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手机游戏 > 策略塔防> 昏婚欲睡,今世忘却前尘缘,楼先生请自重,念念婚情,楼先生请自重,爱妻别逃小说免费阅读(步从容)

昏婚欲睡,今世忘却前尘缘,楼先生请自重,念念婚情,楼先生请自重,爱妻别逃小说免费阅读(步从容)

|朝秦暮楚

朝秦暮楚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朝秦暮楚第1章 楔子六年前

 

“暮楚,听说你把楼学长甩了,跟音乐系的大才子在一起了,真的假的?”

秦暮楚才下解剖课,就有好事的同学凑上前来,问她。

秦暮楚微微一笑,“是啊!”

“不会吧?当初你不是爱得人家死去活来吗?这会儿怎么说甩就甩了?你没发烧吧!他是谁啊?人家是楼司沉欸!多少女同学趋之若鹜的对象,你倒好,不知珍惜!”

秦暮楚一本正经的纠正同学的话,“准确点说应该是爱他家的钱爱得死去活来!”

“……”

同学惊愕的张大了嘴。

这话,说得也未免太直白了些。

“一百万已经到手,自然是说拜拜的时候了!”

秦暮楚说这话的时候,眉飞色舞,看起来志得意满的样子。

同学还想说什么,可话到唇边,蓦地就噎住了,“楼……楼学长……”

对面,楼司沉清冷且颀长的暗影,伫立在那里,目光幽冷,盯着这边的秦暮楚,宛若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秦暮楚呼吸微顿,抱着书本的手,稍稍收紧了力道。

其实,她早就注意到了那头的他。

而刚刚那些话,也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暮楚,我还有事,先走了……”

同学飞快的找了个理由,遁了。

楼司沉迈步,走近她。

他每靠近一步,秦暮楚的心,就跟着窒痛一次。

直到……

他高大的暗影,从上至下,将她笼罩。

他身上那份特殊而又好闻的味道,强势的将她的鼻息侵占,没来由的,她只觉鼻头一酸,差点有泪就从眼眶中涌了出来,但好在,她强忍住了。

“把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再给我重复一遍!”

他沙哑的声线,听起来似平淡无波,可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越是如此平静无澜,越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秦暮楚呼吸微紧。

半晌,仰起头,看他,“那一百万是我主动找你妈要的!还有,我爱的人一直都是顾谨言。我们之间,完了,彻底完了……唔唔唔”

秦暮楚的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完,却倏尔,红唇被他冰凉的薄唇封住。

他顿时如同一头发狂的野兽一般,一把将她抵在身后的墙壁上,拾起她的下巴,霸道的在她的唇齿间攻城略地,夺取着独属于她的香气,侵占着她的呼吸……

“唔唔”

秦暮楚使出浑身解数推开他,“楼司沉,够了!放开我”

“够不够,从来不是你说了算!”

楼司沉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眼底尽是隐忍的怒火,“当初费尽心思缠上我的时候,就该知道,我们之间什么时候结束,从来不是你说了算!”

他就是故意的!

楼司沉沙哑着声音冰冷的说道:“秦暮楚,我们之间,彻底玩完了!”

他说完,厌恶的推开她,转身,漠然离去。

没再回头!

最后,到底还是他,为他们之间划上了这个结束的句号。

秦暮楚煞白着脸,蹲在地上,捂紧了自己泛疼的肚子。

下腹,有血在流……

 

朝秦暮楚第2章 别哭

六年后

帝国大厦七星级帆船酒店

“蓉颜,你确定你男朋友真的在这?”

秦暮楚环顾一眼气势恢宏的酒店大堂,还有些不敢置信,“在这开间房,就算没得一万,还也得好几千呢!”

陆蓉颜愤愤的咬了咬牙,“我非常确定他就在这儿!就在5888号房,李意钦那个混蛋傍上了个非常有钱的富婆!”

“……”

这还了得?

秦暮楚唾弃到了极点。

“蓉颜,一会儿咱们要真的抓奸在床了,怎么办呀?”

秦暮楚回头问身后的陆蓉颜,颇为担心。

“先胖揍一顿!”

“……你舍得?”秦暮楚很怀疑。

陆蓉颜吸了吸泛酸的鼻子,眼眶里不由泛起一层粉红色的水汽,“暮楚,说实话,我心里还是挺难受的,想哭……”

她和李意钦怎么说也谈了七年了,从大学开始恋爱到如今准备谈婚论嫁,她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全部都贡献给了那个男人,却想不到到头来换来的不过只是他的三心二意罢了。

要说她真的一点不伤心,那定然是假的!

“别哭别哭!为了那种渣男,有什么好哭的!”

秦暮楚连忙安慰她,见她情绪实在不稳,考虑一下,才提议道:“我看要不这样吧,我先进里面去探探情况,一会儿有问题我再给你打电话,你先在这休息休息,缓缓情绪,行吗?”

秦暮楚其实是怕她们俩万一冲进去,真的撞见了李意钦跟那富婆在滚床单,按蓉颜的性子恐怕会难以承受那样的打击。

亲眼见到和听到,两种冲击绝对不是一码事!

“你一个人可以吗?”陆蓉颜有些不放心。

“放心吧!他也不敢拿我怎么样!”

“……好吧,那你小心点。”

“嗯,那我先上去!你把房卡给我。”

陆蓉颜把房卡递给了她。

秦暮楚不知陆蓉颜怎么从朋友那弄来的房卡,但她也没多想,拿过房卡,就径直往五十八楼去了。

陆蓉颜也想跟上去,但她不敢。

她怕,她怕自己会见到那些一辈子都不愿意见到的恶心画面!

秦暮楚非常顺利的找到了五十八楼的VVIP5888号房。

正准备刷卡,却意外地,发现套房门居然没锁?门只是虚掩着的!

呵!想不到这俩人如此嚣张,做这种苟且之事,居然连门都不关上!

果然挺不要脸的!

秦暮楚心里一边唾骂着,一边摸着黑,借着窗外的月光,悄悄走了进去。

经过近百坪宽敞的会客厅,里面才是正卧室。

她轻手轻脚的拉开了一条门缝。

好家伙!

里面,衣服散落一地……

男人的黑色西装,白色衬衫,灰色领带……

啧啧啧!那凌乱的画面简直不忍直视!

不过只一眼,秦暮楚就确定,地上那些衣服,全都是法国IPAN专属手工定制款,价格不菲!

呵!这李意钦还真是攀上富婆以后就不得了了,连穿衣风格都突然变得这么有品位了!

这就是典型的狗模狗样!龌龊!

秦暮楚不耻的在心里唾骂着。

 

朝秦暮楚第3章 再见

这就是典型的狗模狗样!龌龊!

秦暮楚不耻的在心里唾骂着。

床上,白色被子紧裹着那双‘狗男女’,所以,秦暮楚并没有看清楚被子里的人,她甚至连被子里到底躺了几个人,也没来得及弄清楚。

一想到陆蓉颜那受伤的可怜模样,再想起李意钦的负心模样,秦暮楚就觉气不打一处来。

正如陆蓉颜说的那样,这种男人,就应该什么都不管,先给他点教训,胖揍一顿再说!

让丫出轨!让丫傍富婆!

不要脸的臭男人!

秦暮楚想着,怒气冲冲的就朝床上的‘两个人’冲了过去。

二话没说,捋起袖管,秀拳照着隆起的被褥就落了下去。

“李意钦,你真不是个东西!蓉颜待你还不够好吗?她把自己最美好的几年全都奉献给你了,你还想怎样?”

被子里,楼司沉睡得正香的时候,却不想,莫名其妙的就挨了几记闷拳。

起初,他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是,渐渐地,他却觉得这个梦,变得诡异的真实起来。

而且,这声音……

非常耳熟!

被子里,楼司沉冷峻的面庞沉下几分。

如果他没听错的话,这个女人……

“李意钦,你别装死!”

秦暮楚伸手就想掀被子,却哪知,手才拎住被子一隅,忽而,手腕就被一只冰冷的大手给钳住。

甚至,不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被一股大力强行拽着,跌落进了柔软的水床上。

“啊”

秦暮楚吓得尖叫一声,下一瞬,一道颀长的暗影,充满侵略性的,至上而下朝她笼罩了过来,将她的躯体,牢牢实实的锁在了男人健硕的胸膛和他结实的手臂中间。

忽如其来的逼近,让秦暮楚惊了几秒。

两人四目相对,彼此一怔。

秦暮楚震惊的望着眼前这张突然出现的绝美面孔,有那么好几秒的,几乎不敢相信……

居然,是他!

楼司沉……

那个好久好久,不曾再见的人……

两人的距离,近在咫尺间。

他身上那清新的沐浴乳香气,伴随着独属于他的荷尔蒙的味道,沁入秦暮楚的鼻间来,淡雅而又好闻……

久违的熟悉感,莫名的,让她,心口,微窒。

眼眶,紧涩几分。

呼吸,顿住。

仿佛,连身体里的血液都开始僵凝。

时间,如若静止一般。

柔黄的灯光里,晕染着楼司沉绝美非凡的轮廓,湛黑的深眸下,色泽幽暗,讳莫如深,却暗藏着骇人的危机。

果然是她,秦暮楚!

暗影下,她皮肤通透白皙,有如凝脂,眼睑噙水,波光动人,红唇轻咬,让男人只是看着,就不觉心池微动。

与六年前的她相比,她似乎丁点没变,却又明显变了。

无疑,现在的她,较于从前,更加性感迷人,且富成熟风韵。是任何一个年轻女子,所无法匹敌的!

这样的女人,几乎是一举手一投足间,就能轻而易举的撩动男人的心弦……

但,他楼司沉,除外!

“秦暮楚,六年不见,想不到你还是这么廉价!”

 

朝秦暮楚第4章 我要告你

 

“秦暮楚,六年不见,想不到你还是这么廉价!”

他声线沙哑,说出的话,也刻薄如刀刃,直直戳进了秦暮楚的心脏里。

心口,蓦地疼了一下。

与他分开的这六年里,秦暮楚幻想过无数次他们重逢的画面,却从未想过,最后,他们会以这样的姿态相见。

许久,她不着痕迹的深吸了口气,稍稍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绪,尽可能的让自己面上看起来没什么异样,“对不起,我好像走错了房间……”

她的面上,平静且疏离。

然,声线却掩不住有些轻抖。

说完,她就要起身走。

但身上健硕的男人,如一堵结实的墙壁般,岿然不动。

她的娇身,轻轻撞到了他硬朗的胸膛口上,感觉到了他胸口那一抹撩人的温热,她连忙又重新躺了回去。

耳尖微烫。

楼司沉眸色微重了重,盯着她的暗眸深处里,流光涌动,目光微灼。

“说吧,这回爬上我的床,又想要多少钱?”

他如强势的王者一般,居高临下的诘问她,语气讥诮。

“……”

秦暮楚的脸色微白,“楼先生,这回我不用钱,我真的只是走错了房间而已,请你让我下去好吗?”

“你觉得这种荒诞的借口,我会信吗?”他嗤之以鼻。

其实,秦暮楚觉得他是故意这般羞辱她的!

秦暮楚咬唇,“你要不信,那我也没办法了!你放我下去,我还有事。”

她说着,双手下意识的推了他一把。

却哪知,不但没把他推开去,手却反而被他一把攥住,强行压在了她的头顶上方。

她根本动弹不得!

“秦暮楚,今儿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我没理由放你走!”

湛黑的眸仁间,侵略性很浓。

“你想干什么?”秦暮楚警惕的瞪着他。

“想干……你!”

他冲她呵出一口凉气。

“你……”

秦暮楚面红耳赤,颊腮滚烫,怒骂了句:“臭流氓!”

双手挣扎着想要逃开他的禁锢,“你放开我!”

“欲擒故纵的招数,在我这,早就已经过时了!”

说话间,楼司沉扣着她的手腕,越发加重了力道,清冷的面庞带着浓烈的危险气息逼近她,“秦暮楚,从前不睡你,那是因为舍不得!可现在……我想不到任何不睡你的理由了!毕竟,你在我心里,除了是个廉价的商品之外,早已什么都不是了!”

秦暮楚眉心颤了一下。

胸口,因他刻薄无温的话,钝痛着,很是尖锐。

脸色,微微冷了冷,“放开我!楼先生,我现在不缺钱!”

“但我现在正缺一个解决生理欲望的工具!”

楼司沉清冷的说完,就朝她侵占了去。

“啊”

秦暮楚吓得尖叫,白了脸色。

“楼司沉,你要干什么!混蛋!”

她挣扎,想要去阻止他屈辱的行径,但奈何,两只手全被他桎梏得死死地,她根本挣扎不开!

“我要告你非礼!”

楼司沉漆黑的眸仁,暗沉了色泽,“随时恭候!”

低沉的声线,浑厚动听,还带着迷人的沙哑。

让人听着,微醉。

第4章结束

 

朝秦暮楚第5章 一百万没那么好挣

“我……已经结婚了!你听到没有?我……结婚了!”

对!她结婚了,半年前她就嫁人了!

她虽然不知自己的丈夫是谁,甚至连他的名字都叫不出来,但是,事实是她真的已经是有夫之妇了!

她是有夫之妇,他又怎能这么对自己呢?

“结婚了又如何?”

“混蛋!禽兽!”

秦暮楚眼眶通红。

双手化成拳头,砸在他的胸口上,所有绷紧的情绪瞬间崩溃决堤,“楼司沉,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凭什么!”

她手上的力道,明明不重,砸在他的胸口上,却如同巨石一般,让他呼吸憋闷难受。

她,从来都没资格问他,凭什么!

“楼司沉,我讨厌你!”

她嘶声竭力的大喊。

楼司沉面色淡漠,神色冰冷,哼笑出声,“我可不希望你会爱上我!”

爱,对于他们之间,已然太过奢侈!

还有,她,根本不配!

永无休止!

下一秒,霸道的朝她倾身下去,强行将其占有

“秦暮楚,这一夜。是你六年前欠我的一百万。可没那么好挣”

 

他冷漠的说完,健硕的腰身蓦地一挺

 

下一瞬。毫无征兆的,将她,占为己有

 

甚至,连前戏都没有

 

“啊”

 

秦暮楚疼得尖叫。

 

身下阵阵撕扯的痛,让她清秀的五官。全数拧成了一团。

 

冷汗,涔涔而下。

 

虽然。这其实已经不是他们的第一次的了,虽然他们从前还有过一次荒诞的一夜。只是他并不知罢了。

 

但,这么多年没再有过这方面经验的秦暮楚,还是疼得白了脸蛋。

 

才一触到她的娇软,楼司沉的呼吸。陡然变得粗重,滚烫,眼底潮红遍布。

 

腰身迅速下沉

 

却在下一秒。要她的动作,猛然停滞了下来

 

猩红的眸仁里。暗潮狂涌,似暴雨将至。

 

原来,这已经不是她的第一次了

 

也就意味着。在他之前。还有另外的男人,到她的身体里造访过

 

那个男人,是谁

 

是一个,还是很多个

 

而自己,又是这个坏女人的第几个男人

 

所有的问题,如巨大的毒莽般吞噬着他所有的理智

 

他如一头被彻底惹怒的雄狮野兽般,发狂的侵占着她蹂躏着她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她记得他最刻骨,最深刻

 

“疼”

 

秦暮楚疼得几乎快要不能呼吸了

 

娇身颤抖,五脏六腑仿佛都快要被身上的男人给撞碎了一般。

 

手,紧握成了拳头,死死地抓着身下白色的床单,指间泛着的惨白之色与她那张没了血色的面庞交相辉映着。

 

“楼司沉,你不能这么对我”

 

她眼睑含泪,声音随着他侵占的动作,抖得像筛子。

 

“我已经结婚了你听到没有我结婚了”

 

对她结婚了,半年前她就嫁人了

 

她虽然不知自己的丈夫是谁,甚至连他的名字都叫不出来,但是,事实是她真的已经是有夫之妇了

 

她是有夫之妇,他又怎能这么对自己呢

 

“结婚了又如何”

 

他的声线,以及盯着她的眸光,都如同淬着寒冰,凉薄的唇线微扬,“于我而言,你也不过就是个发泄**的工具罢了”

 

“混蛋禽兽”

 

秦暮楚眼眶通红。

 

双手化成拳头,砸在他的胸口上,所有绷紧的情绪瞬间崩溃决堤,“楼司沉,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凭什么”

 

她手上的力道,明明不重,砸在他的胸口上,却如同巨石一般,让他呼吸憋闷难受。

 

眸色瞬间阴沉,腰间要着她的动作,变得越发粗鲁而迅猛。

 

她,从来都没资格问他,凭什么

 

“楼司沉,我讨厌你”

 

她嘶声竭力的大喊。

 

楼司沉面色淡漠,神色冰冷,哼笑出声,“我可不希望你会爱上我”

 

爱,对于他们之间,已然太过奢侈

 

还有,她,根本不配

 

一整个晚上,秦暮楚被楼司沉折腾得昏了又醒,醒了又睡昏婚欲睡:

 

迷迷糊糊间,她能感觉到自己被身上的男人,翻转来,翻转去,甚至从床上,挪到了沙发上,而后是地毯上,最后连浴缸他都没放过。

 

男人如同野兽般,肆意的压在她的身上,尽情的索欢。

 

仿佛是,怎么样,都要不够似的

 

永无休止

 

秦暮楚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个男人的战斗力,居然这般强劲

 

一般的女人,哪里受得了

 

至少,她受不住

朝秦暮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朝秦暮楚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朝秦暮楚小说全文

软件截图
  • 昏婚欲睡,今世忘却前尘缘,楼先生请自重,念念婚情,楼先生请自重,爱妻别逃小说免费阅读(步从容)截图欣赏
相关下载
下载地址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