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极品财神》(张猛)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极品财神》(张猛)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2019-05-16 04:59:01来源:tw发布:雨布

极品财神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极品财神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极品财神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俏寡妇得了重病怎么办?不用怕,看张猛一口仙气,解除疼痛!蛇虫都是毒物怎么办?不用怕,看张猛调兵遣将,为己所用!从负债累累到家财万贯,从孤单一人到美女如云,看张猛一介乡村穷屌丝,如何逆袭成为高富帅。

《极品财神》(张猛)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张猛小说极品财神推荐章节

第001章 家徒四壁

好冷,好冷啊!张猛一个哆嗦醒了过来,只觉得自己掉入了冰窟里了。

张猛,你醒了,你终于醒了。

张猛听见旁边一个女人欣喜的声音,扭过头一看,一个长得眉清目秀的女人正喜极而泣。

我这是在哪里?张猛看了一眼木制的天花板,左边的塑料包裹的窗户已经破了好几个洞,这,这不就是我的家么?

面前的这个女人,不就是我的嫂子林茜茜么?

林茜茜是一名乡村女教师,她生性活波,便叽叽喳喳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张猛这才想起了昏迷前的事情,张猛的哥哥张壮在乡里开了家米铺,经常走街串户的收大米,收入在这乡下还是比较客观,还娶了这么漂亮的女人做媳妇。

这就引起了邻村的恶霸张骁的嫉妒,张骁便串通了乡政府的官员,开始打压张壮的米铺,张壮一气之下去理论,被张骁叫上一群混混打了一顿,还被污蔑进了拘留所,现在还在县城看守所关押着。

而当时张猛也跟着哥哥去找张骁,一起被打了一顿,一直昏迷至今。

不过,张猛在昏迷时,却做了一个梦,一个长胡子道士教了他许多道法,还教他修炼出了一种仙气,据说可以让万物复苏,死物复活。

不对,这不是梦!

张猛突然发现,自己的肚子里一阵暖暖的,这暖意不正式当时修炼仙气时的感觉么。

他闭上眼睛,按照梦里道长的指示审视内心,发现丹田里有一股绿色的仙气在顺时针缓慢的旋转。

梦里的一切都是真的!

张猛睁开眼睛,朝着嫂子问道:爸妈呢?

嫂子神情一黯,回道:爸去开爬山王去了,妈在集市卖菜,你昏迷有三个月了,这三个月家里给你治病,托人去看守所找关系,家里的积蓄全都花光了,家里能卖的东西也都卖了,实在是没钱了。

张猛默然,心中涌起对张骁无尽的恨意,本来家里还很殷实,就是张骁的从中作梗,让这个小康之家家道中落了。

张猛,你肚子饿了吧,我给你弄点吃的。嫂子林茜茜站了起来,准备去给张猛煮点面条。

这不说还好,一说,张猛也真的饿了,肚子咕咕响了起来。

嫂子捂嘴一笑,白皙的脸上笑靥如花,嫂子真的是个美女。

林茜茜家里也是农村的,不是这个乡的,她父母含辛茹苦的将林茜茜送入大学,就是希望她能成才。

当时林茜茜答应嫁给哥哥张壮时,林茜茜的家人是强烈反对的,她们家一直希望让这个女儿能够嫁到县城,嫁给公务员,然而当时林茜茜顶着家里强烈的反对,执意要嫁给张壮。

没想到,嫁过来还没一年,家里就贫穷了。

给我回去!张猛躺在床上,听到外面传来了怒吼声。

我不,我为什么要回去,这是我的家!林茜茜的声音传了进来。

张猛赶紧爬了起来,其实目前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穿上鞋子就跑了出去。

门外,林茜茜的家人来了十多个人,硬是要将林茜茜拉回去。

你们在干嘛!张猛站在门口大声喊道。

林茜茜手里拿着从村口小卖部买来的挂满,身边站着三个男人,一个是林茜茜的父亲,还有两个是她的二叔和三叔。

林茜茜的父亲看到站在门口的张猛,送开拉扯林茜茜的手说道:你在这里正好,你看看你家成什么样子了,我把我女儿待会去,你家的苦,我们林家没必要和你们一起承受。

是啊,是啊!

人家好歹也是个大学生,乡村教师,事业编制,吃国家饭的,干嘛要和你们一起受苦啊!

不少村民也都纷纷跑来看热闹了,大家也都很赞成林茜茜父亲的观点。

张猛,算啦,你们家败了,你哥哥吃牢饭去了,别连累人家林茜茜,人家才25岁,年轻,和你哥哥离了婚,再嫁个公务员不难。一个村民苦口婆心的劝道。

我哥哥没有犯罪,凭什么吃牢饭!张猛回道,现在哥哥被关押着,父母不在家,如果他现在不站出来,嫂子今天铁定得跟着她父亲走了,一旦走了,肯定回不来了。

林茜茜也附和道:是,我家张壮是冤枉的。

我不管那么多,反正现在这家里是败了,你跟我回去,别和他们一起过了。林茜茜的父亲不管那么多,直接说道。

林茜茜的二叔这时也开口说道:茜茜,听你爸爸的话,和我们回去,我也和县教育局的朋友打了招呼了,你教完这个学期就调到县里去当老师,别再待在这个山疙瘩里了。

我不,我不去!林茜茜大声喊道,拼命的挣扎着。

然而,一个女人力气怎么比得过男人,何况还是两个男人拉扯着。

张猛看不下去了,他上前一步大声说道:嫂子都说不走了,你们还在这里强行抓人,你们当我们张家没人么?

张猛这句话气动丹田,夹杂着仙气说出来,声音格外震撼,震得在场所有人心头一颤,林茜茜趁机挣脱了出来。

等林茜茜的家人反应过来,林茜茜已经跑进了张家躲起来了,林茜茜的父亲气急败坏的喊道:你个赔钱货诶,你怎么就是不听啊!

我就是不听,我就要和张壮过一辈子,生是张家人,死是张家鬼!林茜茜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

林茜茜的父亲气的想要冲进去将人绑出来,林茜茜的二叔拉了拉他,然后往前走了几步。

林茜茜的二叔穿着很得体,衬衫西裤皮鞋,一看就是吃官家饭的,他说道:张猛,林茜茜是我大哥的宝贝女儿,跟着你们吃苦,你觉得你们张家对得起我们么,当时结婚的时候,你大哥说一辈子给林茜茜幸福,但是你看看你们家现在这个样子,你们兑现承诺了么?

张猛说道:谁说我们家不行了,我们家现在好的很!

林茜茜的二叔冷笑了一声回道:那你们张家还欠我们林家五千块钱,你们什么时候还?

欠钱!张猛懵比了。

哼,不就是五千块钱么,给我三天时间,我还你一万!虽然张猛不知道为啥欠了钱,但是现在这情况明显不能把气势输了。

好,就给你三天时间,三天没还钱,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林茜茜的二叔撂下这句话,林家人撤了。

第002章 仙气养田鸡

冬夜,张家全都围坐在一起,一盏钨丝灯泡发出灰黄的光芒,照的张家人愁云密布。

张猛现在才知道,自从哥哥被抓,他昏迷后,张家上上下下花了不少钱,对外欠账都欠了三万多元了,而且现在不仅仅是林家人,就连其他的亲戚见到张猛他们一家人,都绕的远远的,根本都不敢接触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林茜茜要被强行带走时,村里无论是亲戚还是其他人,都一边倒的支持林家人的做法,因为他们家真的垮了。

唉,我们也是左想右想,实在是想不出办法了。张猛的父亲张百强吸着烟皱着眉头说道。

张母谢桂梅端着一盘葱爆田鸡肉上来,这是今晚的主菜,谢桂梅说道:儿子,你好不容易醒来了,多吃点田鸡补补身子。

田鸡!张猛看着这一盘田鸡,心中一动。

冬天的田鸡肉质肥美,而且冬天大家吃火锅吃得多,田鸡火锅也是一种很受大家欢迎的火锅品种。

张百强看着愣愣的张猛,推了他一下说道:儿子,咋了,吃啊!

张猛这才反应过来,他的面前已经摆好了饭,张猛端起饭吃了起来,这是他昏迷了这么久第一次吃到白米饭。

不由的胃口大开,一大碗饭没几下就见底了。

吃完饭,整个人脑袋也活络了,张猛问道:妈,现在田鸡市场价多少钱一斤?

这田鸡是你二叔送的,他上回抓了不少田鸡去县城里卖,剩了点,听说你醒了,就送过来了,这东西县城好点的20多块钱一斤,咱们没事怎么会去买这个?谢桂梅收拾着碗筷说道。

张父也说道:你要喜欢,过两天叫你二叔在抓点过来给你,现在咱们张家也就你二叔还肯和我们说话了,其他几个弟兄,全都像躲瘟疫一样躲着我们。

张猛说道:爸,要不我也去抓点田鸡卖吧。

你去抓田鸡?张百强说道,你不是身体才好么,这冬天田鸡都冬眠了,要抓可不容易啊。

林茜茜此时也插嘴道:张猛,你别听我爸他们的,我要不想走,谁都拉不走我的。

林茜茜担心张猛是因为她才去抓田鸡,特意这么说道。

张猛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停下,说道:我知道大家担心我,但是我现在身体已经没事了,现在咱们张家处境困难,大家都在说我们张家垮了,我做为张家的一份子,理应为张家出一份力,这抓田鸡又不是难事,我小时候就抓过,我今晚先试下,抓到了最好,没抓到也不碍事,你们说是么?

张百强默默地抽着烟,听着张猛说的,也貌似有道理,张猛今年也19岁了,也成年了,于是张百强说道:行,儿子,你既然这么说了,我支持你。

张母本来还打算劝阻下张猛的,但是张百强都这么说了,她也只好答应了下来。

冬天,田鸡都冬眠了,此时抓田鸡,就要直接拿着铁锹下田里,找田鸡洞。

大冬天的晚上,找田鸡洞其实很辛苦,张猛站在田里,冷风夹杂着一些冰渣子,打在脸上冷兮兮的。

张猛见四周无人,便运行身体里的仙气,他记得在在梦中道长曾经教过他,用仙气灌注到眼中,可以获得仙眼神通。

果然,张猛只感觉到眼睛一暖,随即,眼前的景象发生了变化,在他面前的田地里,所有的生物全都看得清清楚楚。

躲在田鸡洞里的田鸡也都像是被透视了一样,看得清清楚楚。

张猛大喜,直接拿着铁锹朝着有田鸡的地方挖了下去,整片田里的田鸡被张猛一个不留的挖的干干净净。

这些田鸡被全都被张猛装在随身带来的塑料桶里,田鸡被挖出来还在冬眠状态,一动也不动的在桶子里趴着。

不到两个小时,整个桶里就装满了田鸡,这至少有一两百只田鸡了。

张猛看着这桶里的田鸡,想起仙气可以让万物茁壮成长,不知道将仙气灌注入这桶里,会不会让田鸡也长得更加肥美。

想到这里,张猛伸出右手,从掌心缓缓流出一丝丝白色的雾气,张猛用意念催动着仙气朝着桶里飘去。

突然,一个黑色的东西窜了过来,要下一口仙气,又从张猛的左侧跑了。

卧槽!张猛吓了一跳,仙眼神通看到,是一条小花蛇!

马丹,张猛心中烦闷急了,仙气很宝贵,被这么咬了一小口,虽然不多,但张猛还是有些心疼的。

算了,咬了就咬了,还有这么多,应该够了。

张猛将仙气装入桶里,然后盖上桶盖,便提着桶子回到了家里。

此时夜已深,家人都睡了,父母的房间在一楼,张猛的房间在二楼,就在大哥房间的旁边,路过大哥房间,张猛很明显的听到了嫂子在床上的抽泣声。

张猛停了下来,嫂子怎么了,嫂子似乎也听到了张猛的脚步声,说了一声:张猛。

张猛听到嫂子在叫他,轻轻的把房门一推,嫂子的房间门没锁,推开了。

走进嫂子房间,只见嫂子坐在床上,皎洁的月光洒在床铺上,嫂子就穿着一个睡衣,被大哥滋润后再次发育的胸脯撑的睡衣鼓起。

嫂子,你怎么了?大半夜的,进一个少妇的房间,任谁都会有些邪念,张猛的下面毫无悬念的涨起。

张猛,你哥哥被关了这么久了,我想他,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嫂子说着说着,又抽泣起来,大胸脯随着身体的晃动,微微的晃起。

张猛猛咽口水,心中暗道:这是我嫂子,嫂子!说归说,眼睛还是透过嫂子的领口看了下去,大胸脯又软又白。

嫂子,你放心,我会想办法的。张猛感觉此地不宜久留,慌忙的跑了出去。

马丹,要是还待下几分钟,估计会扑上去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张猛双腿盘在床上,张猛的仙气全名其实叫新月决,夜晚修炼是最好的,特别是月夜。

此时一轮皓月高悬夜空,张猛按照脑海中的记忆法决,他开始吐纳食气,在他眼里,他看到窗外的皓月一股股月之精华划破夜空,飞入他体内,而他体内,仙气顺时针旋转,很快,就成了一个球形,这就是新月球。

可惜,这只是修炼时的形态,如果没修炼时也是这形态,那么就进入另外一个境界了。

第003章 居然被悔婚了

  大约又过了两个小时,张猛才睁开眼睛,嘴唇微启,一股紫气从嘴里飞出,朝着圆月飞去。

  这叫做羔羊反哺,吸收了月之精华,吐出人之精华反馈给明月。

  “没有丹药辅助,这样修炼太慢了,今天还是满月,如果是新月,那修炼更加缓慢啊。”

  张猛摇了摇头,起身,看了下手机,已经是凌晨四点了。

  “去看看田鸡怎么样,被仙气滋养了两个多小时了,应该有些效果吧。”张猛心道,准备下楼看看。

  “啊!”张猛才下床,就听到楼下传来了嫂子的尖叫声。

  怎么了!莫非林家人又来了!张猛一惊赶紧跑下楼去。第三章上等田鸡

  张猛急忙跑到楼下,只见嫂子裹着一件大衣,看着那个塑料桶,瑟瑟发抖。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塑料桶的桶盖已经弹开了,这田鸡一个个表皮绿黑分明,个头硕大,只是一个个还是密闭这眼睛,看来被仙气滋养的很舒坦啊。

  “张猛,你,你一晚抓了这么多田鸡!”嫂子看来还没见过这么大一只的田鸡,有些被吓到了。

  张猛的父母亲也都被吵醒来了,一个个披着大衣走了出来,看到那以桶满满的田鸡,都被吓了一跳。

  “你,你这小子,一晚抓了这么多,还一个个这么大?”张百强惊得目瞪口呆。

  “爸,妈,给我个大麻袋,我装好今天送县城去卖了,这起码有三四十斤,就20块钱一斤,也够咱们卖七八百块钱了。”张猛心情大好。

  张家人自然是立即忙碌起来,生活做饭装田鸡。

  张猛草草的吃了些昨晚的剩饭,就骑着家里的摩托车,朝着县城开去。

  县城并不远,自己骑摩托车的话,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当张猛到县城的时候,太阳才刚刚升起,他这才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小银子吗?我是猛子啊!”电话响了两声就接通了。

  “猛子,你醒了啊,太好了,我正打算去看你呢?有事吗?”

  小银子真名叫李银风,在县城泉水湾酒楼当帮厨,张猛的初中同学,为人还算厚道。

  “是这样的,小银子,我抓了几十斤田鸡,想拿给你瞧瞧。”张猛说道。

  李银风回道:“你拿来我瞧瞧,现在天冷,吃田鸡火锅的还是挺多的,不过咱们这酒楼来的都是达官贵人,田鸡品质没到可是不会要的哦。”

  “你放心,品质绝对吓你一跳。”张猛说道

  “行,那你送来吧!”李银风没有多想,点头就答应了下来。

  张猛应了一声,就向泉水湾酒楼开去。

  “小银子!”

  来到泉水湾酒楼,张猛一眼就看到了在门前搬蔬菜的李银风,笑着打了声招呼。

  “有什么好货?迫不及待地往我这送?”李银风没有客气,开门见山,直接问道。

  张猛把麻袋放下,笑道:“都在这了。”

  “这田鸡,卧槽,这么大一个!”作为一名在酒楼里当帮厨四五年的半个厨子,李银风也长年和田鸡打交道,田鸡的好坏,他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但紧接着,庞飞眉头就皱了起来,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想了一阵,他才忽然意识到,网兜里的田鸡怎么一动也不动。

  他和张猛老同学了,若张猛从家里赶来的话,也只要一两个小时,这田鸡莫非早死了。

  “你这田鸡?”李银风有些为难,小声说道,“不会都死了吧。”

  “哪有,死物我会送你这?”张猛说道,“都还在冬眠呢!”

  “你小子什么时候抓的!”李银风诧异的问道,这一大麻袋的田鸡,不可能今早刚抓的吧。

  “抓了一晚了!”张猛老老实实的说道。

  “一晚了还在冬眠?”李银风看了看这一麻袋田鸡,拿出来一只,摸了下,果然还是活的。

  李银风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抹惊奇,然后叫来一个服务员,让其把田鸡拿到后厨,吩咐厨师做一只尝尝。

  张猛也知道李银风还是帮厨,这菜品好不好,值不值得买,还是大厨说了算,于是也不急,就在店里和李银风聊了起来。

  不一会,后厨把田鸡料理好了,葱爆田鸡肉,田鸡炖汤。刚一端上来,田鸡香味就充斥了整个酒楼,这田鸡白嫩光滑,肉质细嫩肥厚香气四溢,让人忍不住食指大动。

  一名大厨更是跑了出来,直接指着李银风说道:“你小子,上哪里找了这么好的田鸡,以前怎么没见你拿这么好的田鸡过来。”

  李银风指了指身边的张猛说道:“这我同学,今天抓了些田鸡过来,你们都是大师傅,懂这些,我就叫他那几只先给你们试下菜品。”

  大厨迫不及待尝了两口,尝完之后,直拍大腿,骂咧咧地道:“他妈的,和田鸡打了一辈子交道,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田鸡。”

  边上的服务员闻到鱼香味,也忍不住咽了两口口水。

  “猛子,这田鸡怎么卖?有多少我要多少,我全要了,放心,价格决不亏待你。”李银风朝着张猛使了使眼色,大笑道。

  “小银子,你看着给。”张猛自然会意,将决定权给了他们。

  李银风看向大厨,大厨略微想了一下,说道:“一百块钱一斤,你看怎么样,以后有这么好的田鸡都送这里来”

  “行!”

  价格抬高了好几倍,张猛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下来,他粗略算了下,今天这田鸡就是四千块了,用仙气滋养,自己每天抓点田鸡,这一万块钱这三天能够筹到!

  “好,那咱们就说定了。”李银风见价格翻了几番了,生怕张猛反悔似的,转身拿来自己的手机,这就要给张猛转账。

  张猛笑着答应了下来,反正他现在也急需用钱。

  “猛子,咱们这田鸡卖的很好,你今晚在抓点这么好的,明天给我们再送几十斤来?”李银风笑的合不拢嘴,这猛子的田鸡是自己的渠道哪来的,有这么好的渠道,他在这里的话语权也会大好多。

  “行!”张猛思忖了一下道,自己有仙眼神通,抓田鸡也不难。

  “好,那一言为定。”李银风哈哈笑道。

  张猛没有在酒楼里逗留,离开后,他在县城闲逛起来,走了几家中药店,想买一些药材辅助修炼,但并没有买到想要的药材。

  突然,一条广告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收购蛇毒!

  我昨晚不是给一条蛇吃了一口仙气么,这仙气对田鸡帮助这么大,不知道对那条花蛇带来了什么好的效果。

  而且,他们村子的后山上有很多毒蛇,张猛从小在这村子里长大,小时候没少见村里的孩子被蛇咬。

  稍微沉思了一下,他拿出手机,按下广告上的电话号码就打了过去,询问之后才知道,对方是中药采购商,最近市场上对蛇毒要求很大,张猛所在的县城是山区,毒蛇多,所以在这里有个收购点,而且价格不菲。

  “这倒是一条来钱的好门路!”张猛一笑,后山那么多毒蛇,应该能采集到不少蛇毒。

  而就在张猛盘算着怎么采集蛇毒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了眼来电显示,是家里打来的,立即按下了接听键。

  “儿子,回来下吧,家里有急事。”张母语气带着哭声说道。

  “怎么了,妈?”

  “你的未婚妻悔婚了。”张母说着说着哭了起来。

第004章 退婚

张猛急忙赶回家,才到家门口,就听到了激烈的争吵声。

母亲的声音带着哭声说道:小莲啊,你在考虑考虑下好么?

张猛闻言,赶紧走进了家门。

张猛,你回来啦。

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村妇站在家里,穿着光鲜,但依旧透着浓浓的村土味。

柳婶,我家这时怎么了?张猛虽然知道家里肯定出问题了,但是还是要先问清楚。

杨翠莲和杨翠莲的母亲王彩蝶以及媒人柳婶都在家里,这很明显,是来退婚了。

柳婶名叫王喜柳,是附近几个村有名的媒婆,张猛就是通过她的介绍,认识了杨翠莲,婚期都定下来了,明年年初里结婚。

张猛,你来的正好。柳婶见到张猛,面色开始还有些为难,最后一咬牙道:张猛啊,柳婶这次带着杨翠莲她们母女来呢,就一个事情,翠莲她们家想退了这门亲事了。

退婚?什么意思?张猛脸色微变,紧接着问道。

杨翠莲就站在这里,这妹子长得挺标致的,白白净净,和嫂子的丰乳肥臀不一样,她胸部大,但是看起来很可爱。

当时张猛也就是看着这个妹子长得可爱,才答应了这门婚事的。

哎,你们家最近不是?张猛,你家的情况你也清楚,人家女孩子家嫁过来,总不能跟着你们受苦吧。柳婶轻叹一声,从随身的手提包里拿出一个小包裹,推到张猛面前,接着道,这是你们家给翠莲买的首饰,还有两万块钱的彩礼,都在这里了。

农村结婚,男方要给女方买三金,也就是金戒指、金耳环和金项链,三金一买,代表这婚姻就定了,现在女方退还三金,说明是铁了心想悔婚。

杨翠莲,你怎么能这样?当初咱们张家都看不上你,是你死活赖着张猛不放,你一个连高中都没有上过的人,有什么资格林茜茜气愤万分地说道,替张猛打抱不平。

死活赖着不放!王彩蝶一个典型的农村妇女,泼妇气质溢于言表,听到林茜茜的话,插着腰子骂道,你们说的真好笑,就你们这破家,很快就连这房子都没了,我家翠莲大闺女,还会赖着你们,你们说出去有人信!

林茜茜还想争辩,但话还没出口,却被张猛沉声打断了,嫂子!别说了。

林茜茜鼓了鼓腮,显然气的不轻,冷哼一声,别过头去,也没有给杨翠莲她们什么好脸色。

柳婶,翠莲,这事我知道了,我也不为难你们,我同意了。张猛面色平静地说道,倒没有多么气愤。

哼,还是张猛你识相。杨翠莲的母亲冷哼一声,拉着杨翠莲就走了。

这媒没做成,柳婶也像是被火烧屁股似的,匆匆离开了。

张猛啊,这个杨翠莲太过分了!她有什么资格悔婚啊?柳婶走后,张母抹着眼泪哭哭滴滴的说道。

天下又不是一个女人,怎么?还怕我找不到老婆?张猛呵呵一笑。

张猛虽然也没有上过大学,但是自从昏迷后和那个道长云游四海,修炼仙气,不知不觉看问题也比母亲看得深一些,杨翠莲之所以悔婚,说白了,是因为他家造了这么大的难,为了给他治病,为了救大哥,欠下了一笔外债,所以说,杨翠莲家悔婚也就不奇怪了!

下午的时候,父亲张百强也回来了。

嫂子气不过,立即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张百强,父亲听到这事后,也很是生气,但毕竟没有结婚,所以拿杨翠莲家一点办法都没有。

吹了就吹了吧!这样的女人娶回家也是祸害。父亲气愤道。

说归说,张萌的父亲说完还是长叹一口气,皱着眉头,在饭桌前抽烟。

张猛走过来说道:爸,妈,这田鸡卖了四千块钱,我刚才全转到嫂子的卡里去了,今晚我在抓点田鸡去卖了,基本上嫂子家里的账也就还清了。

张猛,不用这么急,我只要不肯回去,我家里人也拿我没办法的。林茜茜在盛着饭,听到张猛的话,连忙说道。

张家现在缺钱的不得了,林茜茜不希望因为自己,拖累了张家。

张猛的父亲没想到张猛的这田鸡居然卖了这么多钱,不过他吐了一口烟还是说道:茜茜,这钱你就拿着,咱们张家就算是在穷在苦,也不能让亲家这边看扁了,唉,张猛,你这两天在多抓点,你说了还林家一万,就还一万过去。

林茜茜见父亲都这么说了,也就不好说什么,老老实实的将饭盛好,一家子默默的吃了一顿午饭。

吃完饭,张猛从母亲的抽屉了拿了一盒绣花针又出门去了,他打算去看看那条花蛇。

来到昨天那个田地里,张猛才开启仙眼神通,那条花蛇居然提溜一下窜到了张猛的脚边,抬起头,像是讨好一样的看着他。

这蛇比昨晚粗壮了不少,通体花色,是一条赤练蛇。

赤练蛇无毒,喜欢吃青蛙蟾蜍之类的生物,看来昨晚是被张猛的铁锹吵醒了,才跑出来的。

长粗了不少啊!张猛说道,你知道毒蛇在哪里么,带我去看看。

这条赤练居然摇了摇头,张着嘴找张猛讨吃的。

马丹,这蛇居然还通人性了。张猛有些惊讶,这仙气难道这么有用。

你不带我去找,你就别想在吃到仙气!张猛瞪着这条赤练蛇说道。

赤练蛇头缩了缩,居然哧溜一下,朝着后山游去。

张猛知道这家伙是答应待他去找毒蛇了,便赶紧跟了上去。

这后山很高很大,山底下是一溜烟的牛棚和猪栏,这里人多,蛇很少出现。

沿着小路一直往上走,树木越来越茂盛,忽然,张猛听到赤练蛇发出吱吱声。

循着声音看去,一个小洞出现在了张猛的面前。

张猛开启仙眼神通一看,在这小洞里盘着不下二十只青绿色的蛇,全都在冬眠中,张猛看得出来,是白唇竹叶青。

很棒,这蛇有剧毒!张猛伸出右手,朝着赤练蛇喷出一丝白雾,赤练蛇贪婪的吸了起来。

走吧,小畜生!张猛呵斥道,然后蹲在洞口,朝着洞里吹了一声口哨。

口哨尖锐刺耳,盘在外面的竹叶青睁开了眼。

第005章 杨寡妇

蛇是冷血动物,就算醒来了,在这么寒冷的天,也没有办法活动。

张猛看到赤练蛇吸收了仙气居然通灵性了,心想,我如果将仙气灌注进这个蛇洞里,是不是也可以让这些竹叶青听我的话呢,到时候要他们老老实实的将蛇毒供应出来。

心念及此,张猛伸出手,掌心仙气缓缓的飞了出来,飘进了洞里。

你们听好了,我这仙气可不是白白给你们的,明天我会来找你们,你们得把你们的毒液都给我,知道了么?张猛朝着这些竹叶青说道。

仙气飘进了洞里,这些竹叶青都贪婪的吸了起来,看来这些孽畜也都知道这是好东西了。

张猛找到一块大石头将洞口堵上,防止仙气泄漏出来。

做完这些,此时天色已黑,张猛便转身准备下山了。

这后山很大,张猛也是走到了大山深处,当时上山是又是跟着赤练蛇上来的,这下山时,赤练蛇又不知道去哪里了。

这孽畜,吃饱了仙气就走了!张猛心里骂道,就这么在山上瞎转悠着。

好在,张猛看到前面山下有一盏小灯光亮着,这下好了,有指引了。

张猛朝着山下的小灯光方向走去。

几经辗转,张猛终于快到山下了,可是,这下好了,没路了,全是笔直的断崖,张猛站在人家屋顶的位置,进退不得。

不过,张猛看到了让他呆滞的一幕。

这,这不是隔壁村的杨寡妇?张猛知道,自己稀里糊涂的在山上乱转,转到隔壁村来了。

这杨寡妇张猛见过,是王富财的媳妇,王富财活着的时候是这里的村干部,结果后来出车祸死了。

杨寡妇当时刚嫁给王富财时,张猛还去喝了酒,长得很漂亮,大眼睛长头发,当时张猛才读初中,都觉得这个女人标致水嫩急了。

王富财死后,杨寡妇一直为改嫁,养育者王富财的小孩,两人一直住在村子里。

现在,杨寡妇应该30多岁了吧,张猛心想道。

忽然,张猛腿一滑,居然直接朝着杨寡妇的家里倒了下去。

谁推我!张猛明显感觉到是有东西推了下他的腿,他回头一看,赤练蛇不知道啥时候钻了出来,还朝着他吐着蛇信子。

你个孽畜!张猛心里骂道,可惜下坠之势不可阻挡,张猛还是掉进了杨寡妇的浴室。

普拉!张猛抓了一把杨寡妇,两人倒在了一起。

啊!杨寡妇被突然出现的男人吓了一跳,赶紧爬起来,拿着浴巾遮住了面前的敏感区域,这个人缩角落里,小脸吓得苍白。

张猛尴尬的爬了起来,抬起头一看山上,赤练蛇不见了,这下好了,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这个,杨姐,我......。这杨寡妇的胸前宏伟状况,这小小的浴巾根本没办法遮住,张猛还是看到了。

杨寡妇说道:你不是张猛么?

我去,杨寡妇还记得我,这下惨了,寡妇门前是非多啊!

你先出去吧,我......。杨寡妇红着脸说道。

好,我马上出去!

张猛连忙跑到门前开门,一回头,杨寡妇的屁股再次被张猛看到,这次是近距离看,好远好白,张猛猛咽了一把口水。

不敢多看,深怕被杨寡妇看到,连忙跑了出去。

杨寡妇家里很简单,但是很整洁。

一个女人,孤零零的带着孩子,也就靠着老公生前的那些积蓄,日子的确过得不会很好。张猛心道。

不一会儿,杨寡妇出来了,穿着一身睡衣,低着头坐在了张猛旁边。

杨姐,我是去山上采蛇毒,然后迷路了,下山时天黑了路滑,所以......。张猛这下心里没那么紧张了。

我儿子今天被婆婆带走了。杨寡妇随口说道。

这,这什么意思,这是暗示今晚就她一个人?

张猛心里一阵波澜壮阔。

咳咳咳!杨寡妇忽然猛烈的咳嗽了起来,咳嗽的腰都弯了。

杨姐,你怎么了?张猛赶紧凑过头去问道。

张猛的头刚凑过去,杨寡妇猛然抬起头来,张猛的嘴正好亲在了杨寡妇的嘴上。

杨寡妇嘴唇肥厚,张猛闻上去只感觉到嘴唇的柔软,不由的将舌头伸了出来。

唔!杨寡妇身上猛然一阵哆嗦,张猛站了起来,直接将杨寡妇按在了墙上猛亲了起来。

杨寡妇还想挣扎,张猛按着杨寡妇的双手,整个人贴在了杨寡妇身上。

这天好冷啊!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

张猛脑海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杨寡妇也用力推了张猛一下,两人分开了。

张猛,你别这样。杨寡妇喘着粗气小声说道。

我,我......。张猛这下更加尴尬了。

估摸着刚才说话的人走了,杨寡妇说道:你赶紧走吧,明天我婆婆送孩子过来要是看到你会不好。

张猛点了点头,趴在窗户上看到门外没有人,一溜烟跑了出去。

一直走到村道上,张猛才回头看了一眼杨寡妇的家,灯还亮着,回想着刚才看到张寡妇的身体和亲张寡妇时的香甜,张猛一阵欲火焚身。

不行,现在还不是想着趴寡妇门的时候,家里已经很惨了,如果我在流出点流言蜚语出来,我们张家就更加万劫不复了。张猛狠狠的拍了自己一巴掌,脚步加快,朝着家里跑去。

极品财神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极品财神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极品财神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