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手机游戏 > 策略塔防> 韩浩嘉文小说迷踪神探全文免费阅读&阿诀

韩浩嘉文小说迷踪神探全文免费阅读&阿诀

|迷踪神探

迷踪神探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迷踪神探 第4章又来一位

  第二天一早,城市的上空又飘起了沉重的雾霾。想起那个吊死的男孩嘉文的心情像天气一样灰蒙蒙一片。就连昨天晚上终于做出了勉强算是佳品的茶叶蛋也没有让他觉得多么开心。

  挣扎着起身出发,刚到队里就听见队花刘璐摘下大口罩揉着鼻子抱怨。

  “这该死的鬼天气就像上帝打喷嚏带出的口水,吸一口都让人反胃。”

  “口水这东西也不都是坏处,女生养颜的宝贝燕窝就是用口水做的。”

  嘉文刚说完韩浩也插话到。

  “可不是吗!还有男生的口水也有生津止渴的功效!”

  嘉文坏笑着看了看被刘璐追打的韩浩,坐好打开电脑,好友张义已经把近几年国内发生的诡异的自杀事件的资料帮他整理出来发到邮箱里。还按照自杀的方式分成了几个文件夹。

  嘉文对着虚空感激的拜了拜,打开写着上吊死亡的页面一项一项的翻看。

  由于科技和信息的发达,近几年人们的信息越来越灵通。大部分人都知道上吊和溺水都是一种漫长且痛苦的死法。所以选择这样自杀的人同跳楼和割腕比相对较少。

  嘉文对这些案例进行分析时发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那些因为感情因素选择自杀的人在最后大都有后悔的表现,就像回春上吊的小朋友一样出现死前挣扎的迹象。而因为家庭或者财务问题自杀的人死的都很平静,死亡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解脱。

  嘉文正看得起劲刚刚走出办公室的韩浩又火急火燎的走了回来,毫无征兆的拍了下他的脑袋。大声吼叫着。

  “该死的直觉,你小子是乌鸦嘴还是半仙?又死一个男的,也是光着死的。在城北‘臭水河’边上的小旅店。妈的,走吧,你还傻笑什么。”说完问也不问就替他关上了电脑。

  “我想做食神,就怕老天不收!”

  出了警队坐在车上嘉文脑海里的忽然有这样一个画面,红夹克像他刚才一样坐在电脑前,美滋滋的看着屏幕。网络的那一边一个个男人飞蛾扑火一样的来到回春脱掉自己的衣服用绳子套住自己的脖子。就像等待下炉的烤猪。

  “韩哥,这次你又得跟我去“抄书”了!”

  “队长来电话了,让咱俩一起查这事,听说有媒体开始关注裸吊男的事儿了。花园小区那个案子我是没机会管了。”

  韩浩平时虽然有点大大呼呼的,但是并不是一根筋,一看摆脱不掉就开始跟嘉文讨论案情,也希望早日找出死者上吊的原因。

  ‘臭水河’本名‘香水河’是回春市一向非常有争议的政府工程。曾经一个巨大的环城水系工程的一部分。但是由于后续资金没有到位,这一段本该是城市空气净化器的河段成了一条死水,蚊虫的天堂,垃圾的集散地。所以市民们给他起了个‘臭水’的雅号。

  河两边的居民多是原来城乡结合部的农民,这里的生活质量也相对低下。嘉文和韩浩开车来的时候现场同样已经被当地民警控制。这次的旅店同样不是很高档。一个三十几岁少了一只手臂的青年男人是这里的主人。

  民警说这的老板姓张,原来是在南方打工,受了重伤用工地的赔偿款回家在回春开了这家旅店。

  但嘉文从张姓男人平静的眼神里看他并不像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自己的旅店里死人了竟然一点也不慌乱。

  不过现在嘉文可没心思研究这个人男人到底哪里与众不同。因为这次死的男人让他更加疑惑。

  死者也是在旅店一楼最僻静的一个房间里被发现,一条尼龙绳从房梁上穿过,绳子的另一端打了个死结。死者的脑袋就套在里面。外观看死者年龄大概三十多岁,头发卷曲,面相猥琐。

  死者的身材十分匀称,能看出经常进行锻炼的线条。生殖器卷曲的裸露在外面,低垂着指向地面。

  旁边的小床上胡乱摆放着死者的衣物,是一套公司职员常见的低档西服。一件宽领紧身毛衣丢在地上。床上的被褥摆放的十分整齐,看样子没有人动过。一个盛放洗脸盆的支架倒在死者脚下。

  这是一个带着独立卫生间的套间。卫生间的门开着,洗手盆里的水龙头由于没有闭合紧密,现在还有小股的水流一直在流淌。

  嘉文带着手套半跪在地上一点点的查看,韩浩也感觉出事情越来越不对头,在门外给队长郑基打电话,语气里满是抱怨。

  痕迹科的同事在卫生间里简单的查了圈指纹和脚印就要出来。

  “小王,等一下。”嘉文抬手拦住了同事。“帮我抬一下水盆。”

  说完嘉文伸头看了看没有闭合严实的水龙头。又提鼻子闻了闻卫生间里异样的气味。一矮身费劲的托起洗手盆的架子,在下水道口用棉签擦了擦。

  “嘉文,你搞啥呢?”

  嘉文嘿嘿一笑,把粘稠物装在一个密封袋里。

  “看着像精液,要不你尝尝?”

  小王一脸的嫌弃,但也明白其中关键,郑重的把棉签装到了密封袋里,准备回去给法医进行检查。

  直到警察搜查完毕法医运走了尸体。旅店老板一直很轻松的在吧台里喝着咖啡,好像知道警察要问询,一副问心无愧的样子。

  嘉文看了眼桌子上放着的进口蓝山咖啡包装袋,更确信这个独臂男人不简单。

  “说吧,什么情况?”嘉文也没废话,直奔主题。

  旅店老板也没犹豫,平静的说道。“死者是前一天晚上住进来的,就他自己没带别人。”

  入住之后死者在旅店门外的一家小饭店吃了顿不错的晚餐,还喝了一瓶啤酒。不过死者酒量明显一般。只喝了半瓶,还抱怨东北的啤酒酒劲大。这是民警调查饭店老板得到的消息。

  晚上8点多的时候吃饱喝足的死者独自回了旅店。然后就没有出来。之后旅店里没人入住。旅店老板当夜和几个朋友在店内入口处的房间里玩‘扎金花’一种赌博扑克。并没有注意是否有其他人进入。

  今天上午一个租住在这里的无业男人走错了门,结果开门就看见有人吊死在房梁上。

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迷踪神探 第5章孤僻的人

  做好了前期调查工作。随后嘉文问询了报案人,一个长得十分瘦小的四十岁中年人。不用看这人就是一个捞偏门的。双手十指和二拇指几乎平齐,看来手上的‘活’一定不错!

  所谓的走错门完全是借口,应该是看见死者的门没锁。想进去看有没有‘肉’。结果看到一具男尸。

  “就你还去提醒别人关门,我怕门是你用扑克牌撬开的吧!”

  对这种人嘉文在警校实习的时候少说也见过几十个了,经他手抓住的就不下五人。说服教育根本没用,所以一只手抓住了男人的衣领,怒目圆睁的看着他,顿时一股杀气溢满全身。

  这个外号叫老八的惯犯没想到年纪不大的嘉文有这么狠辣的气势,一下就萎了。咧着嘴嚷嚷道。

  “我,我没干什么啊,我还给你们报案了呢,我是守法公民。”

  “呵呵,你是守法公民,用不用我仔细查查你的底啊,滚,给我滚出回春,两个小时内不在本市消失,我请你去局里吃大餐。”

  男人被吓得屁滚尿流的跑到一个小房间了,收拾了一个包裹急匆匆的离开了旅店。

  看着这个贼偷离开,嘉文拉过身边的民警询问,结果和第一起自杀案发地一样,是偏僻的小地方,这附近也没有监控设备。

  韩浩第一次看到嘉文这么严厉的和人说话。没想到平时一直老实巴交的他还有瞪眼睛,揪着别人脖领说话的气概。感慨的说。

  “我说嘉文,你小子也还有这么凶狠的一面呢。今天可是刮目相看啊。平时一副饿死鬼托生的样子看着我就烦。还是爷们儿点好!”

  嘉文对待这种人当然有自己的一套手段,毕竟警校曾经的“明日之星”不是白叫的,只是刚到一个新环境,所以不敢表现的太强势。嘿嘿的笑着说。

  “我这都是跟郑队学的,他天天在队里说刑警要有威严。再说我这不也是给咱们反扒大队提前解决问题吗!”。

  韩浩抬手又要拍嘉文脑袋。

  嘉文一躲,心说这搭档哪都好就是手脚不老实,怎么说都不改。想起第一次拍他,差点被嘉文条件反射的把肩膀关节卸下来结果还是不悔改,嘉文也只能无奈了。

  两人把包括尼龙绳在内的证物装进警车。走之嘉文把旅店老板叫到外面坏笑着说。

  “你在旅店里藏污纳垢我不管,但别犯事。谁出事你都得跟着吃锅烙。”

  叫张明的男人倒是爽快,直说嘉文是明眼人。很豪爽的跟嘉文说道。

  “我就是讨口饭吃。违法乱纪的事情以前不能说没干过,但是伤天害理的活咱可没接过。”

  又晃了晃少了一只手的胳膊,唉声叹气的说道。

  “你看我现在想金盆洗手都晚了。咱俩也算投缘,城北这一片我门清儿,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我。”

  张明告诉了嘉文他的诨号叫‘一只手’还给他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嘉文和韩浩回到队里已经快到下班时间。他们在死者的背包里发现了钱包和身份证。一部手机。一张信用卡,一个‘芙蓉王’烟盒可惜里面装的是十块一包的红塔山香烟。

  死者叫邱杰,是一个在上海打工的上班族,未婚。老家在山西。据调查他在来之前和单位领导请假说老家的父亲生病,要回去探望。然后就坐上了开往回春的火车。而其家人直到接到警车通知认尸的电话已经两个月没有和他联系过。

  邱杰手机里的通话记录很频繁,死者从事的是销售类的工作。大部分通话记录都是和客户进行的沟通。电话里没有和回春市号段的人联系的记录。

  嘉文把电话打给了邱杰生前所住公寓的室友。那边接电话的是一个潮州口音的啰嗦男人。

  “邱杰这人生活习惯不好,特别邋遢。而且自私。自己就独占一个大衣柜你说他的行为有多恶劣。”

  电话里可以听出两人的关系并不融洽,听到室友的死讯,这人竟然没有一点的悲伤,反而有些窃喜,这样的为人也真是让嘉文无奈了。

  “邱杰平时生活习惯怎么样?是否经常上网?”

  “习惯大吃大喝呗,有钱就花,没钱就借要不就骗。没事就去网吧通宵,而且专门找一些角落或者包间里偷偷的看网站,我估计他那是没事看小片呢!”

  当嘉文问邱杰的感情问题。得到了一声‘呵呵’的答复,看来他的室友觉得邱杰这样的人不配有女朋友。

  结束了一次让人郁闷的通话,嘉文忽然想起第一个死者李小峰在学校也不是很合群,寝室同学说他平时很神秘,经常逃课上网。但是并不玩当时非常盛行的网络游戏。同学们看到他上网多是在看电影和逛论坛。

  神秘的网络啊,什么力量能让两个毫不相干的男人来回春这个边远小城做这么诡异的事呢?

  第二天凌晨3点,李小峰的父母和一个姐姐坐了两天的火车终于来到回春。嘉文和韩浩负责接站。

  韩浩又因为不能参与入室杀人案的侦破而懊恼,在他的字典里,凶杀才叫杀人,却不知道动脑子杀人的凶手更可怕。

  李小峰的家人下车后两个老人基本已经在悲伤中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两眼空洞无神,跟着嘉文二人亦步亦趋的上了车来到市局。

  由于天还没亮,嘉文在警队的招待所找了个小房间临时休息。李小峰的姐姐是一个高高瘦瘦的女人,她一遍遍的向嘉文打听李小峰自杀的经过。直到现在他们家里人都不相信一向乖巧的李小峰会做出这么过激的行为。

  “我们家小峰,从来都不惹事的,这么好的孩子怎么说没就没了。”

  韩浩遇到这种场面最是头大,所以这种安慰家属的活就都落在了嘉文的身上。

  早上八点嘉文带着几人准时出现在停尸间门口,法医从铁罐子冰箱里拉出一个带着冰碴的抽屉。李小峰像一块冻牛肉一样平静的躺在那里。突出的眼睛已经被法医闭合。青紫色的脸庞没有光泽。

  李小峰的妈妈的在拉开白布的一瞬间开始崩溃的痛哭,他的父亲也伏在儿子身上默默的流泪。虽然已经在微信的照片上看过了儿子死亡时的样子,但见到尸体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任何还有感情的心灵都会感到黯然神伤!

第5章结束

 

第6章开始

迷踪神探 第6章抑制不住的杀戮

  看着李小峰的三位至亲悲伤的样子,嘉文拉了拉韩浩的衣袖。虽然尸体指认工作已经结束,但他觉得现在还是多留些时间给这对失去儿子老人。

  停尸间门口的走廊里,嘉文和韩浩点燃了两根香烟。半靠着墙壁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嘉文,你小子到底什么来路,人情世故搞得门清啊。”韩浩认真说话的时候喜欢看别人的眼睛,这个习惯注定做不了卧底,因为当你想从别人眼神里看出内容的同时也泄露了你心底的想法。

  “警校毕业干了三年厨子,档案里写的明明白白的啊?”嘉文把烟灰弹在走廊窗户边的花盆里。笑着和韩浩对视。他也不能说自己家祖宗八代都是干捕头的吧。

  几秒钟后单细胞的韩浩烦闷的挠了挠脑袋。自嘲的说了句“你小子老这么笑,看的我心里发毛。”说完转身回到了停尸间。和李小峰的姐姐一起扶出两位已经悲伤过度不能自己的老人。

  李小峰的姐姐替他父母签署了确认尸体身份的文件。因为法律规定尸体不能跨省。所以只能在当地火化。后面的细节自然有相关的工作人员安排。分手前嘉文和李小峰家唯一还有理智的姐姐进行了短暂的沟通。

  “李小峰小的时候父母一直在外打工,李小峰是他的爷爷和舅舅带着长大。性格从小就有些孤僻。但是是个听话的好孩子。”

  一谈到弟弟从此和自己天人两隔,这个看上去很坚强的女人眼里不免也泛起泪花。

  “小峰大学三年从来没有向家里要过生活费。除了学费,都是自己在大学兼职打工养活自己。李小峰和这么大孩子唯一不同的就是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大姐,我们在李小峰的身边没发现他的电话,信息中心也没有他身份证登记的电话号码?这个你知道吗?”

  “小峰这孩子的电话是他上大学的时候我送给他的,很普通的三星,我把号码发给你,但是我求你帮我查清楚我弟弟到底是为什么死的!”

  嘉文还要再问李小峰一些生活习惯的问题。韩浩明显对这些信息不感兴趣,在车里按了按喇叭催促嘉文赶快上车。

  嘉文无奈的苦笑了一下,留下了李小峰姐姐的电话,答应帮他们解开这个男孩自杀的秘密。

  由于两人早上到现在都没有吃早饭,韩浩开动了汽车后从手边的凹槽里掏出一个面包递给嘉文。

  “我说你小子也别神神叨叨的想太多了,自杀多是一时的冲动,一个人想死时候的精神状态正常人分析他干嘛!”

  “我就是非常好奇这几位没有一点联系的人是为什么选择同一种方式自杀。”

  “有什么好好奇的,你小子别以为看过几本金田一和柯南就觉得自己是大侦探了。很多时间罪犯作案的动机都没那么玄妙,那些不切实际的思想要不得。”

  韩浩一副老大哥的口吻跟嘉文说道。

  “知道了韩哥,我也不喜欢那些所谓的神探。我心中的偶像永远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贝尔大神。昨天他在在节目里吃棕榈象鼻虫幼虫,超给力。”

  嘉文说完还不忘舔了舔手上的面包渣。

  “你敢不把所有事都和吃联系到一起吗?”

  韩浩看了一眼忽然陷入陶醉模式的嘉文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搞不懂这个新来的小兄弟。

  回到警队,一直在省会协助调查一起拐卖儿童案件的李涛刚刚回来,正拿着盒软中华给大家‘发圈’。老李在嘉文来之前是韩浩的搭档。看到老伙计笑着把剩下的半盒都扔了过来。调侃着说到。

  “现在回春市在警察圈可出名了。号称龙江省第一自杀圣地。以后有男的想不开的都可以来这找地方,只要死的时候不穿衣服,路上一定能找到伴儿。”

  李涛正说的兴起,看见其他人一个个忽然变得呆滞的表情,慢慢的转过身来。正对上郑基要喷火的眼神。急忙一捂肚子灰溜溜的跑出办公室,还一边嚷嚷说‘肚子痛啊肚子痛!’

  “瞎胡闹,好事啊!每年全国上吊的没有一千也有几百,出了两个不穿衣服的你们就大惊小怪。”郑肌肉说完看着这嘉文和韩浩给了个跟我来的眼神。

  两人急忙放下手中的假装工作的笔记本,屁颠屁颠的跟在他后面来到了会议室。

  一进门郑基就‘咣当’一下把门关上。挠着脑袋问道。

  “我不管你们调查到什么程度了,我只问你们还会不会有人死了。”

  韩浩看了看嘉文,嘉文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也给不出肯定答复,

  “郑队我建议集合警力对全市的小旅店进行排查,通知留意外来单身男人。还有对红夹克立案调查。关于李小峰的电话也要深入调查。”

  郑队长思索了片刻,让两人在这等着,独自向楼下的局长办公室走去。

  韩浩听嘉文说的这么兴师动众,心里一阵发毛,不停的用眼神示意嘉文搂着点。别弄出大动静没效果,那可是把全市的基层干警都折腾了。

  嘉文固执的告诉他不这么做还得出事。

  可惜结果并没有如嘉文所愿,局长给赵队长一盒烟和两个字‘滚蛋!’

  然后队长只给了嘉文和韩浩两个字,却没给他们烟。

  韩浩捂着肚子笑着说。

  “你这个半仙没算好啊,没想到根本没过局长这一关。”

  其实嘉文心里也清楚,本来两起不寻常的自杀事件,要是这么轰轰烈烈的弄一遍,全市都的跟着人心惶惶。要是再传出什么邪魔歪道的小道消息结果就不可收拾了。

  嘉文拍了拍韩浩的肩膀叹息一声。“哎,大厨不给资源,想做出好菜只能看咱哥俩的手艺了。”

  韩浩倒是十分坚毅。挺了挺胸膛喊了句“让暴风雨更猛烈些’的口号!”

  现在连续两人自杀,局里已经把这一事件定性成恶性案件,只要能破案韩浩的功劳薄上少不了划下浓厚的一笔。

  结果就这场猛烈的暴风雨在当夜就变成了一场滔天洪水。

  市公交公司一个车库管理员报案。在一座已经废弃的仓库里发现了一具男尸,赤裸着吊死在了角落里。而且尸体已经腐烂。

  嘉文急忙出了办公室就跳上了韩浩的吉普。这次郑基也真急了,话都不说也钻进车里。独自点上根烟告诉韩浩开车。

  “嘉文你是不是怀疑这几起自杀事件背后都是有人在操控的?”

  “是的,郑队,两名死者都找不到什么内在的自杀原因,就像一堆乱七八糟的佐料摆在锅里。除非有人翻炒,不然没法吃,所以我觉得外在的诱惑或者压力造成他们自杀的可能性非常大。”

  听完嘉文的解释,郑基紧锁眉头也陷入了沉思。

  近两年的回春市公共交通进行了大的调整,很多老型号车都淘汰了。老厂区里停这很多废弃的老车,统一在一片老库房看管。那里厂房破旧,工人的待遇也十分微薄。

  死人的废旧仓库就在工厂东南角的一个废物堆后面,废弃的轮胎和破铁皮把小仓库遮挡的严严实实。要不是今天有人倾倒工厂废料的时候闻到尸臭,也许这个死去的男人就永远的吊在这里。

  仓库是一片薄薄的砖瓦结构,主梁上一根工厂里随处可见的麻绳盘旋在上面。套着死者的一圈还被人用棉背心好心的缠了一圈,嘉文想这样做是为了死者上吊的时候脖子不是十分难受。至于一个想死的人还能考虑到舒服的问题,暂时嘉文心里也没有答案。

  目测尸体已经死去至少一个星期。全身的皮肤都腐烂肿胀。除了一双圆睁的双眼还能看出这具躯壳里曾经也有灵魂。死者的嘴里有一块类似手套的布制品堵着。颈部的脊椎骨顽强的支撑的这具腐败的身体没有被断头。

迷踪神探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迷踪神探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迷踪神探小说全文

软件截图
  • 韩浩嘉文小说迷踪神探全文免费阅读&阿诀截图欣赏
相关下载
下载地址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