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手机游戏 > 策略塔防> 小春小说末世女将全文免费阅读&垂丝柳

小春小说末世女将全文免费阅读&垂丝柳

|末世女将

末世女将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末世女将 第四章陌生的男人

  “你这个逆女!”

  立马反应过来的随悟倾身就要冲上前来抓随意,面上一青一紫,看上去好不精彩。

  随意晃了晃,有些看不清冲上来的随悟,但嘴上仍旧发狠道:“你今日若是敢动我一下,只要我随意不死,他日一定千万倍奉还。”

  她浑身戾气肆虐,眼神中的杀意让老谋深算的随悟一惊,如此年纪就有这般强势的气场,假以时日定会成为他成功路上的绊脚石,看来不得不除……

  眼中的精光再次闪过,随悟突的上前,直接出了掌。

  随意没想到随悟竟然想要她的命,眼看躲避不及,一道白影闪至眼前,随意只觉身子一轻,转眼便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随悟一掌未中,眼看着来人将随意救走,心中暗恨,没想到随意竟然还有帮手,难怪她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就杀了秋言。

  随觉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暗自舒了一口气,看着没能杀掉随意而满脸失望的随悟重重一哼,“二弟刚刚不是还说比试中发生意外在所难免吗?此番作为又是何意?”

  随悟心里一凉,刚才只顾想着除掉随意,竟忘记自己身在何处了。

  转过头来,却见下人早已将随蓉抬了出去,只是地上肆虐的鲜血,证明这里的一切却是是发生了的。

  而随欢还在一旁站着,脑海中闪过千万种可能,但是哪一种对她都是百害而无一利。

  “大哥,我刚刚是有些气昏了头,并不是想把意丫头如何。”随悟陪着笑说道,毕竟刚刚他动手可是众多人都看见的,若是说因为随欢的事情还情有可原,但是随蓉可不是随悟的女儿,此番作为,明眼人一看也知道目的几何。

  “二弟还是想想该如何向族中长老解释此事吧。”随觉冷眼,面上看不出是喜是悲,背着手向族中祠堂的方向走去。

  随悟一咬牙,跟了上去,路过随欢,却是递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

  丛林中,一白衣人影急速穿行,身后不远处几道人影急急追来。

  男子一身白衣胜雪,怀中抱着一人,仍能在荆棘密布的丛林里游刃有余的穿行,连一片衣角都不曾划破,身形无比轻盈,只是脸上阴郁的表情却将他的不满表现得淋漓尽致。

  此时面前的女子一动不动的缩在他的怀里,满是污血的手上握着一只银簪紧紧的戳在他的胸口。

  这个女人,竟然如此不知好歹,难道看不出他是在救她吗?

  “你最好把簪子挪开,要是被身后的人追上来,死了可别怪我!”男子口气颇差,若不是这个女人还有一些用处,他倒是懒的废这些工夫。

  怀中女子却不以为意,连正眼都没有给他一个。

  男子深吸了一口气,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在这荒芜人烟的荆棘丛中,拐了几拐,就不见了身后一众人影。

  待到了一处林子,这才停下了脚步,稳稳的立于此地。

  “有你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吗?”

  看着怀中还是不愿意撒手的随意,男子眼中有着深深的思量,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变的不一样了。

  随意环视了一下四周,确定自己此时是安全的,手中银簪未动,人却已经从男子的怀中跳了下来,只是落脚时的几分不稳,透露出了随意隐藏的伤势。

  脸上表情未变,随意冷冷出口:“那也得先是恩人才行。”

  看着随意一脸的冷若冰霜,银面男子裸露在外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她这是不承认自己救了她咯?

  “你……”

  “你不救我,我也不会死。”

  是了,当时的情况随觉是尽收眼底,照随意对这个父亲的认识,看到自己的女儿有这般能力,怎么可能还会让随悟对她痛下杀手。

  银面男子语塞,确实如此。随即耸了耸肩:“那又如何,反正我就是救了,你不承认也不行。”

  眼前男子的行为颇有几分耍赖的意味,随意收回银簪子重新插入瀑布般的长发之中,张口道:“你说如何就如何。”

  与其被随觉救下,随意倒是觉得,眼下的结果似乎更如她的意。

  一手将手套扯下,乌色的血顺着手掌滴了下来,落在了草地上,只见刚刚还颇有生机的小草,此时己经快速的枯萎了。

  随意皱了皱眉,这般剧毒,此时若是没有解药恐怕她想要走出这片树林根本就是不可能,更别妄想外面还有一处宽阔的荆棘丛。

  云修战见随意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已经皱成了一团,身子忍不住往前凑了凑,顿时一双血肉模糊的双手闯入了眼中。

  “喂,这蛇的毒可是狠辣无比,要是不赶紧服用解药,可是会死的。”

  随意知道云修战并没有撒谎,现在毒素正往五脏六腑蔓延,两只手臂也已经失去只觉,就连身体都开始渐渐的不听使唤了。

  随意咬了咬牙,不,她不能死在这里。

  身形一转,人已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她在赌,赌刚刚追他们的人是随觉派来的,这样或许还能够及时赶回去拿到解药。

  云修战一看随意的动作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进步赶上去拦在了随意的前面。

  “你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随意抬眼,冷冷的看着挡在前面的云修战,“你有解药?”

  云修战未被遮住的半张脸露出了得意之色,这个女人还不算太笨。

  “那是当然,只不过……”

  “不过什么?”

  随意知道,这个男人一定不会那么好心的帮他,从一开始他出现在她的小院时就是带着目的来的,只是没想到中间会遇到这些变故,所以才顺手捡了个人情而已。

  “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只要你答应,不管办不办的成,这解药我都会给你。”云修战一副轻描淡写,随意甚至能感觉到他藏在面具下的眉毛挑了挑。

  随意冷哼,这个男人当真是会揣摩人的心思,定是看准了随意不是那般会出尔反尔之人。

  “好。”

  随意回答的干净利落,让云修战有些许的意外,本以为这个女人会跟他讨价还价一番,没想到这么简单就答应了,倒是让云修战觉得自己是否卑鄙无耻了一些。

  但这个念头不过就是稍纵即逝。

  将从随蓉身上顺来的解药抛给了随意之后,云修战又给了随意一个白色的瓷瓶。随意顺势接住,服下了解药。

  云修战暗自咂舌,虽然不知道在随意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随意的变化却不是一星半点,以前随意看她的眼神之中除了戒备之外还有几分的忌惮,可是此时在看随意,戒备浓了几分,倒是毫无忌惮之色,不由暗暗称奇。

  随意感觉,服下解药之后,身体的疼痛渐渐的减轻了不少,回过头来道:“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云修战双手环胸,语气轻松,“代表随家参加联盟之战。”

  联盟之战随意自然知道,随、云、柳,三个家族是七大家族之中的联盟家族,而每三年举办七大家族之争之前,联盟家族都会有一场联盟之战,联盟之战胜出的人,才是两边联盟家族的王牌力量,利用他们获取那至高之位——各大家族重大事件的决策权。

  这是一件利害参半的事情,处理得当会得到界君的信任,会稳固家族的地位,处理不当,那就是在给自己树敌。

  而随家参加联盟之战的人选就是在比试中用奸计获胜的随欢。

  想到随欢,随意眸子猛的一缩,就是云修战不说,她也定不会放过随欢。

  看到随意眼中的恨意,云修战就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成功一半了,“刚才给你的是能够修复经脉的丹药,至于怎么利用,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刚才抱着随意的时候,云修战就暗自探查了一番她的经脉,发现并不是像外界所说的经脉已断,只是经脉严重受损细若游丝,一般人看不出来罢了。

  随意了然,自觉身体似乎并没有想象之中那么严重,这从对战秋言之后她就感觉到了,不然也不会不知死活的和随蓉动手。

  想起秋言,随意不由得忆起了初见之时云修战所说的约定。

  “你之前所说的约定是怎么一回事?”随意问道,脸上的神情坦然自若。

  云修战不知道随意为什么会单单忘记这件事情,但是看起来也不像是装的,只得开口道:“就是这件事,你赢得联盟之战,从我这里拿走灵鼎。”

  灵鼎?随意并不知道灵鼎是什么东西,但是原主想要的东西,想必是非常重要的。

  快速的思索了一番,随意抬眼睑,一双凤眼中满是算计的精光。“这个约定自然算数。”

  云修战顿了顿,方才想起在院子里时他问过的话,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冷冰冰的小女人有些可爱。

  他肯定是不会告诉随意,他今天来到随家只不过是想要更换交易对象,但没想却让他看到了很有意思的一幕。

  云修战失笑。

  “云修战,记住我的名字,下次在忘记我就把你吊起来打一顿!”

  看着云修战说的大有一副“你敢忘我就敢打”的样子,随意眼角忍不住抽了抽,长到这般年纪,第一次有人敢说把她吊起来打一顿,要知道通常都是她打别人。

  “云公子,你可以走了。”随意一字一顿的说完,就见云修战带着爽朗的笑声消失在了原地。

  随意暗自吐槽,这个该死的男人,当真是一个表里不一的人。

  嘴角勾了一勾,随意冷然一笑,她如何看不出来云修战的想法,只不过是各为己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罢了。

  随意转身,服下了那金黄色的修复丹药。

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末世女将 第五章易经洗髓

  初夏的夜晚还是有些冷,山间野风吹的整片树林沙沙作响。不远处一抹隐隐约约的光亮给这凄凉的夜色增添了一丝暖意。

  黝黑的山洞里,一抹纤细的身影横躺,亮黄色的火光将随意苍白的脸色映照出了几分血色。

  只是此时的她凤眸紧闭,眉头微皱,光亮的额头布上了一层薄汗,显然已经入睡多时。

  随意只觉自己深处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之中,分不清方向,只是这雾气却没有让她感觉到难受,穿梭在这雾气之间,整个身体都仿佛沐浴在温泉之中,身上的每一个细胞仿佛都在跳跃。

  却是满腹的疑惑,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她本来是想找一个地方休息一下过夜,顺便养养身体在重回随家,只是没有察觉自己是何时竟到了这里。

  “我等你很久了。”

  正当随意享受着雾气对身体的洗礼之时,一道冷清声音骤然响起。

  “谁?”眸中射出犀利的光,随意打亮起四周,这个地方怎么会有人?

  入眼之处皆是一片白茫茫的景象,根本就看不见半个人影。

  随着随意声音的落下,眼前的白雾突然翻滚起来,力量之大,速度之急,让身处其中的随意都觉得有些站不住脚步,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周围,身体也迅速的进入了备战状态。

  翻滚的雾海渐渐的靠近,逼的随意不得不后退再后退,可雾海依旧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

  只是瞬间,万籁俱寂,雾海平静无波。若不是此时出现在她眼前的这个男人,随意都要以为刚刚的一切只不过是自己的幻觉罢了。

  随意抬手打掉男人捏着自己下巴的手,谨慎的后腿了几步,满眼皆是戒备与打量。

  眼前的男人,一袭黑袍加身,墨色的长发一倾而下,狭长的眉眼之中镶嵌着一双金色的瞳孔,凌厉无情。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唇瓣,无一不彰显了这个男人的桀骜与尊贵,只是脸上难掩的苍白之色,让眼前的这个人仿若虛镜一般,神秘莫测。纵使群览天下各色美男的随意,此时也不由失神片刻。

  妖……孽么?

  这一黑一白的相衬,不但不觉得突兀,反而仿若浑然天成一般,任人看了都会心生愉悦。

  男子金眸微眯,正显示出主人的此时不悦,大手一挥,一道银光由眉心注入了随意的身体。

  随意只觉脑海中一阵难以忍受的刺痛之感袭来,仿佛是被人生生凿破了天灵,将脑海中的东西挖出来一探究竟一般。

  须臾,刺痛减缓,一段陌生又熟悉的片段一一在脑海之中闪过。

  这个男人,居然和自己在共用一个身体!

  对于这个结果,随意不可能不意外,难道这个人和自己一样都是从末世来的?若是他想和自己抢夺这个身子,自己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一时间思绪百转千回,随意看着眼前男人的目光更多了几分戒备,只是这戒备之下还隐藏了一份恐惧之色。

  随意自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仿佛能将自己看穿一样,随意此时竟有一种红果于人前的错觉。

  “你大可放心,只要完成我们之间的交易,我自然会把身体还给你。”墨渊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看着随意的眼神分明写着两个字——嫌弃!

  随意一怔,有些摸不透眼前这个冷冰冰的男人的想法,因为他说的是“还”而不是“让”给她。

  对于交易什么的,貌似从自己占有这个身体之后,这样莫名奇妙的交易就没有停止过。

  眼前这个人如此厉害,随意自然不想就此放过这个机会,若是他能帮助自己修复经脉……

  “贪心的女人!”

  随意一噎,看着面前因为鄙视自己而渐渐扭曲了俊脸的男人,不知怎么只觉得灵魂深处一哆嗦,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从来没有怕过谁,就连强悍如云修战的人,她也敢与之对上一二,可是面对这个男人,随意没由来的忍不住颤抖。

  “好,我答应你!”努力控制自己的声音不打颤,随意一字一顿道。

  墨渊轻“嗯”了一声,一瞬间云海再次翻滚,远在几仗外的人身影一动,人就出现在了随意的眼前,只留身后一道虚影。

  随意身体动弹不得,眼睛瞪大看着近在咫尺的人,甚至连呼吸都不由自主的放轻。

  墨渊缓缓靠近,棱角分明的俊脸几乎与随意贴在了一起,暧昧不明。

  只是这样的气氛下,随意却觉得像是置身在冰天雪地之中,就连毛孔之中的冷汗都被冻结了。

  “女人,你的勇气要配的上你的野心才行!”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却无比的空旷,明明有人在身边,随意却有一种自己仿佛孤独的存活了上万年的感觉,空虚,绝望!

  墨渊动作不停,黑袍遮掩下的躯体贴近随意,竟渐渐的穿了过去。

  随意朱唇微张,眼睛瞪的像是铜铃一般,只觉得灵魂深处在不住的颤抖,一寸一寸的撕裂,她想叫,想呐喊,想嘶吼,可是却发不出一丝声响,胸腔剧烈的起伏,像是随时都可能爆炸一般。

  身后黑袍渐渐脱离,墨渊看都未看一眼极尽石化的随意,身影渐渐散去,只留下空洞飘渺的话。

  “记得将灵鼎拿回来……”

  山洞中星火一暗,躺在地上沉睡的随意猛的惊醒,一张俏脸上带着恐惧,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上的衣衫也已经被汗水湿透。

  缓了片刻,才发现自己仍在这山洞之中,刚才发生的一切不过就是一场梦。

  不,不是梦!

  那种清晰的感觉自己灵魂被反复撕碎重组撕碎重组的痛楚还历历在目,怎么可能是梦!

  随意干咳了两声,身体忍不住往火堆前挪了挪,这若有若无得一丝暖意仿佛才能证明自己还活着。

  洞外夜已深,时不时的还会传来几声狼吼虫鸣,可是随意却再也无法入睡。自己穿越而来来不过短短一日就几经生死,可见日后更是会艰难万分。

  盘坐在洞内,随意闭目养神,想着前世元素之力修炼的功法,慢慢的凝聚身上的灵力,猛然发现,几个时辰前还受阻的灵力,此时不但畅通无阻,汇聚丹田之后更是像溪入大海,毫无声息。

  脑海中徒然浮现几个大字——易经洗髓!

  *

  随家正宅书房内,随觉满面阴沉的坐在上首,堂下跪着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衣之中的男人,此若是有随家人在场,一定会认出来此人正是历届随家家主的贴身影卫。

  “真是一群废物,居然连个人都找不回来。”随觉重重的一拍,上好的檀木书桌应声而碎。

  堂下之人低了低头,“属下无能,实在是救走二小姐的人太过于厉害,加上中途还有二爷派去的人阻拦,才让三小姐下落不明。”

  随悟!

  随觉双手紧握,脸色更是阴沉的仿佛能滴出墨来。

  “将关在地牢里的人都斩杀干净,在增加三倍人手,务必在他之前找到三小姐。”

  “是。”影卫应声,转身消失在了书房。

  身后,一向在人前不形于色的随觉,此时眼中闪过一抹阴狠之色。随悟,既然你想跟我斗,那就别怪我这个做大哥的不留情分!

  竖日一大早。

  随悟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书房里的那一包断指,脸色一阵僵硬,可是又不得不憋住,只得将眼前桌子上的东西尽数扫落。

  这可是他暗中养了十几年的暗卫啊,此次竟然被随觉除掉了一半!

  他怎么能不恼?怎么能不怒?怎么能不恨?

  可是即便如此,他却不能声张半分!

  要知道背着家主私养暗卫的罪名不亚于有谋反之心的罪臣,此时随悟却只能打碎牙齿和血吞!

  “爹爹。”刚行至门口的随欢就听到屋内传来一阵声响,此时站在门外不安的唤了一声。

  须臾,房内传来随悟不悦的声音;“进来。”

  随欢轻轻的推开门,入眼处一片狼藉,地上书本瓷器摔了一点,随欢绣眉微皱,“爹爹,发生了什么事?

  这才一大早,随欢就巴巴跑来想要询问关于随意的事情,没想到进门来就看到满脸怒火的随悟,自然知道昨晚行事可能不甚如意。

  “一帮废物,居然让那个小贱人跑了不说,竟然还折损了大半的人马。”随悟怒气难消,现在恨不得将随觉随意两父女拆食入腹。

  “爹爹莫气,找不到不一定是坏事,反正随意如今也是一个废人,只要我们能够拖到联盟之战,父亲离坐上家主的位置也就不远了。”随欢安抚这将随悟扶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嘴里说着自己的打算。

  “废人?你没见到昨天她那个样子哪里像是废人?”对于女儿这种自欺欺人的表现随悟更是来气,随意昨天的表现已经得到了随觉再次的关注,若是这一次能够平安回来,以后想要对随觉下手更是难上加难了。

  “爹爹,现在女儿赢得比赛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只要爹爹在长老那边打好关系,就是随意回来又能怎么样,只能怪随意自己技不如人。”随欢勾唇一笑,敢让秋言去挑衅随意,她自然不会就只有这一点能耐。

  随悟沉思了一下,觉得随欢说的并非毫无道理,只好暗自压下自己的怒气。

第5章结束

 

第6章开始

末世女将 第六章强势回归

  “蓉丫头那边如何了?”随悟沉声问道。

  “哼,四妹可是命大的很,今早天还没亮就已经醒过来了,不过大夫说是惊吓过度,要休养一段时间,只是这容貌……怕是就此毁了。”随欢叹了一口气,心底却是乐开了花,此举还要多谢随意,自己才能够一举两得。

  “如此甚好,老三和随觉的梁子也算是结下了。”

  随云爱女如命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如此一来,自己又有了一个同仇敌忾的队友,何乐而不为。

  这边两人正各怀心思,一个小厮模样的人却急急的跑来,行至门口才喘了一口气向着门内禀告;“二爷,三小姐回来了,此时正在前院。”

  “什么?”随悟拍案而起,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

  “三小姐回来之时不知怎的,被门口的小厮拦了下来,奴才来之前,三小姐已经打杀了好几人了!”小厮说完暗地里庆幸还好自己跑得快,不然也成三小姐手下的亡魂了。

  “这个贱人,竟然如此大胆!”随悟说完就要往门外走,却被一旁的随欢急急拦下。

  “爹爹莫急,随意此举,不是正好!”随欢一张满是算计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阴狠的笑意。

  随悟看了随欢一眼,露出了一抹了然的笑意。

  随家前院。

  此时已经被鲜血染红,尸群中,随意一袭月牙白衫,遗世而独立。

  扫了围在一圈的家丁,随意手中白光再起,轻轻一挥,光剑带着厉风袭来。

  围在前面的家丁眼中露出了惊慌的神色,脚下不住的往后退去,眼看躲避不急,光剑就要刺穿他们的身体。

  突然身后另一道更亮的光剑袭来,两剑相交,一时间火花四溅。

  随意随手扯过一个家丁挡在面前,家丁双眼一瞪,口中鲜血直流,此时身上已经多了几个血窟窿。

  “这是怎么一回事?”率先赶来的随悟,看着眼前满是尸体的前院,对着随意质问道。

  “二叔不是看到了,只不过是打杀了几个有眼无珠的狗而已,二叔怎么如此生气?”随意状似无意的说道。

  随悟一阵气血翻涌,这里死的人可大多都是他的人啊!

  “你……”随悟脸色通红,要不是现在自己不宜动手,怎么会让随意如此张狂。

  “二叔不是想说打狗也要看主人吧?可惜我爹不在,不然我就可以问问他这咬人的狗我究竟能不能打了。”

  随意笑意盈盈的看着一脸吃了苍蝇一样表情的随悟,这两日来备受摧残的身心生出那么一丝丝的愉悦来。

  随觉暗中看着交锋的两人,此时才大步的走了过来朗声说道:“这个世上只有不咬人的狗,没有打不得的狗,意儿自然打得。”

  话里话外都是将随悟骂的体无完肤。

  自从昨日那一战随意就与随悟撕破了脸,此时当然不会给随悟留半分的情面,而对于随觉讨好似的话语,也是充耳未闻。

  随觉也不在意,走到随意身边,一张不在年轻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意儿平安回来就好,其他的事情日后再议。”

  随意看了随觉一眼算是回应,一旁的随悟却没有善罢甘休的打算。

  “大哥,这些人可都是家里忠实的仆人,如今三小姐这一番打杀,以后我随家要如何服众?”随悟说的义正言辞,在配上身后那些满是惊恐神色的家丁,倒真的像是随意如何不通情理嗜血狂爆一般。

  随意冷哼一声缓缓开口:“二叔,我不过是打杀了几个以下犯上的奴才而已,用的着向谁交代?还是说我们随家养的尽是些奴大欺主的废物?”

  随意淡漠的声音,惹到周边一周奴才身子一颤,他们也是奉了随悟的命令才对进府的三小姐加以阻拦,谁知道三小姐竟然以此为由杀了这么多人。

  但是转念一想,死了的人终究是死了,而随意的手段,可不是他们这些小人物可以随便招惹的。

  随悟的脸黑了又黑,眼神有些不耐得向着别院的方向瞟了一眼,终于看到远处渐行渐近的身影,心里顿时送了一口气暗道:一会就有你好看的了。

  随意自然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看着那些步履蹒跚而来的老家伙,嘴角划过一抹冷笑。

  来的还真是时候。

  “这又是在闹些什么?”老爷子们自然是见过世面的,为首的一出声,四周顿时就是鸦雀无声人人自危。

  随觉躬着身子上前,拱了拱手说道:“大长老,不过是意儿这丫头教训了几个胆大包天的奴才,没想到把您也惊动了。”

  大长老轻哼一声,看了一眼并未上前行礼的随意,心中顿时生出了几多不满。

  随意自然也注意到了大长老打量的目光,眼神也不闪躲,直视而上。

  大长老见此,白花花的胡子不自在的抖动了两下,视线别了过去。

  “都这么大的年纪了,做事怎么还怎么毛毛躁躁的,还不随我到后堂处理!”大长老一发话,下面的人自然不敢不从,都跟着转身往后堂而去。

  随意看了一眼带着长老们来了之后又躲在一旁,尽量减少自己存在感的随欢,不由的一阵鄙视,像这种自以为聪明的人,往往才是最愚蠢的,眼前这些人哪一个不是活了半百的人精,当真以为她的那些小伎俩能够起什么作用?

  后堂内,大长老一众长老坐在上首,随觉随悟坐在下首,而其他人自然只有站着的份。

  “随觉,你这个做家主的,怎么连自己的宅院都管理不好,昨天是云小子家的丫头出事,今天又是意丫头出事,你这个做家主的是不是应该好好反省反省!”大长老的脾气是出了名的差,当着众人的面竟也丝毫不给随觉留面子张口骂道。

  随觉脸上闪过一抹尴尬,只得不断的点头应错。

  看了随觉的态度还算满意,大长老这才竟目光放在了随意的身上,来回打量了几遍,才缓缓开口道:“你这丫头倒是比你爹出息,连欺负嫡妹,打杀下人这等事都干的得心应手。”

  随意也不傻,自然不会以为这是在夸她,缓缓开口道:“大长老,秋言奴大欺主想要要了的我命,已是死罪,蓉妹妹是比试时我失手误伤,并且蓉妹妹也是替二姐出手,二姐也说了,比试时难免会发生意外。至于那一众家丁,我自然是有理由的,意儿进府之时他们不但不让,还冤枉意儿是想要刺杀家主的恶人,可是这府里有哪些人不认得意儿的,意儿以为那是混入随家的奸细,这才出的手。”

  随意不卑不亢的说完,条理清晰,句句在理,绕是大长老也挑不出什么错处来。

  随欢在一旁急的满脸是汗,自从昨天她就感觉随意好像变了,如今这一番细细的接触之后,才发现随意不光能力变强了,口才竟然也如此了得,难道以前在自己面前都是装的?

  大长老满意的点了点头,殊不知看似严厉的大长老却也不糊涂,他们这一辈是随家最鼎盛的时期,但是越往后随家却在渐渐走下坡路,倒是随意这两日来的行为,才颇具随家风范,杀伐果断,雷厉风行。若是好好培养,日后定然会有一番作为。

  “欢丫头可有什么想说的?”大长老睨了一眼在一旁默不作声的随欢,颇有几分的不满。一大早就来搬弄是非,让人如何生出好感来?

  “我……家丁说前院有恶人闯入,欢儿这才来禀告长老门。”随欢脸色煞白,她怎么会想到,素来看谁都不顺眼的大长老,竟然被随意入了眼。

  “有这些个心思,还不如好好准备三个月之后的比试,随家可是不养闲人的。”大长老声如洪钟,吓得随欢身子一抖,喏喏的称是。

  “大长老,欢儿也是为了随家着想,再说联盟之战在即,自然会有一些心术不正之人想要从中获利,欢儿此举也在情理之中啊。”身旁的二长老见此缓缓出声。

  大长老冷哼一声,此事算是就此翻过了,若是非要辩个孰是孰非来,恐怕这三月后的比试也不用参加了。

  “长老,意儿有一个不情之请。”随意看着堂上众人缓缓开口。

  不知怎的,听到随意的话,随欢心中竟然生出了一抹不好的预感,果然,这感觉还没落下,就听随意的声音再次响起。

  “意儿想与大姐重新比试一番,来争夺联盟之战的初赛资格。”随意定定的看着堂上一众有些讶异神色的人,面上认真的表情不变。

  “这……”倒是二长老率先开了口,顿了顿接着道:“恐怕不妥。”

  自随家入世以来,也不曾有人打破过这个规定,如今随意一番话之后,自然是引起了随家人的深思。

  “为何不妥?随家先祖也并未规定输了的人不能再战。”随意继续说道。

  “三小姐,输了就是输了,难道死了的人还能因为不甘心就能够复活?”随悟冷笑,这个随意还真是异想天开,本以为她会私下里报复随欢,或者揭发随欢用药的恶行,但是完没有想到她会要求重新比试。

  “为什么不能?这世上本就有能让人起死回生的药,更何况意儿也没死,再说,如果我赢了二姐,随家在赛场上胜出的把握也就多了几分,若是不能,二姐也不会损失什么不是吗?”随意笑着说道,可是语气中的自信却一点也不像是输过一次该有的颓废,而是满满的信心。

末世女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末世女将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末世女将小说全文

软件截图
  • 小春小说末世女将全文免费阅读&垂丝柳截图欣赏
相关下载
下载地址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