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一场错爱到白头小说(苏雅薄元钧)-一场错爱到白头完整版阅读

一场错爱到白头小说(苏雅薄元钧)-一场错爱到白头完整版阅读

2019-07-25 10:02:06来源:zsy发布:半半家长

一场错爱到白头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一场错爱到白头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一场错爱到白头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苏雅知道,她和薄元钧的婚姻源于一场精心安排的错误。她原本以为,等到薄元钧的旧爱归来,所有的错误得到纠正,一切都会回归正轨。然而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这场修正会让她付出生命的代价,甚至更多……

一场错爱到白头小说(苏雅薄元钧)-一场错爱到白头完整版阅读

苏雅薄元钧小说一场错爱到白头推荐章节

第1章 晴天霹雳

苏雅从医院回到家里,她推开房门,发现薄元钧竟然在家!

这个男人一脸冰冷的坐在沙发上,一身合体的黑色西装把他颀长的身形完美勾勒出来。

尽管俊美的面孔上一如既往的没有任何表情,但从他身上透出的高贵冷淡的气息就足够让所有见过他的人都对他印象深刻。

“老公!”

苏雅立马兴冲冲的冲过去。

“你看这是什么!我这几天一直觉得身体不舒服,所以去医院检查了,结果你猜怎么一回事?我怀孕了!都已经三个月了!”

男人冰冷的目光扫过她喜气洋溢的面孔,无情的声音从两片薄唇中吐出:“打掉他。”

苏雅满心的欢喜都被冻住了。

“为什么?”

“因为我不会养一个不是我的孩子。”

“怎么会?这孩子就是你的啊!我们都结婚两年了,夫妻生活也正常,那么我怀了你的孩子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薄元钧突然发出一连串冷笑。

“看来你还不知道。

其实早在两年前,小晴离开的时候,我就已经结扎了。”

苏雅脑子里嗡的一声。

“不可能!我一直就只有你一个男人,我肚子里的孩子只能是你的!是不是、是不是哪里出错了?还是你的结扎手术不成功?”

“我找的全国最好的医生做的手术,你觉得会发生这种可笑的问题吗?”薄元钧冷声问。

苏雅僵硬在原地。

“可是、我肚子里就是你的孩子啊!不然我们去做检测,抽羊水验DNA好了!我们现在就去!”

她脑海里蹦出这个主意,立马上前拉上薄元钧。

可薄元钧一把甩开她。

“够了!苏雅,我早受够你、受够你家里人的胡搅蛮缠了!”

苏雅又愣住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

男人冷冷看着她,眼底显而易见的满是不耐烦。

一阵凉意迅速从脚底窜上头顶,她瞬时浑身冰凉。

“老公,为什么?我们这两年不是一直都过得很好吗?”

“那只是你觉得而已。

我早就受够你、受够你家里所有人了!”薄元钧低吼。

苏雅眨眨眼,她突然想到了今天看到的消息:“是因为她要回来了吗?所以你打算赶走我,好给她腾位置?”

薄元钧突然抿唇不语。

苏雅就笑了。

“看来真是这样。

那你早说啊,我一开始就说得清清楚楚,如果哪天她回来了,而你依然还爱着她,你只管和我说,我会乖乖把薄太太的位置让出来的。”

虽然说,当时戳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就心痛如绞。

而现在,她心里更疼得厉害。

两年的时光,她的爱情终究还是没有捂热他的这颗心。

忍不住双手轻抚着小腹,苏雅心里悄悄对肚子里的孩子说着:“孩子对不起,妈妈注定要让你不能成长在一个完整的家庭里了。”

不过没关系,没有了爸爸,妈妈一样会好好爱着你,甚至把爸爸欠你的那一份和一起给你!

“这个位置你的确早就该让出来了。

不过现在,我们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去做。

第2章 这个孩子必须流掉

耳边突然又响起男人冷酷无情的声音,然后薄元钧一把拉上她朝外走。

苏雅心头突然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想干什么?不,我不去!”

她想要挣脱他的桎梏,然而男人的手掌就像是铁链一样,死死的禁锢住她的手腕,拖着她出了薄宅,把她塞进车里。

“去医院,妇产科。

”男人冷冷吩咐司机。

他真的要带她去做人流!

苏雅瞬时浑身冰凉。

“老公……不,薄先生,我求求你了,你不要这样对我好吗?我不是都已经答应把位置让出来了吗?你也知道我的体质不容易怀孕,现在我好不容易怀上了,我想留下他!如果你坚持认为这不是你的孩子也没关系,他是我的孩子!我要!”

“我保证,离婚之后,我就带着他走得远远的,我们母子俩都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我更不会让他来争夺属于你和她的孩子的家产,这样难道还不行吗?”

她的眼泪和卑微的祈求只换来男人冷冰冰的两个字——“不行。”

很快车子开进医院地库,趁着司机停车的空荡,苏雅推开车门拔腿就跑!

但没跑出去几步,一只有力的手掌就抓住了她的胳膊。

他的手那么用力,掐得她差点以为她的胳膊要被拧断了!

苏雅惊恐的回头,不出意外对上了薄元钧铁青的面孔。

“我绝对不会允许一个以后很有可能挂着我私生子的名号的孩子留在这世上。”

冷冰冰的丢下这句话,他不顾苏雅的苦苦哀求,死活拖着她到了妇产科。

“把你们负责流产手术的医生叫来,我要给她做人流。

立刻,马上!”

男人毫不留情的话语钻进耳朵里,苏雅整颗心、连同整个身体都凉了。

她知道,她逃不掉了。

只是……

当看到医生护士急急忙忙朝他们这边走过来的时候,她突然觉得好讽刺。

上午她才刚从这里离开,手里捧着验孕单欢天喜地。

结果这才过去多久?她就被自己的丈夫拖过来,要求人流!

但薄元钧的身份在本市都是响当当的。

医馆里医生护士也都对他并不陌生。

他提出要求,马上主任医师都被叫了过来。

苏雅手里那张验孕单被转移到他手上,医生看过之后,他眉头紧皱:“薄先生,薄太太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三个多月了,现在孩子都已经在子宫里着床。

如果要流产的话,那就不能药流,只能刮宫。

而且看单子,这个孩子没有任何问题,你们确定不考虑把他留下吗?”

“不留。

”薄元钧冷声回应。

医生被他浑身透出的冷意都吓得一个哆嗦。

“那薄太太的意思……”

他看向苏雅,薄元钧就立马把苏雅拉到身后。

“我的意思就是她的意思。”

苏雅无力的闭上眼。

见她也沉默了,医生无奈点头。

“既然这样,我立刻安排手术!李护士,准备麻药,下一场无痛人流!”

“不用。

”苏雅突然幽幽开口。

医生不解的回头,就听苏雅低声说道:“不用无痛,你直接上工具就行。

第3章 痛到麻木

“薄太太,这样会很疼的!”

“没关系,我就是要疼。

这样,我才能知道我的孩子是怎么离开我的。

”苏雅轻声说着,她双眼直勾勾的看着薄元钧。

薄元钧却冷笑。

“苏雅,你以为这样就能勾起我的愧疚心理吗?那你就打错如意算盘了!”

苏雅彻底的心凉了。

“你说得对,我的确打错如意算盘了。

但我还是坚持不打麻药。”

“那好,随便你!”薄元钧不耐烦的挥手。

苏雅立马挣脱他的手,她木然走向已经呆滞的医生护士:“手术室在哪?麻烦带我过去。”

“啊!在这边!”护士这才反应过来。

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小腹深处一阵阵尖锐的痛意袭来,可苏雅却没有任何反应。

她双眼圆睁,直勾勾的看着头顶上惨白一片的天花板,心里波澜不惊。

过了不知道多久,护士的声音才传来。

“好了!”

苏雅回神,就见手术台边上放着一盘看不出形状的血肉。

那就是她的孩子。

那个都还没来得及成型、就被剥夺了生存权利的孩子。

苏雅别开头,她穿上衣服,然后站在地上迈开脚。

脚下突然一软,护士赶紧扶上她。

“薄太太你小心点!”

“马上我就不是薄太太了。

”苏雅朝她惨淡一笑,“不过今天还是谢谢你。

你让一个无辜的孩子摆脱了莫须有的私生子的名声,这样很好。

其实这才是最好的选择,真的。”

护士被她苍白无神的笑容吓得心惊肉跳。

“薄太太你别这样!你还年轻,以后孩子还会有的,真的!”

“不会的,我再也不会有孩子了。

”苏雅摇头,她就推开护士,坚持自己一步一顿的走出手术室。

到了外面,她就见到薄元钧身边已经多出来一个娇柔的身影。

那真是一个美人。

她身材显瘦高挑,身上还穿着一条鹅黄色的拽地长裙,显得风姿绰约,气质格外的出挑。

这样的女人出现在到处都是一片白惨惨的医院里,简直就像是春天的一股暖风,吹走了冬日的冷清寂寥,也给昏沉无力的医院里带来几许生机。

好些人都在盯着她看。

尤其是那些陪着女友过来堕胎的男人,他们都顾不上身边抽泣的女伴,一个个的眼珠子就像是黏在了这个女人身上一样。

不过这个人却根本不管其他人怎么样。

现在她站在薄元钧跟前,一脸义愤填膺的对他低叫:“阿钧你怎么能这样?苏雅和你结婚两年,现在她怀孕了……不管是不是你的孩子,你也不该这么对她啊!当初我们分手的时候,你坚持要结扎我就不同意。

毕竟薄氏是需要继承人的,你结扎了,你让薄氏以后怎么办?这事要是被别人知道,我又怎么向你已经过世的父母交代?”

“而且小雅是个好女孩,我知道她。

虽然她不肯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但我相信她肯定是有苦衷的!你身为她的丈夫,你不在这个时候好好陪伴她、安慰她也就算了,你竟然……你这么做,让我以后怎么办?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逼着你让她打胎好给我让位呢!”

第4章 血淋淋的一巴掌

她的声音很轻很柔,虽然语气很急,但却都听不出多少气愤的味道,反倒软绵绵的,很让人觉得舒服。

然而她说的内容……

才刚拖着虚弱的身体从手术室里走出来,苏雅就察觉到无数道谴责的目光纷纷投向她这边,她的身体就像是被千万把刀剑贯穿了似的,可她却已经不觉得疼了。

因为她的注意力全都已经放在了那个看似义正辞严的女人身上!

“孟星晴,我都已经答应把他还给你,这个会威胁到你的孩子以后继承权的孩子也已经被除掉了,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对我?败坏我的名声、让我成为过街老鼠,这对你又有什么好处?难道我还能再从你手里把他给抢回来?”

苏雅扶着墙,她痛苦的低吼。

“小雅,你错怪我了!”孟星晴立马回头,她又一脸惊慌。

她赶紧跑过来,苏雅气得推开她。

“你别碰我!”

其实现在的她虚软得厉害,根本都使不出多少力气。

可是她这一推下去,孟星晴立马惊叫一声,她的身体在半空摇晃几下,最后勉强扶住了旁边的椅子。

“好疼!”马上,她双眼含泪,一双纤纤玉手轻抚着脚踝,一脸痛苦的样子。

“苏雅,你闹够了没有!”

薄元钧见状,他马上也把苏雅重重一推,然后大步走过去把孟星晴扶起来。

“你还好吧?有没有事?”

孟星晴摇头。

“我没事。

不过你刚刚是不是对苏雅太狠了点?她才刚出手术室呢!”

“那也是她自找的!”薄元钧冷声道。

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察觉到一股暖流从体内涌出来,苏雅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自嘲的笑。

是啊,她的确就是自找的!

只是因为一厢情愿的喜欢他,所以明知道他心里只有孟星晴,她却还是在他被孟星晴抛弃的时候主动来到他身边,陪伴他安慰他。

当他被家人逼婚逼得不行的时候,他向她提出结婚的要求,但也明明白白的告诉她:“这辈子你都别指望我会爱你,我的心里只有小晴一个。

但是你既然做了我的妻子,那么作为一个丈夫该给你的一切我都会给。”

就冲着他最后那句话,她肯定的点头,嫁了!

那时候的她也是傻。

她爱他爱得疯了,爱到完全失去自我,她甚至还主动对他保证:“你放心,我只是暂时帮你代理妻子的职责。

但只要等孟星晴回来了,只要她想要,只要你也愿意,我就会把位置让出来!”

当时他听到这话后说了句什么来着?

她记不清了。

她只记得他的脸色阴沉得可怕,嘴里含糊不清的吐出三个字。

但当时的她完全沉浸在即将成为他的太太的喜悦里,根本就没有听清楚。

而他难看的脸色也让她根本不敢让他再说第二遍。

不过就算听不清,她也可以肯定他说得肯定是——“必须的。”

结果现在,老天爷用血淋淋的事实向她证明:说出去的诺言,迟早是要兑现的!

第5章 不想死

只不过,她兑现得是不是太早了点?又失去得太多了点?

两年薄太太的生活,却让她用肚子里的一个孩子、还有所有的名声来补偿。

这个代价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不管身体身体还是内心都无法承受。

“苏雅,你真傻。

不过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你就自己承担着吧!”她低声自言自语,然后咬牙慢慢扶着墙站起来。

这时候,薄元钧和孟星晴已经说完话了。

孟星晴又一瘸一拐的来到她面前。

她两眼含泪,楚楚可怜的跟只委屈的小兔子似的。

“小雅对不起,刚才的确是我说错话了。

我太着急了,所以口不择言。

对不起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没关系了,反正以后我们不会再有任何交集。

那原谅不原谅,又有什么关系呢?”苏雅冷声说着,她慢慢走到薄元钧跟前。

薄元钧依然一脸冰冷。

“我不会道歉。”

“我知道,薄少从来不会做错事,当然也从来不会道歉。

”苏雅轻笑,“我也没指望你能对我这个从没有放在心上过的女人道歉。

现在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很累,我想先回去休息一下。

你给我三天时间,三天后我们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可以吗?”

薄元钧皱皱眉,不过他还是点头。

“好。”

“谢谢。”

苏雅轻飘飘的留下这句话,她就转身走了。

“阿钧。

”孟星晴见状,他连忙来到薄元钧身边,“你看她,是不是不大对劲?要不你去把她追回来吧!女人就算流产也高坐小月子的,不然现在身体不休养好,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毛病呢!你们就算要离婚也不用急于一时,不然别人也要说你太绝情的!”

“这个你不用管,我已经拿定主意了。

”薄元钧冷冷打断她。

孟星晴就抿抿唇,果然没有再多说什么。

苏雅都不知道她是怎么离开医院的。

她只是觉得浑身上下都凉得可怕。

手脚虚软,头昏脑涨,肚子里还在一股一股的往外用淌着粘稠的液体。

她回到自己郊区妈妈留给她的小房子里,才发现她又出血了,而且量很大。

不过想到护士的交代,术后书出血是正常的。

再加上刚才被薄元钧和孟星晴恩爱缠绵的画面给狠狠刺激到了,那么她情绪激动之下,出血量肯定会增加。

“不过有什么关系呢?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其实我死了才是最好的结局吧?这样,我不会难受了,他们也能放心的结合在一起。

可是……”

为什么她还不想死呢?

没有亲眼看到薄元钧和孟星晴一起走进婚礼的殿堂,她始终不能死心!

“不过那一天也快了吧?他这么着急的把我从薄太太的位置上赶下来,不就是为了尽快为他腾位置吗?”

嘴里低声自言自语着,她脑海里却浮现出了她和薄元钧举办婚礼时的画面——

其实那都不算一场正式的婚礼吧?只是他们去领了结婚证,然后两个人和双方父母坐在一起吃了顿饭,一切就结束了。

甚至在饭桌上,她爸爸哥哥还舔着脸提出了很多过分的要求。

第6章 爸爸和哥哥

“我跟你们说,这个女儿可是我从小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为了好好培养她,我特地花钱送她进美术学院学画画……你们知道的,学艺术很花钱呢!现在我的宝贝女儿嫁到你们家,咱们两家就是一家人了!那么以后,我们苏氏的生意就要承蒙你们多多照顾了!”

“对了,我记得你们薄氏在郊区有一块地?那地位置不错,我们有意买下来盖一座五星级饭店。

只不过一开始和薄氏接洽的时候,你们给出的报价太高了!十二亿,我们根本没那么多钱!”

“不过现在都是一家人了,大家就不用讲那些虚的。

我们苏氏在成本价上再给你们添点辛苦费,那就差不多了,你们说是吧?”

当时听到爸爸和哥哥一唱一和的说出这种话,她的脸上都在发烧。

她也明显看到公公婆婆的脸都黑了下来。

薄元钧虽然一如既往的紧绷着一张脸,但也能看出来,他的眼神越来越阴森了。

但他还是问了句:“那你们打算出多少?”

“两个亿!”哥哥得意洋洋的伸出两根手指头。

爸爸也点头。

“这个价钱肯定够了!你们薄氏这么有钱,在自己亲家身上少赚点,回头在别人身上多赚点,这个钱不就回来了?你们说是吧?”

听到这话,公婆立即起身走人。

薄元钧没有走,他只冷冷吐出三个字——“不可能。”

当时哥哥爸爸还生气来着,他们跳起来就要大吵大闹,她好不容易才把人给劝住。

最后的最后,双方当然不欢而散。

从那以后,公婆都没有正眼瞧过她。

薄元钧时候虽然没有对这件事发表意见,却对她说了句:“以后,你和你娘家人少来往。”

到头来,那块地皮被薄氏自己开发成了一个度假酒店,现在生意火爆。

因为这个,哥哥爸爸没少骂她。

在他们看来,如果那天回去,她在床上好好的给薄元钧吹吹枕头风,肯定就能让薄元钧答应把地皮卖给他们。

那么现在大把大把赚钱的人就是他们了!

虽然后来,薄元钧还是给了他们一些好处的,但这却依然堵不住他的嘴,反倒让他们的胃口越来越大!

每次哥哥爸爸往她这边来一次,总会害得她和薄元钧之间本来就不怎么融洽的气氛变得更加冰冷。

但是现在好了。

他们马上就离婚了,这种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她也不用再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了!

“挺好的。”

艰难扯扯嘴角,苏雅自言自语。

她觉得头重脚轻的,她好累。

现在又不在薄家,她不用天天强打起精神等着薄元钧回来,那就睡吧!

苏雅心里想着,她慢慢的扶着墙回到卧室,拉过被子盖住头。

才刚闭上眼,她就坠入了沉沉的梦乡。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正在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她听到外头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传来。

敲门的声音那么大,就连整个房子都在跟着震动,她的身体也跟着身下的床摇晃个不停。

苏雅脑子里还晕晕乎乎的,但她还是坚持爬下床走出去,就听到爸爸和哥哥的大呼小叫从外头传来。

赶紧过去打开门,马上一个巴掌迎面扫过来。

第7章 不放过她

“苏雅,你看看你都干的些什么事?我们都要被你给害死了!”

苏雅直接被一巴掌扇飞了出去。

看到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的她,哥哥却在冷笑。

“薄元钧又不在这里,你在我们跟前装什么柔弱?你赶紧给我起来!”

说着话,他走过来提起苏雅,也不顾她一脸虚弱,他口沫横飞的质问。

“你不是说你爱薄元钧爱得死去活来的吗?那为什么他才冷落你几天,你就跑出去外头找男人?而且找野男人也就算了,你竟然还把肚子给搞大了!你怎么这么蠢!”

说着他又作势要打她。

还是父亲及时过来把他给拦住了。

“你别给我乱动!不管怎么说,她现在还是薄太太呢!你把她给打伤了,要是给薄元钧看到,他那么要面子的人,谁知道他又会干出来什么事?”

“现在孟星晴都已经回来了,堂而皇之的和他到处见人呢!这小贱人都没用了,我打她几下怎么了?以前我也没少打她啊!”哥哥却满不在乎的说。

“那也不行!至少在见到薄元钧之前,你不能再动她一根手指头!”父亲冷声说,他就来拉上苏雅。

“你跟我们走。”

苏雅冷冷看着他。

“你要带我去哪?”

“当然是去见薄元钧!”父亲高声喊着,“你干出来这种蠢事,连累了我们。

现在你就给我去薄元钧跟前下跪认错,求他原谅你,不要再针对我们家!”

“原谅他连苏氏都没放过啊!”苏雅轻笑,“为了向孟星晴表达彻底和我割裂的决心,他还真够狠得下心的。”

“这还不都是因为你!”哥哥又破口大骂,“你个贱货,明明都已经占据了薄太太的位置,你怎么都没把他的心给抓过去?这两年时间你都在干什么?现在好了,孟星晴回来了,他们又成了一对金童玉女。

我们家好不容易才有点起色,现在也是因为你,现在又没落了!”

“以前家里的公司就被你们父子俩经营得破破烂烂的,要不是因为我嫁给薄元钧,让薄元钧有意分给你们一点好处,然后其他公司也看在薄元钧的面子上同意和你们合作,你们以为公司能起得来?两年时间,这么好的条件你们都没能重新爬起来,反倒就顾着扒在薄元钧身上吸血。

现在他一不让吸了,你们就又垮了!这明明是你们自己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

”苏雅慢声说道。

她话音刚落,脸上就又挨了一巴掌。

哥哥气急败坏。

“我打死你个乌鸦嘴!家里之所以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那个扫把星妈克的!现在你又来克我们!爸爸一开始就不该娶你妈,他要是娶了我妈,现在苏家肯定不是这样!”

他张牙舞爪的还要来打她,但父亲赶紧把他推到一边。

父亲一把死死抓住苏雅的胳膊。

“不管怎么样,你陪在薄元钧身边两年,帮助他度过了最艰难的这段时光,那么现在就算分手他也必须给你巨额分手费才行!”

第8章 彻底得罪他

“不过你心里眼里只有那个男人,我就不指望你能给自己要到什么东西了,现在我们给你做靠山。

你只需要坐在那里,其他的我们来就行!”

“对了,我还找了媒体,他们人都已经到得差不多了。

现在你换身衣服,赶紧跟我们走!”

她就说呢!无事不登三宝殿,爸爸哥哥突然过来,肯定有原因的!

以前她和薄元钧在一起的时候,他们每次过来都是要好处。

现在他们都要分手了,这两个人竟然还想抓紧最后的时间再吸一口血!

苏雅甩开他。

“我不去。”

“苏雅,你敢反抗我们?”

“而且你们也别去。

薄元钧不是念旧情的人,而且你们闹出来这么大的声势,反倒是在自掘坟墓。

你们要是聪明点的话,就赶紧把公司卖了,这两年赚的钱也足够你们过得舒舒服服的。

可如果你们没有点自知之明的话……你们的下场会很惨。”

“呵呵,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护着那个男人!”哥哥冷哼。

父亲倒是满意点头。

“这样挺好。

一会你在媒体跟前也这样,嗯,脸上也不用化妆了,就这么虚弱凄惨的出现在大众面前,才能激起所有人的同情心。

然后咱们才能要到更多的好东西!”

父子俩径自打好了如意算盘,然后他们根本连衣服都不给她换,就直接把她给拖出去了!

原本女人的体力就不能和男人相提并论,更何况她才刚做完流产手术,身体元气大伤?

苏雅也才勉强反抗了几下,就被这两个人制服,然后带了出去。

他们带着她到了薄氏大楼门口,这里已经聚集了许多新闻媒体的记者。

但是仔细看看就能发现,这都是些爆料边角料的小媒体,真正的大媒体根本连面都没露。

但见到这些人,父亲和哥哥就已经很满意了。

他们抹一把脸,就咧着嘴开始哭诉。

媒体的镜头则是对准了苏雅,把她憔悴的面容全数呈现在屏幕上。

其实苏雅根本没有听父亲哥哥说了些什么。

她只是看着眼前的这些人,她又想起了一件往事——

还记得她和薄元钧领证那天,薄元钧看在她的面子上,好歹和父亲哥哥吃完了一顿饭。

出了酒店包厢,双方正要分道扬镳,却没想到刚走出酒店,迎面就来了好些长枪短炮。

那些镜头也和今天一样,死死对准他们,把他们惊愕的面容全都拍了下来。

然后,全城人就都知道他们结婚了!

而通知媒体过来的,当然就是她的父亲和哥哥!

当时薄元钧气得半死。

不过他还是耐着性子先把眼前的媒体对付过去,然后才拉着她回到薄宅。

但刚进家门,他就松开了紧紧握住她手腕的手。

“现在你满意了?口口声声说着什么都不在乎,只要能和我在一起就好。

结果一扭头,你就把结婚的消息告诉了媒体。

媒体知道了,那就等于所有人都知道了!薄太太,你这个算盘打得可真够好啊!”

第6章 爸爸和哥哥

“我跟你们说,这个女儿可是我从小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为了好好培养她,我特地花钱送她进美术学院学画画……你们知道的,学艺术很花钱呢!现在我的宝贝女儿嫁到你们家,咱们两家就是一家人了!那么以后,我们苏氏的生意就要承蒙你们多多照顾了!”

“对了,我记得你们薄氏在郊区有一块地?那地位置不错,我们有意买下来盖一座五星级饭店。

只不过一开始和薄氏接洽的时候,你们给出的报价太高了!十二亿,我们根本没那么多钱!”

“不过现在都是一家人了,大家就不用讲那些虚的。

我们苏氏在成本价上再给你们添点辛苦费,那就差不多了,你们说是吧?”

当时听到爸爸和哥哥一唱一和的说出这种话,她的脸上都在发烧。

她也明显看到公公婆婆的脸都黑了下来。

薄元钧虽然一如既往的紧绷着一张脸,但也能看出来,他的眼神越来越阴森了。

但他还是问了句:“那你们打算出多少?”

“两个亿!”哥哥得意洋洋的伸出两根手指头。

爸爸也点头。

“这个价钱肯定够了!你们薄氏这么有钱,在自己亲家身上少赚点,回头在别人身上多赚点,这个钱不就回来了?你们说是吧?”

听到这话,公婆立即起身走人。

薄元钧没有走,他只冷冷吐出三个字——“不可能。”

当时哥哥爸爸还生气来着,他们跳起来就要大吵大闹,她好不容易才把人给劝住。

最后的最后,双方当然不欢而散。

从那以后,公婆都没有正眼瞧过她。

薄元钧时候虽然没有对这件事发表意见,却对她说了句:“以后,你和你娘家人少来往。”

到头来,那块地皮被薄氏自己开发成了一个度假酒店,现在生意火爆。

因为这个,哥哥爸爸没少骂她。

在他们看来,如果那天回去,她在床上好好的给薄元钧吹吹枕头风,肯定就能让薄元钧答应把地皮卖给他们。

那么现在大把大把赚钱的人就是他们了!

虽然后来,薄元钧还是给了他们一些好处的,但这却依然堵不住他的嘴,反倒让他们的胃口越来越大!

每次哥哥爸爸往她这边来一次,总会害得她和薄元钧之间本来就不怎么融洽的气氛变得更加冰冷。

但是现在好了。

他们马上就离婚了,这种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她也不用再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了!

“挺好的。”

艰难扯扯嘴角,苏雅自言自语。

她觉得头重脚轻的,她好累。

现在又不在薄家,她不用天天强打起精神等着薄元钧回来,那就睡吧!

苏雅心里想着,她慢慢的扶着墙回到卧室,拉过被子盖住头。

才刚闭上眼,她就坠入了沉沉的梦乡。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正在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她听到外头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传来。

敲门的声音那么大,就连整个房子都在跟着震动,她的身体也跟着身下的床摇晃个不停。

苏雅脑子里还晕晕乎乎的,但她还是坚持爬下床走出去,就听到爸爸和哥哥的大呼小叫从外头传来。

赶紧过去打开门,马上一个巴掌迎面扫过来。

第7章 不放过她

“苏雅,你看看你都干的些什么事?我们都要被你给害死了!”

苏雅直接被一巴掌扇飞了出去。

看到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的她,哥哥却在冷笑。

“薄元钧又不在这里,你在我们跟前装什么柔弱?你赶紧给我起来!”

说着话,他走过来提起苏雅,也不顾她一脸虚弱,他口沫横飞的质问。

“你不是说你爱薄元钧爱得死去活来的吗?那为什么他才冷落你几天,你就跑出去外头找男人?而且找野男人也就算了,你竟然还把肚子给搞大了!你怎么这么蠢!”

说着他又作势要打她。

还是父亲及时过来把他给拦住了。

“你别给我乱动!不管怎么说,她现在还是薄太太呢!你把她给打伤了,要是给薄元钧看到,他那么要面子的人,谁知道他又会干出来什么事?”

“现在孟星晴都已经回来了,堂而皇之的和他到处见人呢!这小贱人都没用了,我打她几下怎么了?以前我也没少打她啊!”哥哥却满不在乎的说。

“那也不行!至少在见到薄元钧之前,你不能再动她一根手指头!”父亲冷声说,他就来拉上苏雅。

“你跟我们走。”

苏雅冷冷看着他。

“你要带我去哪?”

“当然是去见薄元钧!”父亲高声喊着,“你干出来这种蠢事,连累了我们。

现在你就给我去薄元钧跟前下跪认错,求他原谅你,不要再针对我们家!”

“原谅他连苏氏都没放过啊!”苏雅轻笑,“为了向孟星晴表达彻底和我割裂的决心,他还真够狠得下心的。”

“这还不都是因为你!”哥哥又破口大骂,“你个贱货,明明都已经占据了薄太太的位置,你怎么都没把他的心给抓过去?这两年时间你都在干什么?现在好了,孟星晴回来了,他们又成了一对金童玉女。

我们家好不容易才有点起色,现在也是因为你,现在又没落了!”

“以前家里的公司就被你们父子俩经营得破破烂烂的,要不是因为我嫁给薄元钧,让薄元钧有意分给你们一点好处,然后其他公司也看在薄元钧的面子上同意和你们合作,你们以为公司能起得来?两年时间,这么好的条件你们都没能重新爬起来,反倒就顾着扒在薄元钧身上吸血。

现在他一不让吸了,你们就又垮了!这明明是你们自己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

”苏雅慢声说道。

她话音刚落,脸上就又挨了一巴掌。

哥哥气急败坏。

“我打死你个乌鸦嘴!家里之所以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那个扫把星妈克的!现在你又来克我们!爸爸一开始就不该娶你妈,他要是娶了我妈,现在苏家肯定不是这样!”

他张牙舞爪的还要来打她,但父亲赶紧把他推到一边。

父亲一把死死抓住苏雅的胳膊。

“不管怎么样,你陪在薄元钧身边两年,帮助他度过了最艰难的这段时光,那么现在就算分手他也必须给你巨额分手费才行!”

第8章 彻底得罪他

“不过你心里眼里只有那个男人,我就不指望你能给自己要到什么东西了,现在我们给你做靠山。

你只需要坐在那里,其他的我们来就行!”

“对了,我还找了媒体,他们人都已经到得差不多了。

现在你换身衣服,赶紧跟我们走!”

她就说呢!无事不登三宝殿,爸爸哥哥突然过来,肯定有原因的!

以前她和薄元钧在一起的时候,他们每次过来都是要好处。

现在他们都要分手了,这两个人竟然还想抓紧最后的时间再吸一口血!

苏雅甩开他。

“我不去。”

“苏雅,你敢反抗我们?”

“而且你们也别去。

薄元钧不是念旧情的人,而且你们闹出来这么大的声势,反倒是在自掘坟墓。

你们要是聪明点的话,就赶紧把公司卖了,这两年赚的钱也足够你们过得舒舒服服的。

可如果你们没有点自知之明的话……你们的下场会很惨。”

“呵呵,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护着那个男人!”哥哥冷哼。

父亲倒是满意点头。

“这样挺好。

一会你在媒体跟前也这样,嗯,脸上也不用化妆了,就这么虚弱凄惨的出现在大众面前,才能激起所有人的同情心。

然后咱们才能要到更多的好东西!”

父子俩径自打好了如意算盘,然后他们根本连衣服都不给她换,就直接把她给拖出去了!

原本女人的体力就不能和男人相提并论,更何况她才刚做完流产手术,身体元气大伤?

苏雅也才勉强反抗了几下,就被这两个人制服,然后带了出去。

他们带着她到了薄氏大楼门口,这里已经聚集了许多新闻媒体的记者。

但是仔细看看就能发现,这都是些爆料边角料的小媒体,真正的大媒体根本连面都没露。

但见到这些人,父亲和哥哥就已经很满意了。

他们抹一把脸,就咧着嘴开始哭诉。

媒体的镜头则是对准了苏雅,把她憔悴的面容全数呈现在屏幕上。

其实苏雅根本没有听父亲哥哥说了些什么。

她只是看着眼前的这些人,她又想起了一件往事——

还记得她和薄元钧领证那天,薄元钧看在她的面子上,好歹和父亲哥哥吃完了一顿饭。

出了酒店包厢,双方正要分道扬镳,却没想到刚走出酒店,迎面就来了好些长枪短炮。

那些镜头也和今天一样,死死对准他们,把他们惊愕的面容全都拍了下来。

然后,全城人就都知道他们结婚了!

而通知媒体过来的,当然就是她的父亲和哥哥!

当时薄元钧气得半死。

不过他还是耐着性子先把眼前的媒体对付过去,然后才拉着她回到薄宅。

但刚进家门,他就松开了紧紧握住她手腕的手。

“现在你满意了?口口声声说着什么都不在乎,只要能和我在一起就好。

结果一扭头,你就把结婚的消息告诉了媒体。

媒体知道了,那就等于所有人都知道了!薄太太,你这个算盘打得可真够好啊!”

一场错爱到白头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一场错爱到白头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一场错爱到白头全部精彩内容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