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无双王爷宠妻有道》免费阅读作者一只小花朵小说全文

嫡女无双王爷宠妻有道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嫡女无双王爷宠妻有道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嫡女无双王爷宠妻有道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一桩命案,让她名声尽毁,尝尽冷暖。与虎谋皮,却也收获一人心,承诺白首不相离从后宅到朝堂,且看她手刃族亲,为自己杀出一条血路。顾清离说:“你娶了我,那就只能有我一个,以后儿女只能管我叫娘。”某人正有此意,这天下美人再多,可能入他眼的,就这么一个,还是他费尽万般心思才拐到手的。“嫁给我,便只能看我,你若看其他男人,我便杀了他。”保证...
《嫡女无双王爷宠妻有道》免费阅读作者一只小花朵小说全文

顾清璃宋以安小说嫡女无双王爷宠妻有道推荐章节

嫡女无双王爷宠妻有道 第四章 真实身份

拿起一看,竟然是宋以安的折扇。

顾清璃观察着折扇,扇骨竟然是红玉做成的,扇面是上好的蜀记缎面,上面的绣花更是出神入化,不细看,还以为是画上去的,栩栩如生。

“这扇子……”小乔疑惑的望着顾清璃手里的东西,她怎么记得小姐房里没有这东西。

看出她的疑惑,顾清璃把折扇收好,装作不在意的提了句:“可能是爹落在祠堂的。”

小乔信了她的话,也没多问,又接着说刚才的事:“小姐,奴婢觉得春婉的死甚是可疑,可府医看过,她确实是被毒死的。”

“我知道。

”顾清璃眯起眼睛,她冷笑道:“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才让她们想除掉我。”

至于何事,不用她们查肯定很快就会浮出水面,能让杜娥娇这么着急要毁了自己,绝不可能是是小事。

不过她想到了刚才宋以安的话,她看向小乔,见她眼睛还红红的,眼底深处还有些害怕,她突然有了些想法。

对小乔勾了勾手,等她凑近了后,她才小声说:“明日你出府看看,若有我的流言,事无巨细,全都记下。”

“这……”

小乔很是为难,现在各个门口都有夫人的守着,她想出去,完全不可能。

看出她的心思,顾清璃轻声说:“古月居那边有道小门,平日里没人守着。”

最主要杜娥娇也不知道那边的小门,古月居常年被老夫人用来种花,方便运送肥料,老夫人私自叫人开的门,杜娥娇还不知道。

小乔立即点头,拍了拍胸脯,保证道:“小姐放心吧,奴婢一定圆满完成小姐吩咐的任务。”

顾清璃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随即又落寞垂下眼帘,语气里透着些苦涩:“小乔,以后我们和夫人,恐怕就是仇人了。”

或许在很早之前,杜娥娇就把她当做仇人了。

看着她难受,小乔心里也不是滋味,可她一个奴婢,也不好随意评价主子们的事。

——

一夜安静,除了些许蝉鸣蛙叫,什么声音都没有。

小乔悄悄推开门,见顾清璃正拿着扇子发呆,她上前去恭敬的行礼。

“如何了?”顾清璃收起折扇,淡漠的问道。

“小姐,夫人好狠的心,如今外面盛传小姐草菅人命,骄纵蛮横,奴婢还看到了定北侯府的人进府,夫人后日会在府里设宴,宴请侯府的人。

”小乔跪在地上,红着眼睛委屈的望着她。

定北侯府?

顾清璃眼神不断变换,许久才露出一抹了然的微笑。

联想到之前宋以安的话,她算是明白了,杜娥娇这是要用自己给顾清欢铺路。

开春时定北侯一家进京,一过去好几月,早有传言说小侯爷到了娶亲的年纪,这次回来恐怕是为了婚事,这些日子传言越盛,这次宴客,恐怕也是因为这。

想明白后,顾清璃闭着眼,长叹了口气。

“你先下去吧,若夫人那边有消息你再过来,我有些累了。

”她沉声道。

见她难受,小乔眼睛有些憋不住了,便弓着身子小心退了出去。

“如何,我没说错吧。

”小乔刚走,宋以安便再次出现了。

若不是刚才小乔出现,恐怕他会先一步把自己知道的消息告诉她了。

顾清璃抬起头,眼里已经恢复了淡漠,她不在意的擦了擦眼泪,“这和小王爷有什么关系?”

她猜出了自己身份,宋以安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反而还笑了。

昨日刚回去他就发现自己折扇不见了,唯一可能的,就是落在了她这里。

他递给顾清璃一个小药瓶,见她不接,耐心的解释着:“这是宫里的药膏,你若想后日能报仇,就不要拒绝我。”

“我这里没有小王爷需要的东西,小王爷也不需要多费口舌。

”顾清璃没接,冷冷的看着他。

宋以安的手微僵,不在意的笑了笑,他不由分说的将药瓶放到她旁边。

“如果再加上春婉真正死因,顾小姐可会欢喜?”宋以安再拿出一个小小的炉盖,问。

这是……

顾清璃不可置信的睁大双眼,她抢过宋以安手里的东西,放在鼻下闻了闻,这的确有绝命散。

“你是怎么拿到的?”顾清璃警惕的望着他,冷声质问:“如今城中皆知小王爷和几位皇子不和,我父亲如今恰好在西潼查案,小王爷帮我,可是想要官员贪污的账本?”

“自然。

”宋以安坦然面对她疑惑的视线,点头,迟疑了一下,又说:“不过这账本想必顾小姐也拿不到,若是真拿不到,我可就得把这个条件留着了。”

顾清璃也明白账本的利害,她摩挲着手里的炉盖,加上之前的药包,宋以安已经把两份证据送到自己手里了,她该答应吗?

见她还在犹豫,宋以安摸索着腰间的玉佩,嘴角微微上扬,很有耐心的等着她的答案。

时间一点点过去,良久,顾清璃睁开双眸,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账本我不可能给你,不过我可以答应你一个在我能力范围内的要求,小王爷觉得如何?”

“也可以。

“宋以安也不拒绝,竟然再次同意了。

对于他的妥协,顾清璃也松了一口气,还好她猜对了。

宋以安站起来,他低头深邃的眸子紧盯着顾清璃,眉宇间带着些调侃,“至于要顾小姐做什么我暂时还没想到,等想到了再和顾小姐,后日就看顾小姐的表现了。”

反正他能给的东西都给了,至于顾清璃到时候会如何,就看她的造化了。

见他迅速退到牌位后然后消失了,顾清璃叹了口气,她捏紧手里的炉盖,目光坚定,这次她不会再妥协了。

果然如小乔说的,杜娥娇在府里设宴,所有下人都被派去前院帮忙了,就连祠堂里的几位嬷嬷也不例外。

等外面人都走了,红衣嬷嬷才悄悄走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布包。

“小姐,您要的奴婢给您带来了,能看看可满意?”红衣嬷嬷打开包袱,里面竟是衣衫。

顾清璃随意看了看,便拿着衣裳去后面换了,很快她又出来,让嬷嬷帮自己梳洗。

帮她梳着乌黑秀亮的长发,嬷嬷担忧的望着铜镜中的顾清璃,犹豫道:“小姐真要和夫人闹?”

“嬷嬷,不是我和她闹,是她不给我活路。

”顾清璃抬起头,自嘲道:“自幼父亲告诉我她受了伤,我一直忍耐着,可如今她要对我赶尽杀绝,这不能怪我。”

回想起顾清璃过去快十年的日子,她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哪是母子,完全是仇人啊。

嫡女无双王爷宠妻有道 第五章 不一样的二小姐

前院。

顾清璃站在院门口,冷眼看着里面的喧嚣,眸子里透着深意。

小乔环顾了一圈四周,紧紧跟在她身边。

“小姐,咱们就这么进去,夫人要是生气怎么办?”

“拿着牌子去把府医带过来,我先进去。

”顾清璃直视着前方,淡定的拿出一块玉牌。

看着玉牌上的字,小乔惊讶的张着嘴,这是老夫人的牌子,有了这牌子,完全可以行使老夫人在府里的权利。

小乔复杂的看向顾清璃,才两日功夫,她家小姐变了好多。

不过此刻小乔也顾不得感叹,她将牌子收好,低着头迅速离开了前院。

好在这时候人基本上都在里面候着,也没人注意到他们,小乔一路走得也还算顺畅。

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估摸着时间,顾清璃才往院里走。

她刚一出现,里面的人纷纷看向她,交头接耳的议论着。

杜娥娇站起来,眼里划过一丝不满,不过眨眼的功夫,又露出关心:“璃儿伤寒还未好,怎么出来了?”

见她还想用这套糊弄大家,顾清璃不屑的勾起唇角,她微微颔首,望着坐在最前方的人,“女儿听说今日母亲宴请贵客,女儿作为家中嫡女,不出面恐怕不妥,顺便给母亲带些东西来,让母亲瞧瞧。”

顾清欢故作关切的走到顾清璃面前去,拉着她的胳膊,在她耳边低声警告:“最好别在这里捣乱,后果你可承担不起。”

后果?顾清璃眼中的不屑更甚,她环视了一圈,见大家看自己的时候,多半都是鄙夷,她收起笑容。

“我听丫鬟说现在外面都在传我草菅人命,今日当着诸位的面,母亲可能为女儿证明清白?”顾清璃直视着杜娥娇,戏谑道。

看她信心满满,杜娥娇拽紧手里的绣帕,她给顾清欢使了个眼色,示意她来解决。

顾清欢明白她的意思后,眼里立刻浮现出一层雾气,想要去拉顾清璃,却又害怕被她拒绝,用着只有周围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妹妹,别再这里闹,我们都知道,春婉不是你害死的。”

“母亲可愿意为女儿做主?”顾清璃目不斜视,直勾勾的看着杜娥娇再次询问。

“璃儿,你……”

“二小姐,你如果真有冤屈,可要我为你递上一纸诉状?”侯爷夫人冷着脸,不满的看着顾清璃。

看来自己把人惹到了,顾清璃看向侯爷夫人,见她面色阴沉,对自己极其不喜,顾清璃心里清楚,杜娥娇想要为顾清欢铺路,肯定说了自己不少坏话。

她假装不知道侯爷夫人的身份,对她行礼道歉:“扰了夫人雅兴还望夫人体谅,春婉是我的贴身婢女,前几日枉死,我在祠堂反省了几日,找到些证据,希望能让春婉死的明白。”

一听她是在祠堂,众人眼神变了些,毕竟外面流传的是顾清璃不服管教,甚至不将亲母放在眼里,祠堂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会去。

杜娥娇脸色变了,她紧张的盯着顾清璃,怕她再说出些什么来,用眼神示意嬷嬷将人带下去。

可还没等杜娥娇的人动手,顾清璃又拿出一个药包,冷笑道:“小女不才,对药理略知一二,这是母亲身边的人当日从我房里搜出的,这可是绝命散,女儿未曾出府,哪来的这种东西。”

“顾夫人,既然你还有私事处理,我想我们这些外人,还是不打扰的好。

”见涉及到宅里阴私,有些看不过去的夫人起身打算告辞。

顾清璃看向说话的人,对她微微一笑,“想必夫人也听过外面关于我的传闻,我十三岁起就未出府,不通人情世故,若有得罪各位夫人的地方,还请见谅。”

她这话直接把杜娥娇坑进去了,不让出府,又不教事理,身为一府嫡女,杜娥娇作为她的亲生母亲,又是主母,确实过分了。

尤其是顾清璃的谈吐,虽然嚣张了些,可对在场的人也还算尊敬,完全不像传言中说的粗俗无理。

大家都是深宅里混的人,自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恐怕杜娥娇是想毁了顾清璃,外面那些话信不得。

就在大家还在揣测的时候,小乔把府医叫来了。

“府医来的正好,不如你来看看我这包药,是什么?”见府医呆滞的看着杜娥娇,顾清璃冷笑着,把药包递给他。

看到熟悉的药包,府医一个哆嗦,竟然直接跪在地上。

他抬起头,望着气势逼人的顾清璃,随后又用眼神向杜娥娇求助。

“怎么,不愿意?”顾清璃语气变冷,无形中给了府医很强烈的压迫感。

前面的杜娥娇心都快跳出来,她紧捏着绣帕,努力强迫自己对顾清璃露出笑容,“璃儿,你不要为难人家了,娘相信不是你害死春婉的,你先下去吧。”

“我也相信我没害死春婉,可这凶手,必须查出来!”顾清璃态度坚决。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杜娥娇也不好对顾清璃做出过分的事,暗咬银牙,不停给府医使眼色。

“怎么,不会辨别毒药?”顾清璃再次冷声询问。

“璃儿!”杜娥娇提高音量,她露出不满,“这里不是你胡闹的地方。”

“既然二小姐极力想证明不是自己害死了春婉,那就让府医看看,咱们也不能随便冤枉人不是?”侯爷夫人倒是很淡定,她扫了眼杜娥娇,别有意味的笑着。

顾清璃惊讶的看向侯爷夫人,见她对自己的厌恶不减,顿时反应过来,她恐怕是想看自己的笑话。

她低头遮住眼里的笑意,嘴角微微上扬。

府医颤巍巍的接过顾清璃手里的药包,观察了一番,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停往下落,却又不敢妄动。

“可看出来这是什么?”顾清璃催促道。

“这……”府医为难的看向杜娥娇。

他把所有视线都转移到了自己身上,杜娥娇面色更加难看,咬牙道:“你直说就是了。”

“确实是绝命散。

”府医擦着汗,哑声说。

这话立刻在人群里炸开了锅,就连杜娥娇都受不住往后倒退了些。

好在顾清欢还算淡定,她淡淡笑着,“可这是在妹妹屋里找到的,不是吗?”

顾清璃点点头,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众目睽睽之下,她拿出之前宋以安给自己的炉盖。

“劳烦再看看这里面可也有绝命散。

嫡女无双王爷宠妻有道 第六章 是个好孩子

“璃儿,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杜娥娇面上佯装平静,可双目却死死盯着她手里的炉盖。

见她这么紧张,顾清璃却是漫不经心,她扬起手,让杜娥娇能看得更真切。

顾清欢更是激动,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甚至还想去抢顾清璃手里的东西。

看够了她们可笑的表情,顾清璃便将炉盖递给府医,冷声提醒:“你可要瞧仔细了,这东西,可有绝命散。”

府医颤抖着双手接过炉盖,只看了几眼,随后便惶恐的看向杜娥娇。

顾清璃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见杜娥娇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她故作茫然的关切道:“母亲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娘这两日本就为了妹妹的事劳心,今日好不容易得了空,妹妹还来胡闹,可将娘放在眼里?”顾清欢顺着台阶下,大声指责她。

顾清璃挑眉,眼里带着嘲讽,她没急着辩解,想看看杜娥娇两人能玩出什么花来。

府医会意,他偷偷擦了下额头上的汗珠,低头朝着杜娥娇走去。

“且慢。

”就在府医即将走到杜娥娇面前的时候,顾清璃突然开口,“让母亲劳累是女儿的错,这些年女儿也学过医理,不如我们同时为母亲诊脉如何?”

怕杜娥娇不同意,顾清璃屈膝:“女儿感激母亲记挂着春婉的死,还望母亲能成全女儿的孝心。”

她都如此低姿态了,要是杜娥娇拒绝的话,恐怕有些说不过去。

杜娥娇看向顾清欢,示意她赶紧把顾清璃弄走,可现在顾清欢也没法子,只能看着顾清璃一步步上前来。

“劳烦母亲伸手。

”顾清璃走到她面前,笑盈盈的看着她。

见她迟迟不肯伸手,顾清璃也不着急,直视着她心虚的目光,眼里的冷笑越来越明显。

顾清欢环视了一圈,见大家都在看好戏,她靠近顾清璃,小声警告:“当着这么多人面,你要母亲下不了台,可想过父亲回来你会受到怎样的惩罚?”

“你在威胁我?”顾清璃眼里迅速闪过一丝寒意,她斜眼看向一脸淡漠的侯爷夫人,讥讽道:“有这时间操心我,不如想想怎么讨得你未来婆婆的欢心吧。”

“你!”顾清欢狠狠的瞪着她,不敢过多造次。

她低下头,做出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

就她这种装委屈的小伎俩顾清璃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她继续看着越发慌张的杜娥娇,也不继续逗她了,往后退了些。

“是女儿的错,女儿不懂事害得母亲为女儿操劳,今儿当着诸位夫人的面,女儿一定要给春婉一个说法,也让母亲安心。

”顾清璃声音不算大,可在场的人也都能听清她说的什么。

说完,她再次看向府医,“难道大夫看不出那炉盖有什么问题,既然如此,那我只能请回春堂的大夫来了。”

“这炉盖确实有绝命散。

”府医惶恐,赶紧顺着顾清璃的话说。

此话一出,顾清璃立即惊讶的捂着嘴,看向杜娥娇身后的嬷嬷:“当日嬷嬷从我房里搜出绝命散,如今这炉盖上也有,若真是我害死了春婉,我为何要用大厨房的厨具?”

“小乔,你让管家过来,看看咱们什么时候用过大厨房的东西。

”顾清璃刚对嬷嬷说完,又冷声朝小乔下了命令。

杜娥娇恨恨的咬着牙,顾清璃就是咬定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敢拿自己怎么样,才敢如此造次,还有这个府医,竟然敢听顾清璃的话。

她小心往侯爷夫人那看了眼,见她脸色不怎么好,便想早点把这次的事解决了。

“璃儿,你别胡闹了,娘这正忙着,晚些娘再给你一个交代可好?”杜娥娇轻声哄着。

顾清璃突然冷笑出声:“刚这位夫人不是也说了吗,既然都到了这份上,娘还是早些把凶手找出来比较好。”

她瞥了眼侯爷夫人,果然在自己说完后她的脸变得难看了,对此顾清璃很满意。

而小乔也迅速找来了管家,身后还跟着账房,毕竟坏了东西这种事,可要去找账房重新配的。

“妹妹,为了个婢女,有必要吗?”顾清欢僵硬的笑着,她面上虽然带着笑,可双眸里却透着警告。

顾清璃冷笑不减,对着顾清欢笑而不语,全然没将她放在眼里。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管家恭敬行礼,让账房将账本递给顾清璃,“二小姐,前些日子确实有些碗具被打碎,这上面都有标注。”

“管家,你真是糊涂,碎了东西也不和母亲说!”顾清欢赶紧开口想要截胡账本,企图阻止管家帮着顾清璃。

管家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随后又低下头,沉默不语。

看着这一幕,顾清璃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落下去了,还好管家是帮着自己的。

顾清璃随意翻看了一下,找到自己手里炉盖的经手人,在看到是杜娥娇身边的杜嬷嬷时,她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酸涩。

她微仰着头,将眼里的酸涩挡住,自嘲道:“母亲,如今可能证明女儿的清白了?”

此刻杜娥娇的脸色已经黑得不能再黑了,她紧捏着绣帕,看着顾清璃许久不发声。

“妹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要让娘为难。

”顾清欢也很紧张,她放软态度,近乎哀求的和他说。

“顾大小姐,既然二小姐拿出了所谓的证据,那就找出那个凶手,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竟然敢冤枉自家小姐。

”侯爷夫人适时开口,微仰着头,眼里透着对顾清璃的轻视。

不过这次她对顾清欢也有些不满,她对着顾清欢皱眉,“不是老身倚老卖老,大小姐是长姐,怎么忍心让妹妹受委屈?”

显然,她还是向着顾清欢,甚至无视了两人的嫡庶之分。

看来侯爷夫人很喜欢顾清欢这个儿媳,顾清璃眼里闪过一丝算计,随后惶恐的低下头。

“这和姐姐无关,姐姐也是为了我好,她不知道春婉不是我害死的,还请夫人不要责罚。

”顾清璃带着哭腔说。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是陷害,可她竟然还为顾清欢求情,一时间,大家也看不懂她这是什么意思。

很快顾清璃就给了他们答案,顾清璃对着杜娥娇跪下,恳求道:“母亲,看在女儿这些年听话的份上,母亲可要为女儿做主,还女儿清白。”

这话再次在人群里炸开了锅,按着顾清璃的意思,她的无盐粗鄙之谈,是杜娥娇有意为之?

嫡女无双王爷宠妻有道 第七章 贵人相助

反应最大的还是侯爷夫人,她怒拍了下桌子,站起来怒气冲冲看着顾清璃。

“二小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顾夫人是你生母,你如此污蔑她,你就是这么为人子女的?简直不孝!”侯爷夫人厉声斥责。

见她还偏袒着杜娥娇,顾清璃倒是很淡定,她隐约能猜出来,按着顾清欢的身份想要嫁进侯府,恐怕是杜娥娇有很大的关系。

她眼眸微眯,嘴角还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夫人所言极是,清璃自知不孝,特在祠堂反省了三日,待春婉的事了了,我自愿去静安寺悔过。

”顾清璃面上带着笑,不屑道。

看来她已经把自己后路想好了,杜娥娇还想再发难,却没了理由。

这时守在门口的守卫急匆匆进来,跪在杜娥娇面前:“夫人,泰安王妃来了。”

泰安王妃?

顾清璃眼里有惊讶一闪而过,要是她没记错的话,泰安王妃是宋以安的母亲吧,她为何会出现在这?

相比较她的惊讶,其他人倒是满心欢喜,纷纷站起来整理衣冠,恭迎王妃的到来。

她偷偷瞥了眼杜娥娇,见她也很得意,不禁勾起一抹冷笑。

很快王妃就在一群宫女的簇拥下进来了,她目不斜视走到最前面,对杜娥娇点头一笑:“今日不请自来,顾夫人不会见怪吧?”

“不会,自然不会,王妃能来,是臣妇的荣幸。

”杜娥娇急忙摇头,谄媚的笑着。

王妃随后又看向顾清璃,见她不卑不亢笔直站着,她眼里闪过一抹惊讶,亲密的拉起她的手打量着她。

“想必这位就是顾府嫡小姐清璃了吧,和传闻一样,是个可人儿。

”王妃对她温柔的笑着,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

原本这场宴会的主角是顾清欢,被泰安王妃这么一说,大家都不自觉的观察起顾清璃,不管是气质还是容貌,她的确比顾清欢好。

单从气质方面来说,她虽然有些清冷,可也有震慑人的气势,不像顾清欢空有一副皮囊,加上刚才的行为,她这样的更适合做主母。

泰安王妃只是淡淡扫了眼脸色不怎么好看的侯爷夫人,那双能洞悉一切的眼眸充满了讥讽,对杜娥娇说:“本王妃刚路过顾府,听说里面发生了趣事,特意来凑个热闹。”

她一句凑热闹,立刻把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刚才的事上。

“这……”杜娥娇求助的看向侯爷夫人,她还没想好要怎么说。

侯爷夫人倒也不怕泰安王妃,冲着顾清璃冷哼了一声,“王妃还是别插手的好,二小姐草菅人命还想栽赃给别人,这是人家的家务事。”

“哦?”王妃显然不信,她拍了拍顾清璃的手,笑着说:“我看清璃不是那种人,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顾夫人你说是吧?”

“是,璃儿从小乖巧,自然不会做出这种事。

”杜娥娇脸色彻底白了,她心虚的点头,只能顺着王妃的话说。

王妃也很满意她的回答,她扫了一圈在场的人,拉着顾清璃坐到杜娥娇之前坐的位置。

“早前我就听人说清璃温婉聪慧,如今一看果然不失所望,今日你有冤屈,本王妃自然会帮你,我做个判官,顾夫人没意见吧?”泰安王妃瞥向杜娥娇,目光犀利。

到了现在要是她再看不出王妃是特意来帮顾清璃的那她就是傻子了,可杜娥娇也没别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点头了。

得到她的同意,泰安王妃神情立刻变得严肃,拿着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问管家:“你就是顾府的管家吧,之前顾小姐说的证据,可有什么不妥?”

管家将头低得更低,摇了摇头,“这炉盖确实是大厨房的东西,春婉死的那日,也确实有人来和奴才说过。”

“谁和你说的?”王妃又问。

“这……”管家为难的看向杜娥娇,犹豫了半晌,才小声开口:“是夫人身边的人。”

“管家,你好大的胆子,你的意思,难道是母亲身边的人要陷害妹妹不成!”顾清欢大吼道,眼神发虚。

王妃不悦的皱起眉,她冷眼看向杜娥娇,表露着自己的不喜。

杜娥娇拉了拉顾清欢的袖子,示意她别说话。

可此刻顾清欢也急了眼,她无视杜娥娇的暗示,对王妃屈膝道:“王妃明鉴,母亲对妹妹一直很好,她身边的人也很尊敬妹妹,绝不会做出……”

“放肆!”王妃拍了下扶手,双目骤然变冷,“你算什么东西,清璃是你妹妹,可她也是嫡小姐,你一个小小的庶女,这有你说话的份?”

这话就像是个巴掌狠狠地打在顾清欢脸上,让她全身发冷。

这一幕让顾清璃也愣住了,联想到泰安王妃的出身,她才慢慢释怀。

当年泰安王妃也是家中嫡女,却因父亲早逝,若不是有太后照拂着,恐怕当年嫁给泰安王的,就是家里的庶妹了。

顾清璃眼含鄙夷的看向顾清欢,这人还真是被杜娥娇宠糊涂了,在这时候竟然还敢冒头。

吼了顾清欢,王妃又看向顾清璃,“本王妃知道你是冤枉的,今日就为你做主,帮你洗刷冤屈。”

若是常人,这种时候除了叩谢王妃外,恐怕也会和主母谈和,可顾清璃不同,她已经决定和杜娥娇撕破脸,自然不会再给她留面子了。

她挺直腰背,对着管家面无表情的问:“当日是谁打碎的药炉,又是谁去你那报的帐。”

“是夫人身边的小蝶。

”管家老实回答。

原本就有些害怕的小蝶听到管家提到自己名字,没忍住,直接瘫坐在地上,白着脸满目惶恐,许久都没别的反应。

顾清璃看向小蝶,眼里闪过一丝狠厉。

这个婢女她知道,和春婉交情一向不错,仔细一想,能将春婉骗到荒院去的,她不是没这可能。

“小蝶,竟然是你,你怎能如此恶毒,当日也是你告诉我二小姐房里藏有毒药,你为何要陷害二小姐!”

顾清欢很快就做出反应,将小蝶推了出来。

小蝶无助的看向杜娥娇,见她神情冷漠,完全没帮自己的意思,她颓然低下头,明白杜娥娇的意思了。

“二小姐,是奴婢的错,奴婢不该嫉妒春婉,更不该害了她还嫁祸到二小姐身上,奴婢随便二小姐处置。

”小蝶将头抵在地上,哭着认罪。

嫡女无双王爷宠妻有道 第八章 邀约云雾山

这转变实在有些快,顾清璃有些猝不及防,她不可置信的看向杜娥娇。

杜娥娇神情淡漠,仿佛这不管自己的事。

她苦涩的笑了,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失望,她怎么就忘了杜娥娇的本性了,一个婢女的生死,她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

相较于顾清璃的不甘,杜娥娇倒是松了口气,她让管家将小蝶迅速带下去,随后又若无其事的招待着其他人。

泰安王妃装作不经意的扫了眼顾清璃,见她很淡定,眼里对她透着满意。

她站起来,对顾清璃温柔笑着,“七日后本王妃到时会在云雾山举办花会,到时安儿也会来,清璃可有时间?”

在她说话的时候,王妃身边的婢女很有眼力见的拿出请帖,恭敬地递给她。

本来王妃举办花会没什么,可提到了宋以安小王爷,这其中的意思倒有得琢磨了。

在场的人皆是惊讶看向顾清璃,很不解她为何能得到泰安王妃的青睐。

相比较他们的惊讶艳羡,顾清璃却有些不喜,下意识想要拒绝。

“清璃到时可记得来,本王妃还有其他事,就先走了。

”她还没说话,泰安王妃直接堵住了她的话,强硬的要求她必须要来。

事已至此,顾清璃也不能再拒绝了。

顾清璃跟在泰安王妃身后,离开了前院。

回到清月居,之前的红衣嬷嬷正焦急在门口徘徊着,见她进来,立刻关切道:“小姐没事吧,夫人可为难你了?”

见她的关切不是作假,顾清璃心里涌出一股暖流,清冷的眸子里也透着几许暖意。

她拉着嬷嬷的手屋里走,柔声和她说:“嬷嬷放心,泰安王妃来帮我了,她不敢把我怎样。”

“王妃?她怎么会来?”嬷嬷有些惊讶,转而又变得不安,“如今老爷不在府里,王妃突然到访,可是有什么事?”

想起泰安王妃的邀请,顾清璃笑容有些僵硬,随后又摇了摇头。

“嬷嬷别担心,王妃是好人,她也听说了近日的事,恰好路过来帮我罢了。”

嬷嬷还是有些担心,她突然停下,紧抓着顾清璃的手,眼眶变得有些湿润,不安道:“如今老夫人去了香山还有几日才回来,老爷也不在,小姐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看着她关心自己的模样,顾清璃莫名有些心酸,眼眶微红。

“嬷嬷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这几日你也别去祠堂了,等奶奶回来,我去求她,以后嬷嬷就在我院里可好?”顾清璃挽着她的手,商量着。

可嬷嬷却摇头拒绝了,她欣慰的笑着,“有小姐这份心意就够了,老奴已经在祠堂待了快十年了,再多待几年没事,如今看到小姐平安,老奴也就放心了,老奴就先回去了。”

说完,她推开顾清璃的手,对她行礼后,便转身走出了清月居。

望着嬷嬷佝偻着背缓缓往外走,顾清璃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快步走进房内,让屋子里的人都退了出去。

如今自己已经和杜娥娇撕破脸,她肯定会找个理由为难自己,想起即将要面对的种种,还有嬷嬷在祠堂煎熬,她眼眶再次忍不住红了。

突然,一张洁白的手帕递到她面前。

顾清璃抬起头,竟然是宋以安。

她立刻收起眼泪,又恢复了冷冰冰的模样,只是眼眶还红红的,能看出她刚才很伤心。

宋以安坐到她旁边,端起她还未动过的茶杯抿了口,不知是不是不合口味,微皱着眉将茶杯放下推到一边去。

“今日可如意了?”宋以安低头把玩着一块玉佩,漫不经心的问。

看来一切都在他的监视中,顾清璃沉思了一番,才自嘲道:“结果如何,小王爷不是知道吗?”

“王妃突然给我递请帖,可是小王爷的意思?”

宋以安玩玉佩的手僵了一下,随即又发出一声冷笑,自言自语着:“看来她还是不死心。”

听不懂他这话的意思,顾清璃静静看着他,等他给自己解释。

可看了他好一会儿,宋以安依旧玩自己的,似乎当自己不存在。

顾清璃有些气闷,语气也冷了一些,“还请小王爷和王妃说一声,我许久未出门,不懂规矩,恐恼了大家,还是不去了。”

“你以为你还能逃得掉?”见她竟然拒绝了,宋以安冷冷的问。

这是什么意思?

宋以安收回视线,他站起来背着顾清璃站着,“我母妃没别的意思,她只是单纯觉得顾小姐不错,你若不愿意来,到时随便找个借口便是。”

她能感觉到宋以安生气了,可顾清璃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明明是他突然出现,自己不过就是不想去花会罢了,至于吗?

想到此,顾清璃有些委屈,噘着嘴低头生闷气。

良久,久到顾清璃以为宋以安会悄然无息的消失时,又听到宋以安说:“你若想活着等到顾大人回来,我劝你还是去的好。”

“你什么意思?”顾清璃站起来,快步走到他前面,严肃的看着他,“她还能弄死我?”

宋以安冷哼一声,仰起头,不想告诉她。

顾清璃立即放软姿态,她屈膝赔罪:“是我鲁莽了,还请小王爷不要怪罪,请你为清璃解惑。”

她这伏低做小的姿态让宋以安满意了,眼里有了些笑意,摇着折扇,说:“你今日扫了侯爷夫人的面子,杜娥娇若还想和侯府结亲,必定会拿你赔罪,可侯爷夫人不喜欢你,你以为你会如何?”

要么死,要么生不如死!

顾清璃满目惊恐,她往后退了些,稳住心神,呢喃道:“我是唯一的嫡小姐,她怎么敢!”

“你若死了,她便能名正言顺将顾清欢养在身边,嫡小姐,不过是个虚名罢了,这些年还不够你了解?”宋以安嘲讽道。

是啊,所谓的嫡小姐,不过是个虚名罢了。

她闭上眼遮掩住眼里的痛苦,再次睁眼时眼底一片冷意,“你以为我会这么容易死?”

她勾起一抹邪笑,毫无畏惧的对上宋以安的视线,“泰安王妃今日提到了小王爷,那小王爷便是我的依仗,她想弄死我,小王爷会允许?”

“我若不帮你呢?”宋以安嘴角上扬,戏谑道。

“那你会吗?”她反问。

如果说之前是猜测,那现在顾清璃很明白了,宋以安就是想要自己为他所用。

定北侯效忠皇上,能在短时间内成名,也是依仗皇恩,可泰安王不同,被皇上处处针对,想要立足皇城,自然是需要有人帮他对付皇上的党羽。

自己在顾府虽然不受宠,可也是正经嫡女,在外面代表着顾家。

嫡女无双王爷宠妻有道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嫡女无双王爷宠妻有道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嫡女无双王爷宠妻有道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