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盲妻会医术

主角:

作者:庄文婕

发布时间:2019-12-03 11:33:16

《八零盲妻会医术》&严旭朗庄文婕【完结】小说阅读

庄文婕小说作品《八零盲妻会医术》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群众工作

“SZ,您要的药包我给您带过来了,您看看。”

早晨自己刚到办公室,营长甩给自己一张单子,上面的字歪歪扭扭的,小张一看就知道是谁写的,这不跑了好几个医务室,终于把营长SZ的药给配齐了。

“真是麻烦你了,小张。”

看着小张这大雪天还给自己送东西,庄文婕实在是有点过意不去。她这眼疾除了针灸之外,非得煎药内服才可以,这才没办法厚着脸皮要药。

小张挥挥手。

“SZ您别客气,有什么事情招呼一声就成。那什么,我还有点事情,就先走啦。”

正要离开,庄文婕叫住了他,专门摸着墙回到房子里,捣鼓了一阵,小张才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等到庄文婕再出来,就看见她的手上拿着两个铁饭盒。

“呐,这是我做的饭,还得麻烦你顺道给营长带过去。这几天老是让你跑来跑去,我觉得怪不好意思的,正好就多做了一点,你别嫌弃将就着吃吧。”

语毕,庄文婕把自己手中的饭盒递给小张,微微一笑,就转身进门。

这下轮到小张不好意思了,怀里揣着两个饭盒,走在路上一直想,自己是一个军人,帮人做事是天经地义,拿别人好处算什么事。

这样想着,小张停下脚步,眼看着都走到营长办公室门口了,手里这两个饭盒,却像是两个滚烫的山芋,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正犹豫着,严旭朗从办公室里出来,就看着小张这个愣头青怀里揣着什么东西,自言自语着。

“干什么呢,药给你SZ送过去了吗?”

“啊,营长!”

听到严旭朗严厉的声音,小张转过身,急忙腾出一只手来敬礼。

“报告营长,任务顺利完成!”

随后小张将庄文婕让自己带给严旭朗的午饭递过去,如实交代了自己也一不小心拥有这个福利的事情。本来以为营长会训斥自己,却没想到严旭朗听小张这么一说,只是撂下一句。

“既然是你SZ给的,你就拿着。”

而这件事情,本来是庄文婕无意为之。正所谓礼尚往来,别人帮了自己,自己用心对待,在她看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哪知,正是她这无心插柳的行为,竟然在部队里传开了。

“诶,我出个任务回来,这才多长时间,你家XF的事情都传开了。”

听到声音,严旭朗抬头,面前是几个月不见的使然。他随即放下了笔,双手交叉在胸前,直接询问情况。

“这次去灾区情况怎么样?”

使然整理好自己的着装,坐在办公室里唯二的椅子上,拿起严旭朗的白瓷缸就打算往嘴里灌,这水还没到嘴巴里,就被一只大手抢走了。

“让你报告情况呢,还有,这是我的杯子。”

使然翻了个白眼,撇了撇嘴,随即起身,站得笔直。

“报告营长,L省的灾情已经控制住,国家资助的物资正在运往灾区的路上,所有同志还在坚守岗位,请营长指示!”

知道使然是在跟自己装官腔,但是听到了自己问题的答案,严旭朗心里就安稳下来,叫来小张给使然倒了杯水,两人才开始闲聊。

使然和严旭朗是同一批入伍的军人,交情不错。使然是部队副营长,两人之前一起在L省参与救灾,只是听到庄文婕出事,严旭朗才提前回来。

“喂,严旭朗同志,我在前线和群众心连心,你倒好,回到军区就紧着和XF恩爱了,你的党性修养和觉悟哪里去了。”

回来路上,使然听了不少庄文婕的传闻。严旭朗家里那点事情他一清二楚,这母夜叉突然转性子,怎么说他还是有点不信。

正好晚上严旭朗回家,使然就厚着脸皮跟过去。还没进屋,就听到严旭朗家的欢声笑语。

“哟,你XF这家属团结工作做得不错啊。”

严旭朗冷冷地横了使然一眼,两人正走到窗户边上,他随后转头望向屋里。几个随军家属打着毛线,话语间讨论着东家长西家短,自家XF安安静静的坐在中间,伸着脑袋听着,显得格外......

好看。

好吧,他就是个粗人,用不来那些文绉绉的词语。

但是严旭朗也觉得挺奇怪,以前庄文婕很少与人交好,自己回家之后还要听她埋怨这家抠门那家不好相处。这事有一次跟上级谈话时还提到。

说他作为营长,负责全营的军事工作。庄文婕作为随军家属,也应该做好团结营区家属的工作,显然是听了关于她的不利消息。虽然只是提点,严旭朗也放在心上,回家跟庄文婕提了一下,结果又差点闹起来。

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

可是现在,看她那架势,群众工作,做得很好嘛。

进到屋里,见着严旭朗和使然进来,家属们纷纷站起来。

“严营长回来了,使营长也在呀。”

说话的是家属院三楼的李姐,听到她的话,庄文婕才知道严旭朗回来了,站起来朝着门口走去。

严旭朗看见庄文婕走过来,很自觉就走过去扶住她。严旭朗给人的感觉一直是不怒而威,见着他回来,家属们也就都作鸟兽群散,各自回家做饭带孩子。

“今天回来得很早。”

因为有人陪自己,庄文婕觉得时间过得很快。使然见庄文婕拿个本子写写画画,才真的相信她语言障碍。

“恩,今天使然回来述职。”

“嘿嘿,没打扰你俩吧。”

听到一个陌生男人,庄文婕愣了一下,随即习惯性对着说话的方向笑笑,然后摇摇头。使然这个名字庄文婕听严旭朗提过,是他们军区副营长,看样子两个人关系挺不错。

但是严旭朗早上走的时候没有说晚上家里要来客人,庄文婕就按照两个人的分做的饭。

要知道,这个年代缺吃少穿,尤其在军队里,更要做好模范带头作用,所有的物资都要用在刀口上,庄文婕自然也不敢乱用。

正为难着,庄文婕想起了今天李姐给自己拿的面粉。

第11章 分歧

一个小时之后。

“不错啊,老严。”

使然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可以在军区吃到刚拉好的面条。更出他意料的是,这竟然还是严旭朗家的母夜叉做的。看着围着围裙的庄文婕,使然第一次有了羡慕严旭朗的想法。

“很久没做了,不知道你们吃不吃得惯。”

这边是东北,大家吃米更多,部队里发粮食也都发米。庄文婕上一世在西北,从小学了一手做面条的好功夫,正好遇到李姐送的面,于是就顺水推舟了。

“成,老严,我算是承认你XF真的转性子了,这会拉面的XF在大东北怎么找啊,你小子好福气,哈哈哈哈哈哈!”

严旭朗的头从饭碗里抬起来,面露笑意,嘴上却还是不饶人。

“吃你的面,又不是女人家,你话怎么那么多。”

一周以后。

“严营长......”

见庄文婕每次都跟部队的同志一样叫自己营长,严旭朗觉得怪得很。

“叫我旭朗。”

哦,旭朗。庄文婕在心里应到,觉得一阵暖流流入心里。

“昨天李姐说,他们要准备回家过年了。”

看见庄文婕的话,严旭朗愣住了,他想自己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原来之前准备回家过年来着,临时任务下来,休假申请的单子就给耽搁了。眼看着马上就要过年了,这会去递申请是不可能了。

“今年过年我回不去了,我找个人送你回去。”

严旭朗的声音低沉浑厚,习惯了军人的作风,说话做事雷厉风行,不了解的人就会觉得有点冷。

啊,这下轮着庄文婕愣住了。她这样子,两个人回去都觉得尴尬,一个人回去岂不是进了虎口。她这人其实挺怕交际的,尤其是那些七大姑八大姨。

“那我也不回去了。”

思来想去,庄文婕还是觉得在严旭朗身边安全一点,横竖都是麻烦他,等自己的病好了,在一一报答就是了。

严旭朗夹菜的筷子停了一下,并没有立刻接话。这让庄文婕心里有些打鼓。

“年前就说要送你回去,在这陪我半年了,你回去吧。”

吃完饭,严旭朗收拾碗筷,庄文婕坐在凳子上,望着厨房里模模糊糊的影子。在这个年代,家里有电视的都是大户人家,更不要说在部队上了,于是两人每天吃完饭,就各自回屋,收拾完就睡觉。

双手撑在桌子上,看着厨房里来来回回的人影,庄文婕突然心情有点低落。平时严旭朗挺好商量的,为什么这一次却一定要自己回去呢?

等了好一会,严旭朗从厨房里出来,很惊讶庄文婕还坐在桌旁。平常,这个时候她已经回到自己房间去了,所以觉得有些奇怪。

“怎么还没去睡。”

这个时候天已经要黑了,为了节约电,他们通常是吃了饭就各自回房休息,不再有其他的活动。

“为什么要我一个人回去?”

庄文婕想着给他说她不回去了,结果一心急就写了这么一句话。

这句话让严旭朗一愣,他记得去年他们刚结婚那会,第一个年就没有陪庄文婕回去,结果她大吵一架,两人不欢而散。

“在这里跟着我受苦有什么好处,回到家里有人照顾你。”

想到这个脑壳疼的事情,严旭朗说话声音高了些,作为军人的高度自律让他察觉到自己的情绪失控。

“好了,早点睡吧。”

语毕,严旭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所以是嫌自己麻烦了吗?庄文婕闪亮的眸子暗淡下来,握着本子和笔的手默默地下垂,随后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不过这一夜,庄文婕睡得很不好,她脑子里全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想着自己要一个人面对一大家子人,她就害怕。

好不容易熬到了早晨,庄文婕起了个大早,酝酿了一晚上的说辞,想要跟严旭朗好好谈谈。结果,她是低估了营长大人的执行力,她觉得自己已经起得很早了,却没想到严旭朗还是走了。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了严旭朗下班,庄文婕却突然觉得很没劲,早上那种义无反顾的冲劲在一天的等待和煎熬中都没有了,反而使她心情更加低落。

回到家里,严旭朗就看见自家XF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椅子上,他咳了一声,只见对面的女人顿了一下,却没有转身迎上来。

晚上吃饭也是,平时庄文婕都是笑眯眯的,今天却很反常,吃完饭就缩回了自己的房间。聪明如严旭朗,自然知道是因为昨晚过年回家的事情。

想了想,他走到庄文婕房门前,敲了敲门。

“叩叩叩......”

“文婕,你睡了吗?我们聊聊。”

不一会,庄文婕打开了门,表情还是一副蔫不拉几的样子,但好在愿意跟自己交流。

“心里有事?”

庄文婕握住笔和本子的手没有动。

“年前是答应了你要回去,但是我在灾区的工作没有完成,再加上这段时间回来有点忙,没来得及递申请,所以我没法回去。这是部队命令,我必须要遵守。”

听到这话,庄文婕皱皱眉,原来他是以为自己因为他不跟自己回家过年才闹别扭,眼睛才又有了光彩。

“我没有怪你不跟我一起走,我以为你嫌弃我麻烦你了。我一个人面对一群不认识的人,我害怕。”

庄文婕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严旭朗有点惊讶,随后在心里暗骂自己,自己怎么忘记了她已经失忆了,随后又看她写下几句话。

“严营长,谢谢你这么照顾我。”

见到这句话,严旭朗挑挑眉,随后皱着眉头看向自家XF,咋越来越觉得自己一点不认识这个女人了呢?

“我出事这段时间,给你和部队上其他同志填了很多麻烦,我会努力回报你的。”

严旭朗还是没有说话,他在等着下文。

“过年你不回家,我也不回去。”

“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呀。”

感情是为了这个,严旭朗哑然失笑。

“好,我答应你。”

得到这个承诺,庄文婕心里的大石头才落下来。

第12章 学说话

清晨,庄文婕眼睛睁开,又将手从被窝伸出来,放在眼前晃了晃,惊喜地发现她已经可以看清楚手指的轮廓了。随后她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心想自己从前的神医名号可不是吹的。

可是,她试了试张开嘴,却还是没有办法说出一个字。

她很清楚,这主要是因为自己的脑海里没有发声的记忆,声带不知道如何震动,咬文嚼字自然也没有办法顺利进行。

一边穿衣服,庄文婕一边想这个问题。

“好不容易有了金手指重新活一次,声带又是正常的,光把眼睛治好了,却还是不能说话,那岂不是跟之前一样,那还有什么意思,要活就要活得健健康康的!”

于是,庄文婕理所当然的又把主意打到了严旭朗身上。

“旭朗,你,教我说话,好不好?”

虽然是写字,但是庄文婕还没有这么亲密的叫过一个男人的名字。

“咳咳......”

这一句话,差点没让严旭朗呛死在桌子上。平日里不苟言笑的他,此时此刻被自己的小XF给呛红了脸。

虽然教一个二十几岁的大姑娘说话是挺奇怪的,但是庄文婕没想到严旭朗反应这么大。她伸出手摸索着,将水杯子递给严旭朗,又跑到他身旁给他顺气,这才慢慢的止住了营长大人的咳嗽。

“你还好吗?”

庄文婕其实心里没什么底,虽然要过年了,但是严旭朗这几天好像挺忙,每天早出晚归的。自己才醒过来那几天,他回来的时间长点,现在又开始投入自己的工作中。

她也很清楚,这个年代的男人,比起新世纪的男人,思想观念什么都还是比较传统。她必须承认,因为妻子这个身份,严旭朗对自己算是很好了。但她还是很担心,自己会麻烦到他。

“如果你没有时间就算了,我.....”

“好,我教你。”

还没写完,就听到营长的话,庄文婕愣了一下,随后脸上笑开了花。

第二天。

庄文婕今天难得起了个大早。

恩,听到外面的整整齐齐的跑步声,真的是很早了。部队里规定每天的早训都是在凌晨五点钟开始的。

严旭朗虽然已经不用早训,但每天早上六点都会准时出现在办公室,所以庄文婕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可以联系说话。

坦白来说,庄文婕真的不想起这么早。现在是大冬天,又在军队上,条件艰苦是真的艰苦,每次冷到怀疑人生的时候,庄文婕就格外怀念家里的空调和羽绒被。

但是每天晚上严旭朗回来已经很晚了,两人吃了饭,也没什么心思做其他的事情,无奈之下,只能向恶势力妥协。

“还习惯吗?”

常年的部队生活让严旭朗习惯了早起,不过庄文婕显然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恩,我们开始吧,一会你该去工作了。”

睡眼惺忪,庄文婕强忍住睡意,看起来却还是很迷糊。

倒是严旭朗被庄文婕这迷迷糊糊地样子给迷了眼,恩,怎么越来越觉得自己XF可爱了呢。随后,他看了一下家里的钟,还有五分钟就是五点半了,这意味着他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你想说什么?”

严旭朗想,自己小时候说话,都是从爸妈教起的,这样对庄文婕显然不合适,还是尊重她的意见。

“先叫我说我的名字可以吗?”

好。

严旭朗默默在心里回答,然后走近面前这个还有些迷糊的女人。

庄文婕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心里有点紧张,眼看着严旭朗就走到了自己的面前。接着,她的手被严旭朗的大手握住。两人都刚起床,手都散发着暖热,她感受到他厚大的手掌带着她的手往上移,接着碰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

“你先感受一下我的嘴巴是怎么动的,”严旭朗一边说着话,一边带着庄文婕的手摸自己的嘴唇,然后慢慢下移,“我也没教过别人说话,但是你感受一下我的声带振动,应该可以试着说说看。咱们看这样有没有效果,实在不行的话,再去问问医生怎么办。”

天知道说这话时,严旭朗悄悄红了耳朵,记忆中,除了结婚的时候,庄文婕从来没有离自己这么近过。

他握住的双手,在自己的嘴唇和喉咙抚摸着,柔软的身体更是和自己有不到十公分的距离。庄文婕身上的香皂味不可抑制的全部飘到了严旭朗的鼻息之中,让他觉得大不自在,想悄悄咽一咽口水,都不敢动。

不过,对于庄文婕来说,就没有那么多心思了。她很认真的听着严旭朗说话,感受着他喉咙的震动,自己也依葫芦画瓢,希望能够发出声来。

“文婕,来,跟我一起,感受着我声带的震动,说出你的名字。”

“W.....”

庄文婕张开嘴巴,努力的想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慢慢来,不着急。”

男人低沉的声音,一遍又一遍鼓励自己。让急切的庄文婕渐渐冷静下来,继续努力发声。可是不管她怎么张嘴,声带也不带动的,始终发不出声音。

尝试了好几次,庄文婕本来热切的心情,这下变得失落了。

“没关系,慢慢来吧”

眼看着就要到上班时间,虽然出师不利,但是庄文婕也挺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强求。

严旭朗走后,本来打算睡回笼觉的庄文婕,也没了那心情。但是她并没有放弃,那天之后,严旭朗抽时间陪庄文婕去军区医院咨询,哪知医生把医院里所有能用来检查的器械都用遍了,还是没有查出庄文婕为何会有语言障碍。

庄文婕心里清楚,这是因为她的脑海里没有说话的记忆,而八十年代的医学还没有那么发达,就算有障碍,也暂时无法检测出。

“该怎么办?”

活生生的人,在自己的地盘被弄得话都说不出来,不管他们之间有没有感情,严旭朗都觉得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他一定要把庄文婕的语言障碍治好!

“严营长,SZ这个病,我们暂时没有办法治疗,医院已经把这个作为疑难杂症病例送到了首都医院,那里的医生一定会想办法解决这问题的。”

八零盲妻会医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八零盲妻会医术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八零盲妻会医术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