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手机游戏 > 策略塔防> 小说免费阅读(酸奶十一)

小说免费阅读(酸奶十一)

|席少撩妻宠宠宠!

席少撩妻宠宠宠!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席少撩妻宠宠宠!第1章 额她好像砸错人了

秋风凉凉,秋意正当浓。

“小偷,抓、抓小偷!”一个手勾着菜篮子的中年妇女,气喘吁吁地指着前方边跑还不忘回头观察情形的小偷。

慌张的小偷冷不丁地撞到了走在路旁的顾笙,踉跄了几步,继续狂奔。

顾笙眼睛一定,下意识地拔腿追了过去。

她可是拿过长跑1500米冠军。

一阵追逐战展开,就在小偷欲蹿入人群中,只一米多的距离。顾笙站定,抬高一只腿,摘下布鞋,左手高高扬起,一用力,鞋子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被扔了出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狡猾的小偷一个灵敏的闪身,溜进了人群里,鞋子正中他前方那人的后脑勺……

“……”顾笙瞪大着眼睛,一朵红晕悄然爬上脸颊。

额,她好像砸错人了……

正在顾笙犹豫着要不要上前道歉之际。

忽地,那道颀长的背影悠悠地转过来。

毫无预兆地四目相对……

“……”

“……”

那是一个极其英俊的男人,五官立体,轮廓深邃,棱角分明,利落的头发下,薄唇被抿得没有一丝温度,一双黑瞳冷得慑人。

顾笙的瞳孔蓦地放大,眼里有着震惊与不敢置信,身子僵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全身的血液开始逆流。

时间像是静止般。

无数次出现在她的梦境里的男人,如今就这么真真切切地站在那里。

眼睛似是充电般,腥红一片,一滴晶莹剔透的液体砸在了地面上,晕开。

是幻觉吗?

“席总?”站在男人旁边的沈丽莎有些不解地轻唤了一声,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眉头下意识地紧皱。

不知怎地,她不喜欢那个女人,很不喜欢,这或许是女人的直觉。

沈丽莎敬业地提醒道,“席总,和张总预约的时间快到了,我们该走了。”

她的眼泪落入他的眼中,席南城的呼吸一顿,身体里的每个细胞突然开始叫嚣起嗜骨的疼痛。

不配,她不配。

黑眸泛起了一层冰霜。

触及到男人冰冷而陌生的黑眸,顾笙脚下似是有千斤重,怎么也迈不开步伐。

她舍不得就这么错过,但张口要说些什么,喉头却是哑的。

直到那抹身影再次转身离去,顾笙似是才反应过来,像疯了一样,不顾形象地往前跑,情急之下,脚下一个踉跄,狠狠扑倒在地上,脚裸处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

再一次眼睁睁看着他消失在视线里,一如五年前。

……

顾笙精神有些恍惚地站在一栋高楼大厦前,镀金的X.S集团标志折射出光芒。

似是才回过神,低眸看了看自己,白色的衬衫衣角不知何时蹭到了污渍,脚裸处已然红肿一片……

嘴角勾起了一抹苦笑,这个男人一如当年,总能有让她失去所有的冷静的本事。

顾笙轻咬着唇瓣,隐忍着疼痛,脚步却还是有些跛。

顾笙站在走廊里,四周静悄悄的,全然没有面试的紧张气氛。

余光瞥见一个背影,顾笙下意识地叫道,“你好,请问……”

话音未落,那道身影转了过来,在看向顾笙的那一秒,手中的杯子应声而落,发出了清脆的玻璃响。

身穿工作服的女人一脸不敢置信地盯着她,声线有些颤抖,“你、你……”

顾笙有些不明所以,她有这么可怕吗?

脸上却还是保持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弧度,“请问今天的面试是在这里进行吗?”

“你是来面试的?!”女人声音顿时变得尖锐,表情更加的惊悚。

不会看错的,她不会看错的!

这女人的模样分明和她无意中捡到总经理钱包,而看见里面藏着的那张照片的人儿一模一样!

那柳眉上的美人痣还在!

她脑补了一场生死恋,却没想到主角就这么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

“我……”顾笙张了张嘴,欲说些什么。

女人一秒恢复了那副敬业的模样,脸上挂着笑容,尤其的灿烂,“我是总经理的秘书,林雨,你可以叫我小雨。总经理一小时前出门了,预计4点半回来。你可以到会客厅坐坐,需要喝点什么吗?”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这女人和总经理的关系肯定不简单,说不定还是未来总经理夫人呢,抱住大腿,准没错。

“总经理?”顾笙微皱柳眉,有些不解地重复道。

她还没有经过人事部的面试,怎么就越级到总经理那里了。

林雨解释道,“是这样的,这次招聘的翻译员和以往不同,是直接和总经理对接的,薪水也相对来说高一点。”

许是站立的时间久了点,顾笙不着痕迹地倾斜了下,使受伤的右腿减少重力,唇色有些发白,摇了摇头说道,“谢谢,不用了,我在这里等就好。”

林雨看了一眼她的脚,往回走,半响,提着一张椅子走了过去,“你坐会儿。”

顾笙有些吃惊,“谢谢。”

寂静的走廊里,让顾笙的脑子里盘旋着回忆,越发地清晰,心脏处传来的疼痛,令她喘不过气。

一想到席南城那凛冽凉薄的眼神,顾笙浑身不由得打起冷颤,五脏六腑像被切割般,鲜血淋漓,却找不到伤口。

当年,是她推开了他,她不怪他怨她……

不知过了多久,林雨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总经理回来了,你跟我来。”

顾笙眼神有些呆滞地看了她三秒,而后反应过来,收敛心绪,忙跟上前。

林雨站定,门前“总经理办公室”六个字赫然出现在顾笙的视线里,轻敲了敲门,而后一把推开,眼神示意她进去,还不忘对她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顾笙朝着她点了点头,无声地说了一声谢谢。

调整了呼吸,迈着有些不便的腿走了进去,身后的门一下被关上了。

只见眼前,隔着一张办公桌,男人坐在办公椅上,背对她,似是在眺望风景。顾笙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就在她快要被空间里冷漠的气息逼得窒息时,椅子忽地转了过来,那张英俊的脸庞就这么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心下猛地一颤,捏在手上的简历直直掉落在地上,散落一地。

 

席少撩妻宠宠宠!第2章 连面对他都心虚了

席南城,他竟是X.S集团的总经理?!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顾笙的脑子有些发蒙。

男人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压制着的是她的简历。

席南城低眸,黑眸直扫向她,婚姻状况栏的未婚刺激着他的神经,变得亢奋。目光触及到她衣角污渍时,剑眉无意识地微微一蹙。

他电脑的显示屏画面,是她的档案。

顾笙有那么一秒,想要不顾一切地冲出去,她做不到心平气和面对他。但她却急需这份工作,最终还是败给了现实。

顾笙弯**,捡起了简历,收敛所有的情绪,没由来地道,“对不起。”

“……”

席南城眼神沉了下来,嘴角勾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声音冷若冰霜,“顾小姐你在为哪件事跟我道歉?”

顾小姐?

“……”顾笙闻言,脸色一寸一寸白了下去,紧抿着唇,没有说话。

她也迷茫了,她脱口而出的对不起,究竟为何意。

席南城盯着她苍白的脸,眼底掠过一抹不忍,心尖微微拧了拧,薄唇微掀,凉凉地道,“如果你是为了中午的事,大可不必。我想,顾小姐也不是故意的。”

“……”顾笙站在那里,左手紧紧地握成拳头,指甲陷入了肉里,他的每个字都好像在凌迟着她。

“坐!”男人开口说道,嗓音低沉,语气里却带着一种命令的霸道。

顾笙上前,拉开了椅子坐下,眼神始终没有与他直视。

席南城黑眸幽深,似是将她看穿。

呵,她现在连面对他都心虚了吗?!

“就读设计专业五年,因情况特殊转翻译专业,取得优异成绩……”

情况特殊……转专业……

这也是席南城看见不该出现在他桌面上的简历那瞬间的疑惑。

他此次招聘的是翻译。

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一无所知。

他从来没有去查过,这五年里,她到底过得怎么样,明明这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命令而已。因为,他不想看见她过得有多幸福,有过多少个男人,他会失去理智,毁了她,拉她一起下地狱。

播音腔般的嗓音传来,顾笙猛地抬眸,四目相对。

该来的始终会来。

顾笙贝齿轻咬唇瓣,右手下意识地紧握成拳头,却颤抖得厉害,始终无法成型,最终还是无力地耷垂放在身侧。

这就是她换专业的原因,她现在连握筷子都难,更别说是提笔画画了。

“只是学腻了,不想再学了,所以转了专业。”这是顾笙给出的答案,声音清淡,就像是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件再平凡不过的事。

但也只有她知道,这其中的不平凡。

席南城清冷的黑眸看向她,淡淡的神情下没有一点起伏,也不揭穿她的谎言。

对上他的眼神,顾笙眼神莫名有些闪躲,但还是装作镇定地回视着他。

男人往成堆的文件上一抽,甩给她一个文档,目光冷峻,嗓音性感,“一个小时内翻译好。”

“……”这是对她的考核吗?

“好。”顾笙下意识地伸出左手接过。

席南城看着她的动作,眼神隐晦不明。

顾笙正打算站起身出门借电脑,下一秒,门被推开,一张桌子,一个笔记本被搬了进来。

“……”他这是怕她作弊吗?让她在他眼皮底下工作。

一时间,办公室只剩下敲击键盘的声音。

随着时间的流逝,顾笙微皱的柳眉变得紧紧蹙起。

翻译似是进展得不是很顺利,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她进入翻译界的第一份工作。而席南城给她的这份文档里,有很多专业术语,这无疑是加大了难度,变得很吃力。

整整半个小时,她都维持着一种姿势不变。

许是持续一个动作,顾笙左手轻捏了捏右手手腕,眼睛始终不离文件。

席南城眸光一闪,手中的文件页数始终停留在半个小时前的那一页。

破天荒的,他竟然浪费了半小时在与工作无关的事情上。

收起杂乱的心绪,席南城全身心投入到工作里。

出奇的,工作效果大大地提高了。

夕阳西下,映红了天边的晚霞,落日的余晖透过窗户照射进来,落在了两人的身上,形成了一副绝美的画面……

最后一个句子敲定,顾笙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脖子,余光瞥见这一幕,不由得有些看呆了。

席南城修长的手指在敲打着键盘,神情专注,脸上有些凝重,黑眸如墨。

这个男人本长着一张完美的俊脸,此时专心投入到工作的样子,更是迷惑人心。

时间仿佛又回到了校园时期,那时候,他们刚确认关系,第一次约会在图书馆,也是对面而坐。

学习资料早已无法吸引她,时不时偷看对面的男孩,犹如偷到宝藏的小仓鼠一样乐呵呵直笑。后来被抓包了,她也不羞,索性撑着脑袋光明正大地看他。

大学时期,论坛上流传着一首形容席南城的诗句。

有君子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席南城低咳了一声,嘴角勾起了一抹浅浅的弧度,只一秒。

不知何时抬眸看向她。

“……”顾笙蓦地垂眸,遮掩住所有的情绪,这才说道,“我翻译好了。”

男人抬手看了下时间,“拿过来。”

顾笙听话地拿过笔记本递了过去,心情竟有几分忐忑,犹如等待高考成绩公布的心情,左手不自觉地揉捏着衣角。

半响,男人给出了最后的审判,“正确率达到百分之八十。”

“……”顾笙眼底划过一抹暗淡,微欠了欠身子,说道,“我知道了。”

席南城是个完美追求主义者,对于他来说,一丝一毫的差错,都是他容不下的。

男人淡淡地开口道,“关于薪资问题,日后看情况可做调整。”

“啊?”顾笙有些蒙圈,薪资?什么薪资?她不是没通过考核吗?

席南城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这是合同,你看下,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顾笙接过,一页一页地翻看着。

上面的条条款款都是一些正常的流程,只是……

 

席少撩妻宠宠宠!第3章 兼职生活秘书

“生活秘书?”顾笙指着上面的字,不确定地念道。

她应聘的是翻译,而不是什么生活秘书。

席南城镇定地看向她,手指在桌子上无规律地轻敲着,“我正好缺一个生活秘书,懒得再找。”

这是在一个小时前,他亲自打印的合约。

“……”这理由,够强大!她还需要兼职生活秘书?!

席南城扬眉,“薪资加一倍。”

“……”顾笙轻咽了咽喉咙,无可否认,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席南城幽深的黑眸里掠过一抹失望,薄唇一掀,“如果你不想……”

话音未落,顾笙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语气坚定,“好!”

“我做你的生活秘书。”

男人神情一滞,只一秒便又恢复了冷峻。

席南城掏出手机,手指在屏幕上按着什么,下一秒,顾笙的手机发出了震动。

顾笙身子一僵,以为是别人给她打的电话,欲挂断,男人轻描淡写道,“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保存好。生活秘书事项之一,随传随到。”

……

厕所里,顾笙手捧着冷水,狠狠地泼在了脸上,水顺着脸颊滴流而下。

杂乱的思绪得到了一秒的放松。

再抬眸,镜子里忽然多了一个人。

“是你!?”沈丽莎瞪着她,语气不善。

在南城办公室待了两小时,流言蜚语传得整栋办公楼的女主角,竟是她!?

看来中午那一出也是她算计好的。

顾笙有些傻愣地站在那里,好几秒后,脑子终于正常运转。

哦,中午站在席南城旁边的女人。

她可不认为她们熟到可以互相打招呼。

“有事吗?”顾笙语气有些冷淡,低眸看了看衣角出的污渍,微叹了叹气,这件白衬衫又得报废了。

她的无视,令沈丽莎很不悦,恶声恶气地道,“我不管你接近南城有什么目的,我警告你,离他远点。”随后冷嗤了一声,又冷嘲热讽了一番,“像你这种女人,我见多了。呵,不要想着麻雀变凤凰,你配不上他!识相一点的,还是早点走人!”

顾笙向侧倾斜了些身子,柔软的小手放在烘干机下,顿时发出了一阵声响。

“远不了,我很荣幸成为了总经理的翻译,兼生活秘书,而你,是第一个知道的。”

不知怎的,顾笙心底划过一抹痛快。

“你……!!!”沈丽莎被狠狠噎了下,恨不得在她身上瞪出一个洞来,放出狠话,“我们走着瞧!”而后踩着10cm高跟鞋愤恨离去。

沈丽莎前脚刚走,身后的门便被推开,顾笙有些惊讶地回头,只见林雨一脸尴尬地站在那里,举着爪子,朝着她挥了挥,“hi~好巧。”

“……hi~”顾笙有些无语,厕所果然是个藏不住秘密的地方。

林雨低着头,犹如犯了错的小孩,解释道,“我不是故意……偷听的。”

“我理解。”顾笙勾起了一抹浅浅的弧度,表示不介意。

林雨闻言,下一秒又恢复了精灵古怪,自来熟地凑向她,一脸的八卦,“你不要管那个丽莎说什么,她就是一花痴大小姐,借着自己家族的势力,非要做总经理的秘书。”

说着还不忘看向门口,观察敌情,“平常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看哪个女人都觉得要跟她抢总经理。”还不忘指了指脑袋,“她这里肯定有问题,心里也没点AC数吗,整天穿得跟个孔雀似的,一天24小时都在开屏求偶,总经理怎么会看上她!她才配不上总经理呢。”

“……”顾笙眨巴着清澈的眼睛,嘴巴张了张,却说不出一个字。

她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她的沉默并没有打扰到林雨的好兴致,嘴里噼里啪啦地说着。

最后来了一句总结,“我看好你哦,加油。”

“我……”顾笙张嘴,要说些什么。

她是不是误会些什么了。

但林雨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犹如跳脱的兔子,溜出了厕所,对着她摆了一个鬼脸,“明天见哦。”

“……”顾笙无奈地笑了,那眼里的张扬青春,毫无顾忌的灿烂笑容,是所有人都拒绝不了的阳光。

正如初上大学时期的顾笙。

……

正坐在公交车上的顾笙感觉手机忽而一个震动,显示有人添加微信。

席南城,那刻入她骨髓的名字。

顾笙拿着手机的手微微一颤,有些颤抖地点了同意,带着一丝迫不及待与激动,眼睛始终盯着那聊天框,始终不见回应,直到手部有些发麻,这才眨巴了下酸痛的眼睛。

小手在手机上划拉着,视线停在那通未接的电话上,备注名却是席先生。

顾笙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没有换号码?!

记忆像是漩涡,把她卷入其中。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迷信了?我这手机号码数字挺好记的啊,137……444……”顾笙无奈地看着男人。

席南城薄唇微抿,微眯起了促狭的双眸,看向她。

顾笙见状,举手作投降状,“好吧,买,重新买,必须买。”

她就是这么没骨气。

“先生,小姐,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销售员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招待道。

“我想买手机号码。”而后又追加了一句,“寓意好点的。”

售货员极有眼色,当下拿起了一本册子,“我们店里正在搞活动。您看,这些都是情侣号,后四位数都是极好的寓意,而且我们还会赠送一个小礼品哦。”

席南城瞥了一眼,黑瞳深邃,转头睨了她一眼,性感的喉结滑动了下,“嗯?”尾音微微拉长,勾勒出莫名的性感。就像是爪子挠在了心上。

“嗯。”顾笙被诱惑到了,无意识地点了点头。

“乖。”席南城亲昵地摸了摸她的头。

“……”顾笙拍了拍他的爪子,眼神示意着,别碰,别弄乱了我的发型。

忽而一想,有些汗颜,不是说给她换号码的吗?到最后,怎么就变成了情侣号。

但内心还是忍不住的小确幸,这是属于他们的情侣号。

 

席少撩妻宠宠宠!第4章 顽疾

而售货员一双眼睛忍不住往席南城身上飘去,脸上出现了红晕。好帅啊,声音还这么好听,关键还这么宠女朋友!

他就单站在那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浑身气场全开,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啧,这哪是人啊,分明就是童话世界里的白马王子嘛。

售货店员看得小心脏怦怦直跳,各种YY了一遍,好半响才收回目光,对上顾笙的目光,颇为有些尴尬地解释道,“你男朋友真帅。”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但顾笙还是悄咪咪地掐了一把男人的手臂,就该给他戴个口罩再出门,买个手机号码也能招蜂引蝶的。

男朋友太帅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两个换情侣号码这件事,无形之中又撒了一波狗粮,周遭的同学朋友叫苦连连。

热爱动物,人人有责,请不要随便欺负单身狗。

……

车外的喇叭声把她飘远的思绪拉回,顾笙眨巴了下泛酸的眼睛,腾出右手甩了甩,胀痛中带着一丝刺痛。

想到什么,顾笙切换了软件,更新了微博。

【这几天将会降温,可能还会伴随小雨到中雨,打算出门游玩的朋友可以多带一件外套和准备雨具。】

一更新,评论区下顿时多了几十条评论。

【小姐姐,你终于更新了,打算后天出去浪~本来还打算私信问你,未来几天天气会怎么样的,结果发现你发博了!!!激动ing!!!】

【请问小姐姐是在天气预报站工作的吗?给出的天气预测好准哦。】

【楼上的,一看就是新粉,这可比天气预报准多了。】

【……】

顾笙翻开了几条评论,再看下粉丝人数,几天没上,已然涨到了100多万。

而她这个百万博主,不是靠颜值,不是靠才华吸引百万粉丝,而是天气预测!

她右手有顽疾,会伴随着天气的阴晴而有不同的反应,而她苦中作乐,在微博上更新了几条动态,没想到引起了关注。

就连微博认证,也是官方认证的人肉天气预报。

刚回到出租屋,手机铃声大作,是通话视频。

“阿笙,怎么样,面试还顺利吗?面试官好不好说话?通过了吗?”萧子言略显得兴奋的声音从那端传来。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知道X.S集团的总经理就是席南城,才会一直劝说她去面试。

萧子言咳了一声,声音有些不自然,顿时变得尖锐,“知道什么?我怎么会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席南城就是个大猪蹄子,我怎么会帮他!”

“……”

“……”

安静……死寂一般的沉默……

“阿笙,我错了。”萧子言假装抽泣了下,委屈巴巴地道歉。

手下却死死地拧了一把纪文轩的大腿。

都是这个男人,要不是他,她会一孕傻五年,把自己给卖了!?

顾笙听到电话那端的倒吸声,忍不住被逗乐了,“好了,下不为例。”

“我就知道阿笙最好了。”萧子言软绵绵地说道,下一秒,踹了踹躺在被窝里的,指了指门口,“你出去,我和阿笙要说点女人之间的话题。”

纪文轩抱着枕头,一步三回头,整一副小奶狗的表情。

“阿笙,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萧子言一改嬉戏的态度,一本正经地问道。

“子言,我……”顾笙忽然变得懦弱了,她怕,她真的很怕!

萧子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顾笙啊顾笙,你要我说你什么好呢。那件事根本与你无关,你不要什么事情都往自己的身上揽。”

“……”往事在脑海里播放着,顾笙指尖被捏得煞白,不语。

“去他妈的扫把星!你别忘了,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要不是因为你,早就没了。按照我说,你就是福星!他们有眼不识泰山,愚蠢至极。”

“……”

“你当年为了那个男人,连自己的右手都保不住了!你可是画画的啊!阿笙,谁心疼你?谁他妈心疼你了?!那男人还跑出国了!”

萧子言说到动情之处,有些哽咽,最后竟放声大哭。

“……”顾笙有些哭笑不得,她都没哭呢,她倒哭上了,“你别哭,深呼吸,深呼吸,你肚子还有宝宝呢,不能太激动,不然纪文轩要上门揍我了。”

萧子言抹了一把鼻涕,“他敢!谁敢欺负你,我就弄死他!”

“好好,弄死他。”顾笙附和道。

“你就该和席南城在一起,搅得他家鸡犬不宁,天天在他妈面前晃,膈应她……”

说到一半,纪文轩一脸紧张地冲了进来,看着萧子言,“祖宗啊!你怎么哭上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们这就去医院。”

“老娘心里不舒坦,我要去揍席南城那个大猪蹄。”

“好,揍!”

顾笙默默地挂断了视频,盯着手机发愣。

扫把星……这个词,还真是好久没听过了……

她刚出生,母亲就因她难产而死,在偏远的小镇,她成了不祥之物,人人避而远之。

邻居的老爷爷不信邪,常常去她家串门,在不久上山踩蘑菇掉下了山崖,死不见尸。

传闻,只要接触到她的,轻则受伤,重者死亡,就连他的父亲,终究也不能幸免。

父亲的死,成为了一个导火线的引药,最终,族里的人将她逐出了族谱,而父亲临死前欠下的巨额债务,将由她一人承担。

对于这些,她从来不想争论,辩解些什么。

直到席南城生死一线,席妈妈找上门,她才幡然醒悟,她似乎真的只能带来灾难。

沉寂在心底的炸弹终于在那一刻爆发。

她本不信命,但在那一刻,她胆怯了,退缩了。

她在这世界只身一人,生死对于她来说,只不过一世轮回罢了,他的生命于她眼里,高于一切,包括爱情。

……

而另一边的席南城,翻看着顾笙寥寥无几的朋友圈动态,距离她上次发动态是一年前,只是配了一个张风景图,毫无只言片语。

目光定在日期为五年前的那副画,是他离开的一个星期后。

第4章结束

 

席少撩妻宠宠宠!第5章 蒙圈这是什么操作

那是一张手绘画。画中,大雨飘落,雨丝微凉。女子的白色裙摆随风飘扬,张扬着青春,眼神却布满了空洞,望着一道决然的背影。雨滴无情地拍打着她的脸,眼眶嫣红,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这幅画充斥着绝望与不舍。

席南城的某跟神经被狠狠地牵扯着,令他有些心神不宁。

当初,是她背叛了他!抛弃了他!她这又是什么意思?!

扮可怜?博同情?

还是说,在他离去的一个星期,她终于意识到自己那愚蠢的行为!后悔了?!

席南城盯着手上的屏幕,修长的手伸到桌子上,一把拿起了酒杯,狠狠地灌了一杯威士忌,几滴酒水从他嘴角溢出,莫名地增添了一抹狂野的性感。

电子门被打开,这一幕深深地震撼到了纪文轩,嘴上却还不忘吐槽,“哟,今天不本色出演冷阎王,准备换角色,扮演忧郁小王子了?”

“……”席南城微抿薄唇,不语,又倒了一大杯威士忌。

纪文轩见状,伸手夺过酒杯,“行了行了,意思意思就得了。”随后走到吧台倒了一杯水放在他面前,“渴了就喝水!”

他还真把威士忌当水喝了?!

男人脸色,连眼角都没抬,抽出了一支烟,点燃。

“遇到顾笙了?”纪文轩半依在沙发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能让席南城这么颓废的人,这世界也就只有一个顾笙了。

男人夹着烟的手指狠狠一颤,长吸了一口烟,俊美的脸在烟雾之中被映衬得有些迷糊,又增添了几分邪气的轻佻。

纪文轩嘴角噙着笑意,慵懒地道,“我说,南城,你可真他妈能忍,回国这么久了,硬是没上门堵人。”

席南城的英俊的脸上仍是一脸冷漠,无动于衷。

纪文轩再加一剂猛药,“你就不怕别人捷足先登?到时候你就抱着你那堆文件打一辈子光棍吧。”

他毫不怀疑,那人若不是顾笙,席南城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席南城掀起眼皮,凉凉地瞥了他一眼,嗓音冰冷,“萧子言,孕妇就该有孕妇的模样,我和她的事,我自会解决。”

“……”纪文轩见鬼般的表情看向他,无奈地掏出了手机,屏幕上显示正在通话中,有些无力地对着那端说道,“媳妇儿,我尽力了。席南城会解决好的。”低哄着,“你乖乖睡觉,宝宝需要休息了,乖乖等我回去,嗯?”

通话那端传来了女人的哼哧声,萧子言不忘霸气威胁道,“席南城,我警告你,如果你敢伤害阿笙,我就介绍一堆花美男给她挑!余生你就瞎JB过吧!”

纪文轩挂断通话,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赔笑道,“孕期,孕期,理解下。”

席南城忽而起身,英俊的脸上喜怒不辩,嗓音冷若冰霜,“上楼!”

楼上是健身房,正中央正是拳台。

纪文轩没错过他眼底的捕捉猎物般噬血光芒,顿时腿发软,连声求饶,“南城,城哥,城爷,我上有老,下有小,你就饶了我吧。”

“别让我请你!”磁性的嗓音带着一抹明显的威胁。

“你大爷的,我今晚跟你拼了!”纪文轩见求饶没用,一把从沙发上跃起,朝着席南城扑去,动作猛烈,在气势上决不能输。

席南城一个闪身,纪文轩狠狠地扑倒在地上,姿势尤为的辣眼睛。

男人悠悠地追加了一句,“加10分钟!”

纪文轩生无可恋地躺在地上嗷叫了一声。

今晚,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

……

顾笙一晚上都没睡好,直到凌晨4点才浑浑噩噩地睡着,梦境里撕心裂肺的场景令她心脏绞痛,疼得疯狂。

看着又肿了一圈的脚,只是草草地喷了点药剂,早早顶着一对黑眼圈抵达公司。

今天是她第一天上班,不能迟到。

其实更多的是多了一个念想,因为公司里有他。

顾笙的办公桌是独立的,接近秘书部。作为新人,有沈丽莎这么一个“头号情敌”在,可想而知,她的日子,过得有多么的水深火热。

“你冲的咖啡是人喝的吗?”

“……”速溶咖啡的步骤不都是一样的吗?

“连打印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好,你也就这张脸能勾引男人。”

“……”她当作赞美了。

“这些文件,下班前做好交给我。”

“……”顾笙看着桌前快要淹没她的文件,低叹了一声。

这就是职场规则,新人永远都是最惨的那一个。

顾笙正在茶水间给自己泡咖啡提神,林雨偷偷跟了进来,“那只孔雀,欺人太甚了。这有些翻译文件根本不急用,她就是想恶搞你。”

“……”顾笙朝着她露出一抹苦笑,看出来了。

“要不……你找总经理告状去。”林雨给她出主意。

“我们……”顾笙正打算解释些什么,手机频频震动。

当看见屏幕上跳动的名字时,顾笙心猛地一悸,林雨是个聪明人,当下对她挤眉弄眼,走了出去,还不忘给她关上门。

“喂~”在铃声被挂断的前一秒,顾笙摁了接听键,声音有些空灵。

“我!的!早!餐!”席南城一字一字地说道,声音像是从齿缝间挤出来。

男人坐在办公椅前,一双黑眸阴郁地盯着手腕上的时间。

九点十分,她是不是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了。

“啊?”顾笙没反应过来,忽地脑子灵光一闪,猛地拍了拍后脑勺,她怎么就把这茬给忘了,她现在还是兼职生活秘书!

“你等等,我马上就去买。”顾笙不假思索地说道,起身正准备往外走。

“买?”席南城脸色一沉,布满暴风雨来临前的阴鸷,这个字,他念得有些咬牙切齿。

她把他当成什么了,他席南城缺她买来的早餐?!

“……”不然呢。

席南城冷冷地丢下三个字,“扣工资!”而后挂断了通话。

“……”顾笙一脸的蒙圈,这是什么操作?

她什么时候把他给惹恼了?!

细细回想起刚刚那段对话,他要早餐,她就去买,没什么问题啊!

顾笙怀着这种忐忑的心情回到了办公桌上,一头扎进了文件里。

直到……

席少撩妻宠宠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席少撩妻宠宠宠!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席少撩妻宠宠宠!小说全文

软件截图
  • 小说免费阅读(酸奶十一)截图欣赏
相关下载
下载地址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