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夜半阴婚》(封云擎白瑾)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夜半阴婚》(封云擎白瑾)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2019-05-16 04:52:07来源:tw发布:梦筱宸

夜半阴婚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夜半阴婚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夜半阴婚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我叫白瑾,生于阴历九月九,命格属九,为鬼命,被高人断言活不过十九岁。为了活命,无奈下,和鬼结了冥婚。却没想到,因为冥婚,我被卷入了更大的危险中……

《夜半阴婚》(封云擎白瑾)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封云擎白瑾小说夜半阴婚推荐章节

第1章 血棺

我全身僵硬的躺在漆黑的棺材里,耳边是梵音的唱喏,好像就在耳畔。

我努力的想要听清他们在说些什么,又感觉,那些声音,距离我很遥远。

恍惚间,声音越来越远,渐渐的消失,一声悄然的轻叹,阿瑾,我的妻,你该来找我了

他是谁?

我还没有结婚,他怎么会说我是他的妻?

很想问他,是不是搞错了。

可是,我说不出一句话,声音梗在喉咙里,透出唇瓣的,却是一声犹如邀请的轻吟。

黑暗中,我看不到他的脸,但他身上的气息,那么的清楚,他低语了一句,恍恍惚惚中,我没有听清,紧接着,身上的衣服,被一双冰凉的手解开。

灵活的手,不断在我的身上游走,点点冰凉,和我滚烫的体温就像两个极端,一路划过,引起阵阵战栗。

他就像要掠夺尽我最后一丝空气般,让我的大脑越发的昏沉,好像身在云端。

僵硬的身体完全瘫软,融化成水般,软在他的手中,任他翻来覆去的揉捏。

他的吻很温柔,我惊慌恐惧的情绪,在他的抚慰下,慢慢的平静下来,被他挑逗的动情,心底涌起一阵又一阵的渴求。

柔软的身子,开始主动迎合他的手。

他松开我的唇,贴在我的耳畔,低魅的说道:这么快就受不了了?

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却能听出他的戏虐,顿时羞的想要藏起来。

却被他按住的身子,别动

他的一句话,让我真的不敢再动,他分开了我的腿,冰凉的手,去揉捏那一丁点的敏感。

我的脊椎似乎有一道电流涌过,头皮发麻,嘴里不受控制的发出羞涩的声音,让我自己听的都难为情,身子因为刺激太大,而不断的战栗,想要躲,腰却被他桎梏着,不能移动分毫。

你,是我的

睁开眼,伸手拉开床头的台灯。

我大口的喘息着,心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身上似乎还残留着梦中的那种羞耻的感觉,内1裤上湿濡一片

真是奇了怪了,好好的,我为什么要做这种春1梦?还无比的真实,真实到,现在从梦里醒过来,梦中的感觉,还在。

难道是思春了?

可是那也要正常一点啊,在棺材里,跟一个不知道是人还是鬼的家伙做那种事!

我缓了口气,看了一眼墙上的表。

三点三十分。

再有一个多小时,天就要亮了。

我没有了一点睡意,穿着睡衣,坐起来,抱着膝盖,默默发呆。

我叫白瑾,今年十八岁,从小父母出车祸离世,跟在爷爷身边长大。

打小,其他的小朋友都不喜欢和我玩,看到我还会远远的躲开。

因为,我的爷爷是卖棺材的。

爷爷卖了一辈子的棺材,四村八乡都有名。

这其中,还有一个原因,爷爷他,不仅是开棺材铺的,同时还有一个神秘的身份镇尸匠!

但这个神秘的身份是干什么的,我并不清楚。

只知道,那些乡亲们,对他都分外的尊敬,哪家出了什么事,都会来找他。

小时候我很顽劣,似乎因为爷爷是卖棺材的,我从小胆子就特别大。

爷爷曾经给我说过很多老辈子的封建思想,让我这个别做,那个别做,我当时正是叛逆,偷偷的,做了不知道多少爷爷明令禁止做的事,但大多都跟爷爷说的不一样,根本一点事都没有。

不过有一件事,直到现在,我都记忆犹新。

爷爷不仅卖棺材,还回收棺材,在我七岁那年,爷爷从山里带回了一口巨大的血红石棺。

血棺那时是放在后院,爷爷一再的叮嘱我,千万不要去碰。我却偷偷的,在他不注意的时候,跑进后院去摸了一下,摸完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晕了过去。

等我再醒过来,爷爷第一次动手打了我,打得我满地打滚哭喊求饶都不停手。

打完之后不管我怎么折腾哭喊,态度坚定的把我送去了城里的姑妈家。

还对我说,在我十九岁之前,不许回村,如果敢回去,他就要打断我的腿。

爷爷当时的表情,我现在还记忆深刻,不是生气,而是悲痛!

小时候不懂,可随着年龄的慢慢增长,我开始明白爷爷的心情。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我好想他

自从那天做了一个荒诞的春-梦之后,每天晚上,我都会梦到一口血红的石棺。

那个血棺,就跟当初在后院中看到的血棺,一模一样。

如果是一次两次,或者偶然,我不会在意,可一连半个月了,每天晚上都重复一样的梦,让我十分的心神不宁。

受到爷爷的影响,我对那些稀奇古怪的事,也有些迷信,冥冥中觉得,这个梦,是不是和爷爷有关!

因为,爷爷是卖棺材的啊!

姑妈一家这几天去旅游,家里只有我一个人,这次再回爷爷家,没有人能阻止。

收拾了几件行李,背上一个背包,坐上了去老家的车。

怕爷爷不让我回家,头回去之前,连电话都没有跟他打。就这样,瞒着他,回来了。

远远的看到位于村北那爷爷的家,我的眼睛忍不住的发酸。

十一年了,我终于又回来了!

回到家,没有看到爷爷,不过遇到了小时候一起的玩伴李狗蛋,他跟我说爷爷去邻村收棺材,估计着时间,应该快回来了。

李狗蛋还和小时候一样热情,拉着我说起小时候的趣事,哄我不断发笑。

他是陪我一起,在打发时间,等爷爷回来。

陪了我一会,狗蛋妈有事叫他回家。

阿瑾,白爷爷估计快回来了,你自己等他一下,我回去看看,没事再过来陪你。

我连忙说:狗蛋你去忙吧,不用管我,这里是我家,我不会把自己当外人的。

嗯,那阿瑾你先休息会。李狗蛋站起来,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我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待着无聊,乡下没有信号,手机也玩不了,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想要给爷爷做顿饭。

这样他回来就能吃饭了。

厨房在后院,说干就干,我把外套脱了,准备去做饭。

那是

就在我强压下心中的狂跳,一步步走到厨房门口的那一刹那,我本能地一侧头,正好就看到了那具停在后院的血玉棺材!

十一年前的血棺,现在还停在爷爷家的后院??!!

在看到那具棺材的那一刻,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了,整个人就好像中邪了一般,身子不受自己控制地走向后院,不断靠近那具棺材。

而且在靠近那具棺材的过程中,我整个人的体温也在不断上升,白皙的面庞在短短十几步之后,直接变得通红一片。

走到那具棺材边,看着棺材上那些神秘却优美的纹路,已经着魔的就好像忘记了当年的事,不由自主地伸手摸了上去。

血棺上传来的冰凉触感,却又隐隐的透着心跳的频率,和我的心脏保持同步。

鬼使神差的,我咬破了食指,把食指上的血,按在血棺的花纹上。

阿瑾!

就在我咬破手指碰到棺材的那一刻,身后猛地传来了一声厉喝。

随着这声厉喝,我整个人浑身就好像被抽空了气力,坠入冰窖之中一般,甚至来不及去反应发出那声厉喝的是谁,眼前一黑,就重重地栽倒在地。

第2章 被鬼压

躺在床上,脑海中睡意不断侵袭着我的脑海,可我的浑身却绷得紧紧的,两手紧紧抓着床单,整个人就好像冻僵了一般,但是却带着一种酥痒的异样。

承受着这种难受的感觉,我想要发出一声那种难忍的感觉,但是我的口却被一双冰冷的唇猛地封住,湿润的舌尖在我的口中打着圈,吮吸着我口中的玉液和羞涩

身上的衣服,被一双冰凉的手慢慢的推上来,柔软挣脱了胸衣,被冰凉的手,捏住了蓓蕾。

唔强烈的刺激,就像一连串的电流一般,让我忍不住张开嘴,想要尖叫,身上的那人,却趁机把他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更加粗重的掠夺。

我忍不住想要推开身上的人,可昏昏沉沉的意识,做不出任何的反抗举动,本来推开的动作,却变成了攀上的脖子,欲拒还迎的发出猫一样的轻柔叫声。

大掌握住我的柔软,另一只手却沿着敏感的胸腹,滑向下面。

敏感被冰凉揉捏,原本昏昏沉沉的大脑一下清醒过来,又是之前的梦,又一次做了这个梦,只是这次的梦,比起以往,显得更加的真实!

不对,这不是梦!做梦时的感觉,和现在不一样!

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看清轻薄我的人是谁,更不能让他再继续下去。

似乎察觉到我的抗拒,他本来轻柔的动作,一下放重,他的唇终于放开我被他吻的红肿的唇瓣,低沉薄冷的音调在我耳畔响起:不想死,就乖乖别动!

低魅邪肆的语调,带着森森的杀意,所有的反抗,都变成了恐惧,我睁不开眼,在黑暗中,瑟瑟发抖,承受着来自身上人的威胁。

衣服被褪下,腿被分开,我正不安的像等待凌迟一样准备迎接粗暴的占有,伴随着一阵脚步声,门嘎吱的发出一声轻响。

身上的人瞬间抻过被子盖在我身上,然后,我能睁开眼了。

睁开眼,正好看到爷爷走进来,我转着眼珠,寻找那个男人。

他不可能一眨眼就消失。

可房间里,除了刚进门的爷爷,根本没有第二个人。

刚刚在我身上肆意的羞辱我的人,凭空消失一般。

阿瑾,你醒了。爷爷走到床边,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我发现,爷爷粗粝的手竟然在微微的颤抖,他脸上的神色有掩饰的不彻底的紧张。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摇了摇头,除了心底的那丝异样,其他哪里都很好。

想到刚才的事,我忍不住问道:爷爷,我的房间刚刚有人进来过吗?

家里就一直没有来人,只有爷爷一直在外屋来。

爷爷的话,让我的心不住的向下沉。

房间里没有来过人,那个人也不会有隐身术,在爷爷进来的那一瞬就消失。

那也不是梦,因为我盖在被子下的身体,衣服几乎被脱光

回想之前我摸到那个血玉棺材就晕过去

一个毛骨悚然的想法,让我不寒而栗。

爷爷咱们家有鬼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之前在我耳畔威胁的声音又响起:我的存在,你告诉谁,我就杀了谁!

我惊的身体一颤,连忙把嘴边的话给咽下。

咱们家怎么了?爷爷有几分疑惑。

啊?我想问,咱们家做熟饭了吗,我饿了。

熟了,我就是来叫你去吃饭,以为你还没有醒。阿瑾,起来去吃饭了。

嗯,爷爷我刚醒,脑袋还有点晕,躺一下就去吃饭,您饿了就先去吃。

我现在这样,肯定不能当着爷爷的面起床,只能先把爷爷支出去。

爷爷嗯了一声,迈着步子出了我的房间。

等门关上,我掀开被子麻利的把衣服穿好,然后戒备的看着房间。

现在是大白天,鬼不是白天不能出现,那刚刚的那个,是人还是鬼?!

你在找我?

阴冷的声音,在我的背后响起,我连忙转过身,就在我刚刚躺过的床上,此时正坐着一个男人!

一个,身穿黑色的中山装,留着有些古板的发型,长相还异常俊美的男人!

可他看起来很不好惹,身上流转着冷冽的寒气。

他狂妄邪肆的坐姿,黑色的靴子,踩在我的床铺上,手肘支着曲起的膝盖,另一只手里,拈着一个玉石的小葫芦。

我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胸前,妈妈留给我的小葫芦现在不在了。

你你究竟是人,还是鬼我颤抖着嗓音,不断的向后退。

看来你刚才的感觉,还不够清晰。

他邪肆的一笑,身体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的脸,差一点贴在他的胸膛。

鬼啊

我的惊呼还没有喊出来,就被他捏住了脸颊,嘴被迫张开,闭不上,没有办法发出半点声音。

你这样喊,会把你爷爷引来。他说话间呼出的冷气,带着醉人冷香,手指上携带着阵阵冰凉,透过脸颊,冰的我全身发抖。

如果被你爷爷知道你撞鬼,他就死定了!你听明白没有?

我惊慌的睁大眼睛,眨眨眼,示意我知道了。

他冷冷一笑,松开了手。

我全身虚脱的靠在背后的墙壁上,不住的喘息着,心跳的就跟得了心脏病一样,几乎要跳出胸膛。

平复了半天,我才稍微冷静下来,那个鬼在我的房间里这看看,那摸摸,就跟在他的家似的,行为极度嚣张。

我看了门口一眼,咬牙这,放低声音: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不会无缘无故的找上我,没准就像电视剧里说的那样,或许是有什么心愿想要让我帮他完成。

我帮他完成了心愿,那他是不是就会离开?

听到我的话,那鬼突然回转身,邪魅的看着我,语气中偷着一种霸道:嫁给我!

你说什么?他居然要和我结婚?!

人和鬼结婚,我知道,可那不就是冥婚?他竟然想要和我结冥婚!

这绝对不行!

我活生生的一个人,怎么能和一只鬼结婚!

你不同意?

没等我开口,男鬼冷冷的看过来。

我不要!

哪怕在他的气势下,我两条腿都发软,靠着身后的墙壁才能站稳,这种事,也绝对不能答应。

记住我的话,你不嫁给我,那你就活不过十九岁!男鬼冷冷一笑,身体悄然消失。

而这时,爷爷的声音传来:阿瑾,还没起来吗?饭菜都要凉了。

来了。我紧紧的按压着胸口,心砰砰跳的震手,这么短的时间,后背上被汗打湿了一片。

估计是我的脸色不太好,爷爷询问了一声,我摇摇头,说没什么。

吃过饭之后,我的心神越发的不宁,这鬼为什么要缠上我,还威胁我不嫁给他就活不过十九岁,还有这事绝对不能告诉爷爷,否则

对了!爷爷!

我要是不答应这鬼,这鬼会不会缠上爷爷

在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我更加惶恐不安,心中更是懊悔为什么不听爷爷的话,要去碰那口破棺材。

不行,我不能连累爷爷,这鬼既然找上我,要是我离开这,他会不会也跟着我离开?

或许,就是这样!

等爷爷回来,我和他说了,想要回家,而爷爷似乎也想我离开,没有多做挽留,让我在路上自己注意安全。

这次回来,爷爷的神色就有些奇怪,爷爷他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事,是把缠着我的鬼带走,不要让他伤害了爷爷,其他事,爷爷的本事那么大,肯定能够解决。

当下我没有耽搁,拿好我来时的背包,爷爷让李狗蛋骑着车子送我去车站。

李狗蛋一边骑着车,语气有些疑惑:阿瑾,你怎么回来不到一天就要走?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多待几天啊。白爷爷舍得你刚来就走啊!

城里有点事,我现在不是放假了,想过来,随时可以过来。

哦,那你自己坐车小心,听说,外面的人现在贼拉坏,心眼都坏透了,你一个女孩子,别上当受骗了。

我知道,狗蛋,我不能陪在爷爷身边,你平日里,帮我照看一下爷爷,有事千万记得给我打电话

李狗蛋憨声答应:行!交给我!

到了公共汽车站,我买了票,和李狗蛋摆摆手,转身要去上车。

县城到这个小山村的车,每天只有两趟,早上一趟,下午一趟,等到人满才发车。

我来的时间挺赶巧,正好人满,我回头看了一眼老家的方向,正准备上车,耳边突然传来那个男鬼的声音。

你敢上车,这辆车里的人,全都要死!

威胁的话,带着森冷的杀意。

冰冷的话语,就像在我的耳畔说,凉气顺着脖子,让我的脊背一下僵直。

他不许我离开?!

冰冷的手指,刮在我的脸颊上,他低魅的冷笑:不信?你就试试!

我全身都在颤抖,在这么大的太阳下,遍体冰凉。

那个女娃,你上不上车,车要走了!

我我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我不走了,司机师傅,你开车吧

我哪里敢试!

那是鬼,没有人性的鬼!

如果因为我,连累这么多的无辜人死,我哪里忍心

第3章 威胁

李狗蛋看我又走了回来,不禁疑惑的问:阿瑾,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勉强的扯出一个笑容,哦,我想了想,城里的事又不急这一两天,我想多待两天再走

就是嘛,你好不容易回来,多住两天。走,咱们回去。

离开爷爷家不到一个小时,我又无奈的回到了爷爷的家里。

爷爷看见我没走,眼中有一闪而过的慌乱,又换上了慈祥的笑容,怎么没走?

我不想让爷爷看出我的情绪不对,搂着他的胳膊撒娇道:我想多陪您两天,爷爷,你不是要赶我走吧!

胡说,我怎么会赶你,这里是你家,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晚上,我不敢关灯,生怕关上灯,那个男鬼就会出现,也不敢闭眼睡觉,睁大眼,不断的在房间里来回看。

在等我?

他的声音,突然在我的身边响起。

我一转头,嘴直接擦过他的脸,唇上酥麻的冷。

他就坐在我的身边,手还环在了我的腰上!

你我惊骇的脸色顿变,慌乱的推他的胸膛,想要逃离。

他顺势的松开,下一秒,直接把我压在床上,那张俊美的人神共愤的脸,逼近,然后在我睁大的眼眸中,咬住我的唇。

白天的羞辱,又被继续。

和白天不一样的事,白天我的眼睛睁不开,眼前一片黑暗,现在一切都看的清楚。

他冷酷又阴沉的目光,带着邪性的黑眸

我在他的羞辱下,哭着求他放过我。

他却狠厉无情的说,如果我不同意和他结婚,从明天开始,这个村子里就会死一个人,两天不同意,就死两个,一直不同意,那这个村子,就要死光。

他说,我敢拒绝他,不仅整个村子的人要死,我和爷爷,也要死

第二天早上,从窗户外面传来哭天抢地的呼喊声。

我一下惊醒,穿上衣服之后跑了出来。

爷爷刚好从外面进门。

爷爷,出什么事了?

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让我全身发慌。

爷爷脸色凝重的看了看我,苍老的声音,带着悲痛:狗蛋那孩子,死了

狗蛋死了?

昨天他还骑自行车送我去车站。

他那么健康,怎么可能会死!

是那个鬼害死了他!

他不是说说而已!

我全身被恐惧和自责给缠绕,如果不是我,他根本不会死。

外面狗蛋妈的哭声,哭得我眼睛发酸,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来。

我承受不住这种折磨,想要把那个鬼的事告诉爷爷。

在我的心里,爷爷无所不能,巍峨的就像一座山,那个鬼那么怕我把他的事告诉爷爷,是不是爷爷有办法解决他?

狗蛋的死,让我情绪几乎崩溃。

就在我要把这件事去找爷爷说出来的时候,一只冰冷的手扼住了我的脖子,你敢说,现在就死!

带着杀意的冷酷话语,钻进我的耳朵里,我全身一颤,整个人,都绝望了。

狗蛋死了,爷爷去给他打棺材,我在自己的房间里,连屋子都不敢出,不敢看到狗蛋的爸妈,悲痛欲绝的表情的表情。

晚上,那个鬼又出现,我求他不要再杀人,他却以此来逼我,让我同意嫁给他。

我不想嫁给他,可又害怕再有人死,让他给我几天时间,考虑一下。

那鬼冷笑着答应了,不过威胁我别耍花样,不然让我付出惨痛的代价。

第二天,果然没有人再死亡,可昨天晚上,我被他更加过分的羞辱,除了真枪实弹的侵犯我,所有该做的,不该做的,他都做了。

接连几天,我被折磨的神情憔悴,精神濒临崩溃,快要坚持不下去。

在爷爷面前又要强颜欢笑,不想让他看出我的异常。

我觉得,再这样下去,我早晚会死

这天中午吃饭,爷爷看着状态越来越差的我,神情凝重的问:阿瑾,你这几天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我拿筷子夹菜的手一顿,眼中一闪慌张,又强装镇定的说:没有啊,爷爷,你为什么这么问?

阿瑾,你骗不了爷爷,你印堂上黑的都跟锅底一样,还没有发生什么!爷爷放下筷子,语气严肃,你告诉我,是不是碰到棺材之后,就有鬼来缠着你?

听到爷爷的话,我手中的筷子顿时咣当一声落在桌上,脸色一片惨白,爷爷竟然知道了

我就说那恶鬼怎么会这么安分,果然跑去纠缠你了!

爷爷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铁青着一张脸,抓着右手的烟袋锅,不停在屋子里来回踱步。

爷爷

看着爷爷的这种反应,我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咬牙准备开口。

缭缭青烟鬼魂定,这光天化日他不敢再来!

阿瑾,你就在这坐着,那也不许去,我出去一趟!

不过当我刚开口,爷爷就猛地顿住脚步,走到旁边拉开一个抽屉,取出三支血色的细香,点燃之后直接插在了大门口,冲我嘱咐一句之后快步离去。

我认识这三根血色细香,这是爷爷亲手做的冲煞香,用杀猪匠的血和黑狗血特制的一种香,据爷爷说这能够克制恶鬼。

杀猪匠因为杀的猪多了,身怀杀气,就连恶鬼也不敢招惹他们。不过爷爷当初还给我说过,其实杀猪匠的血不是最好的,古代刽子手的血才是最厉害的。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杀猪匠杀得是猪,而刽子手,杀得是人!

至于黑狗血,则能够克邪。

虽然不知道爷爷为何要在大门口烧三支冲煞香,但是我知道爷爷这肯定是为我好,心中的害怕也让我谨听爷爷的话,坐在椅子上一直没动。

可就算如此,我心中也是提心吊胆的,生怕那恶鬼在这段时间出来要了我的命。

眼睛一直盯着燃烧中的冲煞香,生怕它一下就给烧光了。

不过好在直到爷爷回来,那恶鬼都没出来找我的麻烦,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我看到爷爷的那一刻,那三支冲煞香也正好烧完。

当我的目光落到爷爷身上的那一刻,发现爷爷并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在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不是村口儿女俱亡的老瞎子吗?

如果说几年前身为孩子王的我,在村里有最怕的人的话,那第一个肯定不是我爷爷,而是这老瞎子。

因为我从小就是听着他老瞎子的故事长大的。

老瞎子叫什么我不知道,村里知道的人也没几个,甚至就连老瞎子到底瞎不瞎,我也不知道,因为他眼睛我就没看到他睁开过。

这小女娃注定被缠上哟!

就在我有些不解爷爷为什么要带他来我家时,他突然开口了。

大海哥,你是说阿瑾这辈子也摆不脱那孽障了?

听到老瞎子的话,爷爷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难看。

不过此刻的我已经无暇去想爷爷为什么叫老瞎子为大海哥,因为我脑海中正回荡着他们两人的对话。

爷爷和老瞎子好像都知道我被那恶鬼给缠上了?

阿瑾,告诉我们,那恶鬼是怎么要挟你的?记住,不要有半句隐瞒,有你大海爷爷在,那恶鬼不敢对你怎样!

爷爷的目光最终放到了我的身上。

看着爷爷和老瞎子,我犹豫了很久,不知道从哪得到的底气,我随之将最近发生的事一五一十没有一丝遗漏的全部说了出来,期间提到那恶鬼每晚都来骚扰我的事,我脸上还变得有些通红。

哼!这孽障还真是好打算,就凭他也敢口出狂言,灭我淮山村!

当我说完所有的一切之后,爷爷脸上直接浮现出了少见的怒容,干瘦如鹰爪一般的右手,紧紧的攥着烟袋锅。

唉,大山子,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也避无可避了,就算你我两人能够保住村里人,可是保不住这小女娃的命啊!

第4章 冥婚

相比起爷爷的反应,老瞎子显得要淡然很多,不过在他的脸上,也透着一丝无奈。

那大海哥,怎么办?阿瑾可是你看着长大的,你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那孽障给害了吧?

听到老瞎子的话,爷爷突然变得有些慌乱。

办法肯定是有的,你忘了这女娃刚才说了什么吗?那鬼要的是这女娃嫁给他,女娃嫁给他,至少不会死

拍了怕爷爷的肩膀,老瞎子仰着头,不知在思索什么。

什么!你让我孙女嫁给那恶鬼!你这个老东西,安得什么心!

这是我看到爷爷第一次失态,扯着嗓子直接唾沫横飞指着老瞎子骂道。

哼!大山子,我也给你说实话,这女娃要是不嫁给他,她活不过十九岁!

对于爷爷的失态,老瞎子的反应虽然很平淡,但是却让我整个人不寒而栗,就连爷爷的脸色也变得有些惨白。

那怎么办我白山镇了这么多年的死人,总不能让我孙女嫁给一个死人吧

这一刻的爷爷,彻底颠覆了我对他的认识,站在原地手足无措,老泪纵横,那种自责更是让我感到心痛。

大山子,这女娃阴九历出生注定了是鬼命,就算不嫁给那恶鬼,她也活不过十九岁,不过如果嫁了,那没准还能破了这劫数

而且那恶鬼,也不是真恶,否则就凭他的道行,就算我出手,也是白搭!那恶鬼要借着女娃重出活人棺,这女娃要借他续命,其实这冥婚,可以结!

老瞎子在说这些话时,我明显注意到,爷爷紧缩的眉头正逐渐舒展开。

虽然不知道这其中的道道,但是爷爷和老瞎子的对话,也让我明白了一件事,我好像要真的嫁给那恶鬼,如果不嫁,貌似真的活不过十九岁

好!

这冥婚可以结,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在老瞎子的话说完之后,爷爷似乎下定了决心,但是语气却为之一顿。

什么条件?

随着爷爷的话,一个声音响起的同时,我的脸色却猛地一变,因为这声音不是老瞎子的

我要你发下鬼誓,今生今世,忠于我家阿瑾,不得背叛,否则神魂俱灭!

爷爷看着突然出现的男鬼,一字一句,清晰的说道。

男鬼在青天白日下出现,面对爷爷和老瞎子,脸上的表情邪肆如往常。

他不用让,直接坐在桌边,姿态高雅,举止有范。

身上还是那身一成不变的黑色中山装。

如果忽略了他脸上的邪肆和冷酷,他倒是一个风度翩翩的贵公子。

可是,就算他再怎么掩饰,伪装,都改变不了他为了逼我嫁给他,不择手段的残害普通人性命这件事!

男鬼对于爷爷的要求,连犹豫都没有犹豫,直接立下鬼誓:鬼神在上,我封云擎在此立誓,今生今世,忠于吾妻白瑾,如有违背,魂飞魄散!

见到他这样干脆的立誓,爷爷凝重的表情,放松下来。

人立誓言,哪有几个人能遵守的,大多的山盟海誓,就是一个笑话。

但鬼以鬼神立誓不同,那是下达地狱,直接惊动了阎罗王,不违背不会有半点作用,一旦违背,他必魂飞魄散!

这个鬼的名字,原来叫封云擎。

老瞎子一拍桌子,既然都同意了,那今天晚上,就给你们准备拜堂成亲。

谁说都同意了,我没有同意!

阿瑾!

爷爷对我低喝一声,神情有些紧张的,看着封云擎。

这不是可以胡闹的事,这门亲事,爷爷已经应下了,今天晚上,你和云擎拜堂成亲。

爷爷的话音里。对封云擎多了几分亲近,称呼都变了。

爷爷,他杀了狗蛋!

我忘不了,李狗蛋是因为受我的连累,才死在了他的手里。

他死了,那我现在答应他,算什么?

为了自己活命,害他人没了性命,我良心难安!

阿瑾,狗蛋不是云擎杀得。老瞎子开口说道,那是狗蛋自己的命,他命中有这一个死劫,如果能够闯过去,就能一生平安,可惜,他没有闯过去

老瞎子的语气里,带着惋惜,却并没有太多悲伤的语气。

或许,是因为他曾经经历了太多生死,已经看破。

就连爷爷,也是一样。

对于爷爷的过去,还有老瞎子的过去,之前他们交谈的时候,多多少少的透露出了一些。

或许,他们都不是普通人

既然知道了李狗蛋并不是封云擎杀的,对这门亲事,我也不再反对。

当天晚上,就由老瞎子和爷爷一起,给我和封云擎举行了冥婚。

我穿上凤冠霞帔,盖上红盖头,然后由爷爷领出去,站在中堂。

身边站着封云擎,就算红盖头盖着头,也能感觉到,他的方位。

他的存在感太强,身上带着一种压迫气息,哪怕刻意收敛,还是有些震慑人。

老瞎子当主婚人,让我们先按照古代成婚的仪式,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之后,又签下了阴婚文书,在鬼神牌位前焚烧,将阴婚的请求,送达地府。

自此,我白瑾就成了一个已婚人士,而我的老公,还是一个鬼!

我的卧室被简单的装饰了一下,有些新房的模样,但因为时间紧急,并没有太细致。

封云擎掀开我的盖头,我已经紧张的全身都绷紧。

洞房夜,他不会真的要和我洞房吧!

之前他对我做了那么多事,现在我和他成了真正的夫妻,他没有理由再放过我吧

可是,我真的很怕,一点都不想!

阿瑾,你在怕什么?清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我下意识的抬头,看到换了一身红色新郎装的封云擎。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和他结婚,他素来冷酷狠厉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清浅的笑意。

他本来容貌出色,这一笑,更是俊美的让人心跳加速,口干舌燥。

没什么

我脸上一红,暗暗唾骂自己的没出息,就这么被他的一张脸给迷惑了。

真的没什么?

既然没什么。他低浅的笑,那,我们是不是该做洞房中该做的事了。

他顺势推到我。手放在我的衣服扣子上。

不要我慌张的按住他的手,惊慌失措的眼眸对上他那双暗沉中透着几分戏虐的眼睛,你给我一个接受的过程,我都是你的人了,你不会急在这一时吧!

你让我做好心理准备,好不好

我是真的怕啊。

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希望他能心软一些,放过我。

我以为他不会理我的请求,就像之前,不管我怎么求他,他都不为所动,现在只是有一点侥幸。

没想到,他的手,竟然真的停住了。

你需要多久的准备时间?

我惊讶的看着他,他的意思,是同意了?!

我没有太多的耐心,等你太久。阿瑾,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我们早晚要在一起。

封云擎的手,没有再解我的衣服,改为轻柔的抚-摸。

我会很快准备好,你别强迫我!

嗯,乖。他在我的头顶上拍了两下,收回手,身体倾斜,靠在床边,你睡觉吧,我不动你。

封云擎闭着眼眸,过分白皙的俊脸,笼罩着一层淡漠,看不出他的情绪。

我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些,闭着眼睛想要睡觉,可是明知道身边有鬼,我哪里睡得着。

不时的偷偷的睁开眼看他一眼,又马上闭上,如此几次之后,再一次偷偷睁开眼看他,却对上了他那双深邃的黑眸。

睡不着?

嗯我有一种做坏事被抓包的尴尬,小声的答应了一声。

那你想干嘛。他直起身体,然后倾身靠近我。

我想了想,你能跟我说说,你的事吗?好歹我们都结婚了,我不能对你一点都不了解啊。

封云擎的表情,在我说完这段话之后,开始慢慢阴沉下来。

身上冒出森然的冷意,空气中的压力不断增加。

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你别生气

我害怕的看着他,慌张的说:我不问了

封云擎身上的气息,缓缓的收回,他拧了下眉,低声问道:你想知道?

不,我不想知道了我哪里还敢有这个好奇心,来问他过去。

只要他不露出那么可怕的表情,我宁愿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你想知道,为夫可以告诉你

第5章 公车咸猪手

封云擎淡淡说道:如果你想知道,为夫可以告诉你

毕竟你和我以后是夫妻,有些秘密,早晚也要摊开。

我咽了一口唾沫,干巴巴的挤出一抹笑容,如果你觉得为难,就不用说了我没有那么大的好奇心

就是有,也要掐死!

好奇心害死猫,为了能活的安稳些,我还是不去探讨他的秘密。

那些秘密于我而言,或许就是催命符!

真的不听?他冰凉的手指抚在我的眉眼上,一点一点的下滑,直到停在我的嘴角。

冰凉的指尖移开,然后按在了我的唇瓣上。

我眨了下眼,鼓起勇气把他放在唇上的手移开,那个,我觉得我的承受能力有点差,你一下告诉我那么多事情会吃不消,还是从以后的相处中,慢慢的熟悉彼此的好

封云擎顺势把手放在我的胸口,轻轻揉捏,如此也好。

咬住嘴唇,才没让那羞人的声音溢出来,我连忙按住他的手,恼怒道:把你的手拿开,我要睡觉了!

这几天被他蹂躏,整个身体就像散架一般。

尤其是胸口,那是他的重点袭击的目标,几天拿下来,都肿了一圈似的,又涨又痛,十分的敏感。

封云擎的手抽出来,直接顺着我的衣服下摆钻进去,更加得寸进尺的肆意揉捏,洞房花烛夜你不许为夫碰,为夫忍了,这点福利若是都不给我,娘子你于心何忍!

他的手没有轻重,一个大力下,我痛得直皱眉头,抬脚向他踹过去:滚蛋!

特么的,痛死了!

哈哈哈

我自然是踹不到他,还没碰到他呢,他的身影虚化,我踢了空。

我都要痛死了,他居然还笑!

委屈的咬着嘴唇,恼怒的瞪他一眼,转过身把后背留给他、

冰凉的身体又贴过来,他没有再乱来,伸长手臂,把我抱进他的怀里,轻声道:时间不早了,阿瑾你早点休息吧。

身体微微僵硬,深吸了一口气,我闷声说道:那你不许再闹我!

本以为这一夜会很难睡好,结果一觉醒来,天色早就大量,而我身上没有任何的不舒服感觉。

原本因为这么长时间的提心吊胆和失眠,休息不好造成的身体不适,经过这一晚,通通消失,整个人轻松的骨肉都轻了几分。

用力的伸了一个懒腰,我向旁边看了一眼。

封云擎人呢?

不对,鬼呢?

他怎么不在?

在房间里扫视一遍,真的没有

难道是因为白天太阳出来了,所以藏起来了?

不过我记得他好像并不怕太阳光吧,白天他也有出现过

抓抓头发,穿上拖鞋,揉着眼向外走,却看到外间屋里,一老一少两个男人交谈正欢!

爷爷。我走过去叫了一声,瞥一眼封云擎那张俊脸,想到我们现在的关系,不情愿的叫道:封云擎。

刚刚还相谈甚欢的两个人,很有默契的一起闭嘴,还同时转头看着我,露出笑容。

爷爷对我笑也就算了,为什么封云擎还对我笑?笑的还那么高深莫测的模样!

被他们两个笑的我有点不自在,狐疑的问:我脸上有东西??

一老一少又很有默契的同时回答:没有。

那你们再笑什么?

爷爷拉起我的手,粗粝的大掌细细的在我的手掌上摩擦,又拉过封云擎的手把我的手放在他的掌心,一副把我交给他的姿态,笑呵呵的说:阿瑾,以后你身边多了一个保护你的存在,爷爷是替你高兴。

爷爷是真的高兴,高兴的笑开花,连眼角那深深的鱼尾纹都笑的挤在了一起。

封云擎满脸认真的表态:爷爷你放心,阿瑾是我的妻,以后我会好好的保护她,不让她受一点伤害。

虽然我有点难以接受,自己嫁给了一个鬼,可这个鬼有颜值,有身材,还许下这样的承诺

不可能不感动!

本来对他的抗拒,似乎松懈了很多。

爷爷笑的合不拢嘴,不住的说好。

解决了我十九岁死劫的问题,爷爷看起来轻松了很多,脸上的笑容变多,也不催促我离开,赶我回城,大有让我陪他一直到开学的意思。

这么多年没能来看他,我也舍不得这么早回去,反正假期还有几天,干脆一直住到开学的前一天,才从县里返回城里的小姑家。

临走的时候,爷爷欲言又止,目光担忧的看向我挂在脖子上的小葫芦。

小葫芦里面是封云擎。

他是鬼体,不能长时间在人间游荡,尤其是不能在太阳下太久,会对他造成损伤。

爷爷和大海爷爷做法,把妈妈留给我的玉葫芦改成他暂时栖身的地方,这样既方便他保护我,也能让他一直留在人间。

阿瑾,云擎的事,一定要少让别人知道,大隐隐于世,你不知道哪个人是真正的高人,万一暴露了你冥婚的身份,还有云擎的存在,很可能会给你们两口子带来危险

我知道了,一定会注意!我握着爷爷的手,不住地点头。

爷爷舒了口气,拍拍我的手背,欣慰的笑了笑。

爷爷,我不在的时候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别太劳累了,您的身子骨不比以前,要多注意休息

他打断我的话,行了阿瑾,你说的这些爷爷都知道,赶紧上车吧。

哎我答应一声,一步三回头的上了车。

上了车,没多久车子就发动了,透过车窗,看到爷爷在外面对我不断摆手,连忙冲他挥挥手,大喊道:爷爷,你回去吧,照顾好自己啊!

视线里,爷爷的身影不断变小,我心情压抑的抱着背包。

如果不用上学,真想多在这里陪他一段时间

从县里回城里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估计要有六七个小时,很多人都会在车上睡觉来度过。

我也不例外。

只是睡了没多久,就被人摸醒了!

客车上是双人座,我坐在最后面,里面靠窗的位子,外面坐的是一个中年男人。

看起来听老实人的模样,现在他的手,却在我的大腿下面摸索!

我睁开眼,动了一下腿,向里面错了一些。

公交车上咸猪手那么泛滥,我在城里乘公交都没有遇到,在这个小客车上,居然遇上了!

在网上看的实例多,都是提倡女人要学会强势,不能姑息,不能忍气吞声,因为越是这样,就越助长那些坏人的嚣张气焰。

那个中年男人看到我醒了,还向里躲了些,身子紧跟着向里面挤,想要把我挤在里面,靠的更近。

我皱着眉头,大声道:麻烦你向外面做点,你那么还有空余,别挤我了!

车里的人大多在睡觉,我这一嗓子,几个睡觉轻的都被惊醒,各种不满的目光全都看过来。嘴里还嘀咕着,似乎是指责我的话语。

不过这就是我想要的,吸引别人的注意,给他压力,让他不敢再胡乱来。

中年男人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向外挪了一点,靠在座椅靠背上假寐。

轻呼了口气,从包里拿出手机。

觉是不敢再睡了,万一等我睡着,他又乱来怎么办。

打开手机上的小游戏,低头玩起来。

过了几分钟,车里的人,该睡的又睡了过去。

中年男人从他放在腿上的包里拿出一个弹簧刀推出刀尖抵在我的腰上。

他压低声音,恶声恶气说:别出声,这刀子可不长眼,敢张扬,就在你身上扎个窟窿!

尖锐的刀尖抵在腰间,我的身体一下僵硬,把视线从手机转移到他拿到的手。

我不敢大声,怕激起他的凶性,小声道:你别乱来,这是犯罪,你不怕被警察抓吗

中年男人阴沉的哼道:我本来就是逃犯,你觉得我还怕多一个罪名?!

我一下急了:我又没有招惹你,你为什么要对付我!

他是在逃犯人肯定不是善茬,如果是普通的色狼,我还有胆子去反抗。

可面对这样丧心病狂的人,有点胆寒了。

我已经很久没有碰女人了,想要发泄。算你倒霉,整辆车就你年轻漂亮。

他的手穿过我的腰,看似亲密的动作,只有我知道,他这样做的用意。

他的刀在外人看不到的地方紧紧帖着我的肌肤

不想死,就乖乖听话。他压低声音,在我的耳边凶狠的威胁。

停车,我女儿肚子疼呢,可能要跑肚,让我们下车!

客车在路边停下,我被他挟持着,从客车上下来。

无助的看着客车在我们下来之后重新开走,留下呛人的尾气,一眨眼跑出多远。

他把我拖到树林里,猴急的开始脱我的衣服,我想反抗,又忌惮他手里的弹簧刀,只能不断向后躲。

老实点!他抡起巴掌在我脸上扇了一巴掌,打得我眼前冒金星,整个人都蒙了。

屈辱和害怕,让我忍不住哭起来。

不敢再躲,可想到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我几乎要崩溃

夜半阴婚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夜半阴婚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夜半阴婚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