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我不等你了》免费阅读作者柒拾一小说全文

亲爱的我不等你了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亲爱的我不等你了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亲爱的我不等你了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她曾梦寐以求嫁给他;等愿望成真,才知是此生最后悔的选择。婚姻是爱情的坟,住着未亡的人。...
《亲爱的我不等你了》免费阅读作者柒拾一小说全文

林景奂季云川小说亲爱的我不等你了推荐章节

亲爱的我不等你了 第4章 癫狂

季清月微微眯起眼,好似看到多年前的深夜,轻声道:“是啊,我就在外面,我应该一直在外面看着的,那样的话,我也不会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所以那晚就是有预谋的,是不是?”终于等到当面质问的机会,林景奂难忍激愤,“你是故意约我过去的,你为什么要那么做?我把你当朋友,你为什么那么做?”

“朋友?”季清月咀嚼着,很是不屑,“谁会真心和你做朋友?一个连名分都没有的私生女,这辈子也只配给人当第三者,可还是有人喜欢你,该问为什么的人是我吧!”

季清月变得激动不已,卧床多年,突然就站了起来。

“不如我漂亮,不如我成绩好,不如我多才多艺,哪一样都比不过我,凭什么被人喜欢?凭什么!”

季清月深呼吸一口气,继续道,“既然没有答案,那就让你消失好了,只是可怜了云川哥……不过这样也好,其实我相信小宇是云川哥的孩子,那晚你们在车里做的事,我都看见了。”

“看吧,你就是个轻浮的女人,随随便便就跟男人发生关系,如果我骗你到底,那晚换个人,小宇可就不是云川哥的孩子了,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在云川哥心里,小宇就是野种。”

“这就足够了。”

最后,季清月心满意足地说出这一句。

林景奂却已忍到极限,就算从季清月这证实了那晚的事非她所为,也无法让她心中的压力减轻一分。

看着那张白得没有血色的面孔,娇柔,无辜,惹人怜,林景奂的心底有一只野兽在咆哮,蠢蠢欲动地要冲出来!

“啊!”一声尖叫,林景奂飞扑过去,双手掐住季清月的脖子,似要把它掐断那般用力。

季清月体弱,很快就不能呼吸,没多挣扎几下已瘫软在地。

“这是在干什么?快松手!太太,松手啊!”

听闻动静的家佣飞奔而来,竭尽全力终于拆散了两人。

季清月已失去了意识。

林景奂仍伸着双手,和把她往房间外拖拽的家佣对抗着。

……

秒针滴答滴答转动,时针已指向十一。

林景奂抱膝坐在床上,看着钟表,在夜深人静的孤寂中整理思绪。

终于,房门打开,季云川来了。

早在两小时前他就回来了,一接到家佣的通报电话,他就飞快往回赶,不过他直奔季清月那处去,此时回来大概是季清月总算平静睡去吧。

林景奂心知肚明,所以在季云川的巴掌落下来时,她敏锐地避开了。

如此惹得季云川更加愤怒。

“我早就知道你不安好心,没想到你居然敢对小月下手!”季云川指着她的鼻尖怒吼,“你不是想让别人死吗?我就先让你给别人铺路!”

音落,他俯身而下,一把掐住林景奂的脖子。

林景奂却没反抗,只紧拧着眉,眼底深藏痛苦地凝视着他。

季云川被她看得有些发憷,手上的力量不自觉减轻了两分,接着听到她轻弱的声音——

“云川,这辈子你最后悔的是什么?”

亲爱的我不等你了 第5章 最后悔的事

林景奂说这话时,唇角似微微上扬,灯光落在她脸上,明暗不一,她看起来好似影子单薄。

季云川有些恍惚,不等他回答,又听到她轻声说:“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嫁给了你。”

心口好像被什么刺了一下,季云川猛地松手。

林景奂捂住胸口,大口呼吸着不再稀薄的空气,下一秒,又被季云川揪住衣领提起身。

“后悔嫁给了我?林景奂,你简直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嫁给我,坐上季太太的位置,哄着我父亲把你捧到季氏总经理的地位,你还有脸说后悔嫁给了我?”

季云川紧攥着她的衣领,额头青筋暴出,一副恨不能将她活吞的样子。

林景奂脚尖踮地,勉力支撑着身体,好让呼吸不那么艰难,腾出力气说道:“你不也后悔娶了我吗?刚刚为什么要松手?直接把我掐死不就解脱了吗?”

“你以为我不敢吗?”

“当然敢,为了你最爱的妹妹,有什么是你不敢的?”林景奂轻笑,并不掩饰笑声里的嘲讽,“可就算我死了,你就能和她在一起吗?你敢把这份畸形的爱公开吗?”

季云川被踩到痛处,更用力揪紧她的衣领,咬牙道:“小月是我母亲领养的孩子,和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林景奂哂笑,“那你就掐死我,和她光明正大地在一起吧!不过我提醒你,你如果杀了我,那你也见不到她了。”

“你威胁我?”

“我不是威胁你,你知道的,就算我死了,我依然有能力让你见不到她。”

季云川手上的力量不减,但心里已在掂量。

没错,如今的林景奂就算死了,一样能兑现她说过的话。

权衡之下,季云川松了手,但并未真正罢手。

“林景奂,你别得意,我已经彻底康复,季家在你手里的一切,我都会一分不差地夺回来!”

林景奂眼神淡淡,“我拭目以待。”

……

林景奂没被季云川掐死,但隔天她就请季潇出面,背着季云川把季清月送至国外,切断两人的联系。

她必须这么做,只有这么做,才有可能揪出当年车祸的真正黑手。

季云川知晓后,自然是一通暴怒。

可季潇是他的父亲,他再怒也不能造次,哪怕季潇将他安排到副总的位置,低着林景奂一级,他也只能接受,转而将怒火撒至林景奂身上,吵闹在所难免。

五年来,这样的事情已上演无数次。

起初,林景奂都忍气吞声,她想大概是季云川不能接受无法站立的事实,由他撒撒气也无妨。

渐渐地,尤其自季铭宇出生以来,他变本加厉,不让她好过的意图愈发明显,她便不再一味地容忍了。

最重要的是,无论她说什么,他都不信,尤其是车祸当晚的事……

那晚,她独自驱车,准时到达和季清月约好的地方……

城南的海边新建了公园,移植了大片树木到此,因未正式开放,夜间没有灯光。

但她很顺利地找到了季家的车子。

“清月?”她敲着车窗唤。

门打开,她往后退让,然而没退两步,便被陡然而来的力量拽进车内,接着铺天盖地的吻落下来。

亲爱的我不等你了 第6章 他设下的骗局

她挣扎,反被禁锢住双手,等她借着不亮的月光看清欺负她的人是季云川时,她不再踢动双腿。

偶然有灯光掠过,惊醒迷失的意识,她抬手去推,却被他揽得更紧。

他沉醉的声音在她耳边说:“别怕,小月,别紧张……”

她猛地睁大双眼,奋力地挣扎起来。

忽然间一束刺眼的光射过来,“嘭”一声巨响,车身倾倒,世界天旋地转了一般……

林景奂猛然睁开了眼,房间的灯亮起。

“又失败了。

”周敬无奈叹息,将紧闭的窗帘拉开,“林女士,如果你一直不配合,我给你做再多的心理辅导也无济于事。”

林景奂深深调整呼吸,“如果我不配合,我也不会接受催眠了。”

“你是答应催眠了,但你的潜意识仍在抗拒。

”周敬精准地指出,“今天就到这儿吧,我和你都没有精力继续了。”

林景奂没坚持,起身拿了包就走。

“下次来之前,还是尽量避免和你丈夫接触,减少刺激。

”周敬提醒道。

林景奂驻足,点了点头,此时手机嗡嗡震动起来。

是季云川打来的。

林景奂往外走出一段距离才接通,未出声,季云川的冷嘲热讽已至。

“林总真是日理万机,想要联系你不打上三五个电话都难啊。”

林景奂无视他的讥讽,问道:“什么事?”

“当然是和尤佳合作的事情。”

季云川如今已是季氏的副总,季潇做此安排的同时,交给他谈妥和尤佳合作的任务,若他能拿下合作,那便如他所愿,换他成为总经理。

但要拿下和尤佳的合作,谈何容易,这一次,根本是季氏在求人。

季潇的意图很明显,季云川双腿瘫痪,养尊处优多年,现下复出就想坐到正位,那必然是要经历一番磨炼的,如此也能挫挫他的心气。

“和尤佳的代表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可有些事情,人家不和我这个副总谈,还说季氏派个副总出场,没诚意,指明要和你这个总经理见面。”

林景奂思忖片刻,道:“地址给我。”

……

半小时后,林景奂推开了包间的门。

屋内光线昏暗,烟酒气满溢,宽敞的沙发上,是个男人身边坐着至少一个女人,搂搂抱抱。

林景奂见怪不怪地走到季云川跟前,正要开口,已被他一把推至另一男人身边。

“乔斯先生,这位就是我说的本城第一名媛林小姐,精通书画,能歌善舞,城内但凡有点钱权的人都想和她喝上一杯,要不是尤佳实力雄厚,乔斯先生名声在外,我也请不动林小姐的。”

说着,他斟上一杯酒,塞到林景奂手中,催道:“林小姐,难得见到乔斯先生,你不主动给仰慕已久的大神敬杯酒吗?”

季云川挂着商人为利的笑容,眼底深藏寒意,林景奂再不愿承认,也必须接受他把自己叫来是要当公关使唤的现实。

沉下气,林景奂果真举起酒杯,不慌不忙道:“乔斯先生,久仰大名,这一杯我敬您。”

说罢,便与乔斯碰杯,饮下。

之所以顺势喝酒,是林景奂不想一下子就挑破,毁掉季云川前期的付出,毕竟局面刚开始,要转圜也不难。

但她没有看见,在她仰头喝酒的时候,季云川与乔斯相视而笑。

亲爱的我不等你了 第7章 他将她拱手让人

林景奂放下酒杯,和乔斯隔着一定距离坐下,笑道:“乔斯先生,其实是季副总谬赞了,我既不懂书画,也不善歌舞,更不是什么第一名媛……”

“那不要紧。

”乔斯说着有些蹩脚的中文打断,倾身抓住她的手,“林小姐这样的美人,会不会那些又有什么要紧的?”

林景奂挣脱不开,冷下声道:“乔斯先生,请自重。”

乔斯脸色瞬间不悦。

季云川从旁缓和,“林小姐,乔斯先生对你是一片真诚的倾慕之心,再说,林小姐陪其他人也是陪,乔斯先生那可是不一样的。”

看着季云川微笑的脸,冷漠的眼,林景奂的心沉到了底,决意不顾后果,直接把实情说出。

然而她刚转向乔斯,就觉得脑中一片混沌,视线也变得模糊虚幻起来。

“林小姐?”乔斯的脸浮在她眼前,唇边挂着深深的笑。

林景奂用力摇头,试图甩掉那混沌的感觉,可脑袋却变得更加沉重。

是那杯酒!

意识到问题所在,林景奂心凉了半截,可抱着最后的希冀,她凭直觉把手伸向季云川。

季云川握住了她的手,转身却将她交给了乔斯。

“乔斯先生,林小姐喝醉了,劳烦您扶她到里间休息,里间都准备好了。”

耳边浮着季云川残酷的话语,一个字一个字地击碎林景奂的强撑,可她仍未妥协,紧抓着季云川的衣袖不放。

季云川微笑着对乔斯说完,低头去掰林景奂手指的瞬间,整张脸阴郁不已。

她抓得何其用力,掰开一个又落下一个,反复无果后,季云川索性帮乔斯一起,扶着推着林景奂进了包房的里间。

门,无情地关上。

季云川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外,脑海中却莫名缠绕着林景奂无力却竭力往他身上靠的画面。

她在抗拒,不愿被乔斯带走。

他知道,可那又如何?

陪一百个,和一百零一,有什么区别?

那个女人从他这里已经拿到了足够多的好处,也该到她回报的时候了。

季云川努力劝说自己,沉下气,决然转身,回到沙发,独自斟酒喝。

三杯过后,心中烦闷愈盛,满脑子都是她的脸,终于他忍不住站起身,却忽然“嘭”一声巨响,乔斯衣冠不整从里间冲出来,嘴里大骂着“shit”。

鲜血沾满了他的半张脸,左侧颧骨处血肉外翻。

季云川猛然向前,身旁尤佳的人早已窜上前,尖叫大喊地扶乔斯离去。

一阵轰乱过后,包间瞬间冷清下来。

季云川提步向里间走,除了脚步声,听不到一丝杂音。

可就是那并不响亮的脚步声,却像踩在了他的心头,压得他喘不过气。

里间混乱不堪,沙发处有乔斯落下的外衣、皮带,还有女人的包,鞋,以及一地的红酒和玻璃碎片。

环视四周,不见林景奂。

洗手间的灯亮着,季云川推开虚掩的门,刚迈步,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影窜到眼前,高举着破碎的酒瓶向他扎来。

“林景奂!”季云川本能大喊。

酒瓶在距离他眼睛不足十公分的地方停住。

他看见林景奂瞪得如铜铃般大的眼,写满了惊恐和狠戾。

下一秒,她轰然倒地。

林景奂陷入昏迷,季云川站在病床床尾,脑海中全是她手握酒瓶的疯狂模样。

没错,是疯狂,他从没见过,也从未想过,她会有这样的一面。

再看昏睡中的林景奂,面容平静,谁又能将她和那个样子联系起来?

忽而,她皱起了眉,似是陷入噩梦。

是噩梦,但更是深藏的回忆。

“云川?云川你没事吧?”

倾倒的车身中,林景奂被季云川压在身下,她试着抽离身体,可身上的人一动不动。

“云川?云川?”

她低声呼唤,忍着痛抬起上身,手忽然触摸到了黏腻的东西,凑近细看,竟然是血,是季云川的血。

“云川!”她勉力推开季云川,看见他闭眼昏迷,额头脸颊全是血。

亲爱的我不等你了 第8章 小宇不见了

“哥!哥!”车外传来季清月的呼唤,不多时,林景奂就隐约看到她蹲在车门外。

林景奂忙呼喊道:“清月,云川昏迷了,你快想想办法,救我们出去。”

一分一秒都如世纪般漫长。

林景奂困在车里,手紧按着季云川头部的伤口,试图止住血。

车外季清月边哭边想办法开车门。

忽然又一记巨响的震动,车子再次翻倒,彻底底朝天,林景奂与季云川也调了位置。

车门打开,季清月抓住季云川的胳膊,要把他拖出去,可惜她力量不够,挣扎了半天都是徒劳。

最后她不得不先把林景奂救出来。

林景奂到一旁整理衣裳,再折回去帮季清月拖动季清月。

可她刚扣好衣扣,骤然间一声爆炸巨响,火光四射……

“云川!”林景奂惊醒过来,满头是汗,一时间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季云川就在旁边,冷冷出声,“做噩梦,良心不安了?真稀奇,你这种狠毒的女人,还会惊吓过度。”

林景奂转过脸,眼神一点点清晰,仿佛没听到他的话,道:“你没事,没事就好。”

季云川冷哼,“我没事?拜你所赐,我连副总的身份都没了。

林景奂,你是不是要把我赶出季氏,赶出季家,好把你在外的野男人接回来,和你的那个野种团聚?”

平静的心又刺痛起来,林景奂吞下哽咽道:“季云川,我最后说一遍,小宇是你的孩子,那晚在车里的人是我。”

季云川笑笑,满不在意,“你说是就是,像你这样的女人,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林景奂看着他轻蔑的脸,苦笑,“是啊,这么多年了,你都不信。

我累了,请你出去。”

“你以为我愿意再这儿吗?等我找到小月的那天,别怪我不念旧情。

”说罢,他愤愤离去。

当房内只剩自己时,林景奂倔强的双眼终于流下了泪。

想到过往,想到乔斯欺压自己的画面,想到季云川冷漠的脸……泪水更加汹涌。

为了找到季清月,他不惜和外人联手,忽然间觉得所有的坚持都失去了意义。

林景奂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有能力焐热一颗根本不为自己跳动的心?

“叩叩叩”敲门声打断思绪,林景奂惊醒般快速擦拭泪水,却已有人款款踱步而来。

季潇拄着拐杖行至床前,宽慰道:“云川那混小子竟然做出这样的混事,我已经解除了他的副总职务,季氏由你管理我才能放心,你也别理他,迟早有一天他要后悔。”

林景奂淡笑道:“爸,谢谢你一直站在我这边。”

“你父亲临终前把你托付给我,你又能干,我不支持你要支持谁?身体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林景奂摇头。

季潇道:“那就好,但还是在医院再观察一晚,小宇那边你放心,我安排了专人接送他。”

“谢谢爸。”

林景奂话音刚落,季潇的电话响起。

“老张的电话,应该是接到小宇了。”

季潇说着,按下外放接通,就听那头传来急切的声音。

“先生,小少爷不见了!”

亲爱的我不等你了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亲爱的我不等你了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亲爱的我不等你了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