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手机游戏 > 飞行射击> 主角楚瑾瑜清河的小说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在线阅读

主角楚瑾瑜清河的小说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在线阅读

|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

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九章 楚瑾瑜

小绺也是半响说不出话来,若不是公主细心检查了一下,只怕贵人便要遭殃了。

“僭越之罪,该如何惩处?”清河问苏贵人。

苏贵人扶着小绺缓缓地坐在椅子上,只觉得双腿一阵阵的发软,声音也禁不住颤抖起来,“打入冷宫算轻的了,像我这种不受宠位分底下的贵人,只怕难逃一死。”

换言之,她是与死神擦肩而过了。

清河命小绺把门关上,然后打开苏贵人的衣橱,把所有的衣裳拿出来。

“公主,您要做什么?”小绺见清河一件件地翻看,不由得问道。

清河从一大堆的衣裳中挑出了一条同色系的宫裙,只是是衣裳所绣的石榴花,远远看去,和月季有些相似。

“马上把这条裙子烧毁,记住,不许任何人看见。”清河把尚贵嫔送的宫裙塞给小绺。

小绺怔了一下,“烧了?那回头贵嫔娘娘问起,该怎么说?”

“她不会问,”寒光笼着清河的脸,她的眸子一寸寸地森冷下去,“首先她今晚不会发现,其次,就算发现,她也不敢问,因为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这条裙子是她送的。”

“但是我们都可以作证,这条裙子是她送的啊!”苏贵人道。

清河瞧着苏贵人,“确实,我们都可以作证,但是,父皇会选择相信你还是相信尚贵嫔?”

苏贵人脸色苍白,沉默了一下,对小绺道:“按照公主的吩咐去做。”

小绺飞快地用灰布把宫裙包好,闪了出去。

“但是,”苏贵人担忧地道:“她这一计不成,怕又会想其他的计策,到时候我们一样是防不胜防的。”

清河眼底闪过一道精光,快速地道:“那就让她以为自己已经得逞了。”

苏贵人怔怔地看着清河,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离晚宴还有几个小时,清河取来针线,飞快地在那条宫裙上绣几朵淡红色的花,形状看起来和牡丹有些相似,她有这么好的针线功夫,得益于她前前生做首席财务官之前,曾经学过设计,也钻研过一段时间中国的绣花。

暗纹是没办法补上去的,所以她在宫裙外加了一件轻纱,轻纱上用银线勾勒出几条线,与宫裙里的明绣相搭配,远远看过去,确实有几分像凤凰的错觉。

如果不是凑过来细细地分辨,是没有办法分辨清楚的。

苏贵人见清河绣的阵脚如此精致,不由得大为惊异,“你的绣工什么时候精进了?”

清河笑笑不语,她懂的远远比苏贵人知道的多。

皇帝把这一次的宴会称为家宴,皇后因病没有出席,戚贵妃被安排在皇帝身边的座位。

清河与苏贵人来到万寿宫的时候,万寿宫已经十分热闹,皇公贵族们带着家眷入宫,连被封赏的军候公侯们也都带着家眷入宫。

清河在前生死了之后,是带着记忆投胎到宁国侯府老侯爷的嫡子宁裴膝下,宁裴后来因立下军功被封为郡王,清河出世之后便便被皇太后封为清河郡主,因为,清河的母亲,就是皇太后的侄女。

所以,清河对这个晚宴唯一的期待,便是希望能看到自己的父母,想起他们知道自己死了,不知道该怎生的难过。

但是,她并没见到父母入宫,甚至宁国侯府的人一个都没有来。

她有些失望,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一直探头看着灯火阑珊处,希望能在转角处出现自己亲人的影子。

“三皇子到!”只听得一声喜GG大声地宣了一声,便见灯火阑珊处出现一个人,此人背光,未能看得清楚面容,但是,清河怔了一怔,五皇子?

她侧头看了一下如妃身边的五皇子,他不是早来了吗?

清河正兀自怔愣之际,忽地感觉什么东西往自己扑过来,她一惊,正欲起身躲开,却见一团棉花扑在自己的怀中,那团棉花抬起头,两颗火红的眼珠汪汪地望着她,并且不断地把脑袋往她怀里拱。

竟然是一条通体雪白的小狗。

但是,当她看到那小狗张开嘴巴露出锋利的狗牙时,便有些愣住了,这团棉絮不是小狗,而是一条幼狼。

“雪球,过来!”一道清越的身影在清河头顶响起,她下意识地抬头,只见一个身穿玉白色锦袍的男子站立在她面前,斜阳在他头顶形成一个光圈,淡淡的柔光笼罩着他,脸型弧度清晰,眉目分明,浓眉飞星入鬓,悬胆鼻下的嘴角扬起浅浅的笑意,眸光透着浓烈醇厚的醉人气息,发鬓微微松散,发丝束在后背,双手扬起,看似温和,却又带着三分不羁三分狂傲。

清河微怔,此人天庭饱满,容貌出众,浑身似有正气却有夹着几分狂邪之气,矛盾得很。

她怀中的雪球发出“呜呜”的叫声,正是狼的叫声,噗通一声跳了下来,小小的身子围着那男子脚下转悠,转了两圈之后,又跳上清河的怀中。

清河不禁笑了笑,扬眸看着他,“它叫雪球?”

“它喜欢你。”男子静静地说着,眼底似乎有些讶异之色。

“这条狗很是有趣!”说话的是孝如公主,她拖曳着一条绯色宫裙静静地走来,脸上张狂之色尽敛,眉目生光,含羞带娇地偷偷瞧着那男子。

然后,她微微福身,“五皇子!”

“孝如公主有礼了!”男子退后一步,看似是拱手,但是清河却觉得他是下意识地拉开与孝如公主的距离。

“这条狗是五皇子的?”孝如公主含笑问道。

“狗?”五皇子微微地笑了起来,声音有些沙哑,“没错,是我的。”

清河也笑了一声,这是要多眼拙,才能认为这是条小狗啊。

但是,清河随即也明白过来,这些皇公贵族们,哪里见过真正的狼?就算每年秋狩,射一只小白兔已经是战绩彪炳了。

清河看着狼的眼睛,血红中透着一股澄明,这是很少见的,一般来说,血红的眼睛给人是凶狠的感觉,但是,这头狼却让人顿时心情平静起来。

她伸手抚摸了一下血狼头上雪白的毛发,那血狼竟伸出舌头舔着她的手背,摆出十分友善的姿态。

五皇子的神色更加惊异了,他若有所思地看着清河,问道:“你以前养过?”

“没有!”清河抱起血狼,站起来还给他,刚才梳理了一下,已经明白眼前的是什么人了,她还是清河的时候,就听说过南楚有一位王子游历到大梁,并且暂时在大梁定居下来。

想来,他就是南楚的五皇子楚瑾瑜。

 

第十章 苏贵人呕吐

楚瑾瑜抱住血狼,微微一笑,“它很喜欢你,头一次。”

清河不明白他说的头一次是什么意思,但是这么多人在场,她也不好细问,只是微微笑了一下,便打算转身回去坐好。

孝如公主见楚瑾瑜不大搭理她,反而一直缠着清河说话,心中嫉恨顿生,竟不假思索地上前朝清河的后背推了一把。

清河不妨她会在人前做出此等无礼的举动,所以并无防备,脚下一个趔趄,踩住了裙摆便往前面扑去。

当她以为自己会与地板亲密接触的时候,一条强健的手臂圈住她的腰身,把她稳稳地圈住拉了起来,再跌入一个怀抱中。

她诧异抬头,映入眼帘的是楚瑾瑜那张扬起嘴角笑得十分促狭的脸,“公主小心。”

清河急忙退后,衽敛了一下道谢,“谢五皇子相救。”

楚瑾瑜淡淡地扫了孝如公主一眼,道:“公主走路小心些。”

他这话摸不清是跟清河说还是跟孝如公主说,但是,却足以让孝如脸上生出青白难分的颜色,她狠狠地瞪了清河一眼,竟恼羞成怒地再推了清河一把,“狐媚子!”

清河是刚站稳了脚,不妨她又再推一次,这一次,是直直地往前倒下,跌倒之前,双手向前,刚好扒拉下站在她一两步之遥的楚瑾瑜的裤子。

就这样,楚瑾瑜的裤子被她生生地扯下,露出白色的短裤,膝头以下的肌肤全部露了出来。

风扬起,吹动他的衣摆,若隐若现的小腿在白色的衣摆中掩映,长长的弯曲的腿毛以十分性感的姿势呈现在人前。

本来喧闹的人一下子静止了,大家都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清河恨不得把脑袋埋在青石板里再也不要抬起头来了,这辈子从没试过这么尴尬的时候,大庭广众的扒下男人的裤子,这是何等的失态啊?

倒是本该最尴尬的楚瑾瑜,却微微一笑,放下手中的血狼,缓缓地把裤子拉起来,俊眸一扬,深邃地锁住清河,然后笑道:“公主也觉得小王这条裤子不好看?不过,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公主私下跟小王说便可以了,不劳你亲自动手。”

众人哄堂大笑,一场失态因他的幽默顿时化解。

小绺急忙上前扶起清河,关切地问道:“公主,您没事吧?”

清河摇摇头,一张脸没有什么表情,对楚瑾瑜这句话,她权当没有听到,没有回应便回去坐着。

血狼似乎不懂得看人脸色,见清河坐了下来,又溜溜地钻到清河脚下,清河一脚踢开它,面无表情地道:“回你主人那里。”

血狼呜呜地叫唤了两声,不情不愿地回到楚瑾瑜身边,楚瑾瑜抱起它,径直入座,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清河抬起头,便见孝如公主恶意地看着她,嘴角还含着幸灾乐祸的笑,她见清河看着她,便努努嘴,示意清河看向皇帝的位子。

清河看过去,头皮一冷,只见皇帝已经一脸的愠怒,确实,清河再不堪,今日也是担当她女儿的角色,如此失态,是连累了天家的名声。

没有几个人知道是孝如公主推清河,因为当时气氛比较浓烈,大家都只顾与身边的人高谈弘论,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小动作,是在清河扒掉楚瑾瑜的裤子时,大家的注意力才被转移了过来。

所以,众人只道是清河很少出席大场合,所以一时心慌失态了,包括皇帝也是这么认为,所以他愠怒之后,不禁微微摇头,到底生母出身不高,所生的女儿也上不得台面。

苏贵人则是白了脸,惊惧地瞧了一眼皇帝,然后私下拉着清河的袖子,警告道:“注意点分寸,别走出去惹人话柄。”

清河没说话,只是端起桌面上的清茶,慢慢地饮了一口,感觉两道眸光射向她,她分辨到方位,是尚贵嫔所坐的位子。

坐在皇帝身旁的戚贵妃则若有所思地瞧了尚贵嫔一眼,嘴角含着淡笑,对于后宫嫔妃的争斗,她一向是乐观其成的,后宫是不会安宁的,一旦安宁,便是一滩死水,毫无趣味。

诸位亲贵们纷纷入席之后,皇帝便一声令下,传膳。

苏贵人这些年茹素,已经多年没有吃肉了,这后宫之中尚贵嫔只有苏和宫的主位尚贵嫔知道,其余人并不清楚,毕竟,苏贵人在后宫没有存在感,无人会关心她的事情。

上的菜肴当中,荤腥多于素菜,苏贵人只挑了素菜吃,荤腥便放置一旁不动。

尚贵嫔眼尖,一眼便发现了,遂淡淡地问道:“苏贵人,这些小羊肉不好吃吗?你怎么一点都不碰?”

尚贵嫔的声音不大,但是足以让在场的人都听见了,众人纷纷侧目,看向苏贵人。

因苏贵人往昔没有出席这种场合,所以在场的亲贵皇公们都不知道她茹素,见她挑出荤腥,只吃素菜的行为表示了诧异。

苏贵人没想到尚贵嫔会这样说,毕竟,尚贵嫔是知道自己茹素的。

这么多道目光关注着她,让苏贵人心神不安,慌乱地躲闪了一下皇帝的眼光,嗫嚅地道:“不是不好吃,只是……”

“多少吃点吧,瞧你身子骨瘦得,不知道的还以为皇上刻薄了你呢。”尚贵嫔笑着说。

众人都笑了起来,确实,苏贵人身子单薄,瘦削,即便穿着松身的宫裙,也显得纤腰盈盈不足一握。

清河并不知道苏贵人茹素,重生这么多天,她虽然与苏贵人用膳,但是却没留意她只吃素菜不吃荤腥。

但是,她见苏贵人夹起一块羊排,久久没有放入口中,便有些明白了,可此刻也阻止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苏贵人把羊排放入口中。

苏贵人是骑虎难下,恐惧让她的手脸色变白,拿着筷子的手也微微发抖,她知道这一口羊排入口,会有什么后果。

但是,尚贵嫔的话已经引起了皇上的注意,她虽然不知道皇上会不会生气,但是长久谨小慎微的性格让她不管做任何事情,都会先卑微地考虑皇帝会不会生气降罪。

没有主见的人,往往临场会犯错。

羊排入口,肉的味道与羊肉的腥膻让她胃部一阵翻涌,强自按捺住,却忍不住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恶心涌上,她一下子就呕吐了出来。

 

第十一章 皇后礼制

在场的人都怔住了,纷纷放下筷子,厌恶地别过头。

而苏贵人吐出之后,恶心还是不断地翻涌上来,肉的味道在她唇齿和喉咙胃部中徘徊翻滚,她抱着肚子,蹲在地上吐得昏天暗地,什么都顾不得了。

小绺一个箭步上去,扶起苏贵人,苏贵人的贴身侍女石青则马上让人取来沙土,先覆盖住苏贵人的呕吐物。

坐在皇帝身侧的戚贵妃脸色陡变,她霍然起来,厉声道:“来人,苏贵人失仪,马上带下去。”

即刻便有两名身体壮健的嬷嬷走下来,凶神恶煞地站在苏贵人身边,伸手便欲拉苏贵人的手。

清河看到尚贵嫔眼底闪过得逞的光芒,她略一深思便明白了过来,尚贵嫔要苏贵人当场呕吐,不单单是殿前失仪这么简单,而是要让戚贵妃觉得苏贵人是孕吐,再揭穿苏贵人所穿的衣裳犯了僭越之罪。

清河以前听过,说戚贵妃嫉妒心很重,十分介意嫔妃们怀有帝睿,后宫之中,许多位分低下的嫔妃,怀有帝睿很少有能出生的,便是戚贵妃下的手。

而拖苏贵人的嬷嬷是戚贵妃身边的人,这人下去,只怕即便能活着出来,也起码脱了一层皮。

清河站起来,往地上一跪,曼声道:“父皇息怒,戚母妃息怒,贵人并非有意失仪,也并非冒犯天威,只不过她曾在菩萨面前许愿,只要国泰民安,父皇与皇祖母身体康健,她愿意余生吃素还愿,报答佛恩。”

皇帝闻言,神色稍霁,问苏贵人,“是否真有此事?”

苏贵人已经吓得浑身颤抖,听了清河的辩白,还没回过神来,皇帝的问话便到了,她只得诺诺地点头,“回皇上,是……是的。”

皇帝嗯了一声,颇为欣慰地道:“你有这样的宏愿,可见也是个玲珑剔透的人。”

尚贵嫔神色不变,淡淡地道:“你既有心茹素礼佛,为何我方才说一句,你就往嘴里送荤腥?这不是破戒吗?那你在菩萨面前许下的宏愿,就不放在心上了吗?还是说皇上与皇太后的健康在你眼中并不值得坚持?还是说,你茹素只是面子上的事情,敷衍菩萨,另有居心?”

苏贵人神色一滞,眼底惊恐之色未褪去,又添了几分失措。

尚贵嫔的这个指控,比她呕吐失仪更加严重。

清河不慌不忙地道:“苏贵人茹素多年,后宫之中无人知道,又何来居心一说?若说敷衍菩萨为了争宠引父皇重视,早该传得后宫人尽皆知了,足见贵人是真心祈愿,至于为何今日要吃这一块小羊排,尚母妃难道不知道吗?”

尚贵嫔怔了一下,“本宫怎会知道?”

皇帝盯着清河,眸色有些微愠,“懿儿,把话说清楚。”

清河微微福身,道:“回父皇,母妃茹素一事,尚母妃是知道的,但是方才为何尚母妃要特意点出贵人没有吃肉?贵人从不曾出席过父皇特设的家宴,所以便认为若不吃这一块小羊排,便是对父皇不敬,对诸位王爷亲贵不重视,可若吃了下去,便是有违佛前誓愿,所以,贵人只得先入口,继而吐出来,虽说是冒着失仪的罪名,却能保住佛前誓愿,又不至于不尊重父皇特意为诸位王爷亲贵们设的家宴。”

尚贵嫔哼了一声,“那当着皇上的面,当着诸位王爷亲贵的面吐出来,便不是冒犯天威了?若真心茹素,又怎会因为本宫随便说一句,她便敢冒违背誓言?”

清河神色哀伤,道:“尚母妃应该知道贵人的出身,她并没有出席过大场合,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处理也是情有可原的。”

清河跪在地上,朗声道:“父皇,儿臣并非是为贵人求情,贵人失仪,戚母妃惩治她,也是罪有应得,儿臣只是希望戚母妃能看在儿臣即将出嫁的份上,从轻发落,好让贵人看着儿臣出嫁。”

戚贵妃已经知道苏贵人不是有孕,态度自然就不一样了,她脸上含着浅笑看着皇帝,轻声道:“皇上,虽说苏贵人失仪,但是她鲜少出席这种场合,加上贵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挑她不吃肉的错,还说什么以为谁刻薄了她这样的话,她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做,皇上便看在她对皇上对皇太后一番真情的份上,容臣妾从轻发落,如何?”

皇帝却扬起了阴沉的眸子,盯着尚贵嫔,“你知道她茹素?”

尚贵嫔一口否定,“回皇上,臣妾并不知道她茹素,而且,臣妾去过她殿中,见过她吃肉的。”

她说完,还没容其他人说话,便像忽然发现什么似的,指着苏贵人的衣衫,尖声道:“天啊,你这衣裳上绣的是什么啊?”

众人都被她的大惊小怪吓住了,纷纷侧目看过去,良嫔指着苏贵人的衣裳,厉声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衣衫上绣牡丹?你这是僭越大不敬之罪。”

“天啊,”那站在苏贵人身侧的嬷嬷倏然道:“这衣衫后面绣的可是凤凰?”

那嬷嬷说话的时候,便把苏贵人的身子扭转了过来背对着皇帝,众人看过去,果真从她轻纱可以看出后面似乎是一只腾飞的凤凰。

皇帝还没发怒,戚贵妃已经怒极白了脸,眸光射出凌厉的光芒,厉声道:“苏贵人,你好大的胆子,凤凰与牡丹,是皇后礼制所用,你一个小小的贵人,竟敢当着皇上与诸位王爷亲贵的面穿绣有凤凰与牡丹的衣裳?你是不是觊觎皇后的位子?”

戚贵妃觊觎皇后的位子已经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了,但是,这牡丹与凤凰图案也是她致力追求的,想不到她还没穿上,一个小小的贵人却敢如此胆大妄为,怎不教她动怒?

尚贵嫔也是十分震怒,道:“你说茹素为皇太后与皇上祈愿,却暗中在宫中吃肉,如今还敢穿绣有牡丹与凤凰的衣裳,你到底存了什么样的心思?纵然你所出的女儿和亲远嫁北漠,按照祖制,会晋你的位分,可皇后之位,岂是你这种出身的人可问鼎的?而且,皇后还活生生地在慈心宫呢,你就敢如此僭越妄为,真是胆大包天!”

皇帝本来稍霁的脸倏然又阴沉了下去,后宫自有后宫的规矩,礼制不可越,一个贵人敢穿皇后的衣裳,是大不敬之罪。

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小说全文

软件截图
  • 主角楚瑾瑜清河的小说和亲公主邪帝的倾城皇妃在线阅读截图欣赏
相关下载
下载地址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