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都市童颜医圣》&石峰夏雪【完结】小说阅读

《都市童颜医圣》&石峰夏雪【完结】小说阅读

2019-07-12 10:49:43来源:zzy发布:暗夜红塔山

《都市童颜医圣》&石峰夏雪【完结】小说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暗夜红塔山小说都市童颜医圣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都市童颜医圣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医生会武术谁也挡不住,小中医专治各种不服;医者仁心,悬壶济世,弘扬传统中医文化,银针可渡人亦可渡鬼;童颜逆天,童颜引红颜,一张嫩脸招尽桃花劫,童颜巨爱海畅游,开辟美容业务风生水起;钱?抓住了女人的面子问题就相当于坐拥金山!然而,石峰那不靠谱的师傅做鬼也没放弃坑他,谜一般的身世更是让石峰陷入无尽的麻烦

《都市童颜医圣》&石峰夏雪【完结】小说阅读

暗夜红塔山小说作品《都市童颜医圣》精彩章节推荐

第十章 阴魂不散

“啊......被猫吃了?!一群废物!废物!啊......我苦命的瑞博呀......”徐瑞英恨不得冲到君临天下去把那服务员撕了。

“再找找石峰吧......再找找......”于健急得团团乱转。

找?!到哪里找?石峰已经回老家了,这可怎么办啊!

于健掏出手机,想让杨主任查下石峰老家的地址,就在这时,戚少手捧一束鲜花敲门而入。

那戚少在君临天下酒店被石峰羞辱了一番,便想知道这石峰是怎么跟于健攀上关系的,费了点手段,还真被他打听到了。于是那戚少便前来套近乎,争取给于健留个好印象。

“你是?”于健皱眉问道。

“于总,我是戚君啊,戚大志的儿子,是来看望瑞博的。”戚少将鲜花放在于瑞博床头。

“喔。”

于健看了一眼戚君,没有理会,他现在心情糟糕不已,哪有心情客套?

“于总,您刚才是要找石峰么?我认识啊!”戚君接着说道。

“你认识?”徐瑞英仿佛又看到了希望。

戚君拍拍胸脯,“于叔叔,于少的事就是我的事,保准让那石峰立马赶回来。”

“好,那就麻烦你了,代我向你父亲问好。”于健见戚君话说得十分肯定,心里也舒了口气,他现在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寄希望于戚君身上了。

“叔叔稍等。”

戚君按耐住喜色,跑到一边打电话去了,心想:让石峰回来还不容易,只要夏雪......

“老东西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不是说要......”

客车上,石峰喃喃自语,回忆着一幕幕往事。

就在石峰失神的工夫,电话响了,是夏雪打来的。

石峰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电话,可是却没有开口说话,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仿佛就连一句“你好”都是多余的。况且石峰现在心情极差,也不想说话。

片刻的沉默,还是夏雪打破的僵局。

“石峰,你在哪?”

“车上,回老家。”石峰语气冰冷,倒也没有隐瞒。

“你能回来么?”

见石峰没有回应,夏雪继续说:“那个于瑞博的情况不太好,回来看看吧。”

“我不是已经给他留了丹药了?”石峰不满地说道。

“我也不太清楚具体情况,是戚......”夏雪也自知提起戚君的名字不太妥当,便将后半句咽了回去。

“没空,我回去有要紧的事情。”

石峰现在的心情已是糟糕透顶,哪里有心情理会这些?反正那于瑞博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不过是多受几天罪罢了。

“石峰,就算我求你了行么?就算为了我可以么?”

“为了你?”石峰不禁苦笑,“抱歉,你我已经没有瓜葛了,再见。”

电话那头有男人说话的声音,像是戚君的声音。

“别挂!”夏雪犹豫了片刻,艰难地说道:“我可以陪你一晚上,你不是一直想要我的身体么?我给你......”

石峰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恶心?悲哀?毫无疑问,夏雪之所以抛出这个“杀手锏”,定是边上那戚君的主意。夏雪可以为了钱而委身于戚少,当然也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奉献”给石峰,可是石峰真的需要这种廉价的爱么?不,这不叫爱,这是赤裸裸的交易。

石峰默默地挂了电话,关机来逃得一个清净。

等石峰赶回老家的时候已是下午两点多,来不及回家便赶往墓地。

石峰坐在墓旁,望着墓碑失神,“姜有德”这三个字让石峰回想起一段段往事。

石峰想起小时候老东西“惨无人道”地逼他练功的情景;想起深更半夜、睡眼朦胧地被老东西扔到坟地练胆;想起老东西捉弄村里牛二XF;想起威逼利诱让石峰报考天海医科大学;想起了最后的传承......

石峰泪如雨下,这个令他既爱又恨的师傅的离去让他悲痛欲绝,唯一的亲人也离石峰而去了,他怎能不伤心?

石峰是老东西捡来的,对自己的身世几乎一无所知,这倒不是老东西有意隐瞒,就连老东西自己也不清楚石峰的父母到底是谁。

石峰这个名字也是老东西随口起的,意思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好养活。石峰也曾问过老东西为什么没让他跟着姓姜,老东西说他担不上,没那个福气。

“我靠,躲到坟堆里干什么,有毛病?我了个去的,刚换的新鞋......”

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是戚君,正骂骂咧咧地朝石峰走来,还有个铁塔般的黑鬼跟在身后,夏雪黑超遮面屁颠屁颠地尾随着戚君。

石峰皱眉看了一眼,没有理会,心想:还真是阴魂不散。

“石峰,怎么不接我电话?!我不是让你回去么?!”夏雪趾高气昂,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

“小点声,不要打扰到他人的宁静。”石峰语气不满。

“石峰,人死了就死了呗,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不也入土了嘛,走,跟我回去,于少还等着呢。”戚君淡然说道,“放心,只要你跟我回去,咱俩之前的事情就一笔勾销。”

嘴上是这么说,戚君心里却冷笑想道:先把你弄回去,从于健那里捞点好处,后面再慢慢收拾你!

见石峰不言语,戚君脸色阴沉了下来,“想要什么条件就开口,钱?她?!”戚君指了指夏雪,不屑地说道,“让她陪你两晚上总行了吧?任由你折腾......”

“小子,雪可是人间尤物啊,我都没捞着享用,老子都有些嫉妒呢,你应该感到很荣幸才对。”那黑鬼说道。

“滚!”石峰怒道。

戚君的恬不知耻在石峰的预料之中,可是他没想到夏雪居然也不以为耻,她居然十分配合地故意卖弄风骚撩拨石峰:轻咬朱唇,故作陶醉装,还“特意”拉低了衣衫,角度恰到好处地给石峰展示着。

那黑鬼是谁?那戚少看起来对那黑鬼还有些恭敬,可是夏雪似乎对那黑鬼有些忌惮,或者说是恐惧。

“喂,不识抬举是吧?小子你想怎样?!”

戚君见石峰不给他脸面,顿时恼羞成怒,抬脚踩到老东西的墓碑上,嘚瑟地抖着腿居高临下逼问石峰。

“拿开你的臭脚!”

石峰暴怒,反手一巴掌抽了过去。

“啊!”

戚君空中转体三百六,划着一道完美的弧线飞了出去,“噗通”一声跌落到远处的草丛中。

“啊......小子你敢打我?!你特么活腻了......啊!”

戚君捂着腮帮子叫唤--那半边脸一肿的跟猪头似的,而且坟旮旯里全是苍耳等尖刺杂草,扎得戚君龇牙咧嘴、惨叫连连。

“小子,你们中国有句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那黑鬼见戚君吃了亏,仗着身高马大便想上来修理石峰,没想到话还没说完,便被石峰一脚给踹飞了出去。

“法克!你......我......啊,骨头!”

远处那座坟看样子是荒弃了,不知被什么动物在半腰挖了个大洞,那悲催的黑鬼一脑袋载了进去,刚好卡到腰部,两根胖腿在外面乱蹬。

“白先生!”

戚君顾不上摘身上的苍耳,急忙跑过去将黑鬼拽出来。

那黑鬼长得比煤球还黑,居然叫“白先生”?不过这黑鬼可是非洲数得着的钻石大亨的儿子,戚君家里做珠宝生意,为了拉拢白先生打通钻石供货渠道可是煞费苦心。

若不是戚君对夏雪的新鲜劲头还没过,估计他早就让夏雪“献身”了,那黑鬼垂涎夏雪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夏雪也知道戚少的那点心思,于是使出浑身解数“伺候”好戚君,免得被玩腻了然后当做玩具送给那黑鬼。前些天有个女孩被那黑鬼折腾得险些丢了性命,想到这里夏雪便惊恐不已。

“石峰,你这是找死!”

戚君面露狠色,掏出一把匕首围了上来,而那黑鬼则心领神会地从石峰背后包抄。

没等靠近,那戚君便惨叫一声扔掉了匕首--一根纤若牛毛的银针正中戚君手腕,戚君的整条胳膊都酥麻无力,连手指都动弹不得。

“啊!你到底做了什么?!不!”

那黑鬼恐惧地惨叫着,双手捂住裆部,身子一抖一抖的。

“啊......嗷......受不了了,不要......”

那黑鬼身体抖动得越来越剧烈,脸色神情十分复杂,像是痛苦不堪,又像是飘飘欲仙。很快,抖动变成了抽搐,那黑鬼弯腰像个垂死挣扎的青黑色大虾。

“白先生你怎么了?!”戚君焦急地问道,想要上前查看,却又害怕石峰再狂扁他,于是只能待在原地眼巴巴看着。

“我......”

那黑鬼已经有气无力了,裤子已经湿了大片,可是那抽搐还没停住。

石峰脸上划过一道冷笑。

就在刚才,石峰用银针暗中袭击那黑鬼的肾脏,以透支的方式将使其肾气干涸,并且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恐怕日后那“凶器”只能当成摆设了。

戚君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他暗中朝夏雪使了个眼色。

“石峰,你必须跟我走!”

夏雪大喊着朝石峰飞扑了上来。

戚君是打得一手好算盘,他心里合计:这石峰总不能对女人也下狠手吧?那边让夏雪出马死缠烂打,石峰也只有束手就擒的份了吧

第十一章 磕头!

“滚!我不想打女人,不要逼我!”石峰怒声道。

石峰怒吼着掺杂了摄魂的成分,他也是被逼无奈,虽然眼前这个女人让他恶心厌烦,可是确实下不去手打她。

夏雪黑超遮面,却仍能感受到石峰目光的冰冷,她忍不住往后退去。

“上!”

戚君用匕首抵住了夏雪的后背。

“戚少......我......”

夏雪进退两难,手足无措而身体瑟瑟发抖,她期望戚君能放她一马,可是她自己也清楚那不过是奢望而已。夏雪不过是戚君的工具,是工具就该体现出自己的价值。

“戚君,如果你不想跟他一样,最好还是老实点,赶紧滚蛋,不要将我惹恼了......”石峰指了指那黑鬼,冷声说道。

戚君犹豫了。那黑鬼的惨状让他触目惊心--死狗般的蜷缩在地上,面色如土,或者是拱了一脸的土,浑身仍在抽搐,可是已经没有力气哀嚎了,两眼无神地瞪得溜圆,嘴巴死鱼般地空张着。

“哼!石峰,你逃不过的。”

戚君收起匕首,一把将夏雪推到一边,然后朝远处挥了挥手。

四名身穿黑西装的保镖奔袭了过来,后面还跟了位老者,那老者悠闲地踱着四方步。

保镖分列四角,将石峰围在了中央。

“小伙子,你又是何苦呢?戚少好心好意地规劝,你怎么就油盐不进呢?”那老者踱着方步走了上来。

“高老,我也尽力了,你......”戚君讨好地说道。

那老者点了点头,“我都看在眼里,回去后我自然会跟于总美言几句的,放心吧。”

“谢谢高老!”戚君不禁感恩戴德,喜形于色,一瞬间将之前的皮肉苦抛到了脑后。

那老者撇眼打量了石峰一下,“我是于总的管家,他们都喊我高老,就连市里那些大人物也会给我几分薄面,”那老者不免得意地说着,“跟我走吧,我亲自来请你也算够给你面子了,要不然......”

“很抱歉,我不需要你给我面子,你算哪根葱?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啊,一个管家摆什么谱?”石峰厌恶地说道。

那高老头气急而乐,“年轻人还真是无知而无畏啊,‘死’字是怎么写的知道么?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跟我这么说话了,那些人都到这里去了。”高老头脚尖点了点地面,威胁的意味十足。

“如果我不肯呢?”石峰冷声问道。

“那就吃点苦头呗。”

高老头说着便朝那些保镖挥了挥手,他可没耐心继续跟石峰费口舌。

那些保镖默契十足,不由分说朝石峰扑杀了过来。四面夹击,拳脚生风,招招透着狠毒,很明显是要将石峰这个不识抬举的家伙修理一番。

“别把他弄死了......什么?!”

高老头瞪大眼睛,一副见鬼的模样。他原本想嘱托一下,别让保镖将石峰弄残了,没成想眼前的景象让他冷汗直冒。

石峰刹那间动了身形,如魅影般穿梭于四名保镖的间隙,“咔咔”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戚君咽了口吐沫,不由得缩到夏雪的身后。

那四名保镖的八条手臂此时犹如弱柳扶风一般低垂着,保镖的脸色惨白如纸,满脸豆粒大的汗珠。

饶是那些保镖训练有素,可也忍受不了分筋错骨的剧痛,还是忍不住呻吟惨叫。

“还动手不?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嗯?不后退?我不介意把你的腿也卸掉!”

石峰往前逼近一步,见那名保镖稍一犹豫还是怯怯地往边上退去。

“废物!一群废物!养群狗也比养你们强!”高老头咆哮着,指着保镖破口大骂。

“怎么?要不然你来试试?我帮你松松筋骨?!狗仗人势的东西!”石峰戏虐地说道。

“我是老人!你不能对老人动手!”高老头惊恐地喊道,不过他也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人了,转眼间将慌张掩饰了过去,转眼又挤出一脸微笑,“石峰啊,我也是不忍心于少受苦嘛,你能理解么?不得已而为之嘛,误会,都是误会,要多少钱?你尽管开口,我在于家说话还是有分量的。”

“这是什么道理?你们于少的事是事,别人的事就不是事?别人能受苦,他就不行?如果刚才我打不过他们又会怎样?”石峰冷笑道。

高老头极力按耐着怒火,“是是是,你说得有道理,这些够了吧?”高老头掏出一沓钱扔到石峰脚下,应该是一万。

“让你们家于少等着吧,一周之后我会回去的,放心,他不过是受些皮肉之苦,死不了人的。”石峰将钱踢回高老头面前。

“你今天是不是铁了心要跟我作对?!”高老头收起笑脸,阴沉地看着石峰。

“我有事情要处理,没法脱身,实在抱歉。”石峰摇摇头,就要真身离开。

老东西刚刚入土而眠,石峰不想让这帮鸟人扰乱清净,要不然估计那老东西一定会托梦臭骂石峰的,老东西最讨厌睡觉的时候被人打扰了。

“要么跟我走,要么死!”

高老头掏出手枪对准了石峰。

石峰脸上愈发冰冷了,他讨厌别人威胁他,更讨厌别人用枪指着他的脑袋。

“收起来,要不然我不介意送你归西!”

石峰往前逼近一步,同时暗中已经将银针捏于指缝,他确信那高老头没有开枪的机会。如果那高老头胆敢开枪行凶,石峰不介意让他付出比死还惨痛的代价,石峰有一百种手段可以让高老头生不如死。

“住手!”

有人大喊,是于健。

于健赶得匆忙,差点被草稞子绊倒。

“高老,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来请石峰么?!收起来!”于健呵斥道。

于健安排管家跟戚君一起前来请石峰,可是还没过多久,于瑞博的病情愈发严重了,已经开始有晕厥休克的症状。于健生怕儿子坚持不到石回来,便驱车载着于瑞博赶了过来。

“于总......我......我这不是着急么,这石峰油盐不进......”高老头收起手枪,一脸谄媚地给于健清理衣服上的苍耳。

“还没办妥?”

徐瑞英也跟了过来,一脸的埋怨。

“闭嘴!不是让你在车上陪着瑞博么?”于健生怕徐瑞英再火上浇油,赶紧让她闭嘴,然后又说道:“去车上把东西拿下来。”

徐瑞英撇了撇嘴,转身又返了回去。

“高老你先领着他们回去。”于健摆摆手说道。

“于总......可是......”高老头欲言又止,今天的差事办砸了,他是想挽回点颜面,于是想留下来见风使舵。

于健有些不耐烦了,“走吧,后面的事我会处理的。”

“可是他们......”高老头指了指那些保镖。

“他们是咎由自取,你不会想让石峰出医药费吧?领着他们赶紧走!”于健生怕高老头再言语不当,再把石峰给惹恼了可就麻烦了。

高老头像是霜打了的茄子,顿时蔫了,垂头丧气地招呼保镖们撤退。

“等等。”

石峰喊住了他们。

“怎么,还有事?”高老头阴沉着脸问道。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以为这里是集市?想走可以,跪下来磕三个头认错,我便饶了你们,否则......”石峰冷声说道,指了下老东西的墓碑。

“否则怎样?!石生你别欺人太甚!”高老头恼怒地喊道。

石峰戏虐地看向那四名保镖,“实话告诉你们,刚才将你们的胳膊卸掉可是用的‘分筋错骨法’,别指望医院能给你们接上,不想磕头认错?那就等着残废吧,记住,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过了时间可就大罗神仙也治不了了。”

“石峰,你别太过分!做事留一线......”戚君跳出来呵斥道。

“别太过分?刚才你们动刀刀枪的时候怎么不说过分?!还没点你的名,自己就跳出来了,好,你还有这黑鬼跟他们同样的待遇,跪下!”石峰冷声说道。

“你痴心妄想!让老子跪下?你做梦吧!”戚君叫嚣着,身体却往后躲去。

石峰上前一步,踹了一脚那仍在地上抽搐的黑色,冷笑道:“‘倾泻如注’的滋味好受不?放心,待会涌出来的可就是血水了,你的肾会因透支而衰竭......”

“不要......求你了......啊!我错了,求你绕我一命......”那黑鬼面色土灰,哀嚎着不断求饶。

“磕头!”石峰厉声喊道。

“我该死......我认错......”

那黑鬼挣扎着拱起身体,捣蒜般地朝着石峰磕头认错。

那黑鬼这时候那还顾得上尊严?这的腰子已经痛如刀绞,再这么喷泄下去,他的小命可就玩完了。

“我是让你朝这里磕头!”石峰指了指老东西的墓碑说道。

如果仅是跟石峰之间的冲突,他也不会如此暴怒。老东西刚刚入土,却被这帮鸟人打扰了清净,石峰本就心情悲痛压抑,这帮不开眼的鸟人也就撞到枪口上了。

那黑鬼哭丧着脸胆怯地抬头看了石峰一眼,又朝着墓碑磕了三个头。

“不算数,再使点劲,用力!”石峰摇摇头,冷声说道。

“咚!”“咚!”“咚!”

“这样行了吧?”那黑鬼脑袋都磕出血丝来了,可怜巴巴地看向石生,“求求你,别让它喷了......”那黑鬼指了指裤裆哀求道。

“滚一边去!”石峰掏出一颗丹药,扔了出去。

那黑鬼连滚带爬地扑到草丛里找那颗丹药去了。

“别过来!别......”戚君见石峰目光扫向他,顿时惊恐地大叫。

“别过来?该来的总要来的,躲是躲不过去的,是你自己主动呢还是我帮你?!”

石峰脸色冷峻,朝那戚大少逼近了过去。

第十二章 商量

“石峰!别过来......做人留一线日后好见面,你别把事情做绝了!”戚君惊恐地叫嚣着,已是色厉内荏,不时焦急地看向高老头。

石峰冷笑着逼近,嘴角一挑,说:“别把事情做绝了?你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不想跪?来,我帮你!”

石峰猛然间抬腿一个下劈,正中戚君的肩膀。石峰的下劈犹如泰山压顶,将戚君压垮跪地。

“啊!”

“石峰你作死!”

戚君青筋暴起龇牙咧嘴地想直起身来,可惜一切都是徒劳的,越是挣扎就越是压得厉害,膝盖已深陷到泥土里。

“别......求你了......我道歉,绕过我吧......”

戚君的脸也憋成猪肝色,全身骨头“咯咯”作响,这时候他哪还有之前的嚣张?哭丧着脸连忙求饶。

“磕头吧,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什么?”石峰用银针轻划着戚君的腮帮子,冷笑说道,“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他就是你的榜样!”石峰指了指你黑鬼说道。

“石峰......”

于健有些看不下去了,想出口阻止。

“于总,这是我跟戚大少的恩怨,你最好不要插手,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就该付出代价,没这个觉悟就别出来招惹是非。”

石峰丝毫不给面子,这让于健脸色有些难看,尴尬地站在那里。

“别摁了......我磕......”

戚君彻底绝望了,虽然心里千万个不甘,可惜形势所迫,不得不低头。

“用力!”

“咚!”“啊......”

石峰一腿劈到戚君的脖颈背部,那戚君一个狗吃屎扑倒在地,额头猛然撞到地上,顿时起了个大包。

“继续,这个是我帮你做的示范,不算数。”石峰冰冷地说道。

戚君欲哭无泪,“咚咚咚”磕得生响,他生怕磕不出声来不算数,于是也是拼了,他可不想再让石峰“帮忙”了。

“石峰,我已经给老人家磕头认错,这总行了吧?”

戚君惊恐地望着石峰,可怜巴巴地说道,额头已磕出了血迹。

“滚!”

石峰一脚将戚君踹飞。

戚君如获大赦,连句狠话都没敢撂下,连滚带爬地招呼那黑鬼跟夏雪狼狈逃窜。

“高老是吧?现在该轮到你们了吧?”石峰冷眼看向那高老头。

“小子,你别仗势欺人!”高老头恶毒地瞪着石峰,气得浑身打哆嗦,他什么时候吃过这种憋屈?

“仗势欺人?这是说的你么?”石峰讥讽说道,“不要磨磨蹭蹭浪费时间了,一共就两个小时的时间,再拖延下去可就没这么简单了。”石峰提醒道。

“哼!做你的春秋大梦吧,我就不信接不上!走!”

高老头怒气冲冲地招呼保镖撤退,他怎么可能给石峰低头认错?更不要说还得磕头赔罪。更何况高老头以为石峰只是吓唬他们,不就是脱臼么,医院怎么可能接不上?

“怎么回事?”

徐瑞英走了过来,手里提着些纸钱。

“没事。”

于健朝徐瑞英使了个眼色,示意不要多问。

“这个给于瑞博拿去服下。”石峰掏出一颗丹药递给徐瑞英。

“到车上照顾瑞博吧,我俩在这边说会话。”

徐瑞英狐疑地看了一眼于健,急匆匆地给于瑞博服药去了。

于健点上纸钱。

青烟袅袅,飞灰轻旋。

“是个有心人......”石峰不禁心中感慨。

石峰不知道于健是怎么得知他有亲人故去的,可能是从高老头那里得知的,不管是虚情假意还是真心实意,至少让石峰心里舒服了许多。

于健在老东西的墓前磕了个头,祭拜了下,这让石峰十分惊诧,事发突然,石峰想要劝阻已是来不及了。

“死者为大。”于健说道。

“于总,瑞博的病我不会推辞的,刚才的事情也是事出有因,我师傅刚入土为安,我不希望那些鸟人打扰他的清净。”石峰说道。

于健点点头,表示明白石峰的意思,而后说道:“石峰,年轻人有些火气可以理解,可是刚过易折,所以......”

“你不要误会,我没有偏袒他们的意思,”于健生怕石峰理解错了,解释说道,“你跟瑞博是同龄人,这只是一个长辈善意的提醒。”

“有些东西可以忍让,有些却半点都不能忍,谁都有底线不可碰触,我不会去存心挤兑谁,但人若犯我就要做好被我反击的心理准备。”石峰沉声说道。

于健摇头笑了笑,“别看我整天人五人六的,又有多少时候不得不低头?是非黑白有必要分辨地那么明白么?有些东西你心里明白就可以了,至于怎么去做,还得权衡利弊,就像那高老,难道我就不知道他一身毛病么?”

“既然你知道他狗仗人势,那为什么还留着他?”石生不解地问道。

“哎,高老既有功劳也有苦劳,虽然这些年是越来越出格,可是我仍旧下不了狠心,心想他也一把年纪了,过不了几年就......”于健叹息说道。

高老头跟随于健多年,也确实立过不少功劳,也算是忠心耿耿。于健几次想让高老头“告老还乡”,可最终还是没下狠心。

“这是两回事吧?有功劳该赏,有过错也得罚,自欺欺人视而不见只会助长他的嚣张气焰,到头来恐怕更难以处理。”石峰不以为意。

“瑞博这孩子......哎,不争气啊,偌大的集团我真正能信任的人又有几个?这些年我累了,可是后继无人啊,总不能将家业拱手送给外人吧?”于健无奈地说道。

“高老虽然有些坏毛病,可是尚能帮我处理些事务。”于健说道。

“瑞博是不喜欢尔虞我诈的那一套吧?或者他有自己的主见,只是不被你认可而已,所以才会沉迷游戏,他那抑郁症也跟所处的环境有关吧?不是锦衣玉食就是幸福,也要看所处的圈子......”石峰说道。

于健楞了片刻,似有所想,而后看向石峰说道:“如果你能让瑞博同意执掌利源,我可以给你百分之一的股份。”

“额......这个得循序渐进吧?可以让他逐渐接触适应吧?”

石峰有些措手不及,倒不是对那百分之一的股份动心,而是没有把握一下子让于瑞博转变态度。

当然,那百分之一的股份也是诱惑力十足,利源集团几百亿的家业,百分之一的份额已经很惊人了。

“当然得有时间来转变,”于健笑道,“如果你有把握劝说瑞博,我会处理高老的,毕竟他也一把年纪了,你总不能让他也磕头赔罪吧?而且他在外面也有些门路,那样会不死不休的......”

“好,我试试看。”石峰点头应诺。

石峰之所以答应,也是出于于瑞博病情的考虑。虽然石峰可以祛除于瑞博的病症,但如果于瑞博依旧生活在那个状态下,难保病情不会复发,到时候病情会更为棘手。

见儿子“继位”有了希望,于健难掩兴奋,一屁股坐到地上跟石峰聊起家常来。

没多会,高老头领着保镖怒气冲冲地回来了,脸色极为难看。

“怎么样?接上了没有啊?”石峰戏虐地问道。

石峰是明知故问,那些保镖的胳膊依旧跟软面条似的垂着,很明显医院对此无能为力,“分筋错骨”是那么容易治疗的?医院能治疗才见鬼了呢。

“磕头吧!这会该死心了吧?!”石峰笑道。

“石峰!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劝你还是识相点,不然的话......”高老头面色狠毒,依旧透着杀意。

“高老头,你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肚子上了?看着于总的面子上,你就免了,但是他们不行!必须磕头赔罪!”石峰冷声说道。

石峰有些后悔答应于健免除对高老头的磕头惩戒,不过既然答应了,也不能反悔了。

“磕头。”

高老头还想耍威风,却被于健打断。

于健脸色阴沉下来,看向那些保镖。

那些保镖哭丧着脸看向高老头,可是那高老头脸色铁青扭过头去,保镖们也就彻底绝望了。

于健轻易不动怒,但是一旦发火可就后果严重了,高老头对此也是摸得清楚,所以也不敢不开眼的继续求情。

那四位保镖没了指望,上前站成一排,齐刷刷地磕头赔罪。

有了之前那黑鬼和戚君的示范,保镖们也“知趣”地没敢“偷工减料”,“咚咚咚”,磕得力道十足。

虽然那些保镖皮糙肉厚,可是“分筋错骨”的钻心剧痛实在是难以忍受,而且又去医院折腾了半天无功而返,早就疼得汗流浃背浑身颤抖,哪还敢磨蹭?那不是自讨苦吃么?

石峰也没再为难他们,依次给他们将胳膊接上。

“高老,跟你商量件事情。”于健面色平静地看向高老头说道。

“于总......”

高老头忐忑不安,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高老你跟着我忙活了半辈子,也该休息休息了,回去后我会安排人分担一下你的工作,你也该享享清福了。”于健淡然说道。

“听从于总的安排。”高老头难掩失落,苦涩地说道。

说是商量,实际上已是不容更改的决定,不过是委婉点的说辞而已,于健一句话便将高老头的权势给剥夺了。

都市童颜医圣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都市童颜医圣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都市童颜医圣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