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手机游戏 > 策略塔防> 小说免费阅读(七福晋)

小说免费阅读(七福晋)

|食色生香:盛宠农家妻

应用大小:应用平台:应用等级:

应用语言:更新时间:2019-10-17应用官网:

食色生香:盛宠农家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食色生香:盛宠农家妻第1章 有娘生没娘养

“唔……”白雪抬手揉了揉疼得几乎要炸开的脑袋,只觉得昏沉沉的。

眼睛也是酸胀得厉害,那感觉就好像是昨天晚上哭了一夜,眼前的景象也都被生生的挤成了一条缝。

“这是……”白雪张了张嘴,谁知自己的嘴却陡然被一个冰凉的什么东西给捂住了。

“姐姐,别出声……”耳边传来一个柔柔弱弱的声音,很轻,听起来好像还很小心。

姐姐?

白雪一愣,她怎么不记得自己还有弟弟妹妹了?

再一想,不对啊!自己不是应该在自己租的地下室吗?屋里应该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在才对啊?怎么多出来了另外一个人?

原本已经眯成了一条缝的眼睛陡然瞪得老大,可入眼看到的,却是一张黑瘦黑瘦的小脸,如果不是那小脸上的一双显得格外大的眼睛眨呀眨的,还有泪水流出来,白雪还真会以为自己是活见鬼了。

“你是谁?”白雪微微一歪头,躲过了那孩子的小黑爪,惊呼道。

“姐……”那孩子陡然瞪大了眼睛,眼里满是惊悚,刚想再去堵住白雪的嘴,却已经来不及了。

一阵尖锐的叫骂声陡然从外面传来,听声音,是个女人发出来的。

“你个不要脸的小婊砸,老娘是短了你吃了还是少了你喝了?你个小贱人居然学会偷东西了?老白家的脸都被你这贱人给丢尽了,这会儿居然还学会装死了是不是?白雪,你个小贱人,老娘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说着,那扇有不少缝子的木门陡然被人从外面砸响。

随着门外人砸门的动作,那木门忽闪忽闪的,好像随时都可能散架。

不过白雪此时已经顾不上那扇要随时散架的木门了,她只觉得一阵惊恐,因为周围的一切看起来都很……惊悚啊!

这是哪里?

什么身上的疼脑袋的疼,这会儿白雪已经完全想不到,猛地一个起身,刚想下地到处看看,谁知却忽悠一下,接着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白雪是在一阵巨痛中醒过来的,刚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个手腕粗细的木棍朝着自己的脑袋就打了过来。

一瞬间白雪也来不及想别的什么了,下意识的一个翻身,和那打下来的木棍险险的错开。

还不等白雪喘口气,就听见有人骂道:“你个小贱人,就知道你是在装死!这会儿咋不继续装死了?老娘今天非得打死你不可!你个小偷,让你偷东西!”

随着叫骂声一起传来的,是一阵阵疼痛。

这会儿白雪就算再迷糊也该被吓得清醒了,忙挣扎着爬起来,不管不顾的躲着一下下打在自己身上的木棍。

“你有病吧,你能不能搞清楚状况啊?谁是小偷了?我是偷家鸡偷你家鸭还是偷你家锅盖了啊?”白雪气急,一边捂着头一边躲着木棍,嘴里也不客气的回骂起来。

想她白雪还没受过这样的待遇呢,就算是她爸带回来的小三,也没敢这么对待自己啊!

“雪丫头,你胡说个啥呢!”一个老头的声音陡然响起,听得白雪一愣,而就是这一愣,让那打下来的木棍直接打在了她的额头上。

忽然的剧痛倒是没让白雪晕过去,反倒让白雪的脑袋像是突然打开了一个口似的,很多陌生的画面陡然挤进来,充斥在白雪的脑海中。

一个读过几年书,考过秀才的爹,一个从外室成功上位当上了继母的娘,表里不一的奶奶,沉默却偷偷照顾自己和弟弟的爷爷,还有那些个极品的叔父婶娘……

就在白雪低头皱眉,被这突如其来的各种画面充斥得头晕脑胀的时候,那个被称之为奶奶的老妇坐在了白雪的床边,还伸出了手将白雪的一只小手握住。

被这么一碰,白雪猛地抬头看向奶奶,眼前的画面和记忆中的画面毫无缝隙的重叠在一起,瞬间让白雪愣在那里。

卧槽,好死不死的,怎么还赶上了穿越大军?

赶上穿越不要紧啊!但是谁能解释一下,为毛自己连原主的记忆都给继承了?

“哎呦呦,老大家的,你咋能真往脑袋上打啊?万一打死了人,你可是要担人命官司的啊!到时候老娘可没那个闲钱赎你回来。”老妇瞪了刘氏一眼,然后转头看向白雪,关切的问道:“雪丫头,你咋样了?可,可还能听见奶奶说话?”

“奶,奶奶……”白雪硬着头皮轻声喊了对方,继承的记忆告诉自己眼前这个头发半白的老太太就是原主的亲生奶奶,也是这个家里面算得上是比较照顾自己的长辈,虽然只是个抽风照顾自己的长辈。

“哎!哎!可怜的丫头啊,活着就好,活着就好。”孟氏抬手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强撑出一抹笑来说道:“丫头,你乖乖的朝你娘认个错,你娘就会原谅你了,你说你以后再也不去偷东西了,乖啊!”

偷东西!偷东西!又是偷东西!

白雪只觉得自己的脑仁子一阵生疼,她从来都没有偷过东西好吗?原主也从来都没有偷过东西的好吗?

她们左一句偷东西,右一句偷东西,说的不就是那一碗压根就没喝到嘴的鸡汤吗,那根本就不是偷的,而是杜月特意送过来给自己喝的啊!

白雪几次想要张嘴反驳,可一想到杜月拿给自己的时候说的话,最终还是忍住了。

看着白雪一脸的不服气,继母刘氏眼睛一瞪,声音挑高了至少八度,“娘,你看到了吧,这小贱人那是个啥眼神?让她认错?让她认错那还不如让我打死她了!也省的以后让外人戳咱们老白家的脊梁骨!”

说着刘氏扬起手中的棍子就要继续打下去。

“行了!”孟氏没好气的喝了一句,“她就是个有娘生没娘养的玩意儿,你犯得着和她较劲吗?也不怕外面的人见了笑话!”

“她……”刘氏本来还打算说些什么,可一听孟氏这话,却突然一憋,哼了一声,转身出了屋子。

而白雪这面也是变了脸色,在她看来,骂她贱人婊砸什么的,都要比骂她是“有娘生没娘养”要好听的多。

 

食色生香:盛宠农家妻第2章 不要脸的小偷

前世的白家,小三上位,逼死了白雪的亲妈,让原本应该是名正言顺白家大小姐的白雪沦为了见不得光的存在。

所以白雪最听不得的话,便刚刚孟氏说的那一句。

孟氏见刘氏出去了,这才稍稍的松了口气,回头想要再劝白雪几句的时候,却见这孩子的脸色难看至极,可是要比之前还要难看了。

“雪丫头,你,你这是咋了?”

面对孟氏的询问,白雪却半点友好的回应也给不出来。

说起眼前的这个原主奶奶,看起来似乎对白雪很好,可实际上这个家里心机最重的就是她。

白家所有的银钱都掌握在她手里,这也是为什么孟氏一张嘴,刘氏就闭嘴的主要原因。

孟氏看起来好像是个很和蔼的老太太,实际上却自私得很,平日里她对白雪姐弟的照顾,那都是在有外人的时候表现出来的。

一想到这个,白雪的心头一紧。

孟氏这会儿来表现出这么疼爱自己,难不成是外面有别人在?

白雪这个想法刚一闪过,就听见外面响起一个温润的男子声。

“白家大娘,我把药带过来了。”

“黎先生啊,快进来吧!雪丫头这会儿已经醒了。”

听到孟氏的话,一个身穿灰色长衫,看起来有三十多岁的男子拎着一个药匣子走了进来。

依照原主的记忆,眼前这个被称之为黎先生的人本名叫黎瑞,是村子里唯一的教书先生,也是唯一的郎中。

难怪孟氏表现得对自己这般好,原来是因为知道黎先生要过来。

白雪心里一阵冷笑,表面上却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走进屋的黎瑞。

“醒过来就好办了,这药一包加三碗水,熬了分三次喝,早中晚各一次。”黎瑞将药放在了一旁,又叮嘱了几句,便离开了。

等黎瑞一离开,孟氏脸上的表情瞬间一变,上前将刚刚黎瑞放下的药抱在怀里,冷冷的看了白雪一眼,哼道:“今天晚上就不用你干活了,明儿一早再装死,就算是你娘要打死你,都不会有人来拦着的。”

说完,抬脚走人。

原主记忆中,关于孟氏这样嘴脸的画面并不少,所以这会儿再上演一遍,白雪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只是感觉一阵阵恶心。

都那么一大把岁数的人,居然还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当真是白瞎了“奶奶”这个称呼。

罢了罢了,念在今天本姑娘刚刚穿越过来,身体心里都非常不爽快,就不和你们这些迂腐的古人一般见识了!

白雪心里念叨了这么一句,便一放松,又重新躺在了床上。

一旁一直都没吭声的白雨凑上前,悄悄的为白雪盖了被子,然后小心翼翼的躺在了白雪的身侧。

“雨儿,你别害怕,姐没事,你进被子里面吧!外面怪冷的。”白雪歪着头,带着几分歉意看着身边的小男孩儿。

黑瘦黑瘦的,偏偏有那么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泛起心疼。

这是原主白雪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也是唯一一个需要自己保护的人。可今天因为自己的关系,却连累他也不能吃晚饭。

“姐姐。”白雨抽了抽鼻子,眼眶瞬间又红了起来,不过却强忍着没哭出来,而是极其小心的往白雪的身边凑了凑,用被角盖住了自己的肚子。

白雨的懂事让白雪的鼻子忍不住一酸,无声的叹了口气,终于还是忍着疼,抬起胳膊为白雨盖好了被子,然后才重新躺下。

窗外的天色暗了下来,夜,就这样来临了……

浑身的疼刺激着白雪完全没有困意,而身旁却已经传来了白雨轻微的喘息声,这孩子今天怕是被吓到,没多会儿便睡了过去。

而白雪无聊中回想了一下自己穿越之后的经历,尤其是继承到了那些痛苦回忆,这让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叹息。

妹的,虽然曾经也幻想过穿越重生一下,但是怎么都没想过自己竟然会重生到一个比自己的遭遇还悲催的丫头身上啊!

就在白雪发出叹息之后,一旁原本睡着的白雨突然开口,很是小心的轻声问道:“姐姐,是你醒了吗?”

白雪没想到白雨居然会醒,不由得被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回过神来,“雨儿,没事,你继续睡吧!”

“姐姐,你是不是渴了?要不要雨儿去给你倒碗水?”

砸吧砸吧嘴,白雪还真的觉得有些渴了,不只是渴了,肚子里空空如也,饿得厉害。

刚想点头说好,可白雪陡然想起来她和白雨所住的地方是柴房,继母刘氏说柴房里不能有明火,所以压根就给他们留任何照亮的东西。这会儿白雨要是下地倒水的话,肯定是摸黑进行。

想到这里,白雪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硬着头皮说道:“雨儿,姐姐不渴,你别下地了,赶紧睡吧!”

白雨这孩子也是单纯,咕哝了一声,一个翻身,便再次沉沉的睡了过去,只是在睡着之前,他的小手握住了白雪的手。

两只都没什么肉的小手就这么握着,给白雨带过去的是安心,给白雪带来的却是一阵阵心酸。

唉,说起来原主白雪倒也比自己幸福那么一点点,至少比自己还多了一个至亲的弟弟,不像自己的前世,就自己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哭了累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虽然眼下还不确定这种穿越模式是一时的还是一辈子的,总要先想办法填饱肚子才是,白雪微微侧了侧身,只觉得一阵疲惫袭来,人很快的再次昏睡过去。

原本以为自己会是被饿醒或者渴醒的,但事实证明,白雪的以为是错的,她是被一阵叫骂声喊醒的。

“白雪,你个不要脸的小偷!你有胆子偷我家的鸡汤,咋就没胆子出来了?白雪,告诉你,你就算是藏起来也没用,我以后天天来骂你,骂到你出来为止!偷我家鸡汤这事咱们没完,我要让全村的人都知道你白雪是个小偷!不要脸的小偷!”

“我姐不是小偷!不是小偷!”白雨的声音陡然响起,这倒是让白雪的神经陡然一紧,半点睡意都没有了。

 

食色生香:盛宠农家妻第3章 血痕不见了

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位置,哪里还有白雨的身影,这孩子,是什么时候起来的?

“呸!她不是小偷,那你是?一对贼姐弟!”那女子显然半点都不怕白雨,继续骂道:“老白家有你们这两个祸害,简直就是你们老白家的耻辱!我家的鸡汤你们都偷了,平日里指不定还偷了别的什么东西呢!小小偷,你姐是不是还偷过谁家的汉子?你赶紧老实交代!”

偷……汉子?

正努力起身的白雪在听到这话以后,身形不由得一顿,险些没再次跌倒在床上。

“我,我姐才没有偷呢!”白雨还不懂偷人的意思,只觉得一沾上了偷字都不是好事,所以只是哭着摇头。

听着白雨的哭声,白雪心里一阵难过,咬咬牙,拖着宛若破布娃娃的身体一步一步的朝着门口走去。

“我姐不是小偷!你不要胡说!”白雨孩子到底是小,一时心急,朝着那女子就扑了过去,那女子没防备,一下被白雨扑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哎呦!”随着那女子的一声痛呼,就听白雨的声音陡然提高,近乎尖叫,“我姐不是小偷!她没偷东西!”

“白雨,你个小王八羔子,你,你敢推我?看我今天不打死你!”那女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朝着白雨就扑了过去,扬起的手直接挥向白雨的脸蛋。

白雨刚刚推了人,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躲不开那女子的手。

等到白雪凭着记忆终于走到大门口的时候,看到的画面就是一个女子扬手狠狠的扇了白雨一巴掌的画面。

“雨儿!”白雪心中一惊,什么难受不难受的都忘记了,双腿迈开,直接朝着白雨就跑了过去。

而此时的白雨已经挨了一巴掌,原本就瘦小的身子受了这么一击,直接跌倒在地上。

扶着白雨站起来,白雪这才看到白雨的小脸瞬间肿起来老高,嘴角更是渗出了一条血迹。

巨大的愤怒让白雪火气顿生,猛地回头看向打人的人,厉喝道:“杜蕊,难道你是瞎子吗?看不到白雨只是一个孩子?居然下这么重的手,你还是人吗?”

“哼,我不是人,那你是人,你是人你还偷我家鸡汤?白雪啊白雪,你个小偷,你可终于敢出来了啊?”杜蕊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错,反倒捡起一旁的木棍朝着白雪一步一步走来,“偷了我家的鸡汤,这事可不能这么轻易的就过去了,你老实的让我打一顿,等我打舒服了,鸡汤的事就算了了,要不然我就拉你去见官!到时候判你流放,到时候到了那些都是蛮子的地方,你可别怪我当初没给你机会。”

之前刚被刘氏用棍子打了,身上的疼还清晰得很,所以这会儿再一见有人拎着棍子朝着自己走过来,白雪的心下意识的收紧,不过她这会儿却不敢表露出来。

眼前这个叫杜蕊的疯子摆明了是要打自己,如果自己表现出害怕的话,按照她之前对原主的态度,那肯定是要更加打的,所以自己一定要撑住了。

随着杜蕊一步步的朝着自己走近,白雪心里当真是紧张坏了,但还是冷笑着说道:“杜蕊,我劝你最好是好好想一想你这棍子打到我之后的结局会是怎样。”

从继承到的记忆来看,这个杜蕊从小就和原主过不去,至于具体过不去的原因,原主自己也想不清楚,这会儿的白雪更是没功夫去算那个陈年旧账。

“结局?我打你能有什么结局?白雪,你个不要脸的小偷,我打了你,那也是天经地义!”说着,杜蕊扬起手中的木棍,朝着白雪就要打下去。

“呵呵,你打吧!反正到时候我也只是疼疼而已,倒是你,打人的人,估计就要被游街,被镇上的人看着,看看光天化日之下行凶的结局是怎样。到时候别说是嫁人什么的了,估计就连你那哥哥的仕途也会受到影响吧!还秀才呢,别到时候连童生的称呼都被人摘了去才好啊!”

木棍在距离白雪肩头只有一拳远的位置陡然停住,只见刚刚还满是自信的杜蕊这会儿却是白了一张脸。

这穷乡僻壤的,杜蕊知道的那些事也都不过是自己的双胞胎哥哥回来后告诉自己的,至于到底其他的事到底怎样,她哪里清楚?

虽然她不太相信白雪的话,可看着白雪说得那么肯定,一时间杜蕊也不敢冒然下手了。

自己要是被游街示众,到时候最多也就是把自己嫁得远一点,可要是影响了哥哥的仕途,到时候别人不说,单是杜家的人就能把她活活打死啊!

一想到那样的画面,杜蕊浑身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结果手里一个不稳,原本悬在半空的棍子从手中滑落。

这时候的白雪正扶着白雨站起来,为了不碰到那棍子,白雪便微微侧了侧身子,可尽管这样,还是没能躲得过那根突然掉落的木棍。

木棍的顶头有根凸出来的木刺,虽说并不怎么明显,却足以在白雪的后脖颈划出一道血印子。

划破肌肤的疼痛惹来白雪的一声痛呼,左手下意识的抬起来去摸受伤的地方。

再一抬手,却看到手心里有一道血印。

血印和痛呼声把杜蕊吓得浑身一哆嗦,眼神惊恐的看了一眼白雪,又看了看已经掉在地上的木棍,然后竟是头也不回的跑了。

回过神来的白雪看着杜蕊慌张逃跑的身影,心里虽说生气,可嘴角却忍不住浮起了一抹胜利的笑。

刚刚自己也不过就是随口那么胡说了一下,没曾想还真的把杜蕊给吓到了。

不过这样的办法只能用一次,下一次怕是就没这么好用了。

但是没关系,白雪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再有下一次的。

扶着白雨回了柴房,轻哄了几声,白雨总算是在抽噎中睡了过去。

得了闲的白雪这才想起来自己的后脖颈还受着伤,正想着用水去清洗一下,可当再次抬手去摸之后,她却发现了一件很惊悚的事:那道血痕不见了!

 

食色生香:盛宠农家妻第4章 空间在手

胸口一阵火热的烫,白雪刚想低头去查看,谁知眼前却一阵恍惚,片刻之后,陡然发现自己身边的景象全部都发生了变化。

原本的那个光线不甚明显的柴房不见了,就连原本躺在床板上的白雨也不见踪影。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雾蒙蒙的空间,唯有脚下微软的黑土地能让人看清楚。

白雪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险些没晕过去。

这是什么情况?明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啊!

不会是自己才穿越没几天,就又赶上了穿越大潮了吧!

就在白雪正想着自己要怎么走,走向哪里的时候,天空陡然传来了刘氏特有的叫骂声。

“白雪,你个遭了瘟的贱丫头,还不去做早饭,难不成是要饿死这一大家子吗?”

记忆中刘氏的声音就是催命符,可如今却让白雪有一种感恩的感觉。

穿越这种事,赶上一次也就可以了,要是真的再来一次,谁敢保证会不会比现在这次穿越还凄惨?

只是……

“贼老天啊,这到底哪里啊?老娘要出去!要出去!要……”

还不等白雪第三遍的要出去喊出来,眼前的景象陡然又一个转变,竟然又重新站在了那个破落的柴房里。

“呃……”白雪有那么一瞬间的怔愣,接着,眼睛陡然瞪得老大。

眨眼的功夫,白雪似乎想到了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一件比穿越还神奇的事情。

本想着印证一下,可刘氏的骂声却没给白雪机会,“贱丫头,你还不干活是不是?非得逼着老娘亲自去叫你?再装死,老娘就把你先打发卖出去!”

“嘁!”白雪朝着大房那屋的方向撇了撇嘴,不过脚下却已经动了起来。

做早饭这种事,对于白雪来说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因着白天要出去砍柴挖野菜什么的,午饭和晚饭都不归白雪管,所以早饭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她的头上。

按照继承到的记忆来看,这个原主还是很喜欢做早饭的,因为这是一天当中,唯一可以让她和白雨多吃点东西的一餐。

白家的早饭很简单,稀粥加上杂面馍馍,配上自家腌制的咸菜。

吃过早饭,白雪照顾着白雨又睡下了,便背着背篓出了白家大门。

啧啧,只要去了山上,可就没人能打扰自己去印证那个非常神奇的事情咯。

空间什么的,在赶上了穿越这种事情之后,虽然依旧很神奇,却已经不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事了。

低头看着胸口挂着的那可棕红色的桃核,白雪想了想,终于还是跪在了地上,朝着上天连着叩拜了三下,嘴里喃喃道:“娘,您的女儿白雪已经跟着你去了。现在的我虽不是你的亲生,但既然顶替了您女儿的身体,受了您如此大的恩惠,我发誓,今生定会照顾好白雨,您留在这个世界上的血脉的!”

这个不起眼的桃核正是原主亲娘小时候给原主系上的,原本想着就是避邪之类的,加上又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这才被原主保留下来,没被人抢走。

但谁也没想到就是这么一粒小小的桃核,里面竟然别有洞天。

才刚再次进了那空间,虽说周围还是一片雾蒙蒙,什么也看不清楚,可白雪却不介意。

穿越重生已经是常人难及的事,随身空间更是上天恩赐,虽说有的时候白雪是会骂一骂老天爷,但最起码的感恩知足,她还是知道的。

双掌合十,白雪一阵感激祷告,却听远处有人喊着自己的名字。

“白雪!雪姐儿,你在哪里呢啊?”

杜月?

白雪眉毛一挑,赶忙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膝盖上的泥土,朝着那声音喊去,“小月,我在这里呢!”

只见树丛中,一个花布身影朝着自己这面费劲的跑过来。

本来是想着找个没人打扰的地方确定一下空间的事,白雪特意找了个野草密集的地方,所以杜月想找到自己,还真的得费点功夫。

“雪姐儿,你咋跑到这里来了啊?这里这么多草,万一遇上长虫了可咋办?”杜月一张小脸通红,额头上满是汗水,倒是把她的那张有些发黑的小脸显得有几分可爱了。

虽说是带着埋怨的话,可白雪听了心里却暖洋洋的。

这个杜月虽说有的时候有点犯傻犯迷糊,可心里却是真心实意的对自己好。

上前拉了一把杜月,笑着说道:“放心啦!我来之前特意检查过周围,确定了没有长虫这才走进来的呢!”

杜月一听,这才放下心,只是不解的问道:“你来这草丛里干啥?这里有野菜吗?”

在杜月的意识里,除非是有野菜,否则谁都不会愿意来这种野草丛生的地方。

白雪微微一笑,应道:“我本以为这里能有呢!想着挖一点吃一吃,哪曾想这里啥都没有,白忙活了。”

说着,拿起一旁的背篓,一手拉着杜月的小手,招呼道:“走吧!咱们去捡柴去!”

空间在手,心情大好的白雪只感觉身上的疼痛感都减轻了许多。

既然老天爷让自己穿越过来了,只要自己努力,相信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好起来的!

都说山里宝贝多,白雪穿越之后的第一次上山,倒是没觉得什么。

这一天下来,除了背上背着的干柴之外,连多一片的野菜都没找到。

“雪姐儿,饿了吧?”杜月颠了颠背上的干柴,抬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子,说道:“等吃了饭,我去河边找你。我娘早上和我说的,今天要蒸一锅和了细面的馍馍,到时候特意给你和小雨留两个呢!”

细面馒头什么的,对于白雪来说倒是不陌生,前世可是没少吃。

只是现在一提这个,嘴巴里却在不自觉的分泌口水,馋极了的感觉。

身体的自然反应让白雪下意识的想要道谢,可一想到那一碗惹事的鸡汤,白雪又忍不住止住了几乎要脱口的感谢。

“雪姐儿,我先走了啊!咱们晚上河边见!”说着,杜月再次颠了颠肩上的干柴,转身拐了弯,朝着自家的方向走去。

倒是白雪站在原地愣了愣,随即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

这个傻小月,怕是没注意到自己脸上的尴尬吧!

抬头看了一眼天色,白雪叹了口气,抬脚朝着白家方向走去。

虽然有了空间,可赚钱填饱肚子什么的,还是得靠着自己这双手才行啊!

不过白雪并不气馁,想她好歹也是个农大的大学生,还在食堂里帮过厨,怎么说也不会饿死自己和白雨。

第4章结束

 

食色生香:盛宠农家妻第5章 洛家人家

还不等进白家大门,便听见院子里传来了刘氏特有的叫骂声。

白雪一愣,自己也没在家,刘氏是在骂谁?

可心思一转,白雪便明白了。

她没在家,可白雨却在家里啊!

果然,就听刘氏骂道:“贱丫头就够赔钱的了,还整了一个赔钱的贱小子。你还能不能再傻点了?让你洗个菜你都洗不明白,你还能干点啥?”

接着,就听见一声肉砸地的闷响。

白雪赶忙快走了两步,却看见白雨正狼狈的坐在地上,脚边不远处放着一个木头盆子和散落在一旁的菜叶子,那架势一看就是刚刚被人推倒的。

“小雨!”心中一急,白雪也顾不上肩上的干柴了,一把扔在一旁,三步并作两步冲到白雨身边,上下检查了一下,除了早上被杜蕊打得微微发肿的脸和憋着眼泪忍着不哭的表情之外,其他的都还好,这才松了口气。

可一想到刘氏这么对待白雨,白雪还是很生气,转头瞪向刘氏,厉声问道:“你干啥这么对待白雨?他才六岁,你也能下的去手!”

刘氏没想到白雪会这么质问她,心里一火,开口就要骂,可当她看到白雪恶狠狠的眼神时,刘氏的心里反倒有些怕了。

“小雨,起来,咱们进屋去!”白雪狠狠的瞪了刘氏一眼,然后伸手将白雨从地上拉起来,头也不回的回了柴房。

直到白雪和白雨的身影都消失在了柴房的木门之后,刘氏才回过神来,一想到白雪那丫头居然那么看自己,心里的火气止不住的往上冒,撸起袖子就要冲进柴房里去。

这会儿却听三房那屋传来了卢氏的声音,“大嫂,娘快回来了,我先帮你把粥煮上吧!”

被卢氏这么一打断,刘氏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最后冷冷的哼了一声,“要帮忙就赶紧出来,磨磨唧唧的就嘴上说得好听!”

说着,刘氏捡起地上的盆子和菜,气呼呼的进了厨房。

柴房里,白雨含着眼泪,很是委屈的小声说道:“姐,雨儿很听话,雨儿没闯祸,是,是娘她让雨儿摘菜,又,又让雨儿自己提水,雨儿提不动,这,这才……”

“好了雨儿,姐姐知道你是乖孩子,没事的,男子汉,不能随便掉眼泪。”白雪又是心疼又是生气,气的当然是刘氏的蛮不讲理。

那么重的木棚子,就算是白雪来端,也只能是勉强的端住小半盆水,她居然让白雨这么小的孩子去弄,明摆着就是在找茬欺负人。

看着委屈的想要哭,却又听了自己话,努力忍着不敢哭出来的白雨,回想着这副身体这几年来遭受到的经历,白雪越发认清了一件事,那就是尽快的从这个白家搬出去。

吃过饭,洗碗的活儿原本是白雪来做的,可因为刘氏没让白雪上桌吃饭,也不想让白雪有去厨房翻东西吃的机会,所以这活就落在了卢氏的身上。

没办法,谁让傍晚的时候卢氏帮着白雪引开了怒火,若是不让刘氏把这股子火气发出来,怕是白雪姐弟俩明天的饭都会没了。

“雪丫头,你先去河边洗衣服吧!等三婶娘把厨房里收拾利索了,就过去找你。”卢氏叫住了正要出门洗衣服的白雪,走上前,关心道:“就在水边洗,别太靠近了,注意一些!”

白雪知道卢氏这是担心自己掉进水里,心下感激,刚想道谢,却注意到刘氏的身影出现在了正房的门口,便改口只是应了一声,端着水盆子便出了院子大门。

杜月当真到河边送来了两个馍馍,虽说是加了细面的,可主要还是糙面,黑黄一片,看着就没食欲。

不过为了空落落的五脏庙,白雪还是很感恩的接了过来。

这种白天砍柴晚上住柴房的日子持续了三四天,虽说刘氏依旧是每天必保的骂骂咧咧,可好在白雪低调过日子,没再主动招惹她,所以姐弟俩的日子倒也还凑合,至少没被饿死。

这一天白雪照旧吃过早饭背着背篓上山砍柴,身边还跟着白雨。

谁知才刚到了山脚,身后就传来了一阵疾呼声。

“雪姐儿!雪姐儿等等!”

回头看去,身材瘦小的杜月正朝着自己这里一路狂奔过来。

“小月?你咋跟上来了?咋的,你今天不用洗衣服了?”白雪很是不解,昨儿个杜月特意告诉自己,今天不上山,要留在家里洗衣服的,怎么又跟着自己跑过来了?

“我娘替我洗了,今天不用我洗。”杜月终于追上了白雪,停下脚步大口的喘着气,“本来我是想去你家找你一起砍柴的,可,可我刚才到了你家,却,却听说你,你家出事了!”

“我家出事了?”白雪一愣,她这才出门没多会儿,就这么会儿的功夫能出什么事?就算是着了火,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也不至于把整个白家都烧了吧!

杜月很认真的点点头,应道:“真的出事了!而且还是大事呢!”

“小月,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白雪有几分不耐烦,对于那个白家,她当真没什么感情在,有的也只是深深的厌恶。

别说是白家出事了,就算是真的按照自己刚刚想的,白家着火了,白雪还恨不得能亲自往里面填两把柴禾呢!

不过杜月可不清楚白雪此时的想法,她一脸的紧张小心,试探性的说道:“雪姐儿,你冷静点,可,可别着急上火啊,这,这事……”

着急上火?白雪心里一阵冷笑,她现在应该是饿得前胸贴后背才差不多吧!

“好了,你赶紧说吧!到底啥事?你要没事,我就先带着小雨去山上砍柴了。这柴要是砍不够,晚饭又该没着落了。”白雪不自觉的把心里的不耐烦表现出来,倒是让杜月一愣,可很快她就恢复到了刚刚的模样,“雪姐儿,你,你一定不能上火啊!其实那个洛家也,也没啥好的,以后没准你还能找到更好的人家呢!”

“什么洛家人家?”白雪皱着眉头看着杜月,眼里除了不解之外,更多的是烦躁。

都什么和什么啊?什么洛家人家的?这杜月是不是没事闲的,所以才在这儿拉着自己说一些自己完全不懂的话啊?

“雪姐儿,难道你忘了吗?洛家,就是洛英村的那个洛家啊!”

食色生香:盛宠农家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食色生香:盛宠农家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食色生香:盛宠农家妻小说全文

软件截图
  • 小说免费阅读(七福晋)截图欣赏
相关下载
下载地址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