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手机游戏 > 飞行射击> 主角林修的小说女神的医流高手在线阅读

主角林修的小说女神的医流高手在线阅读

|女神的医流高手

女神的医流高手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0006章偷偷看言情?

  又圆又大!

  跟磨盘似得!

  我‘咕隆’一声下意识吞咽着口水,眼神有些发直,竟然没来得及避开沈曼的忽然转身,她刚找到手机拨出号码,眼神就直直的跟我对上了!

  “你————”沈曼顿时呆滞,身为一个成熟的女人,她哪里会不明白我刚才在偷看着她哪里,顿时咬着唇指了指我骂道,“在外面学坏了是吧?我……”

  “喂?”沈曼还没教训我,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个浑厚的男音,“是……沈曼?”

  沈曼急忙捂着听筒走到一旁,脸颊莫名的染着一层绯红,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刻意冷淡道:“是蒋威吗?我记得你说过如果有事可以求你帮忙的对吧……”

  沈曼晃着手指点了点我,一脸寒霜的朝着阳台那边走过去打了这个电话,我却盯着她那曼妙婀娜的背影依旧显得有些意犹未尽,刚才那轮圆月是真的惊艳到我了。

  打完电话,沈曼的情绪才稍微放松了一些,沉着脸把我喊过去坐在阳台那边瞪着我斥道:“这几年你在哪呢,怎么突然跟雅莉混到一块儿了?”

  我急忙辩解说我跟陈雅莉不是那种关系,只是正好遇到了所有被陈雅莉拉来顶缸的。

  沈曼显得无比头痛的嗔骂了一句陈雅莉,然后苦涩的摇了摇头说道:“不过林修你也别怪雅莉,她妈妈去世早,父亲是个喝醉了就会动手打人的烂酒鬼,所以一直都是寄住在我这里的,只是可能她从小安全感不足,所以心眼稍微多了一些……”

  我淡笑道:“我没在意这些!”

  沈曼伸手捋了一下耳边的秀发,我这才注意到她的半边脸颊已经红肿起来,看样子之前大熊那个王八蛋打她用的力气还不小!

  我顿时指了指沈曼的脸说道:“那个……我会一点化瘀的土方子,可以快一点帮你消掉脸上的红肿,要不要试试?”

  “嗯?”沈曼这才想起来,伸手轻抚了一下自己的脸蛋嘀咕道,“这群人渣,迟早不得好报,不过你还懂这个吗?”

  我‘嗯’了一声点头,说是自己这几年陆陆续续在一些工地上搬过砖头,经常遇到一些淤伤之类的伤势,有一个独臂的前辈教了我一些东西,隐隐约约的跟沈曼聊了起来,一边找到了冰箱里的鸡蛋,又找了一张纸烧成灰,慢慢的处理着她脸上的淤肿。

  只不过沈曼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浓郁的女人香气在这么近的距离让我的血液有种压抑不住的感觉,尤其是手指总会有意无意间触碰到她那幼滑的脸蛋,带着滚烫的温度,就仿佛燃起了心里的小火苗似得……

  一种奇怪的猫爪挠心般的感觉在心底扩散,但我又不敢放肆,毕竟沈曼在我心中还是有威严的,而且我也算是见识过了她强悍的一面了。

  沈曼闭着眼眸仰面躺着,我站在沙发后用手指往她精致的脸蛋上涂抹东西,这画面让我忽然联想起了好像有一部叫做《做头》电影里的画面,喉头忍不住一阵阵的干涩炙热……

  沈曼却丝毫不觉,修长而漂亮的睫毛时不时妩媚的颤一下,一直等我完成后才睁开眼眸,眼神也变得柔和起来叹道:“想不到这几年你也过得这么差,不过说真的,当年学校那个决定我也是不同意的,但是……”

  我这才想起来了陈雅莉答应过我的,只要帮沈曼解决麻烦她就告诉我许璐那件事走漏的秘密,我刚想试探着询问沈曼知不知道那件事的真相时,卧室门却忽然打开,陈雅莉直接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就走了出来。

  我顿时翻了个白眼,心想陈雅莉这可真是胆大至极啊,大片白皙的肌肤和一双修长的大腿就那样矗立在空气中,真是不怕男人看吗?

  沈曼也是脑门上浮现黑线,起身朝着陈雅莉就是一顿呵斥:“你这死孩子,不知道有男生在这里吗?你赶紧给我滚回去穿好衣服出来!”

  “嘻嘻,那又不要紧,反正林修是我男朋……”

  “闭嘴!”不等陈雅莉吊儿郎当的说完,沈曼显得有些凶巴巴的瞪着她哼道,“刚才林修都说清楚了,你进不进去?”

  陈雅莉顿时吃瘪,撇了撇嘴瞪着我指了一下哼道:“真有你的,一点都不像个男人!”

  说完她气呼呼的转身进屋去了。

  沈曼也是气得无语:“这死丫头真是太难管教了,读书不上心还成天在外面瞎混,真不知道我姐怎么会生出这么个孩子……”

  气氛显得有些尴尬,沈曼也似乎忘记了我之前偷看她的臀的事情,短暂的安静后,沈曼忽然回过神问道:“你现在住哪里?”

  “呃,我才刚回来,暂时住在一家旅馆!”我下意识的回了一句。

  “这样吗……”沈曼蹙眉嘀咕道,“我担心那几个被你打伤的家伙会找你的茬,要不然你暂时在我这里住一段时间吧?反正这房子过不了太久应当会被拆迁了!”

  我顿时惊疑不定的看着沈曼问道:“你之前不是还很担心那个叶彬吗?”

  沈曼神色复杂的发出一声叹息,然后说道:“我刚才不是打了那个电话吗?我有个老同学还算有点能力,这件事我求他的话,应当会有办法的!”

  “哦……”我疑惑不已的看着沈曼,“可既然您有这样的朋友,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找人帮忙呢?”

  “咔!”

  沈曼还没回答,卧室的门就再次打开,陈雅莉穿着一套还算正常的睡裙走过来笑道:“这个问题我来回答,我XY呢,人美心善,有个以前的大学叫蒋威的叔叔一直在追求着她呢,我见过一面,人家开的可是大奔,长得也还算儒雅,但可惜呀……”

  陈雅莉耸了耸肩叹道:“我亲爱的XY却看不上人家,所以我们才一直窘迫到今天还要被人欺负!”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沈曼也毫不客气的瞪了陈雅莉一眼,叹道,“我跟蒋威只是同学关系,大学那会儿就观念不同,难道就因为他有能力所以我就必须嫁给他吗?你真是天真!”

  听到这里,我的表情顿时古怪至极,沈曼说陈雅莉天真?我估计沈曼对陈雅莉有误解,只怕陈雅莉比沈曼还要了解男人!

  不过陈雅莉的一番话倒是让我对沈曼刮目相看了,她今天凶悍的样子把我吓了一跳,可是她的勇气和原则也让我感到佩服!

  大概是沈曼的那个老同学真的起到了作用,一直到沈曼脸颊消肿也没有人上门来找麻烦,所以沈曼执意把我留了下来。

  晚饭是沈曼做得,陈雅莉看上去就跟一个熊孩子似得不但没有去帮忙,反而一直缠着我坐在沙发里询问关于我的事情,我只能随意敷衍着她。

  但晚饭之后,我只是去了一下卫生间的功夫再出来,客厅里就只剩下沈曼一个人在收拾残局了,问了一句才知道陈雅莉竟然这么晚又溜出去了!

  沈曼摇了摇头显得无可奈何的苦笑道:“雅莉小时候挺乖巧的,可是越长大就越叛逆了,我有时候觉得对不起我姐……反倒是你,在外面吃了不少苦头,看起来倒让人更放心,所以说啊人就得到社会上去历练,经历了艰苦才会成长!”

  我忍不住笑道:“这让我想起了我姐的一句话,她入狱前跟我说‘未来这一路我可以哭,但不能停下来,因为我是男人!’”

  “哈?”沈曼停下动作,眼眸看着我笑了笑,“看来你姐也喜欢看言情小说呀?这句话我记得好像是亦舒说的!”

  呃,我微微一怔之后忍不住盯着沈曼笑了起来:“我记得读书那会儿沈老师缴了我们班上不少小说啊,那您私底下难道也偷偷的看言情小说吗?”

  沈曼微微一愣,脸颊忽然爬满羞红朝我扔了一团抹布过来嗔骂道:“臭小子找死啊你,老师的茬你也敢找……”

  我躲开抹布,心里却涌起奇怪的感觉,因为沈曼这一刻的神态简直罕见至极,像极了一枚恼羞成怒的少女,比平时的风韵十足的她都要更显迷人。

只是下一刻我们都还没反应过来,猛然间传出一阵轰然巨响,伴随着地板猛烈的震颤,整扇大门就这样直直的朝着屋内倒塌下来……

  我看到沈曼吓得惊呼着抱头,担心房门砸到她,于是慌忙朝她扑了过去,可是好巧不巧的是,沈曼正好移了一步,我算计失误之下,手心好像抓在了一大簇棉花团里似得……好柔!

 

第0007章江湖规矩

  房门轰然倒地,灯光震得摇晃!

  我搂着沈曼纤细的腰身就地滚了一圈,贴着沙发才停下来看到了门口鱼贯而入的那些人,其中包括那个用纱布吊着胳膊的催债头目大熊,只不过这次他是站在一个戴着墨镜扎着长发的男子身后!

  “彬哥,就是那小子——”大熊一脸凶相,咬牙切齿的指着我怒吼了一句。

  沈曼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刚才我失手摸到她那里的事情似乎完全没有引起她的注意,她扶着沙发站起来瞪着叶彬,指着倒塌的大门寒声呵斥道:“叶彬!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当初说好的私人借款,利息比银行高了一分,你还想怎么样?”

  “哦,沈老师,我想你误会了!”叶彬伸手点了点我这边,冷笑道,“我们的账先放一边,我今晚是来找这小子算账的!”

  叶彬摘下墨镜,我这才发现他的眼睛狭长,带着一抹天生的凶光在眼眸里闪烁着,被他盯着给了我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我有点后悔应当趁着之前的时间跟沈曼多了解一下叶彬的资料的,现在人家直接找上门了,我却对他丝毫了解都没有!

  而且,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周围的人肯定是听到了,但叶彬这些人却丝毫无惧的守住了出门的方向,看样子是笃定不会有人来帮忙了!

  沈曼比我更了解叶彬的实力,也没有了白天跟大熊他们抬扛的勇气,直接拿出自己的手机冷声道:“这件事看样子我们说不清楚了,不如现在报警解决啊……”

  “啪啪啪啪……”

  叶彬一边鼓掌,一边朝着我们这边走过来,然后大马金刀的坐在了我们旁边的沙发里对沈曼冷笑道:“不愧是当老师的人,头脑清醒,不过我可以跟你打个赌,如果你报警的话,他顶多能走出这个门,但下场却更惨十倍,信吗?”

  沈曼顿时咬着牙停下来瞪着叶彬哼道:“你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欺负一个小孩子算什么本事,而且我已经打电话给我朋友了!”

  “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叶彬拿出自己的手机笑了笑,“蒋先生给我电话了,不过他一个商人再怎么说强龙也不能压地头蛇不是?我答应了他不找你麻烦,可是这小子————”

  叶彬朝着我咧嘴冷笑了一下说道:“他打了我的人啊,这事情传出去就是打了我的脸,如果我连一个毛头小子都收拾不了,我还用出来混吗?”

  “打人顶多赔偿医药费,难不成你还想怎么样?”沈曼下意识的伸手把我拉到了她的身后,这个细微的动作让我心下微微一暖,想起了林晚入狱前的一幕。

  “医药费是一定要赔偿的!”叶彬翘起二郎腿冷笑道,“但是既然是他动的手伤了我的人,面子上的东西却还得用其他方法解决!”

  “什么方法?”沈曼语气发颤。

  “让我的人也打断他的一只手,医药费照赔————”叶彬说完,看着沈曼笑了笑道,“这是唯一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不行,你们这是行凶!”沈曼气得直哆嗦,咬牙拿出手机就准备拨打电话。

  但叶彬似乎意识到了沈曼要做什么,竟然提前拨通了一个号码,而且开了免提,抢在沈曼拨通之前,电话那头传出了一个浑厚的声音客气的笑道:“彬哥什么事?”

  叶彬朝着沈曼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随后淡笑道:“蒋先生,我答应过你不找沈老师麻烦的,但似乎她这里还是有点麻烦,那个打伤我手下人的家伙,沈老师也想保……”

  叶彬的话音刚落下,沈曼急忙抢着喊道:“蒋威,你再帮我这个……”

  “小曼!”不等沈曼的声音说完,浑厚的声音直接打断了她的话叹气道,“你听我说,咱们做人要讲原则,彬哥已经给我面子了,其他的事情不好再得寸进尺,其余的事情,要不你就别管了吧!”

  沈曼神色顿变,转头朝我看了一眼,随后摇了摇头冷声道:“蒋威,这次算我求你,你也知道我沈曼很少开口求人的!”

  “这不是求不求的问题,而是……”电话那头,蒋威似乎显得极为艰难的停了一下才苦涩道,“实话跟你说吧,打人这件事有人跟我通过话了,我也帮不上忙,这小子惹得事情太大了,小曼你千万保护好自己!”

  “蒋威……”沈曼脸色苍白的咬了咬牙还想再求一下,但我听到这里却知道已经是没什么希望了,直接走过去掐断了通话!

  “林修你……”沈曼惊愕的看着我。

  叶彬也盯着我微微一愣。

  我把沈曼拉回到了我的身后,然后把手机递回给叶彬,然后在所有人错愕的眼神下,坐在了叶彬对面的沙发上平静的开口了:“彬哥对吧?”

  “呵呵,果然胆气不小!”叶彬错愕的盯着我,一双狭长的眼眸收缩如刀锋一般打量着我说道,“难怪你敢动手打我的人,你说……”

  “我记得江湖有江湖的道,要医药费无可厚非,但如果是寻仇,即便要三刀六洞,得名正言顺符合江湖规矩——”我迎着叶彬锋锐而错愕的眼神笑了笑,“你的人先动手的,如果是没有家门的人斗殴,我当然无话可说,但彬哥你应当是有自己家门的人吧?”

  “你……”叶彬手指间夹着的香烟被他用力的挤断了,他眼神微凛的看着我冷笑道,“有点意思,看来你是混道上的?”

  我摇了摇头:“我认识一个前辈,他跟我说过一句话,说是江湖上的耍勇斗狠,最怕独行之人;凡人做事,最好多留一线!”

  “你这是威胁我啊?”叶彬冷笑道,“直接点,你有关系就现在说出来,如果没有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们赌一把!”我看着叶彬的眼睛说道。

  “胆子不小,你想跟我赌?”叶彬看我的眼神里,开始多了很多好奇感。

  “刚才你进门的时候跟沈老师赌了一把,沈老师那个电话就没打出去,我猜彬哥你应当经常跟人赌,而且经常赢,那敢不敢跟我赌一把?”我看着叶彬说道,“很简单的赌法,如果我输了,任凭你们处置,如果我们赢了……”

  “呵呵呵呵……”叶彬盯着我忍不住嘲笑起来,“真他妈的有意思,我见过胆大的人,但像你这么年轻而又胆大的却见得很少,你倒是说说看,怎么个赌法?”

  “扑克牌——”我转头朝一脸震愕茫然的沈曼询问了一句,“沈老师,你这里有扑克牌吗?”

  “啊?有!”沈曼愣了愣,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的盯着我狐疑道,“林修你要干嘛啊?”

  “麻烦您去拿扑克牌过来吧!”我故意偷偷的朝沈曼眨了一下眼,然后说道,“如果我输了,彬哥做事也符合江湖规矩了!”

  “等等,如果我不想跟你玩呢?”叶彬坐起来瞪着我阴狠说道。

  “那只怕————”我故意停了一下,表情平静的盯着叶彬笑了笑,“跟鸿门的规矩不符吧?”

  “你……”叶彬的脸色一瞬间微变,看着我皱眉道,“装神弄鬼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还是摇头,示意沈曼去取牌,然后凑过去对着叶彬低声道:“我刚才说过了啊,我只是恰好认识一个独臂的前辈,这些事情都是他教我的!”

  叶彬开始有些拿捏不定了,狭长的眼眸里闪烁着复杂的神色,在南方这片大地,知道鸿门的人不算多,但靠捞偏门吃饭的叶彬肯定是知道的,鸿门大到三教九流可能都有人在,但也小到不可能普通人都知道!

  但事实上,从头到尾我只是在跟叶彬赌一把,我对叶彬一无所知,只是记住了刚才他进门对沈曼说的那一句话里的‘赌’字,而这个字,我曾经在那个独臂的男人身上看得淋漓尽致,没有人比那个家伙更会赌了——但他不赌钱,赌的只是大千世界里的人性!

 

第0008章出千

  人性是种很奇怪的东西,但大部分时候都是你强他则弱的道理,在人生最黑暗的那段时间里,那个看起来很落魄的独臂家伙教给了我一些他领悟的道理,但所有的大道理在人性面前都不值一提,所以他教我的东西,归纳起来其实只有两个字——人性!

  叶彬进门后,他强!

  但未必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会被他吓倒,我可能就是这样一个怪胎!

  因为在我的信条里,除了前面对沈曼所说的那句是我姐告诉我但却被告之其实是言情小说里的那句‘这一路你可以哭,但一定不能停’的话之外,其实还有独臂家伙对我说的另外一句话:“林修啊,这残忍的城市对待弱者从来就没有一丝仁慈。”

  残忍和弱者是挂钩的,仁慈是无关的。

  既然上天不仁慈,那还有什么可怕的?

  很奇怪的一幕发生在大门倒塌着的屋内,叶彬拿捏不定的眼眸里有着丝丝迸发的凶光在审视着我,但我却丝毫没有感到恐惧!

  在叶彬那些手下极其不耐烦且压抑的气氛下,沈曼终于是从自己卧室找出了一副扑克牌。

  叶彬看着放在桌面上的扑克牌,眼神阴晴不定的盯着我冷笑道:“你这人有点意思,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你说怎么赌?”

  “随便你——”我却笑了一下看着叶彬说道,“既然彬哥找上门,那规矩当然彬哥你来定,但愿赌服输跟三刀六洞是一样的,要守规矩!”

  “年纪轻轻,嘴里说出来的倒全是规矩,呵呵!”叶彬冷笑着拿起牌检查了一遍,然后自己洗了一圈牌后放在桌上说道,“行啊,给你个机会,简单直接点,比大小……”

  说着,叶彬随意的抽了最上面的一张牌,然后亮在我面前冷笑道:“我是A,一副牌里这是最大的了,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的?”

  我皱了皱眉,看着叶彬手里的那张梅花A苦笑道:“看来我命不好,留给我的机会看来只有黑桃和红心了对吗?”

  “对,你没有机会!”叶彬盯着我,把玩着手里那张梅花A冷笑道,“小伙子,我给你个忠告,如果你有什么关系,现在说出来还来得及,等过一会儿我动手之后,你有关系也来不及了,我已经给足了你机会,这是我极少数有耐心跟陌生人扯这么久的一次!”

  这是极其诡异的一幕,不要说叶彬自己意外了,所有人包括沈曼都已经惊呆了,沈曼看着我就像是看着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一般,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这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林修。

  在这样诡异的气氛下,我朝叶彬点了点头说出了一句再次让人惊讶的话:“谢谢————”

  说着,我伸手过去抽了一张牌出来,然后翻开——黑桃A。

  “这……怎么可能?”叶彬猛地站了起来,表情震惊的瞪大眼睛盯着桌上的牌狞笑道,“你小子会出老千是吧?”

  我伸出手去给叶彬看了看:“我这双手上茧子很多,应当不是出老千的手吧?而且检查扑克牌的是彬哥你自己,我只伸了一次手,这……是运气!”

  所有人都呆住了!

  叶彬不信的抓住我的手翻来覆去看了一遍,又咬着牙将桌上的扑克牌全都重新检查了一遍,最后抬起头惊疑不定的瞪着我冷哼道:“邪了门了,这肯定是你搞的鬼吧?”

  这时候,一直处于震惊状态的沈曼终于回过神来朝着叶彬冷笑道:“喂,叶彬,你好歹有头有脸,带这么多人来欺负一个小孩子也就算了,现在连愿赌服输的脸都不要了吗?”

  叶彬神色阴沉的瞪了沈曼一眼冷笑道:“沈老师,欠我的钱是有人替你补了那一部分,你别真以为老子拿你没办法……”

  “今天这事,老子愿赌服输!”叶彬咬牙哼道,“但医药费的事情我们还没谈!”

  “你要不要脸?”沈曼气急败坏的瞪着叶彬冷声道。

  叶彬阴沉沉的瞪着沈曼,伸手指了指:“你别给脸不要脸————”

  “你……”

  “算了沈老师!”我拉住沈曼,带着淡笑朝叶彬说道,“我就在这里,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彬哥你说个数吧!”

  “五万!”叶彬冷笑着开口。

  “我去!抢劫啊?”沈曼顿时失声惊呼!

  我也顿时皱眉,看了看叶彬那不善的眼神,又扫了一眼气势汹汹的大熊一群人,还是拉住了沈曼,对叶彬叹道:“五万就五万,给我一个月时间!”

  “林修你傻……”

  “算了。”我转过脸朝沈曼再次眨了眨眼然后摇头。

  很奇怪的是,沈曼竟然真的没有再说什么,而叶彬也是神色迟疑的盯着我深深的打量了几眼,然后说了一句:“小子你有点门道,不过你别忘了刚才我跟蒋威打电话里他说的那句话,你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你最好悠着点,这一个月内你别想给我想着逃到哪里去!”

  叶彬说完喊了一个‘走’字,一群人又大摇大摆的骂了几句后撤了出去!

  “你干嘛……”沈曼等到叶彬那些人走了之后才蹙眉瞪着我气哼哼的说道,“这些人把我家的大门都砸坏了,更是朝你勒索五万块,你为什么要答应啊,咱们可以报警!”

  我走过去用力的扶起了倒塌的大门检查了一下,随后朝着沈曼摇头苦笑道:“沈老师你比我更了解叶彬好吗?这么长的时间,这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但却没有一个人去报警,这是报警能解决的事情吗?”

  “我就不信……”

  “先拖着吧,一个月的时间再想想其他办法!”我把大门扶到大门口朝着沈曼说了一句,“家里有工具吗?这门只是螺丝全都崩开了,重新上一遍还能将就着用!”

  “哦有……”沈曼看着一个人撑着门有些吃力,急忙先去家里找出了一个工具箱出来。

  过了一会儿,沈曼看着满头大汗正在安装着门的我,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连门都学会装了啊?而且刚才你抽出那张黑桃A的时候真的是把我吓了一大跳,你知道我都快吓死了吗?怎么办到的?”

  我看了沈曼一眼叹道:“我不是说过这三年我干过不少粗活吗,安门和机修之类的活儿我都干过,至于刚才抽牌,那是纯碰运气的!”

  “我不信!”沈曼奇怪的玩着手里那副扑克牌嘀咕道,“哪里有那么巧的?叶彬明显是作弊了,可是你怎么办到的我就搞不懂了,难道是魔术?”

  我笑了笑沉默不语,心里却想的是,论出千的话,叶彬还嫩得很,在独臂的那个家伙面前,叶彬只是幼儿园的小朋友!

  我跟那家伙学了那些东西,虽然发过誓绝对不赌钱,但却不意味着叶彬那种的作弊技巧能够赢得了我,但这个秘密却不能告诉沈曼!

  门终于上好了,沈曼看着满头大汗连白衬衫都湿透了的我,脸色忽然变得无比柔和道:“看得出来这几年你是吃了不少苦,今天多亏你了,不过这段时间你还是先住在这里吧,反正出去住旅馆还花钱……”

  我显得有些迟疑!

  沈曼急忙说道:“别磨磨唧唧跟个女人似得,这家里平时也就两个人,雅莉那死孩子经常下半夜才回来,你睡雅莉那间……”

  说到这里,沈曼似乎有什么顾忌,看了看一眼时间咬着唇叹道:“还是算了,你睡我那间吧,我去雅莉房间睡,你先去洗个澡,我去稍微收拾一下!”

  看沈曼这热情的样子,我想要拒绝基本上是不可能了,但还是作了最后的尝试说道:“可是我没带自己的换洗衣服啊!”

  “没事,学校往年发了不少运动服和校服,大部分都是大一号不适合我这种女人穿的,正好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呢,全都送你了……”

  “那好吧,谢谢!”

  “谢屁啊!”

  我看着沈曼的身影走进卧室,听着这句略显粗鲁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却觉得有种莫名的窝心感觉,她为什么要对我好?

  一会之后,拿着沈曼给的一套运动服走进她卧室里,因为这套房子唯一的浴室在她卧室。

  但我却意外的发现在脏衣篓里卷着几件浅紫色的小布料,看那样子应当是换下来之后不久的,但就不知道这几片布料的主人是属于沈曼还是陈雅莉的了。

  我头上刚打好洗发露和泡沫,浴室的门忽然被外面的身影敲得‘砰砰’作响,我吓得急忙关掉了水头龙,外面传来沈曼极其古怪的声音喊道:“那个……林修你能等会洗吗?你先出来一下!”

  我哭笑不得,但眼神扫了一眼脏衣篓里那几条浅紫色的布料,忽然明白了什么,看样子这是沈曼穿过后换下来的了?

女神的医流高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女神的医流高手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女神的医流高手小说全文

软件截图
  • 主角林修的小说女神的医流高手在线阅读截图欣赏
相关下载
下载地址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