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收阴簿》(李威孙伟)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收阴簿》(李威孙伟)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2019-05-16 04:41:45来源:tw发布:悠贤

收阴簿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收阴簿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收阴簿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收藏界流传着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即便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如果是凶物,一定不能碰,否则就会遭殃,甚至是血光之灾。悬疑、恐怖、迷局、艳遇,这里应有尽有,还有你永远无法猜到的结局。

《收阴簿》(李威孙伟)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李威孙伟小说收阴簿推荐章节

第0001章 天桥镇

“外婆,为什么把东西都烧了?”

破旧而昏暗的街道上点起一堆火,火堆周围放着一小堆破旧的衣物,衣物上面整整齐齐摆着一副同样破旧不堪的牌。

这种牌在镇子里十分常见,经常能够看到三三两两的人聚在一起玩这种东西。

地上放着烧给死人用的冥钱,一沓沓摆放得整整齐齐,风一吹,上面的纸钱纷纷被吹得折过去发出呼啦、呼啦的响声。

一个七、八岁左右大孩子蹲在那,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出神的看着眼前的火堆,拿在手里的纸钱缓缓放进去,很快被火舌吞没化成灰烬。

火堆旁蹲着一个老人,满脸的皱纹,她是我的外婆,外婆看了我一眼,“这些都是死人用过的东西,人死了,魂魄还要在世间多停留七天,等念想没了,才会去投胎转世,如果是横死,怨气难消,魂魄就会附在生前用过的东西上面害人。”

“把死人用过的东西烧了就会没事?”

“魂属阴,忌火,当然,凡事都有例外,有一些东西不是想烧就能烧得掉。”外婆的声音很低,说到最后声音拉得老长,在这样的夜里显得格外的诡异。

“魂属阴。”我点点头,“外婆,那个人为什么一直站在那看着我们?”

街口的位置隐约有一个影子,当时天很黑,眼前只有火堆发出的光亮,无法看清楚究竟是什么人。

“娃子,不要看。”

外婆听完我说的话回头看了一眼,一下子用手挡在我的眼前,顺势向下一按,就在我低头的一瞬间,街口位置突然亮了一下。

我还是忍不住朝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那一刻看到的情景,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当时那个人是背对着我和外婆的位置,但这时他身子依旧不动,整个人只有脑袋转到了背后,冷冷的看着我。

我当时吓得发出一声尖叫,一屁股坐在地上,身体不停的发抖。

一切就从这里开始……

我叫李威,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个孩子。

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从我记事的那一天开始就跟着外婆一起在天桥镇生活。

那是一个相对封闭落后的村镇,墙角的青苔、破旧瓦片、山上那些大大小小漆黑的石洞、外婆纸扎店里那些红红黄黄的纸人,这些就是我童年的记忆。

没有人告诉我,我的父母是谁,每次问起,外婆只是说,他们都死了,永远不要去想他们,也不许我问。

每次问起,外婆都是阴沉着脸,所以我只能一次次在心里发问,他们是谁?去了哪里?为什么丢下我一个人?

外婆是有本事的人,至少在我的眼里是,如果谁家的孩子害了病,只要把外婆请过去,扎上几针,烧上一点黄纸病也就好了大半。遇到别人家盖房子婚丧嫁娶这样的事都要过来问问。

有人说外婆能看到正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那些是什么?或许除了外婆之外没有人知道,外婆也从来没有和我提起过,最好奇的那一晚我见到的又是什么?

只记得当时外婆将手里的纸钱还有一旁用黄纸扎成的小人丢进火里,嘴里不停的念着:“不知者莫怪,阳寿有尽,阴魂有散,早日投胎做人。”

纸人和烧纸消失,外婆才让我抬起头,当时站在接口的那个怪人已经没了。

一直到现在还是想不明白,人的脑袋怎么可以直接转到背后,还有,当时整个村子都是黑的,那一下突然出现的亮光又是从什么地方发出。

因为当时还小,这件事很快就忘了,只是后来·经常做一个相同的梦,梦里那个人对着我招手,对着我说着什么,可惜一次也没有听清。

后来也就习惯,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接触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第一个是我高中时的同桌,当时是在县城里念书,那里算不得是什么好地方,对于镇子里的人而言,能去趟县城,也算是件了不起的大事。

因为县城离镇子远,当时很多人要住在学校里,一个月才能回家一次。

我就是其中一个,当时学校的宿舍很破,窗户上面贴着破旧的纸条,而且很臭,尤其是厕所,墙上挂着黄绿色的东西,反正每一次进去都要捂着鼻子,然后最快速度解决。

我念的高中在县城里算不上好,我的成绩是班里最差的,外婆不识字,一直忙着纸扎店的生意,只要我能吃饱穿暖,其他的事很少过问,上学的时候我就喜欢去门口的书店里租书看,当时,里面的书不分大小租金一律五毛钱一本。

因为兜里没钱,很多时候只能去蹭,别看店不大,里面的书不少,灵异鬼怪的居多,书架上摆的满满的,地上也堆了不少。

如果想看只能蹲在那挑,挑好了选个不碍事的地方站着一口气看完,这样就能省下五毛,老板是个胖子,人很随和,我几乎每天都去,逐渐也就熟悉了。

虽然我的成绩不怎样,心里还是挺佩服我的同桌的,别看他个子矮矮瘦瘦的,很努力,几乎我见到他的时候都在学习,直到发生了那件事以后。

那一天晚上,我从书店里出来,当时已经十点多,学校的大门已经关了,想敲门进去就要看门卫大爷的脸色,最好的方式就是翻墙回去。

当时天很黑,我选了一个位置,一翻身跳上去,学校的大墙很破,脚蹬在上面直往下掉土。

我刚跳下去,前面突然有一个黑影在我眼前晃了一下,我担心被人看见,万一捅到主任那可就麻烦大了,最受不了那个家伙,于是我一哈腰躲在树底下。

“是他!”似乎是听到声音,停了一下缓缓回头,然后快步往前走。

“孙伟。”

我喊了一嗓子,前面的影子就是我的同桌,这么晚了还没回去睡觉,这小子天天在我面前装正经,想和他唠会磕都难,难道这小子背地里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孙伟根本不搭理我,一个劲的往前走,我当时也是觉得好奇,于是放轻脚步跟在后面,他不是回的宿舍,反而直接去了食堂。

这个时候,学校的食堂早就关了,别看我们高中不怎样,食堂的伙食还算可以,所以才会有那么一套顺口溜,学在一中,爱在二中,吃在三中,最后那个说的就是我念的那个学校,当时一顿饭下来也就不到三块钱,早饭两个大包子一碗粥,最多一块五就能解决。

难道这小子有什么特殊关系,晚上可以吃小灶。

当时并没有想别的,一直跟在后面,食堂的门是开着的,孙伟直接走进去,我也从后面跟了进去。

当时就想看看这小子搞什么鬼,所以喊了一次之后就没有再喊。

“去哪了?”

等我轻手轻脚走进食堂,一直在前面的孙伟突然不见了,学校里的食堂只有这么一层,里面桌椅摆的十分整齐,椅子要扣过来放在桌子上。

咔嚓、咔嚓,一阵奇怪的声音从里面传出,那里还有一道门,中间是一个类似走廊的地方,很黑。

那里是厨房,就是炒菜的地方,那种奇怪的声音就是从那个位置传出,我推门走进去,孙伟背对着我站在那,弯着腰不停的啃着什么。

“孙伟,你小子吃什么呢?”

“肉,你要不要来一块?很好吃。”

当时孙伟的声音很怪,听到是肉,顿时有些嘴馋,一个月下来难得吃一次肉,我往前走了几步。

孙伟回头,冲着我笑,嘴上都是血,手里捧着一块带血的生肉,直接递给我,当时我直接吓得昏了过去。

人不是天生就胆大,尤其是我遇到的这些事。

等我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是厨房做饭的人来了之后在厨房的地上发现了我,直挺挺的躺在那,一旁还放着啃了大半的生肉,因为担心出事,打了电话之后,直接把我送到医务室。

后来班主任来了,问了我不少事,现在有些已经记不清楚,应该就是怎么进去的,因为食堂的门是从外面锁着的,窗户也是从里面划着的,食堂的人也搞不清楚,我究竟是从什么地方进去的。

当然,门和窗户是锁着的这件事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因为当时跟着孙伟进去的时候门是开着的。

我说看见孙伟一个人偷偷溜进来,也就跟着进来看看,不是我不仗义,那晚的孙伟确实有些奇怪。

听我说到孙伟,班主任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告诉我这件事谁也别和谁说,然后出去打了一个电话。

后来学年主任来了,接着是学校的副校长,带了不少水果,那是我第一次吃到那么大的芒果,还有香蕉,很好吃。

当时有点感动,因为成绩差平时没少挨骂,还是第一次这么受人重视。

学年主任和我说了很多话,主要就是提醒我,厨房的那件事已经处理好了,不要因为这些事影响自己的将来,回去之后,不能和任何人提起,当时年纪小,没见过大场面,也就稀里糊涂的答应了。

后来才知道,我们班里根本就没有孙伟这个人,因为我成绩差,喜欢胡闹,所以一直是一个人,根本没有同桌。

那个叫孙伟的是上一届的学生,学习很刻苦,当时就坐我旁边的座位那里,因为家里穷,吃不饱,有时候会在晚上去食堂找剩饭吃,谁想高考的时候考砸了,一时想不开,就在高考发成绩那一天晚上,从教学楼上面跳下去摔死了。

那是我第一次见鬼,准确的说应该是第二次,因为担心影响不好,学校才会那么重视,放假的时候回去问了外婆。

外婆摸着我的脑袋说,“不是所有的鬼都会害人,有时候人比鬼还可怕,等你见得多了,也就能明白里面的道理。”

高中毕业,我考的一塌糊涂,离开学校的最后一天晚上,总是觉得有些事没有做完,于是,我偷偷的从一侧的梯子爬上去,因为当年孙伟跳楼的事,上面的通风口加了盖子,那一晚,盖子是打开的,我就这样上了教学楼的顶楼。

那一晚我真的在那里见到孙伟,也就是我高中时唯一的同桌,还是瘦瘦的,手里拿着书冲着我笑,我冲着他笑,然后摆摆手,“我要走了。”

孙伟只是冲着我笑,没有说什么,我知道,对这段学习经历,就算多少辛苦,还是十分珍惜。

直到十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再一次见到孙伟,才弄清当年发生的事,可惜,一切已经无法挽回。

高中毕业,我回到天桥镇,外婆的年纪大了,纸扎铺的生意也大不如前,她还是每天守在那里,一双满是皱纹的手整天不停的折着。

我跟外婆说想出去闯一闯,外婆没有反对,只是告诉我要小心做人,要有诚信,答应别人的事一定要做到,如果遇到解决不了的事就回天桥镇。

我走的那一天,外婆一直送到水边,一下子仿佛老了许多,背弯着,走路都有些吃力,从怀里掏出一本略显残破的古卷交给我。

我愣了一下,在我的记忆里外婆根本不识字,很多事都是靠脑袋记住,比如欠了谁家的东西,还有哪一家预定的东西,绝对不会差上分毫。

“拿着,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

在车上,闲着没事,索性翻开古卷看看,里面记得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有画好的符咒,还有请符的办法等等。

出去闯,填饱肚子比什么都重要,让我想不到的事,那本古卷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

第0002章 凶灵笔记

收藏界流传着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即便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如果是凶物,一定不能碰,否则就会遭殃,甚至是血光之灾。

这不是唬人,因为里面记的都是我的亲身经历,人总是会忘记生命中发生过的一些瞬间,有些事可以,有些事一定不能忘,所以我要用笔记下来。

从天桥镇出来,当时我什么也不懂,恰好看到火车站旁边有卖东西的,于是我也去批发市场弄了一点货,其实就是一些袜子还有口罩,东西都不贵,就算这样,几乎把我带出来的钱用光。

听人说,这东西靠的是量,在这种人多的地方,一天下来能赚好几百。

想到一张张的票子,我不由得乐出声来,等真的干起来,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我卖的,别的摊子都有,因为认识一些关系,东西来的比我要便宜,样式也要新一些,所以只能看着人家卖,我这边只是看的多买的少。

一天下来起早贪黑赚的那点钱还不够交房费,最怕的是城管,拿着喇叭扯着脖子喊,不收直接过来抢东西,那些家伙凶起来比强盗还凶。

因为年轻,很多事想不明白,当时火车站的那条街上有好几个人在卖东西。他们能卖,为什么偏偏赶我走,后来打听了才知道,这些人每天要交十块钱买摊位,只要交了钱就能安心摆摊。

当时的我吃饭都成问题,根本交不起,就算交得起也不交,路是国家的,凭什么便宜了那帮孙子。

后来赌气不干了,其实还是因为赚的太少,从天桥镇出来,当时就想,一定要多赚点钱,那样就可以在这里买一个大房子,然后把外婆接过来享福。

想法和现实之间总是有所差距,学历没有,技术没有,我转了几天这里人才市场,勉强投了几份简历,一直没有回信,没有办法,只能去商场临时做了保安。

保安这种活,不好干,工资低,还要整天看人白眼。

所以千万不要指望着摆地摊能发达,当保安的做梦想着人生风流,那些都是骗人的。

如果不是生活所迫,绝对不会去碰这个行当。

每一行都有自己的规矩,‘不过子时不倒斗,鸡鸣灯灭不摸金’。就算眼前是价值连城的宝贝,绝对不能动,有命拿,没命花,就是这么邪,还真有受不住诱惑的,因为贪心,灯灭了还带着东西出去,出去之后一个死的比一个离奇,甚至殃及后人。

当然我干的不是挖墓倒斗的行当,挖人祖坟太缺德,何况我也没那个本事,更不想整天被大粽子追着跑,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些更邪的东西。

凶灵!

有凶灵的房子称为凶宅,凶灵附在上面的东西称为凶物,这个世上灵无处不在,尤其是在夜里,这种东西一旦附在你的朋友或者身边的人身上,所有人的命运都会随之改变。

不要不信,请继续往下看,你就会发现,很多事就发生在你的身边,只是你还不知道罢了。

一定有人会问,凶灵到底是什么东西?

请翻开《凶灵笔记》第二页,凶灵中的灵可以是魂、鬼、尸、魔、妖。因为自身怨气太重,或者其他因素无法`轮回转世留在世上,一旦心生恶念,就会出来害人。

……

“威爷,别卖关子了,最近淘了什么宝贝没有,拿出来让兄弟们开开眼。”

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龅牙,带着一副眼镜,像极了松鼠,姓宋,所以有个外号宋大牙,另外一个是胖子,满脸的肥肉,大屁股几乎占了沙发的一半。

这两个家伙都是当年做小保安时认识的死党,听说我换了房子所以过来庆祝,无非是想趁机蹭顿好的。

这些带着梦想来到大城市打拼的人,整天日子过得苦巴巴,尤其是胖子,天生嘴馋人赖,整天就想着有一天能被小区的哪个贵妇或者小三看中,也好跟着发达。

我对着他们两个笑了一下,缓缓合上手里的笔记本,我点头示意他们别说话,然后从椅子上站起,回到房间。

等我从里面再次出来,这两小子都在看我,“东西呢?”胖子见我两手空空从里面出来,忍不住问了一句。

“那些都是凶物,你们敢看?”

“别以为胖爷是吓大的,小时候在农村钻过坟,可惜,当时废了不少力气,就弄了几个大钱出来,现在不知道跑哪个耗子洞里去了,不然让威爷过过眼,弄不好也是个宝贝,卖它几十万。”

胖子一脸的羡慕,看看我这里,宽敞的客厅,独立的房间,一个外地来的打工仔能在这种地方住上这么大的房子,绝对值得好好回去吹嘘一番。

“你小子的手比鸡屁股还臭,能摸出来什么好东西。”宋大牙咧着嘴笑,那两颗大龅牙露在外面,因为牙太大,宋大牙的嘴唇基本合不上。

这样也好,有时候就算不是在笑,也会被人误以为他在笑。

“笑我,笑我,好好闻一下,到底哪个臭!”

胖子直接把大手堵在大牙鼻子那,另外一只手搂住,可怜了宋大牙,用尽浑身力气无法挣脱胖子,最后大牙只能两腿一蹬彻底放弃。

“行了,胖子。”等我说完,胖子手臂松开,宋大牙一张脸憋得通红,用力推了胖子一下,然后抬起胳膊立了立歪到一边的眼镜。

“不瞒你们两个,上个月我确实弄了两件好东西。”

“快点拿出来瞧瞧。”

“对,开开眼。”

“转手卖了。”我手心一摊。

“卖了!”胖子吧嗒一下嘴。

“不然哪来的钱交租金,请你们两个家伙吃这么一顿大餐。”

面前的桌子上摆着各种熟食,对于我们这些单身狗,熟食和啤酒的地位几乎和‘苍井空’并列,哪个都不能少。

“兄弟,这次赚了多少?”

胖子大脸凑过来,提到钱这小子顿时两眼放光,大牙坐在沙发上,自己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从大牙的眼神里可以看出,这小子肯定也对钱的事感兴趣,只是没有胖子那么直接而已。

我伸出五根手指在两人眼前晃了晃。

“五千。”胖子几乎第一时间喊出,宋大牙坐在那,从他的眼神应该已经猜到正确的答案。

“五万!”

“靠,胖爷辛辛苦苦干了三年,也没攒下这个数,你小子不过倒腾一下手,这次危险不?”

我呵呵一乐,“这次简单,暗市上淘来的,两件清代的瓷器,如果不是中间有裂纹,破了卖相买家不肯买账,转手可以赚更多。”

这是事实,古玩界就是这样,一看眼力,二看胆量,多少人一夜暴富,又有多少人一次失败弄得血本无归。

当然,玩古物的还好些,那些倒斗的,盗墓的,做的是缺德事,加上经常去地下,沾染尸气,别看一个个表面风光,只有那些真正有本事的能镇得住,守得住钱财,流落街头家破人亡的大有人在。

“下次有这种好事记得照顾兄弟,走一个。”

胖子这次摆明是想喝个够本,一直到了晚上九点胖子还在这赖着不肯走,胖子拎着酒瓶子坐在那说着心里的委屈,原来这小子看上了一个女人。

“看上了就上,怕还是老爷们。”当时喝了酒,我的嗓门也比平时高了不少。

“上个屁,人家是公司白领,我是什么,就一他妈的臭保安。”胖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让人看着觉得可怜。

“胖子,为天下的老爷们争口气,不要为一根狗尾巴草失去整片花园。”我拍拍胖子肉呼呼的肩膀,本来想安慰一下,没想到这小子哭得更凶。

“走了威爷,下次再约,记得帮兄弟弄条正宗的紫檀链,出去也好威风。”宋大牙用力拉起胖子往外拖,房门重重关上。

胖子心里的苦我清楚,只是这条路太过凶险,这一次和他们两个说了谎,从暗市买回来的瓷瓶虽然是古物,中间不知经了多少次倒手,里面还是不干净。

问题就出在有碎纹的那一个上面,瓷瓶的里面藏着一个灵,多半是裂纹的缘故,经历风吹日晒,灵的凶性已经失了九成。

我按照外婆交给我那本古卷上的记载的方式,点香烛烧了纸钱,嘴里念了一阵,反正都是挑好听的说,当时看着那道虚影在我眼前消散,算是彻底松了口气。

我弄走里面的灵,再次翻开古卷,上面记载对付凶灵的办法有几种,一是打开轮回门,留在世上的凶灵多是因为特殊原因无法进入轮回门转世轮回。

一旦轮回门打开,凶灵的戾气会被吸走,至于打开轮回门的方法,古卷上并没有任何记载。

第二种是满足灵的愿望,游离在世间的灵,并非所有都是凶灵,一些是因为夙愿没有达成,一旦有人能够满足它的愿望,灵体内的灵识就会消失。

最麻烦的就是第三种,天生凶灵,怨气太重,只想留在世上害人,只能通过一些手段令其彻底消失,至于是什么,古卷上只是画了几个符咒,我按照上面的方法弄了几个,因为没有试过,并不清楚是否真的管用。

走廊里的灯忽亮忽暗,送走了胖子两个人,回到房间来到桌子前面,顺势拉开椅子缓缓坐下,桌子上放着最开始送回来的那个日记,日记皮上歪歪扭扭写着四个字《凶灵笔记》。

人总是会忘记生命中发生过的一些瞬间,有些事可以,有些一定不能忘。

打开第一页,上面整整齐齐写着这段话,这不是至理名言,只是一段经历,一种感悟而已。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要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怪事认认真真记下来,从笔筒里拿起笔,翻开第五页缓缓写下:“第三笔交易,清代瓷瓶,裂纹均匀,凶灵一只,属性温和,点香烛烧值钱,无险。”

第0003章 暗市

两旁的路灯发出昏暗的亮光,今天是暗市开的日子,我推开门从里面出来,手按在开关上面,客厅里的灯开了,整个屋子顿时亮了起来。

我对着镜子简单收拾一下,很多人都会认为,玩古物这种东西一般都是那些头发花白的老人,这只是一种误解罢了,现在玩这个的人越来越多,年轻玩家也不在少数。

我所了解的古玩的的市场有明市、暗市之分。

明市很好找,大多摆在那种显眼的地方等着有人来买,那里的店铺大多弄得古色古香,店面的装修同样精致,别看里面的东西看着漂亮,假货居多,更是漫天要价。

所以这种地方骗的就是那些不识货有钱喜欢显摆的主,一年下来,只要能碰上那么几个大头的也就赚够本。

相比而言,暗市不同,暗市没有固定的时间,什么时候开,只有行内的人清楚,而且每次都是半夜十二点之后才开,只要公鸡一叫,立刻收市。

这是暗市的规矩,而且里面的东西大多来路不明,因为暗市价格相对便宜,识货的主确实能淘到一些宝贝出来。

我从电梯里出来,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此时的小区少了音乐的轰鸣和跳舞的大妈,难得的安静。

我住的地方距离暗市只有一街之隔,当时选择租下这个房子看中的就是这一点。

当然,更让人心动的是价格,房子的租金一个月足足比前几个相同户型少了八百块,八百块,对我而言不是小数目。

这种房子要么不干净,要么犯晦气,当然我不怕,反正干的就是这种买卖。

暗市从街口一直向里面延伸,远远看着,里面的人已经不少,这里的暗市一个月才开一次,常玩的都想趁着这个机会弄个宝贝回去好大赚一笔。

里面的人大多是边走边看,不时有人低下头拿起一样东西左看右看,这种地方不比菜市场,要看准了才下手,一旦走了眼,损失钱财是小,丢了名声是大,更担心买回去那种带脏东西的,等于是给自己找麻烦。

“威爷,最近什么地方发财?”

一人冲我打着招呼,称呼爷是这个地方的特点,尤其是玩古物的,不管年纪大小,叫一声爷算是尊敬。

“金爷,手头有好货?”我笑着回了一句。

翘着二郎腿坐在那摇着蒲扇的是金爷,暗市里的老主,听人说几代人都干这个生意,有些来头。

这个人本来就姓金,偏偏又喜欢金子,金丝边的眼镜,门前两颗大金牙,金爷的门牙是不小心摔断的,听人说金爷后悔当初没多摔断几颗,那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镶满口金。

“宝贝算不上,应该是个古件,明货,出阳不久,威爷开个眼。”金爷说完从一旁的黑皮包里拿出一个东西递给我。

这些都是行话,明货就是从地下挖出来的东西,又称冥货,出阳不久,说的是时间,应该是刚出土不久。

在暗市这种地方,东西不问来路,那些挖坟倒斗的,弄出来东西很多是在这种地方出手。

金爷交给我的东西不大,只有手心大小,上面刻着花边,从外形看,应该是古代女子用的胭脂盒,这种东西,如果是出自宫里或者名人就是好货,如果只是普通玩意,最多是玩玩而已。

我用手指在上面弹了几下,听着声音不错,从材质和外形上肯定是个古物。

金爷说了,这是地下出来的东西,应该有些来头,而且相对安全,除非遇到那种不入流的盗墓贼,明知道犯了忌讳还要把东西拿出来。

我拿着胭脂盒,手指抓住胭脂盒的边缘顺势那么一拧,咔的一声,胭脂盒开了,我朝着里面看了一眼,当时忍不住噗嗤一下乐出声来,“是个宝贝,金爷还是自己留着享用。”

金爷呵呵一乐,“这种东西适合你们年轻人,老主顾,留点喝茶钱。”

我把左手从上面移开,借着路灯的光亮,里面的情景让人心动,古人对性较为隐晦,所以采用这种相对隐蔽的方式,既然东西是收来的,金爷肯定看过。

“就凭金爷这句话,收了。”

胭脂盒拿在手里,我伸手从兜里掏出一把红色大钞直接丢过去,威爷办事从来都是霸气,当然这笔买卖谁都不亏。

大金牙两眼发光,手脚麻利,直接塞进挂在腰间的包里,这种玩意,暗市里也就一千出头,万一遇不到正主,留在手里只能赔钱,这次应该又赚了不少。

“谢了威爷。”

“有好东西,记得给我留着。”

“放心。”

我绕着暗市转了一圈,能看上眼的没几件,要么太破,买到手卖不上好价钱,要么太贵,有几个在那争的面红耳赤,东西看着不错,颜色、纹路、甚至是印章都有些门道,如果仔细看,还是能看出来一些别的东西。

不是真货,高仿货,能弄成这样绝对是高手,再看看那几个人,眼熟,经常能在暗市上见到,除了那个拎着包带着眼镜一脸沉思的男人之外,其他都是托。

我低头看看时间,已经过去二个多小时,一阵冷风吹过,身上不由得一阵阵的发冷,我快跑了几步,这样可以暖和一些,一间小店里面传出亮光,索性直接钻进去。

“老板,一碗羊汤,多麻多辣,再加六个烧麦。”

这是一间羊汤店,店面临近早市,我算是这里的常客,站在后面的男人把大锅掀开,顿时香气扑鼻。

这间羊汤老店不知开了多久,虽然店面有些破旧,胜在口碑好,别看还不到四点,店里面已经挤满了人。

看看没什么好位置,我只能拉了凳子做到桌子边上,然后冲着站在我旁边的几个包烧麦的大妈傻笑。

“生意不错!老板娘。”

“还行,今天你是第一个。”

“第一个?”

女主人身上套着素色褂子冲着我点头,身上的褂子洗的十分干净,上面的扣子几乎被丰满双峰胀开,不晓得吃了什么好东西,长了这么一对让人眼馋的宝贝。

我缓缓转身,此时,桌子两旁明明已经坐满了人,不仅坐满,还有人在里面随意走动,靠,难道是撞邪了。

趁着没人注意我,我连忙弯下身,然后用手指轻轻在眼皮上按了一下,这种情形多是鬼迷眼,和一些盗墓里提到的鬼打墙差不多,如果找不到解决的法子,想出去可不容易。

等我眼睛睁开,眼前已经是空荡荡的桌子,只有角落里坐着一个老头,老头坐在那一动不动出神的看着什么。

“烧麦好了。”

“谢谢。”

我从筒子里拿出筷子,夹起一个烧麦直接塞进嘴里,刚出锅的烧麦烫的厉害,当时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急。

我忍不住侧过身再看一眼,奇怪的是老头同样冲着我点头。

我不敢再看,连忙把头转过来,普通的游魂大多没有恶意,大多是死后对生前呆过的地方比较留恋,或者一些魂魄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还是像平时那样生活,只要过了七天,魂魄就会离开。

“小伙子,过来。”

声音在耳边响起,是那个老头在喊我,当时我顿时心底一阵发毛,快速把蒜塞进嘴里,这些都是从外婆那些学来的办法,不管是鬼或者是魂,或者是其他的东西,对这种东西都是极为忌讳。

所以在一些地方都有这样的习俗,新蒜下来之后都要编起来,然后挂在房檐底下,或者是外面房门那,就是担心有不干净的东西进来。

听见有人喊我,我只能硬着头皮端着盘子过去,老者点头,“年轻人,几年了,你是第一个见到我的人,东西好吃吗?”老人说完冲着我诡异的一笑。

第0004章 老人

当时我的表情一定很难看,如果是人也就罢了,偏偏是个鬼,这种东西就算见得多了,看到了还是会心里一阵阵的发怵。

“幸会,幸会。改天烧给您老一碗?”

既然是死人,当然是烧,我故意打了一个哈气,当时嘴里的蒜味出现,老人忍不住身子向后退了一下,手挡在鼻子前面,老人没有说话只是对着我笑了一下。

“不用了,这家羊汤店原本就是我开的。”

“那么他们?”

老头呵呵一乐,“那是我的儿子和儿媳。”

“哦,原来是这样。”

我放下手里的盘子看着眼前的老头,一脸的和善,人有面相,鬼有鬼相,我敢肯定,这个老人不会害我。

因为小时候的一些经历,其实灵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我定了定神,“是不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不如告诉我,或许我能帮你。”

人有善恶,鬼有好坏,当然善恶只是在一念之间,干这行有段时间,从小受到外婆影响,骗人可以,就算被人识破了,最多挨上一顿骂,千万不能骗鬼,否则只会遭报应。

从前有一个赌徒,滥赌成性输了不少钱,遇到一只鬼,赌徒答应一旦富贵之后分一半给鬼,人与鬼之间的契约达成。

赌鬼从此以后事事顺利,开始时还能按照约定烧纸钱或者东西下去,时间一长,早把当初的约定忘到脑后,直到后来家人接连出事,可惜已经晚了,恶鬼按照约定,将所有的东西包括赌徒的身体切成一半留给了自己。

虽然只是一个故事,还是告诉自己,最好别骗人,骗鬼更不行。

“那个人好奇怪,一个人坐在那对着空气说话。”我的举动引起店里人注意,尤其是边上的那两个大妈,手里不停捏着烧麦,几双眼睛同时落在我的身上。

“别管那么多,一会人就多了。”男主人用力搅着锅里的汤水,随着勺子晃动,锅里冒出一阵阵白气。

坐在角落老者点头,“我的魂魄已经不能支撑太久,幸亏遇到你,七年前,柱子从外地带着这个女人回来,当时我不同意,像我们这种人家,哪养得住这样的女人。”

我转身向后看去,老人口中的柱子,应该就是那个站在大锅前拿着勺子的男人,柱子个头偏矮,又有点黑,其貌不扬,这样的男人就算是站在人堆里,也不会引起注意。

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一旁的女人,完全不一样,女人的皮肤很白,加上丰满的身材,这样的女人就算是身上穿着宽松的大褂子还是难以掩饰里面的猛料。

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男人和一个这样的女人,不怪老头担心,这绝对是现实版的西门庆与潘金莲。

“现在呢?”我转过身问了一句。

老头呵呵一乐,“当时就是因为放心不下,所以将店铺还有房子的地契都藏在墙的第四块砖里,求你帮我拿出来,交给他们,只有这样才能安心的走。”

“行。”

我把凳子向后挪了一下,凳子腿和地面摩擦发出嘎嘎的响声,我顺着桌子间的缝隙过来,脚步声吸引几个干活的注意,当时看我的眼神就跟看到一个刚刚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一样,当然,这种眼神对于我而言早已习惯。

“加汤,还是再来点什么?”男人手里拎着大勺子看着走过来的我问道。

“不用,有人让我告诉你,你想找的东西在第四块砖里面。”

我用手一指,男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上面是一个大柜子,我说的位置就在紧贴着柜子的下面位置,已经被火熏黑。

我说完这句话然后回头,坐在墙角的老人已经没了,大早上的就遇鬼,我连忙从兜里掏出十块钱放在桌子边上,然后快步从店里走出去。

“老公,那个人说什么?”女人看了我一眼,同样放下手里切羊杂的刀。

“他说,东西在这。”

漆黑墙面,因为年久的缘故已经被火熏黑,羊汤店里的男人双手放在上面,然后手指在上面轻轻敲击。

咚咚咚,墙面传出空荡的声音,男人脸上的表情从不信到吃惊,一弯身拿起一旁的斧子冲着我说的第四块砖位置用力砸下去,随着碎裂的砖头落下,里面露出一个青蓝色的布包。

“真的在这,是爹藏起来的东西,但是他怎么会知道!”

“快去找那个人好好问问。”

“哎。”男人答应一声,将布包交给一旁的女人,当时我已经从里面出去。

“谢谢你,年轻人。”

从店里出来,天还没有亮,羊汤店门口摆着一个裂了缝的桌子,等天大亮了以后,如果人多,会有人坐在外面的桌子上喝。

桌子的后面站着刚才和我说话的那个老人,路灯微弱的光亮下显出那张满是皱纹的脸。

“其实我也没做什么。”

“善不分大小,如果不是遇到你,真的要带着遗憾离开这里。”

“既然可以留下,为什么要走了?”

老者呵呵一乐,“人鬼殊途,这些其实我也清楚,当初因为一份执念才留下来,想要保证魂体不散,只能不停吸收人的阳气,幸亏店里的人多,不然怕是要祸及子孙,现在不用担心了,是时候走了。”

“我懂了。”

这家店早上三点就开,每天来店里喝汤的人不少,所以老人才能趁着这个机会出来吸一些阳气,如果只是每个人那里吸上一点,而不是可一个人去吸,这样的方法对身体不会造成太大影响,应该就是靠着这个法子挺过几年,直到遇到我,完成他的心愿。

只是一点,住阴灵的的地方就是阴宅,就算里面的鬼没有害人的意思,时间长了,还是会影响人的运势,甚至会损耗阳寿。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一些人有意的去养鬼或者其他灵让自己发达,因为有契约在,只要不违背契约,鬼或者灵绝对不会害它的主人。

老者点头,“年轻人,心肠好是好事,包里的东西不干净,好自为之。”说完缓缓转身,随着天边泛起一道白,老者的魂体随之变淡最终消失。

“等等。”

看着老人的魂体在我的眼前消失,突然多出一丝感慨。我刚要走,身后跑过来一个人,手里拿着我刚才留下的十块钱,“等等,你怎么会知道,我爹当年把东西藏在那个地方?”是羊汤店的老板。

羊汤店里的男人敲开墙壁那一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找了几年没找到的东西,一直就在这里,如果不是这个人,或许一辈子都无法找到。

我不擅长说谎,总不能说我见到鬼,羊汤店里有鬼,那样只会吓坏了他,“刚才迷迷糊糊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老人,让我告诉你那句话,其实是什么我也不清楚。”

“一定是爹原谅我了,一定是,爹原谅我了。”

柱子听我说完顿时欣喜若狂,嘴里不停的重复着刚才的那句话,打眼一看柱子就是个孝子,当年发生的事就有如一块大石一直压在心里,不知什么原因,老人没了,很多事加在一起,这一刻总算能松了一口气。

“好好守着这家店,还有这个家。”

我拍了一下柱子结实的肩膀,不知为什么,总是对那个女人有些不放心,这应该就是世俗的偏见,一个女人能够心甘情愿跟着这样的男人起早贪黑的干活,已经说明一切,何况,就那么一家羊汤店,其实也卖不了多少钱。

第0005章 胭脂盒

我从羊汤店里回来,暗市基本已经散了,只剩下几个人聚在一起说着什么,我顺着原路回去,很快进了小区。

我抬头看了看,天边隐约泛起一道白,天就要亮了,这次在暗市转了一晚上,算是有点收获,我摸摸了怀里,硬邦邦的,那是从金爷那收来的胭脂盒。

想想羊汤店里的遭遇,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电梯门开了,我走进去按了一下18,电梯启动,上面红色的数字不停的往上走,等我从里面出来我掏出钥匙刚要开门,嘎吱一声,隔壁的门突然自己开了,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没有人从里面出来,这种门和普通的门不一样,如果没有人在里面按住门把手,风绝对吹不开。

我刚搬过来住不久,对住在这栋楼里的人并不是十分熟悉,虽然住在一个楼层也只是见过两次面,我的对面住的是一对夫妻,四十多岁,男主人姓王,人不错,这种隔壁的老王一直不太受人喜欢,好在我是光棍一个,不用有那方面的担心。

我站在门口那,看着开了一个缝的门犹豫了一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刚把钥匙插进去锁眼里,听到对面的屋里发出一个奇怪的声音,好像是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

“王叔,在家吗?”

我回头喊了一嗓子,听人说,这个小区曾经遭过贼,贼就是趁着天还没亮溜进去偷东西,如果真有贼,听到我这么一喊,应该也就跑了。

别看我不怕鬼,其实胆子没有那么大,我只是站在门口喊了一嗓子,并没有进去。

钥匙还在门上,我站在那一动不动,仔细听着对面的动静,时间一分一分过去,对面没有任何动静。

我还是决定去里面看看,从外面打开门,门边上放着两双鞋,这是平时穿的鞋,可以肯定,人一定没有出去。

“王叔。”我站在门口那使劲喊了一嗓子。

扑棱一下,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我前面的柜子上跳下来,当时,我的心直接提到嗓子眼,屋子里挡着窗帘,那个东西从上面跳下去,而且还回头看了我一眼,那双幽蓝色的眼睛格外的诡异。

靠,是只猫。

不过是虚惊一场,一只猫从上面跳下来,通体黑色的猫,猫回头看了我一眼,直接钻到窗户帘后面。

“小李?你怎么进来的?”

王叔身上穿着睡衣从里面走出来,看到站在门口的我一脸的诧异。

“我从外面回来,看门是开着的,担心进来贼,所以进来看看。”

“门是开的?”

王叔挠了挠脑袋,“一定是我昨晚回来的时候没关好,没事,进来坐坐。”

“不了,大早上把你喊醒挺过意不去的。”

“喊醒?”王叔看着我,没有说什么,我当时也没想太多,因为比较尴尬,打了招呼就从里面出来,直到后来这里出了事,才想到那天见到的那只猫,有些古怪。

打开房门,我直接进了卫生间,脱了衣服,拧开喷头,任由热水从头顶一直向下浇在身上。

这是几年下来养成的习惯,我每一次从暗市那种地方回来,都要从头到脚认认真真洗上一遍。

就算懂得一些对付那种东西的方法,同样不想扯上任何关系。

从暗市买来的胭脂盒被我放在洗手台上,那一刻,不知是好奇还是其他原因,我忍不住走过去拿在手里。

我拿着胭脂盒手指在上面轻轻抚摸,卫生间的镜子上完全被水汽遮住,如果此时擦去上面的水汽然后去看,一定不敢相信,自己当时脸上的表情。

咔的一声,右手拿着,左手刚刚放在上面,没有施加任何力道,手里带暗扣的胭脂盒居然自己开了。

浴室里弥漫着热气,盒子里香艳一幕尽显眼前,女人白白的身子,双腿分开坐在下面的的男人身上,女人上身尽量后仰,这样的姿势让女人耸立的双乳看去更显迷人。

别看盒子里的画像不大,图案勾勒得十分清晰,甚至是脸上的表情都能看清,就如同直接印上去一样。

不能再看下去,我砰的一声用力扣上,低下头,双手扶住墙面,我不停大口喘气,那一刻,我的嘴里呼出的气息都是热的,热得吓人,这是怎么了。

我在年轻人里,算是定力不错,毕竟见过太多别人见不到的东西,此刻,触碰胭脂盒的一刹那,身体有了特殊的反应。

合上开关,水顺着头顶不停滑落,深吸一口气,打开凉水扬在脸上,可以让自己清醒一些,我用手擦了一下脸,然后伸手从一旁的钩子上拿下浴巾缠在身上。

看了一眼沾上水珠的胭脂盒,按照以往的习惯,这种东西明明应该放在外面,毕竟是暗市弄来的东西,一定要在太阳底下晒几天才行,没想到,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我给拿了进来!

有时候,你会不经意的做出一些奇怪的举动,等你发现了以后连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要那样去做。

我再一次把胭脂盒抓在手心,那种奇异的感觉从上面传来,仿佛女人的手指在自己的手心轻轻触摸,那种感觉格外的怪异。

胭脂盒有古怪,恰如这间房子一样,除非使用一些特殊的方式,或者出于什么目的,里面的灵才会自己出现,否则,就算是我,同样无法通过肉眼找出。

一阵倦意袭来,我拉紧窗帘,整个房间随之一暗,解开披在身上浴袍,此时的我身上不着任何衣物,我的脖子上带了一块半月形的兽骨,那是临行时外婆给我的,所有一直带在身上。

胭脂盒就放在一旁的桌上,当时我真的很困,于是放下之后直接钻进被窝。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那种奇怪的感觉再次升起,从头发开始,到了脖子后面,那种感觉越发怪异,后来我用笔记下这一段的时候,总觉好像少写了什么。

放在桌上的胭脂盒发出咔的一声,声音很小,上面的盖子缓缓打开,一道白气向外冒出,等到下一刻,昏暗的房间内多出一道黑色的影子,站在床头痴痴的看着我。

等我察觉到不妥,从被子里钻出来,房间里空荡荡,忍不住看了一眼桌子,胭脂盒放在那里。

一阵风吹来,窗帘掀起,这才发觉光着身子,要是被人看到,还不被误以为是变态,连忙从柜子里拿出内衣穿在身上。

收阴簿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收阴簿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收阴簿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