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待嫁闺中别过来》&萧璨郁温玖涯【完结】小说阅读

《待嫁闺中别过来》&萧璨郁温玖涯【完结】小说阅读

2019-07-12 10:57:23来源:zzy发布:欢小简

《待嫁闺中别过来》&萧璨郁温玖涯【完结】小说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欢小简小说待嫁闺中别过来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待嫁闺中别过来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他,温家大少,家财万贯貌比潘安,是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她,三无干物女,在人海中卑微似一粒尘埃。两个本该拥有截然不同的命运轨迹,却在一次偏差的午后相遇相爱。他宠她若至宝,甚至不惜抛弃万贯家财的继承,娶她为妻。但一次意外后,她不得不摔下一纸离婚协议,狠心离开。五年后再相遇,他早已退去年少轻狂,成了外界以邪魅恶魔著称的俊美总裁,日日游戏花

《待嫁闺中别过来》&萧璨郁温玖涯【完结】小说阅读

欢小简小说作品《待嫁闺中别过来》精彩章节推荐

第十章 故人再聚,物是人非

心中情绪复杂,害怕跟恐惧中夹杂着些许期待。

思绪被扰她已无心再去绘画,合上设计本,将身上的外套拉紧了一份,窗外的烈日却让萧璨郁莫名感觉一阵寒意,由心而生。

没过多久房间门被一把推开,萧璨郁回头就看见了那张笑得张扬的脸,轻狂而骄傲正如温玖涯一如既往的姿态。

仅仅只是一瞬间,眼前的人与大学初遇时的场景,在萧璨郁的脑袋相叠。

初夏的大学阳光正好,来迟了的她索性在无人的校园瞎逛,正是那个时候她在树下看见了正坐在榕树上的他。

一头利落的碎发,面庞白如脂玉,高挺的鼻梁,灰褐色的眼眸亮如星辰,五官精致到有一种非人类的妖孽感。

她看得正呆,温玖涯却勾了艳红色的唇露出了一个张扬而轻狂的笑容。

“好看吗?”他笑问,柔声软玉,灰褐色的眸中带着化不开的温柔。

“恩。”她不禁点头。

这便是她与温玖涯的相遇,时隔近十年,两个笑容在此刻重合,却是不一样的心境。

当初的心动,如今却只剩满满的涩意。

而当初温玖涯双眸中的温柔,如今却带着刺骨的冰凉。

“不迎接一下你的金主吗?”他上扬着唇,笑面不改。

萧璨郁站了起来,才靠近温玖涯的时候就闻到了一阵香水味,并不属于林美或者李佳,忍着心中的那份痛楚,她缓缓的伸出了手指,轻轻的替温玖涯整理着有些松掉的领带。

虽然没说话,但这轻柔的动作却是让温玖涯一愣。

“别的女人想的都是怎么让我脱掉衣服,你倒好,居然在这里整理衣服。”他眉毛一挑。

萧璨郁缠绕在白色领带上的手指一顿,心中的痛楚再添一分。

“那要脱掉吗?”

很平淡的一句话,换来温玖涯身体的一阵僵硬,放大的瞳孔惊讶的看着萧璨郁,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没有反驳。

没有愤怒。

几乎是将自己的尊严放低到尘埃的一句话,让温玖涯的心顿时缠绕上一抹莫名的烦躁感,她这样的姿态,却比朝他动手的她还要另他厌恶。

“看来你已经做好要当一个合格情妇的准备了。”温玖涯再次扬起了唇角,多了一份讥笑的意思。

“我还有得选择吗?”萧璨郁也笑了,笑得自嘲。

温玖涯伸手捏起了萧璨郁的下巴,四目相对时,一字一句的反问道:“这一切不都是你自找的吗?”

是啊。

就跟温玖涯说的一样,不管是一开始去招惹他,到后面的离开他,再到现如今的状况,都只是她自己咎由自取。

怨不得他人。

也没有其他的选择。

见萧璨郁沉默,温玖涯的心里的烦躁加巨,一把拍开了她正在整理领带的手:“行了,别忙了,跟我去一个地方。”

萧璨郁抬头看着他。

“打扮好一点,我可不希望别人认为我身边的女人是从垃圾堆里面捡来的。”

温玖涯扔下一句话后,也不管萧璨郁同不同意,直接就转身离开了。

后来一想,她似乎没有权利再说是否同意了,为了母亲能脱离那个禽兽的挥下,她别无选择。

因为不知道到底是去什么场合,所以萧璨郁直接选择了一条简单的白色连衣伞裙,简单却不失优雅不管是什么场合都不会失了礼。

搭配上一条灰色的长丝巾跟素色高跟鞋,放下头发稍做打理后直接披散下来,虽不出彩,但至少看着舒服。

她从房间出来的时候温玖涯已经换上了一身白色西装搭配的正好是一条灰色领带,两人看见彼此时都微微的愣了一下。

没有任何言语,却巧合的搭配出了一身情侣装,只是配上如今的身份,倒是显得滑稽了。

温玖涯也在看着她,猜不出脸上的情绪,萧璨郁正犹豫着是不是要回去重新换一件衣服时,温玖涯却已经站了起来。

“还不下来是准备等着我上去接你吗?”

萧璨郁快步走下旋转楼梯,因为步子急了些,在下最后三层扶梯的时候,脚下一空,身体惯性的朝着前方扑下,眼看就要摔在地上。

她闭着眼睛做好跟地毯来个亲密接触的时候,却跌在了一个坚硬的胸膛之中,不用睁开眼熟悉的薄荷香便让她知晓是谁扶住了她。

“果然认定自己身份后这么快就着急着投怀送抱了吗?”

萧璨郁的身体一僵,连忙从温玖涯的怀中弹了出来,如避瘟疫。

“谢谢。”她表面平静的说着,但心中的疼却早已蔓延了全身的神经,麻痹着大脑。

“女孩子就是要早点认清自己的地位才有人疼不是?”温玖涯笑笑着的在萧璨郁的脸上抚摸了一下,如同奖励听话的宠物般。

上车后车厢内弥漫着的只有沉默的味道,她没问车要开到什么地方,也没问今天要干什么,若不是还会呼吸,心还会疼,那她就跟这加长的林肯车上的摆设没其他区别了。

车停下后门僮便快速下来为将门打开了,只是看着眼前的地址,萧璨郁瞳孔微张,身体也僵硬住了。

繁星酒店。

她跟温玖涯毕业领结婚证的那天就是在这家酒店,只宴请了温玖涯的几个好友,跟她的好友温娜儿,连自己一共是五个人。

充斥着一声声的欢笑跟祝福的声音似乎还就在耳畔,但看着温玖涯唇角上扬的那一抹冷意,萧璨郁却不敢往前……

心里突然生出了想要逃的冲动。

“萧璨郁,走吧。”温玖涯嘲讽一笑。

萧璨郁就站在那里,僵硬着脚,根本迈不开。

“我们为什么来这里?”她颤声问道,充满回忆的地方,让她眼眶热热的。

“当然是来见老朋友,你也很久没见他们了不是吗?”

温玖涯笑得温和,萧璨郁却终于迈开了脚,转身朝着反方向而行,心里一个声音不断的催促着她一定要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手腕被一双大手狠狠的捏住,用力的将她拉转过身。

“我说进去,不要惹我生气。”温玖涯一字一句道,脸上的虚伪的笑意早已消失,一双灰褐色的眼眸一下子阴沉了下去。

“温玖涯你非要这么狠吗?非要无情的将我脑袋中的那些美好记忆一一摧毁吗!!”萧璨郁在内心疯狂的咆哮着,很想要开口质问他,但四目相对后,她却什么都没开口。

将自己的手从温玖涯的手中挣开。

“好,我跟你进去。”萧璨郁语带一声控制不住的哽咽。

她已经猜到了温玖涯想做什么。

在酒店经理的带领下,萧璨郁跟温玖涯在一间半开的包厢前面停了下来,正是那一间VVIP级的帝字号包厢。

半开的包厢门内隐隐传出一些萧璨郁曾经很是熟悉的声音,夹杂着陌生女人的欢笑。

温玖涯直接推门而入。

“哟,咱们大忙人温少终于来了。”

“没想到今天竟然有时间约我们出来吃饭,晚上的活动就由本少爷包了吧。”

“你现在是已经开始晚上的活动了吧。”温玖涯略带鄙视的声音响起,下一秒两个女人娇笑的惊呼声响起。

“别说本少爷不照顾你,这两美人今晚就归你了。”

“你玩过了再给我?”

“可都是我辛苦调教好的,功夫一流。”

“宋少爷,讨厌死了。”

“那我可得试试看你小子调教女人的本领有没有长进了。”

“哈哈哈。”

包厢内欢笑的声音,让门口的萧璨郁彻底僵硬住,想要逃,想要离开,脚却如同在地上生了根般,让她迈不动脚。

包厢内的声音熟悉到可怕。

即便都是五年没见的人,她却还是能不看样貌就能分辨出谁是谁。

同样温玖涯叫她过来的目的异是再明显不过,在当年的那个包厢,当着当年的旧人,将他们之间的回忆彻底踩到尘埃中。

萧璨郁鼻头酸酸,眼眶也涨涨的,泪已满盈,一不小心就会决堤。

“还不进来是准备在外面培育真菌种蘑菇吗?”温玖涯突然提高音量唤道。

萧璨郁心头一颤。

“怎么?我们温大少出门还有自带美女吗?”宋淮调侃道。

“我比较好奇的是到底是什么样的美女能让这小子出门的时候还不忘带出来。”唐景霖音色含着笑意。

“要我去请你吗?”温玖涯声音平静,萧璨郁却已经听出了一丝怒气。

慌忙的擦了一把眼眶的泪后,萧璨郁咬着牙推门而进。

“噗——咳咳咳——”唐景霖口中的红酒十分不优雅的喷了出来,呛了鼻。

“卧槽!”宋淮拍案而起,跟受了惊的猴子般,一下蹿上了椅子上。

明显她的出现,吓得两位少爷够呛。

宋淮眼急手快,一把将缠在温玖涯身侧的两位美女给提起来丢到了一边,手忙脚乱的解释。

“郁SZ,你……你听我说,这全都是误会,我……我不知道你跟玖涯和好了……”

宋淮可清楚的记得萧璨郁的醋劲可不是一般的大,当初因为他拿温玖涯跟几个校花开了玩笑,差点没把他家房子给拆了。

而温玖涯则一直秉承着完全纵容的姿态,并且很享受的样子。

发现自己心虚到口齿不清的宋淮索性将攻击目标放在了温玖涯的身上。

“温玖涯,你打电话的时候难道就不能说清楚是SZ回来了吗?造成现在这种误会多不好。”

宋淮骂了温玖涯后,还不忘朝她挥手打招呼道:“SZ我已经帮你教训过玖涯了,你快进来坐,坐这里。”

相较于宋淮的手忙脚乱,从咳嗽中缓过神的唐景霖则是皱着眉的打量着眼前的二人,似乎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

“宋淮,我看你是还没喝就开始醉了,你如今哪里还有什么SZ。”温玖涯冷声笑道。

“啊?”

宋淮满脸茫然,表示脑袋还没转过弯来。

萧璨郁在温玖涯的身侧入坐后,看着茫然的他出声提醒道:“我跟他五年前就离婚了。”

淡淡的声音从萧璨郁的口中传来,轻描淡写,如同毫不在意般的语气让温玖涯心中的怒火一下蹿了上来。

“那你们现在是什么个情况?”

唐景霖皱眉,从温玖涯的态度来看,他可不认为他带这前妻来这里是为了缅怀过去的。

温玖涯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将脸看向了萧璨郁的方向,姗姗的笑问着她:“你说我们现在这是是什么情况呢?”

萧璨郁紧握着拳头,残留的指甲触掐进掌心未痊愈的伤口,却不及心上之疼。

迎上温玖涯阴霾的眼眸,她已然绝望。

好。

温玖涯,你非要我自己来毁灭掉曾经是记忆吗!

她唯一庆幸的是顾墨没在场。

“我现在是……”

沉默间包厢的门再度被人推开,看见来人的瞬间,萧璨郁的声音截然而止。

第十一章 情埋于心,越爱越伤

眼前素色衬衣,面容干净的男人,也正瞪着眼,愣愣的看着她,满眸讶异跟不可置信。

顾墨。

为什么偏偏是你。

你为什么要出现!

萧璨郁只觉自己的心在被温玖涯摔进尘埃中后,还往上踩了一脚,并且狠狠的碾碎成渣。

除了母亲跟弟弟,她最不想的便是顾墨知道她如今这低贱的身份,这个如同她哥哥一般的温和男人。

犹如被泼了浓硫酸的脸,丑陋不堪。

却又无法隐藏。

“郁儿?真的是你……”

温和的男声,让萧璨郁眼眶中的泪彻底决堤。

她想要逃开,手却被温玖涯抓住了,她挣扎无用。

“墨哥哥,好久不见。”

她努力的上扬起唇角,泪却在眼眶打转,无法控制让其不掉下来。

“真的是你!”顾墨一下便冲了上来,激动的一把抓住她的肩膀,连声问道:“这么多年你到底跑什么地方去了?”

萧璨郁保持着刚才的微笑,只字未言。

她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忍不住痛哭失声。

“墨,虽然是好兄弟,但你这样一直抓着我女人不放,真的好吗?”温玖涯适当的出声,半眯着眼睛的看着顾墨握着萧璨郁肩膀上的双手。

“瞧我激动得。”顾墨笑了笑,连忙将手收了回来。

顿了顿后,看着二人有些犹豫的问道:“你们……复合了吗?”

“对啊对啊,玖涯你就别卖关子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宋淮乘机连忙追问,即便是他也看出了二人之间有一种很不对劲的味道。

曾经的妻控、老婆奴,怎么会这样对萧璨郁。

“看不出来吗?”

温玖涯笑着反问一句后站起身一把搂过刚才唐淮指派的其中一个女人,挑逗的在那张精致的小脸上摸了一把。

唐景霖与宋淮瞪大着眼,倒吸一口凉气。

下意识的将目光转移到萧璨郁的身上。

而萧璨郁已经坐了回去,低着脑袋披散下来的头发正好挡住脸,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温玖涯,你在干什么!”顾墨皱着眉,朝着他直呼其名,萧璨郁的安静让他很是担心。

“一个情妇而已,你们到底是在担心跟激动什么?嗯?”温玖涯勾起唇角,满脸嘲讽。

一句话,让萧璨郁好不容易才压制住的眼泪瞬间滚落在白色裙摆上。

她不敢抬头看在场人脸上的表情,更不敢去看温玖涯脸上那可预料的嘲讽。

传说中的心如刀割跟心痛到无法呼吸,大概就是现在的这种感觉,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情……情妇?!”

宋淮最先反应过来,亮晶晶的眼眸瞪得大大的,有些发愣的朝着身旁的唐景霖问道:“景霖,是不是我去了一趟韩国,回来整个国家的流行风向就变了?现在的夫妻都流行玩这么重口味的角色扮演吗?”

唐景霖抿着唇,眼神在萧璨郁跟温玖涯之间徘徊着。

不怪宋淮的不敢相信,从羡煞众生的恋偶,到如今的什么情妇……剧情转变的确够大,一般人根本跟不上这节奏。

“温玖涯,你说什么?”顾墨瞪大着眼的双眸中是掩不住的错愕跟震惊。

“不然呢?难道我温玖涯还会在同一个女人的身上跌第二次不是?”

温玖涯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上扬的唇角笑得明媚。

宋淮与唐景霖面面相觑,却都没开口再多说什么,跟萧璨郁分开后的温玖涯是什么状态他们自是清楚,私心自然不希望他重踏旧途。

“璨郁你……”

顾墨愣愣的看着萧璨郁,其实是想问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这么做,但是张了张嘴巴,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能问出来。

这些年你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过得好不好?

当初为什么突然消失?

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种样子?

……

太多太多是话,太多太多的问题,顾墨却不知自己可以从何问起。

“都站着干什么?坐下吧。”温玖涯扬了扬手中的红酒杯招呼众人坐下,怀里还抱着刚才那个美人,举止调情暧昧。

而包厢内除了温玖涯的调戏声,还有那美人的娇笑声之外,一室皆默。

平时最为闹腾的唐景霖都安静了下来,眼神不断的在萧璨郁跟温玖涯之间打转。

低着脑袋只字不言的萧璨郁,让唐景霖莫名的感觉到一阵尴尬,突然觉得他一定是疯了才带女人过来,还美名其曰是给温玖涯送礼。

这礼物温玖涯倒是大方的接受了,但这中间横着一个萧璨郁,他怎么都觉得不对味。

美女正打算用娇唇将红酒渡入温玖涯口中的刹那,顾墨已经有些忍不住了,正欲站起身,却被另一个人率先一步将温玖涯怀中的女人拉了起来。

“够了!”唐景霖冷着脸的将温玖涯怀里的女人拉了出来。

美女被突然的情况吓了一跳,一脸茫然的看着唐景霖,似乎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心情处于烦躁状态的唐景霖也懒得解释,从皮夹里掏出一叠现金,将包厢里其他的女人都给打发走了。

“唐景霖你这是干什么?”温玖涯半眯着眼,明显心情不悦。

“你自己不是带了女人吗?少爷我就是突然心情不好,看其他女人不爽行不行?”唐景霖有些烦躁的咆哮着,抓起桌上的红酒,仰头一饮而尽。

萧璨郁抬起头向唐景霖投了一个感激的眼神,不管如何,她至少不用在看着那样的画面忍受煎熬。

唐景霖避开她的眼神,别过了脸,不知在想什么。

房间内再次陷入了诡异的沉默状,唐景霖正将一瓶九三年的红酒当成街边的二锅头狂饮不止。

宋淮正眯着眼,眼神不断的在温玖涯跟她之间打转。

至于顾墨那既温柔又关切的眼神……萧璨郁不敢回头,更不敢去看。

害怕遇上顾墨担忧的眼神后,她好不容易下下定决心的坚持就此崩溃。

“人都走了,你是不是应该主动接过别人的工作呢?”

温玖涯将印着口红印的红酒杯朝着萧璨郁递了过来,唇角勾勒着一抹玩味的笑意。

透明琉璃上鲜艳的红唇印就像一把尖锐的匕首,刺进萧璨郁的眼,疼得她几乎掉泪。

萧璨郁握着拳,咬着唇,最后还是没办法若无其事的接过。

端起了自己身前的那杯红酒,朝着温玖涯举杯示意:“多想温先生的好意,我这里有。”

平淡的一句话,没人知道萧璨郁用多大的力气才克制住了心中的颤意。

“萧璨郁,你确定?”温玖涯平滑的声音,半眯着瞳孔的看着她,眼神中带着一抹冷意。

萧璨郁本是惧的,但在之前故人的身前,仅剩是尊严让她咬牙坚持着。

“想好了?”

她低着脑袋没吱声。

“需要我再提醒一下你自己的身份吗?”温玖涯的声音低醇而温和,如同身大提琴的低吟,春日的阳光,但在坐的人都知道,他是真的已经生气了。

萧璨郁身体一僵,这下是真的不敢动了。

温玖涯伸手将她手中的红酒杯拿走后,将那杯印着红唇印的红酒杯放在了她的手上。

萧璨郁想将红酒泼在温玖涯的脸上,然后再狠狠的将红酒杯摔在地上,然后再十分潇洒的转身离开。

但她知道,她不能这么做。

“我……去一趟洗手间。”

放下红酒杯后,萧璨郁不去理会温玖涯脸色的神色,快步逃离开了包厢。

她跑了很远的一段路,直到拐角处的时候,萧璨郁才蹲了下来,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而她所能做的只是将自己抱得紧紧的。

包厢内的画面让她无声而泣。

带着热温的大手突然覆盖在了她的脑袋上,轻轻的拍抚着,如同是在安抚,熟悉的温度跟鼻腔间环绕着的青草香已无声的告诉了萧璨郁来人是谁。

但她不敢抬头,更不敢去确认什么。

第十二章 你的泪让我恶心

如今的她如此狼狈,怎敢再见故人。

“乖,没事了。”

顾墨温柔的声音想要安抚萧璨郁的神经,但却也是这份丝毫没有改变的温柔,让萧璨郁再也压抑不住的哭出了声。

“墨哥哥,他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几天来的委屈满盈出眶,根本压抑不住。

顾墨在她身侧蹲了下来,轻轻的将她拥入怀中,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安静的将胸膛借予她。

任由着萧璨郁的眼泪在他的白衬衣上晕开一份份湿润,却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

顾墨来源于灵魂深处的温柔就如同他身上的青草气息般,淡淡的,却是安抚神经的良药,让萧璨郁渐渐的停止了哭泣的眼。

她抬起头的时候顾墨的白衬衣胸膛位置已经全湿了,好好的衣服就这样毁在她的手里,这让萧璨郁更是羞愧,根本不敢抬头看顾墨的脸。

“对不起……”萧璨郁道歉,声音中带着一丝沙哑。

“傻瓜,这么多年你到底跑什么地方去了,瘦了这么多。”

顾墨爱惜的摸了摸萧璨郁的头发喃喃的问着,即便是不抬头,萧璨郁也可以猜测出他满目的关切。

她跟顾墨是在学校的后操场认识的,因为一些意外的关系,彼此越走越近,如同一个大哥哥般,温柔而细心。

每每她跟温玖涯吵架了,都是顾墨在安慰她。

顾墨甚至见识过她被学校那些拥护温玖涯的女生欺负得满身污垢的样子,但在萧璨郁看来,都不如这一次身份的狼狈。

一个见不得光的……情妇。

“如果郁儿遇上什么困难的话,可以跟墨哥哥说,墨哥哥会帮你,你不用受那样的委屈。”

顾墨犹豫了一阵后,终于还是开了口,声音柔柔的,他比谁都知道这个女孩心里的骄傲跟埋藏着是自卑,怕自己一不小心说错话伤到她。

萧璨郁身体一僵,终于抬起了头,直视着眼前满脸关切的男人。

如果只是因为母亲的话,她完全会毫不犹豫的答应顾墨的话,大不了后面打工再还他就好,但是温玖涯的身影窜入脑海,她却是那么的舍不得。

五年的时光,她曾天真的以为她已经放下了温玖涯,但这次再见,即便他身上已没了当初的半分影子,但若说到离开,她却发现自己居然是这么的舍不得。

“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一定会告诉墨哥哥的。”萧璨郁努力的上扬起唇角。

她的话,让顾墨的手明显顿了一下,这才轻轻的在她脑袋上弹了一下:“在我面前如果不想笑的话,可以不笑的。”

萧璨郁的笑容退去。

“我知道郁儿想干什么,但如果太辛苦了的话随时告诉我。”顾墨轻轻的将萧璨郁拥进怀中,无奈的叹了口气。

顾墨对于她的了解,可以说是超过了温玖涯对她的了解。

自然不会去强求什么。

萧璨郁静静的窝在顾墨的怀里,没有吱声。

……

彼此同时包厢内。

从萧璨郁走出去后,温玖涯的整张脸的拉拢了下来,举起酒杯仰头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玖涯,现在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唐景霖开口问道。

“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你们谁没养几个?”温玖涯漫不经心的翻了一个白眼。

“是这样没错,但那个人为什么偏偏是萧璨郁?”宋淮皱着眉。

“你该不会是想报复吧?”唐景霖一下便揭穿了温玖涯的意图。

他沉默着,将红酒斟入高脚杯中,摇晃了几下后一饮而尽,眼眶隐隐发红。

“我看你还是自己小心一点吧,别玩着玩着,再把火烧到自己身上。”唐景霖出声提醒。

萧璨郁突然离开后,温玖涯几乎是进入了一种疯癫状态。

那段时间的的画面对于他们而言可是记忆犹新。

“你少咒我,我温玖涯怎么可能在一个女人的身上跌倒两次。”温玖涯下意识的扬高的声调,似乎也是在提醒着自己。

“那你干嘛还把小郁留在身边?”宋淮皱眉问道。

“想看看当初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地方值得让我那么疯狂。”

一句回答,让宋淮跟唐景霖相视一眼后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在家你怎么样我们不管,但是至少在我们面前悠着点,小郁还是我们的朋友。”

“我还你们兄弟呢,怎么?打算为了一个女人不要兄弟了。”温玖涯挑眉。

“怎么可能。”

包厢外。

萧璨郁跟顾墨并肩而站,包厢内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入耳,让他们都下意识的止住了脚步。

顾墨回过头看着她,略带忧郁的目光中满是担心。

“墨哥哥,你先进去吧。”萧璨郁勉强的扬起唇角,不希望顾墨担心。

“恩。”

顾墨点了点头后,伸手打开包厢门。

在包厢门拉开的瞬间,萧璨郁连忙将身子侧隐于墙角,生怕被看见。

顾墨进入包厢后,长长的走廊中又只剩下她一人,听着包厢内再次响起的打笑声,突然觉得无比落寞。

萧璨郁故意在天台转了一圈,回去的时候菜肴已上,又恢复了那副热闹样。

跟五年前相比,唯一不同处就是当初满嘴的未来策划变成了萧璨郁听不懂的股票金融。

默默的在温玖涯的身边坐下后,尽最大的努力将自己化为透明人。

但事情往往事与愿违,几句话离不开女人宋淮莫名将话题引到了自己养的小情人身上,各种得意的炫耀。

而萧璨郁听着那些话,手指一僵,刀叉落在了地毯上。

虽没声音却已快速的将其他人的眼光给吸引了过来。

“抱歉。”

萧璨郁还未低头将叉子捡起,服务员就快速的冲了过来,捡起后将新的叉子递给了她。

“谢谢。”

萧璨郁笑着接过,抬头却看清了服务员眼中的不屑。

她沉默着低下头,盘中餐食之无味。

食过,放下餐具,时间过了很久,顾墨跟唐景霖中途都接到电话离开了,只剩下温玖涯跟宋淮在包厢内拼酒。

想着温玖涯的胃并好,萧璨郁忍不住的出声提醒道:“你们少喝些吧。”

“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情妇来管了?”

温玖涯的一句话,让萧璨郁拉着他手臂的手指僵了一下,继续拉着也不是,收回也不是,一时只能僵硬在那里。

“不过如果你要帮我喝的话,我倒不介意,如何?”温玖涯直接将自己的红酒杯端到了萧璨郁的面前。

她有严重的胃溃疡,一点点酒精就可能让她胃出血。

曾经的温玖涯勒令过她一滴也不能碰,如今却……

萧璨郁笑了,笑得苦涩。

伸手刚准备接过温玖涯手中的高脚杯,却被另一只大手快速接过。

“玖涯,反正小郁胃不好,要喝的话就我替她喝了吧。”宋淮笑道。

萧璨郁抬头看着宋淮,眼带感激。

二人目光是相会让温玖涯不满的皱起了眉。

“怎么?我还没准备不要你,你就已经开始在找下一家金主了吗?”他冷嘲出声。

“噗——”宋淮嘴里的红酒直接喷了出来,猛烈的咳嗽着,显然被温玖涯的话吓得不清。

而那淡淡的一席话,却让萧璨郁的脸瞬间就白了,她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温玖涯,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在你眼里难道我真的就如此不堪吗?”

之前的种种过往,或甜蜜或苦涩的回忆充斥在萧璨郁的脑海,让她红了眼眶,整张脸血色全无。

温玖涯抬手死死的捏住她的下巴,灰褐色的眸中一片阴沉。

“难道你不是这样的女人吗?当初为了钱抛弃爱情跟誓言,如今为了钱卖身于我,这样的你到底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装清高。”

一字一句让萧璨郁满是伤害的心房彻底崩塌。

她至少该庆幸,温娜儿并没有把她流产跟不能再怀孕的事情告诉温玖涯,不然她真的无法想象……

她越是想安抚自己,眼眶越热,泪终于压制不住溢眶而出,从脸颊滑落。

温玖涯伸出拇指,动作温柔的抹去她脸颊上的泪,用最温柔的声音说出最伤人的话。

“萧璨郁,你知道你现在的眼泪让我多恶心吗?”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伸手就将温玖涯的手给拍开了。

抬头迎上温玖涯冰冷的眼,萧璨郁这才猛然醒悟,如今的她哪里还有资格在他的面前任性妄为呢。

“对不起。”

“与其道歉不如做一些你如今的身份要干的职责,萧小姐觉得呢?”温玖涯语气玩味。

萧璨郁还来不及说什么,温玖涯欺身便吻住了她的唇。

狠绝了的吻如同是要将她吞噬般,萧璨郁跑不掉,逃不开。

而在这时温玖涯的手已经开始忍不住的在她的身体上探究了起来,隔着衣服萧璨郁都能清楚的感觉到在另一个人身体某处的变化。

宋淮讶异的眼神让她恍然醒悟,猜测到温玖涯想干什么,她一把将身上的男人推开。

温玖涯居然想当着宋淮的面在这餐厅包厢里……

强烈的羞辱感让萧璨郁红了脸也红了眼,扬手一耳光就打在了温玖涯的脸上。

“啪——”

待嫁闺中别过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待嫁闺中别过来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待嫁闺中别过来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