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温柔赠你情深

主角:

作者:斑布酱

发布时间:2019-12-02 17:53:58

唐栗秦骁大结局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by斑布酱

《时光温柔赠你情深》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生育机器

唐栗站在秦骁办公室门口,捏了捏手里那张测排卵试纸。

清清楚楚的两道线,C和T都是鲜艳的红色,呈强阳性。

说明这两天是她最佳怀孕时期。

她深吸一口气,推门进去,秦骁在里面等她。

“来了?”男人眼睛也没抬,盯着手里一份文件。

唐栗轻轻“嗯”了一声。

接着就是无尽的沉默,直到秦骁把那份文件看完,骨节分明的手握着金笔落下签名,力透纸背。

“进来。”他把文件一合,起身往总裁办公室里面的休息间走去。

唐栗跟在后面,进去之后秦骁关门,两人站在大床的两侧,背对着彼此,开始脱衣服。

脱到一半唐栗心头忽然一阵凄凉,眼睛瞄到床头上那张照片。她愣了愣,没想到他会把结婚照放在这里。

照片上的男人剑眉星目,威武挺拔,一身黑色西装,带着与生俱来的高贵威仪。

站在旁边的唐栗显得小鸟依人,穿着传统的红色嫁衣,嘴角略带羞涩的微笑与秦骁冰冷的面部表情形成鲜明对比。

她听人说结婚那天穿红色,喜气洋洋,会幸福一辈子。

可现实恰恰相反。

三年的婚姻生活磨平她的棱角,她终于被秦骁同化了,也变得不会笑……

“你准备好了吗?”身后突然传来他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

唐栗点点头,“好了。”

秦骁勾唇,慢慢走过来,光裸的上半身是标准的倒三角。他站在唐栗面前一手按住她肩膀,另一只手覆在她平坦的小腹上。

“每次到了这几天就像拼命赶任务,可每次都怀不上……呵,希望这次别再是白忙一场!”

唐栗垂着眼皮,心里不是滋味,嫁给他三年,好像她只是一个生育机器,唯一的目标就是生孩子。

以至于她现在对那件事,既反感又有些害怕。

秦骁把她压在柔软的大床上。唐栗没什么反应,身体机械的听从他安排。

忽然男人加重力道,唐栗疼的几乎把自己缩起来。她一声不吭,死死咬着牙,细白的手指绞紧身下床单。

这时床头手机嗡的一声。秦骁正在兴头上根本没在意,唐栗歪头看了一眼,秦骁的手机屏幕亮着。她悄悄拿过来滑开,是个没有备注的电话号码发来的信息。

“我回来了。想你。”

唐栗心口一凉,心脏绞痛般难受。

“你怎么了?”秦骁停下动作,看见唐栗憋红的眼眶,还有她手中握着的手机。

他沉默着从她身上翻下来,这时手机响起,他接电话,那边是个声音柔美的女人。

“阿骁……我回来了,现在在机场。可是雨好大……阿骁你能来接我吗?我行李挺多的……”

这些话一字不漏的传进唐栗耳朵里。

她抬眼看他,侧脸刚毅冷峻,却好像有一股不知名的温柔从眼角慢慢化开。

秦骁穿好衣服,“你休息好了让司机送你回去。我现在要出去一下。”

唐栗没应声,他跟她说话的时候面无表情,情绪隐藏的真是太好了。从结婚到现在,她从来没有看透过他。

“秦骁,你等等!”唐栗喊住他。“是谁回来了?”

秦骁看她一眼,没有回答。

“如果是她的话……”

“你别想太多。”秦骁态度冷冷的,“我只是去机场接个朋友。”

刚才那半截话没说完,其实唐栗嗓子眼里一直徘徊着“我们离婚”这四个字。

“我明天要出国谈一个项目,去三四天就回来。你回家帮我收拾一下行李,明天一早我从家里走。”

秦骁扔下这句话就拿过外套,转身大步离开。高大冷漠的背影在她眼中慢慢变成一个黑点,唐栗的视线变的模糊,眼泪一滴一滴落在洁白的被单上。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家里外人

几天后,婆婆沈玉容知道秦骁从国外回来,又成功的把项目谈到签约阶段,特地跑来一趟。

唐栗前一晚应付的太过疲倦,就多睡了一会儿,起身穿戴整齐下楼时,却见客厅里还坐着一个年轻女人。

女人起身冲她微笑,目光在她脸上逡巡,仿佛在寻找什么,片刻终于落在她脖子上那片草莓地,脸色微微一变。

“你好,我是宋雨欣。”她主动介绍自己,“阿骁……应该对你提起过我吧?”

唐栗心里咯噔一声,宋雨欣这个名字她知道,是秦骁曾经的女朋友,也是沈玉容特别中意的EX妇。

可后来却是她唐栗嫁给了秦骁。

沈玉容对唐栗横竖看不顺眼,尤其当着宋雨欣的面,更要端婆婆的架子。

她皱皱眉,无比厌恶的看她一眼:“一大早就知道赖床,阿骁出国一趟时差还没倒,也没你这么懒!”

唐栗对她的数落习以为常了。

“还愣着干什么?”沈玉容抬高声调,“倒茶待客你不会了吗?”

唐栗动作木然去倒茶,她往厨房里望一眼,宋雨欣在里面,将从五星酒店买来的早餐一样样放进盘子里。

不一会儿早餐摆了满满一桌,宋雨欣就坐在秦骁身边,谈笑风生,尽管几年未见,但他们之间的距离一点都没拉开,反而更近了。

沈玉容也在旁边附和着笑。

远远看去他们才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只有唐栗是最多余的。

桌上连她一副碗筷都没有。

她就是这个家里的外人。

她闷着头离开餐桌,去厨房随便找了点吃的。

饭后沈玉容又开始挑她毛病:“吃个饭都看不见你人影,是不是还得让人给你伺候到嘴边去?”

唐栗先是面无表情,后来嘴角勾起嘲讽。

餐桌上少不少她这个人有什么分别?不过是沈玉容威风没处耍罢了。

“跟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唐栗看看她,点头说好,面容平静。

倒是沈玉容挺生气,她最讨厌唐栗这种样子,表面看起来绵软可欺,实际上主意大的很。

“雨欣要跟阿骁谈点事情,你不要去打扰他们。”沈玉容冷冷的说,“要实在没事做,就去厨房干点活儿!别一天到晚吃闲饭!”

说着她走远,一边走一边唠叨,“我们秦家真是家门不幸,找了这么个丧门星……”

唐栗望着她背影,长出一口气。

沈玉容来他们这的次数不多,每次来都带着一腔怒火,非得把她烧成重伤不可。

她也只能小心应对。

不过唐栗才不会听她的去厨房帮忙,这个时间她通常在院子里那间玻璃花房,小心打理她种的宝贝们。

唐栗回房取花艺工具。

经过阳台她看见一高一矮两个身影,挨的很近。

他们是在谈话,可更像是在谈笑。

太阳洒在他们身上,给他们镶了一道金边。秦骁清冷疏离的面孔在阳光下似乎也融化了,嘴角扬起的笑容是唐栗前所未见的。

宋雨欣也笑的很温柔,眼角眉梢满满都是对秦骁的爱意。

秦骁不知说了什么,把她逗的笑出声来,一记粉拳捶在他胸膛。

唐栗怔怔的站在那,看了很久。

不知什么时候他俩谈完了,从阳台走进来。

秦骁一眼就看到在那站成一棵树的唐栗,愣了一下,敛起嘴角笑容。

“你在这干什么?”

唐栗猛地回过神,却又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来了句:“我没偷看你们,也没偷听!”

秦骁眼睛瞪的圆了些。

唐栗低下头,声音细如蚊蝇,“我来拿工具的……”

宋雨欣好奇一笑,“什么工具啊?”说着向前跨了一步,跟秦骁站并排。

俨然她才是这间房子里真正的女主人。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还债筹码

唐栗身侧的小手紧握成拳,寒星般的大眼睛毫不畏惧迎上那女人挑衅的目光。

她应该有底气,这是她的家,她的丈夫,她的地盘。

宋雨欣不过是个客人。

可瞪了一会儿,她紧握成拳的手慢慢松开,目光也移到别处。

迎战有什么用?秦骁的心在哪里,她的领地才在哪里,现在秦骁的心都不在这,她自己守着这空荡荡的领地,宣示从未有过的主权,没有丝毫意义。

“到底什么工具?”宋雨欣锲而不舍。

唐栗扬起头抿唇一笑,然后看看秦骁。

“就是那套工具……我们经常一起用的,秦骁知道在什么地方。”

态度表情暧昧,话又不挑明说,“一起用”三个字惹人遐想。

宋雨欣脸上笑容明显僵硬许多。

秦骁先是一怔,后来似乎想到什么,也不跟宋雨欣解释,眼睛只看着唐栗,点点头说:“跟我进来。”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卧室。

宋雨欣盯着两人的背影,眼中浮现一丝阴冷。

唐栗常用的那套修剪花枝的工具在橱顶上,秦骁将近一米九的个头,伸手就能够到。

只要他在家就会帮她拿,偶尔也会心血来潮跟她一起去花房,但修剪花枝时两人都互不干扰。

秦骁轻而易举帮唐栗取下来,她接过,乖巧的说声谢谢。

两人之间客气的像是隔了一道冰障。

秦骁明白过来,她刚刚在宋雨欣面前是故意那么说。

他勾勾唇,脸上掠过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还是这么喜欢摆弄那些花花草草。”

唐栗愣了一下,继而脸上露出一种类似于自嘲的微笑。“花草植物多好啊,给点阳光就能花开灿烂,精心护理就能枝繁叶茂……而且只要我不换盆,它们就不挪窝,永远待在那个地方。”

而有些人不管怎么对他,他都像块捂不热的石头。

有些人成天不回家,有植物陪伴,她也不会太寂寞。

唐栗没把后面那些话说出来。

秦骁顿了顿,深邃的眼眸有一层让她看不懂的东西。

“那你就好好伺候这些花草吧。”他语调平淡,“那个花房没人愿意打理,你把它打理好了,也算功劳一件。”

功劳?这份功劳是不是抵得过她生不出孩子?

看着秦骁高大而冷漠的背影,唐栗心里五味杂陈。

她不明白为什么秦骁至今还不肯放弃这份没有感情的婚姻,还不停逼着她生孩子?

连她自己都累了。

说不定一别两宽,才是两人最好的归宿。

唐栗在花房一待就是一天。

傍晚时分,她给最后一棵风信子施了花肥,搬到窗台能晒到太阳的地方,这才去擦把脸换身衣服。

经过客厅看见宋雨欣正研读一摞文件。

宋雨欣注意到她,抬眼冲她一笑,“这些是阿骁公司的账本和企划案,他让我帮他看一下哪里有漏洞。”

“你这是刚从花房回来?”

唐栗面无表情点点头。

“唐栗,还是你有福气。”宋雨欣笑道,“平时可以闲在家养花弄草,哪像我啊,还得为阿骁的事业操心。”

她这么说不过是想证明,在秦骁心里,她这个老婆百无一用,根本担不起贤内助这三个字。

唐栗不跟她多费口舌,直接往楼上走。宋雨欣叫住她:“家里有计算器吗?”

唐栗看她一眼。

宋雨欣轻笑,“有些数字实在太复杂,我怕心算不准确,再给阿骁耽误了事儿。”

一口一个阿骁,叫的格外亲切。

唐栗跟他结婚这么多年,也不过是连名带姓的喊他秦骁。

她咬咬嘴唇,捏着工具的手指一紧。

“有计算器,在书房里。”她轻声道。

“麻烦你帮我拿一下好吗?倒不为别的,就是账本已经翻到这一页了,我怕我一离开,再有人过来不小心弄乱了,我还得重头做。我重做也无妨,但耽误的阿骁的事……”

“行了,我帮你拿。”

唐栗转身上楼。

话都说这份上了,不跑这趟腿好像是她小气。

她走路脚步轻,到书房门口也没人注意。她深吸一口气准备推门进去,突然听到里面有人在谈话。

“我看雨欣比那个唐栗好几千倍,你当时就不该答应这门亲事,娶她进门!”

唐栗心里咯噔一声,又听见沈玉容的声音,带着十足的轻蔑。

“她不过是他们家的底牌,还债的筹码而已!她哪能跟雨欣比?阿骁,现在回头还不晚,趁着还没孩子,赶紧跟她离婚,迎娶宋雨欣,得到宋家的辅佐……这才是你应该走的正路!”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离婚协议

唐栗背靠着墙,有种心力交瘁的感觉。

这三年来不管怎么努力,她都是徒有虚名的秦太太。

沈玉容念叨许久,秦骁说了些什么,唐栗听不清楚。她耳朵里像是有几万只蜜蜂在叫,嗡嗡作响,腿脚也奇怪,像被下了蛊,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沈玉容说完话忽然开门,唐栗一见了她就愣住了,跑也来不及,被抓个正着。

沈玉容瞥她一眼,还是一贯高高在上的态度。

“唐栗,你嫁给阿骁三年,你家的债都还清了,我们秦家对你也算仁至义尽吧?现在雨欣回来了,你也该让出这个位子了。你主动点最好,别让我们赶你!”

唐栗觉得呼吸发紧,下意识看看秦骁,那男人却冷着一张脸,冷漠的事不关己。

唐栗冷笑,一言不发转身就跑回卧室,把门关上。

这是她第一次在婆婆面前无声的反抗,沈玉容一惊,接着瞪大眼睛,回头看着自己儿子:“她……她这叫什么态度?跟野丫头一样,目无尊长!”

秦骁眸光深邃,看了眼唐栗离开的方向。“妈,你先回去吧。”

“那雨欣的事……”

“以后再说。”秦骁的四个字,掷地有声。

沈玉容没再同他争辩什么,只好下楼。

唐栗关着门,三年来她已经练就了不轻易落泪的本领。

她脑海中蓦然浮现当年父亲跪着求秦家联姻的画面。

唐家在这座城市也有百年基业,然而到唐栗父亲这一辈却经营不善,连年亏损,直到那场将整个唐氏都卷进风暴眼的财政危机……父亲为了保住唐氏,只能将尊严碾碎在脚底。

这份婚姻是父亲用膝盖求来的,她嫁到秦家之后自然低人一等,不受待见。

唐栗做了几个深长的呼吸,委屈到了胸口又被她死死压下去。

等秦骁出现的时候她已经调整好了情绪,站在阳台上看着远处花房。除了眼眶微红,整个人显得若无其事。

纤弱的背影落在秦骁眼底,男人忽然眉心一动。

秦骁走过去,然而还没靠近,一张离婚协议书就伸了过来。

秦骁蹙眉,“什么东西?”接过来发现那张纸还是热的,显然是她刚刚打印出来。

“不认字啊?”唐栗挑挑眉。

结婚三年她一直对他言听计从,现在也开始慢慢拂逆了,敢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

可见婚姻是一堂课,丈夫扮演老师的角色。温柔体贴的丈夫会教出婉转多情的学生,而秦骁这种……只能教出一个满身带刺的唐栗。

秦骁强/压心头怒火,开始审视那张离婚协议。协议很简单,女方不要求分割财产,净身出户。

“重点看下面。”唐栗葱白的手指点了点下半段。

秦骁仔细阅读,然后睁大眼睛看着她:“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协议最后是备注——离婚后男方不得用无法生育这件事对女方进行人身攻击,如果迫不得已要说无法生育的原因,男方必须要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

秦骁竭力克制,才没把这离婚协议撕成碎片。

两人面对面沉默半晌,秦骁冷笑一声,“在房间里憋了半天,就弄出这个来?”

唐栗淡淡回答,“是,就这样。”

“真要离婚?”

“不离能行吗?”她笑笑,“你前女友都找上门来了,婆婆也发话了,我霸占秦太太的位子已经三年,应该还给她了。”

秦骁身侧紧握着的拳头,骨节泛白。

他尽量让自己声音听起来平和。“最后这条什么意思?什么叫我要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

唐栗直视他的双眼,那双深邃如海的眼眸曾经多让她着迷,此刻就多让她绝望。

她勾勾唇,“这三年里,你妈不止一次当着很多人的面说我不能生,最后这条备注也是我提醒你,不能生不是我的责任!”

秦骁轻嗤,“呵,是我的责任?”

“这三年我一直都有体检,我的体检报告没有任何问题。”唐栗看着他,“生孩子是双方的事,我没问题,那问题肯定出在你身上啊!”

话音一落,秦骁猛地捏住她肩膀,手指收紧。

“我有问题?”

“不止你有问题,其实我们两个都有问题……但这问题不是孩子,而是这里。”

唐栗手指轻轻点了点秦骁的胸膛,笑容略带苦涩,“我们两个的心,从来没有贴近过彼此。”

“秦骁,我受够了。嫁进秦家这三年,我得不到丈夫的怜惜,更得不到一个孩子。我受够你妈那些冷嘲热讽,受够每个月那几天像个生育机器一样,测试纸测体温然后掐准时间把自己送到你床上……可即便这样还是一无所获,我又能有什么办法?”

“所以还是尽快结束吧。我知道你没喜欢过我,我也知道我家欠了你很多,今天我一次还清……我把自由还给你,生孩子这个重任,也有别人替我了!”

“这是你的真心话?”秦骁咬紧每一个字。

唐栗抿了抿唇,“是,真心话!”

秦骁咬着后槽牙,喷出的气息似乎带着火,下一秒反手将唐栗抵在墙壁上,按住她的双手,直视她的眼眸。

半晌,激烈滚烫的吻落在她唇间,让她猝不及防。

秦骁的吻技并不算太高超,他每次亲她都是简单粗暴,她唯一的感受就是他野兽一般的掠夺性。

像是要把她唇上每一分一毫的皮肤都据为己有。

这样的吻法更像个恋爱中的青涩毛头小子,什么都没有,只有一腔热血。可唐栗一直觉得,那么多美女投怀送抱,秦骁肯定也是阅人无数的。

此时门外有动静,唐栗使劲儿拍打秦骁厚实的脊背,喉咙里发出呜呜声。

沈玉容敲了敲门,“秦骁,妈还有几句话跟你说,你出来下。”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你是仙女

唐栗吓了一跳,猛的咬住秦骁,他疼的发出嘶的一声。

两人这才分开,都是气喘吁吁。

门外的沈玉容还在不停的拍,“阿骁,你先出来一下,我还有点事要交代给你,是关于公司的……阿骁?”

男人看了看她,忽然将她推过去抵在门上,狠狠吻她。

唐栗大惊失色,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沈玉容的敲门声近在耳边,她一颗心几乎悬空。

男人戏谑道:“这样刺激吗?”

唐栗脸颊通红,不停摇头。

她有些惊恐的看着秦骁,胸脯一起一伏。他嘴角勾起的痞笑带着几分强势,让她不知所措。

耳边更是他调侃的声音:“可以让妈好好听听,她最讨厌的EX妇,大白天的也不放过她儿子!”

唐栗咬紧嘴唇,她跟沈玉容就隔了一个门板,双手又被秦骁箍的死死的,稍一挣扎就会弄出动静。

她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了。

可她越是害羞,他就越想捉弄她。

“阿骁?”

沈玉容似乎听见声音了,没有继续敲门,但脚步声也并没走远。

秦骁越发放肆起来,又要吻上去,被唐栗坚决的推开。

他用力圈住她纤细的腰身,把她紧紧压在门上,“生不出孩子,是不是我的问题?”

“不是……不是不是!”强烈的求生欲让唐栗拼命摇头。

“还离婚?”

“不,不离了。”

唐栗微闭着眼,睫毛都在颤抖。

“自己把这个撕了。”

秦骁将离婚协议塞到她手里。

唐栗深吸一口气,三两下把协议撕成碎片丢进垃圾桶。

秦骁嘴角勾起来,唐栗抬眼,看到他眼中仿佛有温柔闪过,下一秒又觉得是自己的误会。

沈玉容的脚步声走远,两人对望片刻,慢慢分开。

“闹够了吗?”秦骁一边整理衣服一边说,“唐栗,你现在想的不应该是怎么跟我闹离婚,而是想想如何赶紧怀孕,提升一下你在这个家里的地位。”

唐栗低着头,默默的不做声。

秦骁看了看她,嘴角依然挂着那种淡漠嘲讽的笑。

晚些时候沈玉容要回去,秦骁和唐栗送她到门口。

说了一会儿话,她突然牵着宋雨欣的手,当着唐栗的面放在秦骁掌心里。

“雨欣的事你要多多放在心上,她这个人……以后也是要交给你的。”

宋雨欣娇羞的笑着,看向秦骁的目光特别温柔。

秦骁始终面色平淡,冷静的像个局外人。

他做了一个掏烟的动作,借机松开了宋雨欣的手。

“对了,过几天聚餐,你和雨欣一起来。”沈玉容叮嘱,同时瞥了眼站在旁边的唐栗,“其他人来不来就算了,省的来了也碍眼!”

几天后的宴会实际上是给宋雨欣办的接风宴。

唐栗原本不想去,婆婆也已经发了话不让她去,但秦骁无论如何不同意。

这个男人大概就是想看她在宴会上狼狈的样子吧!

最后唐栗还是稍作打扮,出现在宴会厅,果然不出所料,一进去就看到沈玉容那张阴沉沉的脸。

“雨欣,咱们去那边,我介绍几个叔叔阿姨给你认识。”沈玉容挽着宋雨欣的手,可目光还是紧锁住唐栗,“别让某些人扫了我们的兴!”

宋雨欣对唐栗嫣然一笑,脖子上那串钻石项链差点闪到唐栗的眼。

唐栗自嘲的勾勾嘴角,坐到一边。

秦骁公司有事,要晚到一会儿,沈玉容正拉着宋雨欣在一群贵妇人中间谈笑风生,气氛很是热烈。

不知道的还以为宋雨欣才是她EX妇。

而那位名正言顺的秦家少奶奶,正坐在角落里愣神,手里一只水晶高脚杯,眼神跟杯中酒一样略带苦涩。

一杯酒刚下肚,就有人来邀舞。

唐栗抬眼看看,是个很年轻的小伙子,浓眉大眼,模样俊俏,一身白西装显得文质彬彬。

“你……请我跳舞?”

“是啊!”小伙子太过年轻,不认得她是秦家少奶奶,就大献殷勤。“我已经注意你好久了,发现你只坐在这,也不吃东西,也不去跟他们聊天。怎么,有心事?能跟我说吗?”

唐栗笑了笑,别过脸去。

“走,我们还是去跳舞吧!这么美好的一个宴会,不尽兴多可惜?”

唐栗歪着头看他,“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仙女。”小帅哥抿唇,笑的阳光灿烂。

唐栗一怔,好像很久没听过这种恭维话了。起码这三年里,秦骁一次都没跟她说过。

她骇笑,放下酒杯,随小帅哥进了舞池。小男生说的对,宴会的时光很美好,反正来都来了,干嘛不让自己尽兴?

唐栗腰肢柔软,跳起舞来轻盈飘逸,真的像仙女下凡。

她学过跳舞,这种宴会场合的华尔兹更是不在话下。一曲完毕,周围已经没有人,舞池里只剩了她跟小帅哥这一对,聚光灯打在他们身上,四周一片艳羡的目光和掌声,远远看去真是一对璧人。

唐栗按照舞蹈礼节行了礼,直到这一刻她脸上才露出发自真心的笑容。

有人认出她是秦家少奶奶,赶紧报告给沈玉容:“哎,你看,那不是你EX妇吗?”

沈玉容此时正带着宋雨欣四处招摇,一听见EX妇三个字脸色一僵。

是啊,她都忘了自己还有个EX妇呢!

宋雨欣也赶紧松开沈玉容的手,毕竟自己名不正言不顺。

沈玉容朝那边看,唐栗在舞池中似一颗闪闪珍珠,优雅动人。

她蓦地握拳,恨恨咬牙道:“大庭广众之下跟别的男人搂搂抱抱,抛头露面的,像什么样子!”

“阿姨,别生气……”宋雨欣赶忙安慰,“这种宴会上,大家跳跳舞交流一下很正常,而且我看唐栗今天很漂亮,跳的也不错。呵,大家都在看她呢!”

沈玉容一听这话更来气,身子都开始发抖。

“我真是家门不幸,有这种EX妇!成天正事不做,就会变着花样勾/引男人!”

说完她看向宋雨欣,拍拍她的手,“你就不像她。你温柔大方,是上得台面的大家闺秀!我们阿骁要是娶了你,才是他的福气!”

宋雨欣微微颔首,略带娇羞的笑起来。可眼角时不时瞥向唐栗,勾起的嘴角带着些许得意和阴狠。

“桂叔,”沈玉容回头吩咐,“阿骁什么时候来?”

老管家桂叔看看表,“应该快了。”

沈玉容烦躁,“赶紧让他来!让他亲眼看看他这是娶了个什么好老婆!”

话音刚落,宴会大厅的门忽然打开,秦骁从外面缓缓走进来。

时光温柔赠你情深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时光温柔赠你情深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时光温柔赠你情深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