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手机游戏 > 策略塔防> 误惹豪门甜心请签收,厉少请手下留情小说免费阅读(爽爷)

误惹豪门甜心请签收,厉少请手下留情小说免费阅读(爽爷)

|误入狼室:厉少手下留情

误入狼室:厉少手下留情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误入狼室:厉少手下留情第1章 她是个男人

夜色如墨。

总统套房内,沈长卿强忍着浑身的酸痛,下了床,艰难得捡起衣服,一件件穿上。

今晚她心情不好,和闺蜜苏姚去酒吧喝酒,结果喝多了,出门去厕所还被一个老男人猥亵,可后来,一个年轻男人闯了进来。

原以为对方是来英雄救美的,却没想到……

想起男人刚才的那番暴行,沈长卿的身体不禁微微抽疼了起来,哭肿的眼睛里再次蓄满不甘的泪水。

她才18岁啊,第一次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没了,要是怀孕该怎么办?

最关键的是……

低头看了一眼被束胸带勒得扁平的胸脯,她现在是个男人。

三天前,母亲蒋美涵给她找了个后爹,是临城赫赫有名的厉氏集团董事长,听说他那宝贝儿子不喜欢女人,为了能顺利陪嫁到厉家,蒋美涵给她出了个馊主意,让她女扮男装混了进来。

沈长卿咬紧唇瓣,黝黑水润的眸看向大床,精致如洋娃娃般的小脸上写满了愤恨。

不管怎么样,她都不会让这个男人白白占了自己便宜的!

一定要留下点证据什么,日后待她恢复女儿身,也好找他讨回公道!

想到这里,沈长卿从兜里掏出了手机,走回Kingsize大床边。

床上熟睡的男人双眸紧闭,当沈长卿的镜头聚焦的时刻,她倏地怔住了,眸子里的眼泪打着转,却掩饰不了眼中的惊艳。

她万万没想到,这样一副颠倒众生的皮囊,居然会长在一个人渣的身上。

“咔嚓”

手,不自觉得按动了快门,男人的睡颜定格在画面中。

厉净琛醒来时,已是第二天中午,想起昨夜那场春梦,多年禁欲的身体再次躁动起来。

梦里的女孩好似有股魔力,勾起他心底蛰伏已久的渴念,让他像猛兽一般不知疲惫得索取,一遍又一遍。

直到醒来,心中还有几分怅然若失。

阳光偏转了角度,照在男人轮廓分明的脸上,厉净琛猛地睁开眼。

空气中,一股幽香萦绕不散。

入眼,是满屋的凌乱,皱巴巴的床单上一朵红梅娇艳欲滴。

厉净琛倒吸一口气,眸子里急剧闪过复杂的神色,但很快,一切情绪都被他收入眼底,薄唇一掀,从兜里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昨晚你送的礼物,我很满意。”

“是吗?我就猜到你会喜欢!电话里传来池帅咋咋呼呼的声音,“本来那么好的车,我打算自己留着的,可我看你最近心情不太好,只好忍痛割爱咯。”

“车?”

厉净琛一愣,“那个女人不是你送进来的?”

“女人?哇靠!厉净琛,你没开玩笑吧?你一个对女人过敏的家伙,房间里居然藏了女人?”池帅后面叽里咕噜说了什么,厉净琛已经没心思再听,“嘟”得一声挂断了电话。

忽然,角落里一道银质的光芒吸引了他的注意。

厉净琛走过去,拾起那只做工精致的手镯,手镯的尺寸非常小,可想而知,戴它的人手腕必然细得纤弱。

厉净琛将那只手镯攥紧,微微眯了眯眼,很好,他居然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给算计了。

不过那个女人睡了他,却不要他负责,这倒是很有意思。

这只镯子,是她故意留下的吗?

这时,助理推门进来送衣服,厉净琛将手镯扔了过去,吩咐道,“查一下这东西的出处,尽快把买家信息调给我。”

既然她想让他查,那便如她所愿。

厉净琛的脸色很平静,但语调却冷得威慑,助理不敢造次,低着头上前接过那镯子,退了出去。

 

误入狼室:厉少手下留情第2章 她怎么见人

浴室里雾气萦绕。

沈长卿伸手擦了下镜子,精致俊秀的小脸红扑扑一片。

听蒋美涵说,她那个素未谋面的三哥厉净琛今天要回来,刚刚在酒店,她都没来得及清洗,便匆匆逃回了家。

揉搓着肌肤上青紫的印记,沈长卿秀气的眉头皱了皱,在心里将那个臭男人的祖宗十八代通通问候了一遍,上了她也就算了,居然弄出这么多痕迹。

尤其是脖子上,密密麻麻的吻痕,这让她怎么见人嘛?

而且她现在浑身都疼,一晚上的酣战,那个男人体力又那么强……

想到这里,沈长卿俏脸顿时又滚烫起来。

“砰砰——”

突然,一阵剧烈的敲门声惊醒了她。

外面传来一阵骂骂咧咧的催促声,“臭小子!大白天的死在浴室里干什么呢?当自己大姑娘上花轿啊?赶紧下来!你哥已经到庄园门口了。”

浴室门被拍得咚咚响,门外的蒋美涵大有破门而入的趋势。

沈长卿匆忙缠好裹胸布,找了件高领毛衣穿上,直到将脖子上的吻痕遮掩得严严实实了,才深吸一口气,走过去将门打开,拨了下帅气的刘海,低低得叫了声,“妈。”

蒋美涵美艳的脸上本就阴云密布,看见沈长卿捂得这么严实,一副怂包样,心里更加不爽了几分,“这大热的天,你穿成这样做什么?也不怕被人笑话!”

说着,就伸手扯住了沈长卿的毛衣,要帮她把领口拉下来一些,手已经拽上了领口,只要再往下,蒋美涵就会看见女儿脖子上的印记。

沈长卿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正要闪躲,这时,身后传来佣人的喊声,“太太,少爷回来了。”

这个声音,成功的吸引了蒋美涵的注意,她脸上立刻扬起了笑容,临走前,不忘提醒沈长卿,“死小子,赶快收拾好下来!”

直到蒋美涵“咚咚咚”得走下楼,沈长卿悬着的一颗心才落回肚子里,幸好没被发现。

不然,她就死定了!

拿起毛巾把头发上湿漉漉的水珠擦了擦,一面擦,沈长卿一面在心里抱怨。

什么狗屁哥哥!

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早不回晚不回,偏偏这时候回来。

沈长卿把头发擦得不再滴水,就将毛巾往架子上一挂,才下楼。

厉振国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听见楼梯上的动静,不禁抬起头,“长卿来了?”

“厉叔叔早。”

沈长卿虽然才来厉家三天,却深得厉振国的欢心,蒋美涵不在,沈长卿就坐下来陪厉振国聊天。

她模样长得可爱讨喜,嘴巴又甜,一张小嘴夸起人来,眼都不眨一下。

厉振国被逗得哈哈大笑,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卡,塞进沈长卿手里,“你来厉家这些天,叔叔也没什么好送你的,这卡里有三十万,你拿着,需要什么就自己买。”

沈长卿一愣,看着手里镶着金边的黑卡,心情顿时有些激动。

三十万?!

她长这么大,还从没一次性见过这么多钱!这下爸爸的病有的治了!

“谢谢厉叔叔,你对我可真好!”

沈长卿顿时眉开眼笑,小心翼翼将卡塞进兜里,在她得意忘形的时候,没有注意到,门口玄关处,一双沉冷如冰的眼睛盯上了她。

厉净琛眉间微蹙,他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贪得无厌的人,贪小便宜,又爱耍滑头的臭小子,做他弟弟,实在是给他蒙羞!

 

误入狼室:厉少手下留情第3章 娘炮一样

沈长卿还不知道自己无形之中已经把某人给得罪了,转头乖巧得对厉振国道,“厉叔叔,我听说三哥今天回来了,他还没见过我,我这就去门口迎他去。”

她丢下这句话,抬脚就往院子外面跑。

玄关的厉净琛闻言,眉心一蹙,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朝前跨了一步,从视觉盲区里走了出来。

沈长卿跑得太快,来不及刹车,脑门直接撞上厉净琛健硕结实的胸膛,常年健身,养成的健壮体魄,又岂是沈长卿这细胳膊细腿能抵得上的?

她直接被反弹得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疼!

“谁啊!”

沈长卿本来就长了一张可爱的娃娃脸,加上摔疼了,坐在地上直哼哼,她声音又软糯,听上去好像撒娇一样。

厉净琛脸色一黑,心里顿时多了一股无名之火,他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这么弱,撞一下都能摔倒,哼哼唧唧得像个娘炮一样。

“长卿少爷,摔疼了没?还能起来吗?”

管家见状连忙上前要来搀扶。

“让她自己动!”

冷冷的字眼,像冰锥一样刺进沈长卿的耳膜,沈长卿本来打算站起来的双腿,顿时吓得瘫软下来,连呼吸都忘了。

这个声音,忽然让她产生了幻觉,脑海中瞬间闪过昨夜,男人缠着她勇猛有力得进攻,禁锢着她,在她耳边一遍又一遍追问,“舒服吗?舒服就自己动。”

如今,这浑厚而磁性的嗓音萦绕在耳畔,令沈长卿下意识得抬起头。

只是这一抬头,她清润的瞳眸不禁狠狠一缩,宛如晴天霹雳般愣在原地,连脚趾头都开始瑟瑟发抖。

那夜,滚烫如岩浆般的激烈再次袭来,正是眼前之人,用他那双强悍健硕的臂膀紧扣着自己,不知餍足得在她身上索取,要了她一次又一次。

她的哭喊和求饶,不但没有勾起对方的怜悯,反而刺激得男人更加勇猛,贯穿出入得更加彻底。

沈长卿小脸顿时喷火发烫,红得耳根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透了。

难道那晚那个喝醉酒强睡了自己的男人,就是她的三哥——

厉净琛!

怎么会有如此凑巧的事?

“我让你自己动,没听到吗?还是以为进了厉家就是少爷了?连摔倒都等着别人来扶?”

这时,冷冽的嗓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沈长卿脸色僵了僵,看着面前这张刚毅冷俊的脸,眼眶忽然泛红,盈满了水雾,瘦削的肩膀微微颤抖起来。

她本打算彻底忘掉那晚的耻辱,好好以一个男人的身份过完这两年,然后成功保送国外深造,从此,彻底摆脱过往。

可是没想到,命运却和她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竟把她的仇人带到她眼皮子底下来了!

“净琛,你弟弟年纪还小,别吓着他。”

厉振国看到沈长卿瑟缩着小肩膀,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顿时就心疼了。

他年事已高,膝下只有净琛和净心这一双儿女,净琛沉稳克制,从小就能独当一面,而净心这丫头就比较不让人省心。

大概是有个会撒娇的女儿的缘故,厉振国要比一般的父亲会心疼子女,尤其他和长卿这孩子一见如故。

“老张,把长卿扶起来。”

“是,老爷。”

 

误入狼室:厉少手下留情第4章 名副其实的少爷

管家上前一步,将沈长卿搀扶起来。

厉振国走到沈长卿跟前,伸手掸了掸她肩上的灰尘,语气透着关怀慈爱,“长卿,别听你哥哥的,你到了我们厉家,就是厉家名副其实的少爷。不过,你身子确实弱了点,以后可要好好锻炼锻炼。”

厉振国虽然溺爱沈长卿,但也不会因此就怪罪大儿子,言辞中还是透露出对厉净琛的赞同,他微微正色,转头对厉净琛道,“以后你们就是兄弟了,长卿初来乍到不太懂,你做哥哥的,要多包容他,教导她。”

“我知道了,父亲。”

厉净琛面容冷淡,虽然打心眼里瞧不上这弱不禁风的小东西,但他是个恪守孝道的男人,自然尊重父亲的决定,如炬的目光重新落回少年身上。

见她一颗小脑袋都快埋到胸口了,厉净琛眉头再次蹙紧,“长辈同你说话,怎么不吭声?哑巴了?”

这次,他的语气没有先前那般严厉,却带着与生俱来的霸道。

沈长卿再次不争气的抖了一下,脸红得滴血,反而将脑袋埋得更低了,一颗心紧张得砰砰直跳。

眼下,什么仇什么怨,都得先放一放。

当务之急,是绝对不能被厉净琛认出来!

他们可是兄妹!

若被他发现自己昨晚睡的女人,成了他名义下的弟弟,后果一定不堪设想。

沈长卿用力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才控制好情绪,咬着唇瓣,小小声得回道,“知道了,三哥、厉叔叔,我会好好锻炼身体的。”

她叫厉净琛三哥,是因为早些天见过厉家的两名堂哥,厉净琛在家族里排行第三,沈长卿就按辈分叫了,但他们这一房,同辈的只有厉净琛和厉净心两人,在厉家的宗族里算是最具实力和威望的。

当然,厉家能有今天这一切,厉净琛功不可没。

听说他年纪轻轻就接手了厉氏集团,短短几年内,带领厉氏跻身进入全球前10强企业。

这样的男人,她得罪不起,即使丢了清白,也只能暂时隐忍。

沈长卿这般软糯的性子,和刚刚讨好厉父时的模样大相庭径,若不是刚巧让厉净琛看见了刚才那一幕,她现在这样,他怕是真就信了。

这让厉净琛不由得多看了沈长卿两眼。

她像是刚洗完澡,墨黑的短发半干,套拉在脸上,这样低着头,平白多了几分乖巧。

刚才那一撞,甚至令他闻到了她身上有股甜甜的沐浴露的味道,这味道,总觉得有几分熟悉,如果他没记错,昨晚那个女人身上也有这样的味道。

想到这里,厉净琛微微眯了眯眼,审视着沈长卿的目光里多了几分探究和怀疑。

是凑巧么?

这小子居然喜欢用女人用的沐浴露?

他不自觉得朝前逼近一步,因为身高的差距,厉净琛足足比沈长卿高出了一个头,他弯下腰,目光紧紧得盯着她的脸,缓缓凑到了她的耳边,“这么热的天,穿得如此严实?是想遮掩什么?”

沈长卿心脏咯噔一顿,吓得头皮发麻。

完了!

这是……被认出来了?

她努力维持镇定,怯懦懦得抬起头,“三……三哥,我妈说,今天您回来,叫我打扮得帅气时尚一点,我家以前穷,我浑身上下,就这么一件毛衣比较时尚,所以为了不唐突了三哥,我早上特意起来洗了个澡,换了这件衣服,三哥不觉得很时尚吗?”

她湿漉漉的眼睛,像梅花鹿一样,透着点小心翼翼得讨好,贴得很近,厉净琛又问道了那股该死的甜腻香气,身体居然莫名得起来反应。

对着一个男人起反应,这足以让素来处事沉稳自制的厉净琛,一张俊脸黑到底。

他立刻后退一步,和沈长卿拉开了距离,冷笑一声,“你怕是对时尚有什么误解。”

理了理领口,厉净琛已经没了耐心,抿唇,转身对厉振国恭敬道,“爸,我去一趟公司。”

“怎么刚回来就要走?”

“朋友在外面等我呢,先失陪了。”

厉净琛丢下这句话后,又冷冷得瞥了沈长卿一眼,“把你浴室的沐浴露换了!这个味道,真令人恶心!”

恶心?!

沈长卿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不知道是谁昨天晚上抱着她,一个劲儿得夸她香来着呢!

吐槽归吐槽,沈长卿并没有放松警惕,低着头,竖着耳朵,直到确定厉净琛的脚步声远去,整个人才如获新生一般松了口气。

众人散去之后,蒋美涵才走到她身边用力掐了她一把,压低了声音骂道,“你个死丫头!我早上怎么跟你说的?让你给你哥哥留个好印象!结果呢?他才刚回来,你就把他给得罪了!你知不知道他在这个家里的地位?”

“烦死了,我怎么知道他刚好走过来?”

沈长卿懒得理蒋美涵,转身就往楼上走。

蒋美涵不依不饶,跟上来道,“我们母女俩能否在厉家立足,你哥哥掌握一半的决定权,我警告你啊,从今往后,你要跟他好好搞搞关系,别让他记恨上你。”

不知怎么,听到蒋美涵说“搞关系”这三个字,沈长卿小脸再次一烫。

还搞关系?

不知搞到床上去的关系,算不算数!

沈长卿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妈,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杜绝我和厉净琛见面比较好,毕竟他讨厌女人,假如被他发现你骗了他……”

“你!”

蒋美涵立刻上前捂住沈长卿的嘴巴,“死丫头,嘴巴把牢点!妈知道了还不成么?”

厉氏集团大楼下——

“净琛,刚在庄园门口接你的那个老美女是谁啊?谁啊!谁啊!谁啊!”

车里,坐在副驾上的池帅兴奋极了!

和厉净琛认识十多年,这可是他第一次,在厉家这种高雄激素爆棚的地方,看见一个女人!

几率比中大乐透还要难得好嘛?

话说回来,昨天他就听这家伙说起过什么女人,难道这家伙罹患十年的过敏症已经好了?还是说,当了二十八年的处男,耐不住寂寞,无奈之下,只得找这种半老徐娘解决生理需求?

奸情!绝对有奸情!

池帅脑子里,天马行空,一下子设想了无数种可能性。

但很快,一道冰冷的声音便打破了池帅的想象力,厉净琛面无表情得开口,“她是老头子新娶进门的女人。”

“啊?!”

池帅脸上的兴奋顿时被震惊所取代,分贝高得险些掀翻车顶盖。

厉净琛俊眉微蹙,长指捣了下耳朵,打方向盘,倒车入库,熄火,一系列动作毫不拖泥带水。

看到他下车,池帅连忙追了出来,“所以她就是那个传说中带了个拖油瓶嫁入你家的小妈?”

“嗯。”

又是淡淡的一声冷哼。

“嗯?!”

池帅要被气昏过去了,“我的厉大少,你怎么还能这么淡定啊?厉家要不是因为有你,怎么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现在那女人带了个儿子进门,你要想清楚,会不会对你造成威胁。”

“凭他?”

厉净琛终于有了反应,抬眸,深冷的墨色眼底,是高傲和不屑,那是久居上位者才有的自信和威严。

“他还不配成为我的对手。”

这十个字,跟冬日的寒风一样,刮得池帅打了个寒颤。

“不过。”

厉净琛又补充道,“假如他安分守己,我倒是不介意多这么个弟弟。”

第4章结束

 

误入狼室:厉少手下留情第5章 镯子丢了

晚上回到房间,沈长卿小心翼翼从兜里取出那张黑卡,放进钱夹里藏好,才去洗澡。

临睡前,她又习惯性得摸了摸左腕,腕上空荡荡的触感令她有些心慌,镯子已经丢了一整天了,还能找回来吗?

沈长卿咬唇,纤长的睫毛轻颤,眸底涌现一抹疼意。

白天发现手镯丢失,她立刻就重返酒吧,疯了一样找了整整一个下午,只可惜找遍了所有她和苏姚待过的地方,都没看见镯子的踪影。

镯子真的丢了,就像她和陆铭的感情……

沈长卿这一觉睡得很沉,翌日,直到日晒三竿才起来。

走进餐厅时,餐桌前已经围满了人。

主位上的厉振国正翻阅着报纸,蒋美涵挨得很近,柔情蜜意得替他削水果呢。

看到这一幕,沈长卿就想起了市人民医院的普通病房里,躺着的那个人。蒋美涵这女人心也真是够狠的,自从沈正宁生病,连一次都没回去看过他。

现在看到她这副讨好的嘴脸,就觉得恶心。

沈长卿正眼都不想瞧蒋美涵一下,撇过脸,目光却一瞬对上了另一双冷沉的眼睛。

厉净琛坐在餐椅上,正低头查阅邮箱里的文件,蒋美涵和厉振国在一旁恩恩爱爱并没有影响到他。

不过,当他抬头的瞬间,倒是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沈长卿这小子,是在嫌弃这个女人?看来,这对母子关系似乎不太融洽。

他还以为,这小子和他妈是一类人呢。

厉净琛微微眯了眯眼,对这个弟弟又有了新的认知。

对上厉净琛那双仿佛能洞悉一切的眼睛,沈长卿有些心虚得撇开目光,拉了把椅子坐下来,跟长辈打招呼。

“厉叔叔,早上好。”

厉正国微微笑道,“长卿,昨晚睡得怎么样?”

“床很软,睡得很踏实呢。”

“那就好。”

厉振国点点头,越看沈长卿越喜欢。

“净琛,吃过饭你带长卿去商厦挑几件衣服,我看他昨天过来的时候,没带多少行李,马上就要开学了,男孩子走出去要像模像样才是。”

“知道了,父亲。”

厉净琛点了下头,在外面叱咤风云的男人,到了自己父亲跟前,身上那股凌驾万人之上的气势才有了收敛。

沈长卿觉得有些稀奇,真看不出来,一个对女人施暴的家伙,居然还是个孝子。

想到自己有可能要跟厉净琛共处一上午,她就觉得浑身不自在,连忙摇手拒绝,“厉叔叔,不用这么麻烦了,来厉家之前,我妈给我买了衣服。而且……”

“我并不觉得麻烦。”

沈长卿的话没说完,就被一道冷厉的声音打断。

厉净琛眯了眯眼,从昨天开始,这家伙见到他,就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令他不得不起疑心。

而且,他总感觉这小子有些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感觉到男人审视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沈长卿后背冷汗阵阵,只好硬着头皮同意。

世纪商贸大厦,一家名牌专柜。

“先生,您看这套适不适合?”

店员拿了一套本季度最流行的春装递给沈长卿,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这男孩子个儿不高,但长得可真养眼,骨骼纤细匀称,五官精致漂亮,随便往那一站,慵懒得像只猫一样,简直就是一枚绝世诱受有木有?!

最最关键的是,带他来买衣服的那位,是个禁欲系帅大叔!

误入狼室:厉少手下留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误入狼室:厉少手下留情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误入狼室:厉少手下留情小说全文

软件截图
  • 误惹豪门甜心请签收,厉少请手下留情小说免费阅读(爽爷)截图欣赏
相关下载
下载地址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