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往秦深

主角:

作者:冷暖自知

发布时间:2020-01-14 15:49:40

《一往秦深》(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谢朗秦珂雨

一往秦深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六章我的房子

正在审批文件的夏逸头都没有抬起来一下,不悦地皱了皱眉头,“现在这种小事你都要问我了吗?没空。”

秘书又道:“对方说,她的名字叫秦珂雨。”

夏逸愣了愣,依旧没有抬头,却是转了话锋,“嗯,就今天吧,突然有空了。”

所以,该说他们是有缘的吗?

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开答复的秦珂雨深深叹了一口气,将手机丢到一旁,思考其他的对策。

果然不该抱有太大希望的。

就在这个时候,短信来了。

“傍晚五点,城北东信路153号,时光餐厅,6号包厢。”

她睁大了眼睛,来回看了好几遍,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只要对方肯见面,这么一来,事情酒还有余地了言,还不算最坏的结果!

时间还没有到,秦珂雨就早早的来了。

毕竟是她找那人谈事情,总不能让对方等。

不过,这家餐厅,她还真的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更别说来过。

大门的装饰就已经够华丽高雅,没想到里面更甚,服务态度也是满分。

她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个城市里竟然还有这么高级的地方。

说明来意之后,服务生一边带她来到6号包间,一边告诉她里面已经有人在等了。

秦珂雨不禁有几分讪讪,她已经提前了,没想到还是让对方等了。

低头看了看手表,距离五点还有一段距离。

不过她也没有迟到。

服务生很有礼貌地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男人的声音低沉又有磁性。

秦珂雨只觉得有几分熟悉,但是一下子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

索性不再浪费时间去纠结。

她站定再门口,深吸一口气,整理好仪表妆容,走了进去。

包厢里面的灯光通透明澈。

只见一个男人端坐在沙发上,听见声响,这才抬起头来。

剑眉星目,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脸庞……

很帅,很赏心悦目。

但是秦珂雨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停顿住脚步,睁大可眼睛,提高音量惊讶道:“怎么是你?”

这张脸孔,她百分之百不会认错,的的确确就是昨天晚上那个奇怪的变态男!

“为什么不能是我?”夏逸慵懒地抬起眼眸,挑了挑眉头。

这个女人见到是他,有必要这么夸张吗?

秦珂雨的音量并没有降低,问道:“是你买了我母亲的祖宅?”

夏逸想了想,摊手,“如果你指的是那栋半山腰上的老房子,那就的确如此。”

得到肯定的回答,秦珂雨脸色一变,直接就想要转身走人。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就像是她的噩梦一般,根本不想玩再见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变态男人了。

可是这才刚转身,想到来这里的目的,一下子顿住了脚步。

如果就这么走了的话,母亲的祖宅……

想到这一点,她咬了咬牙,还是重新回过了身,走过去,在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夏逸抑制住心中的情绪,面上没有露出任何的神情,只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秦珂雨深吸一口气,直接说出自己此行的目的:“夏先生,相信你也是聪明人,我就不和你拐弯抹角了。我约你出来,是想要你归还我母亲的祖宅,你付的钱,我也会还给你的。”

“你拿什么还?”夏逸放下酒杯,眯着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面前的女人一番。

秦珂雨连忙缩了缩身子,一脸的警惕,“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你别想其他什么。”

夏逸勾唇一笑,“我可什么都没有说。”

知道自己被戏弄了,秦珂雨顿时有几分怒意,但想到有求于人,也只好隐忍下来,耐着性子问道:“那你是答应了吗?”

夏逸挑了挑眉头,反问:“你觉得呢?”

秦珂雨正了神色,“既然你能出来见我,说明这个事情还是有商量的余地。”

夏逸的双眸亮了一下,不过转瞬,又恢复了平静。

他轻飘飘说道:“据我所知,目前的你,似乎并没有能力还我的钱,那你和我谈的筹码又是什么?”

不愧是商人,就是能掐中要害。

可是,这也说明,她分析的对了。

秦珂雨抿紧了唇,事到如今,她也只能厚着脸皮了。

“夏先生,相信你也不愿意白出来一趟吧。”她扯了扯嘴角,脸颊微微有几分燥热,“钱……我可以分期还给你。”

夏逸脸上的神情依旧没有改变,却是道:“分期?可是,比起每次分期的那些钱,或许我更喜欢那房子。”

听见这话,秦珂雨连忙开口:“你刚刚已经答应我了,作为商人,信用是最重要的。你不能出尔反尔。”

夏逸嗤笑了一声,她倒还是一样的机灵。

想了想,随即回答:“分期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我的公司最近正好有一个项目,我要你的公司来承包它,不仅要完成的好,还要你全程跟进。”

昨天离开之后,夏逸的心情的确不太好,但是一会儿冷静下来了,便让秘书先去调查清楚。

他仔细地想了想,总觉得当初那个小女孩,应该不会变成现在这副放荡的样子。

事情或许有什么误会。

果然,调查之后才发现,秦珂雨并不是昨天晚上在酒吧见到的那个样子,只不过是因为喝醉上头了。

天知道,他得知这个真相的时候,有多么庆幸。

庆幸他找到了她,庆幸她还是她。

他将他不曾参与的这些年她的全部生活通通了解了个遍。

秦珂雨低垂着眼眸,轻轻咬着唇齿,一时间没有说话。

夏逸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她,面上不经意地露出点点温柔。

那熟悉的眉眼,就是他一直在找她的那个人。

几乎可以完全确定了。

“考虑的怎么样了?机会可只有一次。”他收敛起神绪,抬了抬眼皮,装作不在意的模样。

虽然很显然,这个女人似乎没有认出他。

秦珂雨面色一凝,咬了咬牙,把心一横,点头回答道:“好,我答应你。”

夏逸低垂下头,勾了勾唇。

他并不急在这一时,既然已经找到她了,那么,于二人而言,时间还有很多。

现在,来日方长。

秦珂雨伸出手,“钥匙和房产证呢?”

夏逸又是喝了一口酒,摇了摇头,轻描淡写道:“别这么着急,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反悔呢?”

说完,他就掏出手机,拨通了秘书的电话,声音平淡道:“帮我准备一份合同,详细要求我会发邮件给你。”

“什么意思?”秦珂雨见他挂断了电话,皱着眉头问道。

“我可是商人,只有合同对我来说才是最保险的。”夏逸收起手机,勾唇一笑,耸了耸肩膀。

一时间,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不过,很快,外面就有人敲门了。

夏逸动也没有动,低声道:“进来。”

随即,进来一个穿着黑色西装,头发梳的很整齐的中年男人,低着头,走到夏逸身边,问好,“总裁,秦小姐。”

一边说着,一边将一份文件递了过去,很是恭敬的样子。

夏逸很快地扫了一遍,于是递给秦珂雨,“你看一下,没什么问题的话,就签字吧。”

秦珂雨接过来,看了看,随即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问道:“项目时间是十年?这么长?”

“嗯。”夏逸不以为意,漫不经心问,“有什么问题吗?”

秦珂雨将话又咽了回去,忍住了,继续看下去。

毕竟是她有求于人,现在已经没有了讨价还价的余地。

 

第七章签订合同

越往下看,她的眉头皱的越深,抬起眼睛,疑惑道:“要求负责人必须和你时刻保持紧密联系随叫随到?有哪个项目需要这样?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夏逸笑了笑,“我公司的项目就是这样。觉得不妥,你也可以不签,只是,你母亲的祖宅怕是拿不回去了。”

赤裸裸的威胁。

秦珂雨自然也明白是什么意思,深吸一口气,隐忍下来。

直到看完,她想了想,还是质问道:“这个项目似乎并不赚钱啊,为什么一定要和我的小制造公司合作呢?”

夏逸挑了挑眉,面无表情,“这个和你没有关系。你想要保住祖宅,只有这么一条路。现在,你只需要决定,签还是不签。”

傻子都能看出来,这个项目有很多奇怪的地方,何况秦珂雨并不傻。

可是,事到如今,她别无选择。

母亲操劳一生,现今公司也被父亲亏空的快要倒闭,能保住一个是一个。

也算是母亲留给她的念想了,没办法眼睁睁放弃。

咬咬牙,还是签下了字。

一式两份,她将其中一份递回去,“现在可以把东西给我了吗?”

夏逸扫了一眼,拿给现在一旁的秘书,让他收着,然后站起了身,看了秦珂雨一眼,一边朝外走,一边淡淡说:“走吧。”

“嗯?”秦珂雨不明所以,没有跟上去,“去哪里?”

夏逸顿住了脚步,斜眼睨了她一眼,“当然是去睨心心念念的祖宅。你不想去?那也可以。”

虽然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男人要带着她一起去,但是秦珂雨还是站起身,连忙跟了上去。

在车上,两个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气氛尴尬的很。

夏逸目视前方,专心地开着车。

秦珂雨告诉自己不要太在意,尽量不去看身旁的男人,就当作是在坐出租车司机。

她从后视镜一下子就看到了摆在后座的粉红色兔子玩偶,有些陈旧了,看起来买了的时间似乎有点儿长了。

瞥了瞥嘴,收回视线。

从外表以及气势来看,这个男人根本不像会买这种东西的人。

所以说……他果然是一个变态!

车子渐渐驶向半山腰,沿途的风景逐渐呈现出绿色以及生机,空气也变的清新起来。

秦珂雨不禁有几分感慨,她有多久没有来过这里?

似乎久到,连她自己都快要忘记这里是什么样子了。

眼眶不自觉红了红,心中涌现出一股浓厚的情感。

低垂下双眸,自行缓解平静一下心情。

她可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表现出任何的脆弱!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夏逸斜眼看了看她,一闪而过的心疼,收回视线,动了动嘴,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山路有些迂回曲折,所以车子开的比较慢一些。

慢慢的,太阳像是被云朵遮住一般,天空渐渐阴沉了下来,越来越暗。

大风刮的周围的树叶哗哗作响。

天气骤变。

“噼里啪啦——”

就在这个时候,天边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伴随着一道惊雷。

唰的一下就亮了瞬间,很快又暗了回去。

秦珂雨吓了一大跳,脸色一白,来不及多想,反应性地闭上了眼睛,凑过去,牢牢抓住了正在开车的夏逸的手。

她从小就怕打雷,一点办法也没有。

身子瑟瑟发抖,后背直冒冷汗,大脑一片空白。

夏逸始料未及,也是一愣,随后赶紧踩了急刹车。

秦珂雨受到惯性的影响,直接往夏逸那里扑了过去。

夏逸反应很快地接住了她,将她护再怀中。

秦珂雨没有说话,情绪缓和不过来,紧紧闭着眼睛。

周身环绕着男性的气质,让她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察觉到她的希望,夏逸有些心疼,低沉着嗓音问道:“你很怕打雷?”

“嗯……”秦珂雨颤抖着身子,声音听起来很是虚弱。

夏逸就这么将她搂在怀中,没有再继续说什么。

“噼里啪啦——”

窗外又是一声巨响。

秦珂雨一震,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见状,夏逸不自觉的柔和了目光,伸出一只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道:“别怕,有我在你身边。”

与平常的他很是不同。

不得不说,夏逸的话似乎真的有魔力,秦珂雨一愣之后,身子缓缓平静了下来。

她慢慢抬起头来,正好对上了夏逸温柔的眼神。

双目交汇。

她只看到了他,他的眼中也只有她。

气氛一时间有些暧昧起来。

夏逸抿紧干燥的唇齿,咽了咽口水,喉咙滑动了一下。

他突然就觉得有几分燥热,眼睛不自觉就落到了面前女人的嘴上。

应该……很美味的吧?

这么想,便这么做了。

他低头,俯身缓缓将自己的双唇覆盖上去,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

秦珂雨还沉浸在害怕的情绪中,眼睁睁看着男人靠近,触碰,直接就愣住了,没有推开。

男人的气息很近,环绕在周围,满满都是,气氛一下子变得暧昧起来。

 

第八章计划

秦珂雨睁大了眼睛,几秒之后,反应过来,连忙将人给推开。

她这是怎么了?!

夏逸一顿,没有说什么,却是感觉到心情大好。

轰隆作响的雷声让秦珂雨瑟缩的往旁边凑了凑,她的唇上似乎还停留这面前这个男人的气息,面上闪过一丝绯红。

秦珂雨回到位置上坐稳,靠在车窗的边上撇过脸去,刚刚那一吻的触觉让她记忆犹新,她免不了有些尴尬。

心里虽然早就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但是面上却仍旧要强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来,她捏了捏手指,淡淡开口,“请你放尊重一点。”

夏逸看着她这宛如害羞小兔的模样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没说话,径自开车。

秦珂雨偷偷打量着夏逸,刚毅的侧脸深深印在她的脑海里,心里仿佛敲击着猛烈的鼓点。

夏逸察觉到她的目光,用眼角的余光看见她那露出的一截白皙颈脖,扬唇一笑,事情似乎越来越往有趣的方向发展了。

去那栋别墅的路程不长,十几分钟的路程对于秦珂雨来说却像走了一辈子似的。

她靠在车窗边躲避着夏逸,怕夏逸再对她做出什么举动,然而夏逸只是开车,一言不发。

到达别墅后,秦珂雨忽然有些困倦,别墅位于一个稍微有些偏僻的地方,附近环山,虽然要是真住在这里交通不便,但是每天都能呼吸到新鲜空气。

秦珂雨一踏下车就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了,这真的是她母亲留下来的别墅吗?

木门斑驳不清,到处长满了枯草,窗户早就碎成了一片一片的,秦珂雨不小心踩到一块掉落在地上的玻璃碎片,发出清脆的声音。

她有些慌了神,这个祖宅从母亲去世之后父亲就不再让她过来,秦珂雨一直以为这里就算没人居住,也应该有人定期打扫,怎么也不至于沦落到这么凄凉的地步。

这…这可是母亲留下来最后的念想啊!秦珂雨眼眶有些红了,父亲就一点都不上心?

秦珂雨的手抚上已经老旧的木门,心里一阵酸涩,她小时候其实常和母亲来此处度假,满满的都是回忆。

“吱呀——”她一把推开木门,木门重重的抖了两下带起灰尘一片,些许灰尘落在她鼻子里,把秦珂雨呛的咳嗽了好几声。

进门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巨大的圆桌,上面蒙了薄薄的的一层灰,秦珂雨伸手擦了擦,落得一手的灰。

母亲的音容笑貌浮现在她脑海里面,幼年时,母亲最喜欢的就是摸着她的头发给她讲各种各样的故事,想到这里,秦珂雨又动容的想落泪。

夏逸察觉出秦珂雨的异样,钥匙在手中转了个圈递了过去,“钥匙。”

秦珂雨稳稳的接住了他抛过来的钥匙,眼底闪过一丝欣喜,“那…过户手续?”

夏逸没看她,而是四处打量着这栋房子,漫不经心道,“过户手续等我们合作成功我会转给你,钥匙你先收着。”

秦珂雨攥紧了钥匙,她有些无奈和不安,面前的夏逸让她猜不透,他就像是一个迷一般的男人,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探究他的背后,可又浑身冰冷让人难以接近。

秦珂雨走上了二楼,楼梯发出轻微的摇晃声,把她吓了一跳,她在心里打定主意以后一定要好好修缮这里。

而另一边,白色的柔软大床上纠缠着一对身体,女人妖娆的身段让人血脉喷张,她嘴里发出轻微的喘息声,满室旖旎。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秦珂晴和谢朗。

秦珂晴挡住了谢朗的手,腿勾在他腰上轻轻晃动,诱惑的凑到他耳边轻咬一口,“你说我姐姐在床上是不是也是这么勾人?”

谢朗本来正想拉着秦珂晴再翻云覆雨一番,可听见姐姐两个字瞬间冷了下来,“好好的提她做什么?”

秦珂晴对他态度的转变显得不以为然,依然问道,“是不是?”

谢朗被她问的没办法,只好哄道,“我对她那种木头可没什么兴趣,你才是磨人的小妖精。”

他又怎么会说,他从来没有碰过那个女人呢?

谢朗掰过秦珂晴的脸让她直视自己,俯身在她唇上研磨,秦珂晴轻笑着推开了他,冷哼一声,“你也就是嘴上会说,实际行动什么也没有。”

“我对你这一颗心可是日月可鉴,实际行动…我们刚刚不是身体力行过了吗?”谢朗继续花言巧语,他在哄女人这方面一向很擅长。

秦珂晴啧了一声,推开坐了起来,却被谢朗一把揉在怀里,“我说的实际行动,是问你什么时候公开,你不要懂装不懂。”

谢朗闻言兴致全无,松开了秦珂晴,“这又不是我想公开就能公开的,你耍脾气也得看看实际情况吧。”

“实际情况?”秦珂晴反问一声只觉得可笑,“我和你在一起名不正言不顺的,等你和我姐婚事公开了我是不是还要落个勾引姐夫的小三名头?”

谢朗觉得秦珂晴实在是无理取闹,却又不能对她发脾气,只好耐着性子解释,“现在哪里有什么办法?你自己也知道你姐姐和我有婚约,虽然没有夫妻之实但是好歹明面上我是他未婚夫,就算现在大众面前没有公开,但是两家人心里也是一清二楚。”

谢朗顿了顿,发现秦珂晴脸色缓和了一些,补充道,“我要是现在公开和你的关系,不仅你要被人诟病怕是我也脱不了干系。你姐姐那边还好说,我要是行为不检点被发现了势必要影响双方家族。”

秦珂晴闻言一愣,谢朗说的这些她不是不明白,但是她就是想要公开,好打自己姐姐的脸,让她知道自己的未婚夫早就成了妹妹的囊中之物。

“那照你这么说只要她在你之前被发现行为不检点不就好了?”秦珂晴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丝神秘的笑,“你妈又不喜欢她,知道她行为不检点之后肯定不愿意让她进谢家,这样你就有理由取消婚约,外人也没法说你。”

谢朗点了点头,“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你也知道你姐姐那个人…”

谢朗话还没说完就被秦珂晴的动作吸引住了,她裹了个毯子就跑下床去翻自己的包,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找什么?”谢朗好奇的问了一声。

“找一个能让你脱离苦海的东西。”秦珂晴狡黠的笑了笑,从包里拿出了厚厚的一叠照片。

“到底是什么东西?”谢朗更加好奇。

秦珂晴一甩手把一叠照片挥在谢朗面前,脸上满是沾沾自喜的笑意,“照刚才的说法,只要她出事不就好了?你自己看看她在外面做了些什么好事。”

秦珂晴捂着嘴咯咯直笑,掩不住的欣喜,“到时候解除婚约,皆大欢喜。”

谢朗莫名其妙的拿起那一叠照片察看起来,照片上的主角都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秦珂雨。

灯光昏暗的酒吧里面,秦珂雨正和一个高大的长相英俊的男子拉拉扯扯,两个人贴的极近,看起来像是情人间的调情,暧昧极了。

谢朗惊讶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保自己没看错之后气愤的甩掉了手上的照片,“你什么时候拍的!”

秦珂晴见谢朗生气的模样很是满意,笑道,“这就是昨天晚上拍的,现在也该认清她的真面目了吧?”

“这…这怎么会?”谢朗虽然不是很了解秦珂雨,但是秦珂雨这个人每天都是家和公司两点一线,从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现在这叠照片把他震惊到了。

秦珂晴拍了拍手,爬上床凑到谢朗身边,握住了他的手,“怎么样?这个主意不错吧?”

谢朗烦闷的甩开了她的手,他现在可谓是气急败坏,虽然秦珂雨和他根本就是一场交易,但怎么说也是自己的未婚妻,现在却被拍到去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

这不是不给他谢朗面子吗?这顶明晃晃的绿帽子让谢朗气的火冒三丈,他几乎想迫不及待的把这叠照片甩在秦珂雨脸上质问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谢朗伸手就去拿放在床头的手机,却被秦珂晴眼明手快的拦住,“你这是做什么?”

谢朗闷闷不乐的甩开秦珂晴的手,“打电话给你姐姐,我倒要看看她怎么解释这叠照片!”

秦珂晴一把抢过谢朗的手机,柔着声音撒娇,“你问她做什么?你难道天天就想对着她吗?”

谢朗沉默,秦珂晴委屈巴巴的眨了眨眼睛,声音里带了哭腔,“刚刚还说要用实际行动,现在又忘记了?还是说你根本不想娶我?”

谢朗盯着被秦珂晴握在手里的手机,点了点头,“行行行,你说吧,打算怎么办?”

秦珂晴见谢朗被自己说服,顿时喜笑颜开,“你就直接把照片给你妈看,到时候这照片铁证如山,她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可是…万一她到时候反咬我们一口怎么办?”谢朗想起来上次自己和秦珂晴在一起被她撞破的事情。

秦珂晴摆了摆手示意不用担心,“她又没证据,就凭她一张嘴谁信啊?”

虽然从计划上来看她提出的办法是很完美,证据确凿的情况下秦珂雨也确实百口莫辩,但不知道为什么谢朗的心里总是隐隐约约透着一股不安。

晚上谢朗回家的时候,直奔秦珂雨的房间。

但当他伸手握住房门的门把手时,是身体却顿住了。他没想到秦珂雨的房门已经上了锁。

回身看了看鞋柜。今天她出门时穿的鞋子正整齐的摆放在鞋柜上,他由此得知秦珂雨已经回家了。

眸里是满满的怒气,狠狠盯着紧锁房门,仿佛能烧出一个洞来。

秦珂雨,你就这么防备我么?

薄薄的嘴角挂上一丝冷笑。

今日白天秦珂晴让自己看照片的时候,生气之余并不忍心同意秦珂晴的话将那些照片拿给母亲看,急忙赶回来就是想跟你好好谈谈,听听你的解释。

可是,秦珂雨,你就用这种态度对我!

紧闭的房门如同一堵墙,将谢朗生生的隔绝在秦珂雨的世界之外。

谢朗生气之余一拳头砸在墙上。

好!秦珂雨!既然你能在我的眼皮底下毫不顾忌自己的身份做出这种事!那你也要做好承受这些事情的代价吧!

嘴角浮上一丝残忍,转身便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第二天是谢家和秦家两家聚会的日子。

为了能时常联络两家的感情,每月固定的一天,两家轮流着在这一天做东,迎接着亲家的到来。

这个月做东的是谢家。

在这一天,秦珂雨要装作跟谢朗很恩爱的样子出现在众人面前。每到这一日,秦珂雨必定心中烦闷,郁郁寡欢,可是,还是得强颜欢笑。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样子,她要提前练习无数遍才能不被自己恶心到。

因为是正式的聚会,穿的衣服肯定不能太随便,打开衣橱瞄了几眼,迅速的从礼服那格里拿下一件宝石蓝的抹胸礼服,照着镜子将礼服穿好。

坐在化妆台前化上适宜的妆容。

伸手打开了房门。

一往秦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一往秦深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一往秦深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