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剑尊》(叶玄叶灵)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剑尊》(叶玄叶灵)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2019-05-16 06:11:43来源:tw发布:青鸾峰上

剑尊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剑尊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剑尊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生死看淡,不服就干。诸天神佛仙,不过一剑间!

《剑尊》(叶玄叶灵)全文免费阅读&全本

叶玄叶灵小说剑尊推荐章节

第一章:谁敢动我妹!

青城,叶家,祖祠。

“先祖在上,叶玄无才,无德......此刻起,罢黜叶玄世子之位,由叶廊继承。”

说话的是一名身着黑袍的老者。

老者身后不远处,站着一名少年,少年嘴角挂着淡淡笑容。此人,正是叶廊。

而两边,是叶府众长老。

“为什么!”

就在这时,一道有些怯怯的声音突然在这祠堂内响起。

众人闻声看去,门口站着一名小女孩,小女孩大约十二三岁,两只小手紧紧捏着裙角,脸色带着一丝病态的苍白,看起来有些虚弱,眼中还带着一丝怯色。

这小女孩名叫叶灵,正是叶玄的亲妹妹,此次听到家族要罢黜叶玄,她不顾身上的病赶了过来。

黑袍老者眉头皱了起来,“叶灵,你做什么!”

名叫叶灵的小女孩对着祠堂内众人微微一礼,怯声道:“大长老,我哥叶玄是世子,你为何要无端废了他?”

大长冷冷看了一眼叶灵,“这是家族大事,你插什么嘴?下去!”

叶灵显然有些畏惧,不敢直视大长老,但她却没有离开,而是鼓起勇气走进了祠堂,她再次对着场中两边长老行了一礼,“诸位长老,我哥正在南山与李家争夺那矿山开采权,他现在在为家族拼命,生死未知,而家族却在此刻以莫须有的借口废了他的世子之位,这实在是不公平。”

“放肆!”

大长老突然怒道:“废不废他,还轮不到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说什么。来人了,给我将她拖下去。”

就在这时,新任世子叶廊突然笑道:“应该仗责三十,以儆效尤!”

大长老冷冷道:“那就杖责三十!”

很快,两名叶府侍卫冲了进来。

叶灵眼双手紧握,有些愤愤道:“不公平,我哥为家族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就连此刻都在为家族拼命,家族这般对他不公平......”

其中一名侍卫看了一眼那新任世子叶廊,他知道,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

侍卫冷冷一笑,“叶廊少爷继承世子,乃众望所归,你嚷个什么?”说着,他抬起一巴掌扇在了叶灵的脸上。

啪!

一道清脆耳光声响起,叶灵右脸瞬间红肿了起来,不过,她却没有哭,只是死死捂着自己的脸颊。

叶廊打量了一眼那侍卫,笑道:“你叫什么?”

那侍卫连忙一礼,“属下章木,见过世子。”

叶廊点了点头,“你很不错,我成为世子之后,需要十名亲卫,以后你就做我的亲卫吧。”

闻言,章木大喜,连忙深深一礼,“属下原为世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叶廊微微点头,“拖下去吧,此人扰乱祠堂,不要留手,可明白?”

章木看了一眼叶廊,看到叶廊眼中的杀意时,他明白了。当下一把抓住了那叶灵的头发往外拖去。

就在这时,章木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

而祖祠内,所有人纷纷转头看向了祠堂外。

祠堂外不远处,一名少年正朝着祖祠这边而来,少年穿着一件紧身长袍,长袍已经破破烂烂,而且到处都是血。

来人,正是从南山赶回来的叶玄!

看到叶玄,叶廊嘴角泛起了一抹阴冷笑容。而祖祠内,众长老眉头纷纷皱了起来。

大长老双眼微眯,脸色阴沉的可怕,不知在想什么。

远处,当叶玄看到章木手中的拖着的叶灵时,他脸色瞬间狰狞了起来,“谁给你的狗胆动我妹的?”

章木见到叶玄,脸色顿时大变,他连忙看向叶廊,正要说话,就在这时,叶玄宛如一只猛虎突然跃到了他面前,后者还未反应过来,叶玄一拳便是轰在了他的面门上。

砰!

章木脑袋一阵眩晕,整个人踉跄跌倒。

而叶并未罢手,他再次朝着章木冲了过去,就在这时,祖祠内的那叶廊突然怒道:“叶玄,他是我的人,你胆敢.....”

叶玄突然一脚踩在了章木的胸口上。

噗!

章木口中顿时喷出了一口精血。

见到这一幕,叶廊脸色无比难看了起来,而那叶玄则是抬头看向他,狞声道:“你的人?”

说着,他猛地一脚踩在了章木的脸上。

章木整个脸瞬间血肉模糊,口中不断哀嚎,“世子,救,救我......”

叶玄没有管那哀嚎呼救的章木,他走到了叶灵身旁,看到叶灵的模样,叶玄顿时心如刀割,他双手紧握,整个人在微微颤抖。

当叶灵当看到叶玄时,她眼中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哥,疼,好疼......”

闻言,叶玄神色狰狞了起来,下一刻,他一下冲到了章木面前,然后猛地一脚揣在了章木的脑袋上。

砰!

章木脑袋撞在石阶之上,瞬间炸裂开来,鲜血溅射!

见到这一幕,场中所有人都呆住了。

然而,叶玄还未罢手,他突然看向那叶廊,狞声道:“我妹也是你能动的?我草你祖宗!”

说着,他直接朝着叶廊冲了过去。

祖祠内,大长老脸色大变,“放肆!”

说完,他脚尖猛地一点地面,整个人直接滑到了叶玄面前,然后一掌拍向了叶玄。

掌带劲风,凌厉刺人。

叶玄嘴角泛起一抹狰狞,他右手紧握成拳,一瞬间,他右手的衣袖直接被震裂,下一刻,他猛地一拳朝着大长老的拳头对轰了过去。

嘭!

拳拳相撞,一道低爆声骤然响起。

叶玄退到了门口,而大长老也是朝后连退了好几步。

见到这一幕,场中众人皆是震惊不已。

在青州,武者分为一品淬体境,二品练力境,三品内壮境,四品兼修境,五品不息境,六品气变境,之上就是御气境。而这大长老可是实打实的御气境,但是,这叶玄只是五品不息境,与这大长老相隔两个大境,然而,叶玄竟然只是稍落下风而已。

大长老也是心惊不已,他知道叶玄天赋极好,是叶府精心培养的世子,而且常年为叶家在外死战,但是,他没有想到叶玄的战力竟然有这么的强!

翅膀硬了!

念至此,大长老眼眸内深处的杀意更加的浓了。

大长老死死看着叶玄,“叶玄,你竟敢当众攻击世子!”

叶玄眉头微皱,“世子?”

大长老冷笑,“叶玄,忘记告诉你了。你已被罢黜世子之位,此刻起,叶廊是我叶家世子!”

叶玄双眼微眯,“我被罢黜世子之位?”

大长老冷声道:“这是我们众长老一致的决定。”

叶玄狞笑道:“我在外拼死拼活,你们却在内废我世子之位?”

大长老冷笑了一声,他指着不远处的叶廊,“你可知他是何人?”

不等叶玄回答,他又道:“叶廊是天选之人,刚刚觉醒的天选之人!”

叶玄愣住了。

何谓天选之人?

所谓天选之人,就是上天选的人。

在整个青苍界,有这样的一批人,他们年少或许平平无奇,但是某一天,他们会突然‘觉醒’,觉醒之后,他们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不仅修炼速度会倍增,还会有数不清的奇遇,他们,就像是这天地间的宠儿!

青苍界分为三大洲,他所在于青州,青州大小国有数百,他现在是在姜国,几十年来,这姜国天选之人还不到十人,而这些人日后无一不是成为了一方巨擘。

叶玄双手缓缓紧握,他知道,叶家是要放弃他了。不仅要放弃他,还可能要杀他!

就在这时,叶廊突然笑道;“诸位长老,这叶玄当众杀人,对大长老出手,按照族规,该如何?”

场中,所有人看向了叶廊,叶廊冷冷一笑,“按照族规,他应该被杖毙,不是吗?”

场中长老纷纷点头,表示赞同,叶廊可是天选之人,而且还是大长老的嫡孙,他们此刻自然不会得罪叶廊与大长老。

大长老冷冷看了一眼叶玄,“来人了!”

很快,祖祠外出现了数十名叶府侍卫。

就在这时,叶玄突然道:“在我叶府,有一个规矩,世子为了服众,不得拒绝叶家年轻一代任何人的挑战。”

说着,他直视那叶廊,“我向你挑战!”

叶廊双眼微眯,笑道;“挑战?可以,不过,我们得上生死台,你可敢?”

生死台!

场中一片哗然!

在叶家内部,一旦自己人有不可调节的矛盾,就可上生死台解决。一上生死台,生死自负!

叶玄冷笑,“走,去生死台!”

叶廊却是摇头,“一月后,你我上生死台,那个时候,族长刚好出关,你我决生死,他刚好做个见证,免得说我们暗害你!”

叶玄想了想,然后道:“可以!”

说完,他没有在说什么,抱起叶灵走出了祖祠。

看着叶玄兄妹离去,大长老看向叶廊,“他常年在外与人死拼,战力不俗,你可有把握?”

叶廊嘴角泛起了一抹狰狞,眼中杀意犹如实质,“我刚刚觉醒,神魂与这具肉身还未彻底融合,不然,捏死他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那般简单!一月之后,这青城没有我叶廊的对手!”

闻言,大长老微微点头,笑道:“这就好。”

说完,他看向身旁的一名长老,轻声道:“我之前派去南山的人并未回来,而我看这叶玄脸色苍白,有点不正常,叶苦你去查查,这叶玄在南山发生了什么。”

长老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

叶玄抱着叶灵回到了自己院落的房间内,他把叶灵轻轻放在了床上,然后揉了揉叶灵那还有些浮肿的脸颊,柔声道:“疼吗?”

叶灵抹了抹脸颊上的泪水,“不,不疼了!哥,他们凭什么罢黜你世子之位?你为家族拼死拼活,凭什么那叶廊是天选之人就要罢黜你?这不公平!”

叶玄摇头,他轻轻揉了揉叶灵那还有些红肿的脸颊,“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这一次,是哥无能,没能保护好你,才让你被打!”

叶灵摇了摇头,她眼中泪水再次流了出来,“是,是我没用,什么都不能帮到哥哥,我,我是哥哥的拖油瓶。”

叶玄微微一笑,他轻轻刮了刮叶灵的小鼻子,“笨蛋,我是你哥,哥保护妹,天经地义,明白吗?”

叶灵起身轻轻亲了亲叶玄的额头,认真道:“哥,等我病好了,以后我也要修炼,我也要保护你!”

叶玄笑了笑,他轻轻揉了揉叶灵的脑袋,“好,哥一定会治好你的病的!太晚了,先休息吧!”

叶灵点了点头,“我要听故事。”

叶玄笑了笑,然后道:“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

叶灵白了一眼叶玄,“哥你这个故事说了好多年了。不过,我喜欢听......”

半个时辰后,床上的叶灵睡着了。

叶玄替叶灵盖好被子后,他坐在一旁地上,他轻轻掀开了自己的袍子,腹部位置,有一道长长的疤痕,而里面,还在流血。

为了争得那片矿山,他与李家十二人血战,后面一个大意,被一个神秘人偷袭,虽然杀了对方,但是对方的刀也插入了他的丹田,他的丹田应该是碎了。

丹田破碎!

叶玄双眼缓缓闭了起来,这意味着他只能修炼肉身,在也无法达到六品气变境练气了!

不能修炼还是其次!

叶玄看了一眼床上的叶灵,叶灵脸色依旧苍白,身上盖了三床被子,即使如此,她还是感觉很冷。

伤寒之症!

叶灵小时被寒气侵袭,身体常年虚弱,如果不是他拼命成为世子,为叶家立下无数功劳,叶家每月不断给她提供药膳与丹药的话,她早已经不在人世了。

叶玄右手缓缓紧握了起来,现在他已经不是世子,叶家还会每月为叶灵提供药膳吗?

而且,叶灵的病已经有越来越严重的迹象,如果想要医好她,唯有去姜国帝都的仓木学院,因为那里,有姜国最好的医师。而想要进入仓木学院,需得在十八岁之前达到御气境!

原本他是有机会的,因为他还有六个月才到十九岁,然而现在,丹田破碎,想要达到御气境,几乎不可能了!

想到这,叶玄转头看向了床上已经陷入梦境的叶灵,“不管用什么代价,哥一定治好你!”

片刻之后,似是想到了什么,他从怀里拿出了一枚漆黑色的戒指,这枚戒指,是他娘亲留下的。

对于那个女人,他是模糊的,因为对方在他十岁时就离开了。

当年,在叶府后门,那女人紧紧抱着她,眼泪不断地流。

而在女人的背后不远处,站着一名身穿黑色长袍的中年男子,其实,男子不是站着的,是悬浮的!

在他的印象中,男子说了一句话,“小姐,在不走,若是让族长知晓少爷的存在,族长动怒,此界怕是要遭受灭顶之灾,少爷也难活命!”

听到这男子的话,女人轻轻推开他,然后悄悄把这戒指塞到了他的怀里,“玄儿,好好照顾灵儿,好好照顾自己,不要恨娘亲.......”

说完这句,女人转身与黑袍男子离去。

他呆了呆,然后疯了一般去追,可惜,他并没有追得上,因为黑袍男子与那女人是用飞的。

就那样,他一直追啊追,直到实在追不动了他才停下来,而那女人,也没有回头,就那样与黑袍男子消失在了天际尽头。

片刻后,叶玄收回思绪,他右手紧紧捏着那枚戒指,他右手本身就有伤,此刻用力,伤口裂开,一滴鲜血突然滴在了那黑色戒指之上。 他手中的戒指突然颤了颤,叶玄心中一惊,连忙低头看向手中的戒指,在他低头的那一瞬,戒指突然化作一道黑光没入了他眉间。

一瞬间,叶玄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在一片无尽星空之中。

而在他面前不远处,悬浮着一座黑色高塔,高塔有十二层,就那么悬浮在那里。高塔四周有四根柱子般粗的巨大黑色铁链锁着,而在那塔的顶端,插着三柄剑!

整座塔,漆黑且阴森。

叶玄压住心中的震撼,他看向那第一层入口处的上方,那里,有两个血红大字:界狱。

而在那门口两边,还有两行血红的大字,恰似一副对联。

左边:囚天,囚地,囚诸天神魔;

右边:禁道,禁命,禁万界人仙。

......

第二章:界狱塔!

看着眼前这座黑塔,叶玄心中是无比震撼的。

眼前这一切,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

很快,他强行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他知道,这可能是一个机遇,当然,也可能有危险。

叶玄最终还是选择推开塔门走了进去,现在离开,自然不甘心的。

进去之后,叶玄扫了一眼四周,四周墙壁之上,绘着各种各样他从未见过的异兽,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紫金色的神秘符文,有的符文甚至还在蠕动着!

最后,他目光落在了他面前不远处,那里,盘坐着一具枯骨,枯骨身旁,竖着一柄长剑。

叶玄目光落在了那具枯骨的面前,那地面之上有一行字:“吾乃苍界剑主,十二岁修剑,十七岁剑道大成,二十一岁苍界无敌手,二十七岁,以剑破心,成就无上剑道。被困此狱一千两百栽,穷其一生未能出塔,今日自知必死,留下传承,望后来者传之,若是念情,请照拂苍剑宗一二。”

苍界剑主?

叶玄眉头微皱,他根本没有听过。他目光下移,在字的下方,那里,摆放着一颗拳头大的玉石!

传承石!

叶玄血液瞬间沸腾了。

剑修!

在整个青州,武者很多很多,但是,剑修却是是非常非常少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因为要成为剑修,据说是要一些特殊的灵根。而灵根这玩意,他是完全不懂的,反正只知道,这种是属于很稀有的。

叶玄下意识的就要过去拿,然而,他刚走过去,一道无形的力量便是阻挡住了他,让他无法进分毫!

叶玄愣住了!

过不去?

“新来的?”

这时,一道女子声音突然在场中响起。

叶玄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他朝后连退数步,扫了一眼四周,却什么人也没有!

听错了?

叶玄脑中刚升起这个念头,那道声音却是再次响起,“此界谁主天道?”

叶玄愣住,“天道?那是什么?”

沉寂一瞬,那道声音再次响起,“为何如此弱?不对,你不是被关进来的!”

叶玄听的满头雾水。

这时,那神秘女子有些惊讶道:“天生道体也就罢了,还拥有双重灵根,两者于一身,难怪此界狱塔选你。”

天生道体?双重灵根?

叶玄满脸疑惑,“前辈,你是?”

神秘女子道:“你已成年,按道理说,至少也该是通幽境,为何如此的弱?而且肉身根基如此的差,简直不堪入目。”

叶玄:“......”

神秘女子突然问,“你是如何修炼肉身的?”

叶玄犹豫了下,然后道:“就是俯卧,负重长跑,击打身体等。”

神秘女子冷冷道:“你莫不是活在原始时代?竟然还用这般落后修炼方式,真的是糟蹋你的体质!糟蹋你的灵根!”

叶玄苦笑,“前辈,我青城之人,皆是如此修炼。”

女子沉默了。

叶玄有些无语,他打量了一眼四周,依旧看不到人。

这里,到处透着诡异。

见那神秘女子没有在说话,他目光再次落在了面前不远处传承石之上,眼中毫不掩饰着火热。

“你想学剑?”神秘女子突然问。

叶玄连忙点头,“想!”

谁不想御剑天地间,俯视天地万物?

神秘女子道:“你丹田已破碎,你修不了你面前这剑修的传承。”

闻言,叶玄神色黯然了下来。

丹田破碎!别说剑修,就是一般武者他可能都没有什么机会了。他现在,只能算一名武徒。

就在这时,那神秘女子突然道:“这样如何,我这有一种剑道修炼方式,与别的不太一样,你学吗?”

叶玄楞了楞,然后连忙道:“没有丹田也可学?”

神秘女子道:“没有丹田更好。”

没有丹田也可以学!

叶玄兴奋地几乎跳起来,但他还是强行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他看了一眼四周,“前辈有什么条件吧?”他很清楚,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神秘女子道:“此塔当年被重创,它的九道道则散落在这青苍界,各层封印松动,你也就运气好,进来时你面前这剑修已死,不然,你现在怕是已经成为一具尸体了。”

叶玄:“......”

神秘女子又道:“我知你现在很疑惑此塔究竟是什么,不过,与你说了也无意义。你只需知道,此塔十二层,每一层都关押着一些世界的顶尖存在,有人,有灵,有妖,甚至还有一个世界的天道之魂......曾经此塔能够镇压他们,但是现在,此塔封印松动,已经快压不住了。”

说到这,她微微一顿,然后又道:“你需要做的,就是去寻回天地间那些道则来加固此塔,当然,你也可以放他们出来。”

“放他们出来?”

叶玄楞了楞,然后道:“会怎么样?”

神秘女子道:“两种结果,第一种,他们杀了你,夺塔;第二种,你钳制他们,让他们为你所用。当然,以你现在的实力,他们弄死你的几率应该是百分百。”

叶玄苦笑,是福也是祸啊!

似是想到什么,叶玄连忙问,“前辈也是被关在此地的吗?”

神秘女子道:“不是!”

叶玄追问,“那是?”

神秘女子道:“你问的太多了。”

叶玄:“......”

神秘女子道:“你现在身为此塔之主,每寻回一道道则,你的实力不仅会大幅度增加,对此塔的掌控也会得到大大的增强,你若是能寻回一道道则,你就可以掌控第一层,日后与人对敌,只要敌人不是比你强太多,你便可催动此塔将对方收进来。现在此塔一道道则也无,作用完全失效,不仅作用完全失效,每一层的封印都在开始渐渐松动,一旦此塔彻底蹦碎,此塔被关押的那些存在被释放出来,你们这界,应该是要凉了。而你,应该是第一个死。”

叶玄沉声道:“前辈,你是要我拯救天下苍生吗?”

神秘女子道:“你要拯救的是你自己,第二层关押的可非善类,如料不错,最多一年,第二层封印就会彻底消失,那时,你就可以与这美好的世界说再见了。”

叶玄对着面前深深一礼,“还请前辈教我那不需要丹田的修炼之法。”

神秘女子沉默了片刻后,道:“我这修剑之道,与一般的修剑之道大不相同,难度也大大不同,修炼起来可能生不如死,你可要想清楚了。”

叶玄自嘲一笑,“我现在丹田破碎,没有别的路可走了,不是吗?”

神秘女子道;“这倒也是。不过,我还是要与你说说这修炼之法。你没有丹田,刚好适合我这方法,因为我这方法,需要以剑为丹田。”

叶玄愣住了,“以剑为丹田?这般可以?”

神秘女子道:“自然可以,你以剑为丹田,走的就不是武道,而是剑道。以剑为丹田,剑越好,你的丹田就越好,不仅如此,别人练气你练剑,你日后修炼,不需要打坐吸收灵气,只需要寻找好的剑来吸收即可,剑越好,你修为的提升就越快,前期若是练至小成,你的身体就是剑体,那时,你对一般的剑就免疫了。不仅免疫,你一出现,可令万剑臣服。”

万剑臣服!

叶玄听的是血液沸腾,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这时,神秘女子又道:“你进来之前,可看到了塔顶那三柄剑?”

叶玄点头,“看到了。”

神秘女子道:“那三柄剑,代表着天地间三种极致剑道,你若是能够将它们吸入体内,以它们为丹田,并且吸收它们,你的实力会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叶玄犹豫了下,然后道:“我看那三柄剑似是在镇压此塔,我若是将它们吸收,不会出事吧?”

“怎会?”

神秘女子回答的很快,“什么事也不会有的,相信我,我会罩着你的。”

叶玄有些怀疑,但他知道,自己此刻根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选择相信。

神秘女子道:“看到你面前那剑了吗?”

叶玄看向面前不远处,那具枯骨旁插着一柄剑,剑长三尺有余,一指宽,通体呈银色,看起来很赏心悦目。而在剑身之上,刻着两个小字:灵霄!

灵霄剑!

神秘女子道:“此剑被关押一千二百栽,灵力已经消失了几乎九成,刚好适合你现在用,我传你一篇功法,你待会按照功法上面的方法将此剑收到体内。你现在已经是五品不息境的巅峰,如果成功,你应该能够达到六品气变境。”

叶玄察觉到神秘女子话中的意思,当下连忙问,“还会失败吗?”

神秘女子道:“可能会失败!”

叶玄楞了楞,“前辈,你不要告诉我,这种修炼之道以前没有人用过!”

神秘女子沉默了一会,然后道:“确实没有人用过,你是第一个,如果你成功,恭喜你,你就是前无古人了。”

叶玄表情僵住了。片刻之后,他苦笑,“前辈,若是失败,会怎么样?”

神秘女子道:“剑破体,可能,应该,差不多,也许会死吧。”

叶玄:“......”

神秘女子道:“你现在丹田破碎,已是生不如死,还想那么多做什么?拼就是了。”

闻言,叶玄正色了起来,也是,他现在丹田破碎,已是绝境,不拼的话,不仅他没有一点希望,妹妹叶灵也没了活路!

必须得拼!

叶玄点了点头,“来吧!”

他声音刚落下,一缕白光突然没入了他眉间,很快,一道道信息如潮水一般涌入了他脑中。

无敌剑体决!

“以身为剑,以剑为丹田,以丹田吞天下万剑,以天下万剑养体,生生不息......”

片刻之后,一道白光突然落在了叶玄面前不远处那柄长剑之上,长剑微微一颤,然后化作一道剑光直接没入了叶玄的体内。

“啊!”

一瞬间,叶玄双眼陡然圆睁,整个五官直接扭曲了起来。

痛!

简直是痛不欲生!

这一刻,叶玄感觉全身仿佛被刀片在一寸寸切割!

这时,神秘女子声音在叶玄脑中响起,“剑入你体内,你必须要承受住它带来的这种剧痛,若承受不住,你就无法以剑为丹田!不仅如此,还有可能毙命!”

叶玄牙齿紧咬,全身剧烈颤动着。

不成功便成仁!

时间一点点过去,叶玄五官几乎扭曲成了一个鬼脸,不仅如此,他整个身体时不时阵阵抽搐。很多时刻,他痛的都想晕过去,但是他很清楚,一旦晕过去,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必须忍住!

就这样,叶玄死死忍着,过了差不多一天左右,一道轻微的剑鸣声突然在叶玄体内响起,而一瞬间,叶玄整个人倒了下去。与此同时,一股气流突然自他身上散了出来!

气变境!

而在叶玄体内原本丹田的位置,那里,悬浮着一柄小小的剑。

而在塔内,一道轻喃声突然响起,“没想到真的可以......”

可惜叶玄此刻已经晕死过去,根本没有听到这句话。

第三章:一朝失势,人不如狗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玄双眼缓缓睁了开来,似是感受到了什么,他猛地坐了起来,难以置信道:我达到气变境了?

气变境!

因为此刻的他,感受到了体内有气流在流动,不对,那不是气流,那是剑气!不仅如此,他还感受到了体内腹部丹田处,悬浮着一柄银色小剑。

这时,那神秘女子声音突然响起,你已气变境了。

确实达到气变境了!

叶玄双拳紧握,整个身体在微微颤抖,那不是愤怒,那是兴奋的。此刻的他,就像是在漆黑的深渊之中突然见到了一竖光。绝境之后见到希望,他如何能不兴奋?

最重要的是,他完全有机会达到御气境,然后带着妹妹去帝都仓木学院求医。

你兴奋个什么!

神秘女子突然道:不过才刚开始而已。

叶玄讪笑了笑,让前辈见笑了。

神秘女子道:以剑为丹田,这弥补了你没有丹田这个缺陷,但是,也有些弊端。剑分俗剑,灵剑,明剑,真剑,天剑,道剑,不朽之剑。你体内那柄剑,曾经应该是真剑级别的,但是,一千二百栽岁月侵蚀,它本来的‘真’已经消散,不仅‘真’已消散,就连它的剑心之明也消失不见。它现在只是一柄灵剑。

说到这,神秘女子微微一顿,然后又道:一柄剑的灵,是有消失的那一天的,一旦消失,剑碎,第一个死的就是你!

叶玄表情僵住了。

神秘女子道;你有两个解决之法,第一种,不断寻找新的灵剑来吞噬,吞噬之后,剑的灵气不仅会增强你自身,还会补充你体内这柄剑的灵力;第二种,寻找新的剑来替换你体内现在这柄剑。剑越好,就意味着你的丹田越好,丹田越好,你实力自然越恐怖。当然,看你也是一个穷鬼,怕是连把俗剑都没有!

叶玄似是想到了什么,他连忙道:塔顶不是有三柄剑吗?那三柄剑是什么级别的?

神秘女子淡声道:无级别。

叶玄:......

神秘女子又道:小子,我劝你不要乱想。不是这三柄剑的存在,你们这个世界早就凉凉了。剑的事情,可以不用着急,你体内这柄剑应该能够维持一年左右,你现在当务之急,是练剑。

练剑!

叶玄连忙道:怎么练?

杀人!神秘女子道。

叶玄:......

神秘女子道:剑,杀人之利器,唯有杀人,你才能够真正明白它的妙处。当然,你现在刚开始,需要练的是速度与力量。利用我传授给你的那剑诀将你体内的剑唤出来!

叶玄楞了楞,然后他双眼缓缓闭了起来,很快,他掌心摊开,一缕剑光在他掌心闪现,紧随之,一柄剑悬浮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正是他体内那柄银色的灵霄剑!

叶玄愣住了,前辈,这,这剑可以叫出来?

神秘女子道:可以,不过,你这剑最好别用来打架,因为一旦剑被毁,你就凉了。你现在还缺个对手,我给你找个!

随着女子声音落下,在叶玄面前,出现了一道虚幻的影子。

神秘女子道:你面前这影子是气变境,与你同境。开始吧!

神秘女子声音刚落下,叶玄面前的那道虚影便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叶玄眼瞳骤然一缩,对方速度好快,凭借本能反应,他侧身一闪,然而,那柄剑似是知道他要闪开一般,在他闪的那一刻突然改变了剑势。

叶玄双脚刚落地,那柄剑直接刺在了他胸前!

鲜血溢出!

叶玄愣了楞,然后道:前辈,不是练剑吗?怎么来真的?还有,前辈并未传授什么剑招与剑技给我!

神秘女子声音突然冷了下来,练剑?剑修最厉害的杀招永远不是练出来的,而是杀人杀出来的。你面前这虚影,是敌人,也是老师,你如果聪明,他就会教会你所有基本剑术。受伤,是最好的老师,明白吗?至于剑技剑招,先不急,打好基础才是要紧!

叶玄沉思了片刻,最后,他点了点头,明白了。

说完,他右脚猛地一蹬地面,整个人直接冲了出去。

塔内,叶玄身上的伤越来越多,不过,他却越战越勇。

战斗?

他叶玄从来都不怕的。他曾经是叶府世子,经常为了叶府利益而代表叶府参加各种生死战斗,这也就是他为何能够以不息境硬抗那大长老。

他的境界,不是养出来的,是杀出来的。

渐渐的,叶玄开始学那影子的一些剑招方式了。不仅如此,他每一次受伤,都会明白自己为何会受伤,要怎么能才能不在受伤!

于是,经过三天的苦战,叶玄受的伤渐渐的开始少了。

当然,他也没学会什么剑招,但是,他学会了什么时候出剑,什么时候不该出剑,什么时候该挡,什么时候该闪......不过,这都是用鲜血的代价换来的。

这种对练,虽然残忍,但是,最有效果。

又过去两天。

现在,叶玄已经开始能够慢慢反击了。而当他开始反击后,他发现,眼前这影子的防守能力不是一般的好,比他之前的防守好太多太多了。

对他而言,这影子的防守,简直是滴水不漏,不管他如何进攻,对方都能够完美的化解。当然,对他而言,这是一件好事,因为这影子相当于是在教他如何防守。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塔内,叶玄几乎是废寝忘食的与影子对练,而这段时间来,他的力量与速度以及反应能力比之前强了太多太多。

这个发现让得叶玄欣喜若狂,修炼的越发疯狂了。

外面,叶府。

叶苦走进了大长老的房间,叶苦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容,大长老,我已查到之前南山之事。虽然我等派去的杀手未能斩杀叶玄,但是,李家幸存者亲眼看到,叶玄的丹田被破了!

闻言,那大长老猛地睁开眼睛,确定?

叶苦点头,绝对没有假,我亲自去问了那幸存者,叶玄的丹田,确确实实是被毁了。

这是天要灭他叶玄啊,哈哈......房间内,大长老冷笑不已。

丹田破碎!

一个人若是没了丹田,就是一介武夫,有丹田,才能够被称之为武者。

叶玄丹田破碎,可以说算是废人一个了。哪怕他拥有不俗的战力,但也只是拥有一身蛮力而已,只有掌握了气,才能够算真正的强者。

片刻之后,大长老冷声道:叶苦,召集众人除了他,以除后患!

名叫叶苦的长老却是摇头,不可!

大长老看向那叶苦,后者正色道:大长老,叶玄对叶家终究有许多贡献,现在杀他,必让叶府内部许多人寒心,加上叶廊刚当上世子,而且与他还有这个生死之约,这时如果除掉他,外人如何想?必定都会认为是我等出的手。不仅外人,若是传出去,怕是李家他门也会拿这事大做文章啊!

大长老眉头微皱,那按你的意见,该如何?

叶苦笑道:叶廊不是与他有一个生死之约吗?到时叶廊杀了他,名正言顺,没有任何人会乱说什么,叶廊也可以就此立威,更可在这青城扬名。不仅如此,上了生死台,就算族长出关也不能说什么,不是吗?

大长老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如此也好,反正他丹田破碎,也没有了什么威胁。

说到这,他眼中闪过一缕寒芒,不过,这期间也别让他活的太滋润了。传令下去,此刻起,停了叶玄兄妹月钱与饭食,其世子所有优待与特权全部取消,他不得在踏入叶家武技阁,更不可让他擅自离开叶府。还有,他妹妹药膳一并停止,哼,他妹妹那身寒之症这些年来不知花费了多少丹药与药材,若不是看他曾经还有点用,老夫早将她赶出叶府了!

叶苦微微一笑,现在的他,丹田破碎,说是废人也不为过了。

大长老点了点头,道:叶廊刚刚觉醒,他若是有一切需要,倾叶家所有满足他,还有,他随时可去武技阁,里面的一切他都可以观看。

叶苦点了点头,明白。对了,那叶灵也不小了。要不,将她许配给府中下人?

大长老双眼缓缓闭了起来,你看着办吧!

......

界狱塔内。

叶玄躺在地上剧烈喘气着,他全身上下都是剑伤,不过还好,达到气变境后,他可以利用灵气治疗这些伤疤,只是这皮肉之痛是免不了的。虽然受了一些皮肉之痛,但是这几天来,他的收获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他原本战力就不俗,在这青城年轻一代之中属于前列,现在经过这几天的训练,他的战力更上了一层楼!

感觉如何?神秘女子声音突然响起。

叶玄咧嘴一笑,感觉很好。

神秘女子道:你现在不过是刚刚开始,日后的路会更难走,当然,武道一途,本就如临渊而行,剑道更是难上加难,且你又没有丹田,走的不是寻常路,这日后,苦难多的很。

叶玄双眼缓缓闭了起来,吃苦,我是不怕的。

他从小在叶家与妹妹相依为命,什么苦没有吃过?他没有背景,却能够成为世子,靠的就是拼命。而且,如今有机会达到御气境,妹妹的病有了希望,就算让他吃尽世间所有的苦,他也愿意。

休息片刻之后,叶玄离开了界狱塔。

他可没修炼到辟谷的程度,吃饭还是要的。

叶玄刚回到房间不久,叶灵便是走了进来,叶灵走到了叶玄面前,低着头,她将手里两个白面馒头递到了叶玄面前,轻声道:哥,吃......

叶玄眉头皱了起来,怎么了?抬起头来。

叶灵抬起小脑袋,叶玄脸色顿时变了。在叶灵右脸之上,有一个红红的手掌印!

怎么回事!叶玄眼神瞬间冰冷了下来。

叶灵摇了摇小脑袋,没,没有,我自己不小心碰到的!

叶玄把叶灵拉到了自己面前,说实话,哥还没死,一切有哥给你做主。

叶灵泪水一下就涌了出来,她抹了抹脸颊上的泪水,哥,今天厨房并未给我们送饭食,我就亲自去了厨房,那厨房王管事他,他拿了一些喂狗的饭菜给我,那些饭菜怎能吃?都已经嗖了,还有蛆虫,我气不过,就找他理论,他说哥你已经不是世子,我们兄妹只配吃狗食,然后他,他说,想要饭菜可以,我必须要陪他睡一晚......我骂他,他就打我。

叶玄脸色冰冷,右手紧紧捏着,指甲深深刺入了掌心,一朝失势,人不如狗啊!

说完,他拉着叶灵的手走出了房间,直奔那叶府厨房而去。

第四章:天塌下来,哥先顶着!

一路上,叶玄带着叶灵匆忙而过,有人指指点点。

叶玄为世子时,府中之人见到他无不是恭敬有礼,主动打招呼。但他现在已经不是世子,从前那些阿谀奉承之人,现在见到叶玄基本都是连忙退避,或者装作不认识。

毕竟,现在叶府的世子已经是叶廊,谁也不想得罪叶廊与大长老。

对叶玄而言,他并不在乎这些。只有在失势落难时,才能看清一个人!

路上,叶灵紧紧拉着叶玄的手,颤声道:哥,要不,算了吧?我,我不疼的......他们身后有长老,他们会针对哥的。

叶玄停了下来,他转头看向叶灵,狞声道:谁敢打你,就算是大长老,老子也要干死他!

说着,他拉着叶灵快步朝着远处走去。

很快,叶玄带着叶灵来到了叶府的厨房,这时,一名肥胖男子走了出来。

此人,正是掌管整个叶府厨房的王总管!

王总管看了一眼叶玄,微微一楞,很快,他那肥胖的脸上堆砌了一个笑容,呦,什么风把世子吹来了?哎呀,瞧我这记性,都忘记您已经不是世子了。哎,这记性真差啊!对了,我现在应该叫你妹夫了的,长老们已经你妹妹许配给了我,我们......

就在这时,那叶玄突然一个疾步来到了王总管的面前,那王总管还未反应过来,叶玄一脚直接踢在了王总管的胯部。

啊!

王总管双眼圆睁,五官在一瞬间扭曲了起来。

而周围,所有人呆若木鸡。

这叶玄要做什么?

在无数人的目光之中,那叶玄突然狞声道: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舍得打过我妹,你他妈的居然敢打她。

说着,他猛地一巴掌甩在了王总管的脸上。

啪!

耳光声如雷声般响亮!

噗!

王总管口中直接喷出一口精血,他整个人翻滚在地,他双手捂着胯部,如杀猪声一般不断哀嚎。

叶玄正要继续出手,而就在这时,一道怒喝声突然自身后传来,叶玄,你放肆!

来人,正是那叶苦。而在叶苦身后,还跟着几名叶府侍卫。

叶玄却是管都没管那叶苦,他一脚踩在了那不断哀嚎的王总管脸上,然后转头看向一旁有些被吓的脸色苍白的叶灵,他哪只手打的你?

叶灵颤声道:右,右手,哥,要不,算,算......

叶灵话音未落,叶玄突然拔出了腰间的匕首,然后对着那王总管的肩膀处猛地就切了下去。

嗤!

王总管整只右臂直接与肩膀分了开来,鲜血如柱。

场中鸦雀无声。

周围所有人都惊呆了,就连那叶苦也是双眼圆睁,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至于那王总管,更是直接晕死了过去。

叶灵捂着小嘴,也被吓住了。

就在这时,那叶苦回过神来,他怒指叶玄,叶玄,你放肆,你,你竟然当老夫面行凶,你.....

叶玄突然转身持匕指着那叶苦,狞声道:老狗,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与大长老在背后搞鬼,你们这群杂碎,整天他妈的就会算计自己人,有本事去算计一下章家,去算计一下李家,去算计一下城主府啊!对内强硬,对外软弱的像条狗,这就是你们长老团的德行!

章家,李家,城主府,这三方势力与叶家合称青城四大势力,而叶家实力是最弱的一方。

闻言,那叶苦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狞声道:叶玄,你嚣张个什么?你光天化日之下当着所有人行凶,你......

你叽歪个什么?

这时,叶玄突然怒道:人老子砍了,过来打我啊!

那叶苦气的脸色发紫,他怒吼道:给我拿下他!

然而,他身旁的那几名叶府侍卫却是不敢动。

叶玄代表着叶家在外血战过无数次,在叶府这些侍卫之中,他的威望是非常高的,因为只有叶玄敢在外面对其它三方势力时能够硬气,能够敢说打就打。加上他经常带着叶府的一些人在外争夺地盘,可以说,叶府大部份侍卫都是跟叶玄并肩作战过的。

见到那些侍卫居然不敢动,那叶苦楞了楞,然后怒道:你们想造反吗?

那为首的一名侍卫看了一眼叶玄,有些犹豫,叶哥,我,我们......

叶玄看了一眼那侍卫,李木,你跟我经历了至少上百场血战,我对叶府如何,你们这些跟我在外拼过的人最清楚不过。如今家族却是拿喂狗的饭食来给我兄妹,这口气,我忍不下,我也不为难你们,也知你们立场,但是,今日话撂在这里,你们今天动手,往日兄弟情分此刻一笔勾销,你们不用留情,我亦不会手下留情!

闻言,那李木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青城几方势力经常争夺地盘,争夺矿山,每一次的争夺都意味着要血战,老一辈是不能出手的,这是规矩,因为老一辈出手,就意味着是族战了。那时,谁都讨不得好。所以,就有了一个规矩,让年轻一代出来争,这样不仅可以避免两败俱伤,还能够锻炼年轻一代的人。

而叶玄就是叶府的代表!

也可以说,他就是叶府年轻一代的头,这些侍卫跟着他无数次出生入死,与他,自然是有情谊在的。此刻要拿下叶玄,他们自然是非常为难的。而且还有一点,那就是他们非常清楚叶玄的实力与性格,这一旦打起架来,那绝对是一头疯子,一头不要命的疯子。他们这点人,只要敢动手,绝对会死!

见到李木等人还未动手,那叶苦狞声道:你们是当真不想活了吗?

李木深吸了一口气,正要说话,就在这时,叶玄突然道:他明知你几人不是我对手,但他自己却不出手,而是要你们出手,无非就是想我杀了你们,以此把事情搞大。

说着,他嘴角泛起一抹讥讽,我们叶府这些养尊处优的长老,对于算计自己人,可真的是厉害的很啊!

闻言,那李木等人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这叶苦是要牺牲他们啊!

叶苦死死盯着叶玄,叶玄,今时不同往日,你如果低调做人,也许还能多活几天,可惜,你看不清局势,到了这种时候,还如此嚣张。你......

老狗!

就在这时,叶玄突然打断了叶苦的话,说要将我妹妹许配给这个杂碎,有没有你这老狗的注意!

叶苦冷笑,就是老夫的主意,你能如何?

叶玄神色狰狞了起来,算计我也就罢了,我妹妹才十二岁,你这老狗居然还要算计她,我草你祖宗的!

声音落下,他右脚猛地一跺。

砰!

叶玄脚下,那青石地板直接炸裂开来,与此同时,叶玄整个人宛如一头扑食的猛虎冲向了那叶苦。

见到这一幕,那叶苦脸色大变,他没有想到这叶玄居然敢对他动手,他可是叶府长老啊!这叶玄当真是要造反了不成?来不及多想,叶苦身体半蹲,右手紧握成拳朝后一缩,下一刻,他猛地朝前一轰。

拳崩!

这是叶府一门低级的武技,拳出能崩石。

而这时,叶玄拳头到了。他用的,也是这门低级的武技。

砰!

两拳相撞,那叶苦脸色瞬间大变,他右手在一瞬间便是裂了开来,鲜血直溅!

叶苦还未反应过来,叶玄便是欺身而上,猛地一拳轰在了其腹部。

噗!

叶苦口中喷出一道精血,整个人弓着身子朝后飞了出去。那叶苦刚落在地面,叶玄一只脚便是踩在了他的胸口,叶苦死死看着叶玄,不可能,为何你的拳崩威力如此大,你......

他虽然是叶府的内务长老,掌管内务,实力不是特别的高,但也是气变境,然而,在这叶玄面前,他居然一拳就落败了!

叶玄猛地一巴掌扇在了叶苦脸上,你这老狗整天在叶府养尊处优,你这拳崩像个小孩般软弱无力,老子都替你丢人!

叶苦怒视着叶玄,你敢打我!

叶玄又是一巴掌扇在了叶苦的脸上,老子打的就是你!

叶苦整个脸瞬间肿了起来!

啊啊啊啊......

被叶玄当众如此折辱,叶苦疯狂嚎叫了起来,你们还不动手!

一旁,李木等人有些犹豫,动手,打的过的话,他们或许会动手,问题是,他们打不过啊!

放肆!

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道怒喝声。

众人闻声看去,不远处,大长老正匆忙赶来,在大长老身后,还有叶府的一众长老以及护卫。

叶灵连忙走到了叶玄身旁,她小手紧紧拉着叶玄的衣角,颤声道;哥,你,你跑吧,快快......

叶玄抓住了叶灵那颤抖的手,柔声道:别怕!

叶灵顿时哭了,是,是我不好,哥......是我连累你,我,我真没用......对不起.......

叶玄微微一笑,别怕,天塌下来,哥先顶着!

说着,他看向那大长老,嘻嘻一笑,大长老,我们讲和吧!我认个错,这事就这么算了,如何?

大长老气急反笑,讲和?算了?叶玄,你是不是在白日做梦呢?你......

就在这时,叶玄突然一脚踩在了那叶苦的喉咙处。

咔嚓!

一道骨头断裂声在场中响起,那叶苦双眼圆睁,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很快,叶苦眼中色彩渐渐消散。

所有人愣住了。

叶玄看向大长老,既然不讲和,那就单挑啊!

在无数人的目光之中,叶玄走到了大长老面前,大长老,我一个晚辈向你挑战,你不会不敢吧?

第五章:隐藏境界!

场中静的落针可闻。

挑战!

叶玄向大长老挑战!

整个叶府几乎都惊呆了。

在叶府,实力最强的自然是那闭关的族长,其次是叶府的护族长老叶擎,而叶擎并未在府内,在来就是大长老了。

而现在,叶玄居然向大长老挑战!

不自量力?

有些人觉得是这样,但也有些人觉得叶玄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叶玄曾经是叶府全力培养的,而且,他不像大长老常年在叶府内养尊处优,他每天几乎都是在刀口上过日子。这狠劲与血性,是大长老没有的。

在叶府众人眼中,虽然叶玄只是五品不息境,但是,若拼命起来,他还是有点胜算的!

叶玄面前,那大长老死死看着叶玄,他也没有想到叶玄居然会向他挑战!

接还是不接?

不接,这传出去,他这脸可就丢大了!不仅如此,在叶府内他的威望也会大减,日后怕是有人不服他了。

接?

一想到这叶玄的战力,他又有点犹豫。他境界虽然比叶玄高,但是,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在与人血拼过,只有偶尔在叶府内与人切磋切磋,但那都是点到为止!而这叶玄不同,在外每一次都是生死大战。

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而且,就算他赢了叶玄,外人也只会说他以大欺小,但若是输了,那这脸可就丢的太大太大了。那时,长老之位都不保!

大长老脸色阴沉的可怕!

本来是叶玄的绝境,但是此刻,叶玄一下把他逼到了绝境!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在场中响起,你我不是还有一月之约吗?

众人闻声看去,不远处,叶廊缓步而来!

叶廊,现在的叶府世子!

大长老正要说话,突然,他双眼圆睁,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叶廊你,你已经达到气变境了?

气变境!

场中所有人都楞住了。

在众人的目光之中,叶廊微微点头,不才,用了十来天才达到气变境,太慢了点。

闻言,场中所有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还慢?

要知道,在叶廊没有觉醒之前,叶廊不过是四品兼修境,而这才短短十来天时间,这叶廊竟然就达到了气变境!就这修炼速度,在叶家可以说是前无古人了!

听到叶廊的话,那大长老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天佑我叶家,哈哈......

叶府内,众人也是欣喜不已,以叶廊这修炼速度,未来的叶家,绝对可以成为当世大族啊!

叶廊目光落在了叶玄身上,笑道:你有什么资格向大长老挑战?胜了我,才有资格与大长老挑战。你我的一月生死之约只剩了不到二十天,不是吗?

叶玄看了一眼叶廊,笑道:你看我,都差点忘记了。

说着,他看向大长老,大长老,刚才多有得罪了。恩,等我与你孙子比武之后,在来向大长老请教,告辞了!

说完,他拉着叶灵转身就走。

慢着!

就在这时,大长老突然怒道:你杀了一名长老,这事难道就......

叶玄突然转身直视大长老,大长老,要不我们现在就单挑?或者说,你孙子现在跟我生死比武也可以,还是说,你们爷孙怕了,所以才派叶苦故意来搞我,然后找个借口想弄死我?如果是这样,大长老完全不用费这么大的心思,你们直接一起上,我叶玄肯定是打不过的!

你!大长老气的脸色铁青。

这时,那叶廊冷冷看了一眼叶玄,你走吧,二十天后,生死台上见。

叶玄耸了耸肩,大长老,还是你孙子明事理,你啊,越老越糊涂了!

说完,他拉着叶灵转身离去。

大长老气的脸色发紫,似是想到了什么,他突然看向那李木等人,怒道:养你们这一群饭桶,见长老被打,居然不出手帮忙,来人了,给我拖出去就地杖杀!

闻言,那李木等人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叶玄突然停了下来,他转身看向那大长老,大长老,友情提醒一下,这李木等人可是族长亲卫,虽然您是大长老,但是,族长可还没死,你现在动他的亲卫,这......

说到这,他故作一惊,难道大长老你想对族长动手......你......

放肆!

大长老怒吼道:叶玄,你在说一句话,老夫今日就算拼了命也要斩杀你!

叶玄笑道:大长老消消气,我只是提醒一下,别气坏了身体,不然,我就太高兴了,哦不对,是太伤心了。

说完,他拉着叶灵转身就走。

那李木等人看了一眼叶玄,眼中充满了感激,如果不是叶玄说着句话,他们今天怕是要死了。

原地,大长老气的身体都在颤抖,周围众人根本不敢说话。

似是想到什么,大长老突然看向叶廊,为何不刚才就与他生死比武?何苦得拖到二十天后?

叶廊看了一眼大长老,淡声道:因为我马上就要突破到御气境!

闻言,大长老顿时愣住了。下一刻,他激动道:当真?

叶廊微微点头,突破在即,不然刚才我就斩杀他了。此刻不宜动手,不能因为一个蝼蚁般的存在坏了我的突破的大事。

大长老连忙点头,正是正是,就让这叶玄多活个几天,反正此人已是一个废物!

叶廊微微点头,他现在已经是狗急跳墙,这段时间就莫要在去招惹他,免得别人说我叶廊怕了他,故意让你们去找他麻烦,然后找借口杀他!

大长老沉声道:此次是我考虑不周,放心,这二十天内,我不会让人在去找他麻烦。

叶廊点了点头,对了,我此次修炼,可能需要大量灵石。

大长老有些为难,灵石是一种珍贵的晶石,内含灵气,就算是叶家都没有多少。不仅如此,灵石一般只能给族长与世子用,不过,叶玄并未用过灵石,这自然是因为他们卡着的缘故。

有问题吗?叶廊问。

大长老摇了摇头,没有问题,只是,灵石可能不多。

叶廊笑道:放心,不过是御气境,也用不了多少灵石。

闻言,大长老顿时松了一口气,这就好!

叶廊抬头看向天际,嘴角有着一抹讥讽,心中轻声道:穷乡僻壤啊......不过,暂时利用一番还是可以的......

......

叶玄拉着叶灵回到了自己的院落,刚回到院落,那李木等人便是赶了过来。

叶玄看了一眼李木等人,这时来我这里,对你们可不利。

自从他世子被废之后,曾经与他一起血战过的那些兄弟几乎都已经不见了。因为那些人都很清楚,未来的叶家主人,不会是他叶玄,而是那叶廊了。

李木对着叶玄抱了抱拳,叶哥,之前的事多谢了。

叶玄微微点头,你们没出手,是我谢你们,回去吧,被大长老的人看到,你们麻烦会不少。

李木犹豫了下,然后道:叶哥,日后若有需要,请吩咐一声,我等兄弟断不会推辞。

说完,他带着几名侍卫转身离去。

叶玄微微摇头,见到叶玄摇头,叶灵抱着叶玄的手臂,轻声道,哥,你不相信他们吗?

叶玄笑道:你哥我若是强,他们刚才说的就是真的,如果我弱,没有机会翻身,那么一切都是假的。

叶灵看着叶玄,无比认真道:我是真的,我永远站在哥哥这边!

叶玄哈哈一笑,拉着叶灵转身进入了自己院落,刚进院落,叶灵身体便是剧烈颤抖了起来,不仅如此,其身上还散发出了一股寒气!

叶玄心中大惊,他连忙把叶灵抱到了床上,然后拿出了一个白玉瓶,倒出了一颗白色丹药给叶灵服下,叶灵服下丹药后,她脸色稍微好了些。

叶灵缓缓睁开了眼睛,她右手死死抓着叶玄的手,声音细如蚊呐,哥,我,我感觉我可能活不了多久了。如,如果我死了,你把我的骨灰带在身边好不好?我想一直陪着你,你......

不许胡说!

叶玄突然喝道,他瞪了一眼叶灵,你不会死的,哥绝对不会让你死的,相信哥,哥一定会治好你!等哥达到御气境了,哥就带你去帝都,好不好?

说着,他声音渐渐柔了下来,哥只有你一个亲人了,就算为了哥,也要好好活着,好吗?

叶灵看着叶玄,她眼泪就那么流了下来。

叶玄轻轻擦掉了叶灵脸上的泪水,别哭了,在哭就不好看了,以后还要嫁人呢!

叶灵摇头,不嫁,我只喜欢哥哥一个人!

叶玄笑道:笨蛋一个。来,哥给你讲故事.......从前有一座山,山上有座庙......

一刻钟后,叶灵睡着了。

看着床上的叶灵,叶玄脸色低沉如水,因为叶灵最近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了。而且,他玉瓶中的丹药也只剩下不到三颗了!

片刻之后,叶玄收起了玉瓶,他轻轻替叶灵盖好了辈子,然后进入了界狱塔。

修炼!

现在的叶玄要做的就是疯狂提升自己的实力,尽快达到御气境,然后带着叶灵去帝都。除此之外,叶府也对他已经有了杀心,二十天后的生死比武,他如果战败,不仅自己要死,妹妹叶灵也要死。

叶玄正要找那影子对练,这时,神秘女子的声音突然响起,你可以修炼隐藏境界了。

叶玄愣住,隐藏境界?什么隐藏境界?

神秘女子道:肉身境分一品到六品,但是许多人并不知道,六品气变境后,还有一境,金身境,金身境之后,才是先天御气境。

叶玄眉头微皱,金身境?前辈,我为何未曾听过?

神秘女子淡声道:都说了,是隐藏境界,一般人根本不知道。你若是达到这金身境,你的整体实力至少翻一倍,练吗?如果不练,日后去寻得灵剑来,也可越过这境,直接进入先天御气境。

叶玄兴奋道:实力提升一倍?当真?

神秘女子道:自然!

叶玄连忙道:练,我练!

神秘女子道:你体内已有剑气,虽然你无法将这股气传到外,不过,你却可以利用它们来刺激体内的经脉与五脏。之前你是从外修肉身,现在从内修肉身,内外兼修,才是圆满。不过,有一点点痛苦。

叶玄大手一挥,豪气道:一点点痛楚,没什么的,我开始了。

神秘女子道:好,很简单,就是催动那些剑气,让它们自动散于你的体内四肢百骸。

叶玄当即照做,刚一座,他双眼猛地睁了起来,啊......

这一刻,叶玄感觉自己体内被几万根针在扎一般,他整个人差点晕过去。

前辈,这不是一点点痛苦啊!

很痛苦吗?我以为只有一点点呢......

前辈,别跟我说没人修炼过这什么隐藏境界!

很久很久前,有一个人修炼过的,不过,当时他一下就死了,我以为是别的原因呢......

我......

看着你这么痛苦,而我又不能帮到你什么,我只能用笑容来表达我的愧疚了。嘿嘿嘿......

叶玄:.......

剑尊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剑尊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剑尊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