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先生相思已入骨

主角:

作者:湛王妃

发布时间:2020-01-14 17:03:59

《顾先生相思已入骨》(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简宁顾景臣

顾先生相思已入骨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006】醒了?

“嘶——”

简宁醒来,身体像被车碾过般疼,她想翻身,却动不了,被什么东西压迫着,她觉得渴,难受地睁开眼,发现房间里很暗,窗帘拉得很严实……

接着,意识渐渐恢复,她感觉到背上的火热温度,垂下眼睛,她看到一只男人的胳膊自背后伸过来搭在她的腰上,大手毫不客气地掌着她。

简宁睁大了眼睛,呆了。

然而,简宁的惊愕和恐惧却不只是因为这只侵犯的大手和背后还没看清面目的男人,而是因为自己左胸口处的那颗陌生的胎记——

红色的朱砂痣,半个指甲盖大小,形状像极了一颗“心”。

她什么时候有的这个胎记?

难道昨天真的被下药了,被那个恶心的老男人糟蹋了?然后,他在她身上……

不对!

简宁很快发现自己的猜测大错特错,这身体凹凸有致,漂亮得过分,皮肤胜雪,嫩滑如缎,如果忽略上面深深浅浅的青紫痕迹的话……简直是上天最完美的恩赐。

这,是在做梦么?这绝对不是她的身体!

像是为了帮她确认一般,那只大手忽然用力,简宁不由自主地随着他的动作轻唤了出声。如果不是她的身体,她怎么会有反应?

身后的男人听到她的声音,身体更紧地贴了上来,他滚烫的呼吸贴着她的耳根处,嗓音低沉魅惑:“宝贝儿,醒了?”

睡眼惺忪的男人声音里满是磁性,与平时差距很大,然而,简宁却在听到他这句话时惊愕地扭过身去。

见简宁半个身子扭过来,呆呆地望着他,跟见了鬼似的,顾景臣勾起唇角:“小宝贝儿,身体柔韧性不错,腰也软,学舞蹈的?”

他只是随便问问,她答不答都无所谓,索性将她的人彻底翻转过来,与他面对着面。“你……”简宁本能地一惊,男人兴致来了,不管她愿意不愿意,他邪魅的双眸居高临下地望进她的眼睛,很快,他古铜色的皮肤上便泛起一层薄汗。

简宁睁大眼睛,双手掐着男人宽厚的肩膀,指尖深深地扎进他结实的皮肤里,双眼一眨不眨地与男人对视,好像要将他看穿,从里到外仔仔细细看个明白。

可是,看着看着,简宁的视线渐渐模糊,头顶处男人的样子也淹没在一片水汽里,分不清他是谁了,也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了……

“小宝贝儿,怎么哭了?不舒服么?”顾景臣状似关切地低下头问着,呼吸离得近,火热地喷在简宁的脸上,依旧放肆如初,可见他根本不在乎她舒服还是不舒服。

简宁想,她肯定是疯了,或者一早就已经死了,所以,才又梦见和顾景臣的初夜。

【007】别人的身体

顾景臣这个人,伴着某些刻骨铭心的疼痛,让简宁一直无法忘却,这些年很多次梦到他,却没有一次像现在这般清晰、露骨。

“小宝贝儿,你怎么了?”顾景臣英俊无匹的脸一会儿离她近,一会儿离他远,汗水滴在简宁的脸上,薄唇若有似无地掠过她的脖子、脸颊、唇边,时而亲吻,时而啃噬,全随他高兴。

“小宝贝儿,哭得梨花带雨的,真可怜。”顾景臣用爱怜地吻去简宁眼角划过的泪水,他的脸上挂着笑,温存魅惑,轻易便可让女人动了心。

简宁浑身发抖,两只手揪着床单,松开又握紧,握紧又松开,脸埋在柔软的枕上,因为剧烈喘息和无法控制的泪水而险些窒息。

梦中的顾景臣已变得如此禽兽,就像简宁早已破碎不堪。顾景臣褪去少年时期的青涩模样,床榻上的功夫也练得娴熟精进,不可能再出现初夜时那种尴尬了。

等到顾景臣终于够了,抱着简宁颤抖不止的身子,粗哑着嗓子贴着她的耳根处道:“我最讨厌在床上哭的女人……”

简宁的双眸空洞地望着床头,所有感官都那么真实,不像是梦,极致欢愉和痛苦的战栗都如此清晰可辨,包括顾景臣刚才说的那句话——

最讨厌在床上哭的女人。

呵呵。

“不晓得他还记得吗?曾用力去爱的春夏。不用说话,雨一直下,两个人那么傻……”

忽然一阵铃声响起,女人独特的声线轻轻地唱着,可真有点应景。

“宝贝儿,接啊。”顾景臣见她发呆,顺手捞起柜子上的手机,丢给了简宁,毫不留恋地从她身上起来,扭了扭脖子,往浴室走去。

“他还认不认得我,如果有天再相遇。他还记不记得我,曾经是他的唯一。他还留不留着我,写的那句我爱你……”

手机铃声里那个女人开始歇斯底里地追问、猜测,歌声反反复复地将往事拽出记忆,简宁没有接电话,转头朝浴室的方向看去,门紧闭着,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

“真的没关系,也至少我们一直拥有同一个秘密和同一段回忆,他还认不得认得我……”

忽然“卡擦”一声,浴室的门开了,简宁吓了一跳,捏紧了手机,一眨不眨地对上顾景臣的眼睛。

顾景臣探出来半个身子来,古铜色健硕的胸膛上点点水珠往下滚着,下巴上一圈白色泡沫,那双深邃魅惑的眸子冷冰冰的,满是不耐烦:“宝贝儿,别再让我听见这该死的铃声!”

说着,又将浴室的门摔上了。

连不耐烦的时候都可以将“宝贝儿”这个词喊出口,顾景臣是,傅天泽也是,男人真是奇妙的生物。

手机屏幕上,“严妍”这个名字还在闪着,简宁刚要按下接听键,铃声却先断了,那边已经挂了。

她并不认识这个人。

简宁试着起身,身体却火辣辣地痛着,人早已被顾景臣毫不怜惜的热烈碾碎,可大腿上有一处明显的伤痕,是用什么东西扎伤的,留下了一道新结痂的口子,朱砂痣一样惹眼。

朱砂痣?

简宁猛地低头朝胸口看去,那颗心形的胎记还在,她伸出双手,发现这只手纤细白皙,可指甲很长,而简宁从事服装设计,习惯性地不留任何指甲……还有这长及胸口的黑发,简宁自三年前起便一直留着短发,连与傅天泽结婚的时候也是如此。如果要细细追究起来,全身上下简宁都找不到任何熟悉的地方……

简宁用双臂环着身体走到穿衣镜旁,在看到镜子里映出的那个人影时,她惊恐地睁大了眼睛——里面那个人,是谁?

不仅仅是身体,连那张脸也异常陌生,明媚动人的眉眼,不点而红的完美唇形,五官绝美,皮肤白皙。唯一美中不足的应该就是稍稍稚嫩些的脸蛋,带着点可爱的婴儿肥,可是,也正因如此,才让她绝世的美貌中生出了惹人爱怜的稚气。

小腹处幻觉般传来疼痛感,简宁蹙起眉头,伸手抚上去,镜中人和她做了一模一样的动作。忽然,像是出现了幻觉,简宁仿佛看到小腹处开出了血淋淋的花,那血越染越大,渐渐地将她整个人淹没,鼻端都是血腥味和烧焦味,还有八二年的拉菲……

“咚”的一声,简宁朝一旁栽倒,撞到了柜子上,她扶着柜子勉强站稳,用力掐着自己,疼,很疼,这不是梦……简宁的身子一点一点滑坐在地上……如果不是梦,那她的爸爸妈妈……

浴室哗啦啦的水声陡然一停,顾景臣拉开门走了出来,下身围着一条白色浴巾,看她坐在地上,也不管,只是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往沙发上走去,顺手将电视打开。

他漫不经心地按着遥控器,对着简宁的方向道:“虽说是我救了你,免了你被一群糟老头糟蹋的下场,可昨晚我做得很舒服,今天早上也算尽兴,照规矩,桌子上的支票拿去吧。”

简宁还没缓过神,听到这里,转过头望向顾景臣。

顾景臣被她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逗笑了,顺手丢了遥控器,往沙发上靠去,长臂舒展开,问道:“怎么?你是哑巴?从早上起没见你吭一声儿,昨天晚上不是很会说么?初夜嘛,如果嫌少的话,告诉我。”

他将支票甩给她。

轻飘飘的一张纸,居然准确无误地飘落在简宁的脚边。

简宁盯着上面熟悉的笔迹写下的数字,忽然扯开唇角笑了笑,真是笔不小的数目呢,够买她的初夜了。

她将那张支票捡起来,一眨不眨地瞧着,缓缓地张口道:“您出手真是大方,多谢打赏。”

这声音是简宁发出的,却让简宁异常陌生,带着江南女子的软糯和十七岁的女孩特有的怯生生,若仔细听,应当可以听出其中还夹杂着隐隐约约颤抖的鼻音。

“不晓得他还记得吗?曾用力去爱的春夏。不用说话,雨一直下,两个人那么傻……”

这时,手机铃声又响了,方才简宁将它丢在了沙发上,这会儿顾景臣抬眼就看到了,屏幕上闪过一个名字,他忽然什么都疑惑都解开了似的,笑了一声,念道:“阿尘,阿尘……宝贝儿,昨天晚上你一直叫着他的名字,男朋友么?”

【008】她已死

昨天晚上她一直叫着“阿臣”?

呵。

简宁望着顾景臣的脸,惨然一笑。

好一个荒诞不羁的梦。

见她又哑巴似的不说话,顾景臣将手机丢给她,颇不耐烦道:“钱也拿了,带上你的东西走吧。”

前一秒还关心来电话的是不是她的男朋友,他抱着怎样幸灾乐祸的心态,简宁不得而知,这会儿却冷漠无情打发她快走,这也许就是顾景臣的乐趣所在。

手机摔在简宁脚边时,铃声已经不再响了。

简宁看着地上乱七八糟被撕成碎片的布料,真无法相信有一天,她会如此屈辱地当着顾景臣的面,捡起那些肮脏破碎的衣服一件件穿上。

待简宁穿好勉强可以蔽体的衣服,再转头看向顾景臣时,他的眼睛直视着电视画面,根本不屑看她一眼。

简宁恍惚地拾起地上的女用包包,正要走,电视里传来女主播清晰的声音:“距离‘盛世豪庭’酒店的特大火灾案已经过去三个月了,此次火灾不仅有许多无辜的客人被烧伤,著名时装设计师简宁与其父简氏集团总裁简正业均在火灾中不幸丧生,简宁的丈夫傅天泽先生自火灾后一直处于抑郁中,不肯接受媒体采访。今日记者拍到傅天泽先生独自一人前往蓝山公墓悼念妻子和岳父,神情十分灰暗,显然打击不小……”

简宁的脚步猛地顿住,死死地盯着电视里傅天泽那张伪善的脸,记者还给了一个特写镜头,是傅天泽正对着她和爸爸的墓碑,墓碑上她的照片对着傅天泽笑……一切都不是梦,那场谋杀和之前处心积虑的算计都是真的,她已经死了,爸爸也死了,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

“啪”的一声,电视屏幕突然黑了,所有沉痛哀悼的画面都消失不见,简宁下意识地朝顾景臣看去,他手里拿着遥控器,面无表情地盯着黑色的屏幕,显然是他刚才按了电视开关。

简宁勾起唇角,她真想知道,她死了,顾景臣是怎么想的。果真如他所愿,他们这辈子都见不到了。

顾景臣抿着唇呆坐着,剑眉深锁,忽然看到一旁的简宁正看着他,他眯起眼睛,冷冰冰地扫向她,眸中的寒意积聚,与床上的温存模样完全不同,声线也极低:“滚出去!”

简宁怅然一笑,顾景臣不高兴了,他从来是个喜怒无常的人,这会儿的发怒是因为她赖着不走,还是因为简宁死了?

那个高贵的不可一世的跋扈大小姐总算死了……现在,她是谁?无论是谁,都和顾景臣没有半点关系!

简宁很识时务,再不等顾景臣驱逐第二遍,她拉开房门,忽地又定住脚,将手里捏着的那张支票撕几下成了碎片,毫不心疼地朝身后抛去,纸屑纷飞中狠狠地摔上了房门。

走出酒店,天才刚亮,往来的人并不多,可每个人都注视着她破碎的衣服窃窃私语,简宁不知道要去哪里,走着走着,看到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药店,她下意识地走进去。

“请问你需要……”

“事后药。”不等柜台前的中年妇女问完,她就脱口而出。

十七岁的女孩穿得这么成熟又弄得狼狈不堪,且买避孕药一点都不掩饰羞愧,本来还对她有些同情的女人们互相递了个眼色,将避孕药往柜台上一扔,指桑骂槐地嘀咕道:“现在的小姐都打扮得跟高中生似的。”

“年纪轻轻就出来卖,也不知道多读几年书,没皮没脸的。”另一个接了话茬。

简宁面色如常,从陌生的背包里翻出一个简陋的零钱包,付了钱。又买了瓶水,就着凉水将避孕药吞了下去。走出药店很远,那些议论的声音还追着她。

太阳逐渐从这个城市最高大的建筑背后缓缓升起,街面上的人也多了,很多家长牵着孩子朝她走来。

简宁觉得奇怪,一回头才发现她的身后是一处游乐场,穿过镂空的围墙可以看到游乐场上空飘着几个大大的氢气球,上面写着:“宝贝,儿童节快乐。”

她死的时候是3月7号,今天,是六一儿童节。

“妈妈,她是谁啊?”

一个稚嫩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哦,她是个明星,叫沈露。”

听到这个名字时,简宁已经看到了游乐场上方的大屏幕上出现的沈露的脸,沈露坐在一群孩子中央笑靥如花,抚摸着一个孩子的头发,用娇嗲的声音笑道:“孩子是上帝送给爸爸妈妈最好的礼物,每次见到孩子都让我的心头一片柔软,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小宝贝们开开心心地玩吧!姐姐和你们在一起哦!”

“沈露姐姐好漂亮啊!妈妈,妈妈,我们进去吧!”孩子快乐地笑起来。

大屏幕里重复播放着刚才的画面,简宁的指甲紧紧抠着手心,死死地盯着沈露那张笑脸——

沈露和傅天泽都活得好好的,一个虚伪地在她的坟前做戏,一个对着所有公众展露她天真无邪充满爱心的样子,没有人知道他们满手血污丧尽天良!

“不晓得他还记得吗?曾用力去爱的春夏。不用说话,雨一直下,两个人那么傻……”

这时,手机又响了。

简宁努力平息着心头将要汹涌而出的滔天仇恨,看着手机上闪烁着的“严妍”这个名字。

这是她第二次打来了。

简宁犹豫着按下了接听键。

顾先生相思已入骨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顾先生相思已入骨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顾先生相思已入骨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