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盲妻会医术

主角:

作者:庄文婕

发布时间:2019-12-03 11:38:28

八零盲妻会医术严旭朗庄文婕全文免费阅读 严旭朗庄文婕小说大结局试读

严旭朗庄文婕小说《八零盲妻会医术》精彩章节推荐

八零盲妻会医术 第18章 旁敲侧击

“啊啾!”

刚跟甘霖聊着天,莫名其妙就打了个喷嚏。

“咋了,是不是感冒了,文婕姐?”

甘霖放下自己手里的毛线,俯身过来摸了摸庄文婕的额头,这大冬天的,可不能感冒,否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

“没事,你继续说吧。”

她以前好歹是个医生,身体情况她自己是很清楚。

看庄文婕淡定的样子,甘霖也就没好再操心。今天难得没什么事情,两个人睡了个懒觉,这会正坐在闲聊。庄文婕正好想借着这个机会了解了解这个年代的一些事情,才好不错过一些好的机会。

“噢,好吧,我考上的是专科,学文学的。我就觉得自己运气好吧,用我爸的话说,要搁在十年前,哪敢去想这些呀!”

甘霖的爸妈都是老师,在这个年代是妥妥的知识分子了。不过,甘霖这反差还挺大的,看她性格这么开朗活泼,却喜欢安安静静坐下来写字的文学。

“挺好的,你还年轻,喜欢什么就去做。”

“嘿嘿,文婕姐,我觉得你这么聪明,要是去参加考试,肯定......”

话还没说完,庄文婕听到了开门的声音。转头看过去,是严旭朗。

“姐夫,今天回来得这么早呀,”说着,甘霖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快五点钟了。

“哎呀,都是我不好,一直拉着文婕姐说话,说得时间都给忘了,得,等一下,我给你们做饭去。”

甘霖这姑娘也挺自觉的,一直住在别人家,就主动揽下了家里做饭的活,生怕自己打扰了严旭朗夫妇一家。

“回来了?”

或许是因为昨天的暧昧气氛,现在面对严旭朗,庄文婕又有一种怪不自在的感觉。不过,不自在归不自在,该做的她还是一样都没落下。庄文婕站起来,走到严旭朗身边,帮他把外套脱下来,挂在衣帽架上。

“文婕,我们谈谈。”

庄文婕皱皱眉,严旭朗的语气听起来很严肃,让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会甘霖在厨房里忙得不亦乐乎,好像压根没有意识到客厅里不寻常的气氛,更不要说过来救场了。

权衡再三,庄文婕慎重的点点头。

果然,她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我觉得你应该跟我解释一下,”严旭朗就着甘霖刚才的位置坐下来,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身子倾向庄文婕的方向。

“我是指你的眼睛,我去医院问过了,这段时间你经常让小张去医院帮你拿药。”

后面的话他就没有说了,但他知道,庄文婕这么聪明,她一定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拿药的事情你不是也知道吗?”

庄文婕觉得自己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难道要告诉他自己不是以前那个庄文婕了,是一个从未来世界重生过来的?

这一听,更像是骗人的好吧,是她也不信啊......

“但是你也没给我说你是用来治眼睛的。”

严旭朗能看出,庄文婕还在跟自己绕圈子。他做什么事情都喜欢直来直往,不喜欢迂回战术,所以他希望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

“好吧,没告诉你是我不对,对你隐瞒我的情况也是我不对,但是.....”

“所以,你现在是不是应该把这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告诉我,我们是夫妻,文婕,我不希望我们之间还存在有秘密。”

庄文婕没有写完,就被严旭朗打断了。

这下庄文婕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真的要实话实说?她捏着手里的本子,心里焦躁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而她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一直在把锅烧热的始作俑者。

时间滴答滴答的过去,庄文婕还是一个字都没有写,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格外怪异。

“诶,文婕姐,你们在聊什么呢?使然怎么还没过来呀,他今天值夜班吗?”

此时此刻,庄文婕向甘霖投去感激的目光,她真的觉得甘霖就是自己的救命稻草,生命之光啊!

“他可能还在巡视,甘霖,我和你姐有点事情要说,你......”

严旭朗觉得,这件事情必须解决,不然会成为自己心里的一个疙瘩。

听到这话,庄文婕心里咯噔一下,本来冒出的小火苗,一下就被浇灭了。

甘霖看着这两口子脸色不太对,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成,我去找找使然去,姐夫你们慢慢聊啊!”

甘霖可是早就领教过严旭朗的厉害,所以还是有点怕他的。只能装作没看见庄文婕求助的目光,心里颤颤地,就走出去了。

其实呢,甘霖早就发现了,只是没好意思打扰他们。后来看着气氛不对才出来的,结果还是怂溜了。

“我呢,是懂一点点,没想到误打误撞就......”

“那为什么你以前没有治好?”

......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庄文婕想,不仅帅,还不好糊弄啊!

一笔一划写下这些字,庄文婕在心里默默祈祷,曾经的那个庄文婕不会在某个地方看着自己。

对不起啊,只能利用你挡过这一劫了。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严旭朗第一次,觉得面前这个女人这么陌生。

“我们是夫妻,可是你不知道我喜欢什么,甚至不知道我会做什么,我在你眼里,或许就仅仅是一个能作为妻子的人。”

庄文婕打算咬着这一点,能不能说服严旭朗,就靠这一次了。虽然这话说得煽情了一点,但是,她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严旭朗沉默了。

“文婕,我......”

严旭朗想辩解,却发现无从说起。

“其实,这些都没关系了,反正我已经失忆了,以前的一切都不记得了。”

“严旭朗。我知道,你对我有很多疑问,也许是觉得性格有很大变化,又或者是因为今天这件事情。”

“有很多事情是没有办法解释的,但是我保证,我从来没有在原则问题上欺骗过你,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你还记不记得你之前给我说好好过日子,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回答你吗?因为你对我来说其实只是一个陌生人,我没有任何记忆。”

“我可能跟你所认知的那些女人不一样,我不会轻易和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在一起的,但是我能感受出来,你是真的对我好,所以我也一直想扮演好自己妻子的职责。”

八零盲妻会医术 第19章 回忆杀

话说完之后,庄文婕其实也有些愣住。作为一个女人,天生的敏感让她可以察觉到这段婚姻关系中毫无感情可言,但她本心是不管不问不干涉,今天也是被逼急了,才说出这段话来。

说完之后,严旭朗半天没说话,最后撂下要回办公室处理工作,就离开了。甘霖找到使然回来,就看见庄文婕一个人在家里,若有所思。

“文婕姐,没事吧?”

从甘霖认识庄文婕以来,就一直把庄文婕当成模范。因为她虽然看不见,也不能说话,但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能处理得井井有条,丝毫没有被身体的残缺限制住,所以很佩服她。

但第一次看见她这么严肃,联想到刚才奇怪的场面,甘霖心里也挺担心的。

“是不是严旭朗欺负你了,我找他算账去!”

庄文婕急忙摇摇头,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要让别人掺和进来,问题解决不了不说,只会越来越麻烦。

晚上庄文婕和甘霖已经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严旭朗还是没有回来。

“文婕姐,到底怎么回事啊?”

甘霖毕竟是个小女孩,心里装不住事。这庄文婕越不说吧,她心里就越好奇越想知道。

只是,身旁的庄文婕已经闭上了眼睛,呼吸均匀,看着像是睡着的样子,甘霖也就只好作罢。

等到甘霖真正睡着之后,庄文婕才睁开了眼睛。

她其实也挺摸不准自己心里的感受。之前吧担心严旭朗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庄文婕了,后来又想,反正她就说自己失忆了,就算是怀疑,也怀疑不到哪去!

毕竟她确实是存在于这个身体之中,只是灵魂不一样了而已。

可是,严旭朗那种像审犯人一样审视自己的感受,真的让她觉得很不爽!

哼,反正我该说的都说了,剩下的事情,就让他自己做选择吧!

睡觉!

庄文婕看了眼身旁的甘霖,轻轻地将被子往身上盖着,就沉沉地睡过去。

反观严旭朗,就没有庄文婕这么痛快了。

他站在办公桌前,窗外时不时有巡逻的士兵,万籁俱寂,真正的夜晚来临,这个男人的心绪冗杂。

“我们是夫妻,可是你不知道我喜欢什么,甚至不知道我会做什么,我在你眼里,或许就仅仅是一个能作为妻子的人。”

这句话,一直盘旋在严旭朗的脑海中。

严旭朗从小生活在偏远的农村,后来立志要出人头地,在宣传队来村里号召当兵入伍之后,就好不犹豫的选择了军人这条路。

入伍这么多年,他一直谨遵着军人的信条,跟着部队走,为国家做贡献。最苦的时候一个人负重四十公斤,护送一批同志到达秘密基地。那一次,他真的觉得自己或许就牺牲在路上了,好在他意志力坚定,硬是撑了过来。

九死一生之后,他想起了还在农村的父母。长期的军队生活已经让他坚定了为国家牺牲一切的信念,但父母的恩情却不能不还。

于是,他接受了父母为自己挑选的婚姻。

第一次见到庄文婕的时候,严旭朗心里没有多大感受。两人自报家门,互相了解,他惟一的印象就是觉得这姑娘爽快直白,再无其他。

结婚第二天,因为部队紧急召回,天还没亮,严旭朗就收拾好东西离开了两人的新房。他记得那次他发了电报回去,表示歉意,庄文婕很理解他,没有闹过脾气。

只是后来,一次又一次的紧急行动,严旭朗渐渐感受到了XF的怨气。可是他以为她会理解自己,就再也没有解释过。她哭,她闹,他也只是避而不见,却还觉得是自己在迁就对方,将自己放在一个道德制高点上。

猛然间,他仿佛明白了什么。

“哐当!”

一声巨响,是严旭朗的拳头砸向墙壁的声音。他的神情痛苦,蕴含着内疚和歉意。

是啊,没有女人天生是母夜叉,他们都只是得不到爱和关注的可怜女人。

第二天。

“咯吱,”隐约间,严旭朗听到了开门声,他抬起自己下垂的头,松了松筋骨,看向门口,是值班的士兵在开各个办公室的门,看见严旭朗在办公室里面还吓了一跳。

“营长,昨晚没回去吗?”

“恩,”严旭朗站起来,觉得四肢僵硬,“有点事情没处理完,就没回去。”

他往墙上看,已经是六点钟,窗外有太阳冒了头出来,外面却仍然是寒冷的天地。一如严旭朗此刻的心境,冷静又带有一丝期望。

思考再三,严旭朗还是打算回去一趟。先不说自己胡子拉碴的样子,他昨晚好好反思了自己的言行,他希望可以跟庄文婕讲清楚。

从办公室到家属楼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严旭朗却觉得过了很长时间。而回到家里之后,庄文婕和甘霖都还没起来,房间里也如他的办公室一般,很安静。

严旭朗先回到自己房间,换下衣服,开始洗漱。刷牙时,他听到了隔壁房间门把转动的声音,心里一紧,急忙把嘴里的泡沫吐出来,把口漱了。但他并未转身,仍然是打水洗脸。直到一个柔弱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转过头去,果然是庄文婕。

“怎么早就起来了。”

庄文婕点点头,递上手中的本子。

“昨晚睡了吗?”

昨晚庄文婕其实没睡好,一晚上翻来覆去的,早上也早早地就醒过来了。正好听到外面开门的声音,心想是严旭朗回来了,也就起身出来。

“没事,昨晚在办公室将就了一晚上。”

一时间,两人之间没了言语,有些尴尬。

尽管庄文婕脑瓜子转得快,这会也不知道说什么。该说的,想说的,她昨天都已经说过了。剩下的,就都是严旭朗的事情了。但看他这样子,压根就没有那意思。为了避免尴尬,她还是打算回房间去。

“诶,文婕,你别走,”见庄文婕就要转身,严旭朗急了,抓住她的手。

“我有话跟你说。”

八零盲妻会医术 第20章 你好

庄文婕愣了一会,点点头。

“那我回去穿个衣服,这几天屋里怪冷的。”

答应下来,庄文婕想这两天可能是要来大姨妈了,原主的身子挺弱的,每次大姨妈都肚子疼得很,她可不想再遭这个罪。

一来一回也就几分钟的时间,考虑到甘霖还在睡觉,这又是两个人的事,严旭朗来庄文婕来到自己的房间里。

这是庄文婕第一次到严旭朗的房间,虽然看不见,但是房间的气息就和自己那边完全不一样,很陌生。

严旭朗的房间,摆设很简单。一个炕,两把椅子和一个书桌。

“你坐会,我把一会去上班的衣服找出来。”

严旭朗从床下面拿出一个行李箱,里面是他的衣服和一些生活用品。他迅速拿出自己的衣服,又整整齐齐的摆放回原处。

庄文婕摸了摸地方,找到床的位置,就坐下来。

“文婕,首先,我要跟你道歉,结婚这一年来,是我没有注意到你的感受,是我.....”

虽然是夫妻,但毕竟只是表面,严旭朗见庄文婕坐在床上,他就搬了把椅子靠在庄文婕旁边。

庄文婕苦笑,这男人平时挺聪明的,怎么现在老是转不过弯来呢!

她在乎他们俩以前的事干嘛呀,那又不是真的她。

庄文婕先摇摇头,示意严旭朗停下,然后拿起随身携带的本子和笔。

“我没有责怪你以前的事情。以前的事情我已经不记得了,所以纠结这些事情是没有意义的。”

庄文婕不想让严旭朗一直沉浸在莫须有的自责之中,她不知道原主和严旭朗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结婚,却没有太多感情。

她只在乎当下。

“我以为你的意思是,我以前忽略你,没有照顾你的感受,所以不了解你。”

军人的天性是坦诚,虽然严旭朗惜字如金,但既然是双方交流,他也希望可以达到效率最大化,所以把自己心里所想都说了出来。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我已经不是以前的庄文婕了,所以希望你可以......”

可以什么呢?写到这里。庄文婕也迟疑了。

其实庄文婕也没有想清楚。

“你要跟我离婚?”

又一次被岔开,庄文婕能够感受到严旭朗的声音温度又降低了一层。

啥?离婚?

这下轮到庄文婕愣住了,她说这话很像是要跟他离婚吗?

好吧,最开始来的时候,她是动过离婚的念头。

可是,她也是有法律常识的好吗,军婚除非是军人一方有重大过错或者是军人一方提出来,否则是不能够离婚的好吧。

再加上严旭朗一直对自己照顾有加,她就在没有过这样的心思。我去,这男人不会以为自己要跟他离婚吧!

庄文婕停住手中的笔,抬起头来,睁着大眼睛没有说话。在严旭朗看来,这就是被说中的表现。

“如果你想离婚,我可以.....”

严旭朗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虽然这段时间和庄文婕相处下来,这个女人对自己的吸引力越来越大,但如果她真的想离婚,他愿意成全她。

话还没说完,就见着庄文婕猛地摇摇头。

“我没想跟你离婚,”庄文婕在本子上一个字一个字的写着。

这好不容易跟一个人熟悉起来,要是离了婚,她被送回自己家里,面对的可就不是一个人了。再说了,这原主的爸妈把她从小养到大,更容易看出不对劲好吗,她才不想离婚呢!

再说,这年代的人,不是打死都不离婚吗?怎么这个严营长的脑回路和别人不太一样呢?

“之前你说你不会轻易跟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在一起。”

严旭朗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算是一个变相的解释吗?庄文婕这下不着急了,反而觉得有点好笑,气氛一下就变得轻松,当然,是对于她来说。“我想说的是,从现在开始,我们可以重新认识一下。”

坦白来说,庄文婕对严旭朗是有好感的。而且那种感觉很微妙,就像以前看过的先婚后爱小说。所以,她并不排斥和严旭朗相处,然后两人日久生情,最后水到渠成。

只是,如果让她立刻就以一个妻子的身份,去履行妻子的义务,尤其是那方面......

她,虽然是二十一世纪新女性,但还是没有开放到那种程度......

写下这段话,庄文婕一边期待严旭朗的回答,一边也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他不会把自己当成一个疯子。

严旭朗半天没说话,不是在生气,而是真的惊讶到了!

他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但是,结婚一年的XF,突然跟自己说,要重新认识一下?

认识?一下?

“这是什么意思?”

他突然又不懂自己小XF脑子里在想什么了。

“意思是,我们继续做我们的夫妻,但是,都把对方当成一个全新的人来对待,重新认识对方,重新相处,互相了解。”

如果不合适,那个时候,就算她眼疾,语言障碍仍然没有痊愈,她也许会选择和严旭朗分开。

因为对于她来说,这算是一个缓冲的阶段。后面的话她没有再说,毕竟她也不确定会不会到那个地步,将来的事情将来再做打算就好。

这话一写出来,庄文婕觉得自己心里的一块大石头都落了地。憋得自己这几个月以来的浊气啊,终于在今天可以说出来了。

“所以,你已经做好了决定,不是吗?”

男人本性,如同猎豹一般,想要窥探猎物。不可否认,庄文婕这一番话说得在理,而且成功引起了严旭朗的注意。

好,那大家都抛开过去,重新开始,重新相遇。他愿意相信她,从内心深处来看,他又何尝不渴望一段美满的婚姻生活呢!

听到这话,庄文婕莞尔一笑,她就知道,她看上的男人,一定不会让自己失望。她主动伸出手,严旭朗随即握住。

嗨,你好呀!

两人相视一笑。

甘霖起来的时候,正好碰见庄文婕从严旭朗房间里出来。

“文婕姐,姐夫,你们俩......”

这一张嘴,张得别提有多大。

怪不得她觉得奇怪,为啥她来这么长时间,庄文婕都没跟严旭朗一起睡。

感情是趁自己睡着了......

八零盲妻会医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八零盲妻会医术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八零盲妻会医术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