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手机游戏 > 策略塔防> 小说免费阅读(枫林静晚)

小说免费阅读(枫林静晚)

|农门辣女山里汉子求休战

农门辣女山里汉子求休战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农门辣女山里汉子求休战第1章 死丫崽子你想吓死我吗

胡小柯抱着浑浑噩噩的脑袋,是炕上地上滚了三天,可无论怎么滚,她也想不明白,为啥一觉起来,她的世界就全变样了?

她的汽车,她的洋房,她的软民币,她的小鲜肉……昂~变成一个四处露风的破家,还在一不知明的朝代!更免费送了她一对爹娘和几个姐妹!

哦,唯一的好处就是她年轻了,一下子变成了一个瘦不拉叽的八岁黄毛丫头!

炕尾那个小小的新生儿正无力的哼叽着,却突然听到院子里传来一个让她有些莫名厌恶的声音。

躺了三天的胡小柯直接从炕上跳到了地上,揭开箱子翻出箱子底的一串大钱,又滚回了炕上!

这时,房门打开,她娘张水莲与她大伯娘李春兰走了进来。

“水莲啊,你看燕子的婚期马上就要到了,这嫁妆还没有备齐,我晓得老二昨个儿回来了,你再借我点……”

张水莲一脸苦色,“大嫂,咱们家也实在是没有什么钱……”

炕上,胡小柯两眼眨了眨,这话听了好几天了,然而人家全当你放屁!

到最后这娘还得往外掏,她暗自摸了摸怀里的大钱儿,这玩意到底值几个钱?

结果就听到张水莲失声尖叫,“钱呢?”

“老二媳妇你这样可就不对了,你要是不借就直说,这怎么弄的好像我还偷了你的钱似的?”

“大嫂……家里遭了贼了……钱,钱就放在这箱子底下……”

胡小柯额角直抽,这可是把老底交了!

果然,那大伯娘直奔箱子而去,结果从箱子底掏了几个零散的大钱儿出来,哼了哼,“这九个我就先拿走了,晚上老二回来,我再来拿……”

张水莲两眼圆睁地看着李春兰就这么走了,有点无措地低喃着,“遭贼了遭贼了……”

胡小柯从炕上坐了起来,还没等开口呢,怀里那串大钱儿“哗啦”掉炕上了!

张水莲无助的双眼,在看到那大钱儿的时候,是直接从地上跳起来,操起一旁的笤帚疙瘩,直接抽了过来,“死丫崽子,没事你拿它干什么?你想吓死我吗?”

胡小柯一顿呲牙,“我要是不藏起来,这点也被人拿走了……”

一边说着一边推开窗跳了出去,揉了揉胳膊,真疼!

她踅摸着这辈子可能是回不去了,那就只能接受现实了!

然而脑子里也没有什么记忆,就拐了她家四妹出门了。

——

“三姐,你病好了吗?”胡小四吸了下鼻子问着胡小柯,见她点头,就又说,“那咱们接大姐二姐去吧,她们挖野菜该回来了……”

胡小柯低头看着这个小自己两岁的妹妹,一头比稻草还要枯燥的头发,身上单薄的衣服,还露着两截小腿,微微叹了一下,“四儿,那大伯娘总上咱家借东西吗?”

小四瘪嘴,“嗯,大伯娘总说自己家里这个没有,那个没有,前天还来咱们家将盘子拿走好几个呢!”

胡小柯眉头皱了皱,这小丫头对那大伯娘很不满啊!

“对了,三姐,三婶那天还将咱们家的盆拿走了呢,那是爹上次从县里回来买的,可新了呢!”

什么,还有一个三婶?

“那你告诉三姐,咱们家都有些什么亲戚啊,我那天被咱娘打,醒来后就觉得脑袋总是木木的,有些事都给忘了!”

胡小四一听,一脸心疼摸了摸胡小柯的头,“可怜的三姐,以后咱娘要是再打你,你要跑啊,别像上次那样傻不愣瞪地站那等着挨打。”

“放心吧,以后咱娘都不会再打咱们了。”

胡小柯心道,她一向颇有人缘,她就不信搞不定那对夫妻!

胡小四伸出手开始数落上了,“大伯娘家,大伯就会喝酒,他们家的大姐,听娘说今年秋天会成亲。三婶跟奶奶住一起,大姑家有个哥哥不过不是大姑生的,大姑会给我糖吃,可是我总是看到大姑脸上青啊紫的,小姑不好,她总骂咱娘!”

胡小四说完话就撇了嘴,却不想正好走到了老苗家门口,苗石头正在院子里拿根棍子比比划划,也不知道干嘛呢!

只是这小子一看到门口的小姐俩,正确的说,是他看到了胡小柯,那是“咻”的一下冲了出来,手里的棍子对着胡小柯就砸了下来。

胡小柯上高中的时候,为了给自己减压,曾去道馆学过两年的跆拳道,后来上了大学,又因为时间多的没地儿用,继续混在道馆,结果她混着混着,还混成了一个全省大学生运动会的冠军!那一双腿,无人可及!

就算是她现在穿越成一个八岁的孩子,可是那种防范意识还是很浓的!

结果就是胡小柯想都没有想的弯腰,侧身,再随后抬脚下劈……

可怜的苗石头,被这一脚劈的磕在地上的石头上。

“啊!”

却是胡小四在一旁叫了半声,随后急忙捂嘴,拉了胡小柯撒腿就跑!

而苗石头,捂着脑袋坐了起来,伸手一摸,手掌上都带上了血了,可是周围却连个人影都没有!

要不是这头上撞个大包还破皮出血,苗石头都觉得自己刚刚一定是眼花了!

他明明看到老胡家那可恶的死丫头了走了过来,可怎么一眨眼人没了?

前两天跟她打架,他就吃了点亏,在家练了好几天,结果一出来又被她踹了,他心里那叫一个呕啊,死丫头,打了人还学会跑了?

给他等着!

——

胡小柯还真有点懵圈,她怎么就下了狠脚呢?关键是那小子干嘛要打她啊?

想问小四,却正好看到那相握的小手,突然的心下就是一暖!

曾经她是家里超生的二胎,最不遭人待见。就连上个学也是自己办的助学贷款,可惜,她读了个农学,毕业后就回家种地了!

在家人的白眼中熬了几年可算是出个人模人样了,还了所有的贷款,买了车买房,还给她弟弟娶了媳妇,虽说一觉醒来,就到这个穷的只能喝风的地方,可家里的人亲近,至少她再也不会是那个不被待见的了!

揉了揉胡小四的头,“走,去接大姐二姐去!”

 

 

农门辣女山里汉子求休战第2章 把人孩子拐出来给弄丢了

老胡家有六个孩子,老大胡欣荷老二胡欣柔,这两个名子是村里老秀才给取的,而到了胡小柯这里就成了胡小花,嗯,爹取的,因为老秀才死了!

而她的身下,小四,六岁,欣彤,多好听啊,据说是一个游走到此的才子得了胡家媳妇一口水喝,帮忙取的。

小五,四岁,是个男孩子,叫胡子扬,这是老爹亲自到山上的大庙里找老和尚求的。

如今除了她家炕上躺着的那个小奶娃没名字,她胡小柯不但是个三儿,还是一朵花!

胡小柯额角抽抽地抬眼望去,结果就傻了,只顾着从小四的嘴里往外套话了,都不知道两人走哪了!

别说去接大姐二姐,现在,连个鬼影子都没看见!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一片阴森森的树林,除了呼呼吹来的北风,就只剩下几声凄厉的乌鸦叫!

吓的小四一把抱住她,“三姐,我害怕!”

胡小柯两眼直抽,完了,把人孩子拐出来还给弄丢了!可不管怎么走,就是钻不出去这座山!

胡小四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再也走不动了,抱着胡小柯的大腿就开嚎了,“啊啊啊……三姐咱们会不会喂了狼?”

遇上狼……不知道天老爷会不会善心大发,将自己送回现代去?

“轰隆隆隆……卡嚓!”

一个惊天大雷扫过,眼前的树直接被劈成了两截!

胡小柯吓的咽了口水抬眼看了一下天,老天爷,我什么也没说,只是想一想都不行吗?

“哇呜……”原就豪哭的小四,这会跟八抓鱼一样,趴在她三姐身上,恨不得将脑袋埋起来!

结果雨没下来,倒是劈成两截的松树燃起了小火。胡小柯咬着下唇,皱起双眉,竖着耳朵细细听去,随后双眼一亮,摸摸小四的头,柔声道,“别哭了,三姐找到路了……”

“真的吗?”小四脸上的泪还没干呢,巴巴地望着她三姐。

“来,把那个着了火的树枝拿着,不然一会天黑了不好走路……”

姐妹两个手拉手,握着冒着小火的树枝往前走,没多久就看到了一条小河!

迷路嘛,跟着水走就行,总能走出深山的。

“小四,会捉鱼吗?”胡小柯问了一声,小四却嗫嗫地说道,“没有网……”

胡小柯扑哧一下就笑了,看着清澈河水下的小鱼,默默地叹了一下,电视里都是骗人的,有河水就能抓到大鱼,这特么的……只有小手指粗细的小鱼游来游去!

“咕噜……”饿了几天的瘪肚子又叫上了!

胡小柯咬了咬牙,挽起裤脚下了河。

要命!这河水拨凉拨凉的,拨的她的小腿肚子都快抽筋了!

终于忍到凉意渐渐散去,弯腰打算摸鱼,结果脚底下一滑,脚趾头踢石头上了,疼的她直呲牙,要不是看到那从石头底下钻出去的东西,她估计能骂娘!

这会乐了!

不用摸鱼了,肥肥的“小龙虾”!

两手一按,瞬间抓住两只,冲着蹲在岸边的小四叫着,“快去找些干柴,三姐烧‘龙虾’给你吃……”

小四听到有吃的,两眼放光,一会工夫一个小火堆已经燃起,而胡小柯也抓了二三十只的‘龙虾’……咳咳,其实就是蝲蛄,串成串架火上烤了起来,浓浓的味道很快出现,惹的小四直咽口水。

看着那花掉的小脸,胡小柯笑了笑,其实一切从头做起,也挺好!

姐俩垫垫肚子,熄了火,顺着小溪向下走去。

“三姐,咱们能找到家吗?”

“嗯,咱们能找到人家!”胡小柯哪里知道能不能回得了家,毕竟她才穿来没多久,真心不熟悉这里的环境!

她只是依着常识,带着她跟着水走!当然,咱别的碰上瀑布断崖什么的就行,免得还得绕着走。

可是胡小柯从来不知道她还长了一张乌鸦嘴!

看着脚下路的尽头,再听着那哗哗的水声,顿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三姐……没路了!”小四扯了扯胡小柯。

胡小柯挠了挠头,举起手中只剩下火星子的树枝,四处看看,除了膝黑一片,她还真的啥也没看到,这可怎么办?

可就在这时,突然看到下面飘着一点小火苗,吓的她一哆嗦,冒火星子的树枝还脱手掉了!

鬼啊!

胡小柯脸都白了,瞬间抓紧了小四的手。

“上面站着的是胡家姑娘吗?”突然那飘着的绿光处有人出了声。

“哇……”小四瞬间大叫,“苗婶子,苗婶子……”

胡小柯咽了口水,可总算是见到活人了!

真好。

“哎哎,四丫头你别哭啊,婶子这就去叫人,你们老实呆在上面,别乱动啊……”

那声音渐渐的远了。

而这时,胡小柯蓦的一怔,谁摸了她的脚?想都没多想,抬脚就踹了下去!

就听得“噗通”一声……

“三姐,你踹了什么?”因为胡小柯一直拉着小四,所以,她一动,小四就有感觉。

而这时,大队人马拿着火把走过来,却听到苗婶子大声道,“天啊,石头,这大冷的天,你咋还跳到水里了,快点上来!”

“呀!”小四惊呼一下,“三姐……你完蛋了,回头,石头非打掉你的牙不可!”

“我哪知道是他?”再说了,黑灯瞎火的,你被从下面摸一把,你什么反应?

“你俩打架,到时候,咱娘还得揍你……”

“咱娘为什么要揍我啊?再说了,他一个男孩子皮糙肉厚的,摔一下……好像没什么大事……”有点底气不足!

可是,听这意思,她上次挨打也跟这小子有管了?

“三姐,你忘了,娘不是早告诉过咱们,不可以跟石头打架吗,娘说石头和婶子是贵人!”

胡小柯:“……”

——

回到了家里,屋子里也坐着几位女人,看样子是在安慰还没出月子的张水莲!

张水莲看到两个孩子,一下子从炕上下来,伸手便拍了胡小柯两巴掌,“你这死丫蛋子,尽弄些让人操心的事!”

而一旁的胡家二姑娘跟立马就躲到大姑娘身后,冲胡小柯直吐舌头!

胡小柯揉了揉被拍的胳膊,却瞪了眼胡小二。

 

 

农门辣女山里汉子求休战第3章 死丫蛋子你作什么呢

张水莲一眼扫过去,随后伸手拧上胡小柯的耳朵,“瞪你二姐做啥?一点不省心,见天的给我惹事。前几天打人家石头,我是不是打你打得轻了……”

“嘶……”

胡小柯就觉得这耳朵好像要掉了一样,生疼生疼的,不就是刚穿来,时差没倒过来,反应慢吗,怎么就牺牲了自己的耳朵!

“疼疼疼疼疼……”

“哎呀,老二媳妇快松手啊,虽然这孩子作了些,可是,好在没作出大事,你也别拧了,拧坏了还得花钱医去……”

胡小柯听着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呢?一抬头就看到大伯娘正盘腿坐在炕上呢!

张水莲到是松了手,“没一个省心的!”

“孩子嘛,都这样,对了,老二这次回来,是不是又拿回了不少的钱啊,你知道的,燕子刚订了亲,怎么也得给她添点陪嫁的,唉,我们手里也没有钱,你再给我拿点……”

张水莲轻轻地皱了眉,“大嫂,燕子那要准备多少?”

胡小柯那心就一咯噔,完了,那串大钱估计是保不住了!

却在这时,胡忠义从河边洗手回来,看到李春兰,憨厚的笑了笑,“大嫂在,吃晚饭了没有?没吃一起吃吧,今儿从县里镖局回来,打包了几个菜……”

“都什么啊?”刘春兰急忙问道。

“哦,有半只烧鹅还有花生米,另外当家的又给拿了几个鸡蛋,已经蒸好了……”

“哦哦,这个好……”

就见李春兰狂风一样刮进了灶房,随后乒乒乓乓一阵声响,没一会探头道,“老二媳妇,那半只烧鹅我给你留一半,你知道你大哥就好喝个酒,这个正好给他下酒……”

这话才说完,风卷残云般的离开了。

胡忠义晃了晃头,拍拍几个孩子,“吃饭吧……”

待到全家坐到桌前,胡小柯直接就傻了!

所谓的蒸蛋,只剩下碗边的一圈,剩一半的烧鹅,全是骨头,花生米到是还有几个粒在盘子里,倒是上山挖的野菜,还全在。

胡小柯皱眉,这还吃什么?

这大伯娘是不是太没把自己当外人了?

胡小柯抬头,却发现这一家子很平常的吃着饭菜,虽然这饭里多的是水,可大家吃的还很欢腾,尤其是家里这唯一的小子,正抓着那被大伯娘扒剩的烧鹅骨猛啃,突然的,胡小柯这心里就酸了起来。

再看身边的四妹,正瞧巴巴的盯着那小子啃的满脸的油……

“丫头,这个蛋羹,你吃……”胡小柯拿起碗来,用勺子顺着碗边转了一圈便将那碗里剩下不多的蛋,舀了一勺放到胡欣彤的面前,剩下的则递到了那个还没出月子的娘张水莲的前面,“你还在做月子,给你!”

胡忠义夫妻顿时愣了一下,而张水莲却将碗又送了回来,“怎么这么娇情,让你们吃你们就吃……”

胡小柯忽然觉得这妈,看着挺能咋呼,可是,她却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主啊!

而胡欣柔与胡欣荷,到是夹着野菜,垂头不看大家!

那胡子扬只有四岁,啃了半天的鹅骨,突然就不啃了。

“大姐,二姐,三姐,四姐你们吃……”他将鹅骨递到了几人的面前。

老大老二猛摇头,却没有一个吱声的,抓起桌子上的黑面饼猛的塞进了嘴里。

胡小柯倏地一下站了起来,伸手将胡子扬手里的骨头抓了过来,再将桌上那洗的干净的野菜端着便走。

“死丫蛋子,你作什么呢?”张氏叫了一下。

“我作什么?你看看,这家里穷的叮当响,自己的孩子都吃不饱还去管别人,没看到你儿子闺女冻的嘴唇发紫,饿的肚子发瘪吗?我作什么,我做点汤行不?”胡小柯大吼一声。

完了在那还没有熄的火上加了些细柴,再往干净的锅里倒了些水,随后将那个鹅骨掰一掰给扔了进去,加了一点盐,锅上盖子,闷声再没说话。

张水莲张着嘴,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瞪着眼睛看着那蹲在地上的小身子,这丫头鬼上身吗?

可胡小柯这几句话,却深深的得到四妹与五弟的支持,却见两个小娃子,眼里露出满满的崇拜,三姐真厉害啊,都敢训娘了!

胡忠义叹了一下,随后放下手里的干粮,来到胡小柯的身边,“三儿,你大伯娘也不容易的,你大伯整天就知道喝酒是事不管,咱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

胡小柯听着这话猛的回头,这个三十几岁的汉子,他的脸上,布满了沧桑,他的手掌满是厚茧,足以说明,他是一个勤劳的人,可他却有一颗太过善良的心!

哦,大伯好吃懒做,你却要替他养家,你脑子秀逗了吧!

“老爹帮助别人不是不可以,可你也要看清现实!你没老婆没孩子吗?自己的老婆孩子都吃不饱穿不暖,你还去给别人养家,是该说你是大爱无私还是说你是一个太自私的男人!”

胡小柯的两句话,胡忠义幽黑的脸庞上顿时红了起来。

“你,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这是……”张水莲忙拉了一下胡小柯,可是胡小柯明明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一点泪意。

“没什么……”胡小柯耸开她。

这时锅里的水已经开了,烧鹅的味道顿时溢满了整个房间,胡小柯将锅盖打开,将之前老大老二挖的野菜倒了进去,随后去桌上将剩下的几块硬梆梆的大饼拿了起来,放到菜板上,抡起菜刀,狠狠的剁了下去。

“吭吭吭……”

张水莲不知道胡小柯要做什么,可是看着好好的几张饼就这么被她剁的稀碎,直叹着,怎么生了一个败家的闺女出来。

胡小柯懒得理她,将剁碎的大饼子全部倒进锅里,用勺子荡了荡,再加一把柴,转瞬间,一锅鹅骨野菜粥便出锅了。

每人盛了一大碗放到面前,随后低头吃饭,再不吱声。

张氏看着面前碗里的粥一时间竟觉得这脸上烧的晃。

桌上,属胡子扬最小,吃的也最乐呵,小小子捧着碗“呼噜呼噜”很快便将一碗粥喝了下底朝上,眼睛看了一眼还冒着气的大锅,“我还要!”

 

 

农门辣女山里汉子求休战第4章 以为是镖师却是个趟子手

胡小柯那浓浓的母爱便立时泛烂,看着大眼睛毛嘟嘟,红艳艳一张小嘴的胡子扬,忍不住的伸手在他那没什么肉的脸上,捏了一把,“好,姐给你盛去!今天咱们吃饱!”

胡子扬扬着一张笑脸,一双眼睛晶亮晶亮,看着这第二碗,随后埋头开吃。

胡欣柔眼睛转了转,看着锅里还有,于是低头捧着碗吃了起来。

有老二这个奸的带头,大姐咽了咽口水,那小四几乎将脸埋进了碗里,一桌子除了两大人和胡小柯,几个孩子吃的到欢快。

胡子扬抹了抹嘴,伸手拍拍圆溜溜的小肚皮,“好饱哦!三姐,明天你还做这个吃好不好?”

小四不落后,放下碗也嚷嚷着,“三姐,明天我也跟大姐和二姐去挖野菜,晚上你还做这个粥,好香!”

胡小柯笑了笑,伸手在两个孩子的脸上各捏了一把,虽然这两孩子瘦的皮包骨,可好在长的都不差,不看别的,就这一对毛嘟嘟的大眼睛,若是放到21世纪去,想必很多人都不用再去按假睫毛了吧!

芭比娃娃也不过如此!

看着两个孩子那期待的眼神,胡小柯并没有抬头去看那对一脸纠结的夫妻,却说道,“还想吃啊,可是没有烧鹅了,想吃也没有这个味道!”

一句话,胡忠义本就发烧的脸更加窘迫,放下碗转身走了出去,而张水莲是一筷子敲在了她的头上,“就你事多!”

“娘,你不可以打三姐(妹)!”却没有想到,四个孩子却一起开口了。

张水莲一愣,“还反了你们了……”

胡小柯叹了一下,“你有这力气,不如想一想,你男人今天拿回来的钱,你能不能守得住,别还没捂热乎呢,这钱又进了别人的口袋!”

一句话说的张氏像吃了苍蝇一样,“呜呜……是我这个当娘的没用啊……”

不想张水莲竟然哭了起来,只是她抹了一把眼泪,便转身回了屋里。

胡小柯看了看胡欣荷,“我其实也没说什么,她干嘛哭啊?”

胡欣荷却伸手拉过了胡小柯的手,“小花,咱娘也是没法的……”

而后下了桌子开始收拾洗碗。

胡小柯叹了口气,端起之前盛给那当爹的粥出了屋,就见胡忠义蹲在屋檐下闷头抽着老汉烟呢,“不管我刚刚说的话重也好,轻也好,都要吃饭,你可是这家里的劳动力,你不吃饭,怎么养活我们啊?”

“小花,你娘说前几天她打了你,你别记恨她啊……”

“老爹,俗话说,儿不嫌娘妞,狗不嫌家贫,我又怎么会生娘的气呢?”胡小柯虽然觉得叫爹叫娘有些叫不出口,可这却是事实,那么,她既然来到这里,就有义务做一个女儿该做的事。

看着胡忠义,胡小柯将手里的碗塞到他的手里,顺道将那老汉烟拿了下来,“老爹,你快吃饭,吃完了,你给我讲讲你走镖都要做什么……”

胡忠义看着手中的碗,又看了看胡小柯,随后将碗推给她,“你吃,爹不饿……”

“锅里还有,我一会再吃。”看着她爹扒了两口饭,胡小柯便道,“爹都往哪走镖啊?会武功吗?走镖的路上会不会有劫道的?那你会不会飞檐走壁?要是出了人命咋整?会有保险吗?”

胡小柯越说越兴奋,脑子里竟浮现出某些武打动作大片里的精彩镜头。

胡忠义看着她愣了一下,随后却咧开嘴笑了,将手里的烟杆往脚下敲了敲才道,“你爹要是会飞檐走壁,也就不用去给人家赶车了!早当大侠去了!”

胡小柯听着这话,脑中所有精彩片断“啪啪啪”全部碎的一片一片的!

她以为这爹是个镖师不想却是个趟子手!

不过,还记得没穿越来的时候,在网上看剧的时候,记得剧里说过,趟子手,每月有三钱银子,只是这三钱是多少钱呢?

“爹,你走一趟镖赚多少钱啊?”

“你问这个做什么?”胡忠义问完话倒是将粥凑到了嘴边,喝了起来。

“我看大伯娘说话的那个劲,我觉得你走一趟镖,不得赚个十几二十两银子……”

“噗……咳咳咳……”

胡忠义心道,这粥,自己就不该喝!

胡小柯看着胡忠义的样子还以为自己说少了,“怎么了爹,难道比这还多……”

其实真不怪她,她目前为止,对这银钱的概念还属于空白区!

胡忠义咳了半响终是将目光认真的投在了胡小柯的身上,“花啊,你放心吧,爹怎么也会给你们几个存够嫁妆的……”

胡小柯撇嘴,“老爹,你走一趟镖到底可以赚多少啊,你就说呗!还是说,你是按月拿钱的,每月三钱?”

胡忠义扭不过她,伸手摸了摸她那没什么光泽还发黄的头发,说道,“爹不是人家镖局里的正经趟子手,所以赚的这个钱啊,是要看这一车物品的价值,大概一趟能拿个十文到半吊不等吧!”

虽然胡小柯不知道这十文是多少钱,可是脑子转的倒快,电视里不是常说两文钱一个包子,那么,这十文也就能买五个包子……

胡小柯顿时一头黑钱,走一趟镖得五个包子,哦一个包子一块钱,走一趟赚五块……

“咳咳,老爹,那你一个月可以走几趟镖啊?”

胡忠义垂头,“也没走几趟,爹只是去给人家搭把手,人家镖局里要是忙不开了,爹才会去帮忙走一次,这一个月,能赚个一吊钱算是多的了。”

“那,一吊钱是多少文啊?”

胡小柯不耻下问,一双眼睛盯盯的看着他。如果一吊钱有一千文的话,还算可以!

“一吊钱就是一百文啊!”

“啥?你走一个月的镖,还是冒着生命危险,你就赚五十块钱?哦,这还是多的,那少的呢?”

胡小柯炸毛,一个月就五块到五十块,还有人惦记着这钱,这日子过的,也太出彩了吧!!

胡忠义一脸茫然,“三儿,什么五十块啊?”

胡小柯垂头,伸手拍了拍胡忠义的肩膀,“老爹,我头晕,我先去睡觉了。”

“小花,你没事吧?”胡忠义看着那小背影竟然感觉有那么一丝落寞,这是怎么回事呢?

胡小柯真接摆手,她进屋了!

 

第4章结束

 

农门辣女山里汉子求休战第5章 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

翌日,胡小柯带着胡小四又去山脚下迎挖野菜的胡欣荷与胡欣柔,只是时间还早,闲着也是闲着,胡小柯就折了树枝编了筐,带着胡小四扣了些山雀儿。

只是这些还不打紧,要说运气来了什么也挡不住,小姐俩扣着扣着,胡小柯一抬头,一只灰免子,竟然窜了出来,直接跑到了筐底下!

胡小柯看着那大兔子,两眼都冒绿光!

那真是发挥她最极限的速度,上前就将筐给扣了下去,她能放了它!

结果就是胡家小四看着胡小柯手里那兔子,乐的嘴角直流哈喇子!

“吸!呵呵……吸!呵呵……”

听着胡小四那吸口水傻笑的声音,胡小柯是满头黑线。甭管手掌擦没擦破皮,只垂头看着手中的兔子,心道,守株待兔原来也不是个简单的事啊!

而这时才发现,那兔子的后腿,有一只几乎快掉了,似乎是从什么动物嘴里好不容易逃生出来,不过,它运气不怎么好,又撞这枪口上了!

“兔子兔子,谢谢你啊!”胡小柯扯着嘴角微微的笑着。

抬头看看天,太阳已经偏西了。

这时胡欣荷与胡欣柔两个也从山上下来了。

“大姐二姐,快来看,我跟三姐抓了什么?”

胡小四撒腿跑过去,将手里的山雀递了过去。

胡欣柔一把抓过来,“哪抓的?”

“三姐抓的啊,三姐好厉害,还抓了一只大兔子,呵呵……”

胡小四那傻傻的笑声又传了过来。

自打抓到第一只山雀的时候,这小妞的傻笑声就没停过。

胡小柯对着那三人扬了扬手里的兔子,“走吧,今天咱们家吃大餐!”

“三儿,真是你抓的?”胡欣荷赶了过来,有点不敢相信。

对于‘三儿’‘小三儿’‘小花’这样的称呼,她也懒得去管了,反正她的名子她是得改,总不能一家子都是扬扬气气就她这死土死土的吧,想来想去还是咱自个儿的名子好听,胡小柯!

不过,眼前还不是改名的时候,找个机会吧!

抬眼看着胡家老大,笑了笑,“是也不是,它是自己嫌命长,自己撞上来的,我不抓白不抓,走回家把它炖上,给咱娘也补一补!到时候小六就有奶吃了,也不至于夜里嗷嗷哭个没完!”

于是四姐妹乐的合不拢嘴往家赶去。

快进村子的时候,胡家老二突然就拉了一把胡小柯。

胡小柯问道。“怎么了?”

“小三,快点将山雀儿和兔子藏起来,别的传到大伯娘跟三婶的耳朵里,那咱们就什么吃的也没有了……”

听着这话,胡小柯嘴角直抽,还真是应了那句“老大憨老二奸”的话,瞧这脑袋反应的多快!

“啊,是啊,三姐,快点,藏我衣服里吧……”

一边说,胡小四就要将她那补丁落补丁的衣服脱下来,为了吃的,她还真是豁出去了!

胡小柯急忙拦下,“你别脱,本来穿的就少,别的再病了。放心吧,我的东西,我若不愿意,我就是扔了喂狗,也不会充许别人抢走的!”

胡小柯心道,还反了天了不成?

敢抢?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

——

姐妹四个刚进了院子,就看到大伯娘还有另一个女人跟胡忠义夫妻在说话,这么一听,胡小柯顿时皱眉。

大伯娘来借碗?可上次借的盘子还没还!

三婶又来借锅?上次借的盆也没有拿回来!

可这娘是咋回事啊?还往外借?

胡小柯眼睛瞄了瞄,灶房那原本放着大铁锅的地方现在只是一个黑呼呼的大窟窿,难道这娘她就没发现,今天晚上没锅下米了吗?

“娘,这是……”胡小柯的话还没有话说,却看到胡子扬跑了出来,“三姐,呜呜……咱娘将钱给了大娘……唔唔……”

却是胡忠义将胡小五的嘴给捂住了。

三婶一听,两眼立马放光,“哟,二哥这次回来又拿了不少的钱吧,你看,咱娘这病这回指定能好,要知道我们家里的钱都花的差不多了,呜呜……老三什么也不是,除了种那点地,他往家里拿一分钱了吗,哦,婆婆病了,却要我倒贴钱财,有这样的吗……”

三婶立马开嚎。

而大伯娘却在一旁撇嘴,全当没看到。

“这……老三媳妇,你别哭啊,你二哥这次也没拿几个钱回来,再说我也不知道婆婆病了,这钱刚让大嫂拿走,她说要给胡燕准备嫁妆……”张水莲一脸为难。

别看她平时对几个孩子咋咋呼呼的,可是对这两个妯娌,她还真没办法。

胡小柯眉头越皱越紧,将手里的东西塞到猴奸的胡老二手里,随后上前一步,“爹,把小五放开!”

看着胡小柯那双眼睛,胡忠义缩了下脖子,莫名的,他就是感觉到了这闺女的怒气,而且是极大的怒气,“小花,别生气,你要记得家和万事兴啊,你大娘家的碗被你四哥给摔碎了,今晚没碗盛饭了……你三婶家的那口锅,被你奶奶给烧漏了,借去做顿饭……”

胡小柯越听越不爽,以前她就是家里不受待见的主,可也没有人敢欺负她,就算是她奶没事叨叨叨的,可也没见胡小柯缺了吃的还是少了穿的。

哦,怎么穿越到这穷僻壤的地方,这么一大家子,还让两个娘们给欺负了?

开玩笑!

家和万事兴?那也要看是怎么个和法!

明显的那俩娘们没拿这一家子当家人看,自己干嘛还要上赶子当她们是人!

家和万事兴?那也要是一家人才行!可又有谁知道,这钱却是她爹用命换来的!

胡小柯怒了,她的家人她做主,她的爹娘只能她欺负!别人,休想!

可还没等胡小柯有所动作,那大伯娘眼尖一下子看到刚刚胡小柯塞胡欣柔怀里抱着的大灰兔子,而且小四手里还拎着几串山雀儿。

哎呀,这几个孩子有点本事啊!

于是就跟三婶子对看了一眼,大伯娘抱着怀里的碗绕过胡小柯便走了过来,“小柔啊,你这兔子给大娘吧,你二哥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以补一补,回头大娘给你送个兔子腿儿……”

哦,这么大一只兔子,你说要就要?完了还很施舍一般的说道:送个兔子腿,啊呸!

 

农门辣女山里汉子求休战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农门辣女山里汉子求休战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农门辣女山里汉子求休战小说全文

软件截图
  • 小说免费阅读(枫林静晚)截图欣赏
相关下载
下载地址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