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巅峰医王》(林子辰周晓彤)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巅峰医王》(林子辰周晓彤)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2019-05-16 05:54:23来源:tw发布:采茶小哥

巅峰医王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巅峰医王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巅峰医王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得天尊传承,造就都市王者,御气治病,奇丹救人,从平凡学生党成为强者的路上,坐拥娇美红颜,脚踹装逼嘴脸,横行都市,踏上巅峰!医界,我为圣!商界,我为王!武道,我为尊!大千世界,唯我独尊!

《巅峰医王》(林子辰周晓彤)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林子辰周晓彤小说巅峰医王推荐章节

第一章 给你一次机会

东江军区医院创伤科,203病房。

林子辰躺在床上凝视着天花板,心中感慨万千,17岁的他刚上高三就因为一起车祸入了院,诊断结果为下半身瘫痪,估计这辈子都无法复愈。

不过此时他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忧伤,反而带着一种超然的傲气。

“21床林子辰。”一个年轻的护士微笑地走进来,手里端着一盆温水,每次走进203病房,她似乎都希望把最美的笑容带给这个瘫痪少年。

护士叫周晓彤,毕业分配来军区医院才三个月,她五官精致,一双水眸上长长的睫毛配上这身粉色的护士装,好像卡通片里的小美女,俏皮可爱。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少年面色红润,精神极好,看得周晓彤有些愣住了。

“三天没见,子辰的精神好了这么多,上一次来为他打点滴,还是面色苍白,显得特别虚弱呢。”周晓彤心中暗想。

“晓彤姐,你来啦,怎么前几天没见你啊。”林子辰微笑道。

“没事,发烧休息了三天,子辰,你的气色好很多啊,”说着,周晓彤走近前将水盆放在椅子上,“来,擦身子了。”

“又擦?我自己来吧。”

说着,林子辰就要去将毛巾拿过来,不过却被周晓彤将手推了回去。

“你个小家伙还那么封建,好好躺着,”她将林子辰按了下去,然后轻轻解开病号服的扣子,“你看,咱们长得那么帅,怎么也得干干净净的吧?”

面对周晓彤的温柔和细心,林子辰心里暗暗感动,不得不说,这是个非常敬业的小护士,美女小护士。

“对了子辰,你家人来了没有?”周晓彤也就是随口一问,毕竟林子辰的伤非常严重,但入院几天,他的家人并没有来,医药费还是院方暂时垫付的。

听到这句话,林子辰忽然沉默了起来。

林家是天河市的大家族,林子辰的父亲林景阳也深受家主林瑞江的欣赏,但自从大伯林建中拿出证据说林景阳出售商业秘密背叛家族以后,这一切都改变了。

林子辰一家不仅被逐出了林家,而且一无所有,别说医药费,就是学费都成了问题,所以林景阳夫妇都去了外地打工,只为了供林子辰读书。

不过林子辰心里明白,父亲这几年对林氏企业兢兢业业,又怎么会做出监守自盗的事情?可证据摆在那里,他只能看着父亲没落的样子,心里难受却做不了什么。

周晓彤见林子辰不回答,也没再问,而是轻轻地为他擦着身子,动作轻柔,而且永远带着那温柔的笑容,林子辰十八岁,正值血气方刚,这么一弄,顿时觉得某处昂扬了起来。

周晓彤也被那异军突起所吸引了过去,当时脸就红了:“你……你个小坏蛋,你想什么呢,你太坏啦!”

羞涩难当甚至让她忘了一件事情,这少年可是下半身瘫痪啊。

林子辰却并没有什么难为情,只是无奈道:“晓彤姐,我说我自己来的……”

“哎呀算了算了,能让你自己来吗?我当没看见好了。”

她转过头继续擦着,或许出于少女的好奇,又是忍不住往雄伟看了一眼,心中暗想,死周晓彤,你想什么呢,这小家伙比你小三岁呢。

林子辰本身长得英俊,再加上那股子沉稳的气质,女生见了会多看一眼并不新鲜,更何况这样一个小帅哥在她面前……方才二十出头的周晓彤也难免控制不住胡思乱想。

“晓彤姐,你也别太难为情,其实这都正常。”

“正常?哪里正常了?你才十八!”周晓彤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已经开始砰砰跳了。

“当然正常了,我都十八了,见到你这么漂亮的姐姐,还对我这么好,如果一点反应都没有,那不是视力问题就是取向问题,现在至少说明我心理还是健康的。”

“讨厌,不许再说话了!”周晓彤真的不知道林子辰再说下去,自己会怎么样,现在她已经不知道怎么迈腿了。

就在这时,林子辰双眉微皱,深黑的眼瞳一转,道:“晓彤姐,你先出去吧。”

“嗯?为什么,你翻过去,擦背啊。”周晓彤道。

“不用了,先出去,我自己来好了。”林子辰似乎想着什么,但不方便说出来似的。

周晓彤掩嘴一笑:“你看你,还不好意思了,你个小家伙,你晓彤姐我都没说什么,快翻身吧。”

林子辰微笑摇头:“不用了。”

“不用了?为什么?”周晓彤不解道。

“我是说你不用出去了。”林子辰双目看向了房门。

话音落,病房的门便被推开了,一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走进来,一脸的狰狞,甚至带着一股杀气。

东江军区医院每天只有中午允许家属探视,平常是无陪护病房,所以这个男人在这个时间出现,根本不正常!

“你是什么人?你怎么进来的?”周晓彤下意识地张开双臂挡住林子辰,对着男人问道。

那男人却直勾勾地看向林子辰:“小子,福大命大啊,这样都撞不死你,还有个这么嫩的小妞儿陪着,还真是因祸得福啊。”

周晓彤一愣,回头看向林子辰,只见他没有丝毫的惧色,依旧微笑沉稳,双手环抱。

“呵呵,是你撞的我?看来,我不死,你的任务就不算完成是吧?”

“是,我没想到时速百公里的车速你还能活着,不过无所谓,你不过是多活几天而已。”

林子辰点了点头:“那真是辛苦你了,我大伯林建中给你多少钱?”

“嗯?你大伯?”男人一愣,有些紧张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哈哈,我都是将死之人了,你还怕我知道不成?如果我没猜错,当初我父亲的事也是拜他所赐吧?先是打压自己的兄弟,然后撞死自己的侄子,这样林家恐怕没有人再会和他争了。”

闻言,男人心中一紧,这真的只是个十八岁的孩子吗?为什么仿佛一个看淡万千的老人,面对死亡的威胁,依然可以淡然一笑。

而且这一切林先生布置的天衣无缝,他怎么会猜出来?男人突然有一股恐惧的念头,但很快就抛在脑后,毕竟这个病房里,他才是主宰者。

“哼,你知道也就知道了,不过马上你就会带着这个秘密去见阎王了。”

“你……你要干什么?”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周晓彤第一时间护住了林子辰,“你再不离开我就要叫保卫了!”

此时的周晓彤一脸正气,二十岁的女生面对危险没有吓得哭出来,反而保护自己的患者,林子辰暗暗点头,心道,晓彤姐,谢谢你了。

“呵呵,小姑娘长得那么俊,可惜了,今晚你也必须死在这里。”说着,男人伸手朝着周晓彤的脖子伸了过去。

“慢着!”林子辰道。

“呵呵,怎么,你想死在她前面?”男人冷笑道。

“不,只是想给你一次机会。”林子辰双眼直视前方,目光深邃如一个沧桑老者。

第二章 破茧

男人闻言大笑了起来,不可否认,林子辰的气场刚刚让他心里有了波动,但毕竟是个18岁的孩子,而他可是林建中请来的杀手。

“哈哈,给我一次机会?你疯了吧!”

“对,给你一次活着的机会,回去告诉林建中,这些事我林子辰都记下了,下次我回林家,就是让他还账的那天!”

“哼,你小子是在吓唬我?”男人皱起双眉,道。

“这是你的答案吗?”林子辰冷冷问道,脸上表情愈发冷酷。

“哼,上次没把你撞死,我看是把你脑袋撞坏了,去死!”男人似乎被林子辰激怒了,直接一拳朝着他打了过去。

“啊!”周晓彤惊叫,“子辰,你快躲开!”

周晓彤直接扑了上去挡在了林子辰身前,她此时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护住林子辰,这个半身瘫痪的少年。

但就在这时,一只手却死死抓住了男人的手腕,以至于强烈的疼痛让他的脸都抽了一下。

“我说过,我给你一次机会,可你没有珍惜。”林子辰说话的时候,甚至没有看着男人,但嘴角却挑起了一个弧度,好似带着杀意的笑一般。

“你……”男人睁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力量来自于面前的少年。

“你说得对,今晚一定会有人死在这里,但肯定不会是我。”林子辰缓缓转过头,脸上的微笑看在男人的眼里,如索命的魔鬼一般。

随后,他缓缓起身,一步步逼得男人后退,那男人跟失了魂一样,任凭林子辰推动着,直到墙角。

周晓彤简直不可思议,惊诧道:“子辰你……你站起来了?”

林子辰下半身瘫痪是铁一般的事实,现在病历本还在床尾,在周晓彤看来这简直是奇迹,因为这根本解释不通!

“晓彤姐,谢谢你对我的照顾。”林子辰转头一笑,笑容带着几分温柔。

“你……”男人不可思议地望着林子辰,“你不是瘫痪了?”

“那不重要,有一句话破茧成蝶你听过没有?”

男人皱起双眉,另一只手从腰间拿出了一把匕首,反射出森冷的刀芒。

“那又怎样?我一样可以杀了你!”男人咬牙怒喝道,愤怒来源于内心,来源于恐惧,不可否认,他已经开始害怕了。

“试试吧。”

“不知死活!”男人猛地刺出匕首,正对着林子辰的胸口而去。

“啊!”周晓彤惊得眼泪都涌了出来,内心的害怕和为林子辰的担心交织在一起,但下一刻她呆住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画面。

林子辰速度更快,抬手间再次抓住了他的手腕,而这一次,那脸上的微笑彻底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怒气。

男人使劲挣扎了一下,但令他意外的是,自己的手仿似被铁钳子夹住一样,再使劲的话,自己的手恐怕都会折了。

“你……你到底是不是林子辰?”男人的表情彻底变了,最后的一丝自信都化为了恐惧。

“是,也不是,但至少这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因为你马上就要变成一个死人了!”

林子辰松开了男人的手,但瞬间已经抓住了他的喉咙,男人五官都扭曲了,双眼瞪得老大。

一旁的周晓彤都吓傻了,若是说先前为了保护林子辰,她无视了恐惧,可现在她再也忍不住了,双眼圆睁,全身都在发抖。

面前的这个“小家伙”彻底变了一个人,除了那张英俊的脸庞依旧,气势像是一个冷酷的罗刹一样。

“这……不可能!”男人的声音已经变得颤抖而空虚,脸色憋得青紫,连眼睛都有些外凸,原本暴戾的脸已经带着临死前的脆弱和哀求。

林子辰的脸上不再有曾经的那份稚嫩,有的却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沧桑,深邃的目光充满着傲然的轻蔑。

咔……

一声骨骼碎裂的声响,男人终于停止了挣扎,目光瞬间变得呆滞,整个人瘫软在了林子辰的手中。

“你……”周晓彤一手捂着嘴巴,一手指着林子辰,双眼间尽是惊色。

林子辰没有理会,而是双目微眯,猛然将手一挥,只见一团七彩的雾气爆然而出,顷刻间便已经充斥了整个病房,绚丽的光芒让周晓彤根本睁不开眼。

嘶嘶……

类似燃烧又似化学溶解的声音过后,房间里又一次恢复了沉静,就连那个中年男人的尸体都彻底消失了。

林子辰呼出一口浊气,既然你已经死了,让你带的话还是我亲自对林建中去说吧。

哼,当初你当着众人辱我一家,我不能做什么,如今我林子辰脱胎换骨,既然你不顾亲情,这一切我定要你百倍奉还!

他坐回床上,看着瑟瑟发抖的周晓彤,暗叹,毕竟是一个年方二十的女孩子,亲眼看到了杀人,怎么可能不害怕?

“晓彤姐,帮我倒杯水好吗?”

周晓彤神情复杂,机械地点点头,然后起身走向床头柜,倒水的时候,整个手臂都在发抖。

“罢了,忘了你不该看到的东西!”

林子辰单手一挥,一道纹理可见的透明气息便朝着周晓彤袭去,周晓彤身体一顿,整个人呆滞了两三秒,旋即恢复了正常的神态。

这是一个简单的法门,只是让她忘却刚刚几分钟的记忆,而林子辰又在床上躺好,一脸微笑地看着她。

“小家伙,看什么啊,哪有这么直勾勾看人的,真是……”果然,周晓彤已经将刚才的事情全都忘记了。

“呵呵,晓彤姐真好看。”

周晓彤顿时脸一红,嘟起小嘴:“贫嘴,后背还没帮你擦呢,我扶你坐起来。”

周晓彤拿起毛巾帮林子辰擦着身子,而林子辰欣慰一笑,若不是刚刚,我不会知道你是这么勇敢的女孩子,今天的事情,我会记住的。

“子辰,你这一受伤,耽误了课程,心里特别难受吧。”在周晓彤看来,林子辰正在读高三,这次的事情除了对身体的打击,恐怕心理也不小。

没想到林子辰却淡淡笑了下:“无所谓,其实能在这里被晓彤姐照顾……也挺好。”

“又贫,不过姐姐喜欢你的乐观,对了,你这小家伙这么帅,在学校有很多女生喜欢吧?”说着,周晓彤吐了吐舌头,调皮地一笑。

林子辰没有回答,而是冷笑了一声,父母双双失业,自己的保送名额又被别人顶了,这样的人会有女生喜欢?

不过现在的林子辰已经不在乎这些了,甚至已经不屑……

没有人知道,前三天的时间里在这个少年身上发生了什么,现在的他,虽然依旧是个18岁的少年,但记忆和阅历,却足有千百年之长。

三天前深夜,他莫名奇妙地被一个自称道玄天尊的人传承了意识和记忆,起初他只是觉得那是个梦,但当他感觉到自己脑中出现很多闻所未闻得到知识和记忆时,他整个人都震惊了。

他从未修炼过,可按照记忆却轻车熟路,那道道真气和明显的经脉游走感觉,让他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充实感,不仅整个身体焕然一新,就连被医生确诊的瘫痪都彻底自愈……

那一刻,他明白了,这并不是梦,而是一次改变人生的机会!

见林子辰不语,周晓彤突然莫名紧张,她不知道若是林子辰一脸幸福地说有,她会是什么感觉。

她暗暗苦笑,小家伙,你要不是只有18岁该多好……

想到这,少女竟一时失神,险些滑下床,幸好林子辰一把将她揽住,而且,揽进了怀里。

周晓彤脸都红透了,看着林子辰那张俊俏的脸,愣是半天没回过神。

咔嚓!病房门再度被推开了。

进来的是当晚值班医生刘明,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你们……晓彤你干嘛呢!”刘明气愤道。

第三章 你开心就好

周晓彤在东江军区医院绝对是院花级别的,虽然上班不久,但娇美俏皮又温柔可人,很快就压倒了其他的年轻女医生和护士,自然也就有不少追求者。

而刘明就是其中一个,省医大的博士,军区医院引进的一流人才,现在是医院骨科的副主任医师。

在这个年纪能到副主任医师的人少之又少,而也正因为这样,让他成为了东江军区医院众星捧月一般的储备人才。

看到刘明进来,周晓彤才回过神,赶忙离开了林子辰的怀抱,不过脸上的娇红依旧。

“刘……刘主任。”

刘明皱着眉,狠狠瞪了一眼林子辰,道:“有个急活,云山集团的董事长方有为突发心脏病送咱们医院了,你去跟我做紧急处理,吴院长他们一会儿就到。”

刘明口中的吴院长是军医院一把手吴宪,能让他大半夜亲自赶来,也可见这位方有为董事长的地位了。

一听这么急,周晓彤赶忙点点头,起身道:“哦好的,我马上就过去。”

她回头看了一眼林子辰,后者温柔一笑,似乎笑进了她的心里,她羞红着脸低头走出了病房。

刘明走近病床看了看林子辰,然后用一根手指头托起病床边上的患者名牌,轻蔑地笑了一声。

“你叫……林子辰?”

“是。”林子辰淡淡道,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下半身瘫痪……呵呵。”

说完,刘明一丝冷笑,转身离去,似乎刚才的怒意全消,一个瘫痪的小子怎么可能对他形成威胁?取而代之的是那一脸的鄙视。

但林子辰的表情中却透出了一丝冰冷,在他眼里,刘明不过小丑一样的人物。

如今,我林子辰得道玄天尊的意识传承,并且踏进了武者境界,任你地位多高,在我眼中不过尘埃。

想到这里,林子辰不禁感慨,不知此生还会不会见到道玄天尊……

随后,他叹了一声,闭目入境,吐纳修炼。

一直到清晨,看到周晓彤走进病房,林子辰才结束了修炼。

“小家伙,昨晚睡得好吗?”周晓彤一脸阳光的笑容,这就是她,无论多忙多累,总会把笑容带给患者。

“很好,晓彤姐,昨晚忙坏了吧?”林子辰道。

“可不是呢,人家一个大企业家就是不一样,大半夜的几家医院的专家就都来会诊了。”

“呵呵,是谁啊,那么大人物。”

“云山集团董事长啊,云山集团可厉害了,不仅在咱们天州,在省里都算得上前三的大企业呢,不过可惜昨晚也只是脱离了危险期,专家们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

说着,周晓彤叹了一声,露出些许遗憾的表情。

林子辰暗道,晓彤姐真善良,这样的女生真的不多了。

他想起学校里的女生们,才十几岁就攀附权贵,见到富二代就迎风招展,而穷得学生,她们躲都来不及。

“晓彤姐,别难过了,你说你喜欢什么,我送给你吧。”林子辰笑了笑,道。

“啊?”周晓彤嘟起嘴想了想,“呵呵,我就希望你这小家伙能康复起来,那样我就开心了,毕竟你才那么小,可是……哎!”说着,周晓彤又是一阵惆怅。

这时,病房门被推开,走进的是骨科副主任刘明。

“聊什么呢,晓彤,都下班了还不走?”刘明笑呵呵地道,不过林子辰却眯起了双眼,昨晚刘明在他面前,可是一副纯粹的小人相。

见刘明进来,周晓彤马上起身道:“刘主任啊,我看看子辰,这就回家了。”

“哦,呵呵,忙了一夜别耽误时间了,赶紧走吧,小张已经来接班了。”刘明说话的时候都没有看林子辰一眼,在他看来,他还不值得自己看上一眼。

“没事的,我多陪陪子辰,刘主任您先忙吧。”周晓彤也很意外,下班时间我就必须回家吗?这好像你管不着吧!

刘明微微皱了皱眉,道:“对了晓彤,我忘了告诉你,最近我们骨科人手不足,我刚和护士长商量了一下,你去骨科轮两个月。”

“什么?为什么啊?”周晓彤道。

“这能有什么为什么?医院有医院的安排,你照做就是了,还有,以后不要把什么人都当朋友,尤其是现在的小孩子,年纪轻轻不知道脑子里想的什么!”

显然,刘明说的是他昨晚看到的那一幕,他心里喜欢周晓彤,甚至认为在东江医院没有人可以和他争,但他怎么也想不到,昨晚周晓彤居然在这个男孩子的怀里,这他还能忍?

“呵呵,你是在说我吗?”一直没有说话的林子辰终于开口,不过,他的双眼,也不曾看向刘明一眼。

看到林子辰冷傲的样子,刘明就来气,道:“小孩子插什么嘴?我们在谈工作呢,不过你要是非得这么想,我也不介意。”

“刘主任您说什么呢,子辰还是个孩子啊。”周晓彤自然也听出话中意思了,这段时间她一直照顾林子辰,先不说心底的好感,最起码她知道林子辰是个坚强向上的男孩子。

“孩子?现在的孩子,十几岁干的那些事儿,哼!晓彤,你是个好女孩儿,可得把眼睛放亮一点,有些人装可怜,可心里脏着呢!”

“刘主任你……你太过分了啊!”周晓彤明显生气了,好歹你是一个医生,怎么能这么说自己的患者?

林子辰却是微微一笑:“你喜欢晓彤姐?”

“我……是,那又怎么样?我就是喜欢晓彤,”刘明本身傲气,也干脆承认,他转身看向周晓彤,“晓彤,我就是喜欢你,你平时也能感觉到对不对?听我的话,去我的科室好不好?”

不等周晓彤开口,林子辰一笑:“呵呵,可惜了,晓彤姐不会喜欢你。”

“什么?不会喜欢我?呵呵,你的意思是晓彤会喜欢你吗?小子,你未必太自不量力了,别看你长得是小白脸,可你毕竟是个瘫子,你凭什么?”

这句话触动了周晓彤心里的底线,医生,本是白衣天使,且不说治病救人,你这么戳患者的痛处,枉为医者!

“刘主任,作为医者,怎么能这么对患者?或许子辰说的对,我是不会喜欢您这种人的。”周晓彤也是刚毕业,直言直语。

“哼,晓彤,我看你是被这小子迷惑了,难道你就不为自己的前途考虑考虑?我对你的评价可以直接影响你的未来!”刘明冷声道。

“您是在威胁我吗?”周晓彤丝毫不害怕。

“好好好,我们不说这些,晓彤,这小子连站都站不起来,你有必要为了他来顶撞我吗?”

林子辰摇头而笑:“晓彤姐,你刚才说如果我康复了,你就开心了对不对?”

周晓彤不知道林子辰为什么会说这句话,旋即一愣,点了点头。

“嗯,你开心就好!”说罢,林子辰掀开被子,一条腿迈下了床。

周晓彤都惊了,刘明也傻了,这……不可能啊,连主任医师都已经确诊了瘫痪,怎么会……

一时间,病房里安静得出奇,周晓彤和刘明吃惊地望着林子辰,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确诊瘫痪的林子辰竟然站了起来。

而林子辰,则是依旧平静无波,只不过看着刘明的目光,带着一缕明显的轻蔑。

第四章 地炎芝

“子辰你……你真的站起来了……”

周晓彤一脸的惊诧,当然,她如果想起那晚的事情,便不会稀奇,因为面前的少年不仅可以站起来,还能轻而易举地杀死一个杀手。

“呵呵,晓彤姐,这段时间真的非常感谢你的照顾。”林子辰微笑说道。

“我……我去叫医生!”说完,周晓彤惊喜地转身便跑了出去,病房里只剩下了林子辰和刘明。

“你……竟然好了?”刘明皱着眉说道。

他听都没听说过,一个被确诊为瘫痪的患者,短短几天就好了,而且还是自愈,如果他对其他医生说,人家一定认为他疯了。

“那不重要,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不是任何事你都可以掌控,包括晓彤姐。”林子辰冷笑了一声,道。

闻言,刘明收起了惊讶,原本僵硬的表情再次露出不屑的轻笑。

“是吗?呵呵,那又怎么样,就算你可以站起来,你觉得你我地位一样吗?我可以许周晓彤一个未来,而你……恐怕你一辈子也赶不上我。”

这话没错,就算林子辰康复了,也不过是个学生而已,而刘明的地位不一样,他是万千年轻人中的翘楚,即使日后林子辰考上了大学,有了一份好的工作,也是远不及他的。

“哦?凭你也配和我相比?”说话间,林子辰的目光闪出一丝杀意,甚至让刘明都感到背后一寒,他微微皱眉,不知这个十八岁的少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气势。

就在这时,病房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这不可能啊,如果真是那样,这就是医学界的奇迹,我要亲眼看看才可以!”

主任医师和医生们的对话传进来,林子辰才收了杀心,若不是我不愿制造麻烦,顷刻间让你化为虚无!

之后,对于院方的检查林子辰十分配合,创伤科的主任亲自见识了这个瘫痪病人自愈,也是哑口无言,完全拿不出任何解释,因为根本找不到科学根据,这是他行医数十年见到的第一例,绝对是奇迹。

周晓彤也没有回家,而是一直陪同检查,她才不关心什么研究成果,只想知道林子辰是不是真的康复了,如果是那样,她就放心了。

院方给出的结论是,林子辰完全康复了,不过暂时做不出具体的研究结果,希望林子辰可以留院观察几天,至于医药费,会向院长申请全免。

林子辰自然是欣然答应,他不在乎缺课,全免医药费对他来说才是重要的,家里的条件越来越差,他不想让父母再背重负。

医生们离开之后,林子辰从储物柜里拿出了自己的用品,这几天他躺在床上甚至连手机都没有看,打开看了看,几十个未接电话还有短信,除了母亲蒋萍打来的,还有室友桑天磊,想到自己还有家人和朋友关心,林子辰心中一暖。

他拿起手机第一时间给母亲蒋萍拨了过去。

“子辰,你可算给妈打电话了,你这几天去哪里,怎么都不接电话?”

“妈,高三复习太紧张了,我这几天没有留意手机。”林子辰并没有说出自己被车撞的事情,只是不想父母再为自己操心了。

“那就好,妈妈都担心死了,本来我和你爸爸说明天就订车票去天州看你了。”蒋萍语气十分担心,似乎这一刻都没有完全放下心来。

“妈您放心吧,和我爸安心在南水工作,我放假去找你们,对了,我爸和姐姐还好吗?”林子辰忍住哽咽,吸了吸鼻子,说道。

“好着呢,你别担心我们,你姐交了个男朋友,现在也非常好,子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好了我先工作,你好好学习啊。”

挂了电话,林子辰眼眶湿润,妈,您放心吧,我很快就不会让你们这么辛苦的,我会把我们失去的都夺回来。

东江军区医院疗养区,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女和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站在花圃前,这是一个看似寻常的花圃,却用两米高的铁网围住,其中花草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但最中间的一点火红,却十分惹眼。

“吴院长,这就是地炎芝吗?”看着花圃中间的火红灵芝,少女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期待。

“没错,方小姐,这是十二年前我个人花五百万从一个老友手里买下的,地炎芝成长娇贵,光是移植到院里,也花了和芝差不多的价格。”

说话的正是军区医院的院长吴宪,在东江省,能让肩扛两杠四星的吴宪如此恭敬的人并不多,而方凝算是一个,并不是因为她本身的地位,而是她父亲是东江企业龙头云山集团的董事长方有为。

若是一个企业老总还不足以让一个大校持恭敬的态度,那么方凝的爷爷,曾任东江军区司令的方敬之,便有这个地位了。

“吴院长,我也不绕弯子了,我想要这地炎芝!”方凝道。

“什么?要地炎芝?”吴宪不禁意外,昨晚方凝的父亲方有为住进了军区医院,经抢救度过了危险期,现在专家们还拿不出什么方案,方凝居然有心情来收购灵芝?

不过又一想,方凝是著名中医泰斗孔万川的学生,难道……

“不错,吴院长,您开个价吧,我绝不还价!”方凝轻咬贝齿,似乎心里十分焦急。

“方小姐,不知您要地炎芝是为了什么事情?是不是孔老先生的意思?”

方凝点点头,眼眶红了起来:“是,昨晚我和老师通了电话,把我爸爸的诊断情况和他说了,他说只有地炎芝入药才可以救我爸爸,而且据我所知,只有军区医院才有地炎芝。”

“什么?真是孔老先生的意思?”吴宪微微皱眉,他本身是中医出身,所以立刻好奇起来,“方先生的病情很严重,肿瘤压迫了脑神经,而且心脏病的并发非常严重,专家们现在都不敢冒然手术,难道地炎芝可以做得到?”

“老师说,地炎芝属火,加辅材煎制,初期可以抑制癌细胞扩散,并稳定病情,后期加大剂量可以疏通经络,重塑活力,肿瘤就算存在也不会再影响健康。”方凝认真地说道。

闻言,吴宪沉吟半晌,旋即点了点头:“妙,孔老先生所说极是,这地炎芝价值不菲,但说真的我并不熟知其属性,真不愧是中医泰斗啊。”

方凝双泪俱下,直接跪在了地上:“吴院长,我求您了,将这株地炎芝卖给我吧,我真怕我父亲过不了这一关。”

毕竟是少女年龄,心灵脆弱,尤其是父亲病重这种事情,早已让这个成熟于同龄人的女孩子接近崩溃。

吴宪叹了一声:“方小姐,你这是干什么?我与老首长有几次见面,对孔老先生又非常敬重,如果地炎芝真的被方先生受用,我吴宪愿意代表医院让出地炎芝。”

方凝这才放下心来,虽说爷爷方敬之在天州市地位极高,受各界尊重,老师孔万川又在中医界德高望重,可毕竟地炎芝是军区医院的藏宝,让人家割爱终究是有些难以启齿的。

“谢谢您了吴院长,我爸爸的病好了之后,我们一定会为医院大力投资的。”

“呵呵,何必说这些客气话,来吧方小姐,把孔老先生给的治疗方案给我们研究一下,若是可行,我们马上开始治疗。”

“这病……不能用地炎芝!”

一个稍显慵懒的声音突然传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吴宪和方凝同时看去,一个不到二十岁穿着病号服的年轻人,正盯着花圃中的地炎芝仔细打量着。

自然是林子辰。

第五章 我需要三天

“呵呵,你是哪个病房的孩子?”看着林子辰一身的病号服,吴宪笑道。

“这不重要,总之……你们不想让那个患者死,最好不要用地炎芝。”林子辰道。

吴宪和方凝对视了一眼,都是颇为惊讶,按理说一个小孩子插嘴,根本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可是林子辰口中的话却是戳中了方凝的内心,用了会死?

虽然那药方是自己老师孔万川开的,在整个华夏恐怕也不会有人质疑,但毕竟用药的是自己的父亲,她真心不敢掉以轻心。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说话?你可懂中医?”吴宪道。

“不懂。”

“你……好了,方小姐,我们还是去研究一下医疗方案吧。”吴宪毕竟是一院之长,也不会和一个小孩子计较,对着方凝说道。

方凝双眼打量着林子辰,目光中闪过一丝不安,不过还是跟吴宪往住院楼走去。

没走几步,林子辰笑道:“地炎芝非寻常药材,虽是火属灵芝,但分内外火性,若是一般的煎制方法虽然可以将外火化为药性,但无法克制芝中的内火,到时候别说病患,就是健康的经络也会被其焚毁,若是不怕造成医疗事故,只管试试便是了。”

这句话让二人停了下来,方凝心想,这少年好像真的懂中医,地炎芝非常珍稀,寻常教材中根本没有记载,而她记得很早以前在老师家里看过一本医书,就是这么介绍地炎芝的。

地炎芝,分内外双炎,火属,煎制可化外火,凝炼,可炼内火,双炎不破不可入药。

的确是这样,可是这药方毕竟是老师开的,难道会有错?这几乎是绝对不可能的。

“你居然真的懂中医?”吴宪也听出了端倪,转身道,“不过你可曾听说过孔万川?这可是泰斗人物,这药方是他开的。”

“呵呵,那又怎样?”林子辰说完便坐在了石椅上,视线却不曾离开地炎芝,而且目光中还夹杂着一种渴望。

“怎样?孩子,中医者不可傲气,你年纪轻轻便知道关于地炎芝的事情,实属不易,但要知天外有天,不然必定限制你的发展。”

林子辰不语,只是看着地炎芝。

地炎芝,初期武者若是以它来炼化丹药,可以快速塑造经脉,实力加速攀升,既然看到了,岂能失之交臂?

方凝沉默了许久,道:“吴院长,我想给我老师打一个电话。”

吴宪一愣,莫不是方凝因为这孩子的话心里怀疑了?那可是中医泰斗开的药方啊,普通人千金难求,你这个学生竟然还怀疑自己老师?

不过这毕竟是人家的事情,他也不便劝什么,便点点头:“好的。”

方凝走到一旁拨通了一个电话,她和老师讲电话的时候声音很小,所以吴宪也听不到,但林子辰却不禁笑了笑,武者比常人耳聪目明,岂会听不到?

“方小姐,怎么样了?”见方凝走回来,吴宪问道。

方凝一脸的惊讶:“老师说,取消医疗方案,地炎芝入药行不通。”

“什么?”吴宪眼珠子差点没爆出来,这……太不可思议了吧,这孩子居然纠正了一个中医泰斗的药方?他转头看向林子辰,先前不在意的目光中已经带有了一丝尊重。

他走到了林子辰的面前,道:“先生,未请教尊姓大名?”

在中医界,见到高手称一声先生并不过分,这并不分年龄,但从孩子改口到先生,也充分说明了林子辰在吴宪眼中的变化。

“我?林子辰!”

“林子辰?”吴宪闻言一愣,这个名字好熟悉,而且少年也好像有几分眼熟,难道……

“你就是那个下半身瘫痪自愈的林子辰?”

昨晚方有为入院,吴宪整整忙了一夜,早晨听说有个下半身瘫痪的少年神奇地康复了,他就打算等忙完了亲自去看看,然后参与研究,只不过还没来得及亲自过去,没想到这少年居然站在自己面前了。

“是,吴院长,现在这株地炎芝没有用了,不知道可不可以送给我?”林子辰点点头,语气颇有理所应当的味道。

如果在刚才林子辰提出这种要求,吴宪可以直接叫保卫把他轰出去,人家花五百万移植来的珍稀药材,你说没用就没用了,太扯了。

可现在不一样了,吴宪感觉自己脸上直发热,刚才还教给人家低调,可人家却纠正了中医泰斗的药方,不仅如此,还给军区医院免去了一场医疗事故,如果是一般的事故,赔钱还好,可方有为是什么身份?即使是孔万川出的方子,院方也脱不了干系。

吴宪一时尴尬,不知该说什么,说行?几百万的珍稀药材就这么送了?说不行?这小子不知道什么背景,能冒然得罪吗?华夏中医博大精深,难保这年轻人是什么中医世家子弟啊。

“林先生,你说这地炎芝不适合我爸爸的病,那您有没有办法?”方凝先开口化解了吴宪的尴尬,因为相比起来,她更焦急。

林子辰看了看方凝,点头道:“当然。”

吴宪和方凝不禁惊诧地对视了一眼。

“请问是什么方法?”

“地炎芝!”林子辰耸了耸肩,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

“地炎芝?”吴宪和方凝同时开口,说不行也是你,行也是你,这是逗着玩儿吗?

“林先生,可先前您说……”吴宪一脸尴尬,可又不敢用太激烈的语气,含蓄地说道。

林子辰轻笑了一声:“呵呵,吴院长,恐怕整个东江军区医院也没有人会利用地炎芝的药效。”

“您的意思是……您会利用地炎芝的药效?”吴宪不敢相信,这少年虽说有些本事,但要说比整个东江军区医院的专家还有本事,这一点也太漫无边际了。

林子辰保持着毫无亲和力的微笑,不语,而正是这样似笑非笑的表情,让方凝和吴宪觉得更加神秘。

方凝轻咬着嘴唇,道:“林先生,求您救救我爸爸,你要什么报酬我都会尽量满足您的。”

对于这个董事长千金来说,只要能救她父亲,即使百万千万的诊疗费,她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我要地炎芝。”林子辰坚定地道,或者说他等得就是方凝这句话!

“这……”吴宪一脸为难,旋即看向方凝。

“没问题,吴院长,这株地炎芝我们云山集团收购了,您开个价吧!”方凝眉头不皱,说道。

吴宪一愣:“可是方小姐,您真的相信这个孩子能救方先生?这个治疗是在东江军区医院,一旦有了闪失……”

“吴院长放心,如果真出现问题,我不会对贵医院有任何法律追责行为,我现在真的别无选择了。”

方凝说话间透着一股无助,其实方有为的病早已经去了各大医院,甚至去过欧美,都是束手无策,先前她的老师孔万川是她的希望,而现在,应该就是林子辰了。

况且,这或许已经不算是有病乱投医了,这个年轻人刚刚纠正了孔万川的药方,显然非等闲!

虽然这听起来很疯狂,但吴宪还是点了点头:“那……行吧,既然方小姐都这么说了,看在老首长的面子上我也不能拒绝了。”

“林先生,那咱们开始治疗吧!”方凝道。

“不忙,我需要三天时间!”林子辰摆手道。

“什么?还要三天?”方凝心里掐死他的心都有,先前那么大口气,现在说还要三天?父亲的情况都未必撑得过三天。

巅峰医王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巅峰医王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巅峰医王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