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

主角:

作者:涵瑄

发布时间:2020-01-14 10:23:52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宫瑾宸唐熙月免费阅读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他说她是一个疯子

“瑾宸,你回来,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死的。我等了你整整五年,你可知道过去的五年中,我是怎么度过的吗……”

宫瑾宸那张戴着墨镜的脸,显得实在是冷酷,微抿的薄唇,足以彰显着他对她的抵触。

“你是谁?松手。”宫瑾宸那口富有磁性的嗓音,冷酷的呵斥着她。

“我是熙月啊,唐熙月。瑾宸,对不起,之前都是我的错,是我伤害了你。可是我也是有苦衷的。你可知道你不在的这五年中,我有多懊悔吗?

我恨死自己了,我恨不得死的人是我,我甘愿被千刀万剐,也不愿意看到你受到丝毫的伤害。

你原谅我好不好?我可以弥补你的……”唐熙月因情绪激动,一再向他道歉,忏悔。

“……”宫瑾宸的眸子,通过墨镜打量着跟前的女人。

她有些面黄肌瘦,虽然五官不错,但看起来病态明显。脸上不施丝毫脂粉。一头乌黑的长发,已经垂到了小腿肚子的地方,看她发质的情况,怕是很久都没有精心打理过了。

不仅如此,她的身上还穿着一条米色的家居服长裙,整个给人的感觉,便是这个女人出门,跟个邋遢的男人一样不修边幅,毫无美感。

“瑾宸,我们回去吧,我们以后再也不分开。就算是我死,我也不会再伤害你了……”唐熙月用双手紧紧的环抱着他的身体,脸颊埋在他的胸膛,伤心的哭泣。

“小姐,你认错人了。”他冷酷的将她推开,脸上表露着嫌弃的意味。

这样的女人,不难想像兴许是从哪个疯人院里,或者是家里偷偷跑出来的。

“你……你叫我什么?”她用手攥着左胸处的裙子布料,乌黑的大眼睛,惊恐的望着他。“你叫我‘小姐’?我是熙月,唐熙月啊?”

她那么急切的来找他,他却无情的说他不认识她,还称呼她为小姐。

“少爷,我们可以走了。”保镖拿着行李恭敬的说道。

“别走……”她强行拦着他。“宫瑾宸我知道你恨我,你怪我,但是请你不要这样对我好不好?你别走……你不要装不认识我。我也不是什么小姐,我是唐熙月。”

“走开。”保镖见她一直纠缠着自家的少爷,便冷酷的将她拉开。

“你们放开我……”她扑向宫瑾宸,拼命的抓住他的手臂。“你可以装不认识我,但你不可以那么狠心,连同自己的儿子都不认吧。我们俩有儿子。”她朝着对面的宫亦悔叫喊:“亦悔,你快过来,快点叫爹地啊。”

“……”宫亦悔没有说话,也没有打算走过去的意思。而是一味的愣站在那里。只因他看到了,那个男人对于自己妈咪的冷酷,他不想就这样叫他爹地。

“亦悔,你过来啊……”唐熙月大声的吼起来。

“你是哪里来的疯子?有病就去找医生。”宫瑾宸受不了,一直被这个女人纠缠,愤怒的呵斥。还一把将她推倒在地上。

“啊……”她重重的摔倒在地。

疯子?他居然说她是疯子?

唐熙月那哀求他的眸子,如同泉眼一般,泪水不止。心一阵阵的被揪疼着。

“妈咪。”宫亦悔这才跑过去,跪坐在唐熙月的身边,扶着她的手臂。

“你别走。”唐熙月既要顾着宫瑾宸,又要护着亦悔。“他是我们俩的儿子,你看看他,他长得跟你多像。

亦悔,你叫爹地啊,妈咪刚刚都是怎么教你的……”

“……”宫亦悔抬头冷漠的注视着那个男人,而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却并没有垂头,看他们母子俩一眼的意思。

唐熙月用了四年的时间,向他灌输着他的爹地,有多么多么的好。却在这一刹那间,他对他们的冷酷,他所认为爹地的好,全部都荡然无存了。

宫瑾宸对上小家伙那双愤怒的眸子,不知为何,心里竟忍不住突然一紧。

可不管是对于这个女人,还是孩子。在他这里都没有任何记忆。

在维城整整五年,都没有这种事情发生,今日刚刚回丰城,就遇上两个疯子。可能是太倒霉了。

“给他们一些钱。”宫瑾宸吩咐着保镖,真把他们当乞丐,骗钱的疯子了。

他在吩咐保镖后,头也不回的朝机场外面走去。

“瑾宸,我不要你的钱……你别走啊……”唐熙月爬起身来,拉着宫亦悔准备去追他,却被他的保镖强行拦了下来。

他上了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离开。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他出现了,又突然消失了。

“你为什么不叫他爹地?妈咪是怎么教你的?你干嘛不叫他啊?”唐熙月因为伤心欲绝,而忍不住伸手拍打了一下,小家伙的肩头。“你爹地好不容易才回来,你这是为什么啊?”她无力的瘫坐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哭起来。

“妈咪,你别哭,亦悔错了。”小家伙站在她的跟前,伸出小手,为她擦拭着脸上的泪水。“不是亦悔不愿意叫他,而是即便我叫他,他的态度那么强硬,他也不会承认,我是他的儿子。

他如此伤害妈咪,他若不认我,也不愿意认他那个爹地。”小家伙脸上泛着泪水,相比她那撕心裂肺的哭声,他倒显得淡然多了。

可能是因为唐熙月,将他们俩的故事,毫无保留的告诉了他。他才会有这种感触吧。

“不是你爹地不要你,而是……妈咪过去对不起他……他现在这样冷酷,装作不认识我们,都是妈咪自作自受,可你是他的儿子,妈咪不能一辈子都陪在你的身边……呜……”唐熙月抱着宫亦悔,放声大哭。

宫瑾宸离开了机场,唐熙月找不到他了,她知道他肯定是要回宫家的。所以冷静下来之后,她便带着宫亦悔回到唐家。

回家之后,她将自己独自一个人,关在卧室里,谁都不想见。

许小妍照顾着宫亦悔,还听小家伙说起了,他们在机场里,遇到宫瑾宸发生的事情。

唐熙月面对镜子里的自己,披头散发的样子,还真的像是一个疯子。

五年前得知宫瑾宸坠海,失踪不见之后,她有想过去死,可是肚子里拥有他们俩的孩子,她才强迫自己活下来。

孩子顺利的出生,他已经没有了父亲,她不可能让他,连同唯一的妈妈也失去。所以她便接受了,视她为亲妹妹般的路宁凯学长,从国外请回的脑科医生的看诊治疗。

第5章她要挽回宫瑾宸

兴许,是她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实在是邋遢,难看了,所以宫瑾宸才不想认她的吧?

唐熙月拿起梳妆台上的剪刀,将太过于长的头发剪断。

唐嫂担心她独自一个人在房间里出事,所以就找出备用钥匙,将门给打开。

“小姐,你这是在做什么……”唐嫂看着她的举动,吓得惊叫起来。“快来人啦,赶紧救小姐啊……”

“你别过来。”唐熙月猛然回身,对着唐嫂说道。

“熙月,你干嘛?你好不容易等到他回来,难道就因为他那几句狠心冷酷的话,你就要寻死吗?你疯了呀?”许小妍带着宫亦悔从外面跑进来,大声的吼起来。“你若死了,亦悔怎么办?”

“我不是想寻死。”唐熙月淡然的回答。“我只是觉得我的头发太长了,有些难看,所以就把它剪掉。

既然他回来了,那么我想我和他,肯定可以重新开始的。剪掉这些头发,就好比与过去告别。”她一边剪,一边解释。

“你……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吗?”真是吓死许小妍了。

唐熙月将头发剪到齐背的地方,继而放下手中的剪刀。拿起床上的手机,拨打林康的电话。

“我需要一个美发师,护理师。马上带到唐家来。还有你查一下,宫瑾宸回丰城,现在在什么地方。”

林康接着唐熙月的电话,显得有些震惊,毕竟她已经很久,都没有主动给她打过电话了,一向都是他向她报备公司里的事。

“熙月,那个……”许小妍突然对唐熙月开口,却又忍不住哽咽了回去。

许小妍的梦想是当一名记者,因为她和唐熙月要好的关系,唐熙月特意为她买下了一家杂志社,让她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干记者那一行,消息一向都最灵通。唐熙月想如果有一天宫瑾宸回来,那么许小妍肯定会很快知道。

果然,这丫头没有让她失望,林康刚刚才知道宫瑾宸回国,而她都已经带着儿子,在机场与他见了一面。

“亦悔,妈咪刚刚在机场,有没有打疼你,对不起,妈咪不是故意的。”唐熙月蹲在儿子的身边,向着他真诚的道歉。

“不疼,只要妈咪不哭,亦悔哪里都不疼。”小家伙极其懂事,温柔的安慰着她。

“妈咪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把爹地带回家的。”她的言辞有些哽咽,虽然口吻很肯定,但也心里却有点心虚。

许小妍看着这对可怜的母子,到最后心里的话,也没能够直接说出来。她想着哪怕让唐熙月,再舒坦两天也好。

宫瑾宸回到丰城,并没有立刻回宫家老宅。而是住进了助理叶净临,提前购买的一处别墅。

“宫老太爷最近频频传出病危的消息,还有狗仔拍到入院的照片。目前宫家大儿子宫瑾德,二儿子宫瑾怀,以及三儿子宫瑾煵,全部都住进了宫家老宅。包括他们的妻儿,以及各房的父母。

我们查到有利的消息,宫老太爷并未在医院,而是在宫家老宅里。

少爷你回丰城的消息,我已经让人大肆宣扬了出去,肯定现在整个丰城的人都知道,你还活着没有去世的消息,还有这些是目前丰城,足以成为少爷障碍的名单……”

叶净临站在宫瑾宸的身后,一直向他报告着。

宫瑾宸没有说话,站在落地窗户前,望着丰城的夜市,手里端着一杯红酒。他一口气把整杯酒,全部都喝下去后,才转身正视着他。

“机场里那个疯子还有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呃……”叶净临有点惊讶,没想到少爷压根就没有,听他讲的话。“事后我派人去找过。并没有再看到他们的身影。”他顺从的解释,末了又附加一句。“可能是没有骗到钱,就离开了机场吧。”

“钱他们收走了?”

“嗯。”叶净临不知,但他派去的人说,钱在那里已经没有了。

即便不是他们捡走的,那也是别人捡走了,有谁会不要钱呢?

宫瑾宸对谁都不会特意上心,现在顶多也就是随口问问,并不会深究,敷衍就敷衍了吧。

“名单给我。”宫瑾宸向他示意。

他坐到沙发上,拿着名单查看。目光落在为首的一个名字上。

“唐允娇?”

“是,她是目前唐氏集团的负责人,听说她还有一个好几年,都已经不问世事的姐姐。虽然公司她在管,但唐氏集团当家作主的人还是她姐姐。

我目前只查到了唐允娇的资料,她姐姐的还没有弄到手。”

宫瑾宸听着叶净临的解释,目光扫视着关于唐氏集团,背后的悠久历史,以及庞大的资金链。更重要的是,目前唐氏的动向。

拥有上亿资产,可以与宫家相提并论的唐氏,怎么做起事来,如此的畏首畏尾。看来那个唐允娇,在商界上的作为,也不过如此。

“少爷,夫人刚刚来电话了,你不要回一个?”叶净临报告完了公事,又对他提醒着私事。

“嗯。”

他拿出自己的手机,给远在维城的母亲打了一个报平安的电话。

叶净临不便继续呆在这里,就退出了房间。

五年前他被宫家人,害得出车祸,最后坠入丰城大海里。醒来之后,忘记了在这里发生的一切。是母亲救了他,并且告诉他,他曾经是如何在丰城,苟延残喘度日的。

他曾是一个不争也不抢的人,只想做好宫家的孩子,可是不代表他没有野心,宫家人的那些人就会放过他。

第6章妈咪是最好看的

宫家。

今日家中的气氛,比往常显得更加沉重,宫家的子子孙孙,几乎全部都到齐,跪候在宫老太爷的病榻前。

家庭医生对宫家的二儿子宫道祥,做了一个摇晃的动作,仿佛在说宫老太爷的病情,已经无力回天了。让大家听他最后的遗嘱。

“爸……你可不能丢下我们啊,爸……你要是走了,我们怎么办啊。”宫道祥趴在床边,握着宫老太爷的手,大声的哭了起来。

他是宫柄良三个儿子之中,现在唯一还活着的一个儿子,自然最有资料说话。

“爷爷……”孙子辈的人,也伤心的哭泣起来。

宫老太爷宫柄良扫视着,跪在卧室里那些人,哭哭唧唧的,似乎没有一个人,能撑得住大局的。

他让人发出去的消息,昨天应该就满天飞了吧。可到现在宫瑾宸那臭小子,依旧还没有回来。难道他是真的想要等他死了,才愿意回家吗?

一屋子里面的人,哭哭泣泣得没完没了,宫柄良也没有多说什么,就等那些不孝子孙一直哭,看他们能哭出个什么名堂。

他们边哭边闹,无非就是一些关于宫家,以后财产的分配。可能都巴不得他早点死吧。

大约又过了一个小时之后,宫柄良才忍不住开口。

“你们……滚,全部都给我滚……”

儿子XF孙子,还有一些近亲,加起来二十几个人,全部都跪在卧室里。这会儿听到他突然发怒,纷纷吓得爬起来,逃也似的离开这卧室。

“瑾煵,你留下。”

当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宫柄良才叫道。

其他的人听到宫柄良的话,心里都各怀鬼胎,生怕宫柄良会把大权,交到大房儿子宫瑾煵的手中。

宫柄良示意家庭医生还有宫叔都出去,最后卧室里只剩下他和宫瑾煵两个人。

“你弟弟现在在哪里?”宫柄良一改刚刚的病态,直接询问着他。

他早就让宫叔放出了,他病危的风声。宫瑾宸已经回了丰城,他不可能不知道。可他若要来宫家,早就来了,都这么晚了还没有来,肯定是不会来了。

“不知道。”宫瑾煵如实的回答。

“瑾煵,你和瑾宸虽然不是同一个母亲所生,可你们是同一个父亲,你们俩的身上,都是流着宫道周的血。

我知道你心里其实是忌恨,你父亲跟那个女人之间的事,可瑾宸始终是你的亲弟弟,你这个当哥哥的,就不应该关心一下他吗?”宫柄良带着语重心长的口吻说道。“你不是不知道瑾宸在哪里,而是你不想去知道,是吗?”

“……”宫瑾煵没有说话,算是默许了吧。

“我让你去找把他给我找回来。”

“爷爷这是吩咐?还是命令?”宫瑾煵带着明确的态度询问。

“你若不愿意,当成是命令也行。”

兴许也只有命令,才能够让宫瑾煵同意吧。

“知道了。”宫瑾煵默默的回答一声。

“宫家的未来,最后只会交到你和宫瑾宸的手中。”宫柄良望着他的背影,刻意附加一句。

宫瑾煵连脚步都没有停顿一下,就直径走了出去。

不管他多努力,在爷爷的心里,始终都是比不上那个私生子吧。只要他还活着,宫家的未来,都会落在宫瑾宸的手里。

当然,对于宫家的财产,他从来都没有觊觎过,也不稀罕。他想要的比这个更难得到。

唐熙月让人给她折腾了很久,从头到脚都焕然一新。

曾经的唐家千金大小姐,丰城倾国倾城的第一美女,即便不化妆,那也是最清新脱俗的。

可就因为失去了宫瑾宸,她生命里的色彩,几乎全部都失去了。

从宫瑾宸失踪那天,她就再也没有进过美发店,不在护肤,更不会化妆。她每天都在颓废中度过,唯一足以让她支撑的,只有宫亦悔那个小家伙。

五年了,她第一次化妆,用新的眼光打量镜中的自己。这一秒她才意识到,为何在机场里,宫瑾宸会如此漠视于她。

只因今天的她,与昨天的她,绝对的判若两人。

他回来了,而五年前的唐熙月也回来了,只是她变得比较清瘦了些。好在女人的化妆品,足以掩饰一切。

从两岁开始学习的宫亦悔,已经习惯了,每天上午在自己的书房里看一些书籍。

已经四岁多的他,昨天是第一次,迈出唐家的大门。对于外面的世界,他之前很向往,可是在见到妈咪口中,所指的那个温柔,慈爱的爹地时,他却再也不想出去了。

唐熙月站在书房门口,宠溺的打量着宝贝儿子,默默看书的样子。

他长得真的很像宫瑾宸,连同坐姿的背影,都几乎一模一样。

“亦悔。”她轻声的叫着他。

“妈咪。”他猛然回头,放下手中的书。看着今日与众不同的妈咪,可爱的小脸蛋笑得很开心。“妈咪,你今天好漂亮。”

“是吗?”面对自己儿子的夸奖,她竟忍不住有些羞涩,垂了垂脑袋,扫视自己身上的白色雪纺纱裙。“那……妈咪好看吗?你喜欢以后妈咪都这样吗?”

小家伙跑到她的身边去,握着她的手。

“好看,不管妈咪是怎样,都是好看的。妈咪喜欢什么样,亦悔就喜欢什么样的。”小家伙不是没有主见,而是特别有主见。只是在唐熙月这里,会扮演一种小大人的角色,他喜欢像妈咪宠着他一样的去宠着她。

她蹲在小家伙的跟前,伸手轻抚着他的脸颊。温柔的说:“那你说妈咪这样打扮,你爹地看到我的时候,会不会就不会像昨天那般,叫着我‘疯子’了呢?”

闻言,宫亦悔的脸色,微微沉了一点。

“他对你怎么看,难道就真的那么重要吗?”他的语气很平淡。

“当然了。”她立刻回答。

“为什么呀?他骂你是疯子,还不承认我是他的孩子,可妈咪还特意为了他,而如此精心的打扮自己。

妈咪一直对我说的,他是一个特别好的男人,以后对我也一定很慈爱。可是昨天我看到的他,与我心里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样。

第7章他早已不是曾经宫瑾宸

确切的说,刚好相反吧。”他有点不开心,并不想跟那个男人生活。

一想着他冷漠的样子,他就感到心寒,为自己的妈咪抱不平。妈咪为了等他,和他在唐家与世隔离。天天都让他画他的肖像漫画,还重复一遍又一遍的,讲着他们俩以前的故事。

他真的不觉得,那个男人有多好。

“因为妈咪爱他呀,而他也很爱妈咪。昨天的事情,我知道……”唐熙月心里有些难受,言辞都变得哽咽起来。“温热的手指,将他额前乌黑的刘海,轻轻的抚开。“他的冷漠伤害到了你,可是请你相信妈咪,他肯定不是故意的。

因为在他那里,他肯定是不知道你的存在的。不仅是他。整个丰城也没有几个人,知道你的存在。

更重要的是,当初是妈咪先伤害他在先,眼下他回来了。装作不认识我,故意对我们母子冷漠,那也是有情可原的。

答应妈咪再给他一次机会好不好?不要生你爹地的气。真的是妈咪对不起他。而不是他对不起妈咪。你四年没有得到过一天的父爱,也都是妈咪不好……”

“妈咪,你不要再说了。”小家伙心疼的打断她的话,扑进她的怀里,用双手紧紧的环抱着她的脖子。“我听你的话,我给他机会。我不生他的气,再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一定叫他爹地。

就算他不认我,不承认我是他的孩子,我也会叫他爹地的。只要妈咪不要难过。”

“嗯……谢谢亦悔。”唐熙月听着懂事的小家伙,口中讲的这一番话,感动得眸子里,立刻泛起泪水,豆大的泪珠,沿着眼眶滑落脸颊。

唐熙月在安抚好儿子后,才准备离开去找宫瑾宸。

唐家大门口一身黑色西装革履,文质彬彬的林康,站在银灰色的宾利车前,恭敬的等待着唐熙月。

在她上车后,他才坐入副驾驶位置吩咐司机开车。

“这是关于目前四少的住址。”林康将写着地址的单子,反手交递给唐熙月。“今日宫家发生的事,四少并没有回家。最终宫家的闹剧,也就不了了之。”他向唐熙月报告着,她想知道的一些事情。“在此之前四少一直在维城,担任帝都国际的执行总裁。至于为何四少突然回来,我还不太清楚。”

“帝都国际?那是做什么的?”

唐熙月已经五年,没有在商场上交集过了,所以对于现在的商界,具体是怎样的,是一点都不清楚。

“帝都旗下的产业很广,包括房产,地产,服装,还有旅游业,跟商场酒店之类的。实力不容小觑。

因为唐家的生意,一直都做得很保守,除了跟宾城的路总合作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人。所以,关于帝都的执行总裁到底是谁,我之前也没有注意。

而且,帝都的管理者一直都很神秘,若不是这一次四少突然回丰城,还自报了家门,可能商场至今也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现下高贵尊荣的身份……”

一路上林康都在向她报告,关于宫瑾宸在维城的一些事。可是她听得很乏力。只因都是商界的事情。她现在只想关心他那个人。所以还没有到宫瑾宸住的地方,她就困得睡着了。

昨天晚上一夜她都没有睡好,也只有在这会儿,她感觉自己就快到他身边了,她的心才会得到一些安稳。

“小姐……”

车子停在一栋别墅的大门口,林康犹豫了好久,才准备叫唐熙月。

唐熙月从睡梦中惊醒。

“到了吗?”她感觉脑子有些晕沉,出门的时候,亦悔有担心她吃药,可她还是忘记了。

“嗯。”开着车门的林康,对着她点了点头。

她踏着粉色的高跟鞋迈下车,抬头望着对面的别墅。沿着别墅的围墙,走到大门口去。

别墅不大,只有两层楼高,其中的院子,也是属于那种精致小巧型。不过院子里面的格局,却与她心里想像中的差不多。

一阵微风吹来,淡淡的腊梅花香,沁入心脾。放眼望去,在院子中间的花围中,栽种着两棵还未全谢的腊梅花。

看着腊梅的唐熙月,心里一阵酸涩。乌黑的大眼睛里,顿时泛起了泪光,没想到在他的新房子里,还会栽种着她最喜欢的花。

林康上前按响了门铃,可是好一阵子,都不见有人前来开门。他又连续按了几下。

此时一个中年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请问你们找谁?”中年女人没有立刻为他们开门,只是礼貌的询问。

“我们找宫家的四少宫瑾宸。”林康对她说道。

“不好意思,我家少爷不在家里。请问你们是谁?如果我家少爷回来,我会告诉他一声的。”

“唐家的大小姐唐熙月。”回答的人是唐熙月本人。“你告诉他,他若不出来见我,我就在这里不离开。有些话我需要当面跟他讲。”

“嗯。”中年女人对她服了服身体,然后朝别墅里面走去。

她知道宫瑾宸一定在家里,只是他不愿意出来见他罢了。他还在生她的气,不愿意认她。

就好像宫老太爷在家里,闹了那样的一出,用自己的‘死’,希望引他回家,他都没有回去一样。

他不仅在生她的气,同样也在气宫家的人。但凡宫家的人,曾经对他好一点。外界也不会有宫家四少‘私生子’这个臭名。

他的生没有选择,而他的身份,他亦然没有选择。但让他生活在那个家里的人,却有义务和责任照顾他,保护他。

宫瑾宸听了佣人的报告,慢步到落地窗户前,撩起一点窗帘,通过窗户可以清晰的看到大门口,与林康愣站在一起的小女人。

别墅的院子很小,所以他卧室离大门口的距离自然很近。近得足以清楚的看到,那个女人具体的长相。

唐家的大小姐唐熙月!叶净临昨天说没有查到的那个女人。

女人的打扮,还有穿着,从头到尾都是很精致的那种,与唐家千金大小姐的身份完全相符合。

可是唐熙月这个名字,昨天在机场的时候,他就已经听到过一次了。然而,那个带着孩子出现的女人,却与她判若两人。

第8章唐家大小姐还没死呢

既是唐家身份最高贵的人,为何会亲自来这里见他呢?

他放下手中握着的窗帘,回坐到刚刚那处沙发上,拿起圆形茶几上的商业报纸,查看最近丰城商场的一些动向。

不知过了多久,佣人再一次来到房间门口,恭敬的报告:“少爷,外面下雨了,可唐家那位小姐,依旧还没有离开。”

叶净临比宫瑾宸提前回到丰城,他说想要压制宫家那几位少爷,如果能够依靠唐家,可能会更快一点。

可是这样的话,他的母亲却并没有对他讲过,并且关于唐家的一个字,都未曾与他提起。

他宫瑾宸想要得到的东西,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即便是唐家,他也不稀罕。

叶净临给宫瑾宸打了一个电话,他立刻放下手中的报纸,换了一身衣服就出门。

雨中的唐熙月,终于看到了,别墅院子里的反应。

司机将车子停在了,别墅的门厅口,一身蓝色西装革履的宫瑾宸坐了进去。

“我就知道他一定在家里面。”她欣喜的对支撑着雨伞的林康说道。

“小姐,雨太大了,你去车上等吧,我去拦四少的车。”林康了解她,所以提前把肚子里的话讲了出来。

“不必。”她连看都没有看林康一眼,急切的走到门口的正中。

佣人将铁艺大门打开,黑色的迈巴赫从里面行驶出来。唐熙月张开双臂,强行挡在了门口。

司机不敢撞上去,踩了一个急刹车。

“瑾宸……你下车,我想跟你谈谈,给我几分钟时间好吗……”她冒雨奔跑过去,拍着车子后排的车窗。

“小姐,你别淋着雨了。”林康拿着雨伞为她遮挡着,天空中下着的倾盆大雨。

坐在车中的男人,满脸都是冷漠,对于敲打车窗的女人,一眼都没有瞧一下。

他冷酷的命令司机:“开车。”

“瑾宸你别走,你下车啊……我知道你恨我,你在生我的气,我求你给我几分钟时间……宫瑾宸……”她追着他的车子奔跑,大声的叫喊。

宫瑾宸的车子行驶离开别墅,小女人依旧不愿意放弃,紧跟着车子跑到马路上去。

司机通过反光镜,望向车子的后面。明知道有人在追车,可主人没有叫停,他也不敢擅自停下来。

“小姐,你别在追了,你身上的衣服全部都打湿了,跟你我回去吧。你的身体不好,你这样随时都会犯病的。”林康担心的劝说着她。

“不行,我一定要跟他说清楚。”唐熙月推开林康,跑到银灰色的宾利车前,将驾驶室里的司机拉下来,自己坐进去,开车去追宫瑾宸的车。

宫瑾宸的车子停在了,一家高级会所的大门口。门前有专人迎接他,他在与那人交谈了两句,就直径走了进去。

唐熙月把车子同样停在他的车后,重重的摔上车门,急切的奔跑到门口。

“对不起小姐,请问你有这里的会员卡吗?如果没有是……”不能进去。

“我是唐家的大小姐唐熙月。”她直接说出自己的名字,然后将手中价值千万的限量豪车钥匙,交到那个人的手中,强势的把他推开,踏着高跟鞋迈进去。

唐家的大小姐唐熙月!这个名号已经在丰城,消失了整整五年,如今在丰城有名的不是她,而是唐家的执行总裁唐允娇。

不过门口的小厮,因为那把豪车的钥匙,却没敢去拦着她。

她向前台问到了宫瑾宸他们的包间,直接闯入进去。

包间很大,里面坐着好几个男人,而且身边还左拥右抱着女人,看样子他们聊得不错,宫瑾宸的身边虽然没有女人,但不排斥这样的聚会。

大家一致将目光,转移到门口的小女人身上。

唐熙月身上的裙子,已经湿透了,好在那雪纺纱裙是两层的,并不会走光。可惜脸上为了宫瑾宸,精心化的妆容,已经全部都花掉了。眼下只是一张素颜。

上天让她十九岁就患上脑癌,那种可怕的病魔,一直折磨着她。却还算眷顾她,让她多活了五年。不仅如此,还赐于她天使的脸颊,魔鬼的身材,即便被病魔折磨了那么久,清了清瘦一些,其他的变化都不大。

“世侄,她是你的女伴吗?怎么弄得这么狼狈?”

坐在中间的那个中年男人,盯着旁边的宫瑾宸询问。

唐熙月那双乌黑的大眼睛,泛着幽幽的泪光,一直注视着对面的宫瑾宸。在听到那个中年男人的话时,她才转移目光,落在他的脸上。

她是认识他的,张氏的老总张小健,人如其名,在商场上的名声不太好。当然那仅仅只是唐熙月,五年前对他的看法。

现在他身边抱着两个衣着暴露的女人,想必也不过如此。

“呵呵……果然是年轻人,爱好都不同。既然是四少的女伴,那就叫过来坐坐吧。”

旁边的男人附和起来,怕是他们都忘记了,丰城还有她唐熙月这么一个人。

张小健是宫瑾宸母亲的朋友,确切的说,母亲之前欠他一个人情,现在是希望由他来还。

回维城之前,母亲有交待他见张小健一面,看在母亲的份上,他才会到这里来。不曾想会所里面是这样的情景。

张小健根本就不是在约他一个人,而是连同他的狐朋狗友,一起约了过来。

“我们去隔壁的包间,我想跟你单独谈谈,就几分钟时间。”唐熙月没有理会那些人,直径走到他的跟前,喉咙中的声音,说出来的时候,听得有些哽咽。

“世侄,看来你的女伴很开放啊?大白天的就想约你。是不是我们妨碍到你了啊?呵呵……”张小健取笑般的说道。

宫瑾宸冷着一张脸,修长的手指,端着茶几上的一个高脚杯,优雅的摇晃着里面的红酒液体。

他坐在那里是如此的清冷,周围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扰的气息。即便是那些人,也都离他很远。

对于唐熙月话,他全程充而不闻。

“你就算再恨我,生我的气,想要判我死刑,是不是你也应该给‘犯人’一个申辩的机会?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