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独家小说重生之嫡女不从良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独家小说重生之嫡女不从良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2019-04-15 18:03:52来源:BS发布:元气蛋

独家小说重生之嫡女不从良免费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元气蛋精心创作,经典独家小说重生之嫡女不从良免费全文这里有,重生之嫡女不从良小说精彩章节推荐:纳兰悠悠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十四岁的年华,闭上眼就能想起自己前世悲惨的经历:意中人的残忍,多年的欺骗,出生便夭折的孩子……再睁眼时,她已经不是那个懦弱的纳兰悠悠,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她要将所以背叛她伤害她的人全部踩在脚下!脚踩庶妹,智斗家主,一招翻身,那个什么渣男皇子,通通滚蛋吧!

独家小说重生之嫡女不从良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重生之嫡女不从良精品章节在线阅读

第1章

梦境乡里,月下水域。

黑色巨浪,无声起伏。

寒冷寂静,孤独深渊。

血色玫瑰,凤求凰醉。

是夜,纳兰悠悠艰难地睁开眼睛,稀薄的空气使她呼吸有些许困难,甚至觉得胸口闷痛。

她的手动了一下,碰到的地方发出轻微的“砰”的一声,这是手关节碰到木头发出的声音。

这一声让她心头一紧,自己这是在什么地方?

悠悠艰难地坐起来,环顾一下四周,四面均是黑乎乎的墙壁,定神一看,再一次让她大吃一惊。

自己竟然睡在一口棺木里!这里竟然是一个墓穴!

她不是在椒房殿的凤榻上休息吗?怎么会变成在墓穴当中?

纳兰悠悠百思不得其解,本以为是在梦乡,用手指甲划破自己的手,才证实了一切。

她果然身在墓穴当中。

证实了之后,她苍白的小脸表现出更多的是不可置信,内心万分恐惧,右手放在自己高高隆起的小腹上。

整个墓穴中只有她一人,不,应该说是两个。

剩下的,便是些陪葬品。

纳兰悠悠是姜国军机大臣纳兰裴熠的嫡女,自小便被全府人捧在手心中呵护,过着堪比公主的生活。

与生俱来的美貌与过人的智慧,使她闻名于姜国,甚至有人远离家乡来到京城,就为了能够偶遇纳兰家嫡小姐,目睹一眼她的芳容。

自小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她怎么可能进入过墓穴,此番醒来便是如此场景,对于正有身孕且即将临盆的她是大大不利的!

好在点着的壁灯还算亮堂,这个墓穴在她看来也并没有多么渗人。

纳兰悠悠很是急促地喘着气,皱着柳叶眉,手一直按着自己的小腹。

看来是孩子要降生了。

她知道自己不能坐以待毙,便想尽法子要从棺材里出来。

可无奈自己身体笨重无比,平日里娇娇弱弱并无多做锻炼,此刻又腹痛难忍,实在是无法逃脱。

在这墓穴之内,棺木之中,她不敢叫喊,怕引来一些什么“脏东西”。

内心的恐惧已经使纳兰悠悠无法冷静下来思考,腹部传来的绞痛使她逐渐失去力气,发白的的嘴唇被咬的出血。

最后,纳兰悠悠停止了挣扎,她躺回去,尽量地让自己不太痛。

“难道我纳兰悠悠今日,便要携孩儿一起死在这冰冷的墓中了吗?”纳兰悠悠眼睛空洞地望着黑乎乎的墓穴顶,无力地问。

许是问天。

许是问地。

许是问神明。

许是问自己。

“哒、哒、哒……”正在她感到绝望准备永远睡去的时候,一阵深深浅浅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

墓穴里很安静,安静到壁灯燃烧偶尔会发出“呲呲”的声音都听得到,更不用说这脚步声了。

纳兰悠悠听到声音后猛地睁开眼睛,呼吸再一次急促起来。

在这墓穴之中听到如此诡异的脚步声,纳兰悠悠没法保持镇定,她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她忍着腹痛再一次艰难地坐起来,手放到了棺木的边缘,她已经没力气了。

“啊!”,蝙蝠飞过,一声女人的尖叫划破了墓穴中的寂静。

纳兰悠悠也被吓了一跳,但是觉得这声音很是熟悉,便往声源出看。

她认出了那个人,苍白绝望的脸上缓和过来,空洞无神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光,“妹妹!”

没错,这尖叫声出自于纳兰悠悠的妹妹——纳兰菁菁之口。

纳兰菁菁是纳兰府庶出之女,拥有着与纳兰悠悠不相上下的美貌,也是一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子,只是碍于她是庶出,所以在府中无论是穿着还是吃喝赏玩,她总是比纳兰悠悠差。

“妹妹,我怎么会在这个地方?你快救我出去。”纳兰悠悠虚弱地开口。

可迎来的却是一阵冷笑。

“呵,带你出去?真是可笑。”纳兰菁菁正眼都不瞧一下她,红唇边挂着一个极度蔑视的笑。

看到这样的纳兰菁菁,纳兰悠悠不由得发愣。

这还是自己的妹妹吗?怎么变了一个人似的?离自己好远好远。

“妹妹你……你怎么了?”纳兰悠悠还是想问问缘由。

“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讨厌你,我要你死!”纳兰菁菁眼睛里充满着戾气,恶狠狠地瞪着纳兰悠悠,咬牙切齿地说出“死”这个字。

“不,你不会的,我是你的长姐,你是我的亲妹妹,我们是骨肉至亲啊!”纳兰悠悠一个劲儿地摇着头,手按着腹部,皱紧了眉头,胎儿像是要往下滑似得。

“骨肉至亲?亏你还敢说出口。既然我们是骨肉至亲,为何从小我便要因为自己的庶出身份做你的跟班,对你处处忍让!我立了功,你去领,你犯了错,居然是我受罚!对我如此不公平你还有脸说我们是骨肉至亲?纳兰悠悠,你是从小在纳兰府中被人呵护着长大的花朵,难道因此,你也变得愚钝了吗?还是你觉得世界上最傻的是我,替你忍受这一切?”

纳兰菁菁好似说出了这十几年来她最想说的话,她压在心里太久太久了,必须说出来!

“原来这些年,你一直这么辛苦……”纳兰悠悠眼中除了痛苦,还有对纳兰菁菁的怜惜,她不知道她这么多年一直活得那么痛苦。

“呵呵,不过天真的是你,你只不过是我的一颗棋子,是我跟皇上的一颗棋子!”纳兰菁菁此刻脸上露出了无限的得意。

“你说什么?”

“我说,除了我,纳兰府的人都该死,你更该死!从小到大你就一直绊住我的路,还有纳兰府的每一个人,都不把我当人看!现在,我要你们都去地府团聚!哈哈哈!”

纳兰菁菁说完便发出丧心病狂的笑,这笑声让纳兰悠悠不寒而栗。

“你们对付了纳兰府?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他们都是你的亲人啊!你也姓纳兰啊!”纳兰悠悠眼睛苦涩。

“亲人又怎么样?你还是皇上的皇后呢,你还怀着龙嗣呢!皇上不照样向外宣称‘纳兰皇后不幸暴毙身亡’?当然,这么少不了我添柴助火旺!”

纳兰菁菁很大方地说出自己所做的一切的目的,与对纳兰府和纳兰悠悠的憎恨。

“纳兰菁菁,你这个丧心病狂的女人!你连自己的家族都下得了手!你……”纳兰悠悠说到一半,突然腹部绞痛。

看来这次,是真的要生产了。

当纳兰悠悠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看到的是她的丈夫——北冥晔。

她以为她回到了皇宫,以为她梦醒了,没想到,她还是在棺木里。

纳兰悠悠生下的孩子就躺在她的身下,脐带还没断开,血淋淋的没有洗干净,也没有穿上衣服。

她挣扎的想要去抱孩子却无能为力,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滑落。

“皇上,臣妾不求能回宫继续做皇后,您既已昭告天下,就当臣妾与皇儿不存在了,臣妾只恳求您放过我们母子,让我们远走高飞吧!”

纳兰悠悠卑微地恳求着,为了她的孩子,她愿意不要尊严低三下四。

“当你们不存在了?朕可做不到。当初接近你,娶了你,纯粹只是想要借你纳兰府的势力为朕夺得政权,如今朕已一统天下,你们这些废棋便也可以一起下地狱了!你们就安心上路吧!”

北冥晔的话语是多么冰冷,看着纳兰悠悠的眼神是多么冷漠。

曾经他说,他眼中只有她。

曾经他说,她是他的可人儿。

如今,眼中的她得到了,梦中情人才是他心中所想的。

如今,可人儿看久了也变得普通了。

他还是皇子的时候,纳兰悠悠费尽心机帮助他,她主内,北冥晔主外,他们里应外合上演了一场又一场的好戏。

她操练隐卫,动用了纳兰府的势力为北冥晔布罗了一张强大的关系网。

如今,当棋子变成废棋,也只能被抛弃。

纳兰悠悠无力地躺在棺木里,看着盖子将她与宝宝一起盖住。

她听着纳兰菁菁与北冥晔的脚步声渐走渐远。

她听到石门关闭的声音。

一切,都静下来了,孩子从出生就没吃过东西,哭喊了很久,饿得没力气了,哭累了,便浅浅地呼吸着。

对不起,孩子。

也许从一开始,你就不该投到我的肚子,遭人嫌弃。

纳兰悠悠抱着自己的孩子,呼吸着逐渐稀薄的空气,直到窒息。

多年付出,活埋收场?

如何叫她甘心上路?

她纳兰悠悠对天发誓,若转世投胎,定要咄咄逼人,步步为营!不爱不怜,颠倒黑白!

皇后墓穴中她的恨她的怨她的不甘,回荡久久不曾散去。

盛夏时节比不上春的一片新绿,人生亦是如此,非得有着如盛夏毒辣天气沉甸甸的绿般才能感觉到活着的真实。

纳兰悠悠此时坐在纳兰府的凉亭之中,单手撑着下巴思考着,看着帮自己弄着石桌上那些清凉解暑的食品忙得不亦乐乎的玥珺,她还是觉得好不真实。

明明已经与刚出生的孩儿一起死在死寂的墓穴之中,怎的再次挣开双眼,却又回到了十四岁的年纪。

莫非是自己做了一个长达十年的梦吗?

如果真的是的话,这个梦就太真实,太可怕了。

“小姐,您最近怎么总是喜欢独自发呆?显得闷闷不乐的,太不像小姐了。”玥珺端着一碗冰糖紫薯汤放在纳兰悠悠面前,说着。

“玥珺,我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可是,那个梦又很真实。”纳兰悠悠双目空洞无神地望着远处,嘴巴却一张一合地对玥珺说着。

第2章

  “好了小姐,不过就是一个噩梦,都说梦都是反的,小姐这是鸿运当头的征兆呀!”玥珺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正值天真烂漫的年纪,什么事都能天真地往好处想,同时也能开导纳兰悠悠。

  “真的是这样吗?”

  “小姐你就放宽心吧!玥珺的话你还不相信吗?”

  “但愿吧!”

  上元节到了,整个京城又该热闹一番了。

  纳兰府中,纳兰悠悠坐在梳妆台前,玥珺为她编发上妆。

  “小姐,自从你掉入河中醒来以后,你就从来没笑过,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活泼了,玥珺看着心中也不好过。”玥珺的动作没有停下,嘴巴也不闲着。

  “好玥珺,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孩,可是我心中有太多太多疑惑了。”纳兰悠悠看着玥珺一脸心疼。

  梦中的玥珺,可是被纳兰菁菁活埋。

  尽管纳兰悠悠再次醒来是在十四岁,尽管父亲,玥珺与整个纳兰府的人都还在,都是以前的样子。

  可是,纳兰悠悠心中却无法开心得起来,她甚至一度觉得这是地府,地府中,他们都回到了当初。

  “还是因为那个噩梦吗?究竟是什么样的梦,这么可恶,害得我们小姐两个月来都一直闷闷不乐!”玥珺一边说得咬牙切齿,手中动作却未停下,一不小心用力过猛,扯得纳兰悠悠一声叫。

  “玥珺,我知道你心疼我,可是此刻弄疼我的,是实实在在的你。”纳兰悠悠此时就有点哭笑不得了。

  “对不起,对不起小姐,都怪我。”玥珺说得一脸抱歉。

  “没事,继续吧。不然一会儿错过了放花灯的吉时了。”

  夜幕降临,京城中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姐姐,我们好久没出来玩了,今日如此热闹,咱们可是要好好玩尽兴了才是。”纳兰菁菁挽着纳兰悠悠的手,很是亲热地贴着她。

  这句话,上一世的纳兰菁菁也是在这一天说过。

  纳兰悠悠突然甩开纳兰菁菁,这时,她觉得眼前的妹妹就是梦中那个恶毒的她,好可怕。

  “姐姐你怎么了?”纳兰菁菁一脸不解,难道自己说错话了?

  “放完花灯,就可以回家了,我有些乏,许是前些日子掉落河中还心有余悸吧。”纳兰悠悠说完就带着玥珺往前走。

  纳兰菁菁虽摸不清楚状况,却也是带着她的丫鬟洺茵跟上。

  这两个月来,发生的事情,跟梦中发生的事情完全一模一样。

  那个梦,多么真实,真实得就像真的发生过一样。

  难道?自己重生了?

  这个想法在纳兰悠悠的脑子里一浮现,就再也抹不去了。

  真是这样的话,那真是老天开眼。

  纳兰菁菁,灭族杀子之恨,这一世,我纳兰悠悠定要加倍奉还!

  果然今夜是不太平的。

  纳兰悠悠将自己的莲花灯放在水中,顺流而下。

  我的孩子,你现在应该已经转世投胎了吧。

  愿上天保佑,保佑我纳兰家躲过上世劫难,保佑我死于棺中的孩子转世到好人家,保佑我重生之世,能手刃纳兰菁菁与北冥晔这对奸夫淫.妇!

  上一世的今夜,纳兰悠悠在祈福的时候掉进水中,是北冥晔救了她,从此她就深深地爱上了北冥晔。

  殊不知,这已经是纳兰菁菁与北冥晔计划好的了。

  那这么说的话,肯定就是纳兰菁菁将纳兰悠悠推下水的。

  呵,上一世的自己真蠢。

  纳兰菁菁也在放花灯祈福,刚站起来,就假装跌倒,纳兰悠悠身子一偏,“扑通”一声,水中多了一个纳兰菁菁挥动双臂挣扎着。

  紧接着,另一个身影也“扑通”入水。

  片刻之后,浑身湿透的纳兰菁菁与北冥晔显得狼狈至极。

  纳兰菁菁容貌倾国倾城,此番落水,湿透了的她倒显得出水芙蓉。

  而北冥晔此时却是看得出了神,心中因计划失败产生的怒火由此逐渐熄灭。

  “二小姐!”洺茵看到纳兰菁菁被救上岸,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看到湿透了的她,不由得惊呼一声。

  “洺茵……”纳兰菁菁叫得一脸委屈。

  “二小姐,快披上,免得着凉了。”七月已是初秋,夜晚还是会凉飕飕的,所以洺茵随身都带着披风,免得纳兰菁菁着凉,这不,就给她披上了。

  “多谢公子仗义相救,小女子感激不尽。”纳兰菁菁低着头,娇滴滴地说。

  “姑娘不必客气,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必挂心。”北冥晔说得一脸风轻云淡。

  “好!”此时,围观的众人都为北冥晔的英雄行为称赞呼喊。

  花灯河边,七彩灯下,水蓝披风下娇娇女,黑服直身英雄男,好似再和谐不过的画面。

  而身着红黑披风的纳兰悠悠却笑看这一幕,多么虚情假意的一幕,一个一口一个公子,一个一口一个姑娘,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

  “姐姐……”纳兰菁菁看着现在不远处的纳兰悠悠,泪眼汪汪地叫了一句。

  纳兰悠悠以前可是很关心她这个妹妹的,怎么现在自己落水了也不着急。

  纳兰悠悠缓缓地走过去,脸无表情,直接越过的北冥晔,走到纳兰菁菁面前,“回家吧,我累了。”

  这句话让纳兰菁菁还有北冥晔都膛目结舌。

  “姐姐是吗?你妹妹落入水中,怎的就不问候一句,姑娘你真是个好姐姐。”北冥晔开口,他此刻心中的正升起一丝怒火。

  凭什么,她竟然完全看不见自己,以他的风姿,京城的女子见了他无不着迷,这个纳兰悠悠,太目中无人了。

  “这是我的妹妹,不关你这个外人的事。洺茵,扶着二小姐,回府。”纳兰悠悠说完,便自顾自地转身离开,谁也不看。

  这里,好像并没有什么人,能够入得了她的眼。

  “纳兰大小姐是吧?怎的竟如此无礼。”北冥晔伸出手拦住了纳兰悠悠。

  “玥珺,我这是遇到恶狗了吗?”纳兰悠悠没有看北冥晔,反而是问起身旁的玥珺。

  “啊?”玥珺听得一件懵懂。

  “你!”北冥晔气结,“你说什么?”

  “玥珺,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纳兰悠悠又是直接无视北冥晔。

  “什……什么话?”玥珺有点纳闷,这大小姐搞什么名堂?

  “好狗不挡道。”

  纳兰悠悠说完,看都没看北冥晔一眼,边迈开步子,回府。

  北冥晔的拳头紧紧握住,许是用力过猛,猛得都能听到他手指关节“咔咔”作响的声音。

  纳兰悠悠的行为,着实是让纳兰菁菁吃惊不少。

  明明之前一个唯唯诺诺,胆小温柔的纳兰悠悠,如今怎的像变了个人似的,完全不怯于威严的二皇子北冥晔。

  “姐姐……”纳兰菁菁纠结了许久,终于开口了。

  纳兰悠悠装作没有听到,闭目养神。

  “姐姐……”纳兰菁菁再次开口。

  纳兰悠悠可以装作没有听到,可是玥珺却不可以,只能提醒纳兰悠悠。

  “说。”

  听到纳兰悠悠这个冰冷的字的时候,纳兰菁菁感到周围一寒。

  “没,没事,你继续休息吧。”纳兰菁菁很识趣地闭上了嘴巴。

  心里却在想,难道上次在府中推她下河的时候被她看见自己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贱人心思藏得可真够严实的。

  纳兰悠悠,不要以为你是嫡女就可以只手遮天,我纳兰菁菁不输于你,终有一日,我定要踩在你的头上!

  突然,马车一颠,纳兰悠悠睁开眼睛,“什么事?”

  “回大小姐,有,有一个黑衣人拦车,怎……怎么办?”车夫胆子小,见黑衣人带刀,此时说话已经没了底气。

  “留下车厢的人,饶你不死!”黑衣人开口说话。

  “好,好好,别杀我!”车夫过于害怕,直接答应了黑衣人就连滚带爬逃了。

  现在车厢里就剩下纳兰悠悠与纳兰菁菁主仆四人。

  “小,小姐,怎么办?”洺茵此时已经吓破了胆子。

  “我,我也不知道啊!”纳兰菁菁虽说心肠狠毒,可毕竟手无缚鸡之力,遇到这种情况也只会干害怕。

  “姐姐,姐姐你想想办法!”纳兰菁菁有点没脑子,关键时刻,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求助于纳兰悠悠。

  可是她马上就后悔了。

  纳兰悠悠虽说挺聪明的,可是平时唯唯诺诺胆小怕事,估计此时比自己还害怕,怎么能够依赖她?

  纳兰悠悠一直是禁闭双眸,玥珺也不动声色,她知道不能自乱阵脚。

  黑衣人掀开帘子,看见纳兰悠悠与纳兰菁菁,并没有被她们的美貌所打动,而是指着纳兰菁菁说:“你,回去通知纳兰大人准备三万两黄金来赎你们的大小姐!”

  纳兰菁菁一听,马上就要下车,却又觉得不妥,回头对纳兰悠悠说:“姐姐,我一定会带父亲来救你的!”

  纳兰悠悠什么都没说,心中冷笑。

  真的吗?黑衣人怎么知道谁是大小姐?谁是二小姐?

  这世界凑巧的事就这么多?反正她纳兰悠悠不信。

  她一会儿会被黑衣人带到破庙,明天纳兰裴熠就会拿着黄金来赎她。

  这些事情,上一世都发生过,她被赎了的最后,看到纳兰菁菁一脸愤恨的表情。

  前世的她,以为纳兰菁菁是恨黑衣人绑架了自己,现在想想,真是太天真太愚蠢了。

  难道她不是因为纳兰裴熠为了纳兰悠悠愿意掏空纳兰府的仓库吗?

  破庙中,火焰烧得柴火“滋滋”作响,黑衣人撩着面巾略带艰难地吃着手中的烤鸡。

  忽然一阵清脆的笑声响起,黑衣人眼神犀利地看向声源处,“你笑什么?”

  “我在笑你这吃相,连吃都吃不香,真是可怜可悲。”纳兰悠悠的语气带着些许蔑视。

  “小贱人,你这是饿了想讨吃吧?别激我,没用!”黑衣人自以为是地说着。

  “我是纳兰府千金,你就不觉得我有什么过人之处吗?”纳兰悠悠说完,眼神飘向黑衣人。

第3章

  “小女子是饿了,如果我满足了你,你是否也能让我饱饱肚子呢?”纳兰悠悠眼睛里闪着妖媚的光,对着黑衣人发出了勾引的信号。

  此情此景下,黑衣人已经把持不住了,即使自己是接了任务而来,但是这纳兰府千金也未见过自己容貌,怕什么。

  壮壮胆子之后,黑衣人猴急地扑上去,就在接近纳兰悠悠即将将她扑倒的时候,却被纳兰悠悠用力一踹,飞出去撞到了地上尖锐的石头,晕了过去。

  纳兰悠悠挣开了绳索,起身准备逃走,眼角余光瞥到一身宝蓝色衣裳,再定神一看,一双闪闪发亮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朝四皇子北冥孤。

  他怎么会在这?上一世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宫宴上,如今却……

  北冥孤心思缜密,腹黑神秘,上一世跟他斗了一辈子,却怎么也无法探清他的底细,这一世,不知会不会成为自己复仇路上的障碍。

  纳兰悠悠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迈开步子,走出了这破庙。

  纳兰府,纳兰裴熠正心急如焚地准备着银两去赎回纳兰悠悠,纳兰府上上下下忙里忙外的。

  纳兰菁菁灰头土脸还没清理干净,就跟着家里的人进进出出,满脸焦急。

  “菁菁啊,你先去歇息吧,这次事件,你也受到不少惊吓,为了争取时间救大小姐,还要车马劳顿地跑回来报信,苦了你了。”

  纳兰菁菁的生母,纳兰府二夫人庄瑰槿看着灰头土脸的纳兰菁菁一脸心疼地说。

  “不辛苦,姐姐危在旦夕,作为妹妹的我,怎么可能心安理得地休息呢?我要跟父亲,一起去赎回姐姐。”

  纳兰菁菁的眼睛闪着泪花,加上她这倾国倾城的容颜,任谁看了都会心疼。

  纳兰裴熠正好看到了这一幕,满是欣慰,“菁儿啊,放心吧,我定会将你长姐救回,相信悠儿知道你这么关心她,她一定会感动的。”

  “菁菁不要长姐感动,菁菁只要长姐平安归来便好。”纳兰菁菁这番话,真是说得纳兰裴熠倍感欣慰。

  庄瑰槿见女儿如今越发知道如何讨纳兰裴熠欢心了,甚是欢喜,就说女儿是母亲贴心的小棉袄了,果然,越长大越随她,越发聪明伶俐了。

  “报!启禀老爷,大小姐回来了!”庄瑰槿与纳兰菁菁母女深情演戏的时候,家丁来报。

  “什么?”庄瑰槿第一个开口,接着马上觉得自己表现的有点激动,又马上给自己圆场子,“快请大小姐进来,备汤沐浴,吩咐厨房做平时大小姐最爱吃的膳食,不得有误。”

  “二夫人如此用心,悠悠实在是受宠若惊。”纳兰悠悠移着莲步步入大厅。

  “悠儿,你总算是平安回来了,为父正筹着银两准备去赎你回家!”纳兰裴熠看着纳兰悠悠说。

  “多谢爹爹关心,是悠悠不谨慎,出门不带家丁,才让坏人得了逞,害得爹爹费心劳神,又连累了妹妹受吓。”纳兰悠悠说这些话的时候,犹如一个木偶,只是表面上说说,并无带着半点感情。

  “姐姐,你终于回来了,菁菁好生担心啊!”纳兰菁菁说着就要抱住纳兰悠悠。

  纳兰悠悠察觉到,不着痕迹地避开了。

  为了掩饰这难以言论的尴尬,纳兰菁菁只好转移一下话题,“姐姐,歹徒如此凶神恶煞,姐姐是如何逃出生天的?”

  “夜黑风高,歹徒也蒙着脸,不知妹妹是如何得知,歹徒长得凶神恶煞?莫非妹妹认得那歹徒?”纳兰悠悠风轻云淡地说着,眼神从纳兰菁菁身上扫到庄瑰槿身上,又收了回来。

  纳兰悠悠这话一说,纳兰菁菁与庄瑰槿心中都一惊,难道她已经知道了?这不可能。

  “好了悠悠,为父也想知道你究竟是如何逃出生天的,毕竟,你只是一个弱女子。”纳兰裴熠见场面有点冷,便开口缓和一下。

  “是啊,大小姐说说吧。”庄瑰槿此时压着心里各种各样的疑问,附和着纳兰裴熠。

  “是四皇子殿下救了我,当时在破庙里,四皇子殿下路过,便路见不平,救了女儿,也是他,将女儿送回府。”纳兰悠悠编故事还真是眼睛都不眨一下,随口拈来。

  这一句四皇子殿下听得纳兰裴熠与庄瑰槿母女一阵唏嘘。

  纳兰裴熠心里想的是:多亏有了四皇子殿下仗义相救,才能使女儿平安归来。

  而庄瑰槿母女想的是:这纳兰悠悠何德何能?竟然能让平日里神出鬼没的四皇子殿下出手救她?

  这厅堂沉默了片刻之后,纳兰裴熠首先打破沉默,“悠儿,菁儿,你们俩都累了,赶紧去沐浴更衣,吃点膳食,好好休息一番吧,这次意外,对你们来说或许都是很好的成长。”

  净雅阁。

  纳兰悠悠刚进门,玥珺便扑上来一把抱住纳兰悠悠,“小姐啊!你终于回来了,可把玥珺给急死了!玥珺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大小姐你了呢!”

  “傻丫头,我这不是好好地现在这吗?”

  纳兰悠悠边说着,边替玥珺擦点挂在眼角的泪水,

  玥珺从小就这样,不管发生什么事,她总是希望,挡在她面前的会是她玥珺,一生一世护着主子周全。

  “好了,我的玥珺,我饿了,给我点吃的吧。”纳兰悠悠对玥珺这种情绪有点无法接受,所以只好跟她说自己饿了才能让玥珺恢复情绪。

  “好!玥珺马上去厨房拿吃的给大小姐,大小姐稍等!”一听到纳兰悠悠饿了,玥珺便兴奋地跑到厨房去了。

  玥珺啊玥珺,怪我上一世没有好好保护你,让你受尽那两只禽兽的折磨。

  这一世,我定要竭尽所能保护你,报答上一世你对我的效忠之恩。

  闷热的夏天总是让人觉得不舒服,纳兰悠悠在府中凉亭乘凉,这惬意的日子,上一世,好像并没有过过多久。

  因此,能够安静地坐着品茶纳凉,成了上一世的她觉得最奢侈的事情。

  一个丫鬟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步子虽小,速度极快,往净雅阁的方向走去。

  纳兰悠悠抿了一口茶,给玥珺低了一个眼神,玥珺一接收到信号便马上行动。

  玥珺是个聪明的姑娘,上一世纳兰悠悠跟那些皇子王爷们斗的时候,她帮上了不少忙。

  玥珺去“捉贼”,纳兰悠悠则气定神闲地品茶,转眼低头之际,眼角余光瞥见一个黑色的身影翻墙而入,去往假山的方向。

  纳兰悠悠放下茶杯,往假山方向走去。

  待她进入假山,见到的是一个躺在地上的黑衣人,身上伤痕累累,看来是做了什么“好事”。

  纳兰悠悠刚想拿下黑衣人的面巾,黑衣人忽然睁开眼睛,她有些错愕,但并没有吓到她。

  这双眼睛很犀利,她认识,上一世她一直都在跟他交涉,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此人便是当今太子殿下北冥赭,表面上是潇洒风流,待人温和,其实也是心思缜密,极其腹黑之人。

  上一世纳兰悠悠好几次险些失败就是因为北冥赭的心思太让人捉摸不定,总是出人意料地出奇招,每次她基本都是险胜,并没有占到多少便宜。

  “你是谁?”北冥赭开口问。

  “这是我纳兰府,在这里出现的会是谁?”纳兰悠悠淡淡地开口。

  “纳兰府丫鬟?”

  “你说是就是吧。”

  “看你穿着不像。”

  “随你想象。”

  纳兰悠悠并不想多言,就让此人在这里自生自灭吧,反正他也死不了。

  “我是天朝太子北冥赭,替我疗伤。”北冥赭说话是用命令的语气。

  这样的语气给她听来有些不舒服。

  她不喜欢别人使唤她,尤其是北冥家的人。

  “凭什么,就算太子殿下死在这纳兰府了,回头我找人拖走,一样没人怀疑到我头上。”纳兰悠悠淡淡地说,现在好像没有什么事情能有使她有点情绪波动了。

  “我会报答姑娘的!”北冥赭说。

  纳兰悠悠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扔下一瓶东西在北冥赭面前。

  “伤差不多了就马上离开。”

  接着,纳兰悠悠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假山洞穴。

  她相信北冥赭会马上离开,毕竟斗了那么久。

  结果是,她猜对了。

  回到净雅阁。

  “小姐您回来了。”玥珺迎上来为纳兰悠悠倒了一杯茶水。

  “怎么样?”纳兰悠悠泯了一口茶,问。

  “带上来。”玥珺一声令下,两个丫鬟就押着刚才在院中可疑的丫鬟上来。

  “是紫苏啊!”纳兰悠悠非常肯定地说。

  这一句话出来,玥珺与其他两个丫鬟都觉得奇怪,这个紫苏是新来的,大小姐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

  紫苏是纳兰菁菁的胞妹纳兰嫣琬新招的丫鬟,上一世她跟着纳兰嫣琬坏事做尽,处处与纳兰悠悠做对,却还一直装可怜博取她的信任。

  此时此刻,纳兰悠悠实在是恨透了上一世的自己,多么愚蠢!

  “大小姐认识奴婢?”紫苏也有点觉得奇怪。

  “你何德何能能让我认识?只是你像极了我的故友。”纳兰悠悠说到“故友”二字的时候故意加重了语气。

  “那这说到底,还是奴婢的荣幸,长得像大小姐的友人。”紫苏说得一脸得意,她之前一直听说纳兰府大小姐是个软柿子,任人揉捏,说好听点是温柔和蔼,说难听点,便是软弱无能了。

  “你住嘴!大小姐面前你竟然如此大胆,活腻了吗?”玥珺见一个小小的新来丫鬟,也好在大小姐面前叫嚣,实在忍不住了。

  丫鬟玥懿上前,在纳兰悠悠耳边嘀咕几句之后,紫苏便被拖进净雅阁暗房中。

  纳兰大人要出远门办差,在潜进净雅阁的紫苏身上搜到艾草,这意味着什么?

第4章

  玥珺将转过头来,气呼呼的望着纳兰悠悠,道,“小姐,这紫苏好像是三小姐新买来的丫头啊。她现在带着艾草进来,真不知道肯定跟三小姐有关系!咱们府里的人都知道,小姐你对艾草过敏啊。”

  “呵呵,我知道。”

  纳兰悠悠淡然的点点头,玥珺真是不错,居然这样都能够想得到,果然是我纳兰悠悠的丫头啊。

  玥珺一听到纳兰悠悠的话,气不打一处来,挥舞着小拳头道,“小姐,我现在就去跟夫人说去,让二夫人来评评理!”说完,玥珺转身就要走。

  纳兰悠悠一怔,赶紧将玥珺拦下,道,“玥珺,你要上哪里去?”

  “我去将这个事情说与二夫人听,让她来给你评评理啊。”玥珺哪里有想那么多,道。

  “别去!”纳兰悠悠听到玥珺的话,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了下去,赶紧阻止道。

  玥珺一怔,诧异的看着自家小姐,疑惑的问道,“为什么啊,小姐,三小姐都让人直接跑到你的闺阁里来对你下手了,小姐,我们怎么可以什么都不做,那她们日后岂不是更加欺负小姐你了啊。”

  纳兰悠悠看着玥珺,心里说不出的温暖,这个家里,也就玥珺还是真心的为自己好。

  “玥珺,我问你,你去告状,那如果二夫人问你,证据你怎么说?”纳兰悠悠含笑问道。

  玥珺一怔,想了想,道,“那紫苏不是在这里的吗?直接带过去就可以了。”玥珺道。

  纳兰悠悠微微一笑,道“这紫苏是刚过来的,我们都没有去见过她,你怎么就能够肯定是三妹的?”

  “这,这……”

  玥珺一怔,诧异的看着纳兰悠悠,一时有些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那小姐,我们,我们难道就任由她们欺负吗?!”

  “呵呵……”

  纳兰悠悠不以为意,淡然的一笑,拿起书,随手翻了几页,道,“我自有安排,你安心便是。”

  玥珺见小姐不说,叹了口气,略带不满的道,“哦,我知道了小姐。”

  呵!纳兰悠悠哑然失笑,这丫头,还生气了不成。

  她看着气呼呼的走出房门的玥珺,双眼含笑。

  玥珺离开,去给自家小姐拿些小点心,小姐一直都爱在看书的时候吃点小点心,她身为纳兰悠悠的贴身丫头自然是知道的。

  玥珺径直往厨房而去,走到雅园时,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不由得一怔,转过头来,看到明香正在站在自己身后,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着。

  玥珺刚在纳兰悠悠那里受了些气,现在看到明香这副做贼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怒气冲冲的走到明香的面前,叱道,“明香,你在这里做什么,鬼鬼祟祟的,小心我告诉二夫人,看二夫人怎么教训坆你!”

  玥珺可是嫡小姐的丫头,自然比其他小姐的丫头地位要高一些。

  玥珺教训明香,明香也只能垂头听着。

  “玥珺姐姐饶命啊。”

  明香被玥珺吓得大气不敢出,赶忙跪下去,祈道,“玥珺姐姐,我过来是有事情要告知玥珺姐姐的,还请姐姐不要生气。”

  明香扬起头,可怜兮兮的望着玥珺,道。

  明香这爽快的认错态度,让玥珺的心情略好一些,白了明香一眼,道,“那你起来说吧。”

  “玥珺姐姐,我告诉你,我刚才路过三小姐的闺房的时候,听到一些,一些……”

  明香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脸色焦急,那模样,似乎在顾及什么,就是不敢说出来。

  玥珺看到明香这副模样,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唉,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这里又没有其他人的。”

  明香见此,这才松了口气似的道,“那我可就说了哦。”

  “说。”玥珺道。

  “是这样的,我听到三小姐说,好像是三小姐使了什么人,带了艾草去了大小姐的园子了。玥珺姐姐,你赶紧回去看看吧,对了,玥珺姐姐,你可千万别说是我说的啊。啊呀,有人来了,我先走了。”

  说完,明香也不顾其他的,转身钻入树丛,不见了身影。

  玥珺站在原地,没有动,眼睛里却是沉了又沉,三小姐,果然还是三小姐!

  “哼!如果不是大小姐拦你,我肯定要告到二夫人那里去的!”

  玥珺站在原地愤愤的道。

  “哟,是什么,要告到本夫人这里来?”

  玥珺的话刚说完,就听到身后传来二夫人的声音。

  玥珺脸色一僵,暗叫不好,刚才的话居然好死不死的,让二夫人听了去。玥珺咬咬唇,那瞬间,她是恨死自己了,小姐说过,她都有安排了,现在如果让二夫人知道了,那岂不是坏了自家小姐的事情了?

  不行!那可不行!不能坏了小姐的事情!玥珺心里暗下决心。

  玥珺转过身来,冲着二夫人行了个礼,有礼有节的道,“二夫人,奴婢有罪,居然打扰了二夫人游园,奴婢这就告退。”

  说完,玥珺转身就欲走。

  庄瑰槿听到玥珺口中的这个二夫人,只觉得心里如针在扎一般,无比的难受,可是这脸上,还得摆出一副贤淑大度的模样,真真让她气的不轻。

  “玥珺,本夫人让你走了吗?”

  庄瑰槿见玥珺居然不理会自己,转身就欲走,气再也憋不住了,脸色一沉怒喝道。

  玥珺一怔,哪里想到庄瑰槿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的火,这平时,不都是告退之后就可以直接走的吗?今天这是怎么了?

  玥珺转过头来,赶紧跪下,脸上却依旧平静,不卑不亢的道,“奴婢有罪,不知道二夫人还有什么吩咐奴婢的吗?”

  “悠悠这是怎么回事?自己的丫头居然都教成这副德行?若是传出来,让别人知道了,说我纳兰府没有了家教,那还了得了。”

  庄瑰槿脸色一沉,玥珺平静的平静的神色,对她来说,那就是蔑视!赤果果的蔑视!

  玥珺一怔,不明所以。

  玥珺这下有些急了,赶紧的道,“二夫人,请问玥珺可是犯了什么错了。”

  “犯了什么错了?”庄瑰槿没有说话,她身后的一个嬷嬷先开了口。

  指着玥珺尖声尖气的道,“你蔑视二夫人,你说你犯了什么错了!”

  “二夫人,奴婢没有,请二夫人明鉴!”玥珺一怔,蔑视?她什么时候蔑视过二夫人了?她怎么不知道!

  庄瑰槿再也懒得看玥珺一眼,冷冷的道,“桂嬷嬷,给我打。打到她认清自己的错误为止。”

  桂嬷嬷,便是刚才那个站出来说话的嬷嬷,这个嬷嬷是庄瑰槿从自己家里带到纳兰府的,在纳兰府中,也是高人一等的存在。

  “是。”桂嬷嬷应了一声,一步步向玥珺走过去,脸上的厉色一闪而逝,手一扬,狠狠的便要抽下去。

  看那嬷嬷下手的狠劲儿,玥珺一点都不怀疑,这一巴掌下去,自己的脸,会不会肿成一个馒头。

  “住手!”玥珺认命的闭上眼睛,做好准备挨打的时候。

  听到不远处传来纳兰菁菁的声音:“母亲,这是怎么了?居然动这么大的气。这一个小丫头而已,怎么值得母亲大人您如此生气呢。”

  纳兰菁菁从远处急急的赶来,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玥珺,走到庄瑰槿的身边,一脸笑意的对她说道。

  庄瑰槿抬眼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眼神里的不悦也变成了一片宠爱之色。“菁菁你怎么来这里了?不是说你在闺房里绣花吗?”

  纳兰菁菁笑道,“母亲,女儿绣得有些累了,所以出来走走,没想到,正好看到母亲也在这里,所以特意过来瞧瞧。”

  纳兰菁菁本就生得美貌,现在又是一副刻意讨喜的模样,撒娇的模样,看得庄瑰槿的心里的阴霾一扫而空。

  “母亲,这是怎么回事?”

  纳兰菁菁见庄瑰槿心情不错,又才问道。“没什么,教训一个丫头而已。”庄瑰槿不以为意的撇了玥珺一眼,道。

  纳兰菁菁见此,便笑道,“母亲,这好像是姐姐身边的丫头玥珺吧?”“嗯。”庄瑰槿点头道。

  “母亲,她犯了什么错了?不如这样吧,我就替这丫头求个情,还请母亲大人饶她一次,若下次再犯,再打不迟。”

  纳兰菁菁看着玥珺,笑得一脸的温柔,那模样,果真是温柔似水,羞花闭月。

  玥珺看了一眼面前笑得一脸温柔的纳兰菁菁,眼神由刚开始的认命,变成诧异再变成感激。

  “这……”

  庄瑰槿有些犹豫,纳兰菁菁一看,抱着庄瑰槿的胳膊又撒娇道,“母亲!”“好好,既然你都开口了,那成,母亲就饶了她一次。”

  庄瑰槿看着不停的撒娇的女儿,心情瞬间好得飞起来似的。

  对于玥珺带给自己的不快,瞬间也抛到九霄云后。

  “还愣在这里做什么,姐姐那里可少不得你的照顾,还不赶紧的离开。”纳兰菁菁见玥珺还愣在那里,赶紧提醒道。

  玥珺一怔,见桂嬷嬷果真站到一旁,不再打自己,激动不已,赶紧冲着庄瑰槿与纳兰菁菁磕了几个头,道声告退便退了下去。

  “菁菁,你不是说你不出来吗?怎么又无端的跑了出去?”庄瑰槿有些埋怨的点了点纳兰菁菁的鼻子道。

重生之嫡女不从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重生之嫡女不从良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选择微信阅读模式回复即可阅读重生之嫡女不从良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