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手机游戏 > 飞行射击> 主角张幼斌的小说贴身兵王在都市在线阅读

主角张幼斌的小说贴身兵王在都市在线阅读

|贴身兵王在都市

贴身兵王在都市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六章往事如烟

M6虽然还远远的跟着,但是司机的胆量比张幼斌差上太多,自信心也差了太多,张幼斌的车速保持在180公里不减,不断拉开与对方的距离。

坐在副驾驶上的陈嫣,看着窗外呼啸而过还带着几分幻影的景象,心跳得如打鼓一般!

眼看张幼斌毫不减速,面色苍白的陈嫣无力的看着张幼斌,恳求道:“张幼斌快停车,求你了!”

张幼斌看了一眼后视镜,淡淡道:“虽然看不到那辆M6,但以防万一,还是再甩他一段。”

陈嫣急忙求饶道:“求你停车吧,我有心脏病!”

张幼斌愣了愣,心脏病可不是闹着玩的,搞不好会出人命,于是他便慢慢将车速降到六十,陈嫣这才算是平稳下来,心有余悸的坐在座位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张幼斌不禁问道:“老板,你不会真有心脏病吧?”

“我没病!”陈嫣一脸恼火的看着张幼斌,半天才将气抚平,气恼的道:“但我如果不撒谎的话,你能减速吗?”

张幼斌知道被骗,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在那辆宝马M6早就没了踪影,张幼斌便直接将车开到了机场。

当张幼斌刚将车停稳之后,陈嫣终于算是彻底松了一口气,开口道:“你不是要去取行李吗?我在这等你,待会请你吃饭。”

张幼斌摆了摆手后,道:“不用了,我去取了行李就回去了。”

陈嫣又回复了以往的冷淡:“那怎么行,我既然说了要请你吃饭,就一定要兑现承诺,你去取吧,我在这等着你。”

张幼斌还想拒绝,道:“真的不用,我自己随便吃点就行。”

陈嫣有些不耐烦的打断道:“我陈嫣说过的话说到做到,你不来我就一直在这等着,你自己看着办吧。”

张幼斌耸了耸肩膀,淡然道:“行,你是老板,你说了算,在这等我。”

说完,他便打开车门,向机场停车场旁边的一个行李寄存处走去。

陈嫣看着张幼斌走远了,这才捂住心口,一脸后怕的自言自语道:“这个混蛋,开车这么快真的是吓死我了,没心脏病都被他吓出心脏病了!”

张幼斌取了自己的行李回来,陈嫣已经坐在了驾驶室内,见张幼斌提着一个行李箱过来,开口道:“把东西丢进后备箱。”

张幼斌顺手便将箱子塞了进去,随后便坐进了副驾驶。

坐在副驾驶上,张幼斌掏出手机,打开自己的邮箱,大概看了一堆兄弟姐妹们发来的慰问邮件,让张幼斌心中一暖。

血色佣兵团就像是一个大家庭,核心的十几个人可以说关系比真正的兄弟姐妹还要亲密的多。

在这个大家庭里,雷鸣是老大哥排行第一,张幼斌排第三,他被雷鸣赶出来,其他的兄弟姐妹对此都很理解,知道雷鸣是希望他能够早日漂白、过正常人的生活,不过排行老七的七妹,却对此非常伤心。

眼见七妹发来的邮件里,字字都透着伤感与不舍,张幼斌不禁苦笑一声,这个丫头,从小到大都离不开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走后她过的怎么样。

……

就这一会的功夫,陈嫣已经将车开到了一家饭店门口,随后停车带着张幼斌走了进去,这是一家湘菜馆,虽然外面看起来并不起眼,但内部的装修却非常有格调。

陈嫣坚决的回绝了服务员关于是否要包间的问题,与张幼斌一起坐在了大厅里,大厅的人多、也很嘈杂,但两人对此都是不以为然。

陈嫣就是因为不愿和张幼斌进包间才选择大厅,但这里吵闹的环境却又让她有些吃不消,但看着张幼斌一脸无关紧要的样子,自己也咬牙坚持了下来。

陈嫣随便点了一些饭菜,一直到饭菜端上来,两人都没有跟对方说一句话.

正在吃饭的陈嫣忽然想起什么,开口问道:“张幼斌,我看过你的身份证,你应该是本地人吧?既然是本地人,怎么还把行李寄存在机场?”

张幼斌也不掩饰,淡然道:“我是本地人没错,不过我刚从外地回来,在这里也早就没有亲人、没有钱、也没有住的地方……”

张幼斌的解释在陈嫣眼中,简直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在她看来,一个游手好闲的年轻男子,如果在燕京举目无亲,他靠什么把自己收拾的如此人模狗样?连个行李箱都是LV的周年纪念限量款,至少十几二十万!

就这样,还说在燕京没有亲人、没钱、没住的地方?骗鬼呢吧!你当我陈嫣是三岁小孩那么好骗?

陈嫣只是瞥着眼睛瞪了张幼斌一眼,便没有再搭理他,那种眼神和表情让张幼斌也有些不爽,干脆就谁也不理谁。

只是,陈嫣发现,自从自己问出关于亲人的问题之后,张幼斌沉默的表情上便多了几分落寞。

其实,张幼斌在燕京是有亲人的。

他八岁那年,父亲成为外交官,把他与母亲都带去了中东,但是他十岁那年,因为中东的一场恐怖袭击,父母当场身亡,当时的张幼斌也在现场,因为被父母死死护在身下才保住一命。

恐怖分子将年幼的张幼斌掳走做人质,最后是华人出身的雷鸣将他救了出来。

这么多年来,张幼斌爷爷一家还有外公一家,两家人都在寻找他的下落,雷鸣在刚救下他的时候,也准备把他送回到亲人身边,但张幼斌却为了能够亲手替父母报仇,以死相逼要留在雷鸣身边,而这一留,便是十四年。

十四年,当初那个躲在父母尸体下瑟瑟发抖的小男孩,已经成长为全世界最强大的兵王,全球佣兵都将他奉若神明,人送外号战争之王,King-Of-War。

张幼斌的本名叫张静,雷鸣觉得这个名字对一个男生来说太文静,于是给他换名张幼斌,寓意是年幼时就能文又能武。

想到这里,张幼斌自嘲的一笑。

现在,自己虽然在燕京寄人篱下,但爷爷、姥爷两家都已经成长为枝繁叶茂的大家族,名气即便是自己在中东时也经常有耳闻。

要说家世,他张幼斌的家世极不简单,爷爷现在已是华国的将级军官,而且是某军区首长;

外公手里也掌握着一个在国内排名前茅的商业帝国,资产早已逾百亿!

只是,张幼斌觉得,这些和自己都没有任何关系,十四年前,他们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十四年后,自己也没有任何理由去打扰他们的生活。

想到这里,张幼斌心中不免有些惆怅。

而坐在他对面的陈嫣,多数时间是在揣测张幼斌的真正来路,故此,两人心照不宣,自从两人之前一问一答以后,彼此就便没再搭理过对方。

直到最后,陈嫣将帐结了,和张幼斌一起走出饭店,她才依旧用自己冷傲的表情,开口对张幼斌说道:“把你的行李拿出来,我还有事,就不送你了。”

张幼斌对她这种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的态度很是不爽,但也没有多说,直接将自己的行李箱从她的车里拿了出来。

刚刚把后备箱的盖子盖上,汽车就喷出一阵呛人的尾气,远远驶离了饭店。

站在原地享受未散尽的汽车尾气,张幼斌心中暗暗发誓:“终有一天,老子要把这个自以为是的娘们弄上手!”

第七章拉拉

张幼斌提着行李箱,乘坐地铁返回了酒吧为他提供的员工宿舍。

宿舍里,小波正在复习功课,为了不打扰到他的学习,张幼斌将行李放回去之后,便一个人在四合院中的一个破旧藤椅上躺坐着休息,回想起自己在血色佣兵团里最宠爱的七妹,张幼斌心里一阵思念与心疼。

到了下午四点多,陈嫣阴着脸走了进来,见张幼斌正在躺椅上闭着眼睛、轻轻摇晃,一脸悠闲自得的样子,陈嫣心中气不打一处来。

她用自己的手提包甩在张幼斌的身上,眼见张幼斌睁开眼来,便恶狠狠的盯着张幼斌,一句话也不说。

张幼斌不明所以的看着陈嫣,不知道她为什么看自己的眼神仿佛看杀父仇人一般,不禁问道:“怎么了老板?”

陈嫣冷冷的看着他,气恼的说:“怎么了?你还问我怎么了?今天我的车被测速拍照十四次,其中十次是超速超过100%,直接被交警列为重点关注对象,吃过饭我刚把车开出去,没多大会就被交警给拦下了,要不是打电话给我爸,我现在恐怕已经被拘留了!这都怪你,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

张幼斌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淡然道:“是你让我开的,我当时也跟你说了,违章不能怪我…….”

陈嫣不禁咬了咬牙,横着脸道:“我是让你开快一点,可我让你开那么快了吗?”

张幼斌撇了撇嘴,不在意的说道:“你也没说具体要开多快吧?”

陈嫣看着张幼斌一脸淡然的模样,恨恨道:“你以为我是来找你算账的?我就是气的慌,这次是我活该、我认了!”

说完也不理会张幼斌,抓起自己的包便转身走了出去。

陈嫣今天真的是快要气炸了,且不说张幼斌开车把她吓的险些昏过去,只是想到自己被交警扣下来、险些被戴上手铐抓走的那一幕,陈嫣就一肚子火。

没办法,陈嫣只能打电话给爸爸求救,没想到爸爸刚把她从交警那里带出来,便立刻冲她发难。

陈爸不满的不是她开车违章,而是不满她上午那么冷淡的对待刘震,也就是那个开宝马M6追了陈嫣一上午的男人。

除此之外,陈爸还一再询问她,上午坐在她车上的男人到底是谁,陈嫣无奈,只好说那是她酒吧新来的一个伙计。

然后陈爸又在不停的絮叨他的那一套理论,诸如他与刘震的父亲是好兄弟、好伙伴,以后的生意还要靠刘家多帮助、让自己对刘震好一些之类的话。

陈嫣听的头大不已,她心里清楚,爸爸对她就一个要求,那便是嫁给刘震,让两家亲上加亲,这对他的事业会有很大帮助。

但是,陈嫣宁可一辈子不嫁人,也不愿意嫁给刘震。

只是,陈嫣不敢当着爸爸的面把这些话说出来,好不容易把老爸打发走之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来找张幼斌撒撒气,好让自己满肚子的火能消一消,但是,张幼斌那一脸淡然的模样,让她更是火冒三丈。

气呼呼的直奔酒吧,陈嫣将门一关,便在休息室的沙发上躺了下来,只是,这一躺,她瞬间忘了生气,脑子里竟然不由自主的想起当日张幼斌在这里、当着自己的面换衣服时的情形。

随后,陈嫣又想起自己当日被他看到了的情形,不知怎的,她的脸臊的滚烫。

“这个该死的张幼斌!”陈嫣随手将一个靠枕丢了出去,就砸在当日张幼斌站着换衣服的地方,对她而言,这仿佛是在砸张幼斌一般无二。

……

张幼斌到点之后跟酒吧的同事一起来到酒吧准备营业,陈嫣便坐在柜台里,连看也不看张幼斌,张幼斌也不顾上搭理她,今天是周末,酒吧客人上的很快,所以张幼斌根本就闲不住。

这时,三个打扮非常时尚的漂亮女人进了酒吧,其中一个留着短发的女人气质极佳,不过这女孩的性子也很聒噪,一进来便对着吧台里的陈嫣大声叫嚷道:“小嫣嫣!”

陈嫣抬起头来,原本有些不爽的表情立刻兴奋起来,也不顾及什么形象,冲出来与那女孩拥抱一下,很是肉麻的叫了一声:“老公!”

老公?张幼斌听到这个称谓,不禁皱了皱眉,心说:“难道这个脾气古怪的陈嫣是个拉拉?”

眼看着两人在大庭广众下互相亲吻对方脸蛋,张幼斌心中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看法。

那陈嫣拉着她那位“老公”的手兴奋的问道:“臭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那短发女人咯咯一笑,道:“我今天早上刚下飞机,这不就来找我的小嫣嫣了嘛,我什么时候能把你给丢到一边?倒是你,这么长时间没见,有没有忘了老公我呀?”

陈嫣捏了捏她的脸蛋笑道:“你走的这半年多,我可是每天都想你!”

说着,一脸兴奋的带三个女人到吧台旁边的一张空桌前坐下。

此时正好酒吧里没有闲着的服务员,陈嫣冲着张幼斌招了招手,道:“张幼斌,过来招呼着,没看见来客人了吗?”

纵使以前的张幼斌再牛逼,此刻被陈嫣使唤着也得硬着头皮上,踱步来到陈嫣身边,开口问道:“老板,有什么吩咐?”

那个被陈嫣唤作老公的那短发女人,此刻一脸夸张的道:“小嫣嫣,你店里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个大帅哥?你该不会是想让我这个‘老公’刚回来就下岗吧?”

陈嫣有些不屑的道:“别乱说,他是我店里新来的服务员。”

那女人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陈嫣,又看了看张幼斌,好奇的问道:“帅哥,你真是新来的服务员?”

张幼斌点了点头。

“那你有没有女朋友?”

张幼斌又摇了摇头。

那女人惊呼一声,转而对身边一个看上去很乖巧、内敛的女孩说道:“甜甜,你看这个男人怎么样?要不要让小嫣嫣给你介绍介绍?”

被调侃的女孩害羞的给了她一个白眼,低头不语。

张幼斌不免尴尬,开口问陈嫣:“老板,有什么吩咐吗?”

陈嫣看也没看他道:“拿一打科罗娜过来,吧台下面有一瓶我私人收藏的红酒,都拿过来,再拿些冰块,噢对了,让后面多拿点小吃零食。”

说罢,转而又对三人笑道:“你们还要什么?”

短发女人有些不满的说道:“上次不是让你请一个调酒师吗?你这里连鸡尾酒都没有。”

陈嫣没好气的说道:“你以为靠谱的调酒师那么好找啊?我想找个真正好的调酒师,不是要那些玩杂耍、糊弄人的家伙。”

和陈嫣坐一排的一个女孩凑过来道:“哎,对了,凯撒酒吧的那个调酒师很棒!长的也挺帅,嫣嫣你去把他挖过来。”

陈嫣又好气又好笑的道:“你以为多简单似的?凯撒的老板是我爸爸的朋友,我怎么好意思去挖别人墙角?”

短发女人眨着大眼睛,调侃般的笑道:“要不嫣嫣你去使个美人计?”

陈嫣笑着一巴掌打过去,啐道:“你要死啊,那么想喝鸡尾酒你自己怎么不去!”

刚说完,陈嫣看着还站在旁边的张幼斌,一脸奇怪的问道:“咦,你怎么还站在这?”

张幼斌看着她不耐烦的表情,郁闷的长大了嘴道:“你不是还要问你朋友都需要什么吗?”

陈嫣想了想,觉得张幼斌说的倒是实情,不过她脑子转的非常快,翻眼道:“你不会先去拿了我之前说的那些,然后再过来啊?”

张幼斌暗自苦笑,心中不免感叹:“普通人的生活也不好过!虎落平阳被犬欺,还特么是个母夜叉的!”

第八章主动送死

张幼斌为陈嫣和她的朋友服务完了之后,刚有了喘口气的机会,却没想,酒吧大门忽然走进来四个男人,其中带头的那个,张幼斌一眼就认了出来,正是上午那个开宝马M6跟着陈嫣的男人。

男人进来后也瞥见了张幼斌,狠狠瞪了他一眼,但目光并没有在他身上太多停留,先是四处看了看,然后径直走到陈嫣身旁,温柔的道:“嫣儿,伯父刚才给我打了电话,我过来看看你,没什么事吧?”

陈嫣没有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不耐烦的说道:“我不是好好的在这吗?能有什么事?”

男人并没有在意陈嫣的冷淡,继续笑道:“我和小三他们过来看看你,顺便喝点酒,有空吗?过来一起喝点。”

陈嫣头也不抬冷漠的道:“你陪你的朋友喝吧,我这还有朋友呢。”

那短发女人开起了对方的玩笑,道:“刘震,你见了我们怎么也不打招呼?眼里边全是嫣嫣的影子?”

刘震眼里确实全是陈嫣,经对方一提醒,这才看见对方,忙陪笑道:“我怎么能把龚小姐给忘了,龚小姐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跟我打声招呼,我好给你洗尘。”

说罢,刘震又看到其他人,笑着说:“噢,还有陈小姐,孙小姐也多日不见了。”

陈嫣不耐烦的说道:“刘震,没什么事的话,就请自便吧,我们几个好姐妹要叙叙旧,没工夫招待你。”

刘震表情有些尴尬,随后开口道:“那你们就先玩着,我那边也有朋友,就不打扰了。”

说罢,刘震回到自己几个朋友跟前坐下,招呼了一声服务员。

张幼斌没有过去,一旁的小波便主动上前接待,而刘震便一直用余光打量着张幼斌,他今天并不是为陈嫣来的,而是为张幼斌。

他本以为张幼斌真的是陈嫣的男朋友,但听陈嫣的爸爸说这人只是陈嫣酒吧里的伙计之后,刘震便准备过来核实一下。

现在眼见张幼斌穿着服务员的制服,刘震的心中便信了八成,也稍稍松了口气。

不过,想起上午陈嫣跟他那种亲热的样子,想起这家伙开车把自己甩在脑后吃瘪,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刘震家世显赫,模样也不差,不过,他在心中将自己与张幼斌比了比,心中不免有些嫉妒,这个男人比自己帅、比自己高、比自己身材好、比自己有味道,跟他比起来,自己似乎处处都不如他。

于是,刘震立刻便将张幼斌列入了情敌之列,今天这么好的报仇机会,绝不能错过。

刘震象征性的叫陈嫣过来一起喝两杯,但被陈嫣直接拒绝,刘震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对陈嫣说道:“嫣儿,你店里这位兄弟在那站着也没事,不如让他过来陪我们喝两杯。”

陈嫣怎能看不出刘震的想法,反正两个男人她都看着不爽,不妨让他们互相针对。

随即,陈嫣爽快的答应下来,道:“可以啊,张幼斌,今天晚上你就不用上班了,陪他们喝点。”

说完,便又和自己的姐妹聊了起来。

张幼斌此刻心中冷笑一声,暗忖:“正他妈不爽呢,就来个主动送死的男人,好男不跟女斗,老子收拾不了陈嫣那个臭娘们,老子还收拾不了你?”

随即,张幼斌迈步过去,坐在了刘震旁边,这是一张六人桌,对面已经坐了刘震的三个朋友,想必刘震自己坐这一侧,也是为了给陈嫣留个座位。

刘震见张幼斌坐在了自己身边,客气的给张幼斌倒了一杯酒,皇家礼炮威士忌,这酒虽然一般,但是味道还算不错。

刘震笑问道:“要不要掺点生姜水?”

张幼斌微笑着摇了摇头接过杯子,自己加了些冰块笑道:“这样就行。”

刘震打量了他一眼,不露声色的笑道:“兄弟,车开的不错嘛。”

张幼斌笑道:“哪里,只是今天早上正好碰见老板,她非要让我开快点,我也是无奈之举。”

张幼斌说的完全是大实话,但是往往越说实话别人越不相信。

刘震心里冷笑,接着问道:“看张先生打扮如此不凡,干嘛要到一个小酒吧里做服务员呢?”

张幼斌继续说实话道:“我刚从外地回来,没有个落脚的地方,再加上自己没什么文凭只好到这来工作了。”

刘震心里骂道:“你他妈当老子是傻鸟啊?这种话说给狗听,狗他妈也不信!我看你就是奔着我的嫣儿来的!”

心中虽然这么想,但刘震嘴上却是十分客气的说道:“我看张先生如此一表人才,如果不嫌弃的话,到我的公司来工作如何?我给你十倍月薪。”

张幼斌想也没想,便开口拒绝道:“谢谢,不过我就是一个闲散惯了的人,大公司不适合我,这里就挺好。”

刘震有意想摆出身价吓一吓他,便掏出自己的名片笑道:“张先生不必谦虚,这是我的名片,如果哪天有想法了,随时联系我。”

张幼斌一只手将名片接下,却连看都没看,直接丢到一旁,不再说话。

刘震心里一阵气愤,奈何在这个当口也无从发泄,便给对面的三个人使了个眼色,端起酒杯,笑道:“今天头一次见面,我敬兄弟一杯,来,干了。”

张幼斌端起酒杯和刘震碰了一下,淡然笑道:“来,干。”

刘震仰头将一杯酒尽数倒进肚子里,张幼斌也将整杯酒喝下肚中。

张幼斌刚刚放下酒杯,对面的一个人就急忙给他倒酒,笑着说道:“兄弟海量,今天大家头一次见面,来,我也敬你一杯。”

张幼斌心里一阵发笑:“你们几个想打车轮战?这不是主动送死吗?”

贴身兵王在都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贴身兵王在都市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贴身兵王在都市小说全文

软件截图
  • 主角张幼斌的小说贴身兵王在都市在线阅读截图欣赏
相关下载
下载地址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