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手机游戏 > 飞行射击> 主角夭阏穆梵墨的小说惊世独宠总裁别套路在线阅读

主角夭阏穆梵墨的小说惊世独宠总裁别套路在线阅读

|惊世独宠总裁别套路

惊世独宠总裁别套路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6章怎么着都得为她讨回一个公道不是

夭阏把把精准,下无虚中,大叔跟着赢了不少,围观的人看了两三轮后也纷纷跟风下注,又几轮过去,庄家连输,荷官不淡定了,额头上渗出了点点汗珠,而后背早已湿透。

太可怕了!

他感觉自己的荷官生涯可能就止步于今天晚上了。

下注人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经理闻声赶来。

倒不是因为输了钱的原因,那点钱,顶头大boss还不至于在意。

只是在这个场子这么多年,他还从来没见过一个人这么神准,百猜百中。

出老千是不可能的。

没有人能够在这个场子里出老千。

那么,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经理一双眼睛老狐狸一般的看着夭阏,面前是一张完全的新面孔,年轻,五官精致,之前从来没有见过。

这个时候如果他贸然把人请离座席,肯定会引起众怒,经理正想着,还未开口,夭阏便已先开了口。

“经理是吧?你要不要请我喝一杯。”

“我的荣幸。”老白赶紧接口。

被赌场的人公然请走是一回事,夭阏主动说要走又是另外一回事,同样是离开,性质却完全不同。

跟着夭阏一起下注的人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他们今天晚上算是沾了夭阏的光赢了不少。

夭阏离开坐席之前,被唤作老刘的大叔对她说:“小伙子,不错,这是我的名片,有时间给我电话啊。一定!”

夭阏笑笑,把名片收进裤袋里,便跟着经理走了。

“墨哥,快来,我现在在你的赌场里,有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林翰阳半靠在二楼的栏杆上,目睹了夭阏在赌桌前玩的全过程,在老白还没出现的时候,便掏出手机给穆梵墨打了电话。

“太有趣了!”把电话挂了之后,他意犹未尽,口中还在喃喃着。

收完线便又继续往楼下看,却发现,人不见了!

“我去,搞什么鬼?人呢?”

他急忙从二楼下来。

往角落使了一个眼色,立马有保镖从暗处出来。

“刚在这里玩骰子的少年呢?”

“禀林少,他跟经理走了。”

“走了?往哪去了?老白那家伙要对他做什么?该不会人家赢了那么点钱,他就担心了吧?如果他敢动他一根毫毛我绝对饶不了他。”

“林少,这个我不清楚。”

保镖一问三不知,林翰阳也不废话,直接往老白的办公室走去。

结果,办公室里空空如也。

林翰阳又给穆梵墨打了个电话:“墨哥,你过来了没?赶紧的,我跟你说,帝爵这里出事了!”

林翰阳一副语气很着急的样子。

说完后,穆梵墨挂了电话,刚好把手上最后一份文件处理完,这才起身,拿起车钥匙,往帝爵的方向驶去。

跟林翰阳认识这么多年,可算是非常了解他了。

能让他语气着急,又不说什么事情的,一般都是小事,而如果他语气非常冷静淡漠说事的话,那才证明真的出事了。

林翰阳走到顶楼穆梵墨的房间,直接在沙发上坐下,长腿一伸,架到桌子上,又拨了一个电话。

“把老白给我找出来。”

林翰阳是柏城林家的次子,长的像极了漫画里走出来的美男子,却又带着一点痞气。

家里本想生个女儿,在他还没出生之前,就准备了一大堆小女孩的衣服,结果却又生下了一个儿子,小的时候母亲总喜欢把他当女孩子般打扮。

林家家规严,他大哥是被当成林家继承人严格培训长大的。

言行举止,全部都有一套规范。

而他虽然最后生下来也是个带把子的,母亲却把他当公主般的宠,最后把他宠成了一副性格散漫,吊儿郎当的样子。

不过林母觉得,自己的两个儿子,一个已经必须按照条条框框去成长,那么剩下的一个,能够按自己的天性成长也是一件幸事,更何况,林翰阳平常虽然性格散漫,吊儿郎当,在大的事情上却非常的冷静有担当,所以也就这么一直随他了。

在林翰阳让人找老白的时候,老白正跟夭阏在吧台前坐着,酒保调了两杯酒递到二人面前。

“请!”

夭阏抬起面前的酒,咕噜一口一饮而尽。

刚围的人太多了,她早就口渴,于是便把那酒当水一般的喝了,她酒量非常的好,而这次也完全不担心会被下药算计,毕竟他们刚离开的时候那么多人看着,这人一看便是在这家赌场里地位不低的,不可能傻到众目睽睽之下算计她。

喝完后夭阏主动开口了,“你是不是有话要问我。”

“鄙人非常好奇,您是怎么做到百猜百中的?”

“你怀疑我出老千?”

“这不至于,如果有人能在这个场子出老千,那我也不用在这里干了。”对于这点自信,老白还是有的。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也没想让您白告诉我,您想要什么可以直接说?”虽说出老千是不可能,但老白必须要知道的原因之一,便是如果是他们所用的机器有bug的话,他得排除出来。

比如摇出来的骰子点数并不是随机,而是有规律可算的。

他必须要确保,来他们赌场玩的客户,无论输赢,都是全凭运气。

“就喜欢跟你这种聪明人打交道,不拐弯抹角。”

“我妹妹前几天到你们这,被一个叫辉哥的欺负了,你可知此事?”

“辉哥?王小辉?”老白在脑海中搜索这个名字,如果场子真的出了什么严重的事情,他不可能不知道。

除非有人特意隐瞒。

“不知道,我妹说别人都叫他辉哥。这位经理,有人在你们这出了事,你却毫无所觉,我看你们这个场子也只是浪得虚名啊。”

“实在是抱歉,我这就让人去查。”经理招来一个属下,让人去把王小辉找来。

“本来想着你们这个场子是很安全的,我妹却被人下药,险些就被玷污了,我这当哥哥的,怎么都得来为她讨回一个公道不是。”

“如果事情确实如您所说,我们绝对会还您一个公道!”老白非常严肃的说。

 

第7章跑不了的了

他们这个场子不是什么一清二白的场子,酒池肉林,纸醉金迷,比比皆是,但是在这里的人,人身安全却也是得到绝对的保障的,像下药这种事情是不允许发生的。

事情传出去,对他们的声誉绝对有很大的影响,老白听到后非常正视。

“当然,仅凭我的一面之词也不可全信,你把他找来,我们当面对峙。”

夭阏手上并没有可以拿的出来的证据,真的当面对峙,对方一口咬定没有做,她也不能把人怎么着。

可是,她不需要证据,也不需要赌场替她讨回公道。

她只需要对方怎么对她的,她自己还回去便是了。

说当面对峙便是为了当场还回去。

不一会,有人便把王小辉带过来了。

王小辉是这个赌场里一个小头目,之前混迹于大街之上,三教九流的朋友都各认识一些,平时私下里也会有一些消息的互通,因此,才会有之前夭阏找王小辉要消息的事情。

王小辉能进这个场子,还是因为家里有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在穆氏上班,凭着裙带关系进来的。

他进来之后,也算是安分守己,并没有出过什么大的乱子。

“白经理,您找我什么事情?”王小辉立在老白面前,恭恭敬敬,一脸惶恐,完全没有那天晚上追着夭阏的那副嘴脸。

呵,还真是人面兽心。

夭阏在内心轻嗤。

又一杯酒递过来,夭阏拿起尝了几口,好整以暇的看着王小辉。

“前天晚上你干了什么事情?”

听到老白的问话,王小辉内心一惊,表面故作镇静。

“那天晚上我跟平常一样,巡视完场子,到了点便下班了。”

“在这期间有没有干了什么不应该干的事情?”

“白经理,我不知道您所指为何?”王小辉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承认,承认便完了。

谁不知道这个场子的规矩,胆敢闹事,轻者被逐出帝爵,重者,直接被逐出柏城,而被逐出柏城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又有谁知道,也不会有人关心!

那天晚上他一时见色起意,以为神不知鬼觉,不会有人注意的,谁知道竟然让那个女人跑了。

莫非她回来告状了?

可是没关系,没有证据,他咬死不认,谁也奈他无何。

让他这么笃定的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人走运的时候,真的是连老天爷都帮他,上面的人不知为何,突然命令把那天早上的视频删掉,于是,他趁着删除视频的人不注意,把那天晚上的视频也一起删了。

就算有人问起缺失的视频,也可以说是上面的人让删的,谁会去跟上面的人确认究竟是把视频删长了还是删短了。

王小辉想着这些,心里的害怕也逐渐安定了下来。

“这位先生说你对他妹妹欲行不轨。”老白指向对面的夭阏。

王小辉抬头看了一眼,又迅速的低下。

面前男子跟那天晚上被他下药的女人眉眼间确实很是相似。

王小辉想起那天晚上,都到嘴的肥肉,竟然也飞了!

这几天他脑海中还一直在想着那个女人,一想起就觉得惋惜,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谁知道竟然冒出来一个哥哥,还直接的找到了老白。

“先生,虽然我只是这里的一个身份卑微的下人,可是凡事都要讲证据的。我在这里一向兢兢业业,很珍惜这份工作,也不知您是否认错人了?”

“哦?认错人?”夭阏把玩着威士忌酒杯的边缘,轻轻的笑了。

“我们之前并没有见过,你怎么就能确定是我呢?有没有可能是有相同名字或者是长相雷同的呢?谁不知道我们这里最讲规矩,作为一个普通的职员,我不可能有胆子干出逾矩的事情来!”王小辉继续狡辩着。

夭阏看着面前的王小辉,轻轻的笑着。

“这么一听好像也有点道理呢。”

怎么可能会认错人,她就是当事人好么。

而且,什么证不证据的,她本人就是最好的证据了。

当事人都在了,他还想怎么狡辩?

真以为这是法庭上呢,凡事都一定要拿出切切实实的证据?

呵......

所以,王小辉说的这些对她无关痛痒,她说有点道理那句话也不过是随便一说。

可王小辉听她这么说,更是得意了。

突然,他想起另外一个可能。

那天晚上他下的药是有点重的,如果没有得到纾解的话,只怕是后果不堪设想。

会不会,那个女人没有得到纾解,然后非死即残?

想到这个可能,王小辉心里不禁得意起来,哼,让她逃,让她躲。

脸上的表情也起了细微的变化。

如果那天晚上遂了他的意,两个人只会是风流快活!

而夭阏没错过王小辉脸上那一闪而过的得意。

“能得到这份工作我已经很感激了,怎么还会做出一些损害场子名誉的事情来。”

王小辉说完后又转而对着老白道:“白经理,据我所知,我们场子很多地方都有监控,我建议调取监控,还我一个清白,同时也把真正的凶手揪出来。”他义正言辞。

老白听到这,也觉得或许夭阏是真的认错人了,如果王小辉真的干了那种事情,不可能这么笃定。

夭阏听到王小辉主动说调监控,便觉得有猫腻了。

监控肯定是被动过手脚,或者她所经过的地方是死角,不然王小辉不可能这么笃定。

监控有没有被动过手脚她是无所谓,只是,如果王小辉能够动监控的手脚,那么证明他并不是像表面这样,只是赌场的一个小小的头目,这点是让她没想到的。

所以,王小辉背后是还有其他的势力么?

她想着这个问题。

如果是有其他的势力,或者他是受人指使,那么,她岂不是还要揪出幕后的主使者?

可是,她也并没有跟其他的谁结了仇怨,这点倒是让她想不明白了。

不管是不是,王小辉今晚是跑不了的了。

老白命人调取监控,却发现监控丢失了那天晚上以及早上的。

 

第8章药石无医

老白立马责问相关负责,对方却说:“白经理,我们是接到方特助的命令才删的。”

这让他犯了难。

没想到竟然连大boss身边的特助也参和到这件事情里边。

‘会不会是长相雷同的人’王小辉刚说的这句话在老白脑海中响起。

难道……这个事情跟方特助有关?

仔细一想,如果是乌漆嘛黑的,认错人也是有可能的事情。

老白不敢往下想了。

方特助在boss身边有着很高的地位,受人尊敬,不可能,他不会干出这种事情来的。

夭阏在一旁好奇:“方特助又是谁?”

莫非,这个方特助就是王小辉背后的人?

而且,看样子,有着不小的权力。

老白并没有直接回答:“小伙子,你妹妹呢?”

“不然让你妹妹过来,当面说清楚,认一下人。如果真的是王小辉,我们绝不姑息!”

目前看来只有这一个方法了。

“我妹妹受了惊吓,现在见到生人就发狂,只怕是不能来这里。而且我怕,她真的看到人后,会干出些什么事情来,到时,我这个当哥哥的也控制不住。毕竟,精神病人杀人是不犯法的。”说最后一句话是,夭阏轻轻笑了笑。

然后她把一直把玩的那杯威士忌酒放到鼻子下闻了闻,说出了一句毫不相关的话:“威士忌没有红酒的那种醇香,可是呢,我却更爱它的这种辛辣!”

尤其酒保拿出来招待的,是这里上好的。

“现在看来好像事情陷入死局了呢。”放下酒杯后,夭阏有点无奈的说。

“我妹妹没办法来当面指证,可能的证据又已经被销毁。白经理,你说,这个事情该不会像表面这么简单就跟我妹妹说的辉哥一个人有关吧?该不会是跟这里某个权势地位更高的人也有关吧?比如,那个方特助?”

远在穆氏兢兢业业加着班的方辉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毫不知,一个大锅正往他砸去。

老白内心欲哭无泪,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回答。

他相信方特助的身份地位不会干那种事情,可是辩驳吧,为何又偏偏删了那天晚上以及早上的视频?

这样一辩驳倒反而显得欲盖弥彰了。

这个事情,过后他还得好好的请示一下。

目前只能装没听到,没听到。

“小伙子,事情发生了,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不会推脱,一定会给到您一个交代。可是,无凭无据的,这,我们也不好随随便便的便处置一个人,您说是不?”老白说的有点无奈。

“也罢,或许真可能有点误会。我回去再跟我妹妹问问清楚,必须要确认好了,虽然是受害者,但是咱说话做人也要讲究真凭实据不是。”夭阏装的一脸苦恼:“真是不好意思,这杯酒,就当我向这位先生赔罪吧。”

夭阏把手上的威士忌向王小辉递去。

王小辉看着递到面前的威士忌,半弓着身子,不敢接,转头,下意识的看向老白。

“怎么?这是怕我下药?像我妹妹被别人对待的那样?”夭阏笑着,端到嘴边饮了两口,然后又递到王小辉面前。

“小伙子让你喝,是看的起你,还不快接!”看王小辉似乎有点犹豫,老白喝道。

“是。”王小辉不敢拖沓,接过后,一咕噜的全部喝了下去。

本来他确实是有点犹豫的,毕竟,做贼心虚。

可是,看到夭阏自己都喝了,再加上老白在一旁,他便没有了任何的犹豫。

“事情解决,我也不打扰了。”夭阏直起身子,便要走人。

谁都不知道,早在她摩挲杯子的时候,酒里边便被加了料。

那个药,只要一点点的剂量,便可以让男性不举,无药可医。

甚至,查不出具体的原因。

除非解剖那个地方,做详细的化学检验。

市面上也绝对找不到这种药,那还是她在非洲的时候,从一个部落的酋长那里得到的。

那个部落,有很多隐秘而又不外传的药物,偏偏,酋长把她当女儿般,知道她要离开非洲,特地送了很多的各种各样不同功能的药物给她防身,同时以备不时之需。

这不,就又派上用场了。

这次用的药,溶于水后无任何的颜色,可是,有一个缺点,就是味道。

味道虽不浓烈,可如果是嗅觉特别灵敏的人,靠的很近喝下去,有50%的可能会察觉到异常。

可是,那杯威士忌,完美的杜绝了这种可能,所以她特别喜欢今晚倒的这个威士忌。

以后,这个男人,再也不可能有机会去祸害别的女性,终身只能活在自己那肮脏而又可怜的想象里,药石无医!

想想就觉得大快人心!

可是夭阏说的那句事情解决,却让王小辉内心惊了一下。

什么叫事情解决?

可是,他也没觉得身体有任何的异常,甚至,他压根就不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的药物。

所以,直到很久以后,王小辉求救无门,依然不知道,导致自己再也无法碰女人的原因竟真的是因为那天晚上所喝的那杯威士忌。

他在这之后的一辈子只能活在脑海里的欲望以及身体上无能的矛盾中,备受折磨。

看到夭阏要走,老白也赶紧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年轻人,你还没跟我说,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夭阏粲然一笑:“我就是知道。”

没错,她就是知道。

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不需要任何的锻炼,她能够听的清空气中任何声音之间的细微差别,只要她想,她便能做到。

老白:“……”

这说了不等于白说么?!

可是,他又不能把人给拦着,不让人走。

老白想做又没敢做的事情,却有人做了。

夭阏刚起身准备离开,没走几步,便被人拦了下来。

“您好,林少有请。”一个面貌看起来斯文有礼,仿若文弱书生,可是身体肌肉却异常发达的人走到她面前,对她恭敬的说道。

艹!

夭阏在内心低咒。

这又是唱的哪出?

还想说事情完美解决,回去之后要好好泡个澡,洗去这一身的乌烟瘴气的。

惊世独宠总裁别套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惊世独宠总裁别套路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惊世独宠总裁别套路小说全文

软件截图
  • 主角夭阏穆梵墨的小说惊世独宠总裁别套路在线阅读截图欣赏
相关下载
下载地址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