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失忆娇妻狼性季总放过我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失忆娇妻狼性季总放过我第二十章在线免费阅读

失忆娇妻狼性季总放过我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失忆娇妻狼性季总放过我第二十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9-03-15 15:56:30来源:发布:佚名

失忆娇妻狼性季总放过我小说在线全文阅读,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失忆娇妻狼性季总放过我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失忆娇妻狼性季总放过我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第二十章讲述了:故事发生在酒色弥漫的夜晚。两年前轰动一时的季氏少爷绑架案,被害人季冰弘竟然逃出生天,重回大众视野。同时带回来的女人,便是绑架的始作俑者季冰弘的青...

失忆娇妻狼性季总放过我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失忆娇妻狼性季总放过我第二十章在线免费阅读

失忆娇妻狼性季总放过我免费在线阅读第二十章画中记忆

  距离上次迟焰和季冰弘去探望乔笛,已经过去了十几天。

  

    那次的黯然离去,不知道给季冰弘带去了多么大的影响。迟焰总是看到季冰弘在不停的工作,不停地作图,甚至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亲手设计各种各样的服装图纸,一天又一天。

  

    迟焰有时候也想,如果真的有一天季冰弘打下一片江山,创造出一片属于他自己的帝国,去弥补乔笛,或许能让她动容。

  

    哪怕让她知道季冰弘曾这样拼命地做出过努力,也好。

  

    

    但,命运总是将这些年轻人玩弄于股掌之中,用不可阻挡的巨轮轰隆隆地碾开一条路,凡是在这路上行走的人,都无法避免粉身碎骨的命运。

    

  

    季冰弘和迟焰全然不知在病房里的乔笛的心灰意冷。

  

    

    季冰弘依旧每天把自己埋在大量的工作里,短短的一个星期,季冰弘几乎每天都在飞机上度过。

    他谈成了一笔跨国贸易,如果可以的话,巴黎时装周会邀请季氏集团参加,并且秀场里会有季氏集团的一席之地。

  

    季冰弘在英国深造期间,学习的是服装设计专业,是他们温彻斯特艺术学院的佼佼者。作为一个男人,季冰弘的双手可以设计和缝制出无比华丽精巧的服装,而在花滨市,能穿上季冰弘亲手设计的衣服,是每个名媛淑女的梦想。

  

    这次,是季冰弘亲自飞到法国争取来的机会,一旦成功,则是季氏集团开辟国际市场的开门红,也是季冰弘大学时期的梦想。

  

    

    同时,季冰弘也想借此机会,给乔笛一个惊喜。

  

    

    季冰弘谁都没有说,只是叫迟焰频繁地给他订机票,在世界各地跑来跑去,挑选面料,四处拍摄寻找灵感。而迟焰则留在家里替季冰弘打理公司上上下下的事务。

  

    

    乔笛在医院恢复得很好,她的精神一天天地恢复,脸色也比原来看起来健康了不少,至少不再是白纸一样的苍白。

    

    但她的心,却枯萎得不成样子。

    

    时间无情地流逝,像潮水一次次涨起又落下,冲刷着她干涸的内心,周而复始。

  

    她越发觉得季冰弘那张脸是那样的无情,冷酷。

  

    越发觉得自己曾对他有过那丝悸动或者错觉是无比的可笑。

  

    他不过空有一张好看的脸,而他的心,竟然那样丑恶。

  

    相由心生,也不是完全准确的,总有一些人,天生含着金汤匙出生,可以凌驾在所有自然法则之上。

  

    所有的规律和准则,在他们面前都苍白无力。

  

    而他们则天生主宰着世界,不需要讲道理,不需要理由。

    

    而自己,就是他们的牺牲品罢了。

  

    

    乔笛左手执笔,她紧咬着嘴唇,眼泪一滴一滴打在斑驳的纸面上,竭力控制着颤抖的手将梦境中的场景细致地画下来。

    

    这世界唯一公平的,就是不公平。

    

    乔笛画好了最后一笔,按铃,让**叫来了迟焰。

  

    迟焰在公司刚好没什么事情,不出几分钟便赶过来了。

    

    迟焰穿着驼色的大衣,脖子上米白色的围巾显得他整个人柔软又无公害,微微下垂的眼角一见到乔笛就弯弯地笑成一道缝。

  

    不得不说,乔笛每次看到迟焰,心情都会好一些。

    

    “乔乔姐,你的状态比上次我来看你好多了,最近公司事情太繁忙了,这么久没来,我还担心你呢。”

    

    乔笛笑了笑,低头,把一缕柔软的长发别在耳后,从枕头下面抽出一沓纸,连同刚刚画好的那张,一起递给迟焰。

    迟焰狐疑地接过来,刚翻看了几张,眉头便轻轻皱了起来。

    

    乔笛在这十几天里,几乎夜夜被噩梦缠绕,每夜当她惊醒,她的头都会痛的很厉害,一些零星的场景会突然在脑海中闪回,转瞬即逝。

  

    她每每这个时候都像被闪电劈中一样,觉得自己记忆中缺失的一部分飞速地闪回,又溜走。

  

    于是她把梦到的梦境都画了下来。

    

    在英国爱丁堡留学的时候,乔笛的平面设计是整个学院顶尖的,天生的天赋和后天的良好教育让乔笛在绘画绘画几乎与季冰弘不相上下。

    

    “我总是会梦到同样的场景,同样的人,一样的情节,每次都会被吓醒。”

  

    “我曾跟你说过,如果我有什么需要,就请你帮助我……我觉得我似乎丢失了一部分记忆,而梦境里的,可能就是其中的一部分。”

  

    “虽然我不确定,但是,总觉得给你看看是对的,你见过这些地方吗?”

    

    迟焰低头认真翻看着乔笛的画。

    这些画的地点大部分是宴会厅、长廊、还有人群、老旧的小区、池塘。

    

    老居民区迟焰自然是不清楚的,但是那宴会厅迟焰越看越眼熟。

    

    硕大的水晶灯,高耸的柱子,宽大的舞台,排列得整整齐齐的圆桌……

  

    等等……

  

    迟焰猛地抬头,眼里掠过一丝惊恐。

    

    虽然迟焰有个能干又有才的大哥,不怎么参与自己家的产业管理,但是自家的酒店还是认得的。

    

    这不就是迟氏旗下的C公馆的宴会厅么?

    

    迟焰的呼吸急促起来。

  

    他想起两年前的那天,季泽年七十大寿,季冰弘晚宴后失踪,大哥迟澄遇刺,在手术室抢救了48个小时才抢救回来的惊魂一夜。

  

  

    就是在迟氏C公馆的宴会厅。

  

    

    乔笛看着迟焰的反应,心里像被揪了一把,问道:“怎么了?”

    

    迟焰摇摇头没有回答,继续翻看着乔笛的画,他翻出两张,举起来。

  

    那两张是一个高挑的男人身影,衣物头发都画得清晰,唯有五官是空白的。

    

    迟焰指着这个人像,轻轻地问:“这个人,为什么没有脸?”

  

    乔笛道:

    “我不知道为什么,在我的梦里,我永远都看不清他的样子。只是偶尔会看到一些模糊的轮廓……非常模糊,就像有人刻意在他的脸上抹了一层雾……让我没办法看清他……”

  

    迟焰敏锐地抓住乔笛言语中的细节,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大胆的猜测,只需要向乔笛证实一下:

  

    “模糊的轮廓,有像谁吗?”

    

    乔笛抿了抿嘴唇,她的目光一下子凉薄起来,苍白的眼眶微微泛红,细小的血丝爬上她好看的眼角。

    “一定要问我像谁吗?”

    

    迟焰看到乔笛的模样,心里疼痛了一下,明朗了三四分,但还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嗯……即使你不想说,但是如果要我帮你的话,这很重要。”

    

    乔笛垂下头,抬手捂住脸,她将长发拢向脑后,沙哑着嗓子道:

  

    “他的下颌很像季……季冰弘……”

    

    迟焰的大脑像被一道阳光刺穿,所有的事情似乎都如乌云一般在逐渐散去,背后的阳光正努力地钻出来。

    

    迟焰收好这一沓画稿,轻轻搭住乔笛的肩膀。

    

    “乔乔姐,你给我的这些画很重要,非常重要,特别重要。”

  

    “我差不多能捋顺出一些事情了,但是,找到**还需要一段时间,相信我,我会帮助少爷你们两个的。一定会。”

    

    迟焰忍住内心的风起云涌,尽可能地安抚着乔笛。

    

    “我们两个?”

  

    乔笛有点好笑地反问出声。

  

    “不要把我们两个再放到一起了。”

  

    “把我的名字,和他的放在一起,是对我最大的侮辱。”

  

  

    

    迟焰愣住了,她不知道为什么,当乔笛提起季冰弘的时候脸上会露出这么厌恶的表情,甚至是浓烈的恨意。

  

    他认识乔笛这么久,从来没见过乔笛对某一个人这样恨之入骨。

  

    那张苍白的脸上写满了仇恨,憎恶,失望,抗拒……看的迟焰不禁一时语塞。

  

    

    当初的乔笛,看到季冰弘都会蹦蹦跳跳地扑过去,依赖和眷恋从每一个毛孔中散发出来。

  

    即便是刚刚被季冰弘强行困在季家的乔笛,也不像现在这般。

  

    现在的乔笛看上去冰冷失望,心如死灰,一副破败不堪的模样。

  

  

    

    “乔乔姐……这么久了,你消消气……其实少爷他对你真的很上心。只是他经历了太可怕的事情,整个人的精神都变了,性情,处事方式,性格,都变了。”

  

    “无论是谁,被那样惨无人道地虐待,囚禁两年,都会疯掉的吧……”

  

  

    “少爷他是靠什么挺过来的,我们至今都猜不到。乔乔姐,以前的事,我替少爷给你道歉,只是你千万不要太怪他了……找出**才是当务之急啊。”

  

  

  

    乔笛沉默地流泪。

  

  

  

    她没办法否认迟焰所说,季冰弘不是一个无缘无故的加害者。

  

    他也曾经是一个受害者。

  

    一个别人无法想象他的境遇的受害者。

  

    他经历的事情或许随便拿出一件,放下乔笛自己身上,都是乔笛无法承受的。

  

    乔笛捂住嘴巴,哭得更加绝望。

  

    “正因为如此,他就要这样报复我,对吗...…”

  

    “他就要这样亲手毁掉我身体的一部分来获得报复的**,对吗!”

  

    乔笛的泪水噼里啪啦地掉在洁白的床单上,她颤抖着单薄的身子冲迟焰绝望地喊道。

  

    

  

    “什...什么?”

  

    “你说,少爷毁掉了你身体的一部分...?”

  

    迟焰惊讶地望着哭成一个泪人的乔笛,心念电转,迟焰倾身抚了抚乔笛的肩膀,了然地道:

  

    “乔乔姐,你...误会了。”

失忆娇妻狼性季总放过我免费在线阅读,失忆娇妻狼性季总放过我已全部连载,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失忆娇妻狼性季总放过我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