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都市之无赖弃少》全文免费阅读(沦陷的书生)-《都市之无赖弃少》最新章节目录

《都市之无赖弃少》全文免费阅读(沦陷的书生)-《都市之无赖弃少》最新章节目录

2019-07-11 17:03:08来源:ZW发布:沦陷的书生

都市之无赖弃少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沦陷的书生小说都市之无赖弃少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都市之无赖弃少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我是一个弃儿,到处遭人白眼,被人嫌恶,受人嘲弄,连我付出一切的心爱女人都不正眼瞧我,我一直游走在绝望的边缘,直到有一天,神秘的亲生父母找上了我...

《都市之无赖弃少》全文免费阅读(沦陷的书生)-《都市之无赖弃少》最新章节目录

都市之无赖弃少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一见钟情

我有个哥哥,比我大四岁,天生就带着痴傻的劲,说的难听点,就是个二傻子,但我爸妈特宠他,而我,脑瓜子活,却备受冷落,从小到大,无论穿的还是用的,我都是捡哥哥剩下的,这让我心里很不平衡。听村里人传,我哥是我爸妈亲生的,我,只不过是他们从外地捡来的。

09年夏天,我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这是天大的喜讯,我灰暗的心亮出了一个希望的口子,但紧接而来的却是晴天霹雳,我父母说没有供我上大学的钱,让我死了这条心,我怎么求他们都没用,只得含着泪认命。

没过几天,我家突然出现了一个女孩,她的皮肤很白,五官精致,特有气质,一看就是大城市来的女孩,第一眼见到她,我的心就噗噗跳个不停,山沟里长大的我,真的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

后来,我才知道,她叫小玥,是我爸花光全部积蓄买来给我哥做XF的,听说,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

原来,我爸说没钱供我读大学,是把钱都用在我哥娶XF了,以前无论我爸妈怎么偏心我都能忍,但读大学是唯一改变我命运的机会,他们却残忍的把这机会给剥夺了,我不甘心,我痛恨老天的不公平。那晚,我躲在被子里哭了一夜,感觉自己被世界抛弃了。

经过短暂的相处,我发现,小玥是个特安静的女孩。估计是被人贩子洗过脑,她没跟其他买来的XF那样大吵大闹试图逃跑,不过,她的安静似乎有点过了,从不说话,从不出房门,就像个木偶一样,成天面无表情,家里人都觉得她是受刺激过度,变傻了,只有我能从她眼神中读出,她是正常人。

很快就到了农历的七月初七,我傻哥哥大婚的日子,这天,我家充满了喜庆热闹的氛围,村里大部分人几乎都过来喝喜酒了,连一些地痞流氓也来凑热闹,他们甚至叫我哥入完洞房把XF借给他们玩玩,我哥竟然就傻呵呵的答应了,这些话落入我的耳中,刺激着我的神经,我憋着气不由的端起了酒杯,那是我第一次喝酒!

喝的正有点晕,我哥突然醉醺醺跑到我身边,让我先把他XF抱回洞房,他还要继续喝酒,我偏过头,看向了人群中的小玥。

这一刻的小玥特别的美,红晕染上了她白嫩的脸颊让她看起来更有女人味,只是,她的表情是那样的不悦,一群小年轻正给她灌酒,有的还借机揩油,看到小玥那无助的眼神,我心不由的一紧。我二话不说,站起身冲过去一把抱起她就往新房跑,这是我第一次碰女人,感觉全身的热血都上涌了,闻着她身上散出的女人青春的气息,看着她完美无瑕的脸,我越发的不淡定了。

来到洞房,我把小玥轻轻放在了红色的喜床上,想着转身离开,但我根本挪不动步子,外面很吵,新房却很静,静的我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借着酒精的作用,我的脑海里浮出了许许多多的画面,想到爸妈的不公平,我很不甘,想到我哥马上就要和这么漂亮的XF入洞房,我很不爽,一系列的偏激想法不停的涌上心头,我甚至有了先得到小玥的心思。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突然就扑到了床上,扑在了小玥的身上...

我很狂躁,一上去就吻住了她的嘴,这是我的初吻,很生涩,嘴和嘴的碰撞摩擦让我的心跳越来越快,我完全乱了,理智全无,正当我想着进一步动作时,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给推开了,我猝不及防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而此时,小玥已经站在床头,拿着一把剪刀狠狠对准了自己的脖子,她的眼眶里满是泪,眼神尽是失望。

静静的对峙了几秒,小玥艰难的张了张她颤抖的唇:"葛天,我原以为你读过书,会跟他们不一样,没想到你也是个变态,禽兽,你要是再敢动我一下,我立刻死给你看!"说着,她拿剪刀的手一使劲,脖子都渗出了血来...

瘫软的我脑袋突然就炸开了,原来,小玥不是哑巴,原来,她一直在隐忍,而我,竟然无耻的做出了禽兽事,面对愤恨的小玥,我不知道怎么反驳,支支吾吾半天,我才挤出三个字:"对不起!"

小玥的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滑了下来,她痛苦而决绝的对我喊道:"如果你还有点良心,就带我离开这里,否则,我立刻死在这里,我宁愿死,也不会如你们家的愿,我不可能跟一个傻子过日子!"看着她白嫩的脖子上渗出的鲜红的血,我的心刺刺的痛,我很慌,很怕,我紧张的张着口,重复着不要。

小玥是个聪明的女孩,她看出了我的动摇,她开始求我,诉说她心里的苦,说了很多,还说只要我放她回去,她家里会给我钱,她的这些话好像准备了很久,好像她早就准备说服我了,而我,其实没有很认真的听她全部的话,我只是感觉到了她的痛,她的难,感觉她和我有着同病相怜的苦楚。

我依旧坐在地上,但我的眼神却开始慢慢变得坚定了,许久,我才抬起眼,深深的看着小玥,一字一句道:"好,我带你走!"

当晚,趁爸妈他们都还在外面招待客人,我拿好手电,带着小玥从后门悄悄的离开了。

一路上,小玥还是一只手拿着剪刀警惕着我,直到一个多小时以后,走到了崎岖无人的山路上,她才放松了对我的警惕。我们村在非常偏的大山之中,一般人根本找不到出路,尤其是晚上,就连我这个土生土长的本村人,走的也很艰难,夜路非常崎岖,荆刺满地。

走了几个小时,我们才终于走出了山路,来到了大路上,因为怕后面会有人追来,所以即使到了大路,我们依旧不敢怠慢,依旧不停的往前走,直到天色开始微微亮,我们才终于看到了希望,路的尽头一辆大巴正朝我们驶来,已经疲惫不堪的小玥看到大巴,眼神立即就亮了,她想都没想,很快蹦到了大路的中央,对着前面的车用力的挥舞着双手,那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不知道为什么,我却高兴不起来,只是轻声对着雀跃的她淡淡道:"车来了,你坐着它可以进城,城里的路我不认识,你自己回家吧,我先回去了!"说完,我转身离开。转身的那一瞬,泪花子从我的眼里闪了出来。

刚走两步,我身后就传来了小玥清脆的声音:"葛天,你不跟我一起走吗?你就这么回家,你爸妈一定会打死你的!"

我顿住脚,回头看着她,道:"不了,这里是我的家,我不能离开!"

小玥的脸色在微光下显得很憔悴,她的眼神里有感激,更多的是凝重,她很认真的看着我说:"可是,我答应给你钱,你不跟我走,我怎么叫我爸把钱给你!"

听到这,我笑了,眼里的泪花都笑落了下来,我猛然加大音量,对着她低吼道:"听着,我放你走,不是为了钱,我不图你什么。我是我家唯一念过书的人,我懂法,我知道买卖妇女是违法的,我放你走只是不想他们一错再错,如果你有心报这份恩情,我只求你,别报警!"说完,我再次转身离开,没有回头!

为了不让小玥看到我崩溃的情绪,我加快了离开的步伐,小玥的声音不停的在我身后响起,但都被停下来的大巴的喇叭声掩盖了,我听不清她说什么,我也不想听。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要把小玥放走,真是因为怕父母犯法?还是怕小玥死在我面前?亦或是,怕我的癞蛤蟆傻哥哥玷污了她?

多年后,我才想通了,都是因为一见钟情!

刚走回村口,我就被一群来势汹汹的村里人给绑回家了,我家里此时已经人满为患,我爸妈也很快从外面赶了回来质问我,我没做无谓的狡辩,承认一切,我爸妈火冒三丈,提起家伙对我就是一顿毒打,连我哥都疯了一样揪着我的衣服让我赔他XF,甚至我家亲戚都气不过,一起愤恨的揍起我来,那个晚上,我被他们打的直接昏死了过去,皮肉开花的痛我似乎都感觉不到了,我只知道,等我醒来,我已经瘸了一条腿!

没人送我去医院,我拖着残废的身躯,还受到了更严重的精神虐待,不仅家人对我恨之入骨,就是村里人都看不惯我,我爸爸从此后走向了酗酒的不归路,每次喝醉他就拿我开刀,打骂都成了家常便饭,我瘸着腿承受所有,活是我干,但饭不给我吃饱,我的生活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但我并不后悔,最起码,小玥自由了,我不用承受着心里的煎熬,我以为,我会在这样的状态下过一辈子,但就在八月底的某一天,无法预测的变数突然来了...

 

 

第二章不期而遇

如虎般凶猛的警察闯入了我们村,许多被拐卖的妇女被解救,许多拐卖妇女的村民被逮捕,包括我爸妈,我的生活因此变得更加面目全非,我受到了全村人的唾骂,毒打,所有人都以为是我惹来的警察,他们不允许我这个叛徒再待在村里,我百口莫辩,因为我心里清楚,就算是小玥报的警,那也是我的责任,我已经没法在这个生我养我的村庄待下去了,我只能收拾包袱,带上我存了N年的一点积蓄,如同丧家之犬一样滚出了村子。

越远离村子,我哭的越凄惨,无数种情绪积在胸腔,最深刻的是不舍情怀,我不放心年迈的奶奶,不放心我的傻哥哥,更愧对于我身陷囹圄的父母,我知道,害得我背井离乡家破人亡的是小玥,是她报的警,可无论如何,要怪也只能怪我自己,是我放走小玥,在放她走之前,我就应该想到这一切的后果,这惨痛的代价,都是我自找的。

我像一只孤魂野鬼一样在外飘荡了几天,来到火车站,看着人来人往,看到那些拖着行李箱的大学生,我萎靡的心突然有了一丝触动,老天的捉弄让我不能像个正常孩子一样上大学,可是,那个城市,那所大学,毕竟是我的梦想,就算我没钱报名,但至少,我要去我梦想的地方看一看,想到这,我立马拿出了我连住旅馆吃饭都舍不得用的钱,买了张火车票,踏上了寻梦之路。

开学高峰期,火车里面像个杂乱的市场,各种人挤人,我买的是站票,20小时的路程,我几乎都是站着的,因为火车上的东西太贵,我舍不得买,就那样空着腹忍着渴挨了一路。

终于忍到了终点站,一下火车,火热的太阳就把我照的眩晕,我夹着满身汗来到一家小店,想买瓶水喝,可一掏口袋,我才发现,口袋破了,省吃俭用的钱,一分都没了,顿时,我的双腿一软,整个人瘫在了地上,无助的泪再次落了下来,原来,不仅我村里人坏,外面的世界更是人心叵测,我忽然觉得,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好人。

这晴天霹雳的打击抽光了我仅剩的体力和意志,我艰难的抬头看了眼毒辣的太阳,这一刻,我屈服了,我屈服于现实的生活,屈服于不公的世界,梦想是那么的遥远,身无分文精疲力竭的我,要怎么才能爬到那所梦想的大学?

虚弱的我再也承受不住阳光的直射,我无力的低下了头,被刺痛的眼睛里的泪滴在了地上,这时候的我,连乞丐都不如,乞丐还有乞讨的力量,而我,失去了所有,包括那微弱的希望,我累了,想睡了,可,就在我准备闭起双眼的那瞬,一张十元的钞票如同璀璨的金子一样飘洒在我的跟前。

我顿时明白了,有人把我当乞丐了,但我并没有因此感到羞耻,相反,我绝望而冰冷的心忽然有了一丝温度,我忽然相信,这个世界并不是完全的冷漠,好心人也是存在的,我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生存的希望,我带着这丝希望,捡起了地上的十元,抬起脸,想跟好心人说一声谢谢。

或许是存在某种感应,在我抬脸的同时,那个给我钱正提着粉红色小行李箱的女孩也突然回头看向了我,当我们四目相对的那瞬,一股激流淌过了我的心头,我傻了,呆了,不远处的那张脸,那么熟悉,她不是别人,正是,焕然一新的小玥。

阳光下的她那么的耀眼,那么青春靓丽,她的美,闪着特别的光,刺激着我的眼,我的心,我的心在剧烈的颤抖,而小玥的眼神里也同样露出了诧异,她不可置信的对着我挤出了两个字:"葛天?"

这时,一个打扮得体的中年男人走到了小玥身边,他随意的打量了下我,再对小玥问道:"玥玥,你认识他?"

我不知道我仅有的意识还能支撑多久,我只知道,我很乱,脑袋像是炸开了锅,我好想冲到她身前,质问她是不是她报的警,问她为什么要害的我连家人和家都没了,可我没有这么做,这事最终都是我自作自受,如今的我像一只狗一样趴在她面前,我不想这么不堪,更不愿在她面前摇尾乞怜。

我艰难的爬起身,用尽全身力气深呼吸了一口气,我没有看她,只是用普通话掩饰住我那一口方言淡淡回道:"对不起,你认错人了,谢谢你的钱!"说完,我转身,一瘸一拐的坚强离开...

这一刻,我不再懦弱,反而有种从心底喷发而出的豪迈感。

小玥并没有叫住我,但我能感觉到,我的后背火辣辣的烫,那是她炙热的眼神在一直注视着我,但我依旧没有回头,只拼尽我所有的力量以最快的速度艰难的走出了火车站。

来到小卖部,我拿出小玥给我的十元钞票放在鼻尖上深深的吸了口气,再递给老板,买了瓶水和一块面包,解了渴,填了饿,拽着找回的零钱,我毅然决然的踏上了去大学的路...

从公交下来的那一瞬,恢弘壮阔的大学校门一下摄住了我的魂,我怔怔的看着源源不断的学子从那气派的大门涌进校园里面,此刻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我多么想和他们一样,满怀着热忱和希望朝梦想校园走进去,可最终,我只能低下头,瘸着腿,在这样欢快的氛围中独自落寞的朝里走!

我拖着沉重的步伐,踏遍了学校的每一寸土地,校园里所有的一切像毒一样牵动着我的心,一栋栋大楼,一棵棵大树,葱郁的花草,热闹的人群,欢声笑语,全部都是那样美好,可这些美好都不属于我,我却舍不得丢弃,我舍不得离开,即使做不了这里的学子,我也要守在这里,守着我的梦想。

想到这,我马上开始了在学校找份工的行动,但,愿望如此坚定,现实却那么赤裸裸的残忍,问过学校商业街的每家商店,去了每一个食堂,最终没一处肯收我做打杂的,也许连他们都不希望我这肮脏的残废,玷污了这圣洁的校园。

磕磕碰碰多少次,受尽了多少的冷眼打击,我还是没有放弃守在这个大学的想法,无家可归的我,似乎已经从心底把它当成了我的第二个家,现实可以击碎脆弱的灵魂,但不能轻易击垮坚强的意志,我拖着无力的身躯不停的寻找,不断的坚持,终于,老天开眼了。

我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小饭馆找到了活,老板是一对四川夫妇,也不知道他们是看我可怜还是确实缺人才招的我,虽然工资不高,但我还是很感激。现在正值开学高峰期,菜馆的生意很火爆,我一来就忙的要命,不过,吃饱了饭的我干起活来还算麻利,再忙我也能应付的过来,而且,我读过书,平时还能帮老板记记账。看到我这个瘸子卖命的表现以后,老板主动给我加了200块工资。

就这样,日复一日,我每天忙碌着,吃饭吃客人剩的,住就住在饭馆,也相当于帮老板看店。工作很忙,但只要一得闲,我就会往学校里跑,这是对于我所有的忙碌最好的犒赏,有时候,我偷偷溜进教室旁听,有时候,我会潜入图书馆偷偷看书,而更多的时候,我一个人坐在树荫下,看着大一新生军训,感慨万千!无数次,我期待自己是众多迷彩服中的一个,可现实很快就会把我敲醒,虽然愿望仍然是愿望,但现在这样能依偎着学校打工的生活,我也算满足。

很快,我在饭馆工作都半个多月了,老板已然对我深信不疑。这一天,刚好是新生军训的最后一天,我跟往常一样在后厨帮忙,忽然,饭馆仅有的两个服务员紧张兮兮的跑到厨房,说前面餐厅有人闹事,闹的还挺大,她们来这躲躲,我身旁的厨师慌忙去叫老板,而我,依旧一刀一刀,认真的切着我的萝卜!

我表面装的很平静,但我心里一直在祈祷,祈祷那帮人别打到厨房来殃及无辜,我不想自己好不容易获得的平静日子被打破,但,萝卜切到一半,我的身体突然像被电击一样整个顿住了,那熟悉的呼喊声,一声一声的传入我的耳中,我强作镇定的心开始剧烈的跳动。跟中了邪一样,我毫不犹豫的就放下了手中的菜刀,一瘸一拐的跑出了厨房。

此刻的餐厅,混乱不堪,我停在角落,紧张的朝人群中张望,当看到那张脸时,我再也遏制不住的浑身颤抖了起来,火车站一别,我以为我的人生中再也不会有她,我以为我可以和不堪的过去彻底的告别,但我怎么想得到,她又一次猝不及防的闯入了我的视线。

 

 

第三章豪情壮志

我现在看到的小玥,和上次又有了些变化,一身迷彩服的她显得那么的意气风发,经过军训的洗礼,她的脸上脱去了简单的稚嫩,独留了另一种坚强的魅力,对比她身旁那跟非洲煤矿逃出来一样已经被吓呆的女生,小玥的美更衬得鲜明,但,也许就是因为美的太出众,才招来了那些混子的纠缠。

面对他们的围攻,小玥跟疯了似的完全失去了理智,她的眼里迸发出无穷的怒火,所幸的是,小玥并没有受伤,反而其中一个混子好像受伤了,眼前的景象显而易见,肯定是那几个混子喝多了调戏了小玥,小玥防备心强,用啤酒瓶给那个混子开瓢了。

或许,其他人想不通一个女孩子怎么会这么猛,但我清楚的知道,小玥曾被人贩子拐卖过,她的心里留下了巨大的阴影,没有安全感的她,面对这样的场景很容易就会失去理智。不过,不管小玥怎么反抗,她毕竟是个弱女子,终究抵不过那群无耻的混混!

眼看她被那些人往外扯,我却不为所动,我心疼她,可我没法救她。我深刻的尝过英雄救美的代价,那是断了一条腿又家破人亡的代价,而且,那几个打着赤膊的混子,个个身上都刻着纹身,猛虎在他们身上看起来比真老虎都要凶猛,别说我这个瘸子,就连饭馆外众多健全的旁观者,也没一个敢出头说情的。

我混在旁观者的角色里,眼睁睁看着眼前的一切,但,就在小玥被他们无情的拖到饭馆门口时,疯狂挣扎的小玥突然瞟到了人群里的我,瞬间,她就变的安静了,安静的就像从前在我家那样,我分明看到,她那双注视我的眼里,有惊讶,有恐惧,有无助,更有深深的祈求。

我仿佛在时光穿梭中瞬间回到了我哥结婚的那天,各种情绪再次涌上了心头,我被她那祈求的眼神感染,一股蛋疼的正义感油然而生,情绪的崩塌击垮了我防备的城墙,我忘了曾经惨痛的代价,忘了现在自己的处境,我只知道,这个和我同病相怜的女孩不能被摧残。

我不自觉的捏紧了拳头,突然就张嘴冲着那群王八犊子大声吼出了两个字:"住手!"

我的吼声如洪钟,铿锵有力的那两字直接冲破了人群传到了那群虎背熊腰的混子耳中,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身上时,我才猛然惊醒,完了,我鲁莽了。

狗都不如的我怎么能充当英雄,但话都出口了,我也不可能把它收回来,没法,我只能挺直腰,一身正气的盯着那群虎狼,希望能用我正义的眼神感化他们,显然,我这个想法太天真了,他们没被我唬住,倒是被我惊到了,其中一个体型魁梧的赤膊男用他的牛眼瞪着我,吼道:"怎么,小子,你想多管闲事?"

他说完,其他混子也一起冲我瞪起了眼,那些凶狠的眼神都能杀了我,连我老板都吓的在我身后轻声喊道:"小葛,别乱来!"

旁边看热闹的人也全都对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谁都没法理解我这乳臭未干的小子怎么敢和那些人起冲突,说实话,这一刻我真的想退缩了,但再次触到小玥那带着喜悦和期待的眼神,我还是不受控制的来了力量,在众人的注视下,我竟然就那样边走向那群人边说着:"能不能给我个面子,放了那个女孩!"

我不走路还好,这一走,所有人都知道了我是个瘸子,瞬间,那些混混就跟发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全都前仰后合的笑了起来,其中一个头毛染成金色的混子边笑边狰狞着脸冲到我面前,一把抓住我的衣领提着我狠声道:"你个死残废,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说放就放?那娘们把我兄弟的头打破了,你想一句话解决?你他妈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否则我把你另一条腿打断!"

金毛的话音一落,他兄弟的嘲讽笑声又尖锐刺耳的响了起来。

我咽了下口水,透过他们的笑声加大音量喊道:"你们放了她吧,我可以赔你们医药费!"

这下,所有的笑声戛然而止,他们彻底被我激怒了,尤其是金毛,他二话不说对着我的脸就是响亮的一巴掌,我一个踉跄被扇的趴在了桌子上。

这金毛或许觉得我损了他的威严,想拿我立威,扇完巴掌他又过来对我一阵拳打脚踢,边打还边破口大骂:"我他妈让你出头,让你不识相,你个死瘸子,真当我兄弟的头是物品了,说句话赔点钱就了事了?"

我闷着声,扛着打骂,金毛越打越起劲,一直打到我跪在地上,他才弯下腰,轻蔑的拍着我的脸,鄙视道:"软了没,残废,还敢不敢多事,啊?"

我苦笑着抿抿嘴,轻声道:"如果打我可以让你们解气,你们就尽管冲我来吧,求你们放过那个女孩!"

听到这,金毛立即直起身倒吸了一口气,这一回,他彻底毛了,抄起桌上的啤酒瓶就对着我的头狠狠的砸了下来,瓶子碎了,我趴下了,金毛这才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我软软的瘫在地上,艰难的抬起了头,睁开被血模糊了的双眼,看向了那群混混。原以为,他们拿我撒气了,会放过小玥,可是,我错了,他们依旧强行拽拉着小玥。我也算明白了,这伙混蛋,明显是看重小玥的美色,借着兄弟被小玥所伤为由,光明正大的拉走她想占她的便宜。

我不是没有自知之明,但我实在受不了小玥被欺负,她以前被拐卖过,心灵已经很敏感很脆弱了,要是再受刺激,她就算再坚强也会疯的。

被强拉的小玥这会儿正回头泪流满面的看着我,我不知道她那泪水是因为对自己的无奈还是对我的同情,我只知道,它给了我力量,我就算再渺小,也不能没有血性,这一刻,我好像忽然拥有了男子的气概,蓄积起了所有力量的我,捡起地上破碎的玻璃片,猛地就站起身,像疯狗一样冲向了那伙混子。

我强忍着瘸腿带来的剧痛,飞快的闪到一个穿背心留着长刘海的混子身后,我很确定,这个由始至终一声不吭只在旁边抽着烟的长刘海,就是这伙混子的头头。

而当长刘海听到动静准备回头时,我的一只手已经抓住了他的头发,另一只手拿着瓶子碎片也在悄无声息间顶向了他的脖子,由于太激动没控制住力道,长刘海的脖子都被我刺破了渗出血来。

其他混子这才发现不对劲慌忙的回过了头,在他们露出惊恐之色的那瞬,我已经竭尽全力发出了愤怒的咆哮:"给我放了那女孩,不然我杀了他!!!"

这声嘶力竭的咆哮穿透了每个人的耳膜,那群刚刚还不可一世的混混瞬间慌了,大家纷纷叫嚷着,让我放了他们大哥,不然剐了我。虽然他们的气焰依旧嚣张,但我明显感觉到那里面少了点底气,擒贼先擒王的道理我懂,有王牌在手,我怕谁。

看他们还在叫嚣,我握着玻璃片的手不禁加大了力度,玻璃都刺进了长刘海的皮肤,鲜红的血沿着他的脖子流过了他的锁骨,随即,我红着眼,扯着嗓子再次咆哮道:"我说,放了那女孩!"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我这不要命的疯子,真吓坏了现场的所有人,别说那伙金毛红毛,就连一直很淡定的长刘海都惊出了冷汗,他连忙示意他小弟放了小玥,同时还威胁我道:"小兄弟,别乱来,你放了我,这事就这么算了,否则,你赔上自己的性命都不够!"

我没管他,只盯着被混子们松开的小玥,冲她喊道:"你先离开这里!"

小玥哭的比先前更厉害了,我能从她恐惧的眼神里读出,她怕我乱来,更怕我出事,她迟疑不走,只焦急的冲我喊道:"我走了你怎么办?"

我咬咬牙,狠狠道:"我有办法逃走,你快点先离开!快!"

说完,我转眼盯向了跟小玥一起来的小黑姑娘,叫她赶紧带小玥走,已经被吓呆的小黑姑娘这才回过神,强拉着小玥离开,也许是怕我真做出傻事,也许是怕那伙混子反悔再把她抓起来,小玥终于还是一步三回头的被小黑同学拉走了。

直到小玥那充满担忧和感激神色的脸消失在我的视线,我才算释怀,嘴角都不由浮出了一丝笑,这是解脱的笑,更是一种脱胎换骨的笑,从小到大,不论爸妈如何偏心,对我怎样打骂,我都没半点反抗,甚至被同学欺负嘲笑,我都不敢反驳,从来我都是逆来顺受,而今天,此时此刻,我竟然踏出了勇气的第一步,我敢于和别人对抗,我敢豁出命去反击暗势力,我终于在自己身上找到了真正的男子汉气概。

不管结果怎么样,至少现在我看到了那群为虎作伥的家伙恐惧的表情,小玥走了,我手上的劲道却一点没放松,他们都怕了,怕我这个疯子真把他们大哥给解决了,连长刘海说话的语气都软了,他不敢再威胁我,还带点祈求的让我放了他,说什么都好商量,他们刚刚只是跟那女孩开个玩笑,并没有恶意。

我不傻,知道我放手的后果,从一开始,我就料到了自己的下场,我逃不掉,也不会逃,毕竟,我要是完好无损的逃了,这伙地痞流氓一定会去找小玥报复,那我反害她了,所以,等确定小玥已经安全回到校园后,我边缓缓的把玻璃片从长刘海的脖子上移开。一边对着那群豺狼般的混子悠悠道:"对不起,我只是不想看到这么多男人欺负一个女生,你们憋了气,就冲我来撒吧,我甘愿承受!"

说完,我轻轻的闭上眼,彷如将死的战士那般充满了豪情壮志!

 

都市之无赖弃少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都市之无赖弃少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都市之无赖弃少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