什么,老管家脸色变了变,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一脸歉意的看着她,“大小姐,老爷那边生着气呢,要不等他消消气了您再来?”

苏临海既然防着她了,他的气是不可能消的。

她站在门口一时有些无措,她连门都进不了,怎么找苏临海理论。

“让她进来。”

南栀闻声抬头,是柳兰。

柳兰一袭妃色贵妇裙,姿态优雅的站在她面前,眼睛里却闪着高傲的神采。

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 第八章 苏临海现在爱的是我

“张管家,我带南栀进去,老爷那边我去说,不会有事的。

”柳兰柔柔的声音轻轻说着,朝着苏南栀笑了笑。

苏南栀不觉得她是好心,她有别的办法找苏临海,但她不想看到柳兰。

她神色一敛,“不用了,张管家替我转告一声,我妈妈的病我不希望再有苏家任何人插手。

”说完她转身离去。

“站住。

”柳兰厉声叫道。

“你不想知道为什么你父亲会突然对你母亲这么绝情吗?”

苏南栀顿住,回头看着柳兰,她的优雅消失无踪,脸上竟蒙上了阴狠的神色。

“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真是可怜。

”她看着苏南栀,笑得分外得意。

“演技真不错,他也不知道你真实面貌是这样的吧。

”苏南栀不屑的说道。

这女人的话不可信。

柳兰面色变了变,又恢复正常,好像并不在意,“真真假假重要吗,苏临海现在爱的是我。”

她细长的高跟鞋在地上踱了踱,“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就在下月,到时候可不能少了你,务必赏脸哦。

”柳兰说着,勾唇对着她笑的极为得意。

苏南栀嗤笑一声,“你还真是有意思,我妈妈还没离婚呢,你结婚,痴心妄想!”

柳兰笑意更甚,“忘了和你说了,你父亲已经把离婚协议准备好了,想着明姐姐现在身体不好,决定在我们结婚当天再送过去,免得惊扰了明姐姐休息。”

柳兰说着走近苏南栀,贴近她的耳边,眼神忽然变得凌厉,“不然让她看不到我的婚礼,我会很伤心的。”

她一字一句都扎进苏南栀心里,她僵立在原地的身子颤了颤。

柳兰这才满意的笑了,极为优雅的抚了抚自己的头发,“天色不早了,路上小心,你可要好好的等到我和临海的婚礼,我还要送你一份大礼呢。

”说完踩着高跟鞋,往庄园里走去。

苏南栀眼睛赤红,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情绪,站在庄园门口仿佛一尊雕像。

太阳已经落山,暮色逐渐降临。

回去的路上她拨通了一个电话,一双眸子在暮色中闪着决然的细光。

“喂,小染,我有事找你”

“南栀,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手机那边舒陌染的声音炸过来,在听见苏南栀的要求后,整个人都是怒气冲冲的。

“我很明白我在说什么,小染,这回你得帮我。

”夜色渐深,她开着车,望着无边夜色,异常坚决。

“可你那么优秀,你可以做很多别的事,你忘记你之前的梦想了吗,你这双手是用来惩治罪恶的,不是用来端酒伺候别人的。

”舒陌染呼出一口气,她怕苏南栀一时想不明白,还刻意加重了自己的语气。

苏南栀听了她的话倒是笑了,“优秀?优秀成现在这样子吗?小染,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现在需要钱,很多钱,并且没有时间等。

”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治好妈妈的病。

“死丫头你缺钱还有我呀,你缺多少,我马上给你转过去。

”舒陌染没好气道。

“小染,听我说,你要是真为了我好就答应我说的。

”听见小染的话,她心中一暖,这么多年,她身边的朋友毫无保留对她真心的只有小染一个。

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