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顾子笙萧墨免费阅读

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顾子笙萧墨免费阅读

2019-07-12 10:53:23来源:WXB发布:巡川

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花花公子魂穿冷情总裁未婚妻,无心插柳开启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

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顾子笙萧墨免费阅读

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1章 楔子

总统套房里传来男女让人面红耳赤的喝喘声音,顾子笙站在门外,手里紧紧攥着一部手机,屏幕显示的是一条短信:“你的男朋友在我这,earthliness3601。”发件人是她男朋友的新任助理,短信下附加一张火辣的裸照。交往三年的男友,口口声声说要娶她回家,现在就在这道门后与另外一个相识不过三天的女人滚床单。就像是一泼冷水从头顶浇下,浑身的血――都凉透了。 被家族强制与言疏订婚后她怕宋青多想,不管不顾地离家出走来找他,结果才没过几天,就给他这样的惊喜。顾子笙小时候因为妈妈去世而生了一场大病,所以从此身娇体弱,性格也变得柔弱,竟不能像其他人一样推门而入将他们捉奸在床。

她没有勇气直面鲜血淋漓的现实――以为会相守一生的人背叛了她,顾子笙曾经以为这是她余生唯一的依靠。

顾子笙仰起头抹去眼泪,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拨通宋青的电话:“三年来我一直都在努力变成你喜欢的样子,可是现在我不想再为你改变。所以我们分手吧,以后都不要再联系了。”说完这句话顾子笙不等宋青任何回复就将手机关机放到包里,然后进电梯后下楼,到她为自己开的房间。 妈妈在很小的时候就病逝了,这么多年她一直谨小慎微,就是连这份爱都是小心翼翼,怕这生命中仅剩的温度也消失得干净。宋青喜欢什么她就去做什么,芭蕾也好骑马也好大提琴也好击剑也好――只要宋青喜欢,不管多难她都愿意去学去做,而且做得让他满意。就是这样呵护,也比不过一个陌生女人的挑逗,讽刺极了。

不是她决绝果断,而是怕自己听到宋青的声音就会忍不住原谅。她骨子里是个懦弱的人,懦弱到连脾气也没有了。

出乎意料的是,房间里已经有一个人在等她。从背影顾子笙就能一眼认出,正是她的继母纪玲。顾子笙下意识地往后倒退一步,警惕地问道:“阿姨,您怎么在这里?”

纪玲还没有进顾家的时候对顾子笙照顾得可谓是无微不至,可是当她带着个女儿嫁给顾安澄的第二天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私下里对顾子笙百般刁难虐待,偷偷换药差点要了顾子笙的命。还是顾子笙的姨妈听到风声将她接走,养到成年才将她送回来。 而对于过继来的女儿程莫,完全是两种态度。程莫就像是生病前的顾子笙,热闹而又开朗。可是程莫又完全不像顾子笙。她飞扬跋扈、仗势欺人,顾子笙的房间被程莫烧毁的原因居然是顾子笙保存妈妈的遗物,然后将作为顾氏大小姐的顾子笙赶去佣人都不住的阁楼里。

就是这样,程莫背地里还败坏顾子笙的名声,说她男女关系混乱,说她不务正业,说她轻浮目中无人……顾子笙不想让姨妈为她担心,除了忍没有别的办法――不停地转学,最后被心灰意冷的父亲扔到国外眼不见为净。直到后来言家提出要和顾家联姻,纪玲和顾安澄对作为联姻对象的顾子笙又莫名其妙的好,纪玲还帮助顾子笙订婚之后逃出顾家。

“子笙,你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就不能让我来看看你吗?对了,你和宋青怎么样了?”这话说得温柔,眼底却是满满的厌恶和不屑。

顾子笙一向没有什么心机,别人对她好她也就会别人好,于是就将手机递给了纪玲:“我和他已经分手了,可我也不想嫁给言少。”

纪玲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不过她没有让顾子笙看见。她将带来的饭盒打开,端出一碗汤药,对顾子笙说道:“看到你我就想起年轻时候的自己,也曾义无反顾过……以前我对你的不好都一笔勾销,别为不值得的男人再伤心难过,身体是自己的,快把药喝了,不然你姨妈又该担心了。”

她说的情真意切,言语之间都是对顾子笙的关心,又提到了顾子笙的姨妈。顾子笙原本的顾忌被打消,端起温热的汤药对纪玲感激道:“谢谢阿姨,我知道了。”

“你这傻孩子,和我客气什么,”纪玲脸上维持着慈爱的微笑,看着顾子笙将药喝得一滴不剩,“小莫从小喜欢言少,你要是不嫁给言少,就让小莫嫁过去吧。”

“好啊。”顾子笙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了,她本来就不喜欢言疏,从来没有想过玩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与其这样不如成全自己的继妹。

纪玲忽然面露难色:“言家指定要你,谁叫你是长女?只要你在一天,言少就不会娶我家小莫。所以……”她忽然笑着看向顾子笙。

“你希望我怎么做?”顾子笙被她看得毛骨悚然,她将碗放在桌子上,双手局促不安地绞动。

纪玲站了起来,从容优雅地拿起她的包往门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对顾子笙温柔道:“如果你死了,言家的新娘就是我的小莫,所以拜托你去死吧。”说完纪玲出去将门反锁,将锁孔堵死后恢复平日里那高贵典雅的顾家太太形象,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什么……”在顾子笙反应过来之前,腹部传来的绞痛让她从椅子上跌落。她半跪在地上,竟生生吐出一口血。 吐血了……怎么会吐血了呢?难道是那碗药有毒!顾子笙挣扎着站起身来,强忍痛意扭动门把手,却因为外面被纪玲锁死而怎么也打不开。顾子笙急出了眼泪,转头搬起摆在门口的小雕像砸锁。

她力气太小,搬起重物就要花去一半力气,等她把锁砸开已经到扶着墙走的田地。毒性发作,顾子笙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前行的道路也越来越模糊,耳畔依稀听到杂乱的脚步声。然后她就被重力撞翻在地,抬起头来,竟然是个长相英挺俊郎的男人,板寸头衬得他利落清爽。

不过他手里提着一把枪,浑身都是血,不知道哪块儿是他的哪块儿是别人的。这个就像是垂垂凶兽一样浑身戾气的男人居然将她从地上捞起,靠在他宽阔的肩头,明明自己也摇摇欲坠还在笑着对顾子笙说:“妹子,要是咱们能竖着离开这鬼地方,你要是不以身相许都对不起我。”

顾子笙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黯然垂下头去,失去了意识。

无论是作为顾家的长女,还是联姻的棋子,这一生……真的是糟糕透了。

第2章 齐止

花花世界,灯红酒绿,A市最大的夜店earthliness中一片笙歌。最容易让人沦陷就是这样的夜晚,浮华之下光影恍惚之中交错的美好胴体和烈焰红唇,觥筹交错间旖旎满怀。

狂躁的音乐之下让人热血沸腾,而在酒吧最暗处的地方,黑衣男人两条修长的双腿交叠,一条横斜几道伤疤的胳膊搭在沙发上,慵懒随意。明明穿得只是简洁明了的黑T,却比在场任何一个人都有气场。

他的名字叫齐止,黑道上都叫一声齐哥,B市最大黑道组织“游隼”的现任领头。年纪不过二十五岁,却已经是B市黑道上的SS级人物。不服他的人很多,想杀他的人更多,相同点就是最终都会成为他手下又一笔战绩。

他两指复捻透明酒杯,硬朗五官明暗之中更加立体,薄唇上艳丽的红来自于一个萍水相逢的性感女人,眼眸被染上绚烂的色彩。齐止静静注视舞池中的另一个男人,嘴角勾起一丝玩味,如同等待一击必杀的猎豹。

“fater,一切准备就绪。”一直站在他身侧的年轻人接听耳麦后对这个男人恭恭敬敬说道。

齐止饮尽杯中最后一口白兰地,然后将酒杯轻放在玻璃桌上,微微眯起眼睛,尚在舞池中纸迷金醉的人在他眼中已经和一具尸体无异:“动手吧。”

话音末落灯光骤灭,人群惊叫中忽然响起枪响,枪口迸溅的火花在刹那间照亮,黑衣男人的如同来自于地狱的修罗带着诡异的微笑一步步逼近。

先是小腿,让他像蠕虫一样在地上拼命扭动挣扎,再是胳膊。掉落的手机被齐止踢飞,主屏幕上呼叫的保镖已经被齐止的人结果在天台。齐止一脚踏在这个人的胸口,抬起手枪对准胸腔中央偏左下方,扬起下巴不屑道:“啧啧,居然有人愿意花一千万买你这渣滓的贱命,现在的有钱人都这么玩儿么?”

“放过我,放过我!我给你双……”倍字还来不及说出口就已经被子弹精确无误地穿过心脏,抽搐几下后再也没了生息,瞪着天花板嘴角汩汩流着血――死不瞑目。

尖叫着四处逃离的人不会注意到在舞池中发生的一切,黑暗和混乱是他最好的掩护。齐止收枪转身离开,他身上沾染着喷射出的鲜血,看起来就像是来自地狱的鬼使。他一边踩着玻璃碴往门口走去,一边打开耳麦,里面的声音穿入耳中:“fater,一千万已经到账,不过……”

“不过什么?”

“刚刚查清买家是青牙手下的人,还有,earthliness的幕后老板是言少。”

齐止的脚步在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停下,深色的眼眸中逐渐被震惊和愤怒填满,吩咐道:“所有人立刻撤离A市,我们被青牙耍了。”

他眉头一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踢翻离他最近的桌子前滚翻到其后,在他原本站着的地方被一梭子弹射穿,高脚杯的碎片飞溅。

耳麦中的声音在一阵电流嘈杂后变成另一个沙哑的人,正诡谲得笑着:“齐止,一千万买你的命才划算嘛。”

齐止将手枪换上弹夹,他的人已经和言疏的人在交火,与属下的联络也因为青牙的入侵而打断,现在能出去的唯一倚仗就是他自己。

青牙故意引他上钩,在言少的地盘杀人就是挑衅,言疏那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一定不会放他大摇大摆地离开A市。这种情况在他步入黑道的十年里每天都可能上演,如果是其他人的话齐止都会不屑一顾。而对于言疏――他连五成的把握都没有。

十五岁那年养父被反叛的属下毒杀,他一个人支撑起摇摇欲坠的游隼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么多年齐止一直规避和言疏的利益冲突,不是他不爱钱,齐止平生最爱就是金钱和美女,那也得有命享受才是。

眼看着火力越来越猛烈密集,大有将他包饺子的架势。齐止骨子里流淌着的北方男儿血性趋势他直接从枪林弹雨中赌上性命冲了出去,眼前唯一的生机是earthliness通往附属酒店的电梯。 手臂中了一枪,小腹也中了一枪――这比齐止预料的情况好上很多,他并不怀疑自己在冲出去的一刹那就会被言疏的手下射成筛子。

电梯门打开,齐止靠在墙壁上,剧烈的疼痛几乎让他昏厥,他死死咬住下唇让自己保持清醒,手中紧握的枪对准电梯外的一片漆黑。

当电梯层数停止跳动,齐止捂住流血不止的小腹踉踉跄跄地用最快的速度往通道里去,静谧的酒店通道里空空荡荡,安静得诡异。以为这暖橘色的光晃花了他的眼睛,所以在转角的时候齐止撞上了一个人,一个非常漂亮的年轻女人。

齐止是B市出了名的浪荡子,万花丛中过片叶皆粘身。偏偏他这阅女无数的人,此时此刻却被眼前这个女人完全吸引住了目光,捂住小腹的手因为失神微微松开,那血就无比顺畅地滴滴答答往下淌。

读过的书不多,形容眼前这个女人的话脑子里就蹦出一句“脸小胸大屁股翘,肤白貌美气质佳”。长睫下是一双小鹿一样湿漉漉的眼睛,眼尾一点泪痣,唇瓣轻启气息如兰。长得完完全全对上齐止的口味,可惜太柔弱,不是他的菜。

“救命……”美人虚弱地堪堪抓住齐止的手腕,齐止这才注意到她的嘴唇发黑,明显是中毒。

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齐止也不忍心看着一个小姑娘就那么毒死在这里,便扶了她一把靠在身上,苦笑道:“妹子,要是咱们能竖着离开这鬼地方,你要是不以身相许都对不起我。”

两人刚一接触,齐止就像是被吸空力气一样倒在地上,神智一点点抽离身体。阖眼之前,齐止同情地看了一眼同样倒在身旁的姑娘,接着就昏死过去。

不知这样的黑暗过了多久,脑子里钻心的剧痛让他在一瞬间睁开眼睛,耳畔嗡鸣声渐渐消失,接着剧烈的头痛伴随中年妇女的期期艾艾地哭诉:“我一直把她当做自己的亲女儿看待,她如果不愿意我也一定不会强迫她,这个傻孩子,怎么就寻了短见……让我今天白发人送黑发人,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愿意不得好死换回我女儿的生命!” 就在这个时候,齐止扶着脑袋从铺满鲜花的水晶棺里坐起,扫视了一眼穿得黑漆漆的陌生人群,再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蕾丝裙,茫然地用本能道:“这特么……什么情况?”

第3章 魂穿

此话一出,丧礼现场当即鸦雀无声,全都惊恐地看着突然从棺材里坐起来的顾子笙,一片寂然,就是那位刚才在主席台上说话的中年贵妇都吓得忘了继续表演。

齐止眼眸微微眯起,他心头忽然升起不详的预感。他低下头,在水晶棺的倒映下他终于看清自己的脸――这不正是昨晚邂逅的美人吗!老天爷你对以身相许的理解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现在还不是纠结的时候,齐止在众目睽睽之下跳出棺材,揉搓酸痛的关节走到一个随侍的面前,问:“这什么地方?”随侍颤颤巍巍地回话道:“顾小姐,是……是您的葬礼……” 对话中没由来的诡异让齐止有些尴尬,他干咳一声又问:“咳,A市?”

“是……”

齐止很无语,生无可恋道:“你有枪吗?对着爷的脑袋来一发,动作麻利点,爷要回家。”齐止坚信自己还在昏迷之中,这不过是一场奇怪的梦,游隼的老大魂穿成了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小姐,岂不是成了天大的笑话? “你在说什么疯话,”一个身着白色西装的中年男人拄着pasotti手杖气得满脸通红地走到齐止面前,压低声音愤然道,“和不三不四的野男人在酒店房间门口被发现,你妈妈以为你死了悲痛欲绝,你要是还要脸面就该闭嘴!”

如果放在以前,敢这么对齐止说话的已经被他一枪爆头。可是现在他不但没有枪,而且他现在还同时是眼前这个小老头口中不三不四的野男人和不要脸的女儿――齐止很无奈,无奈到不想生气,所以他选择闭嘴。

看顾子笙恢复平时低眉顺目的样子,顾安澄的脸色才微微缓和下来,继续说:“既然你大难不死,那么和言家的婚事还要继续。如果你再敢跑,就算打断你的腿,也要把你送到言家去。”

“威胁个小姑娘,你也好意思。”齐止虽然做刀头舔血的营生,自己却有自己的底线,妇孺从不下手。这老头看起来斯斯文文,没想到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让齐止很是不屑。

对于再次顾子笙口出狂言顾安澄简直惊呆了,这还是他那个唯唯诺诺弱不禁风的大女儿吗?被顾子笙的话打脸,顾安澄气得吹胡子瞪眼,用手杖狠狠敲地:“你之前逃婚,现在又胆敢和我顶嘴,你还真是越来越放肆了!顾子笙,为了顾家的将来,你别想再跑。你以为宋家那小子有胆子和言家抢人?就算宋青有胆子,宋家也绝不会允许,你死了这条心吧。”

齐止先是一愣,心存一线侥幸试探地问道:“言疏?”

“顾子笙,我看你还没有彻底昏了头,未婚夫的名字还记得嘛。”站在那老头身后穿着di高定的年轻女孩冷嘲热讽道,这个人就是程莫,顾子笙的继妹。

“呵呵。”齐止把脚上的高跟鞋蹬在路边用平生最快的速度逃离现场,只留给众人一抹潇洒的背影。

在怔愣片刻之后,顾安澄恼羞成怒地挥舞手杖对下属歇斯底里道:“看什么看,还不快把她追回来!” 齐止巅峰时期五十里一口气跑下来不在话下,那也是得倚仗他强健的体魄,眼下这金枝玉叶的大小姐经不住折腾,刚跑出殡仪馆的大门就已经气喘吁吁。

回头看了一眼那穿得黑漆漆的人果然在他的误导下跑错方向,齐止笑骂道:“凭你们也想抓住爷?下辈子投胎做个鸟人吧。”骂归骂,正事还要做,齐止还等着赶紧从梦里醒来回B市扒了青牙这小兔崽子的皮。说干就干,遥想自己年少时看的那些悬疑小说,大部分主人公只有在梦境死亡状态才能回归现实。想到这里齐止的手中仿佛抓住了希望,倒退五步然后卯足了力气用脑袋往墙上撞去。 可是齐止还没有来得及撞得脑袋开瓢就被一个力道从后面拉入怀中,淡淡古龙香水的味道弥漫在鼻尖,在美人壳子里面的硬汉齐止闻起来十分娘炮。

杀手的本能使齐止下意识地顺势用手肘后击向身后那人小腹最柔软的地方,那人吃痛松开了怀抱,唯独不肯松开紧紧握住纤细雪腕的手。

齐止扫了一眼在握在手腕上他看来细皮嫩肉的手,然后抬眼看向那只手的主人,挑眉,冷漠的眼神中透露着一丝戾气。

来者穿着件黑色风衣,生得温文尔雅,眉眼是女人喜欢的类型。不过在齐止看来没什么大块肌肉不够硬朗,比他的本体委实弱上许多。

这个人齐止认得,宋氏集团的二少爷宋青,典型的富二代。以前这位二公子在英国留学的时候和齐止有过交集,不过不是什么愉快的记忆。当时宋青带着他当时的女朋友去看搏击赛,他女朋友莫名其妙就看上了参赛的齐止,非要和他红尘作伴浪迹天涯。虽然齐止很有原则地拒绝了,但是现在再看到宋青还是觉得这位二公子头上隐隐冒着绿光。 “子笙,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在齐止眼中冒着绿光的宋青哀伤地看着顾子笙,“我听说你今天……还好你没有事。”宋青以为顾子笙眼中的疏离是因为他的酒后乱性让她伤心欲绝以至于轻生的原因,心下更加痛如刀绞,张开双臂又要将顾子笙拥入怀中。

齐止不知道这位二公子内心戏这么多,直接一记眼刀杀来,恶狠狠道:“你要是再敢碰爷一下,爷把你的手指头给剁了。”

宋青惊诧不已,想不到他伤顾子笙如此至深,竟然让原本弱不禁风温柔贤惠知书达礼的顾小姐性情大变,于是攥紧双拳对顾子笙歉意道:“是我对不起你在先,你怪我,我无话可说。”

“那就闭嘴吧,爷还有事,别挡道。”齐止不是一个八卦的人,对美人和绿帽侠的前尘往事他并不关心,他现在比较关心怎么剥青牙的皮。

被顾子笙推开,宋青站在路边恼羞成怒地为自己辩解道:“子笙,你别忘了你和言疏订了婚,就算我背叛你在先,你也没有理由这么不把我放在眼里!我不过就是喝多了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我和她什么感情也没有,男人一生总会犯点小错误,你如果现在服个软现在我们还可以重新来过。”

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