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超级高手》(陈锋周瑶)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超级高手》(陈锋周瑶)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2019-05-16 05:19:48来源:tw发布:过江饺子

超级高手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超级高手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超级高手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利剑兵王陈锋重归故乡,七年铁血生涯锤炼出的铁血硬汉横行都市。娇媚大总裁,精怪女记者,邻家小妹妹,冰冷女医生纷纷倾情。男儿两行泪,一行为苍生,一行为红颜。铁血兵王战都市,谱写一段动人传奇。

《超级高手》(陈锋周瑶)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陈锋周瑶小说超级高手推荐章节

第一章 回家的列车

“七年了,终于可以回家了。”列车停在安阳县的月台上,陈锋靠在窗边,看着月台上的人流,暗自感慨。

下一站,就是他的老家江安,已经七年没有见到父母,也不知道他们过的好不好。

此刻,陈锋只想让父母知道,七年前冲动将一个公子哥打成太监后跑路的自己,现在已经成熟了,而且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华夏军人。

上下车的乘客已经各自就位,列车终于缓缓开动了起来,陈锋心中一片火热,下一站,就是老家。

“好漂亮啊……”

“没想到今天竟然可以看到这样的美女,这趟火车坐的真是值了。”

这时,一阵惊讶的议论声拉回了陈锋的思绪,一个美丽的女人出现在车厢连接处,缓缓走进了车厢。

被拉回了注意力的陈锋也不由的看了过去。

优雅,高贵,媚态入骨……

一双杏色真皮高跟短靴,短靴中间有数道真皮扣带紧锁,上方的狐狸毛蓬松厚实毫不杂乱,远远看去,给人一种高贵典雅的质感。檀香色的休闲裤,齐腰驼色风衣,波浪纹荷叶褶皱V领衫,以及一张精致的俏脸美艳绝伦。

虽然这女子极为诱人,但陈锋还是只扫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这些年,美丽的女人陈锋也见过了不少,虽然眼前的这个女人算是他见过最美丽的女人,但陈锋依旧不为所动,见到美女就失了方寸,不是合格的军人。

走进车厢之后,那女人看了看手上的座位号,竟然径直朝着陈锋走了过来。

陈锋的身边,正好有一个空位。

“先生,靠窗的位置是我的吧?”一阵香风吹来,那美女已经走到了陈锋身边。

这一点陈锋自然知道,这一路上他都是坐在这个位置的,而他自己的位置则是在靠近过道的一边儿。现在,正主来了,让位也是应该的。

正当陈锋准备起身的时候,一阵危险的气息却突然传了过来。

眉头微皱,陈锋瞬间判断出来,这股危险的气息是针对眼前这个女人的。

“先生?”看到陈锋丝毫没有起身的动作,还微微皱眉,那美女不由的加重了语气。

难道,这人是想要用这种特立独行的方式引起她的注意?这样的手段,秦月见过太多了。

咔!

一声轻响,在铁轨的滚动声中传来,但还是被陈锋捕捉到了。

“小心!”轻喝一声,陈锋瞬间起身,一把拦住了眼前美女的纤腰。

入手柔滑,但陈锋却没有一丝停顿,直接将美女摁在了座椅上,同时右手猛然一挥。

顿时,一道白光直接飞出,击中了与陈锋隔着三排座椅的一个小个子男人身上,这个时候人们才赫然发现,那小个子男人手上竟然拿着一把银色的手枪!

那道从陈锋手中飞出的白光是一把三寸长的匕首,此刻正钉在那小个子男人的手腕上,直接刺穿!

“啊!!”

电光火石的交锋过后,车厢内的乘客终于意识到了危险,尖叫了起来。

“秦总!”这个时候,几个身材挺拔的男子都站了起来,朝着那美女的方向跑了过来。

还有些保镖,看来这女人不简单啊。

一瞬间就弄清楚了事情的经过,陈锋微微一笑,收回了揽在女人腰间的手。

“已经安全了,后面多小心。”轻轻拍了拍依旧在惊慌之中的美女,陈锋淡然起身,随着逃离的乘客,离开了这一节混乱的车厢。

“秦总,你没事吧。”这个时候,秦月预先安排在车厢上的保镖方才集中了过来,将秦月团团围住。

刚刚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秦月从慌张之中醒悟过来,暗自深吸一口气令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脸上泛起了一抹苍白之色。

想起方才救下自己的那个人,秦月匆忙道:“你们有没有看到出手救我的那个人?”

“救您的人?”保镖们一听愣了,扭头环视了一周,却发现整个车厢竟然已经完全空了。

这个时候,秦月也坐起了身,看了看空空的车厢,秦月闹道,“跑的还真快,我又不会吃了你。”

想起方才陈锋看她时候那淡漠的眼神,还有揽在她腰间有力的臂膀,秦月的俏脸微微殷红起来。但这种红色自然被人认为是惊慌未定。

“给我找,一定要找到他,他穿着一件白衬衣,蓝色牛仔裤。”镇定下来,秦月带着一丝不甘出声。

第二章 游子归来

“这女人还真是个麻烦精。”从江安火车站出来,陈锋望着人流之中探头寻找的几个男人,撇嘴出声。

解救了那美女之后,陈锋就猜到那女人会派人找他,虽然被找到不一定是什么坏事儿,也许美女只是想报答他一下,但现在的陈锋只想赶快回家,多余的麻烦是一点儿都不想惹的。

混在人流里离开了火车站,陈锋大踏步走在江安的街道上,七年没有回来,江安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但他老家所在的那一片儿棚户区却没有拆迁,还保留着七年前的样子。

走进棚户区,拐到自家所在的胡同里,陈锋突然停住了脚步,目光落在了坐在一处破败小院儿门口,正坐在台阶上摘菜的女人身上。

女人五十出头的年纪,一头黑发已经白了一半儿,每一次弯腰都显得有些艰难。有些彩页上沾的泥土多了,还得拿到很近的地方才能看的清楚。

“妈!”看着这一幕,陈锋的眼眶一下红了起来。

陈锋的话语出口,老人的身体猛然僵硬了下来,隔了两三秒的时间方才转过了身。

看着陈锋,一脸难以置信,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小锋,是……是你么?”

“妈,是我,儿子回来了!”扔下手里的小包,陈锋飞快的跑过去,抱住了老人。

瞬间,两人泪如雨下。

“小锋,我的好儿子,你终于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妈,再也不走了,以后都好好陪您!”

七年的时间,老人苦苦等待的就是这一天,陈锋又何尝不是这样?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摸着陈锋手臂和后背上健壮的肌肉,老人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来,快跟妈进屋,妈给你做喜欢的菜!”拉住陈锋的手,老人一脸欢笑,虽然头发还是白的,但整个人的精神却好了太多。

“嗯!”重重点了点头,陈锋提起手包,扶着老人准备进屋。

“阿姨,不好了,陈叔叔被车撞了!”正当两人准备进屋的时候,一道惊慌的声音传来。

“什么?在哪里?”原本还是一脸喜色的老人听到这样的消息,眼前立刻一黑,但还是强行稳住了心神。

“瑶瑶,你叔叔现在在哪里?”

“在市医院呢!”匆忙跑来的女孩这个时候才看清了陈锋的面容,一瞬间,女孩儿俏丽的脸蛋儿上立刻写满了惊愕和喜悦!

而这个时候,陈锋也已经看清了女孩儿的样子。

这女孩儿名叫周瑶,正是七年前陈锋宁可伤人,也要保护的女孩儿。

不过,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

“妈,不要着急,咱们现在就过去。”这个时候,老妈已经六神无主了,陈锋当然要挺身而出。

“好,好。”连连点头,既然儿子已经回来了,那就靠儿子好了。

也来不及跟周瑶多交流,陈锋直接拉起老妈,打车朝着市医院赶去。

来到市医院,问清了老爹的病房,陈锋直接带着老妈和周瑶走了过去。

刚到病房门口,里面的声音就已经传了出来。

“老陈,我好话说尽,你怎么就不知个好歹?这次你闹出这么大的事,厂子里不追究责任,还给你两千块钱,你还想怎么着?”

一个年轻男子的嚣张声音传了过来,听到这声音,陈锋立刻皱起了眉头。

“我可告诉你,厂子那批货可不是小数目,连货带车一共万,今天你把这两千块钱拿了,在协议上签个字儿,咱就两清了,你要是闹的话,这批货的货款和车钱,你还得照单全赔。”年轻男子将最后的“照单全赔”四个字说的顿挫有力。

话音未落,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立刻传来:“大侄子,这事不是我的责任啊,张军自己在酒驾,撞上了我,我躲都躲不开,差点儿没命,现在车撞了,货坏了,责任怎么能落到我头上?”

“嘿嘿,谁背责任,你我说了都不算,厂子说让谁背,他就跑不了!我这可都是在为你着想,年纪都这么大了,身子骨又不硬朗,你那儿子一走七年没消息,死活都不知,要再背上二十多万的债……”

“你,你闭嘴!”那沙哑的声音陡然间拔高了许多,“我儿子还活着,这字我也不签,钱也不要!”

听到拔高的沙哑声音,陈锋心里一阵绞痛——这是父亲的声音!

房间里,一个老人头上和手上都包着纱布,满脸痛苦的坐在床上,窗边,一个年轻人趾高气扬,手里拿着一沓钱和一张纸,嚣张地挥舞。

“爸!”情绪上涌,陈锋哽咽着大喊了一声。

病床上的男人猛然一僵,慢慢地转过身,布满皱纹的混浊眼睛死死地盯在陈锋的脸上。

“你,你是小锋?”看着似曾相识的面庞,陈卫国不敢确信自己的眼睛,颤声问道。

此时陈锋眼眶泛红,沉声道,“爸!是我,您儿子回来了。”

冲到病床前,陈锋伸出了手,与陈卫国的手紧紧相握。

站在拐角的周瑶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泪流满面……

第三章 二十个耳光

“老陈,我还等着你签完字回去交差呢,你看你现在,儿子也回来了,住院啥的钱也有了,也别这么一直难为我了不是?”

听到这话,陈卫国又生气又无奈,这些年他没少受厂子领导的欺负,原本是营销骨干的他硬是被逼成保安,如今出了事又要出来背锅,还要丢工作,在老实的人遇见这样的事情都忍不了。

“小李,这次事故处理的不公平,这事情不是我的责任,我是不会签的。”咬了咬牙,陈卫国坚决的出声。

现在儿子回来了,他还需要这个工作,为儿子以后结婚娶媳妇存钱,如果接受处理意见,丢了工作,治疗费用还不能报销,以后这一家人的日子还怎么过?

“不签?不签那我可就报警了,给脸不要脸!”李小刚轻蔑了看着陈卫国一眼,嚣张道。

“哥们儿,别吓着病人,咱出去聊聊。”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陈锋终于出声了。

从对话里,陈锋已经把事情听了个大概,心中早已经被怒火填满,但在父母面前,陈锋还是不动声色。

李小刚瞥了眼陈锋,丝毫没将他放在眼里,抬脚就出了病房。

陈锋对着爸妈递了一个放心的眼神,随后跟出了病房,一出房间,陈锋的面庞瞬间冷了下来。

李小刚斜靠在楼梯口的门前,看着一步步朝他走来的陈锋,刚毅冷酷和面庞,令他心里突然涌出股不安的感觉。

“你要干什么?”李小刚指着走到面前的陈锋,有些紧张地质问道。

“啪!”没有回答,迎接李小刚的只有一个巴掌。

这一巴掌力道很大,打得李小刚身子猛地一个踉跄,脑袋直接撞在门板上,发出“咣”的一声。

“哎哟!我草,你敢打我!”

“答对了!”陈锋冷冷地说了句,抬手朝着李小刚的右脸又是一巴掌。

啪!

这次打的比第一下重了许多,李小刚愣是被抽得眼前直冒金星,身子原地转了三个圈。

“你个混蛋,敢打……”

啪!清脆的响声打断了李小刚的话。

“我草!”

啪!

“老子找人废了你……”

啪!

陈锋面无表情的出手,李小刚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成猪头。

想起方才自己的父亲被欺压的一幕,陈锋心中无比的愤怒,自己离开的这些年,爸妈在家里不知道受了多少气。

现在,他回来了,以后再也没有人可以给爸妈一点儿脸色看!

啪!啪!啪……

一连二十个巴掌过后,不想闹出人命的陈锋停了下来。

李小刚被打的晕头转向,嘴角鲜血直流,动一下就疼得要命,努力地睁开肿胀的双眼,看着陈锋,眼里不由地流露出一抹惊恐的神色。

“大,大哥,我…我错了,饶了我吧,这不是我的主意啊,是王云硬让我来的啊……”终于抵挡不住内心恐惧的李小刚,哭喊着哀求起来。

看着眼前变成了猪头脸的李小刚,陈锋心中的怒气终于消退了一些,抬手间一把揪住李小刚的脖领将他拽到面前。

正当陈锋想要询问王云是何人的时候,一道娇声怒喝突然从背后传来。

“这里是医院,你怎么动手打人?”

陈锋扭头看了眼,一张微怒的美丽面庞顿时进入了陈锋的视线。

挽起的柔顺长发,精致的面容,修长的脖颈,被洁净的白大褂衬出的修长窈窕的身材,众多美丽的因子组成了一个绝美女医生的形象。

只是,这美女的脸色显得有些阴寒,还带着浓浓的疲倦。

低头看了眼那美女医生胸前挂的牌子——韩小曼,主治医师。

想起刚才父亲病床前的牌子上,似乎挂着韩小曼的名字,没想到,这冰冷的女医生竟然还是父亲的主治医生。

“韩医生,我父亲怎么样?”想到这里,陈锋立刻询问。

“你父亲?”韩小曼眉头皱了皱。

“就是陈卫国,我是他儿子陈锋。”陈锋自报家门。

“只是一些骨折和皮外伤,没有脑震荡,修养一段儿时间就好。”韩小曼说完,看了眼李小刚红中透紫的脸,出声斥责:“你父亲在病房你,你不陪床,来这里打架?”

父亲无碍,陈锋紧绷的神经松了许多,但韩小曼后面的话却令他只得尴尬一笑,“谢谢韩医生,改天请你吃饭。”

见陈锋要不回病房,先说请她吃饭,韩小曼那冷冰冰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厌恶的神色,“不必了,治病救人我的本职工作。另外,要打架,到医院外面去打,别在这里影响其他病人。”

“呃……”一时间,陈锋竟然不知如何解释。

韩小曼也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留下一个窈窕的背影,转身离开。

第四章 美丽的周瑶

韩小曼的身影消失在拐角,陈锋扭头朝李小刚笑了笑,“说吧,怎么回事。”

人已经打完了,气也消了一些,现在是考虑怎么处理的时候了。

“我说,我全说……”早已经被陈锋吓破了胆,李小刚那还有一丝反抗的心思。

“痛痛快快的说!”

“老陈,不对,是陈叔。陈叔在厂区里巡逻,张军正好开车从厂区食堂回来,准备把货车入库。张军中午喝高了,注意力有点儿不集中,拐弯时候没看到陈叔,就撞上去了,不但撞了人,车还紧接着撞到了树上,损失不小……”

李小刚说着看了眼陈锋,见他脸色没太大变化,才敢继续往下说道:“张军把责任都推到了陈叔身上,说他横穿厂区道路,他舅舅,也就是厂长王云也帮张军遮掩,最后就弄了个协议,让我拿两千块钱来私了。”

弄清了车祸的前因后果,陈锋的脸色冷如寒冰。

“蛇鼠一窝,张军现在在哪?”

“张军,我也帮不了你了。”看着陈锋的脸色,李小刚抹了把额头的冷汗,说道,“应该,他应该在情人玲子那。”

“地址!”

“五星花园,怕ィ”

就算之后张军会怨恨他也没办法了,保住小命要紧。

“你最好祈祷你没有说一丁点的谎话。”陈锋说着,用力地攥了攥拳头,发出咔咔的响声。

李小刚吓得身子哆嗦了下,“张军要不在玲子那,肯定在他舅舅王云家,就是厂子里的小别墅。”

陈锋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直接踏住了李小刚的肚子,伸手把他身上的钱都掏了出来,竟然有三千多块。

“滚吧。”拿完了钱,陈锋直接转身离开。

一刚一摸兜,发现除了那两千块,连自己身上的那一千多块都被掏走,连一分都没留下,顿时欲哭无泪。

“我他妈不就是传个话嘛,招谁惹谁了啊!”

面对陈锋,他完全提不起反抗的心思,只能爬起离开。

回到病房前,陈锋立刻看到了等在哪里的周瑶。

直到此刻,陈锋才有时间真正好好看看眼前的女孩儿。

一米七左右的个头儿,朴素的白色休闲鞋,一条蓝色的牛仔裤将她修长迷人的**完美的勾勒了出来,上身穿着一件儿蓝色的小外套。

白皙柔美的脸蛋儿,如秋水一般灵动的眼睛,在加上柔顺的剪发头,一股清纯脱俗的味道油然而生。

这个七年前被自己从流氓手里救下来的女孩子终于长成了,从一个清纯的小萝莉变成了一个靓丽的女孩儿。

“刚才没吓到你吧?”

丽人儿摇了摇头,如水般的目光倾泻在陈锋那刚毅的面庞和宽厚的臂膀上,脑海之中不由起当年陈锋救下她时的画面。

两个人互相对视着,谁也没有说话。

沉默注视了许久,醒过神来的周瑶,脸上不由地泛起了一抹忸怩娇羞之色,轻咬红唇轻声喊道:“锋哥。”

“啊?”陈锋也从失神中惊醒过来。

刚才自己失神了?

看着眼前的丽人,陈锋心绪难平,七年以来,他经历过无数惊险,艰难,生死的场面,不论何时他都没有过失过神,但在面对朝思暮想的邻家小妹时,他无法再提起丝毫警惕戒备的念头。

陈锋快步走到周瑶身边,张开双臂想将眼前的丽人揽入怀中,但却见周瑶神色有些慌张,于是他改抱为拍,一只手按在周瑶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秀发。

周瑶非常渴望陈锋能抱下自己,但却见他像大哥哥一样摸着自己的脑袋,心里不免又有一丝失落,但因激动而紧张的俏脸上,依就荡起了幸福的神色。

“瑶瑶,帮我照看一下我爸妈,我出去办点事。”松开周瑶,陈锋柔声说道。

“嗯!”周瑶懂事地应了声,“锋哥,你小心一点。”

“我会的,不要告诉我爸妈!”陈锋说完,转身下了楼。

周瑶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消失在楼梯口的高大威猛充满安全感的背影,她的眸子渐渐的迷离起来。

出了医院大门,陈锋拦了辆出租车,直奔五星花园。

此时此刻,陈锋心里别无他念,只想用一双铁拳,为父亲讨个公道。

七年来,他无时无刻不盼望着能够回家尽孝,让父母后半辈儿过得舒服安逸,如今居然有人明目张胆,黑白颠倒,借权用势欺负父亲,身为人子,这口气岂能忍?

透过车窗看到不远处光彩流溢的五星花园四个大字,陈锋眸子里闪过道道寒光。

出租车缓缓停下,陈锋付钱下了车向着花园大门旁边的便利店走了过去。

五星花园在江安高档住宅区里位居前三,不论是占地面积还是住宅楼的高度和小区保安,在江安都是一流水准。

小区需要门禁卡才可以进入,其他地方也一直都有保安在巡逻,陈锋远远的就看到了,所以他下车直奔便利店里买了一包烟,站在门口静静地等待。

时间不长,几个拎着瓜果蔬菜的老人结伴往小区入口走去,陈锋随机跟上,一脸平静进了小区。

陈锋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虽然他有诸多办法可以进入小区,但都不如当下的办法省力省心。

按照李小刚提供的楼门号,陈锋顺利的找到了张军所在的楼层。

小区的每一栋楼进入的时候也一样需要门禁卡,不过陈锋并不担心,即便是一栋楼,住户也有上百,总会有人进出。

坐着电梯来到九楼,陈锋很顺利的找到了考洹?

碰!碰!碰!

来到门前,陈锋不轻不重的敲了几下门。

“谁呀?”敲门声刚落下,一道轻佻的声音传了出来,听到这声音,陈锋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这女人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个狐媚子,估摸着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物业,收一下水费。”方才他已经看到了贴在这户人家屋门上的水费催交单。

果然,陈锋的话并没有引起里面人的注意,‘咔嚓’一声,房门打开,走出一个不算漂亮,却放浪气息十足的女人。

“呦,这次收水费的换了一个小帅哥啊。”看到陈锋,门内的女子顿时眼睛一亮,音调放浪。

“张军在么?”

看着陈锋冷漠的表情,王玲终于意识到不对劲儿的地方,眼前的年轻男人看似瘦弱,但身上却有一股隐隐的强悍气场,明显不是物业的人,而他用这样的办法到家里来,很可能不会有好事儿。

联想起平常张军做的一些坏事儿,王玲立刻就紧张了起来。

“军哥……”一脸慌张,王玲直接就想转身跑回卧室。

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陈锋自然不想留个碍事儿的女人在一旁。

右手闪电般的伸出,陈锋直接卡住了王玲的后颈,微微用力,王玲立刻感觉一阵眩晕,整个人软软的倒了下去。

在王玲倒下时,陈锋闻到一股怪异的气味,隐约中看到王玲穿着的裙子褶皱的紧贴在屁股上……

不用想也知道这两人在做什么,陈锋不由地感觉一阵恶心。

第五章 你喜欢玩花活儿?

听到去开门的情人喊声慌张,并且戛然而止,还在屋里等着王玲回来玩点儿新花活张军立即意识到不对劲,急忙穿上裤子,从床垫下面摸出一把开刃的砍刀,一脚踢开门冲了出去。

冲进大厅,张军第一眼就看到了陈锋,自己的情人王玲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你是谁?”张军说话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不受控制地发抖。

陈锋没有说话,他打量了眼平头干瘦,明显纵欲过度的张军,一双铁拳攥得咔咔直响。

“哥们儿得罪过兄弟?”张军不由地打了个哆嗦,手里的砍刀攥得死死的。

“得罪你妈!!”愤怒地咆哮一声,陈锋猛蹿出去,右手直锁越军的喉咙。

“啊……”张军何时见过如此猛人,吓得惊叫一声,仓促之下急忙挥刀,试图阻止。

张军的反应很快,但在陈锋眼里却如同蜗牛爬行。

刀刚抬起,一只大手已然掐住了张军的脖子,强烈的窒息夹杂着剧痛瞬间淹没了张军。

陈锋狠想直接拧断张军的脖子,但理智告诉他不能闹出人命。

胸中怒火燃烧,陈锋掐着张军的脖子狠狠往墙上一甩。

砰!

张军一头撞在墙上,顿时血流满面,右手肘也受了伤,提不起丝毫力道,砍刀直接脱手掉在了地上。

陈锋一步跨到张军面前,揪住他的衣领,另一只手抓住他的腰带,用力一抬将张军举了起来,随即狠狠地摔了出去。

“啊……”反应过来的张军忍不住惨叫一声。

“砰!哗啦……”

张军狠狠地摔在大厅的茶几上,水杯,啤酒瓶,锅碗稀里哗啦碎了一地。

茶几上,张军摔得喘不上气,脑袋七荤八素晕得不行,腰带在空中就断成了两截,宽松肥大的牛仔裤因惯性甩脱落,没有内裤包裹的白屁股立即露了出来,贴在冰冷的茶几上,又疼又麻又凉,那滋味别提有多难受。

“大,大哥,别打了,别打了,到底怎么回事啊,兄弟得罪您了?”翻滚在地的张军,一手捂着后背一手抓着裤子,哭喊求饶起来。

“得罪?李小刚办的事,应该是你指使的吧!”陈锋迈步走到张军身边,一脚将他踢到沙发上,同时顺势踩在张军的身上。

“李小刚!?你是老陈家的……”这一刻张军终于明白,他得罪的到底是谁。

见李小刚明白过来,陈锋也不废话,抄起酒瓶朝着张军的菊花捅了下去。

“啊……”张军爆发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啤酒瓶口直接捅了进去,硬生生没至瓶颈才停下来。

张军疼得连声音都变了调,被撑裂的菊花更是鲜血直冒。

陈锋一把掐住张军的脖子,惨叫声立即戛然而止,闷在喉咙里形成了怪异至极的呜声。

“晚上八点前带着钱,拿着东西去看我爸,晚一分,老子让你嗓子启瓶盖,听清楚了吗?”陈锋冷冷地说道。

张军疼得想死的心都有了,也不管陈锋说的是什么,只顾拼命地点头。

伸手抓住瓶身,用力一拗,‘啵’的一声将啤酒瓶子拔了出来,狠狠地扔到地上,摔成一堆碎玻璃。

张军嗷的嚎叫了声,双眼翻白,疼得晕死过去。

面无表情地将张军丢在沙发上,扭头看了眼地上的王玲,却见那狐媚子正蜷在地板上双手捂着耳朵瑟瑟发抖,想来肯定是张军的惨叫声,吓醒了王玲。

“醒了就别趴那装死,刚才我说的话,你的让张军知道。”陈锋说完,直接转身出了门。

王玲吓得要死,躺在地上动也不敢动,直到她确认陈锋走远了,这才急忙爬起来,见张军斜躺在沙发上,下身血流不止,一下子把她吓傻了。

尖叫声刹那间响彻整栋大楼,经久不息。

半天后,张军疼醒过来,见情妇跪在一旁不断地哭,他强忍着疼痛,有力无气地吼道:“哭什么丧?老子还没死,MD,给我舅和虎子打电话叫人……”

出了五星花园,陈锋直奔王云的住处,结果扑了空,打听后才知道王云出去应酬了。

无奈下,陈锋马不停蹄地赶回了医院,在病房门外,看着病床上的父亲,胳膊打着夹板,头上缠着绷带,脸色苍白憔悴。

这些年来,自己不在身边,父亲撑起偌大的家庭,又抵挡着程正达的报复和打击,老态尽显,额头凭添了许多深深的皱纹,头发也变得花白,曾经威武的身躯,如今变得瘦骨嶙峋,再也没光年的风采……

越看父亲如今的模样,陈锋越是鼻子发酸,心痛自责还有一丝愤怒,对王云,对张军,对李小刚……

过了一会儿,陈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推开病房门走了进去。

“妈,我爸情况怎么样?”

扭头看了眼床上的丈夫,李娟鼻子不由地一酸,“医生说没什么事了,静养些日子就能好。小锋啊,你爸这事,回头我去找王厂长说说,你就别掺和了,他们要硬来,我一个老太婆,他们也不会太过分的。”

陈锋哪里听不出母亲的意思,长出一口气,道:“妈,你就别管了,一切有我。我爸遭这么大的罪,不能白遭。对了,瑶瑶呢?”

“唉,别莽撞,妈老了,经不起你们爷俩儿再折腾。”李娟知道劝不了儿子,叮嘱了句,转而说道:“瑶瑶回家炖鸡汤了,我可跟你说,妈看得出来,这孩子对你有心,不管怎么样,你可不能辜负了人家,你一走七年,平时都是瑶瑶过来帮忙的。”

陈锋刚回来,还没有考虑成家的事,只好含糊应了声道:“我知道。”

李娟满意地点了点头,忽然好似想到了什么,说道:“陈锋啊,我听护士们说,你爸这次手术顺利,多亏了韩医生,人家又忙里忙外的惦记照顾,有时间你可得好好谢谢人家,要不你这会去看看韩医生有没有空,请人家吃顿饭?”

韩医生?那个冷美人韩小曼?

“哦,妈你看着爸,我这就去看看。”陈锋说完,看了眼睡得安详的陈卫国,转身出了病房。

超级高手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超级高手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超级高手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