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漾宠妻王爷你够了》&褚花漾顾承逸【完结】小说阅读

《花漾宠妻王爷你够了!》&褚花漾顾承逸【完结】小说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顾承逸小说花漾宠妻王爷你够了!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花漾宠妻王爷你够了!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褚花漾前世作天作地闹着与夫君和离,结果这婚是离了,却惨死在渣男庶妹手中。一朝重生,醒来就遇到了那个倒霉夫君。这一世,她定要拿住王爷夫君的权势跟宠爱,让渣男庶妹死无葬身之地。褚花漾:夫君,红烛暖帐,陛下赐婚,你可不能嫌弃我。顾承逸看着刚拿到手中的《宠妻家规一百条》皱了皱眉头,这个婚,现在退,还来得及?...
《花漾宠妻王爷你够了》&褚花漾顾承逸【完结】小说阅读

顾承逸小说作品《花漾宠妻王爷你够了!》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来闹事?

杭一仑苦叹,总算是熬到了小主子回来,也不枉费苦苦盼了这么多年。

褚花漾听完这些事情,了解了一个大概。目前来说,除了这个徐家当铺,其他的店铺都已经在相府的手中了。

“杭伯,如今我回来了,是我的我一定拿回来。”

“小主子若是需要帮助,老奴万死不辞。”

褚花漾与杭一仑约好,当铺以前是怎样,以后还是怎样,暂时还不宜让别人看出异样。

她之后又去了其他几家店铺,稍稍打探了一下情况,不出意外,陈丽华果然在店铺内安插了人。

不光陈丽华,老夫人褚杨氏的也有安排。两拨人马,这些店内的账目情况可想而知。

同时也让她明白,这两个女人并不和睦。

想来也是,褚杨氏爱子,重男轻女,目光短浅又喜欢端长辈的架子。

陈丽华只生了一个女儿褚怜怜,在褚杨氏心里自然得不到好。

一天下来,褚花漾收获颇多,回到贺园都快傍晚了。

然而人还没走到贺园,便听到大吵大闹。

褚怜怜带着七八个人,有男有女堵在贺园门口,门口拆了一地的盒子,精致的衣服被踩的乱七八糟。

褚花漾一眼就认出那是自己今天在春秀坊买的新衣服。

褚怜怜堵在贺园门口,对着院内大骂:“你家小姐那个不要脸的东西,一回来就去店里要这要那,看看这些衣服,也是她配穿的。真当她是相府嫡女啊。”

“我还就不信今天等不到她回来,你们两个贱婢,还不快点给我开门!”

兰青跟桂笑见她们来势汹汹,根本不可能开门。

贺园内有好多夫人珍藏的东西,还有房契跟田契,万一被这些人顺手牵羊,她们可就罪过了。

褚花漾在角落处听了一会儿,听她骂的气喘,嘴里也就那么几个词,甚是无趣。

她感觉戏听的差不多了,从角落走出来,轻轻飒飒的说道:“我道是哪来的不懂规矩,在贺园门口大放厥词。”

褚怜怜见正主出现了,立刻调转枪口,指着褚花漾骂道:“褚花漾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去春秀坊拿东西,要知道爹爹可是立下规矩的,府中任何人都不许拿自家店铺东西跟银子。”

褚花漾挑眉,疑惑问道:“自家店铺,为什么不能去拿几件衣服?挂家里账上就好了。”

褚怜怜摆出一副明事理的姿态,说道:“废话,家中店铺每年盈利都不多,有些还要亏损,自然不能随便去拿东西,若是都像你这般,那生意还要不要做了。”

盈利不多?

褚花漾看了看地上的衣衫,联想到今天去各大店铺转了一圈看到的情况,这盈利不多只怕是用来骗傻子的吧?

胭脂水粉,金银玉簪,锦绣罗缎,赚的都是女人钱,至于药坊当铺拍卖行,这些会亏本就怪了。

她心中冷嘲,脸上却露出为难惭愧的表情,“家中店铺生意如此艰难?还亏损,不会吧?”

褚怜怜见她如此,十分得意。

“怎么不会,今年那些掌柜回来汇报账目,大部分都是亏损的,你以为现在生意这么好做的。哼,你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姐,哪里懂得他们的辛劳。”

褚花漾:ヽ(ー_ー)ノ???

她一脸无语的表情看着褚怜怜,想到自己前世居然被这样的傻白甜给害死了,她不知道此刻是应该心疼褚怜怜,还是该心疼自己。

她深深的叹了口气,今天实在不想跟褚怜怜多计较。

“我今天很累,不想跟你多说,你带着人走吧。”

褚怜怜自以为打击到了褚花漾,更是得意,怎么可能就这样善罢甘休。

她见褚花漾绕过人想要进贺园,立刻吼道:“站住!”

身后的仆人上前,将人拦下。

褚怜怜慢慢踩过地上的衣衫,走到褚花漾面前,“怎么,这些衣衫你就不要了?”

褚花漾皱了皱眉头,想到也是自己花的钱,自然不可能不要。

“兰青,桂笑,出来将衣衫收拾好。明天你们就拿着衣衫去春秀坊,说是相府二小姐弄脏的,挂在她名下,然后换几件新的回来。”

褚怜怜没懂她的意思,怒声问道:“褚花漾,你什么意思。”

“这衣服是你踩脏的,自然应该挂在你名下,但既然是我花了钱的,我当然换几件新的回来有何不可。很合理啊。”

“你花的钱,你花的什么钱。”

“怎么,难道送衣服回来的人有说要挂在相府的账下吗?如果没有,那自然就是我花的钱,你没问问?”

褚花漾双手交叉在身前,靠在贺园的门边,饶有兴致的看着褚怜怜脸色大变。

“这里的衣服也不贵,抹掉零头也就三百五十两,你看我多仁心,都不要你赔偿我,只是你弄脏的衣服自然该挂在你的名下。你放心,这衣服我不会动,到时候拿到春秀坊,你要是还要,就派人去春秀坊拿便是。”

褚怜怜瞪着褚花漾,“这些衣服是你买的,凭什么还要挂在我的名下。”

褚花漾神色一变,凌厉目光看着褚怜怜,口气不善,说道:“既然知道这衣服是我买的,你凭什么拆开,还踩脏了?你若是不想挂账,那也行,三百五十两,照价赔偿给我。”

说来说去,就是要掏三百五十两!

陈丽华为了哭穷,每个月给褚怜怜的银子都不多,而褚怜怜喜欢充面子,装相府小姐,经常请客别人,基本都是花不够的。

一下子要拿出三百五十两,根本不可能。

她被吓到了,失了主意分寸,“你,你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买东西,你不过是个乡下来的穷鬼,你一定是骗我的。”

褚花漾看着语无伦次的褚怜怜,上前就是一个耳光。

“看来前两日门口的教训你是没记住!”她冷冷的盯着褚怜怜,两世的怨气,目光仿佛淬了毒。“我告诉你褚怜怜,在我面前,最好搞清楚你的身份,别真把自己当成这相府的大小姐了。”

“褚花漾,你这是做什么!”

没等褚怜怜回神,回来得到消息的陈丽华赶过来便看到自己的女儿被打了。

褚花漾甩了甩手腕,冷嘲道:“姨娘这一身是刚从外面回来吧?你这姨娘当的可真是舒心,一点规矩都没了。”

第11章 污蔑

大户人家的夫人跟小姐都是有规矩的,一般不随便出门逛街,除非是有宴会之类的。至于侍妾,那规矩更是严格,不到逢年过节,初一十五是不允许出门的。

需要什么东西,都是让婢女出门去买。

陈丽华代为管家这么多年,虽然没有扶正,但早就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夫人,哪还管那些规矩。

其他人家,妾室若是得到夫君宠爱,但上头有正房压着,也不会如此放肆。

陈丽华这么多年的行为,可是羡煞了许多做妾的。

褚花漾看她花枝招展,打扮俏丽,衣着穿的略显粉嫩,看着一点都没官家夫人的模样。

她调侃道:“姨娘,爹爹在朝为官,你好歹也是官家侍妾,这身打扮不太合规矩吧。”

陈丽华心中一慌,她尴尬的摸了摸发饰。“今日几个小姐妹约我出去逛街,女人嘛,打扮的稍微俏丽一点,也就是互相攀比的小心思。”

褚花漾看出她的心虚,念头一转,突然又一个大胆的想法。

她将疑心记下,调转话题。

“姨娘掌家这么多年,我还是希望你能有点规矩,爹爹在朝为官不容易,可别因为姨娘的作为,毁了前程。对了,姨娘刚才称呼我什么来着?我没有听太清楚,姨娘在重复下?”

陈丽华知道刚才心急喊了她名字是不对,这要是换在别人家里,可是大忌。

但相府的情况不同,陈丽华一点都不慌。

她看了看褚怜怜脸上的伤,愤怒说道:“大小姐,老爷让您回来可不是狐假虎威的,府里有府里的规矩,您可别把外面的野性子带回来。这抬手就大人的行为,可甚是不妥。”

陈丽华:“你跟你母亲离开之后,府中大小事情都是我操持,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一回来就处处针对我们母女,倒是是何居心?就这么容不下我们吗?”

“当年也是因为你母亲容不下我,还害了我的孩子,大小姐可别学了你母亲的陋习,坏了相府的门风。”

褚花漾紧皱眉头,眼中满含恨意。

她双拳紧握,气的浑身颤抖,她喘着气,不断安抚自己。

可是看陈丽华这副大义凛然理所当然的样子,她真的快要气炸了。

当年是怎么回事,天知地知陈丽华心里清楚,母亲至善,就算父亲负了她,陈丽华入了府,稚子无辜,她绝对不可能对还未出身的孩子动手。

陈丽华腹中的孩子蹊跷死了,她一口咬定是母亲所为,母亲没有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只能背着恶毒的污名,直到死去,心中的结都未解开。

想到这里,她逐渐冷静下来。

一开始只是想了结仇恨,如今,她要陈丽华母女生不如死。

她缓缓吐出一口气,脸上的表情恢复平静,“陈姨娘,你不过是个姨娘,污蔑府内主母可是大罪。我母亲就算是死了,她也是父亲的正妻,是你主母。你如今在这里大放厥词,可知罪?”

陈丽华可不怕,整个府内的实权在她的手中,今天就是要给褚花漾点颜色瞧瞧。

“当年你们母女被赶到乡下的原因,大伙儿可都是清楚的,怎么的,大小姐如今要在这里给你母亲洗白?那也要看看我跟我死去的孩子同不同意。”

褚花漾也不跟她争辩,这件事情她们两个人在这里争论没结果。

“陈姨娘,有些事情我们两个人在这里说了不算,不如请爹爹来主持公道。兰青,去大门口守着,爹爹一回来就请他去大堂。桂笑把地上的衣衫捡起来,带走。”

“站住!”褚怜怜拦住人不让动,“褚花漾你想做什么,后宅的事情我母亲做主,你找爹爹做什么。”

陈丽华拉住褚怜怜,眼神示意她稍安勿躁。

“大小姐要找老爷,那我们自然就去找老爷评评理,这事情该是怎样就是怎样。怜儿,你先回屋去。”

褚花漾打算一并发作,自然不会放走褚怜怜。

“今日的事情,褚怜怜也有关,姨娘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打她吗?一起吧。”

她说完,不等两人回应,带着桂笑就前往大堂。

陈丽华思索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带着褚怜怜一起过去。

褚进今日早朝之后就悄悄找到了三皇子,询问前几日宴会之事。

然而三皇子好像也不太清楚,有些事情还反问了他。

当他说出褚花漾极力否认两人关系的时候,三皇子脸色不大好,随后也没说什么就匆匆离开了,这弄的他一头雾水,这叫个什么事情?到底有没有主意?

因为这件事情,之后的议政他也心神不宁,还被陛下训斥。

陛下如今对他真的是越来越不满了,他必须敲定褚花漾跟三皇子的事情。

褚进憋屈了一天回到家,还没松口气就被兰青请到大堂,也不说什么事情。

一进屋子就看到陈丽华母女哭丧着脸,心里更加烦躁。

他重重坐下,不耐烦的问道:“怎么回事。”

褚怜怜不等众人开口,哭着扑到在地,“父亲,您一定要给女儿做主啊。”

殊不知她这哭声,让褚进更加心烦。

他怒声喝道:“哭哭哭,哭什么哭,我还没死呢。好好说话。”

褚怜怜被骂的愣住了,一时忘记了继续哭。

倒是陈丽华反应过来,知道他肯定是在朝堂遇到了事情心情不好,这时候可不好再触霉头了。

她立刻上前,安抚的拍了拍褚进胸口,“老爷消消气,妾身炖了银耳莲子败火的,春娘,去把厨房的银耳莲子端来,老爷忙了一天了,想来也是累了。”

褚进被就是个耳根子软的人,被这样安抚哄着,火气倒是小了一点,口气也好多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

陈丽华状似为难了看了看褚花漾,随后叹了口气,低眉顺眼,小声说道:“还不是怜儿受了委屈。妾身也劝过她了,大小姐毕竟是嫡女,我们母女受点委屈能忍就忍了,只是,只是这次,大小姐也着实过分了。”

不得不说,陈丽华这么多年真的是完全拿捏住了褚进的脾气喜好。

这副委曲求全,温柔恭顺的模样,就是褚进的心头好。

褚进一听到事情跟褚花漾有关,又想到三皇子的事情,心里所有的怨气跟烦躁全部对准了她。

第12章 鸡狗的一场戏

褚进黑下脸来,拿出一家之主的气势,“漾儿,你可知错!”

褚花漾冷冷一笑,看着这三个人的目光满是轻蔑。

“爹爹回来还没弄清楚始末就要定女儿的罪,女儿怎么认错?”

陈丽华看她这样的态度,心中窃喜,当场就小声抽泣起来,“老爷,都是妾身教女不严,妾身,妾身有错啊。”

“陈姨娘当然有错!”褚花漾不等其他人开口,扬起气势,抢声说道:“你身为姨娘,却频繁出府,一身色彩鲜艳的衣衫,丝毫不知检点;父亲忙于公务,你不能好好教养女儿,让她养成了蛮横跋扈的性子;张口污蔑正房嫡妻嫡女,这些都是你的错处,如今还想蒙混过关,你以为爹爹是不知礼教能随便糊弄的人吗?”

褚花漾这么一说,褚进就十分尴尬了,这他怎么接话?

要是不仔细问问,岂不是显得自己不知礼教是能随便糊弄的人?

不过姜还是老的辣,陈丽华当然不能让褚进详细问,当场就拉着褚怜怜一起跪在地上。

“老爷,这么多年,妾身对这个家付出是怎样的,您看在眼中,大小姐她刚回来,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张口就说妾身的不是。她虽不是妾身的孩子,但妾身平日一直小心翼翼对着,便是怜儿也不及她。就算她是嫡女,我是妾室,可我真心将她当成自己的孩子,怎么到头来没个好,还要被她如此羞辱,妾身不甘心啊。”

陈丽华哭的层次极好,说的也是委屈万分,听的褚进动容不已。

褚进不是喜好美色的人,这么多年也唯有陈丽华相伴,她一心一意自己也是看在眼中。

看着枕边人哭的梨花带雨,当场就心疼了,不过他也没到昏头的地步。

他心疼的扶起陈丽华,安慰说道:“丽华,这么多年你辛苦了。”

“为了相府,妾身一点都不辛苦,只是……”

陈丽华欲言又止,一副受气小XF的模样,看的褚进更加怜惜。

他拍了拍她的手,随后问道:“怜儿,你说,怎么回事?”

这么长时间,褚怜怜早就想好了说辞,如今褚进一问,她就开始抹眼泪,带着哭腔说道:“今日春秀坊送来好多衣裳,指明是姐姐的。女儿以为姐姐知道春秀坊是相府的产业,才去拿了衣裳,而且都价格不菲。女儿想到父亲经常感叹这些产业生意不好,难有盈余,便心疼,所以就带着衣裳去找姐姐。”

“女儿本也是好意,想跟姐姐说道说道。父亲持家不容易,各位掌柜的做生意很难,让姐姐收敛一些,没想到姐姐对我破口大骂,还动手打了我,将衣裳弄脏,还说要挂在女儿名下,女儿,女儿实在委屈。”

“后来母亲回来了,与姐姐发生了争执,姐姐用身份压人,母亲争执了两句,姐姐便诬蔑母亲,爹爹若是不信,在场奴仆皆是作证。爹爹,女儿跟母亲,委屈啊。”

这一番话,说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哭的那是一个肝肠寸断,虽不似以往的大悲大喜,但隐忍的哭声,加上柔弱的身姿,将这一番小心翼翼,委曲求全演的淋漓尽致。

陈丽华母女两人如此配合,褚花漾忍不住在心中她们打了个‘好’字。

她忍不住鼓掌,冷声嘲讽,“陈姨娘母女两人不去演戏真的是浪费,实在不行去写戏文也是极好的,这一出戏唱的,那叫一个动人。”

“住口!”褚进怒喝一声,一掌重重拍在桌上,“褚花漾,早知你变成这样,当初就不该听了你陈姨娘的心软之语,说你一个孩子在乡下孤苦无依,将你接了回来。结果你还不知感恩,整日在府内打鸡骂狗,搅得家里不安生。”

褚花漾听着这骂语,觉得有些不太对劲,打鸡骂狗?

她神色怪异的看了眼陈丽华跟褚怜怜,说道:“父亲怎么的就听了鸡狗之言就对女儿破口大骂?难道不应该听听女儿的说法吗?”

“你!逆女,你说的这叫什么话,他们是你的亲人。”

褚进被激的一口气闷在胸内,脸憋的通红。

褚花漾了不管他此刻状况,“父亲,其他事情我可以不辩解,但有一事,你未做处理,我不允许任何人污蔑我母亲。当年父亲曾亲口说过陈姨娘的孩子是她自己不当心吃错了东西所以才没的,她今日却说是我母亲害了她。

褚花漾指着陈丽华,不客气的说道:“若真是如此,今日我便当着父亲的面,为母亲说一句,如果父亲心中也觉得是母亲害了陈姨娘的孩子,那父亲就休了母亲,女儿拿到休书,自会到母亲坟前烧给她。”

“胡闹,什么胡言乱语。”褚进吓了一跳,当场不悦的撇了陈丽华一眼。

他一改刚才的态度,语气温和的说道:“你身为儿女,岂能乱说父母婚事,你如此作为,你母亲该伤心的。”

“女儿若是不为母亲正名,母亲才会伤心。”褚花漾可不会被他迷惑,她挺直腰板跪下,不是只有陈丽华母女会哭,她也会。

她红着眼眶,无声落泪。“父亲,母亲当年是因为病弱才去乡下养着的,如今怎么到闹出了这一番污蔑,女儿替母亲感到不值,所以想问问父亲心中所想是何?”

褚进心虚,他心中的确是不喜欢褚花漾,但现在淑贵妃得势,他下面的布局还未安排好,若是失去了褚花漾跟淑贵妃的这层关系,到时候淑贵妃随便说两句,只怕陛下不会容他。

什么亲情恩情,都没官位来的重要。

“漾儿,今日的事情,是你委屈了。丽华,你教女不善,罚你跟怜怜闭门思过半月。”

褚进想留住褚花漾,又不想伤害陈丽华母女,却不想这样是两头都得罪。

陈丽华眸中闪过一丝怨毒,面上却依旧恭顺。

“是,妾身知错,妾身这就带着怜儿回去闭门思过。老爷,妾身年纪大了,深觉管理府内的事情力不从心,愿将中馈交给大小姐打理。”

花漾宠妻王爷你够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花漾宠妻王爷你够了!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花漾宠妻王爷你够了!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