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鬼话连篇》(李飞小英)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鬼话连篇》(李飞小英)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2019-05-16 05:12:51来源:tw发布:青丘

鬼话连篇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鬼话连篇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鬼话连篇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那些年村里迷信,经常绑着一对金童玉女去娘娘庙献祭,殊不知活活地养出了一场妖祸。

《鬼话连篇》(李飞小英)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李飞小英小说鬼话连篇推荐章节

第一章 娘庙

我们那儿是个很传统的小村子,一直都有个说法叫“前不植槐后不栽柳,老宅不种鬼拍手”。

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阳宅前面不能种槐树,因为槐树容易宿阴,对主不利。而柳树这东西阴气重,做棺材的木头又大都是柳木,所以宅子后面种柳树意味着短命,大不吉。

至于鬼拍手就是杨树,因为杨树叶子长得很像鬼手,晚上一刮风就哗啦哗啦的。那个动静,人听了发毛,鬼听了闹宅。所以老宅子里里最忌讳有杨树。

但是有一种地方除外,那就是庙。庙这地方很邪门,它就讲究庭前古槐庭后柳,这样香火才旺盛。

我们村子边儿有一座娘娘庙,娘娘庙的后面就有一棵歪脖子老柳树。

那棵歪脖树已经有些年头儿了,连我爷活着的时候都说不清,那东西到底多少年了。

我记得小时候在歪脖树下玩儿的时候,被一只脚踩到了脑袋。我抬头一看,正好就看到一个女的挂在歪脖树上,惨白惨白的脸盯着我,差点儿就把我吓死。

我妈知道了这事也吓得够呛,她跟我说让我再也不要到那个地方去了。后来我才知道,以前那棵歪脖树上吊死过一个女的。

这事给我童年留下了不小的阴影,以至于我后来真的就再没敢去过那地方。

但是在我十五岁那年,我到底还是没能躲过去。

我记得那年是闰年,风调雨顺的,但是地里的庄稼就是不结籽粒儿,听说好像是犯了一种叫地煞的东西。

我们村里的人都为这个着急,可是又没什么办法,后来听到村里的一个神婆撺掇,要给娘娘庙献童男童女。

那一次我被选上了当童男,把我吓得够呛,以为他们要宰了我。后来我妈告诉我说,其实就是扮上童子相,然后坐在莲花座上被人抬着就行。

可是我妈没告诉我,扮童男童女,那是要在娘娘庙过夜的。

那天我脸上被涂了很重的粉,然后和一个叫小英的女孩,被抬着就去了娘娘庙。

献祭的仪式很隆重,来的人都排成了一条长龙,人人手里都捧着一把香,香烟燎起来,把娘娘庙周围的整个小树林弄得跟起了雾一样,两三米外都看不见人。

娘娘庙虽然是一座庙,但是其实很小,也就大概四五平米那么大,有一个成年人那么高,里面放着一座娘娘像。

但是庙的门很矮,所以你要透过庙门,只能看到神像的一半儿,娘娘像的上半身全都隐藏在了庙里面。

老人们说这是有讲究的,娘娘的脸不是凡人可以看的。但是也有人说,娘娘像其实长得挺狰狞的,怕吓到人,所以不让看。

但甭管哪一种说法是真的,我们这儿的人对娘娘庙都有一种发自心底的畏惧。

自打被扮成童男放在娘娘庙门口之后,我就觉得浑身不自在,老觉着有一道阴森森目光在我背后盯着,盯得我浑身都有点儿发毛。

这种感觉让我想起了那年被人踩的情形,于是就不自觉地抬头朝歪脖树上看去。

但是那时候烟熏得厉害,歪脖树完全被笼罩在了里面,什么都看不到。

我咽了一口吐沫,心说等下离开这儿就好了。

祭祀的仪式很复杂,神婆杀了几只公鸡,放了满满一碗的血,然后把沿着娘娘庙,把血洒出一个圈儿来,我和小英都被圈在了里面。

最后,她用手指头把剩下的血,全都抹开了纸人纸马的额头上。

那些纸人被风吹的摇摇晃晃的,本来就挺渗人的,现在脸上一抹血,我顿时就感觉浑身一凛,仿佛周围空气的温度,都一下子降低了不少。

我看小英也打了个寒颤,于是就问她怎么了,她跟我说冷。

就在我们两个说话的时候,神婆一把火就把那些纸人纸马全都点着了,火苗腾起,顿时就把那一张张诡异的脸全都包裹在了里面。

献祭的仪式结束之后,人们把手里的香全都插在了娘娘庙的前面,然后一个个的全都离开了。

等人满散得差不多的时候,我也打算走。

谁知这个时候就被神婆给拦住了,她告诉我说,献祭的童男童女要在这儿待着一整夜,不然会出事的。

开始我不听,吵着要回家,结果神婆吓唬我说,我要是不听话,就把我挂到那棵歪脖树上。

我想起歪脖树上挂着的那个女人,吓得再也不敢说话了。小英是个女孩子,也没敢说什么。

献祭的人们渐渐离开,到了晚上的时候,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

夜色逐渐暗淡下来,娘娘庙周围树影幢幢的,晃得我心里直发毛。

小英吓得够呛,跟我说她害怕,我说我也害怕,要不我们现在偷偷跑回去吧。

可是小英表示不敢,她说她爸说了,今天什么事都得听神婆的,不然回去会挨揍的。

于是我们两个谁都没敢走。

晚上小树林里死静死静的,除了我和小英的喘气声之外,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夜风刮起来,那些烧的只剩下空架子的纸人晃来晃去的,看的我头皮都炸了。

我吓得浑身直哆嗦,这时候小英忽然告诉我说,她尿急。

我看了看四周黑乎乎的,也不敢动,于是就跟她说,你就在这里解决吧。

小英说不行,女孩子尿尿是不能让别人看的。

然后我说你可以找远一点儿的地方,但是她说她害怕。

我扫了扫周围,就跟她说,你到娘娘庙的后面去尿吧,那地方离得近,我也看不见。

小英答应了,但是要让我一直跟她说话,这样她才不会害怕。

她转身去了娘娘庙的后面,我就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她聊天。开始的时候,她还跟我说话,后来就没什么声音了。

我以为她不好意思了,于是就闭上了嘴。

可是等了老半天,我也没见小英回来,于是就问她尿完了没有。

谁知道喊了半天,居然一点儿回音都没有。

我一下子就慌了神儿了,于是就想去庙后找她。可是我往后面看了一眼,就不敢走了。

因为庙后面就是那那棵歪脖树,我想那年在歪脖树上看到的那个白脸女人,身上顿时就起了一层的白毛汗。

我不敢过去,就喊小英赶紧出来,叫她不要吓我。

可是回答我的除了哗啦啦的树叶声之外,什么都没有。

我心里毛的不行,拔腿就想跑。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就听到庙后面传来了嗯嗯声,那个动静明显是小英的。

我提到嗓子眼儿的心一下子就落了下来,问她怎么半天都不搭理我。

我一边说一边往那边儿走,也不顾她害羞不害羞了。

可是等我走到庙后面,一下子就愣住了。那地方空空荡荡的,连个毛影都没有。

我就觉得脑袋嗡的一下,头顿时就大了。

小英不见了!那我刚才听到的是谁的声音!

我大喊着叫小英赶紧出来,我不跟她玩儿了。当时我吓得,声音都带了哭腔儿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就听到身后面有声音。我吓得头皮一炸,猛一回头看,就看到小英正站在我的后面。

我咽了口吐沫,问她刚才干嘛不出声,都快把我给吓死了。

小英说她刚才没听到我的喊声。

我也没工夫跟她计较这么多了,于是就跟她说,这地方太吓人了,我们不待了,让她赶紧跟我回家。

说完我就走,可是走了两步,就发现小英压根就没跟上来。

我回头去看,惊讶的发现,小英还站在刚才那个地方没动。

我问她干嘛不走,小英冲我一招手,说:李飞,你过来。

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于是就往她那边儿走。可是走了没两步,我就不敢动了,因为小英的后面就是那棵歪脖树。

自打那年看到那个白脸的女人,我就对这棵树有了心理阴影,死活不敢靠近它。

于是我跟小英说:别闹,赶紧跟我回家。

小英依然不动,还是让我过去。

她越是这样,我心里就越没底。我又往前走了一步,就发现此时的小英好像有点儿不大对头,因为她的脸太白了。

村里的娃不比城里孩子,整天野跑,晒得黢黑。可是对面小英的那张脸,白得让人心里直发毛。

我吓得心里突突直跳,本能地向后退。

等我退到一定距离的时候,视角开始变大,我就看到在小英的脑袋上面,好像还挂着一个什么东西。

我下意识地抬头往上看,可是就这一眼,把我吓得魂儿都差点儿飞了。

就在我脑袋上面,那棵歪脖树上,一个白色的人影挂在上面,晃里晃荡的。

那个人影,就是我以前见到的那个白衣服的女人!

第二章 小英没了

我吓得头皮都炸了,转身就往回跑。等我到家的时候,嗓子哭得都变了调了。

我妈吓一跳,问我怎么了,我说我又看见歪脖树上的那个女人了,然后就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她。

她听我讲完顿时就慌得不行,问我小英呢。

我说小英被那个白脸女人给勾走了,我妈吓坏了,赶紧拉着我就去了小英家报信。

到那儿之后我把今天晚上的事情一说,可是小英她爸根本就不信,他说所有的事情都是神婆安排好的,肯定不会出事。

我急的直跳脚,可是他死活就是不听。

后来我们找来了神婆,神婆一听我说半夜自己跑回了家,也惊的够呛。

她告诉我说,献祭的童男童女一定到待到天亮,不然会出事的。

我跟她解释说,已经出事了,小英可能已经被那个吊死鬼一样的女人给带走了。

小英她爸一听说自己女儿真的出事了,就说肯定是我不听话跑回来,连累了他女儿,上来就扇了我一巴掌。

我被扇得生疼,就跟他说那个白脸女人不是我招来的,可是他根本就不信,还警告我说要是小英出了事,一定会收拾我。

于是我们几个急匆匆地赶到了娘娘庙,可是到那儿之后,也没找到小英。

我们连娘娘庙的里面都翻遍了,可是就是找不到小英的踪迹。

我怯生生地跟他们说,小英会不会被那个吊死鬼女人吊到树上去了。

可是我的话还没说完,小英她爸就掐着我的脖子说,我要把他女儿咒死了,他就弄死我。

我被掐得,都喘不过起来了。我妈发了疯似的咬他的胳膊,这才把我从他手里抢了回来。

后来她跟我说,让我先回家,他们几个大人去找小英。

临走的时候,神婆偷偷告诉我,让我回家之后一定要把门关紧,无论是谁叫门,都不让我开。

我说如果是我妈呢,神婆跟我说,我妈今晚不太可能回去,她让我听她的话就行。

我一个人惴惴不安的就回了家,心里面充满了愧疚和不安。

回头后我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觉得一切都赖我,要不是我吓破了胆,自己一个人跑回了家,可能小英就不会有事了。

那一晚上,我在哭声和懊悔中慢慢儿地就睡着了。

睡到半夜的时候,我就发现有人在窗户外面喊我的名字。

一开始我还以为我妈回来了。可是等我细听声音的时候就发现不是。

窗户外的那个声音很轻,好像是一个小女孩的声音。

瞬间的惊怔之后,我脑子里电光一闪,忽然就知道那个声音是谁。

是小英!

此刻在窗户外面喊我名字的那个声音,就是小英的。

我一骨碌就从床上爬了起来,隔着窗户问她是不是小英。

那人嗯了一声说是,然后就让我给她开窗户。

我大喜过望,打开窗户之后,就看到一脸惨白的小英,正在冲着我笑。

她那个笑容有点儿诡异,有点儿阴森,我吓得够呛。但是眼见着小英活生生地站在我的面前,我还是挺开心的。

我问她刚才是怎么回事,小英告诉我说她也不知道,她就是想喊我过去,结果我就吓跑了。

她见我跑,也吓坏了,于是就也跟着跑,后来才发现跑错方向了。

我恍然大悟,难怪刚才我们怎么找都找不到她,于是我就让她赶紧回家。

小英说她不想回家,就想跟我在一起。

我听了羞得满脸通红,就告诉她,我再也不丢下她一个人跑了。

小英很高兴,问我愿不愿意娶她做新媳妇。我激动得心里怦怦乱跳,过了好半天才说愿意。

然后小英笑得更开心了,但是不知怎的,我就觉得她脸上的笑看起来非常的别扭。

小英跟我说,既然我愿意娶她做媳妇了,就让我背她进我们家门。我让她自己从窗户里钻进来,可是她说自己进不来。

于是我跳出了窗户,一下子就把小英背了起来。

说来奇怪,小英虽然是个小姑娘家,但是毕竟是十五六岁的人了,我背她在身上,居然一点儿重量都没有,感觉就跟假的一样。

我没想那么多,就想把她从窗户里送进去。

可是没想到,自从背起小英来之后,我忽然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很轻,飘飘忽忽的。

我下意识地低头一看,就发现自己脚底下已经悬空了。

我吓了一跳,就问小英这是怎么回事。

小英在我背上没说话,但是我感觉我背上有一股力量正在往上拉,就是这股力量把我从地面上拉起来的。

我大叫救命,可是小英好像完全没把我的话当回事,也就一会儿的工夫,我们两个就飞上了房顶上。

我吓得腿肚子都软了,顿时就觉得小英那张惨白的脸,越看越恐怖。

最后小英笑嘻嘻地跟我说,她这是在跟我开玩笑,问我要是不愿意,现在就可以跳下去。

我说我不敢,她说我是怂包,要想娶她,就得从这儿跳下去。

我从房顶上往下瞭了一眼,顿时就咽了口吐沫。其实农村的房顶并没有多高,可是不知怎么的,我就觉得自己好像是站在了万丈悬崖上,只要跳下去,可能就没命了。

小英还是不断怂恿让我往下跳,可我死活不肯。她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都快跟死人一个颜色了。

我吓得够呛,就让小英从我背上下来,可是我喊了半天,她都没回答我。

我觉得奇怪,于是就回头去看。

这一看不要紧,顿时就吓得我魂儿都快飞了。

在我背上的压根就不是小英,而是那个吊死鬼一样的白脸女人呢。

她那张脸几乎都贴到了我的面前,惨白惨白的,一下子吓得我寒毛都竖起来了。

我拼命的想把她从背上甩下来,可是根本就没用,那个白脸女人就好像沾在了我的背上一样,甩不开。

紧接着她的手就掐在了我的脖子里,同时嘴里发出像蛇一样的嘶嘶声:你不跳,我就掐死你!

我吓得全身的毛都炸了,顿时就觉得脖子里发紧,一种带有恐慌的窒息感,一下子就涌上了我的脑子。

就在我觉得快被她掐死的时候,忽然就听到了一声响亮的鸡叫声。

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白脸女人消失了,窒息感也消失了。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发现天已经蒙蒙亮了,而且我始终都待在房间里,压根就没出去过。

只不过那扇原本被我关的紧紧的窗户,却真的敞开了。

可是让我感到奇怪的是,从我这个角度看上去,竟然是在俯视窗户,感觉我自己正站在高处一样。

我下意识地低头去看,一下子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此刻我的脚下赫然是一个纸人,那个纸人双手拖着我的脚,感觉好像正在向上举,而那他一张脸正笑眯眯地看着我。

我吓得头皮都麻了,一脚就把那个纸人踢开了。

我以为这下子自己肯定会掉在地上,可是没想到的是,我只微微往下坠了一下,紧接着脖子里一紧,瞬间就被什么东西给勒住了。

这一下子来的太突然了,我差点儿就被勒死了过去。

我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吊在房梁上的一个绳套给勒住了。

眼见就要被活活勒死过去了,我手舞足蹈的去抓脖子上的绳子。可是此刻绳子已经被勒进了肉里,根本就抓不出来。

就在我觉得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房间的门忽然被撞开了,紧接着我妈就冲了进来。

她见我吊在房梁上,顿时就吓了一跳,赶紧我把从上面摘了下来。

我妈都给吓哭了,说小英的失踪又不是我的错,我干嘛这么傻想不开。

我惊魂未定,告诉她我不是自己上去的,是被地上那个纸人举上去的。

可是我妈压根就不信。

我缓过劲儿来,就问她小英找到了吗。

我妈告诉我说没有,我走之后,他们翻遍了整个小林子,可就是没有小英的踪迹。

于是我把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梦说了出来,并且告诉她,我觉得小英可能已经被那个吊死鬼的女人给拖走了,再也回不来了。

我妈跟我说,这话要烂在肚子里,不能出去乱说,于是我就答应了她。

小英失踪的事情很快就惊动了整个村子,全村老少整整找了一天,可是还是没有找到小英的影子,大家基本上都放弃了。

小英她爸也绝望了,好几次来我家闹,吵着要让我给小英偿命。

我告诉他这事儿又不能赖我,要找你去找神婆啊,献祭是她安排的,也是她非让我们在那儿待到晚上的。

可是小英她爸好像很忌讳神婆,尽管来我们家闹了好几次,可是一回都没敢去找过神婆。

其实我心里也很愧疚,觉得小英出事有我很大的责任。所以那一天大人们在找,我也没闲着,每隔几个小时,我就会跑到娘娘庙附近去看一下,希望能找到小英。

但是我再也不敢靠近那棵邪门的歪脖树了,就是远远地看一眼就走。

那天晚上擦黑前,我又去了一趟娘娘庙,我围着小树林转了一大圈儿,也没想到小英的踪迹。

眼见天已经黑了下来,就在我转身要走的时候,我忽然就听到了身后有人叫我的名字:李飞!

那个声音明显就是小英的,我吓了一跳,以为小英真的回来了,于是转身就看。

可是身后黑乎乎的,什么都没有。

没有人,那刚才喊我的是谁?我心里顿时就毛的不行,颤着音儿问是小英吗。

可是没有人回答我,小树林里只有杨树叶子哗啦啦的响声。我想起杨树叶子鬼拍手的说法,顿时就吓得我全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难道刚才喊我的不是人,而是小英的鬼魂?想到这儿,我头皮就是一麻。

这地方我再也不敢待下去了,于是转身就跑。直到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抬头往前一看,就惊愕的发现,就在我前面十几米的地方,就是娘娘庙。

我跑了这么半天,居然又跑回来了!

我就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当时就给吓蒙了。

于是我转身还想跑,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个人喊我的名字:李飞。

我下意识地一回头,就看到娘娘庙前面好像站着一个人影。那个人影飘飘忽忽的,也看不清楚。

就这一眼,我吓得魂儿都快飞了,再也不敢往后看了,于是撒腿就跑。

自从我看到那个黑影以后,我身后喊我名字的那个声音,就始终回荡在我耳朵边儿上。

那个感觉就像是有人一直贴在我耳朵边儿上叫我名字一样。

我差点儿就被那种感觉给逼疯了,最后实在受不了了,于是一转身,冲着后面大喊:别跟着我,求你别跟着我!

当时我喊的时候,都已经哭得不行了。可是奇怪的是,等我喊完之后,那个声音果然就消失不见了。

我心里一安,扭头赶紧再跑。

就在这个时候,我就觉得两把膀子上忽然就沉,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压了一下一样。

我以为有什么东西跳到了我背上,吓了一跳,可是回头看的时候,我背上什么都没有。

于是我没敢停留,赶紧就往家跑。

这一路上我心惊胆战的,真怕跑到最后,还是会回到娘娘庙那儿。

不过让我庆幸的是,这次什么意外都没发生。等我看到我家大门的时候,悬在嗓子眼儿的那颗心一下子就落了回去。

我推门就进,我妈看到我回来,就问我:大晚上的你去哪儿了——

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给噎住了。

然后我就看到我妈抄起擀面杖来,冲我就做了一个防御的姿势。同时我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抹畏惧的神色。

我惊的一跳,问我妈这是要干嘛。

我妈怯生生地问我:你是不是我儿子?

我回答说:当然是了。

说完就往前迈了一步,我妈吓得一哆嗦,连忙就往后退了一步。

这时候我就发现,我妈的眼睛其实始终都不是在看我,而是在看我的后面。

我一下子就意识到,我后面可能有什么东西,于是我转头去看,可是什么都没有。

我问我妈怎么回事,我妈做了个手势,示意我摸摸自己的背上。

我下意识地朝后脑勺上一摸,一下子就摸到了一个人脑袋。

顿时我就给吓得浑身发凉,差点儿一下子就死过去。难道我背上始终背着一个人,可是为什么我始终就没有发现了。

而且那种硬梆梆的手感告诉我,那绝对不会是个真人。

我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好像是本能地把那个脑袋往前一掰,然后我就听到咔嚓一声,随即我就看到了一幕让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的情形:

我的手里赫然捧着一个人脑袋!一个纸人的脑袋!

第三章 活葬

我吓呆了,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背了一个纸人回来!

看着那个纸人头,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甚至都忘了把那东西扔掉了。

这个时候我妈一下子就冲了过来,抡起擀面杖就朝我背后砸了下来。

我当时正处在一种极度惊骇的状态,甚至都没躲一下。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就看到在我身后的地面上,已经躺了一个没有脑袋的纸人。而我妈正在举起擀面杖,疯狂地朝那东西砸,直到把那东西砸得稀巴烂,这才停下来。

这时候我已经回过神儿来,赶紧就把手里的那个脑袋给扔了出去。

当时我都快给下吓哭了,我妈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告诉她我也不知道。

这个时候,我忽然就想起了在小树林里的经历。当时我就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了我身上,没想到居然会是个纸人。

难道真的是活见鬼了?于是我就把我的想法告诉了我妈。

我妈吓得嘴里直念阿弥陀佛,随后她就进屋点了一炷香,要给家里供奉的菩萨上香。

谁知道那柱香刚插进香炉里,咔嚓一下居然断了。

我妈也吓了一跳,于是就又换了一炷香,可是香插进香炉里之后,还是断了。

菩萨不接我们的香!

这下子别说我妈,就连我也意识到,事情可能要糟。

我问我妈这下子该怎么办,我妈急得在屋子里直转圈。转了一会儿,她忽然就停了下来,告诉我她有办法了,然后就拉着我出了门。

一开始我还想问她要带我去哪里,可是很快,我就知道了,因为我们走的那条小路很特殊,它只通往一个地方,那就是神婆的家。

我们沿着曲折的小路,走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就看到一座高脚小楼,这就是神婆住的地方。

在我们村子里,神婆这座高教小楼,绝对是禁地,都说这地方邪门,所以一般要是没必要,谁也不敢往这地方凑。

可是要是碰到什么解释不了的事情,或者有什么医院治不了的“虚病”,就会请她出手帮忙。

进到高脚小楼里面,我立即就产生了一种麻森森的感觉。

这地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常年没人住一样,泛着一股子阴森森的霉味。

我走在里面,浑身直哆嗦。我看我妈的样子,她也怕,但是为了救我,她好像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高脚楼里黑漆漆的,一点儿光都没有,我妈喊了半天,才听到神婆那个阴森森的声音:到这儿来,我在这呢。

我们走到声音传过来的那个房间,进门的时候,刚好就看到神婆正在点一点煤油灯。

我一愣,心说难道我们来之前,她都是不用灯的吗。

神婆看到我盯着煤油灯发愣,就嘿嘿一笑,然后问我们有什么事。

我妈想替我说,可是被神婆给拦住,她告诉我妈说,必须让我自己讲,而且还把我妈支了出去。

这下子房间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我就把今天晚上的遭遇一五一十地全都告诉了她,就连献祭那天晚上的所有事情也都讲了出来。

神婆听完,脸上一点儿惊讶的神色都没有,就好像这些诡异的事情她都知道一样。

等我说完,神婆就告诉我说,我那天没能在娘娘庙待一整晚,所以已经惹恼了庙里供奉的娘娘,她发怒了,摄走了小英,现在又来找我了。

我反驳说不是那么回事,那天是小英先出的事,然后我才跑的。而且小英的失踪也跟娘娘庙没什么关系,她是被歪脖树上吊着的那个白脸女人给弄走的。

神婆冲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很诡异地冲我笑了笑。

我吓得连忙后退了一步,差一点儿就想从房间里冲出去了。

神婆再没跟我说什么,就把我妈从外面叫了进来,然后告诉她说,今天晚上我背上的那个纸人,是庙里的娘娘派来的,是要抓我的魂儿。

我妈听了吓坏了,就问她有没有什么法子可以解决这事。

神婆告诉她说有,得活葬。

活葬就是在人活着的时候举行葬礼,然后用这种法子骗鬼。这种法子以往我见过,村里的老人在过七十三和八十四两个劫年的时候,有人会用,据说可以骗过阎王。

活葬的时候,要把活人真的装进棺材里。当时我看到就觉得这种法子挺吓人的,这要是没人去开棺材,里面的人根本就出不来。

可是没想到,有一天着法子会用到我身上。

神婆让我们回去就准备,明天晚上就举行活葬。

回去的路上,我告诉我妈说,这个老婆子神叨叨的很邪门,不太可信。

我妈让我别胡说,这几年村子里有什么邪门的事情,都是神婆给解决的,只要按她说的办,就一定没错。

可是我还是觉得神婆有点儿问题,但是我妈不听,我就没再说。

当天晚上回去,我们就按照神婆教给的法子,在房子的周围撒了一圈儿香灰,她说这样可以阻挡那些脏东西进我们家。

那一晚上,我妈基本就没怎么睡,一直在张罗着明天活葬时要用的东西。

第二天不到中午的时候,就有人从外面给我家送来了一口棺材。

棺材这东西,不是大黑色,就是那种猪血红。可是这一具特殊,居然是深蓝色的,很像是死人穿的那种寿衣的颜色。

我看得直扎眼,就问为什么要用蓝色,送棺材的人说这是神婆特意定做的,至于为什么要涂深蓝色,他们也不知道。

我心里直犯嘀咕,觉得这事越来越诡异了,于是就进屋想跟我妈商量,活葬这事要不要再商量商量,因为我始终觉得有点儿不大靠谱。

谁知道我推门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一幕景象,我妈和神婆正在那里咬耳朵,好像在商量什么挺隐秘的话题。

见我进来,她们两个人同时住了嘴。我妈冲我笑了笑,但是她那个笑明显很不自然。

我一下子就感觉到,她一定是有什么事在瞒着我,于是等神婆出去之后,我就问她怎么回事。

我妈开始还假装没有,后来被我问毛了,就冲我吼,让我只管听话就行,其他的事都不要问。

后来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就告诉我妈活葬这事不能干。可是我妈根本就不听,她告诉我说她不会害我,让我一定要听话。

到晚上六点多钟的时候,天就已经黑了下来。我不情愿地躺进棺材里,眼睁睁看着他们把棺材板盖上。

棺材里面顿时就陷进了一片漆黑当中,那一瞬间,我甚至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滞涩了,就感觉有点儿喘不过气来。

人躺在棺材里有一种很特殊的恐惧感,我被这种恐惧感压得都快要窒息了。

可是不知怎么回事,我越是恐惧就越觉得两只眼皮发沉,有点儿睁不开的样子。我想张开嘴呼叫,可是嘴唇好像黏住了一样,死活就是分不开。

我心里一下子就变得极度恐慌起来,而且在那种压抑的恐慌中,我就觉得越来越困,最后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等我再度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但是我觉得自己的肚子饿的咕咕直叫,凭直觉至少有七八个小时了。

按照我们之前商量好的,只要我在棺材里待过了半夜十二点,活葬就算成功,就会打开棺材,把我从里面放出来。

可是现在显然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了,而外面依旧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我心里一慌,就开始正挣扎。

这一挣扎就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手脚竟然全都被捆了起来,就连嘴巴也被胶带给封住了。

这一下子,我心里顿时就毛了。

我拼命地拿头撞击着棺材板,想要惊动外面的人,想让他们打开棺材把我救出去。

可是这根本就无济于事,漆黑压抑的棺材里面,除了我的啜泣声之外,一点儿其他动静都没有。

我撞得头昏眼花,差一点儿就要晕死过去了。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就听到外面依稀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有人来了!

我心里一下子兴奋起来,拼命地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外面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近,我甚至都能感受到靠近棺材的动作。

很快,我就感觉到了棺材的晃动。

他们正在打开棺材!

我激动的心都快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可是就在下一刻,我没有看到预想中的棺材被打开的情形,而是听到了砰砰砰的砸棺材的声音。

我诧异了一下,也就短短几秒钟的惊愕,随后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他们不是在砸棺材,而是在砸钉子。他们是在给棺材板钉钉子。

刚才那个声音,是砸棺材钉的声音!

不用任何人告诉我,我也知道砸棺材钉意味着什么。

他们要把棺材封起来!

这些人压根就不是想把我救出去,而是想把我彻底封死在里面。

一瞬间,这个想法就像是一根刺一样扎进我心里。

那种绝望的恐惧感,差点儿就把我给吓死。我疯狂地用脑袋去砸棺材板,可是根本就不管用。我弄出的这点儿动静,全都淹没在了砸棺材钉的声音里面。

最后我撞得头昏眼花,差点儿就昏死了过去,脑袋再也抬不起来了,而外面砸钉子的声音也停了下来。

之后我忽然就感觉到一阵子摇晃,凭感觉我知道,棺材一定是被人给抬了起来。

他们要干什么,难道这是要到坟地把我埋了吗!难道活葬就要变成真葬了吗!

我吓的魂儿都快飞走了。

在那种绝望的恐惧当中,我整个人都快崩溃了。也不知道过了过久,棺材的摇晃终于停了下来。等我从绝望中醒过神儿来的时候,就听到周围死一样的寂静,没有人说话,甚至没有一丁点儿的声音。

我一下子就慌了神儿了,心想难道我已经被埋进来坟里了吗。

没有人回答我这个问题,我能感觉到的只有恐惧,绝望的潮水把我彻底淹没在了黑暗里。

棺材里死一样的静,强烈的求生欲支撑着我最后一丝理智。

我开始劝自己千万不要慌,我妈一定回来救我的。

慢慢的黑暗把我逼得越来越焦躁,我都不知道等了多长时间,可是依然没有有人要来救我的迹象。

我以为我妈要找到我需要时间,可是在漫长的等待当中,我的脑子里忽然就闪过了一幕景象,就是在活葬之前,神婆和我妈躲在房间里说悄悄话的情形。

她们两个到底在说什么,又为什么要躲着我!

一瞬间,我的脑袋里忽然就涌上一个念头来:这一切会不会是她们早就计划好的!活葬压根就是个阴谋!

想到这儿,我浑身就像过电一样地颤抖起来。

我忽然就意识到,我被封进棺材里可能是故意的,没有人会来救我了!

第四章 死里逃生

那种被最亲的人算计的绝望感,像一只野兽一样吞噬着我,我几乎都快被这个念头折磨疯了!

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想到了死。我宁愿死也不想再经历这种绝望和恐惧。

就在我觉得自己正在被绝望吞噬的时候,忽然就感觉到棺材里传来了一阵震颤,紧接着就是一阵轰隆隆的声音。

我诧异了一下,以为地震了。可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那具棺材突然一晃,好像瞬间被人翻了个个儿。我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觉得脑袋狠狠地撞在了棺材板上。

紧接着我就被从棺材板上抛了起来,然后重重地掉在了地上。

我一下子就给摔蒙了,半天没能从地上爬起来,等我缓过神儿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人已经在棺材外面了。

我大喜过望,随后就看见一具在撞烂了的棺材就躺在我身边,而离棺材稍远一点儿的地方,就是一块卡车头大小的石头。

而我,此刻正在荒山野外,夜风打在身上凉飕飕的,吹的我不由自主地就打起了寒颤来。

短短几分钟后,我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了。一定是山上的石头滚落了下来,砸在了棺材上。棺材被砸翻,这才把我抛了出来。

这种滚石在山上并不少见,以前砸死人的事情都有。

可是没想到,有一天这东西会救我一命。同时我也有些庆幸,幸亏石头撞到了棺材角上,这要是直接砸上去,这会儿我可能已经跟棺材一起砸成肉泥了。

我挣扎着把身上的绳子蹭断,然后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形之后,就发现我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

深夜的山上,荒凉而且可怕,我不敢在原地待着,就瞅准了一个方向,拼了命的往下跑。

四周黑乎乎的一片,那种黑好像是有实质的一样,粘稠的好像胶水一样糊在眼睛上,让人异常地难受。

不过很快,我就在黑暗里看到了一丝光亮。

那点光看着很飘忽,但是对我而言,无异于是一种希望。我兴奋得不得了,冲着那点光就狂奔了过去。

可是就当我快要冲近那点光的时候,忽然就不敢往前走了。因为我模模糊糊地看到,那点光是从一个不大不小的庙一样的地方发出来的。

瞬间的惊怔之后,我一下子就看清楚了,是娘娘庙!

我慌不择路,竟然跑到了娘娘庙这儿!

现在这地方在我心里,那就是一块禁地,恐怖和阴森的代名词。

我吓得背上的寒毛都竖起来了,转身就想走。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就听到娘娘庙里面竟然传出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娘娘庙里的娘娘活了!

我一下子就给吓到了,顿时就觉得浑身的血都不流了。在那种剧烈的恐惧感的压迫下,我甚至都忘了逃走。

那个飘飘忽忽的声音传进耳朵里,我很快就听清楚了那个声音说的是什么了。

当我听到那个声音是谁的时候,恐惧一下子就变成了惊疑,那是神婆的声音。

说话的那个人是神婆!

我猫下身体往娘娘庙那边儿看,果然就在飘忽昏暗的烛光下面,看到了一个佝偻的影子正跪在那儿。

神婆的那个动作,像是在祈祷,她说话又快又小,我只能是不是听到几个词汇:死、禁忌、献祭、全家。

可是就是这仅有的几个词汇,就把我吓得冒了一身的白毛汗。

我想起先前在娘娘庙这儿经历的一切,我甚至开始怀疑,这几天发生的一切,是不是都跟这个神婆有关。

给娘娘庙献祭是她先提出来的,现在她半夜在这儿鬼鬼祟祟的祈祷,要说她跟这一切没有关系,鬼才会相信。

我想起之前活葬的主意也是她出的,不禁感到一阵后怕。要不是那具棺材碰巧被滚石砸中,我可能真的就活活死在里边了。

想到这儿,我不由得就打了个寒颤。这个老婆子实在太邪门了,我心里怕得不行,就想赶紧离开这儿。

于是我趁着她还没注意到我,就悄悄地往后退。

我光想着不要惊动她,却没有注意脚下,一不小心就踩在了一块石头上,当时就把我摔了个马趴。

就在摔倒的瞬间,我下意识的啊了一声。

这一声,一下子就惊动了神婆,就见她猛地就从地上抬起头来,朝我这边儿看过来。

这么近的距离下,我甚至都能看清楚,神婆的眼睛里闪着幽绿幽绿的光。

那抹绿光,根本就不像是人眼能发的出来的。

我吓得头破都炸了,爬起来就跑。

我玩儿命地朝我家的方向跑,很快我就看到了我家的房子。不过让我觉得有点儿奇怪的是,就在这个深更半夜的时候,我家的房子里依然可以透出光来。

这么晚了,我妈还在做什么。

想着,我就已经冲近了房子。眼看距离房子就是几十米了,我甚至可以透过窗户,依稀看到我妈的影子。

这种时候,我心里就涌上一股在绝望了抓住救命稻草的感觉。

就在我冲到距离房子只有二十来米的时候,后脑勺忽然就被什么东西给砸了一下。

顿时我就感觉脑袋一沉,人也失控,咣当一下就趴在了地上。

那一下子我被砸得不轻,在地上挣了半天都没能爬起来。

紧接着我就觉得有人拎着我的脚把我向后拖,然后我就听到了神婆的声音:我不能让你回去!我不能让你回去!

神婆那个声音絮絮叨叨的,既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我说的。

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离家越来越远,心里的那种绝望感一下子就把我整个人都给淹没了。

这下落在神婆的手里,我觉得自己可能就活不成了,于是我拼命的想喊救命。可是此刻我嘴里又甜有腥,但就是张不开嘴。

我知道这肯定是被刚才那一下给砸的,老太婆这一下子是下了死手了,我甚至能预感到自己恐怕活不久了。

就在我被神婆拖着走的时候,忽然就看到前面不远的地方,升起了一团绿色的火焰,然后火焰变成橘红色,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

瞬间的惊怔之后,我忽然就反应过来,前面那个着火的地方,就是我家所在的位置。

我家着火了!

我急得整个人都发毛了,可是无济于事,熊熊的火焰依旧腾腾燃烧着,最后就变成了冲天大火。

我想起我妈还在房子里,火势来的又凶又猛,她肯定来不及跑出来。

想到这儿,我一下子就急晕了过去。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神婆的高脚小楼里了。

这时候我才发现,神婆就坐在床边。她见我醒了,问我有没有事。

有那么短短的几秒钟的时间里,我的脑袋里面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

但那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很快我就记起了昏迷之前的那个清情形。我想起了自己是怎么被神婆给敲晕了,也想起我我家着起来的那片熊熊的大火。

想到这儿,我心里的火腾地一下就蹿了起来,就想站起来跟她拼命。

可是我一动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木的一样,根本就不听使唤。

神婆警告我不要乱动,她说我这种情况过一段时间就会好。我心里急得直冒火,可是拿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大概等了十几分钟左右,我激动的情绪开始平稳下来,于是就问她我家是不是着火了。

她点头说是。

然后我问我妈呢,神婆没有直接回答,她告诉我说那场大火把所有的东西都给烧没了。

她虽然没直说,但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了。

我想起我妈已经没了,顿时就感觉一阵晕眩。

片刻之后,我从愤怒和伤心中恢复了过来,就质问她说:那把火是不是你放的?

神婆摇摇头说:不是。

我又问她为什么拦着我不让我回去,是不是想害死我。

神婆说不是,她解释说,要不是她拦着,我现在肯定已经烧死在那座房子里了。

我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事情的确是像她说的一样。

想到这儿,我一下子就惊诧了,难道说这个老婆子不是要害我,而是要救我。

可是这个想法实在是太难说服我自己了,在此之前,我一直都一个这个老太婆很邪门,这几天这么多的事情甚至都有可能是她搞出来的。

可是要照她刚才这个说法,压根就不是那么回事。

第五章 噩梦重现

我在神婆的高脚小楼里躺了半个多月,才能下床活动。

经过这半个多月时间,我已经能感觉到,这个老太婆对我应该是没什么恶意。

不过这个人神神叨叨的,我始终都觉得她有点儿邪门。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就在她这儿住了下来。慢慢的就发现,村子里的人一如既往的那么生活,偶尔碰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也会跟我打招呼,但是绝口不提那场火灾的事情,就好像那件事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感觉到这个事情一定有问题,于是就去问神婆,那场火是怎么回事。

神婆告诉我说,这些事情不该我知道。

我大怒,冲她狂吼说我妈都烧死在那场大火里了,我凭什么就不能知道。

可是不管我怎么发怒,神婆都不告诉我。

后来我就问她,小英失踪的那件事,是不是跟她有关。

神婆告诉我说:这是个秘密,知道多了对你不好。

我彻底泄了气了,心里明白她什么都不会告诉我。

后来我就跟神婆生活在了一起,尽管我对她很怀疑,但是她救我这件事的确是无可否认。而且在以后的日子里,她也从来都没害过我。

好几年下来,我对神婆的感觉很复杂,有一丝的感激,但是这里面也有憎恨。

再后来我考上了大学,就再也没回去过,也从来没联系过她。

我毕业之后,也想过要回老家看看。但是我十五岁那年发生的那件事,在我心里已经成了一块巨大的阴影,我打心底有点儿不愿再去触碰它。

毕业之后,我在单位实习了一年,眼看差不多就能转正了,谁知道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了事。

那天下班的时候,我走到公司门口,就见一个带黑眼镜的男的,正堵着我们公司的一个女孩,纠缠不休。

这期间,眼镜男一直对那个女孩动手动脚的,占了她不少便宜。

那个女孩子又惊又惧的,想躲就躲不开,看脸上那个表情都快哭了。

可是她越是这样,那个眼镜男好像就越开心。

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已经有不少人围着在看热闹了。

我问他们是怎么回事,有个同事告诉我说,这女孩叫金添,公司财务部那边的人。这个男的一直追她,可是那女孩始终都没有答应。

但是上个月的时候,好像这个女孩子家里出了点儿要命的事,急用钱,这女的没办法就找男的借了钱,说好按月还。

可是借完钱之后,这男的就变了卦了,让她现在立刻就还,还不上就用肉偿。

我当时一听就火了,心说这他妈不是逼良为娼嘛。想着就想去阻止这事儿。

可是我刚一动,就被我同时给拦住了,他问我:你知道那个逼债的男的是谁吗?

我回答说:不知道。

那个同时悄悄地告诉我说:他叫张雨,是咱们公司副总的儿子,就是那个专管人事部门的张总,管他儿子的闲事,你还想不想在公司混了。

我一听就愣住了,其实我跟那个女孩压根就不熟,顶多就是走个对脸打声招呼的交情,况且她的确是借了人家的钱,就为这个得罪主管人事部的副总,我这心里实在是有点儿犯嘀咕。

我想了想,觉得势比人强,这种闲事还真轮不到我管。

这个时候,那个叫金添的女孩好像也有点儿妥协了,正被张雨拖着往汽车那边儿走。

要是上了这个富二代的车,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用脚趾头想想也该知道。看样子她是认了这个哑巴亏了。

既然人家事主都认了,我就更没必要管这个闲事了。可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金添好像后悔了,又不想跟他走了,于是就硬挺着不上他的车。

那个富二代张雨就硬抓着金添的头发,就应要往车里塞。金添吓坏了,啜泣着说我害怕。

就是这一声“我害怕”,好像电击一样打在我身上。

一瞬间,我浑身就像触电一样打了个寒颤。

这句话对我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若干年前也是一个小女孩跟我说“我害怕”,后来她跑到娘娘庙后面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

那年,小英就是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失踪的!

多少年前的那件恐怖记忆,一下子就被这句话给捅了出来。

我转身去看那个叫金添的小姑娘,她那个委屈的样子,我忽然就觉得她就是小英,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再失踪一次。

这时候,我就觉得脑子一热,冲过去,对那个叫张雨的就是一拳。

他猝不及防,被我砸了个趔趄,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金添也趁机从他手里挣脱了出来,躲到了我的身后。

那小子显然没料到在公司门口,还会有人找他麻烦,吃惊地望了我一眼,一下子就从地上暴跳了起来。

眼下这会儿我已经怒火中烧,什么都顾不上了。别说是副总他儿子,就是他老子我也照打不误。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刚要动手就被公司里的几个同事给拦住了。

他们全都劝我冷静一点儿,不要冲动。

我让他们全都躲远点儿,少管闲事。可是话没说完,脸上就已经狠狠地挨了一拳头。

张雨那小子竟然趁我被那些人给拦着,狠狠地撩了我一拳。我顿时就感觉半边脸全都麻了。

我刚要还手就被身边的人给按住了,此时我才明白过来。这些人压根就不是要劝架,而是要拉偏架。

有他们拦着我根本就没机会还手,很快就被张雨揍的满脸是血。

我气急败坏,可是那些人瞧准了宁可得罪我,也要巴结副总的儿子,所以全都死死地按着我。到后来,我都快被打得不成人形了。

到最后还是金添看不下去了,拉着张雨求他不要再打我了。金添答应他,只要张雨住手,她就跟他走。

张雨气急败坏,一巴掌就把金添给扇了出去,嘴里骂道:你这个烂货,你收了老子的钱,给我装什么清纯。现在老子我不稀罕要你了呢,明天还钱,还不上就准备卷铺盖滚蛋吧!

我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气的大骂:张雨你个小畜生给我等着,我迟早弄死你!

张雨听完冲我嘿嘿一笑,然后一拳撩在了我太阳穴下边儿,差点儿没把我打死过去。

我就觉得脑袋一蒙,一下子瘫在了地上。

等我醒过神儿来的时候,周围已经没什么人了,刚才那些劝我冷静的人,已经没谁顾我的死活,这会儿已经走光了。

只有一个金添正在一边啜泣,一边儿给我给我掐人中。

她见我醒过来,就问我怎么样,要不要上医院。

我说没事,说完就想站起来,可是挣了半天都没能起来。

最后还是金添打了一辆车,把我送到了医院。

医生给我检查了一下,说我这是轻微脑震荡,需要住院观察一天,至于鼻青脸肿的那都是皮外伤,没什么大事。

我在医院里住了下来,当天晚上就能下床活动了。医生告诉我我说,当时只是给打蒙了,没什么大问题,所以才会这么快就恢复了。

那一晚上,一直是金添在照顾我。我看的出来,她对我有点儿感激,还有点儿愧疚,于是我也没说什么。

第二天一大早等我醒过来的时候,金添已经不见了。她在桌子上给我留了一张纸条,说先去上班,中午再来看我。

我没什么大事,也不好总在医院赖着,于是就自己办了出院手续。

我从医院出来以后,前思后想这事儿,就觉得这下子我在公司肯定已经待不下去,与其让他们开除我,不如我自己主动辞职。

于是我一大早就赶到了公司,可是等我到了公司的时候就发现,办公司的门口已经围了一圈儿的人。

我惊讶了一下,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就见人群一阵涌动,紧接着一个女孩从里面挤了出来。

那个女孩子冲出来的很急,跟我迎头撞了一个满怀,我这才看清楚竟然是金添。

金添显然也吓了一跳,抬头看我的时候,我就发现她一双眼又红又肿,跟两颗核桃似的,就问她怎么了。

她抽噎了一下,说了一句:是张雨——

我听完吓了一跳,以为姓张的那小子到底还是得逞了呢,于是就问她:是不是张雨欺负你了,这一次我非弄死他不可。

其实我跟她没那么深的情谊,说这话完全是出于义愤。

谁知道我话没说完,金添就赶紧阻止了我,她告诉我说:不是,是张雨死了!

我刚开始听到这话的时候,居然没反应过来,等了大概一两秒钟,我这才反应过来。

我惊愕了一下,就指着办公司问道:他死在里面了?

金添点点头,表示我猜得没错。

一时间,我感觉有点儿难以置信,昨天下午这小子还嚣张的不行不行的,怎么这才过了一晚上就死了呢。

于是我扒开人群往里瞧,顿时就看到了一幕血腥骇人的场景:张雨就直挺挺地站在办公室里,脸色紫青,两只眼珠子往外激凸,都快从眼眶里突出来了。

而更令人惊骇的是,他的肠子被从嘴里掏了出来,然后绕在脖子里,缠得死死的——这小子明显是被自己的肠子给勒死的。

看到这一幕,我就觉得胃里一个劲儿的翻腾,一股子酸水顺着嗓子眼就顶了上来,差点儿当场就吐了出来。

我只扫了一眼,就赶紧扭过头来,压制住那种作呕的感觉。

可是就在我回头的瞬间,我就看见在张雨的背上竟然背着一个纸人。

那个纸人笑眯眯的,脸蛋子上还抹着两块猪血一样的红,这明显是个女纸人。

纸人的两只手就放在张雨的脖子上,感觉就像是她把张雨给勒死的。

看到那个纸人的瞬间,我全身好像过了电一样,顿时就打了个寒颤。

因为这张纸人脸我太熟悉了,就是小英失踪的那天晚上,骑在我背上的那个纸人。

一阵窒息的感觉传来,我仿佛一下子又就掉进了几年前的那个冰窟窿里。

金添感觉到了我的异样,她大概是为我也是被张雨的死个惊到了,于是就让我别看了。

我从惊怔中反应过来,一把就抓住了她的两只胳膊,问她:张雨背上的那个纸人,从一开始就有吗!

金添可能也没想到我的反应会这么过激,当时就吓了一跳,然后支支吾吾的回答我说:什么纸人?

我指着张雨背上的纸人告诉她说:就是那个红脸蛋子的女人——

我刚说完就意识到了不对劲儿,因为等我再次回头的时候就发现,张雨的背上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那个纸人居然消失不见了!

我的大脑里顿时就是一片空白。

鬼话连篇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鬼话连篇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鬼话连篇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