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手机游戏 > 策略塔防> 小说免费阅读(浮烟若梦)

小说免费阅读(浮烟若梦)

|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

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第1章 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云城东面,最奢华的客栈内有一个三丈长宽的露天大浴池,缭缭白雾从浴池中升起,男人背对着门口的方向靠在池壁上,背脊若隐若现。

秦落烟轻轻撩起裙摆,在他身后缓缓蹲了下来,一双玉手柔软的抚上了他的背。

还未看清眼前的人,就听“刺啦”一声轻响从肩膀处传来,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扼住她的手腕,狠狠将她扯入了浴池中。

“王爷,你可真是着急。”她说得云淡风轻,听不出丝毫的怒气,像是在平淡的陈诉一个和她不相关的事实。

“侍卫说,你倾慕于我?”傅子墨一手摁住秦落烟圆润的肩膀,一手挑起她的下巴。

秦落烟顺着他手指的力道抬头,淡笑。

“不,准确的来说,是我想睡了你。”

喜欢和睡,对秦落烟来说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不过,出乎她的预料,这宣武王傅子墨竟真如传闻中的那般,生了一副好皮囊。

一双剑眉下,是一双神秘得让人忍不住想一窥究竟的眸子,那唇,也是温润得恰到好处的,过厚则不实,过薄则不坚。

“睡了我?这说法倒还真新鲜。”磁性的声音中听不出喜怒。

“新鲜的东西还很多呢,王爷别着急,我慢慢……做,给你看。”

秦落烟依旧在笑,笑容比先前更加妩媚了几分,脑海里回想着岛国爱情动作片里,那些女猪脚们的动作和神情。

主动将脸颊往他手掌上凑,用光滑的肌肤蹭他粗糙的大手,再顺着掌缘将他的手指含入了口中……

柔软的舌尖裹住炙热的手指,男人眼神一沉,眸底的幽光加深了几分。

水雾弥漫,浑身湿透的两人,在肌肤碰触摩擦的瞬间点燃了欲的火花。

一切,就那么水到渠成的发生了。

当撕裂的痛苦从身体上传来,秦落烟只能在心底呐喊:“特么的,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午夜,一阵寒风过后,木质楼梯上的灯笼被吹灭了。

一名侍卫拿了打火石,搭上凳子准备将灯笼重新点燃,二楼“吱”一声轻响,房门被打开,一个身段儿优美的女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只见这女人穿着男人的宽大衣袍,衣袍外还裹了一件裘皮的披风,那披风侍卫觉得有些眼熟,仔细一看,吓得手中的打火石落在了地上。

那裘皮披风,是他家王爷最钟爱的!

听说,曾经有一个丫鬟将一点水渍落在了那披风上,就被打断了双腿,更有传闻,王爷的披风不准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碰触!

现在,这披风穿在了这个女人的身上。

秦落烟反手将房门轻轻的关上,然后在侍卫诧异的眼光中从容的走下了台阶。

她打了一个哈欠,下楼梯的时候脚步有些虚浮,脑海里不经意间闪过刚才从浴池到床上的画面,禁不住又是一阵脸红心跳。

几场纠缠下来,她连骨头都险些散架,好不容易等到那男人终于疲倦的睡去,她才得以爬起来撑着疲惫的身子离开。

丫鬟梧桐等在院子的角落里,看见她出来,立刻就迎了上去,再看她身上穿着的男人衣服,鼻头一酸,只剩下一阵哽咽。

“我都没哭,你哭什么?走,我累了,回家洗澡去。”

秦落烟摇了摇头,扯住梧桐的手往院子外走。

跟在秦落烟身后的丫鬟梧桐,有些受不了那些侍卫赤果果的目光,哽咽着道:“小姐,过了今晚,您这辈子就真的毁了,我知道您心里一定也很难过……”

“难过!难过什么?”秦落烟冷哼了一声,“就算我不去,这辈子不也毁了吗?”

“小姐……”梧桐不断哽咽着。

“好了,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打听来的消息是否可靠?”

秦落烟回过头,视线落在远处二楼的的窗户上,窗户没关,窗外两盏灯笼里透出点点晕黄的烛光。

梧桐点点头,道:“放心吧,谁都知道宣武王风流成性、对女人是来者不拒,听说和他欢好过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而且事后向来翻脸不认人,到目前为止宣武王府还没有一个女人能住进去。”

“那就好。”秦落烟的手,渐渐握成拳,“我也怕麻烦,事后能一拍两散,从此再无牵扯,那是最好不过。”

梧桐没有说话,她家小姐的想法,她是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的。

其实,如果有其他的选择,秦落烟也不会选择以这样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没有人会知道,当她穿越到这个陌生时代的时候,是怎样的震撼!

她原本是武器制造专家,在各种国际武器设计大赛上,她获奖无数,谁知道在一次实验的时候将自己炸了个粉身碎骨,一朝醒来,竟然穿越到了这个同名同姓的古代小姐身上。

只可惜,在这个男权社会里,家境清白的女人是男人们传宗接代的工具,家境不好的女人,只能沦为男人们手中的玩物。

眼看还有三天,她就要嫁给那个未曾蒙面的老头子,秦落烟只能想出这个破釜沉舟的办法来断了那些人的念头。

一个身子脏了的女人,是不会再被容忍留在将军府的。

这,正是她想要的!

一层膜而已,换一生自由。

秦落烟觉得很值。

她站在雪中,背挺得很直,绸衣在雪地上拖出一道绚丽的红色,她却只目光冰冷的盯着那跳跃不止的篝火。

在众人或探究或鄙夷的目光下,秦落烟坚定而决绝的迈出了脚步。

“等等。”两人刚走到院子门口,负责守卫的金木统领就扬手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他也看见了她身上穿着的衣服,眼中的惊骇隐藏在面瘫的表情之后,“你身上的衣服是我家王爷的。”

秦落烟一听,笑了,扬起小脸,挑衅的道:“那又怎样?你家王爷把我的衣裳都扯破了,陪我一身衣裳天经地义!你要不信,进去看看啊。”

扯破了……

金木还是头一次听见一个女人把那种事情拿到明面上来说,脸上一红,他一时惊得无语。

他怎么敢进去看?打死他也不敢迈进那“战场”一步。

秦落烟推开他阻拦的手,带着梧桐堂而皇之的走了出去,穿在她身上的披风长了些,行走的时候在雪地上留下了淡淡的痕迹。

 

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第2章 她穿本王的衣服好看吗

当秦落烟带着梧桐回到府中的时候,一片寂静,连打更的家丁都不知道躲在那里偷懒去了。

三更天,下着雪。

府中最偏僻的小院里,梧桐将木桶中添了些热水,视线落在桶中人裸露的背上,禁不住再次叹了一口气。

“梧桐,别唉声叹气了,这都是第十八次了,再这样下去,我的耳朵都该起茧子了。”秦落烟闭着眼睛,没有丝毫痛苦的表情,正是这样的淡然,让梧桐越发不忍心。

“小姐,你的背上全是淤青,我明天去城中寻个大夫来给你瞧瞧吧。”青一块紫一块,几乎没有完好的皮肤,看得梧桐心底直发毛。

秦落烟睁开眼睛,笑容甜美,“梧桐,为了买通春月楼的老鸨,我们不是刚把我娘留下的唯一一根金钗都卖了吗?别说看大夫,明天这小厨房里的食材都还没着落呢。”

梧桐记起这事儿来,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秦落烟无奈的摇摇头,作势掏了掏自己的耳朵,“真长茧子了。”

“那小姐的伤怎么办?”那个王爷下手真是狠,以前听说权贵们玩起姑娘来的时候手段特别多,她还不信,现在亲眼看见了,真觉得那些权贵没几个好人。

“都是皮外伤,养养就好了。”秦落烟不在意,又闭上了眼睛。她作为一个青楼女子上了他的床,还指望他用对待良家女子的方式来对待她吗?

最无情的,不就是纵欲中的男人么?

虽然顶着一张十几岁的稚嫩脸庞,可是骨子里,她依旧是那个二十六七岁的大龄恨嫁女青年。

少女的憧憬,对男欢女爱的期待?

她早已经过了那个幼稚的年纪。

凤栖城东面的武宣王府,一大早的气氛就非常压抑,侍卫们大眼瞪小眼,连喘气都不敢太大声,唯恐惹到了正在气头上的主子。

“王爷……以前那些女人,您都没有让过夜的,所以属下以为,是您允许她走的……”王府侍卫统领金木低着头,半跪于地。

“哦,你的意思,是本王的错?”傅子墨嘴角一抹邪肆的笑,把玩着手上的玉扳指,动作优雅从容,看不出丝毫怒气,可浑身散发出的寒意却足以让众人心生恐惧。

“属下不敢!”金木将头埋得更低了些。

傅子墨冷哼一声,视线落在窗外,今日的雪,依旧很大,他忍不住想起了昨夜露天浴池里,飞雪落在她白皙肌肤上的画面,吹弹可破的皮肤,衬上晶莹白雪……

没有哪个女人,会玩她那些花样!

也没有哪个女人,完事之后,比他还着急离开!

“王爷,昨天那个女人有什么问题吗?”金木见王爷思绪飘远,忍不住抬头问。

傅子墨回过神,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吓得金木不自觉的后腿了半步。

“金木,你在我身边也呆了几年了吧?她临走前,你就没发现她身上有什么不寻常的东西?”

“这……”金木心中一颤,猛地想起那女人穿走的披风,“她身上穿的,是王爷的披风!”

“既然知道,为何不拦?”傅子墨语气冰冷,比窗外的飞雪还冷冽几分。

金木犹豫了一瞬,硬着头皮开口,“属下倒是进行了盘问,可是那个女人说……”

“说什么?”

“她说,是王爷扯坏了她的衣裳,所以赔她一身衣裳,天经地义!”金木快速说完这句话,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空气似乎凝滞,压抑的气氛越发的浓郁了几分。

傅子墨久久的沉默,让金木禁不住背脊阵阵发凉,当一颗冷汗从他脸颊滑落的时候,傅子墨凉凉的声音从他头顶传来。

“天经地义啊,呵,金木,她穿本王的衣服,好看吗?”

这么天马行空的一句话,从心思难测的武宣王口中说出来,着实让金木愣了好一会儿,他却也不敢说谎,“好、好看,那个女人个子虽然娇小,但是身材却极好,披风将她包裹完全,勾勒出的曲线却恰到好处,尤其是露出来的一双腿,又细又长……”

“金木!”傅子墨抚弄玉扳指的动作突然停下,嘴角微勾起,“你看得倒是挺仔细……”

金木猛地停住话头,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他还来不及恐惧,傅子墨已经开始对门外的暗卫下命令。

“传令下去,急招凌水统领回京,让金木统领代替凌水统领去疆北!”

金木整个人愣住,待反应过来,赶紧苦着脸求饶,“王爷,属下知错,属下知错!”疆北那个地方,终日廖无人烟,这一去……

只可惜傅子墨目光冰冷,丝毫不为所动,他缓缓起身,迈出房门站在长廊下,伸出手,雪花落在他的手心,转瞬即化,“女人,穿了本王的衣服,居然还不安分。”

刚过晌午,将军府的前厅就热闹了起来。

吹锣打鼓的声音传到内院,正在院中点篝火取暖的梧桐往前院看了一眼,担忧的看向了长廊下站着的秦落烟,“小姐,好像是下聘的人来了。”

“来就来吧,不早就知道了吗?”秦落烟面色不变,只一抹冷然挂在嘴角。

“可是,昨夜的事如果被将军知道了,我怕……”梧桐脸色有些发白,“小姐,您还记得二小姐当初是怎么死的吗?”

秦落烟冷笑,“怎么能不记得,二姐死后,这府中没有一个人敢去替她收尸,最后还是我背着她的尸体去后山埋了的。”

梧桐至今回想起那个画面还心有余悸,也是那个时候,她才发觉自家小姐不知什么时候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往日里连只老鼠都要吓个半死的人,居然背着二小姐的尸体走了十里山路。

“当初二小姐就是因为偷会情郎败坏了家风而被老爷……被老爷亲手砍杀的。”梧桐害怕,连点火的心情都没有了。

秦落烟沉默了一阵,心中哀凉,是啊,若不是那次见到了这个封建社会最残忍的一幕,她哪里会相信,这世上竟然会存在这种父亲亲手杀死自己女儿,只为维护自己名声的事。

所以今日,她也是用性命在赌。

 

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第3章 退婚

两人说话间,管事刘妈妈进了院门,她带着两名丫鬟,三人皆是满脸喜庆,“哟,四小姐起身了啊,那真是赶巧了,亲家老爷来下聘了,都在前厅等着呢。”

秦落烟勾起嘴角笑了笑,没搭理刘妈妈,只从容的迈出步子往前厅走。

“小姐,您等等,我给您撑伞,今天这雪好大。”梧桐快步跟来。

秦落烟脚步一顿,抬起头看了看飞舞的雪花,推开了梧桐撑开的油纸伞,“罢了,别遮了,这雪不冷。”

再冷的雪,也比不过她此刻冰凉刺骨的心境吧。

她今天穿了一身喜庆的桃红色长衫,裹着昨晚从武宣王那里拿来的裘皮披风,小小的身影在漫天飞雪中显得那般孤寂。

梧桐看她淡然的表情,忍不住鼻头一酸,咬了咬牙,丢开油纸伞追了上去。

“小四来了啊,快来见见陈都使,今日可是陈都使亲自上门来下聘。”

将军夫人陈氏看见秦落烟出现在门口,立刻热情的站起身迎了过来,慈母般的目光让秦落烟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秦落烟站着没动,只是抬首看向坐在主位上的那个男人,秦天城,驻守云城的将军,是她名义上的父亲。

“这就是秦四小姐啊,别站门口啊,这雪大,赶紧进来吧。”坐在秦天城左手边上的是一个老者,年岁看上去比秦天城还老上几分。

秦落烟面色不动,能清晰的感觉到那陈都使眼中流露出的欲望。

这样的欲望,她见过太多,自她成年开始,但凡男人看见她,都会流露出这样的眼神,也难怪,这前凸后翘的身材,每每她自己洗澡的时候都忍不住一阵赞叹。

“陈都使都开口了,你这丫头怎么还站着?”秦天城见她站着没动,脸色沉了沉。

场面有些尴尬,秦落烟淡淡的笑了,然后她提起裙摆,款款走入了大厅之中,每走一步,都风姿绰约。

她越过陈氏,径直走到了那陈都使的面前,然后嫣然一笑,没有说话,只是将袖子缓缓的捋了起来,露出一截洁白粉嫩的手臂。

光滑的手臂上,一尘不染。

可却足够让看见的人彻底震惊。

在这个男权社会,女子出生的时候都会被种上守宫砂,所以未出阁的女子,都是有守宫砂的。

秦落烟光滑的手臂上,守宫砂,没了!

“你、你!”陈氏率先反应过来,几步冲过来抓着她的手臂反复的看,可是无奈,守宫砂是真的没了。

陈都使老脸也有些挂不住,站起身冲秦天城拱了拱手,想说什么,却终究没说出口,最后只能拂袖而去。

“不要脸的东西!你给我跪下!”秦天城动了怒,抬手就给了秦落烟结实的一巴掌。

他是武将,一巴掌下来,秦落烟的脸颊立刻红肿留下五个指印。

“都要被卖给一个快死的老头子了,我还要脸做什么?”

秦落烟笑,将口中的血腥吐掉,抬手摸了摸嘴角残留的血迹,她一瞬不瞬的盯着秦天城扭曲的脸。

她想记住这张脸,为了自己牺牲的清白,也为了那个几年前就被他亲手扼杀的女儿。

秦天城被气得说不出话,陈氏立刻走了过来,“死丫头,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堂堂将军府,要靠卖女儿来过活吗?我和你爹都是一片好心给你找了个良配,你不识好歹便罢了,怎能这样数落我们?”

“良配?”秦落烟冷笑,“三姐比我可大两岁,至今还没指亲昵,如此良配,你怎么不让三姐去嫁?”

“欣儿的身份也是你这个小妾生的贱婢可比的?”涉及到自己的女儿,陈氏终于恼羞成怒。

是啊,她是小妾生的贱婢,所以,她的命,不是命,她的命,不过是秦将军风流之后留下的累赘而已。

秦落烟轻笑出声,惨白的脸,衬着灿烂的笑,那个画面,美得凄楚。

秦天城怒火中烧,手已经伸向了剑架,长剑出鞘,只要一剑就能让这个大逆不道的女儿了结性命!

“你想杀了我,怎么不问问是谁拿走了我的清白?”秦落烟猛地扯下身上的披风向他扔了过去。

狐裘披风,当世罕见,尤其是这样纯正的黑色。

传闻中,当年先皇曾御赐了武宣王一件披风,也是这样纯正的黑色狐裘,再加上武宣王性格诡异残暴,但凡是他的东西,他都不允许别人染指。

所以,凤栖城里的权贵们为了避开他的锋芒,近十年来,竟是没有人再敢穿狐球披风。

“武、武宣王……”秦天城握着披风,脸色沉到了谷底。

陈氏听见武宣王三个字也是吓得不轻,一时之间竟是看秦落烟的眼神都变得恐惧起来。

武宣王权倾天下,就算当今皇上见了也要礼让三分,秦天城不过是一城守将,不要说和武宣王正面对上,就算武宣王跺跺脚也够他好好喝上一壶。

“罢了!”秦天城丢了长剑,挥挥手对身旁的陈氏交代,“找人将她送去城郊别院,这辈子,就不要让她回老宅了。”

一句话,定了秦落烟的生死。

在这个皇权、父权至上的世界里,女人就是这么微不足道。

那一刻,门外的雪越发大了。

没有人看见,秦落烟低着头,嘴角挂着一抹满足的笑。

她,赌赢了!

她兵行险招,失去了清白,还险些将性命搭进去,不就是为了能离开将军府这个困了她三年的牢笼吗?

城门处,上百骑将士簇拥着一辆奢华马车缓缓往城外走,守城士兵恭敬的退往两旁,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出面询问。

出了城门,马车里传来慵懒的声音,“金木,找到那个女人了吗?”

金木骑着黑色骏马,头皮有些发麻,“回王爷的话,云城里的青楼都找遍了,没有找到她的踪迹,而且春月楼的老鸨已经熬不住刑法死在牢中了。”

“居然就这样消失了,你说,这是欲情故纵,还是她真的倾慕于本王?”傅子墨声音悠然,听不出情绪。

金木尴尬一阵,不敢答话,昨天他评价了那女人一句,险些就被王爷发配边疆,如今,涉及到那个女人,他是无论如何不敢再随意多言了。

傅子墨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声音越发清冽了一些,“金木,那女人,不过是个玩物而已,跟了本王这么久,你觉得本王会为了一个玩物而把自己的属下发配边疆吗?”

“不会。”金木松了一口气,却依旧不敢随意回答刚才他提出的问题。

马车里的人见金木久久没有答话,没有动怒,反倒是幽幽的说了一句,“可是,本王许久没有遇见这样的玩物了,所以,给你一个月时间带她来见我,否则,你就真的去疆北替换凌水吧。”

 

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第4章 女扮男装

傍晚时分,雪停了,灰沉沉的天空,没有晚霞。

秦落烟和梧桐一人一个小包裹被赶出了秦府,府外,一辆残破的马车已经等候多时。

赶车的是个鬓角微白的老者,见两人出来,老者跳下马车,将手中的辫子塞在了梧桐的手里,“夫人说了,这路途远,府中事多,就不再差人送四小姐了,这马车用了就留在别院,也不用赶回来了。”

“这简直太过分了,”梧桐见马车满布灰尘,而且边缘还破了几个小洞,这种马车,明明是府中早已经废弃了的,“这样的马车怎么能坐人,万一摔着四小姐怎么办?”

“哪儿那么金贵?还当自己是将军府小姐呢?我刚才不是赶着马车出来的?也没见摔着我?不要算了,不要啊,你们就走着去吧。”老者骂骂咧咧几句,转身往门内走。

梧桐见后门被关上,委屈的看向秦落烟,“小姐,这天都快黑了,这时候把我赶出来,是存心让我们露宿荒野啊。”

“露宿荒野?”秦落烟冷笑,摸了摸梧桐的头,“傻丫头,你还是太单纯了些。”

“小姐,您的意思是……”梧桐不明所以。

秦落烟摇摇头,“得了,我让你去药房拿的东西拿来了吗?”

梧桐点点头,从包裹中取出一包粉末,“大夫说这个药粉是专门用来毒老鼠的,药性很强,一包药能药死几头牛。”

秦落烟接过药粉,然后从自己的包裹里取出一把匕首来,匕首很锋利,在傍晚时分反射着莹莹白光。

“小姐,你……”梧桐瞪大了眼睛。

秦落烟将药粉仔细的抹在匕首上,“走吧,我们能不能得到自由,就看今晚了。”

“小姐,我有些怕。”梧桐跟上秦落烟的脚步,不自觉的抱紧了自己的包裹。

秦落烟淡笑,笑容在晚霞中灿烂,她说:“放心吧,我会保护你的。”

梧桐不知道,那一刻,这样的笑容印在了她的记忆里,直到很多年以后,靠着这抹温暖的回忆,让她熬过了数年生不如死的折磨。

当两人赶到城门的时候,城门已经关上,这是预料中的结果,所以秦落烟带着梧桐在附近的客栈住了下来。

问掌柜的要了一间偏僻小房,梧桐将破马车牵到后院安顿,秦落烟则是回到房中换上了一身男装。

两个姑娘出门在外,女装总是诸多不便。

当梧桐回到房间时,看见男装的秦落烟,震惊得瞪大了眼,“小姐,你这打扮不仔细看连我都认不出你来,而且连喉结都做得恰到好处。”

秦落烟浅笑,“以前学的日本化妆术还有点儿用。这是你的,赶紧换上吧,我先去前厅点菜,一会儿你换好了来找我。”

梧桐接过衣服点点头,依旧忍不住打量着她,她从来不知道自家小姐还有这一手。

不过,日本是什么意思?

天已经黑了,正是饭点儿的时候,所以客栈的前厅很热闹。秦落烟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招来店小二点了几样小菜。

“听说昨晚春月楼的老鸨莫名其妙的死了。”

“春月楼背后可有云城许多权贵的关系,真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敢随意动春月楼的人呢。”

“可不是,而且官府的人去看了之后,说那是个意外。”

“嘘,小声些,连官府都不敢去查的事,我们还是不要议论了。”

刚进店门的几名年轻男子悻悻的走向二楼雅间,正端着茶的秦落烟听见他们的对话却动作一顿,连官府都不敢惹的人,是武宣王?

武宣王在查她的下落?不是说那人欢好过后向来翻脸不认人吗?她远远避开,不是正合他意?

秦落烟拧紧眉头,放下茶杯,突然没了喝茶的兴致。

小二的上菜很快,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将几样小菜端了上来,秦落烟心有担忧,用筷子拨弄着饭菜,却实在没有胃口。

突然,一阵清脆的银铃声由远及近,她怔了怔,抬起头,就看见一行人风尘仆仆的走进了客栈。

一共七八个人,浑身上下都是药材气息,为首的一个老者似乎腿脚不便,坐在轮椅上由身后的人推着。

铃铛声似乎是从老者的脚上传来的,秦落烟仔细一看,目光却忍不住一亮。

带在老者脚上的是一对脚环,雕工精致,镶嵌着宝石和铃铛,只要一动就能发出清脆的铃声。

在别人的眼中,那可能是一对用来装饰的铃铛,可是对于曾经的武器设计专家眼中,这铃铛就是一件价值极高的作品。

三年来,她被困在将军府的牢笼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这些东西,如今突然有这么一件近乎完美的作品出现在眼前,她忍不住就站起身走了过去。

“老伯,我能看看您的脚环吗?您别担心,我只是看看而已,保证不弄坏它。”秦落烟用最温和诚恳的声音说话,目光由始至终被那脚环吸引,移不开分毫。

站在老者身旁的两名大汉一听,脸色微微一变,正要开口拒绝,却见那老者缓缓摇了摇手,“好。”

得到了主人家的允许,秦落烟蹲下身,凑到他的脚边仔细看那脚环。

在喧闹的客栈里,她的动作看上去很怪异,近乎是卑微的趴在了老者的脚边。

坐在轮椅中的老者见她看得如此认真,瞳孔不自觉的瑟缩了一瞬,而站在他身后的随从更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真是巧妙啊。”秦落烟禁不住发出惊叹,然后抬起手就伸了过去。

那一瞬,老者的脚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可是,在反应过来之前,只听“咔嚓”一声轻响,秦落烟已经将他的脚环取了下来。

“呃……实在对不住,这脚环设计太巧妙了,安装和取下的方式都很特殊,我忍不住就想试试自己的想法对不对。”秦落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两个脚环在她的手中,随着她的动作发出悦耳的轻响。

她没有注意到,就在她取下脚环的瞬间,老者和他的随从们那震惊得无与伦比的表情。

第4章结束

 

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第5章 飞雪煮酒

“如果您还是生气的话,我可以赔偿……”秦落烟见众人没有回应,为难的开了口。

老者似乎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他喉头滚动,再开口时,已收敛了震惊,语气从容的道:“不碍事。”

秦落烟点点头,冲老者拱手行了一礼,“这脚环要在下替您重新安装上吗?”

“重新装上?”老者还未说话,倒是他身后的随从大惊失色。

老者瞪了那随从一眼,随从立刻低下头不再说话。

“不用了,公子将这脚环交还给老朽就好。”老者伸出手,秦落烟恭敬的将脚环还给了他。

换上男装的梧桐刚好从后院出来,秦落烟冲老者一行人拱手告别,然后转身带着梧桐回到座位吃饭。

老者一行人要了客栈里最豪华的房间之后就去了后院,几人刚走出前厅,一名随从便激动的上前,“主子,我们费了那么大的力气,走遍了半个南越国都没找到能打开着天机环的人,没想到在这里居然遇见了,真是连老天都在眷顾主子!”

老者把玩着手中的一对脚环,眸子深沉,这天机环对一般人来说只是个奇巧的物件儿,可是对于他来说却是能克制他武功的东西,两年来,因为这天机环,他经脉逆流,好几次徘徊在生死边缘,尤其是最近一个月,他连走路都没力气了。

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

“好不容易才取下这天机环,那位公子竟然还想替您再安上,刚才真是吓死属下了。”那随从二十多岁,人高马大一脸憨厚,没有外人在,他高兴的心情写在脸上。

“晋楚,你还是这么沉不住气。”话虽如此,老者却也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柳落烟和梧桐坐在角落里吃饭,安静如初,看上去丝毫没有因为这个插曲而有任何变化。

“属下这是实在忍不住,这两年天南地北的走,就为了这天机环,哪里想到那小公子手指那么轻轻一拨竟然解开了?属下是太激动了。”晋楚又回头问身后的兄弟,“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难道你们不激动?”

众人点点头,每个人的脸上都忍不住露出既震惊又兴奋的表情,直到现在,他们还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原本以为要费诸多功夫的事情,突然被人随手解决了,这感觉真是……

“好了,晋楚,去查查这两人的底细。”老者收回视线,推着轮椅往房内走。

“是!”

夜,繁星弥漫,星月同辉。

秦落烟两人吃完饭回到后院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黑尽了。

梧桐点燃了屋子里的烛火,烛光摇曳中,秦落烟拿了纸笔在画着什么,梧桐凑近一看,诧异了一瞬,“小姐,您这是画的什么?”

“刚才看见的一个武器,难得看到这种精致的东西,我得赶紧画下来,以后有机会自己也做一个玩玩。”秦落烟将画纸举起来吹了吹墨汁。

“小姐,这明明是首饰,怎么说是武器?”梧桐不明白。

秦落烟微微一笑,神秘而自信,“这脚环里,可是藏着弓弩的,只要触发机关弓弩就会射出短箭,”她又用拇指比了比,“喏,大概这么长的。”

“啊……”梧桐夸张的低吼出声,“小姐,您不是说笑的吧……”

秦落烟叹了一口气,“信不信由你,有机会做一个给你防身。不过,这里还有个机关我还没弄清楚到底是做什么的,只可惜那是别人的东西,我也不方便研究太久。”

她叹了一口气,将画仔细的折叠收了起来。

“咦,怎么又下雪了?”梧桐走到窗边,正准备关窗户,突然看见远处的一个人影,疑惑的道:“这年头,奇怪的人真多,这么大的雪,那人还在院子里散步。”

秦落烟顺着那方向看了一眼,眉头微微拧紧,随即站起身往外走,“梧桐,我出去一会儿,你先歇着吧。”

梧桐还想说什么,秦落烟的步子很快,却已经出了房间转瞬就迈步入了飞雪中。

院子里有十几棵腊梅,花开的正艳,一个老者在站在梅树边上,也不知他在看什么,视线有些飘远,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他身体短暂的一僵,随即又放松下来。

“老伯,”秦落烟走近了,微笑着站到了他的旁边,“这雪大,怎么不进屋避避?”

老者回过身,拱手行礼,“小兄弟不也没有避这大雪?”

秦落烟一怔,“也是,不过是雪而已。”

如果心是冷的,雪又能有多冷?

“飞雪天,最适合喝暖酒,老朽正好带了些好酒,如果小兄弟不介意,共饮几杯?”老者说话的时候眼神灼灼,和堆满皱纹的脸搭配起来有些违和。

秦落烟点点头,老者立刻从二楼打了个手势,不过一会儿的功夫,晋楚就搬了一张小方桌来到梅树边。

老者亲自点燃了小火炉中的炭火,然后将铁质酒壶放在了火炉上,不过一会儿的功夫,酒香就开弥散开来。

清冽的酒香让人精神一振,秦落烟吸了吸鼻子,忍不住叹了一声,“好酒!”

曾经,每当武器试验成功,整个工作室的兄弟姐们都会在酒吧狂欢一整夜来庆祝,那些纸醉金迷还历历在目,而她却已经成了这个封建社会最卑微的存在。

“小兄弟倒是识货之人,老朽这酒,可是尘封了十年的佳酿。”

等了一会儿,老者取下酒壶倒了两杯酒,放了一杯在她的面前,一朵梅花恰好落下,坠在酒杯中,带起杯中一片涟漪不止。

“真美。”这个画面感染了秦落烟,她忍不住温柔的笑了起来,拾起杯中的梅放在一旁,她双手捧着那酒,一饮而尽。

她不知道,她的笑落进老者的眼中勾勒出的是怎样的惊艳。

老者举着酒杯的手迟迟忘了放下,他皱了皱眉,视线落在秦落烟颈部的喉结上,眼神越发疑惑,明明是个男人,怎么笑起来比女人还美上七分?

“再来一杯!”秦落烟喝完酒,将酒杯往前一递,余光却看见了老者的手。

那手,指节分明,修长挺直,没有皱纹,没有松弛的皮肤。

这不是一双老人的手。

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魅上龙皇:弃妃请自重!小说全文

软件截图
  • 小说免费阅读(浮烟若梦)截图欣赏
相关下载
下载地址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