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免费阅读作者小m愚小说全文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被逼嫁给一个凶残暴戾、离经叛道、罄竹难书的男人怎么办?顾希音表示:“弄死他,做寡妇。”徐令则呵呵冷笑:“你试试!”顾希音:“啊?怎么是你!”此文又名《我的男人到底是谁》、《听说夫人想杀我》以及《顾崽崽寻爹记》...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免费阅读作者小m愚小说全文

顾希音徐令则小说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推荐章节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 第4章 差哪一点儿

顾希音心说她就要来听这个,但是面上却不显,笑道:“偷听和在这里光明正大、悠悠闲闲地听,感觉不一样。

听书听书,十文钱呢!”

许如玉疼得心都在滴血,本想再说说她糟蹋钱,但是看她听得兴致勃勃,只能把话咽了下去,暗暗心疼。

半个时辰后,这一场结束,顾希音意犹未尽,许如玉害怕她还继续掏钱,忙拉着她往外跑。

结果,她很快后悔了。

她眼睁睁地看着顾希音跟不要钱似的,一口气买了二十斤精米,二十斤白面,三四斤肉,两根大骨头加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

“这些都给送到村里,不错。

”顾希音拍拍手道,“走,再陪我去买些布料。”

许如玉看到她选了半匹深蓝色的粗布,道:“这个颜色太深了,一般男人才用吧。”

“没事,”顾希音笑笑,“我给自己做身短褐进山穿方便。

算了,我先买一套成衣回去改改。”

说着,她又挑了一套男人的成衣,半匹鸦青色的细棉布,还要了做贴身衣裳的三梭布,这布贵的令人咋舌。

最后算账,足有二两银子。

“希音,你疯了,你疯了……”回去的路上,许如玉一直梦游一般,“我这辈子,下辈子都不能一下花这么多银子。”

“我多买些以后不用买了,一样的。

”顾希音笑道。

到家之后,她把点心分了一半给许如玉,又给了她一百文钱,“回家给我抓只鸡来。”

许如玉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你都买了那么多肉……”

“我要祭祖啦。

”顾希音把她推出去,“快去快去,不用帮我杀,我自己处理。”

她洁癖,觉得别人收拾得不干净。

关了门,靠在门板上微仰着头,听到许如玉嘀咕着“真是不过了”的话,越走越远,顾希音脸上露出自嘲的笑意:“是了,真不过了。”

“这是出去为我采买了?”男人从屋里掀开帘子出来。

顾希音被吓了一大跳,随即气鼓鼓地看着他,眼珠子都快瞪出来。

鬼屋太黑,她都没看清楚男人的长相,现在才发现,男人身材高大,剑眉星目,鼻梁高挺,五官如刀斧凿刻一般棱角分明。

秋日的暖阳给他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他手中握剑,宛如天神降临。

“人吓人,吓死人知不知道!”顾希音收回花痴的眼神,冷哼一声道,费力地提着装满东西的竹筐往里走,“你不是说晚上再来吗?”

“嗖”的一声,脖子上又横上一柄剑。

顾希音顿住脚步,倒抽一口冷气,随即怒道:“你是不是有病!又发什么疯!”

她这么热情好客地招待他,他还想要怎么样,要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啊!

“顾希音,你知道我的身份!”男人一脸笃定,眼神如鹰隼一般锐利。

顾希音感受到他身上传来的凌厉杀气,心中一惊,心思飞快地动着。

“眼珠子再转就给你挖出来!”男人冷冷地道。

“你是秦温之乱中受到波及之人。

”顾希音咬牙道,“你身上伤了有一阵,之前有人来搜查过;你身上有一种武将的硬朗之气;我今日去镇上听书,乱党被判决的时间基本也能对上……”

男人眼中寒意更甚:“谁指使你的?许了你什么好处?”

顾希音:“???”

“建安侯府的人?”男人见她没有说话,自己继续说道,“答应让你回京,所以派你潜伏我身边?”

我呸!

顾希音气坏了,叉腰道:“要不是你偷我腊肠,我会找你麻烦吗?是你早盯着我想让我帮忙,怎么就成了我要潜伏在你身边?我回京干什么?我巴不得永远和侯府划清界限才好!”

男人脸色微缓,看着她炸毛的模样,不知道想起什么,嘴角勾起。

“你笑什么!”顾希音气势汹汹。

这男人,为什么笑起来还有那么好看的酒窝!她都没有!

“你这脑子,确实不适合在侯府。”

顾希音:“滚!”

“你既然猜测出来我的身份,为什么不害怕,不举报,反而要……盛情招待我?”

顾希音叹了口气,没好气地道:“当年,我差点就成了秦骁的女人。”

男人眸中露出震惊之色:“差哪一点儿?”

他怎么不知道!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 第5章 往事悠悠

“当年我受过温昭的恩惠,他想把我送给秦骁,后来我不同意,他也就作罢了。

”顾希音幽幽地道,明亮的黑眸因为回忆而染上了一层怅惘,“温昭是个好人,可惜被流放到了辽东。

不知道那些对头,会不会在路上对他下手。

我欠他的恩情,很难还上,所以便还在你身上吧。”

男人没有作声,长剑却收了回去,大概是信了她的说辞。

“你是武将,应该是秦骁的人吧。

秦骁和温昭,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我也只能自我安慰,救了你等于帮秦骁,进而等于帮温昭。”

原来如此。

“恕我冒昧,”男人开口,口气变得温和,眼神却仍是怀疑,“温昭如何能帮到你?他远在京城或者况州,因为身体的缘故很少出远门,如何能对顾姑娘施恩?”

顾希音愣住了。

男人眸中狐疑之色更甚:“顾姑娘?”

“没事,”顾希音笑笑,“刚才忽然想到旧事,不由失神。

我前年去过一趟京城,有过一面之缘。

走吧,先进屋我给你看看伤。”

“多徐顾姑娘。

”男人拱拱手,倒是有礼。

“对了,我该如何称呼你?”顾希音一边开门一边问道。

男人顿了下,“秦大。”

“秦骁的侍卫?”顾希音引着他来到带炕的正屋。

这个名字明显是假的,但是她也不在乎。

知道越多死得越快,知道了也不见得是好事。

“算吧,祸福与共。”

“你先坐,我去整理下东西,再去烧水替你清理伤口上药。

”顾希音把竹筐放到地上道,然后打量着他,“秦姓外来人现在太引人注目了。

你最好先藏着,万一藏不住,就说是侯府来人吧。

?”

“请顾姑娘一并赐名。”

顾希音想了想,“这是为难我……府里老夫人娘家姓徐,不如你就说是徐家的人。

名字嘛……徐令则吧。”

“好。”

“都不问问我为什么?”顾希音觉得自己白死了好多脑细胞。

“为什么?”新得名的徐令则,表情分明是敷衍她。

顾希音翻了个白眼:“令则是美好的品德嘛。”

美好的品德,希望你有呀,别恩将仇报。

徐令则却只“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他打量着四周,虽然简陋却一尘不染,井井有条,炕上铺着灰白色的单子,炕桌上放着两本书,粗瓷瓶中插着一把紫色的小花。

“迷迭香。

”顾希音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笑道,“我在腊肠上抹了它调配出来的香料,找到了你。”

“得罪了,我帮你生火烧水。

”徐令则没有坐,反而主动提出帮忙。

顾希音也不矫情,痛快点头:“好,你生火烧水,我收拾东西。”

厨房设在外面的厢房里,因为顾希音爱洁净,除了冬天取暖,不喜欢屋里烟熏火燎。

徐令则找到厨房,熟练地生火烧水,看着顾希音手脚利落地在旁边把米面整理好。

他的肚子“咕噜”了几声,面色有些发窘。

顾希音却仿佛没听到一般,笑着道:“我肚子饿了,要不先做饭吃,吃完了我再给你处理伤口?”

反正都过了好几天,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

“好。”

“希音,开开门,我给你送鸡。

”许如玉的大嗓门响起。

顾希音对徐令则点点头,掩上了厨房的门出去。

“我来帮你杀吧,你自己收拾。

”许如玉看似大大咧咧,但是很知道她的洁癖,“我给你挑了一只最大的,但是等到过年肯定更大。

过年才一百文,你还是吃亏了。”

“不用不用,我们之间算计这么多干什么。

”顾希音笑道,“我还没做饭,就不留你了,快家去看着虎头吧,否则你娘又要骂人。”

许如玉吐吐舌头:“我带了点心回去,又给家里卖出去一只鸡,我娘高兴着呢。

她就喜欢我来你这里,每次都是占便宜。”

“锅开了,我得去下面条了。”

“好,我走啦。

鸡腿绑上了,别让它飞了。

”许如玉不放心地嘱咐了一句才走。

顾希音上了门栓,把鸡扔到厨房门外面的地上,芦花鸡扑腾扑腾翅膀,很不安分。

“你很会做人。

”徐令则坐在灶台前,脸被火光映红,看着顾希音道。

他在响水村潜伏接近十天,昼伏夜出,听到的最多的就是顾希音这个名字。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 第6章 把你麻翻

村里妇人打骂不听话的儿女,多半都是用她做对比;村里老人坐在树下闲谈,多是吹牛自己见过的世面,大都是建安侯府如何,话题中当然会提及顾希音,都赞不绝口;小伙子们一起上山干活,也相互调侃是不是看上了顾希音……

但是无论多少人说,他几乎没有听过她的负面评论。

顾希音准备洗手和面做面条,闻言淡淡地笑道:“为了活着呗。”

她不敢倒下,因为身后空无一人。

人设不能塌,吃亏当作占便宜,不敢冒头,只求平安……这将近七年来,她受的苦,只有自己知道。

“你很好。

”徐令则不是个会说话的人,看着她的脸色,明明没什么表情,却莫名特别想安慰她;然而他笨嘴拙舌,只能憋出这三个字。

“你也很好。

”顾希音展颜一笑,低头揉面。

原本以为凶神恶煞,相处下来却发现内心温润。

(呵呵,这话说得太早了。

徐令则看见水开了,道:“我去杀鸡。”

“不用,我自己来。

你帮我把菜摘了,算了,你也不会,坐着就行。”

顾希音提着菜刀,拿着小碗出去,抓住鸡脖子,利落地一刀下去,把鸡血放到碗里。

芦花鸡“扑腾”几下,很快没了生气,再也动弹不得。

徐令则眼中闪过震惊之色,但是也只是转瞬即逝。

他端了木盆和热水出来,道:“我收拾吧,收拾不干净你再来。”

竟然看出来了她的嫌弃?

顾希音很高兴有人来帮她做基础工作,不干净的地方她再处理,反正他自己都提出来了,也不怕抹了他面子。

于是她欢快地答应:“好,我去擀面条,做菜。”

徐令则把鸡收拾完,厨房中已经传出诱人的香气。

“弄得很干净嘛!”顾希音走过来蹲下“检查”一番,由衷地叹道,“我把鸡炖上,咱们先吃饭,蘑菇鸡汤留着晚上吃。”

“好。”

徐令则洗了手,看她手脚麻利地把鸡炖上,和她一起把面条小菜都端到屋里。

顾希音用大骨头汤做底,汤面十分鲜美,上面卧着鸡蛋和厚厚的酱肉片,飘着青菜,色泽鲜亮,令人食指大动。

爽口的木耳拌黄瓜,十分下饭。

顾希音吃了一小碗面,徐令则吃了一大……盆。

顾希音目瞪口呆的神色令徐令则脸色发窘,他强作镇定道:“顾姑娘手艺太好,我又饿了太久,吃了姑娘几日口粮,实在……”

“不不不,没有舍不得的意思。

”顾希音摆摆手,“我这是崇拜。”

话一出口,她觉得这个理由尴尬得快要让人掉鸡皮疙瘩——她崇拜饭桶干什么?

“我怕把你撑坏了。

你去院子里走动走动,我准备热水和药材给你处理伤口。

”顾希音恨不得夺路而逃。

“好。

”与一个正当妙龄、明艳动人的姑娘同处一室,孤男寡女,是徐令则从未有过的体验。

埋头吃饭尚觉自然,等吃完饭,两人隔着窄窄的炕桌四目相对,他顿时觉得尴尬。

“你出去烧水先洗个澡,避过伤口。

”顾希音忽然觉得这样更好,“衣服我替你买了一身,先换下来,其他衣服我晚上给你做。”

徐令则原本都要往外走了,闻言顿住脚步,长揖道:“大恩不言谢,日后有机会,定回报姑娘大恩。”

“言重了。

”顾希音侧身避过,笑笑道。

徐令则洗澡的功夫,顾希音拿着菜刀锵锵锵地开始剁肉馅。

面已经醒好了,一会儿她要做一锅肉包子。

剁肉的同时,很多想法涌入了脑海中,让她觉得头脑之中也嗡嗡的。

“顾姑娘,我来吧。

”徐令则不知道什么时候洗完澡出来,站在厨房门口,一身鸦青色男装,逆光而立,挺拔俊秀。

他发梢滴着水,眼仁如漆,被长睫笼下的阴影遮住了情绪。

顾希音再一次没出息地被他惊艳,没过脑子的话脱口而出:“徐令则,你这张脸还能要吗?”

徐令则显然呆住了,眼底的沉着也被打乱。

顾希音扶额:“……我不是骂你不要脸。

我的意思是,你这张脸,实在太招人了,能这么出去见人吗?”

徐令则面无表情:“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好像越抹越黑了。

这人也太笨了。

顾希音把菜刀往案板上重重一剁:“你这张脸出去,确定不会被人认出来?”

“不确定。”

顾希音:“……还得看我的。

走,先去给你处理伤口。”

一刻钟后。

“咬着。

”顾希音看着伤口倒抽了一口冷气,递给徐令则一块洁白的巾子,“伤口感染厉害,我要用刀把这些腐肉都割掉,会很疼。”

这么能忍,她就不给他用麻药了,否则会影响康复速度。

“不用。

”徐令则淡定从容,低头看着右胳膊上流脓的伤口,仿佛在看别人的伤痛一般冷漠,“我能忍住。”

顾希音却哼了一声,不由分说地把巾子塞到他嘴里:“能好受些,为什么非要逞英雄?”

徐令则:“唔唔……”

“敢吐出来把你麻翻!”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 第7章 对你负责

徐令则安静了。

顾希音从他黑亮的瞳仁里看到自己张牙舞爪的模样——实在太有损她小仙女的形象了,不由一边从药箱里找特意打造的手术器具,一边嘟囔:“吃硬不吃软是不是?我要开始了,别紧张。”

徐令则想说,你尽管动手,却碍于被堵口,只能点点头。

一刀下去,徐令则身体绷紧,眼神中露出惊讶之色。

——因为顾希音下刀的时候太沉稳了,手都没有抖动一下,看着鲜血流出,丝毫也没有被影响,反而下手更快更准。

“你是左撇子?”顾希音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说话。

徐令则点点头,感慨她果然心细如发。

“呲——”一股脓血被她挤了出来,徐令则用力地咬紧巾子,后背一僵,额头、鼻尖上瞬时有汗水涌出。

“好了,放松。

我们继续。”

原来刚才是在吸引他注意力。

“对外你就说你是侯府老夫人的隔房侄子,那就是我表哥。

也不知道你排行第几,就算第九吧,要不我喊你九哥?”

徐令则已经明白套路,点头的同时看向伤口。

顾希音:“……你能不能配合我点?”

徐令则看着她气鼓鼓的模样,脸上露出难得的笑意,随即又闷哼一声。

这女人,又动手了。

这次他的目光落在了她挽起衣袖的皓腕上,左侧手腕上有一道伤疤,平整而……丑陋。

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所在,顾希音道:“是不是很丑?从前有个老妖婆,她的手粗糙又难看,所以嫉妒所有手长得比她好看的人。

看到我这样美丽的手,就想毁掉……”

徐令则身上顿时有杀气腾起,但是转瞬之间就被又一声闷哼取代。

“嘿嘿,你还真信了!骗你的,好了!”顾希音把刀扔到盆里,发出响亮的声音,“现在缝合包扎。”

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用缝衣针缝合伤口,徐令则受到的震撼可想而知。

“这次是真的结束了。

”顾希音抬起袖子擦了下鼻尖晶莹的汗珠,替徐令则拔出来口中的巾子,“徐令则,你还好吗?”

徐令则面色苍白,眼底却有坚毅之色,然而开口说出来的话却让顾希音无语。

他抬头看着站起来的她,目光平静:“你刚才不是说以后喊我九哥吗?”

顾希音:“……九哥。”

这人真是开不了玩笑,而且为什么她觉得,徐令则对她,没有之前那么客气了呢?

“你的手腕怎么回事?”徐令则又问。

顾希音愣了下,“不小心划伤的。”

然而她的眸中极快地闪过伤痛之色——豁达如她,也曾经有过那般想不开的愚蠢时候。

那时太痛苦了,痛到她想穿越回去找妈妈,大哭一场。

徐令则没有错过她任何细微的表情,但是可能觉得有交浅言深的嫌疑,所以没有再追问。

“来来来,”顾希音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下,“咱们都休息下,你要不要躺躺?我有话和你说。”

“不用。

”徐令则靠在炕边的墙上,神色认真地看着她,“你说。”

“我是这么想的,”顾希音笑眯眯,眼睛弯成月牙,长睫忽闪,眼中盛满了狡黠娇俏,“既然我们现在住在一个屋檐下,我也是有心帮你,不如你顺手帮我个小忙?”

“你说。”

顾希音托腮靠在桌上,“事情挺简单的,我今年已经十六岁,还没有定亲……”

徐令则的黑眸一缩,随即面上露出纠结之色,咬着牙道:“我,我会对你负责的。”

虽然他也不知道,这是对她好还是害她。

顾希音:“???!!!”

她什么时候说过要他负责了!

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木着脸道:“要是这样就要对我负责,那你得到村口去排队。”

这辈子收敛,没敢露出锋芒;可是她有上辈子啊!

从医十年,手术无数,她说村口都是谦虚了,如果病人都要对她负责,那简直都要排到镇子里去了。

徐令则修长乌黑的眉毛都要皱到一起,“那你是什么意思?”

竟然不要他负责?这个女人!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 第8章 做寡妇的执念

他心里涌起一种微妙的难以描述的情感,似愤怒、似不甘、似失落……种种情绪混杂,不明缘由,又快得转瞬即逝,但是到底在心里留下了不舒服的感觉。

“你嫌弃我是通缉犯?”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自我安慰的理由。

顾希音揉揉脸:“当然不是。

如果那样我还会救你?只是成亲这件事,涉及到很多其他事情……”

她如何能够把自由平等的婚恋观灌输给一个古人?并不能。

所以她说到一半就进行不下去。

徐令则眉头紧锁:“你是担心名分?”

顾希音:“……这么说吧,我谁都不想嫁。

我现在一个人,自给自足,自由自在,受尊重,为什么想不开要嫁人?”

你一个通缉犯,做你正妻不是死得更快?

徐令则困惑又震惊:“……你想做姑子?”

顾希音无力地趴在桌上,捶着桌子道:“我要吃肉!我才不要做姑子。”

徐令则似乎明白了一点儿她的意思,却故意逗她:“那是花姑子?”

“什么是花姑子?”

“花和尚对着的不就是花姑子了?”

顾希音:“……能不能对你的救命恩人客气点?我的意思,我都这么大年纪了,万一建安侯府有人忽然想起我,给我指婚怎么办?”

“那你想怎么办?让我替你灭了侯府?这个暂时有难度。

”徐令则眼神很认真,薄唇微抿,似乎真的在思考这种可行性。

顾希音:大家都是人类,为什么沟通起来感觉跨种族了?

他一个侍卫,口气还不小,看起来被秦骁带的,嚣张跋扈。

她还不好打击他,否则就有落井下石的嫌疑。

“灭了就不用了,”她懒洋洋地道,心里已经不太指望徐令则,“你养伤期间肯定得露面,总要有个理由,就说你是来接我回去嫁人的。”

徐令则瞳孔一缩:“你要跟我走?”

我疯了吗?好好的日子不过去做逃犯?

顾希音把这种嫌弃明白无误地写在脸上,也让徐令则脸色阴沉了些许。

“当然不是。

你在这里养伤期间,对外就说在这里暂等朋友一起回京。

等你走之前,就说我定亲那家男人死了,让我在这里守望门寡,嘻嘻嘻。”

这女人……

徐令则眉头快要夹死一只苍蝇:“那如果没有我,你原本打算如何应对?”

做寡妇,名声好听吗?

顾希音胸有成竹地道:“这个我也想过了。

真要走到那步非要回京嫁人,我就和要嫁的人讲道理,然后让他休了我。”

“幼稚。

”徐令则毫不留情地道,“休妻这种事情,双方都丢不起这个脸。”

“一起想办法呗。”

与其相看两生厌,不如一起解脱。

她还没那么自恋,觉得盲婚哑嫁,对方还能对她一见钟情,非她不可。

“要是对方不讲道理,你又能如何?譬如……”徐令则鬼使神差地道,“要逼你嫁给秦骁那般凶残暴戾、离经叛道、罄竹难书的男人呢?”

“徐令则,”顾希音惊讶地睁大眼睛,“你怎能这般说你的旧主?”

“叫九哥。

”徐令则面无表情地道,“这不是我说的,世人不都这般说?”

“那你这是替他鸣不平?我反正不认识秦骁,不知道他如何,不能轻易下论断。

但是倘若他果真是那样的人,又不和我讲道理,我只能……弄死他!做寡妇!”

徐令则黑了脸:“你对做寡妇有这么深的执念?”

“反正我不需要男人。

”顾希音用双手压着桌面站起来,结束了这个话题,“就这么定了,当你报答我了。

来,我休息结束,现在咱们开始对付你这张脸。”

徐令则:“……”

半个时辰后,看着铜镜中已经白了几度,冷硬的轮廓也柔和了许多的人,徐令则几乎辨认不出那是自己。

顾希音得意洋洋,一边净手一边道:“如何?是不是很厉害?”

徐令则觉得自己变得娘们唧唧的,但是没好意思说,勉强点点头,“你会的不少。”

“我会的还有很多呢!”顾希音不谦虚地道,“不过这也就是骗骗和你不熟的人,真正熟悉的人,仔细看,应该还是能看出端倪的。

所以你还是要仔细些。”

“嗯。

如果很危险的情况,你只管假装不认识我。

”徐令则道。

顾希音眨巴眨巴眼睛:“放心,我肯定抛弃你,和你撇清关系。”

但是因为他这句话,她还是对徐令则生出了几分好感。

她忽然问:“如果你被抓住,他们会怎么对你?杀了你,或者对你用刑?”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