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妻攻略总裁老公宠不停

主角:

作者:花重

发布时间:2020-01-14 10:34:43

甜妻攻略总裁老公宠不停完本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傅沉寒姜咻免费阅读

甜妻攻略总裁老公宠不停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臭流氓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本来是想说“我就杀了你”的,但是话一出口,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了:“那你就等着给爷陪葬吧。”

  姜咻睁大了眼睛:“……陪葬?”

  傅沉寒:“傅老太太没跟你说?”

  姜咻咬了咬下唇。

  就连被卖给了傅沉寒,姜咻都是昨天才知道的,其他的事宜她一概不知,应该都是直接跟她父亲商量的。

  姜咻低声说:“……我知道了。”

  她声音本来就软乎乎的,带着点儿奶味儿,小声说话更是甜软的让人心痒。

  傅沉寒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脸上表情不变,“那你是我的童养媳,应该是要陪睡的吧。”

  “……”姜咻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尤其是耳垂,几乎要滴血了。

  因为太惊讶,甚至微微张开了嘴,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傅沉寒继续说:“天黑了。”

  姜咻啊了一声,随即反应过来傅沉寒的意思,她捏紧了拳头,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但是不敢违逆他,只能慢吞吞的挪到了床边,坐到了傅沉寒的身边。

  傅沉寒没说话,就那么看着她。

  他杀过很多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但是很少去观察人,不乏有不怕死的自荐枕席,可他不感兴趣。

  这还是第一次,傅沉寒仔细的打量一个人。

  十八岁的小孩子,似乎哪里都是软乎乎的,眉眼精致,鼻子小巧,唇瓣因为刚刚被咬过,胭脂色上有一条白痕,皮肤白皙粉嫩,吹弹可破,脖子纤长的像是一截最适合用来把玩的玉雕,当是触手生温的,而腰肢更是细的让人怀疑用一点力就断了。

  傅沉寒忽然伸手捏住了她还泛着红色的耳垂,姜咻吓了一跳,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傅沉寒面无表情的欺负那一点红色的软肉,姜咻觉得疼,但是委屈巴巴的不敢说,只能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傅沉寒说:“看着我做什么?”

  姜咻心想要是我打得过你我就不只是看着了,她鼓足了勇气,才憋出一句:“疼……”

  傅沉寒有点惊讶。

  他捏下耳垂就疼?现在的小姑娘都这么娇气?

  但是姜咻的耳垂确实被他捏的更红了,他一松手,姜咻就赶紧捂住了耳垂。

  傅沉寒这个人不愧他喜怒无常的名声,冷漠道:“今晚上你打地铺。”

  姜咻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连耳垂的疼都顾不上了。

  打地铺!这就意味着不用……

  傅沉寒躺到床上,没再理会姜咻,姜咻松了口气,不敢打扰傅沉寒,就像只小仓鼠一样在屋子里东翻翻西找找,最终在在一个柜子里找到了被子。

  四月里还是有点冷的,但是因为傅沉寒的身体不好,屋子里有地暖,姜咻小心翼翼的将地铺铺好,试了一下,发现不冷,轻轻的松了口气。

  她是不足月生下来的,外公费了大力气才把她从鬼门关抢回来,身体很不好,别人感冒自己都能好,她就要在床上躺十天半个月,真的是丫鬟命公主身,所以姜咻不敢让自己生病,她怕她一生病,傅沉寒嫌她麻烦,就不要她了。

第5章小可怜

  要是被傅家退货,她害怕外公会受委屈。

  姜咻不是软乎乎不会反抗的人,要是别人这样对待她,她早就反击了,但是……

  姜咻呆呆的看着天花板。

  将她卖了的是她的亲生父亲啊。

  要是她被赶走,傅家反悔,外公也一定不能再接受治疗,只能等死,姜家也正是用这一点强逼姜咻来傅家的。

  轻轻地叹了口气,姜咻安慰自己其实还好,寒爷也没有传说中的那样见人就杀,现在自己还能躺在暖呼呼的被窝里呢,等之后她多赚一点钱,就可以将外公接出来了。

  床上躺着的傅沉寒突然道:“不准吵。”

  姜咻吓了一跳,赶紧抓紧了被子。

  ……她没有说话呀?

  难道是刚刚的叹气声?

  姜咻赶紧捂住自己的嘴,不发出任何一点声音了。

  但是傅沉寒却像是睡不着了,声音冷冷淡淡的,让人想起枝头的新雪:“你今天来的傅家?”

  姜咻点头。

  傅沉寒:“……”

  姜咻想起傅沉寒看不见,小声的说:“嗯。”

  “验身了没有?”傅家一家子的老古董,要求每个娶进来的女人都必须干干净净,傅沉寒知道,即便是这个用来敷衍他的童养媳,恐怕也是一样。

  莫名的就有点不爽。

  倒不是多在乎姜咻,就是觉得姜咻现在是自己的东西,别人不能碰她。

  姜咻脸红了,好一会儿才轻声说:“……没有来得及,就有人来催了。”

  傅沉寒心情莫名的好了一点,忽然坐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姜咻:“没有来得及?那就我亲自验。”

  姜咻先是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又被他的话吓了一跳,恨不得把自己裹成一个毛毛虫装死,脸红的滴血。

  傅沉寒的声音仍旧是冷淡的:“自己脱衣服还是我帮你脱?”

  姜咻咬着嘴唇,告诉自己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外公不在这里,没有任何人会理会她的小脾气,在这个地方,她唯一能做的只有听话屈服。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是姜咻一双好看的杏眼中还是有了水光,她慢慢的爬起来,低着头不敢去看傅沉寒,白皙细嫩的手指在灯光下白的像是羊脂,慢吞吞的去解黑色的纽扣。

  今天出门的时候,她特意找了一件老气横秋的黑色格子衬衫,扎了两条麻花辫,想让寒爷对自己没那方面的兴趣,但是殊不知此时此刻,她手指白皙,纽扣漆黑,慢慢的解开的衬衫露出里面凝脂一样的皮肉,伶仃的锁骨像是振翅欲飞的蝶,更加让人兽血澎湃。

  

第6章叫叔叔

  傅沉寒眸光沉了沉,这些年多少狂蜂浪蝶往上扑,他除了厌恶还是厌恶,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小丫头的身体勾引到。

姜咻已经解开了第三颗纽扣,露出了里面穿着的粉色小背心,正要忍着羞耻解第四颗,忽然,寂静的房间里响起“咕咕”两声。

  姜咻的手猛然顿住了。

  傅沉寒似乎是笑了:“饿了?”

  刚才是她肚子叫了。

  姜咻将头埋得更低了,声音蚊子似的:“……嗯。”

她一整天都没有吃饭了,早上出门的时候家里根本就没有做她的早餐,到了傅家自然也不会有人给她准备,毕竟在所有傅家人眼里,她可能活不过这个晚上。

  傅沉寒淡淡道:“想吃东西?”

  姜咻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轻轻点头。

  傅沉寒:“你不会说话?一直点什么头。”

  姜咻的手抓紧了被子,好一会儿才说:“寒爷,我饿了……“

  傅沉寒说:“你叫我什么?”

  姜咻睁大了眼睛。

  不叫寒爷那叫什么?大少爷?……老公?

  最后一个她肯定是叫不出口的。

  傅沉寒忽然捏住了她小巧的下巴尖,拇指缓慢的摩挲过她水润的红唇,引起掌下的小东西一阵轻颤。

  “要是我动作快点,女儿应该跟你差不多大。”男人忽然说。

  姜咻:“……”骗子,哪个男人十四岁就生孩子的。

  傅沉寒意味不明的看着姜咻好一会儿,才说:“叫叔叔,就给你吃的。”

  “……”姜咻的肚子又叫了两声,她只好红着脸低声道:“……叔叔。”

  小姑娘的声音软糯甜蜜,像是糯米滋一样黏腻。

  傅沉寒眯了眯眼睛,松开姜咻,随手按下床边一排按钮中的其中一个。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有人敲门,没进来,就在门外面:“寒爷。”

  傅沉寒看着姜咻:“想吃什么?”

  姜咻愣了一下。

  除了外公,几乎没有人会问她想吃什么,外公住院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听到过了。

  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个恶鬼问她……

  姜咻抿唇,夜里也不想太麻烦人家:“随便什么都可以。”

  “听到了?”傅沉寒问。

  门外那人似乎有点惊讶,但还是应了声。

  半小时之后,姜咻吃上了热气腾腾的海鲜粥。

  海鲜粥熬的很稠,米香和海鲜的味道完美融合在一起,鲜甜的味道在舌尖上爆炸开,好吃的不得了。

  傅沉寒看着姜咻跟只仓鼠一样捧着碗喝粥,问了一句:“好吃?”

  姜咻小心翼翼的:“嗯,很好吃的。”

  “我尝尝,”傅沉寒说着,不等姜咻反应,已经低头含住了她手中的勺子。

  姜咻愣住了。

  傅沉寒眯了眯眼睛,“一般。”

  姜咻的呼吸都屏住了。

  因为刚才那一瞬间,傅沉寒跟她之前的距离实在是太近,近到了她可以数清楚他眼睫毛的地步,呼吸可闻。

  男人身上有一股子清苦的药味儿,还有一点说不出来的木质香味,淡淡的,却压得人喘不过来气。

  “吃饱了?”见姜咻不动,傅沉寒又问了一句。

  姜咻赶紧舀了一勺子粥进嘴里,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这勺子刚刚还被傅沉寒用过。

  “……”完了,她觉得自己的脸要起火了。

  傅沉寒似乎是累了,没再提验身的事情,躺到了床上。

  姜咻喝完了粥,进了盥洗室,简单的洗漱过后,躺进了自己虽然不大、但是十分温暖舒适的地铺里,心想,寒爷其实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呀,还给她喝粥呢。

第7章吃药药

  姜咻其实是起床困难户,但是因为和一个杀人狂魔共处一室,她一直害怕自己会被抹脖子,提心吊胆的根本就没有怎么睡,断断续续的睡了几个小时,早上六点的时候就醒了过来。

  姜咻不敢发出声音,怕吵到傅沉寒,她小心翼翼的爬起来,正好看见了躺的规规矩矩的傅沉寒。

  昨天没敢细看,现在清晨的阳光从窗棂里洒进来,斑斑点点的碎光打在他的脸上,让那张鬼斧神工的脸显出一种无暇来,美的令人窒息。

  姜咻从来没有想过会有男人长成这个样子,一点儿脂粉气都没有,反而凌厉阴鸷,但就是惊心动魄的好看。

  姜咻挪开自己的眼睛,轻手轻脚的进了盥洗室,她没有洗漱用品,也不敢问傅沉寒,只好找了找洗手台下的柜子,竟然还真的找到了牙刷,但是没有牙膏。

  姜咻看了看孤零零摆在台子上的牙杯,小心的拿出了里面的牙膏,挤出了一点用水冲掉,才挤在自己的牙刷上。

  偷了傅沉寒的牙膏用,她脸红的不行。

  洗漱完,傅沉寒还是没有醒,姜咻也不知道童养媳该做什么,但是想想古代的时候童养媳几乎就是丫鬟,她应该是要伺候傅沉寒,可是……

  她不敢呀。

  姜咻就有点犯愁。

  这时候,卧室的门开了,一个高挑的男人走了进来,手里是一个托盘,托盘里放着一碗黑乎乎的药,姜咻鼻尖动了动,闻出了黄连的味道。

  平白看见姜咻,愣了一下,随即想起这应该是老太太给爷买来冲喜的童养媳。

  平白本来觉得自己没机会见到这个小姑娘的,谁也没想到寒爷的房里竟然真的会留女人。

  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姜咻,只好一点头。

  姜咻有些拘谨的小声问:“你是来给寒爷送药的吗?”

  平白点了点头,“姜小姐你好,我是爷的属下,叫我平白就好。”

  姜咻点点头,乖乖的站在旁边,也不说话了,小小的一个,特别招人稀罕。

  平白将药放在了一边,低声叫了一声:“爷,该吃药了。”

  姜咻没敢去看傅沉寒,而是打量起那碗药来。

  虽然在姐姐姜薇和阿姨苟玲口中,姜咻的母亲就是个不要脸勾引有妇之夫的狐狸精,但是姜咻的母亲是书香门第的千金,外公是世界闻名的老中医,姜咻自小在医药上面极有天赋,小时候跟着外公住了几年,学到了很多东西,只是苟玲一直怕她抢姜氏药业的继承权,怕她继续学下去成为了和她外公一样的神医,所以在十岁的时候将她接回了姜家。

  但是饶是如此,姜咻在这方面的造诣仍旧不浅,不看药渣,光靠闻就已经闻出了药里面的主要几味药材。

  ……唔,是治内腑损伤的药。

  “小朋友。”带着点寒意的声音响起:“过来。”

  姜咻呆呆的抬头,就看见了傅沉寒那双幽深的眼睛。

  “过来喂我喝药。”傅沉寒坐在床边,淡淡道。

第8章姜家人

  姜咻这才反应过来那个“小朋友”是在叫自己,赶紧挪过去,端起了平白放在桌子上的药碗。

  她犹豫了一下,软乎乎的说:“寒爷,这药里面加了黄连,很苦的,要是一口口的喝,吃饭的时候嘴里都会有苦味儿,还是……”

  “我说,让你喂我喝药。”傅沉寒冷冷道。

  姜咻吓得差点手抖。

  平白:“……”爷今天是被鬼附身了吗??这么苦的东西一口口喝是不是不想活了?还这么凶人家小姑娘!

  看着姜咻咬着嘴唇有点小委屈的侧脸,平白心里叹口气。

  姜咻垂着纤长的眼睫,用天青色的瓷勺舀起一勺黑色的药汁,一股浓重的苦味扑面而来,她皱了皱秀气的鼻子,觉得药有点烫,下意识的吹了吹,才喂到傅沉寒的嘴边。

  傅沉寒看了她一眼,喝了。

  姜咻常给外公喂药,做起这些来倒是挺熟练的,

  但就是不敢看傅沉寒。

  平白站在旁边,看着自家寒爷喝药,觉得口腔发苦。

  一碗药见了底,姜咻刚刚将药碗放下,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外面忽然有人说:“大少爷,姜小姐的家人来了!”

  姜咻愣了一下。

  家人?是说姜世源吗?

  傅沉寒看了姜咻一眼:“想去?”

  姜咻不想见姜家的人,但是如果是父亲后悔了……

  她心里总是有那么一点希望的,于是姜咻点了点头。

  傅沉寒对平白道:“让人准备早餐,吃了东西再去。”

  平白讶异了一下,但是面上没有表露出来,应了。

  姜咻一个人吃了早餐,就跟着人去了前厅,而平白有点疑惑的看着傅沉寒:“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傅沉寒知道他问的是什么,随意道:“挺可爱的,养着玩儿。”

  平白:“……”好好的一个姑娘,怎么跟养猫养狗一样随意?

  但是他也不敢多说什么,道:“姜小姐是私生女,这次姜家来人,估计不是什么好事。”

  傅沉寒顿了顿,道:“你跟过去看看。”

  ……

  前厅里,姜世源、姜薇和苟玲都在。

  姜家也算是个世家,一百多年的底蕴,是京城有名的制药企业,姜世源为人比较中庸,只知道死守祖辈的财产,所以姜氏药业也一直不温不火。

  苟玲是一个富商的女儿,四十来岁的年纪还是保养的很好,画着精致的妆容,穿着价值不菲的长裙,看着很端庄,在圈子里的名声一直都很好,毕竟她接纳了小三的女儿,还一直养在自己身边,不是谁都能做到的,在外人面前,苟玲一向是对姜咻很好的继母形象。

  而姜薇,则是天之骄女了,她成绩好,会弹钢琴,学舞蹈,在学校里是校花,生的和苟玲很像,一张瓜子脸上五官明媚,十七岁正是朝气蓬勃的年纪,但是或许是到了权力巅峰的傅家,她眼睛里带着藏不住的谨慎。

  别说姜薇了,就是苟玲和姜世源,也大气不敢喘。

  傅家并没有主人出来接待,姜家人还没有那么大的脸面,只有几个下人在。

  姜咻踏进前厅,姜世源立刻就站了起来,怒道:“你怎么这么久才来?!”

  姜咻心里还存有的那一点点希望,都在瞬间破碎了。

甜妻攻略总裁老公宠不停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甜妻攻略总裁老公宠不停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甜妻攻略总裁老公宠不停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