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巡川结局如何

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巡川结局如何

2019-07-12 10:56:59来源:WXB发布:巡川

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花花公子魂穿冷情总裁未婚妻,无心插柳开启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

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巡川结局如何

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15章 给我过来

坐游艇怎么能不体验水上摩托呢?能勾起铁血男儿兴趣的除却美人,还有速度。顾子笙左拥右抱众星捧月着往游艇尾座而去,等游艇在海面上完全静止下来,两辆水上摩托从上面缓缓落到完全没在海水里的铁架上。

“再喝一杯酒嘛~”左手揽着的美女撒着娇把酒杯往顾子笙的唇边送。

“刚刚都喝过了,吃个葡萄对身体好,啊,张嘴~”右边抱着的美女把剥了皮的葡萄送在顾子笙的嘴前。

两位佳人互不相让,周围的人也纷纷使出十八般武艺想方设法让顾子笙对她们青眼有加。顾子笙笑了笑在其间吃完葡萄喝了一口酒,然后凑在其中一个人耳畔说了句悄悄话,那个人立刻红了一张脸娇嗔着轻锤顾子笙的胸膛。

“什么嘛,对身体好就去吃枸杞啊,怎么没见哪个对我这么好!”喂顾子笙葡萄的人本来是他的女伴,结果现在眼里只有那个目空一切的顾子笙把他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蹲在他旁边同样女伴被顾子笙勾走的人看着水上摩托叉着腰信心满满道:“让她们看见我们的实力,肯定回回心转意,没错!” 其他所有男人表示赞同,当然,除了萧墨。他一直看着站在水上摩托前的顾子笙,心中有些期待她接下来会做什么事。

听说顾子笙是个病秧子,前段时间还莫名其妙办过一场葬礼。以顾家的条件买游艇不算什么,不过以顾子笙的身体条件,怕是水上摩托的扶手都没有摸过,更不要说驾驶了。

有人忧心忡忡有人幸灾乐祸有人袖手旁观,像是萧墨就属于最后一种。

从前出任务的时候,经常用到水上摩托,不能说是登峰造极至少也是炉火纯青。顾子笙从温柔乡中脱身,坐在摩托艇上握紧扶手调整好姿势。

“喂,不会别逞强啊,丢脸事小掉海里事大!”

“真的不要别人陪着?萧哥玩得好不如让他帮帮你找找感觉再说,别那么心急嘛,时间还很长。”

萧墨还没有来得及对顾子笙客气一下,只见水花飞溅,顾子笙驾着摩托艇一骑绝尘而去,留给他们的只有一个潇洒的背影,和惊掉一地的下巴。

玩了几圈顾子笙就回来了,她坐在上面对着一群美女朗声笑道:“要不要一起玩?” 被打湿的几缕碎发黏在如雪娇嫩的皮肤上,一直延伸到沾过水而黏在身上有些透的防晒服里,说不尽的诱惑。

萧墨上前一步,可惜还不等他说话就被狂热的女人们挤到后头,无比尴尬。

还不等她们分出个胜负,另一架游艇泊在他们旁边,看起来比萧墨的大了一圈。萧墨看了一眼游艇上的标志,说:“是张总的。”俱乐部老板的游艇,不过他怎么在这里?这的确是俱乐部老板的游艇,而且他这是为了给言疏作陪,陪这个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正直的家伙找未婚妻。言疏站在甲板上一眼就看到坐在摩托艇上的顾子笙,浑身湿透还在和女人嬉笑打骂,于是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并表示不屑一顾。 这么大的动静顾子笙怎么可能没有注意到,一转头就看到正在凝视自己的言疏。心里地咯噔一声下意识就想跑,为什么会有一种丈夫出轨被妻子撞破的诡异感觉?

顾子笙吞了吞口水,故作淡定地对着言疏挥了挥手臂。果然不出她所料,言疏非但不做任何回复甚至还别过了头。 正想像怎么拔公鸡毛的顾子笙万万没想到,忽然言疏身边那个人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个扩音喇叭,对着她喊着重复言疏让交代的话:“顾子笙,你给我过来!”

齐止都不是言疏这只公鸡的对手,何况是顾子笙?所以顾子笙非常识相地对为她撸起袖子准备干架的美女们惋惜道:“我现在得去给一只花尾巴公鸡顺毛,有命再见吧。”说完顾子笙利落地把萧墨的防晒服脱下来扔给他,驾着水上摩托就往言疏的游艇那儿去了。

浸湿的防晒服上沾染了属于顾子笙的香气,让他想起顾子笙那玩世不恭的样子。萧墨将衣服拿在手里,看着顾子笙上了言疏的游艇,眼中晦暗不明。

这只公鸡高傲得很,明明是他要见顾子笙还要她爬上甲板去找他。顾子笙站在言疏的身后调笑:“怎么,怕我和萧墨跑了?”她的心情有多不好,言语间就有多戏谑。

话刚说完,一个黑黑的东西劈头盖脸地砸过来。顾子笙扒拉下来,发现是言疏的西装外套。言疏看着海面,毫不留情地还击道:“嗯,我是怕萧家创业不易,全都栽在你手里。”

等顾子笙穿好了他的外套,言疏才转过身用正眼看她,低头扫了一眼她的手,问:“戒指呢?”

顾子笙心想我出来泡妞还戴戒指干嘛,当然是收起来啦!和妹子亲昵地玩小游戏的时候摸到订婚戒指很扫兴的好吗?可是顾子笙不能这么说,她一点也不怀疑如果她实话实话就会被言疏从游艇上扔到海里喂鲨鱼。

“怕不小心掉海里,被你灭绝人性地踹下去没日没夜地捞。”海风有些冷,吹得顾子笙发丝飞扬。她拢了拢外套,眼角一粒泪痣将嘲讽的眼神生生勾出些轻佻的意味来。

言疏凝视着顾子笙的眼睛,赞许道:“人蠢了点,贵在自知之明。”

藏在西装外套下的五指成拳,顾子笙很想现在就将这一拳落在言疏那张怎么看怎么欠揍的脸上――可不过是想想罢了,所以顾子笙忍了。

一路上没有停留片刻,不多会儿就回到了港口,这时候顾子笙才想起来自己的衣服还在萧墨那里。其实不能说顾子笙丢三落四,毕竟当了二十五年的男人就是穿着裤衩也坦坦荡荡地走,头一回做女人不适应也在情理之中。 毕竟不是什么娇贵的人,光着脚走上岸就当是强身健体。只可惜顾子笙这壳子皮肤娇嫩得很,没走两步脚底下就被砂砾中的碎石割伤脚底,饶是铁血男儿也忍不住闷哼一声。

然而顾子笙如此倔强的样子落在言疏眼中十分白痴。他上前一步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将顾子笙打横抱起。

第16章 壁咚

只觉得眼前景色忽然变幻,顾子笙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言疏打横抱起。别人看着羡慕,当事人顾子笙心中只有大写加粗的两个大字――卧槽。

身为一个铁血硬汉被另一个男人公主抱真的太诡异了!言疏的外套正披在顾子笙的身上,他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衬衫紧贴着顾子笙。所以顾子笙如同砧板上的鱼般挣扎,试图从言疏这诡异到不行的动作里脱身。

言疏的力气大得很,就算是顾子笙像只泥鳅般翻滚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他恶毒地威胁顾子笙道:“再敢动一下,你给我赤脚跑回去。” 在这只公鸡的淫威之下,顾子笙小嘴一撅,悲愤地用两只胳膊搂紧言疏的脖子,靠在言疏的胸膛娇嗔道:“小疏疏,你坏坏的样子人家好喜欢~”

听到这和加了半罐糖的西米露一样腻歪的话,言疏脚底一滑差点摔倒,低头难以置信地瞪着一脸无辜的顾子笙――恶心了自己也恶心到了言疏,两败俱伤,值。

也许是顾子笙的话杀伤力太大,两个人一路上什么话都没说,把顾子笙扔进后座,言疏当着她的面用丝巾把手擦了擦,表示嫌弃。顾子笙没心没肺地笑着:“你衣服上全是爷的味道,要不现在脱了?”

言疏脸色一沉,“咚”地一声关了车门,顾子笙在后座笑成一团。嘻嘻哈哈地坐起身继续:“言少你不会是害羞了吧,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不能坦诚相见的,不会是你的身材不好不敢露给爷看吧。你放心,爷就算瞧不起也不会笑,除非忍不住哈哈哈哈哈……”

“不可理喻。”言疏没有搭理顾子笙,两耳不闻一心开他的车。

YS的事情很多,有时候忙完已经是凌晨,回言家休息浪费时间。所以言疏在公司的附近买了一套复式公寓,正好今天把这个麻烦的女人带过去换衣服。不然他把穿着泳装的顾子笙送回家,面子上未免也太不好看。 在平整的大理石地板上,就没有抱着的必要了。因为言疏不愿继续抱着她,顾子笙也不乐意被一个男人公主抱,所以非常默契地一前一后进了电梯,二人之间难得和谐。

用指纹解开门锁,顾子笙穿着言疏的拖鞋迫不及待地脱掉外套,在客厅拿起笔和纸,把美人们在她身上写的联系方式记下来。有些姑娘非要写在后面,顾子笙抓着笔和纸跑镜子前努力勾头看,纸上列出长长一票芳名和手机号码。

只剩下一个写在琵琶骨正中央的顾子笙怎么努力也看不见,只好求助在一旁不忍直视的言疏:“兄弟,给我看看后面写了什么,帮我记下来,谢啦。”说着不由分说地把笔和纸塞到言疏手里。

言疏此时此刻只想把手里的笔插顾子笙的脑门上并且告诉她后面写的是白痴。可是顾子笙头一回用这么期待的目光看着他,拒绝岂不是让顾子笙很没有面子?言疏劝自己就当是可怜可怜这个家伙,撩起顾子笙垂在背后的头发,把纸垫在顾子笙的后背上把字给抄了下来。 落笔不重不轻,顾子笙只觉得背后痒痒的,又不好挠,只得闷声受着。

沾到身上的海水都挥发成了盐粒,黏在身上能把人憋屈死。顾子笙把写满联系方式的纸放在一边,自觉地抓着条浴巾摸进浴室里。

“不许碰我的东西!”洁癖的言疏对着顾子笙的背影大吼。然而他话还没有说完浴室的门被顾子笙啪得一声关上,流水声就这么响起了。

言疏气得肝都打颤,还要给秘书打电话:“送一套衣服过来,不对,女性,嗯,M码,不是你想的那样,速度。”打完电话后言疏幽怨地看了一眼紧锁的浴室,揉了揉突突跳的太阳穴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取出一份文件看。

舒舒服服冲完澡,顾子笙随手抓起挂在一边的白T恤穿上。因为女人的头发擦干很麻烦,所以顾子笙干脆用浴巾随手搓了搓就直接盖在头发上,慢悠悠地晃到言疏身边坐下。

言疏瞥了顾子笙一眼,没好气道:“衣服是我的。”

顾子笙面不改色心不跳,拿起桌子上的红酒杯喝了一口:“爷不嫌弃你。”

言疏的脸冷了下去:“杯子也是我的。”

顾子笙心领神会,咕嘟咕嘟把高脚杯里的红酒喝光然后放回原处,对一脸震惊的言疏乖巧一笑。 心中无语对苍天,说不出的苦唯有泪千行。言疏叹了一口气拍了拍顾子笙的肩,把红酒杯扔进垃圾桶,起身往浴室走去。言疏把浴室的门反锁,而后感觉这是自己家为什么要反锁门,又把锁打开。可是有一想外面有个顾子笙,言疏果断再把门反锁住。

作为A市的风云人物,言疏没有花边新闻是有原因的――他有洁癖,别人用过的东西他不用,反之,他的东西别人都不能碰,碰了就得扔掉。然而这一切原则都被顾子笙这个家伙打破,吃喝穿住行,五毒俱全。

言疏扶额,得想想看有什么办法把顾子笙清出他的生活。怀着心事解开衬衫最后一粒扣子,忽然响起一串门铃声,门口监视显示屏中出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老板,衣服拿来了,请开门。”

顾子笙正在把联系方式输入手机,听到这声音见言疏没有动静,就把盘着的腿放下,念叨着举手之劳往门那里走去。

等等,顾子笙还穿着他的衣服,金秘书看见会怎么乱想!言疏忽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顾不上大敞的衬衫以最快的速度阻止顾子笙开门。

然而他终究是晚了一步,门咔嚓一声开了。金秘书推门,可他不知道门口还杵着两个人,一推门可不得了,撞在言疏的后背上,惯性作用下居然扑向了顾子笙。

所以金秘书一进门看到的是这样的画面――言总衬衫扣子全部解开把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壁咚在壁橱上,隔着差一点点就可以接吻的距离。重点是这个娇滴滴的小美人身上穿的是言总的衣服,两人正忘我地深情凝视,完全把他无视。

第17章 红透的耳垂

猝不及防被言疏压过,后背被撞得骨头都要裂了。顾子笙不满的仰起头,看见言疏离她不能再近脸,眉头一皱:“你有毛病?”

如果不是用手臂支起身体,此时此刻怕是要“亲密无间”了。长发还在滴着水,白色T恤被水浸得微微透明,T恤下身体因为呼吸而起伏。长睫下是双琥珀色的眼眸,眼尾一点泪痣,目光下移是张娇润的樱色嫩唇――他一低头,就能触及。带着红酒香气的呼吸扫在下巴上,痒痒的感觉让言疏的心跳都乱了几分,居然渐渐红了耳垂。

这样的姿势太暧昧,如果是一个女人对她做这样的动作,或者是她对一个女人做这样的动作,顾子笙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感到气闷到想吐血。

顾子笙推开言疏之前,言疏就先放开了她。转过身去不看她一眼,对着在门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杵在原地目瞪口呆的金秘书说:“如果我听到什么流言,你就不用到YS上班了。”拿过金秘书提在手里装着衣服和鞋子的袋子然后把门关上。

袋子扔到顾子笙的怀里,言疏手握着空拳挡在唇上看向别处:“换上。”

顾子笙可不是什么老实本分的人,凑过去调笑:“怎么,害羞啦?看不出来你还是个纯情少男啊。”言疏越不愿看她,她就越要凑过去,最好让言疏彻底烦了她才好,想一想十天半个月不用见到这只公鸡就心情舒畅。

被她缠得烦了,言疏干脆直面顾子笙满是得意的眼神,一言不发注视着她。

顾子笙这才注意到言疏红透了的耳垂,心中放肆嘲笑这冰山居然还是个闷骚的主。可是顾子笙壳子里的齐止可不想让言疏对顾子笙动心,顾子笙可是要带回B市做压寨夫人的,岂能让言疏有了非分之想。 为了排解误会,顾子笙故作无所谓地拍拍言疏的肩道:“这种事情挺常见的嘛,男男女女这样没什么,你别往心里去。”

言疏闻言抓住了顾子笙拍他肩的那只手,凝起眉头蕴怒道:“常见?没什么?别往心里去?顾子笙,你经常这么做?”每次言疏唤顾子笙名字的时候没有一次不冒着火――她就是一团火,轻而易举得把言疏点燃。

对于齐止来说,的确是家常便饭的事情啊。顾子笙点点头,老老实实回道:“对啊。” 言疏从顾子笙的眼中看不出一丝心虚的成分,她这么坦荡,言疏心里却莫名其妙地生气。

自己这是怎么了?言疏很烦躁,烦躁到不想看到顾子笙。他背对着顾子笙说:“换完衣服从我家离开。”说完就去了浴室。

说谎他生气,说实话他更生气,这公鸡是什么古怪脾气。顾子笙对着言疏离去的方向翻了个白眼,她还巴不得走呢。

换好衣服穿鞋准备走的时候,悲剧地发现顾子笙脚底划了几道血痕,凝血功能并不好,穿上袜子还在往外渗血。就算是走路被痛死,顾子笙也不想和言疏继续呆着。从言疏的鸡窝里出来,顾子笙努力让自己走路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可也难免一瘸一拐。

女人的身体真的好麻烦……顾子笙坐在路边的公共长椅上在心里默默吐槽,脚底的疼痛甚至让她疼出了泪花――作为游隼的老大,流血流汗不流泪的准则算是碎了。俯下身想把帆布鞋脱下来,看看现在伤口是什么情况。刚把鞋带解开,一双皮鞋出现在顾子笙的眼前。

言疏?顾子笙一愣,这家伙这么有良心的吗?

抬起头来,却是萧墨。顾子笙皱眉看着萧墨在她面前蹲下,动作无比自然地替她把鞋子脱下来。脱到袜子的时候,血肉黏连在上面,顾子笙不争气地痛到咝了一声。

萧墨抬头看了一眼顾子笙,动作轻柔了许多,将染了血的袜子脱下来,对顾子笙说:“别的姑娘这会儿该哭了。”脚底下的血痕交错,皮肉都翻出来了,比他想象的严重许多。这双脚小巧娇嫩,凭空多出这狰狞可怖地伤口,可怜极了。

他看着顾子笙从言疏所住的那栋楼下来,看着她踉踉跄跄地走,看着她坐在这里――终是忍不住来帮她一把。

姑娘两个字戳中了铁血男儿顾子笙,她赶紧把一不小心漏出来的金豆豆擦掉,嘴硬道:“那是,这点小事就哭像什么话――对了,你不是在游艇上吗?”

“没什么事就回来了。我的车在那边,背你过去?”萧墨问。 “不用,我还行。”说着就起身要走。

今天被一个男人公主抱已经够羞愤了,还能让另一个男人背了不成?就算是疼死,血流而尽横尸街头,也不绝不能让萧墨背着走一步!脚一沾地钻心的痛让顾子笙果断趴到萧墨的背上,并在心中劝慰自己:大家都是男人,不就是背一背嘛,别那么矫情。

在顾子笙看不见的地方,萧墨勾唇一笑,将顾子笙往上背了背,扶着她的大腿往前走。顾子笙下巴搁在他的肩头,一闲下来就忍不住嘴贱:“小墨,我发现你比言疏那个小肚鸡肠的家伙好多了,要是他,巴不得我疼得死去活来在一边鼓掌欢呼呢。”

“还有呢?”萧墨忽然来了兴致。

这超出顾子笙的预料,她就是踩一捧一讨萧墨高兴别让他一时想不开走一半嫌重丢下她,可没想到继续夸下去。顾子笙沉默片刻,用撩妹常用谈话夸萧墨:“你身材真棒。”

“……”

其实说实话,摸爬滚打混到今天这个地位的齐止拼得是真材实料,锻炼不是为了保健而是为了保命。论说结实程度,萧墨和言疏都比不过齐止。但是论美观程度,齐止的肌肉块有点好莱坞明星克里斯的意思,虽然欧美受欢迎,但是在亚太地区反而没有萧墨和言疏的身材有主流审美感。

不管在哪五大洲,齐止始终觉得自己的身材最好,夸一夸萧墨身材真棒也不算贬低了自己。

萧墨打开车门准备把顾子笙放进去,却看见不远处手里提着药正看向这边的言疏。

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傲娇总裁的忠犬攻略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