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顾子笙萧墨大结局在线阅读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免费阅读

顾子笙萧墨大结局在线阅读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免费阅读

2019-07-12 10:53:23来源:WXB发布:巡川

顾子笙萧墨大结局在线阅读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免费阅读。小说主角是顾子笙萧墨的小说叫做《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作者是巡川,这本小说主要讲的是:花花公子魂穿冷情总裁未婚妻,无心插柳开启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

顾子笙萧墨大结局在线阅读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免费阅读

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12章 梨花带雨

这家酒店的洗漱间能独立使用的屈指可数,多半是在卫生间或者在酒店房间里解决。言疏的面子不虚,随随便便就开了一个把顾子笙塞进去。

至此,顾子笙还是晕晕乎乎的状态。里面的灯光不似大厅里的明亮,除去打在脸上的部分,其他都是暗得让人昏昏欲睡。顾子笙醉得厉害,全然忘记自己进来到底要做什么,干脆开着水龙头任它流淌,自己听着听着趴在一边睡着了。 单人洗漱间里安静得只有水流动的声音,顾子笙在冰凉的地板上翻了个身,嘴里嘟嘟囔囔地呓语,皆是咒骂公鸡长公鸡短。

守在门外的某位小小的公鸡面无表情,里面水流的声音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人来来去去更迭数次。言疏蹙眉,不免有些担心。他正犹豫不决,这时走过来一个清纯唯美的女人。

抹胸波点蓬蓬裙,胳膊上挽着一条披肩,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中露出稣肩雪白,樱桃小口的颜色仿佛来自于最甜美的蜜糖。她就是眼下最有发展潜力的娱乐圈新人陆露,靠着清纯形象出道,大有火上一把的架势。

她看到站在门口的言疏眼前一亮,心里似乎有一头小鹿要蹦出。陆露强行抑制住狂喜的心情,不动声色地将一杯酒洒在自己裙子的一角,走上前来对言疏故作为难地问道:“请问哪里有地方可以清洗一下?有人不小心弄脏了我的裙子,啊呀……好难为情。”

故意装作不认识言疏剑走偏锋吸引他的注意力,然后借用他的单人洗漱间然后故意制造意外让他无意间看到自己的身体让他负责,真是佩服自己的机智!

陆露对着言疏眨着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我见犹怜。可惜此时此刻的言疏心里念叨着顾子笙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哪里注意到什么可怜巴巴的表情,冷淡回答:“比起裙子更要紧的是你的视力。” “啊?”陆露一头雾水。

言疏无奈:“左边。”

陆露疑惑地将头转向左边,正对着她的就是一个诺大的卫生间――空气一度尴尬到凝固。

“可我是……我是公众人物啊,如果被别人拍到照片不知道要怎么乱写,我一路走来很不容易,好不容易熬到今天如果被……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嘤嘤嘤……”艺术源于生活,虽然演技表现颇受诟病,但是眼泪这种东西不是要来多少有多少?

看着美人在他面前潸然泪下,言疏默默理了一下思绪――这个陌生的女人要他指路,他指完路这个女人就哭了,没错她居然哭了!言疏看陆露的目光犹如在看一个智障。

别人如果看到这场景一定会心生怜惜,可惜言疏不是,他是顾子笙口中一只不近人情的公鸡。哭声虽然唤不醒言疏的人性,但是可以唤醒在洗漱间地板上梦里拔公鸡毛的顾子笙。

洗漱间紧锁的门忽然打开,言疏看到顾子笙的时候刚想斥责两句,结果顾子笙从头到尾没有看他一眼直奔着小美人去了,心疼地给陆露抹眼泪:“小可怜见的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和爷说,看爷不拔得他鸡毛遍地……”

“咳……”言疏适时干咳一声。

这究竟什么情况顾子笙心里此时也有数――感情是这只公鸡不解风情,啧啧,暴殄天物。顾子笙在心里默默鄙夷了一通言疏,忙不迭地为梨花带雨的小美人擦眼泪,边擦眼泪嘴里一边哄着:“其实暴力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我们要用爱来感化一切丑恶对不对?我最近潜心研习了一套心理按摩,试试?”

说完顾子笙又压低声音用只有她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眼睛哭肿明天我怎么介绍导演给你试戏?”

也不知道顾子笙对着那个哭哭啼啼的女人说了什么,那个人居然就不哭了,破涕为笑转而挽着顾子笙的胳膊,恨不得整个人都贴在顾子笙的身上。

顾子笙找到了乐子,自然不愿意继续和公鸡待在一起,招呼都不带打搂着细腰就大摇大摆地走了。

虽然顾子笙大摇大摆地走了,但是最后还是得言疏送她回家。在小明星面红耳赤地离开顾子笙的怀抱后,顾子笙就只能抱着她那瓶东西文化大融合的不明液体,被言疏拖上车。 吴家大门紧锁,言家也是一样。言疏抿唇,考虑了一下把顾子笙直接扔路边会背负刑事责任,只好将顾子笙带入自己名下的酒店。他住总统套房,顾子笙抱着她的酒瓶子睡在他房间隔壁。

第二天顾子笙从酒店房间里醒来的时候被熟悉的房间构造震撼了一把――难道她昨天喝断片真的带着陆露开房啦?果然就算是女儿身自己魅力也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顾子笙得意洋洋地从床上坐起来伸了个懒腰,站在镜子前欣赏自己穿着睡袍的绝色。

然而这种得意并没有持续多久,在昨夜的梦里鸡毛被顾子笙鸡毛拔突的言疏从房间里走出来,穿得一如既往地西装革履人模狗样,顾子笙当时就凌乱了――这公鸡怎么也在这里?啊?我的小美人呢?小美人呢?

“爷的美人呢?”顾子笙对着言疏大声质问,刚起床声音还有些沙哑,所以还有点悲痛的感觉。

“昨晚走了。”言疏面无表情。

“别告诉爷昨晚一直和你待在一起!”顾子笙目眦欲裂,鸡皮疙瘩从头皮长到脚趾头。

“你以为我乐意?”言疏继续面无表情。

顾子笙迟疑了一下,试探地问道:“那……爷喝醉后说了什么?”

“没什么。”言疏还是面无表情。

顾子笙得以长抒一口气,如果她酒后失言抖露出一些小秘密可就不太美妙了,拍拍胸脯顺气:“那就好……”

言疏唇角一掀呵呵冷笑道:“不过是说我作为一只公鸡不能下蛋就算了,不会打鸣简直是业内耻辱。”

“……所以?”顾子笙呼吸一滞。

“你非要对我打鸣,”要求竖起一根食指,在顾子笙看来和竖起中指没有太大的区别,“一整晚。”

第13章 萧墨

天气晴朗,微风轻轻略过花园将沾染的香气带往何处。露水浸润的青青草地颜色青翠欲滴,零星泥土的芳香将初夏修饰得格外清新。

欧式凉亭的顶棚上结满粉色蔷薇花,吴韶就坐在下面和顾子笙喝茶。茶色红润,味道甘甜,还有几分桂圆香和果香。顾子笙不爱喝茶,一则他比起茶更喜欢什么都没有的白开水,二则他自认为等年老的时候再喝茶比较有意大利教父的风范――当然,这也得他能够活到老年。

对于喝水只是为了解渴的人来说,喝再好的茶都是牛嚼牡丹,顾子笙明显归于此类。顾子笙喝茶如喝酒豪气干云,一饮而尽。吴韶看得目瞪口呆,第五次给顾子笙倒上,忐忑不安地看着顾子笙是不是又要牛饮。还好――顾子笙喝饱了。

吴韶见顾子笙吃饱喝足,就把自己惦记了一晚上的事情问了出来:“小野,你昨晚和言疏……”末了挑挑眉毛,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这笑容看得顾子笙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倒竖,她腾得一下从椅子上挺直腰板,大声解释道:“我没有,我不会,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才没有戳着公鸡的脑袋嘲讽他不会下蛋还不会打鸣!

“我懂的我懂的,”吴韶当然懂,而且非常懂,“今早是言疏送你回来的,那么你们昨晚一直待在一起咯?” “是啊,不过,他住在爷的隔壁,我们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吴韶嘴上说着懂,顾子笙看她明明不懂,而且自己越去解释就有越描越黑的趋势。

所以顾子笙干脆闭嘴,任凭吴韶笑得花枝乱颤满嘴跑火车也充而不闻,嘴里悄悄念叨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吴韶喋喋不休正说得欢畅,忽然就想起来了什么,表情凝重下来,忧心忡忡地问顾子笙道:“你和宋青的事怎么办?”

顾子笙无所谓道:“他把我绿了,难不成还要让我绿回去?”其实她昨晚真的绿回去了,宋晓的香水还在她包里躺着。其实想想小绿帽宋青也挺可怜的,在英国情窦初开那会儿被齐止绿了,回国又被顾子笙体内的齐止绿了,整个人岂止绿,简直比院子里的草地还要青翠欲滴。顾子笙歌都给他想好了:“我是一条小青龙,小青龙,我有许多小秘密,小秘密……” “宋青这小子我看也不行,他大哥还好,弟弟忒不争气。大把大把的票子砸下去想不成才也难,我还以为他是个东西了,现在看来连个东西也不是。”吴韶的言语中对宋青鄙夷不屑到了极点,尤其是一想到这货还对不起她的宝贝外甥女就气得牙根发痒,恨不得现在就提着两把西瓜刀杀去宋家。

当事人顾子笙就很淡淡然,拿起一旁振动不停的电话接通,对话那头穿来陌生男人的声音:“收拾一下,半小时后我在门口等你。”

顾子笙对这句话深感莫名其妙,什么收拾一下?信不信爷现在就收拾你啊。她冷笑:“那你等着吧。”然后直接挂断扔在一边,觉得有点口渴就自己动手糟蹋红茶去了。

耳朵一向很灵的吴韶对继续坐在这里无所事事的顾子笙疑惑地问:“你怎么还不去准备?”

“准备什么?”顾子笙头也不抬,把茶壶的盖子打开嗅里面一闻就知道很贵的茶香,试图把自己也染上人名币的味道。

吴韶把顾子笙手里的茶壶一把夺回,翻了个白眼:“你呀你,别老想着在一棵歪脖子上吊死,萧家这位大少爷条件样样都出色,比起言疏也不差。他昨天邀请你去他的游艇上玩,我替你答应下来了,别忙着谢我,快去打扮打扮。”说着把顾子笙拖了起来,往外面推。顾子笙难以理解:“你自己不结婚干嘛老逼着我?爷已经订婚了,订婚了!”这个时候才发现言疏这个家伙当做挡箭牌才有那么一丁点用处,头一回对言疏有了丢丢好感。 然而顾子笙的话并不能扭转吴韶的心意,吴韶义正言辞:“订婚又不是结婚,多个选项多条路嘛!姨妈嫁给任何一个人都是全世界未婚男人的损失懂不懂?小孩子知道个鬼,快走!”

可是我结婚是全世界未婚女人的损失啊!

等顾子笙被吴韶强迫着收拾好扔到吴宅大门口还在风中凌乱的时候,一辆敞篷车稳稳停在顾子笙的面前,整辆车都散发着土豪的气息。驾驶座上那位就是吴韶口中当代青年才俊萧墨。

――从男人的角度来说,这萧墨的确有那么一丢丢的帅气,可是顾子笙自认为还是她本体齐止帅得突破天际。

回头无奈地看了一眼在吴宅某个窗户里挥手的吴韶,顾子笙抿唇,心不甘情不愿地拉开车门坐上去。 昨天在宴会见到的顾子笙美得让人心肝打颤,左拥右抱巧舌如簧一笑嫣然。今天反而什么话也不说,一只手臂支在车门上看着飞逝的景色,左手上快速飞转着一把蝴蝶刀,目光深沉若有所思。

“和我出来不高兴?”萧墨忽然问。

废话,一个男人和另一个男人去游艇玩泳装play谁会高兴?顾子笙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不耐烦道:“高兴。”

说是高兴,谁都能听出她此时很不高兴。

萧墨没有一丝怒意,反而笑了笑,操控方向盘看着前路对顾子笙说:“吴伯母让我带你出来散散心,别太拘束开心一点。”

开心?呵呵。

顾子笙把愤怒都发泄在手中快速飞转的蝴蝶刀上,速度快到让人眼花缭乱,只要她稍微不注意就能削下她一节纤细的手指。 等等,既然是游艇,那么……顾子笙眼前浮现出一群比基尼美女对她暗送秋波的香艳场面,不禁呼吸一滞,脸颊浮起两朵可疑的红云。

“有别的女人,很多吗?”美不美白不白身材棒不棒!顾子笙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描淡写。

萧墨听顾子笙的声音有些发抖,以为是她很不喜欢,于是解释道:“她们是请来助兴的女伴,数量我不太清楚,是小贾负责这件事情,你介意吗?”

介意?如果介意也是介意不够多!顾子笙将蝴蝶刀收鞘,深吸一口气,对萧墨两眼冒着星星道:“我最欣赏你这种人。”

第14章 游艇猎艳

虽然萧墨年纪不大,但双层游艇的设施倒是豪华。不过作为游隼的大哥在游艇上出任务的次数也不少,点点头算是认可,除此而外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当看到甲板上游泳池边姿态各异的群芳之后,顾子笙才一展笑颜。与其说是她的到来,不如说是和萧墨一起出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肆无忌惮地打量着陌生的顾子笙,各有各的想法。

面对多数女人含着敌意的眼神,顾子笙装作看不见,因为她知道这些美人看她的眼神很快就会变成依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花丛老手齐止,还是有这个实力的。

几个随行的年轻人围上来,指着顾子笙好奇地问萧墨:“这么漂亮的妞儿哪儿找的,也不给咱们几个介绍介绍?”

萧墨低头看了一眼正看着海面神游天外的顾子笙,抬手揽过顾子笙的肩头,笑骂:“我带什么人还要和你们汇报?”

“哦,原来是大嫂!”其中一个人笑嘻嘻地给顾子笙行了个礼,行完礼用胳膊肘捅了捅身边还没反应过来的人,立刻笑成一片。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和言疏那个公鸡呆的时间久了,此时此刻的顾子笙面无表情,冷冷地看着在她面前嬉笑打骂的一群人,如同在看一群猴子。

被这么冷的眼神看着,就是一团火也熄灭了。几个人挠挠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王八对绿豆大眼对小眼,好不尴尬,赶紧给顾子笙赔礼道歉:“对不住对不住。”

顾子笙上下扫视了他们这群人一眼――这健身房里练出的死肌肉也不是很发达嘛,游隼的老幺都比他们壮实。男人瞧不起男人的时候最直接的动作就是扫视一眼他们下垂的腹肌,挑眉然后冷笑。顾子笙就这么做了,效果一针见血,这群人通通找个理由跑了。

把顾子笙的表情尽收眼底,萧墨揽着肩的手忍不住将她往自己这边带了带,俯身贴在耳畔低声说:“你不喜欢这个称呼说出来就是了,干嘛还要言语攻击?”

哪里是兴师问罪,这是明明白白地撩妹啊!论撩妹手段,顾子笙一向目中无人,这哪里来的什么墨居然还敢班门弄斧?只见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贴身的蝴蝶刀,冰凉的刀面拍了拍萧墨的脸,笑着咬牙道:“莫挨老子,不然手指头都给你剁了。”

“……”蝴蝶刀开了刃,顾子笙只要手抖就会留下一道血痕。识时务者为俊杰,萧墨很识相地松开顾子笙。

顾子笙收刀放回大腿带上,推开挡路的萧墨径直往更衣室走去。萧墨站在原地看着顾子笙离去的背影,眼眸微微眯起――这个顾子笙,怎么就像换了个人?如果从前是一只小白兔,那么现在就像是一只一点就着的小野猫。 进了更衣室,打开包裹取出吴韶为她准备的泳装。穿的时候顾子笙就觉得不对劲,穿完往镜子前一站,顾子笙瞬间石化――黑色大V领是要闹哪样?一直V到小腹有没有搞错?她可是铁血男儿,铁血男儿好不好!

当顾子笙生无可恋地穿着这件不得不穿的泳衣出现在甲板上的时候,无论男女,在看到笔直纤细的玉腿和盈盈一握的小蛮腰是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顾子笙掘强地抱臂,将丰满尽量挡住,不让别人看到。然而顾子笙守住铁血男儿底线的行为落在萧墨眼中竟然成了害羞的表现。回想起之前威胁别人时候的戾气,竟然有些可爱。 如果内心正在嘶吼咆哮的顾子笙听到萧墨此时此刻的想法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刀插进他的脑仁子里,把乱七八糟的东西搅得稀烂。

萧墨从一旁的沙滩椅上拿起自己的白色防晒服从身后给顾子笙披上,然后将手举起戏谑地便是自己并没有碰到她的身体。顾子笙如释重负地赶紧把防晒服穿好遮住深V,转头拍了拍萧墨的肩赞许道:“兄弟够意思,以后遇到什么麻烦和爷说,爷肯定为你两肋插刀。”

这话江湖味太重,从这么个娇滴滴的嘴里说出来反差巨大。萧墨皱着眉头,却也笑着回:“当然。” 这件防晒服萧墨穿着正好,顾子笙穿起来遮住了一大半的大腿,好像是一条裙子,该遮的都遮了不该遮的也遮了。

眼看着最重要的东西被一件防晒服遮得严严实实,等着看春光的人大失所望,看着萧墨的眼神无比幽怨,纷纷去玩别的了。

顾子笙作为男人,特别是一个风流成性的男人,怎么会甘于寂寞呢?不到半个小时,顾子笙已经躺在花丛堆里接受除却萧墨在外的所有男人嫉恨的目光。

这个家伙太可恶了,居然和我们抢女人……等等,她好像也是个女人!

然而此时此刻游艇俱乐部的老板正在一个年轻男人相对而坐,一切以最高礼遇款待。生意谈完,俱乐部老板看着言疏眼底下的两片淡淡的乌黑关切地问道:“言总睡眠不好?” 言疏眉间微颤――一想起顾子笙昨晚戳着他的脑袋大言不惭非逼着他大晚上不睡觉和她学鸡叫,谁能睡得好?

心中又天大的怨气,表面上还是看不出又一丝一毫变动。言疏将钢笔收起夹在上衣口袋,淡声道:“嗯,家里来了一头小狼,正考虑炖了吃。”

“是这样啊……哈哈哈……”俱乐部老板一时间竟想不出什么来接话,只能陪着干笑。这位干笑下去也不是办法,俱乐部老板忽然想起了什么,对言疏说:“对了对了,顾小姐正在萧少的游艇上做客,他们刚走不久离岸不远,言总没什么没什么要紧事不如和顾小姐一起玩玩?” “顾子笙?”言疏皱眉,想不到她折腾一晚上还有精力跑出来和萧墨寻欢作乐。

等等,顾子笙就算跑去南非和大猩猩扔香蕉都不关他的事,谁要陪她玩玩?言疏当即冷下脸:“没空。”

俱乐部老板慌了神,怎么聊得好好的脸色说变就变了?

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