镌刻

主角:

作者:一只淡水鱼

发布时间:2020-01-14 17:25:55

《镌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萧戈

镌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六章尖嘴鹰

站在一旁的杰森怒火熊熊,一把尖刀在手掌中如穿花蝴蝶:“玛蒂尔达,你只要说一句话,我就将这小子扔回冰山悼去,他就应该从哪里来,滚回哪儿去。”

萧戈的眼光甚至没有望向杰森一眼,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玛蒂尔达霍的站起身来:“杰森,请你有多远滚多远,我不想看见你。”

奇科夫无奈的看着这三个孩子,苦笑一声,径自去研究向呼伦贝尔的地图。

呼伦贝尔,是圣巴隆大陆西部的一片沼泽地,这片处于沙漠之中的湿地面积辽阔,蓝淖尔、巴比伦、赐天域三大帝国成不规则的三角形将这片区域包围其间,被四周的沙漠围绕其中,但无论沙漠怎么肆虐,呼伦贝尔依然静静的矗立其间,从来没有被沙漠吞噬过。

传说,呼伦贝尔沼泽是女神索菲亚的洗漱之地,每年大量的雨水倾洒在湿地中央,跟周围的沙漠干旱的气候泾渭分明,成了西部干旱气候中的一片奇迹。

正因为独特的气候跟地理条件,呼伦贝尔沼泽中生长着大量的奇异植物跟魔兽,是一片最危险的区域,很多猎人宁愿前去大陆南方的红岩森林,也不愿涉足这片死亡沼泽。

奇科夫为了这次远行,做了充足的准备,不仅买了一辆舒适的大车,还准备了大量的食物跟水,按照奇科夫的计划,这是一次舒适的旅程,而客户为此多付出的二百个金纳尔,让奇科夫许多天都处在喜悦当中。

在杰森的精心照料下,黑马的伤势也很快好转。

几天后的早晨,天色刚刚蒙蒙亮,众人便起来洗漱,简单的吃了点客栈的早粥,奇科夫便催促大家赶路,而萧戈,更是不发一言,独自钻进了马车。

奇科夫一扬手中的马鞭,马鞭在空中啪的一声爆响,开启了众人的呼伦贝尔之行。

车厢内气氛尴尬,玛蒂尔达眼神巴巴的看着萧戈,而杰森的眼光,则看着气呼呼的妹妹,萧戈将车厢的帘布拉开,目光落在原野上,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只有驾车的奇科夫,会突然高兴起来,大声唱着一些三人并不熟悉的歌谣,歌声在旷野中远远传了开去,苍凉厚重,蜿蜒曲折。

一直到第十天黄昏,视线中终于看见了荒凉的戈壁滩,奇科夫下车检查了一下,终于欣喜的冲车内说道:“杰森,玛蒂尔达,折小子。我们到了呼伦贝尔了。”

听到声音的三人从车内翻身下来,放眼望去,一大片一大片的枯黄杂草零落的生长起伏不定的戈壁滩上,更远处,是起伏的黄色沙漠,不要说人烟,就是动物也没看见几只。

“叔叔,这就是呼伦贝尔?”杰森郁闷的嗡声问道:“难道这黄色的沙滩下面其实是一片沼泽?”

“你这个笨蛋。”奇科夫伸出手来,轻轻的在杰森头上敲了一下:“这儿是沼泽外围的沙丘,距离沼泽还有半天的路程呐。”

奇科夫的心情显然很好,一边哼着不知名的歌谣,一边用粗糙的大手将冰狼血卸下,又满满的饮了黑马一大碗清水,这才停下口中的歌儿,冲一旁的三人朗声说道:“接下来。我们就要进入沼泽了。”

玛蒂尔达看起来要比几天前更要憔悴,几天来,她尝试了无数次,希望能跟萧戈坐在一起,好好的告诉这个男孩自己并没有恶意,但萧戈除了冷笑,并不理睬凑上前来的玛蒂尔达。

这在杰森眼里,简直是一件不可理喻的事情,萧戈是一个怪胎,玛蒂尔达更是一个另类,从冰原上捡来的孩子,随便扔在哪里也就是了,犯不着去受这份折腾。

若不是玛蒂尔达几次三番阻止,杰森都想用手中的刀柄好好敲打一下眼前的小子,让他知道没人有义务承受他的蔑视。

奇科夫将冰狼血从车上卸下来,又负在马背上,这后边的路程不能乘坐马车,只好靠这匹捡来的马儿。

好在萧戈的马儿耐力极好,几天来,除了休息,就一直不知疲倦的载着众人行走了一千多行里。

刚刚将冰狼血弄好,奇科夫就看见从沙丘后边转出七八个人来,这些人身上衣衫破旧,发丝蓬乱,每个人手上都拿了武器,胸前挂着猎手勋章,在阳光下反射着银色的光芒。

显然是一个猎手团。

猎人公会在蓝淖尔帝国成为最大的组织,并不是运气使然,帝国北部的冰原猎场,南部的红岩森林,西部的呼伦贝尔沼泽都是蜿蜒千里的狩猎场所,无数的魔兽栖息在这些原始的、人类至今都没有探明全部的地方生息繁衍。

而魔兽身上的皮毛骨骼,甚至魔核,都对人类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像是尖嘴鹰的嘴巴,就是一种千金难买的冶炼材料,掺杂了尖嘴鹰嘴巴的铁剑,重量上可以减轻百分之三十,强度更是成倍增加,而价值则以百倍计。

利益是最好的驱使,无数的赏金猎人们组成小队,在原始的狩猎场所内寻找珍惜的魔兽跟奇珍异宝,用来换取高昂的利润,这也造成了猎人公会的繁荣。

看到猎手团,奇科夫直起身来,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些人显然是要准备进入呼伦贝尔沼泽,若是能跟自己等人搭个伴,或许自己等人在沼泽内就会多一些保障。

多年的战场生涯让奇科夫对伙伴有一种盲目的信任,毕竟,在战场上,战友是可以托付后背的人。

猎手团的人显然也发现了奇科夫等人,赏金猎人们相互之间看了一眼,快速朝着奇科夫等人而来。

等到近了,奇科夫才发现,猎手团的胸前勋章上写了两个大大的银色字体:赤虎。

银色勋章,代表的是猎人公会三级勋章。

一般的猎手团,在成立之初,除了由自己取一个名字注册在公会,公会并不负责勋章的制定,除非猎手团完成公会内的若干个发布任务。

只有完成任务后升级到一级猎手团,公会才会专门制造猎手团的专属勋章,有了公会勋章的猎手团,才会得到公会的真正承认。

而三级的猎手团,最少是在猎人公会发展了十数年以上,这比起奇科夫这位半路出家的猎手,不知道资格老了多少倍。

 

第七章赤虎团

就在奇科夫打量猎手团的时候,猎手团的众人也快速接近了四人。

萧戈两只眼睛瞪视着从山丘上奔行而下的七八个人,心中忽然升起一丝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不同于玛蒂尔达给自己的感觉,也不同于奇科夫跟杰森给自己的感觉。

就像?

萧戈说不上来,一直等到赤虎团的人奔到身前四五丈远,萧戈看清对方的眼睛,萧戈才蓦然想起,他们的眼睛,像极了里奥。

那是几双贪婪的眼睛,就跟里奥看向妈妈的眼睛一样,哪怕里奥的脸上一直带着和煦的笑容,也掩盖不住他的这种眼神。

此时奇科夫也发现了不对,七八个人疾行过来,还未近前,已经举起了手中的武器。

长剑霍霍,弯刀如勾。

“快走!”

奇科夫大喊一声,转身一把将身边的三人推开。

接着,奇科夫已经从身上抽出一根半截的铁枪来,冲上迎面而来的敌人。

奇科夫必须保证,身后的杰森跟玛蒂尔达有时间逃走,不然在这漫漫沙漠中,他们可不容易逃脱。

而奇科夫自己,多少年来征战沙场,杀过的敌人多如牛毛,就连身份尊贵的镌刻师,自己都曾无意中杀过一个,对帝国,对家人,都不留遗憾。

一瞬间,无数念头在奇科夫的脑海中划过,对面敌人手中的钢刀也势如猛虎,兜头劈下。

“铛。”

刀枪相交,发出一声巨响,奇科夫蹬蹬退后几步,脚步踩在沙砾上,直接将砂岩踩成了齑粉。

对方一刀之威,竟至若斯。

不待奇科夫回过神来,身后萧戈的身影突然越出,双手连扬,无数的尘土沙砾从小小的手掌中飞了出来,飞到奇科夫身前的猎人脸上。

猎人那会想到,竟然出了这样一个奇兵。微一愣神,眼睛里已经沾染了无数的沙粒,沙子沾在眼珠上的感觉,让猎人不由一声闷哼。

作为一名老兵,奇科夫经验何其老到,不然刀枪无眼,不知道在战场上死了多少遍了。

敌人一愣神的间隙,奇科夫已经重新冲了上来,萧戈手中的沙石刚一扬出,短枪已经如一条出洞的毒蛇,狠狠刺入敌人的胸膛。

血花迸射,溅了萧戈一头一脸。

萧戈抿着嘴,嘴角冷笑。

没有人知道,失去父亲的那一刻,萧戈瞬间如遭惊雷,那刺入父亲胸前的一枪,就像捅开了人世间所有的虚伪,爱跟亲情,瞬间撕裂。

每天,人们脸上挂着笑容,去问候兄弟袍泽。

每天,人们嘴里嘘寒问暖,去拥抱爱人。

这些,不过是狗屁,不,连狗屁也不如。

玛蒂尔达看到萧戈冲上前去,也奋不顾身的抢上前来,双手一展,一件带刺的银色圆盘蓦然旋转着出现在玛蒂尔达身前,接着,无数的白色铁翅燕虚影从高速旋转的圆盘周围溢出。

玛蒂尔达手中使用的是一件镌刻武器,叫做铁翅燕,这把形如圆盘的武器是今年自己十六岁生日时,父亲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刻着一级飞燕阵的带刺圆盘,在注入圣魂力后会幻化出无数的飞翔的铁翅燕,故此得名。

而圣魂力的大小,决定了幻化出铁翅燕的数量跟威力。据说,若是将铁翅燕完全激发出来,可以达到九百九十九条虚影。

别以为虚幻的铁翅燕只是虚影,每一只飞翔的铁翅燕都是死神的镰刀,特别是虚影的两只翅膀,若是扫到敌人身上,就会切开对手的防护,给敌人致命一击。

高速旋转的铁翅燕刚刚溢出,迎面冲来的一名黑衣猎手已经冷笑一声,借着前冲的身形,重重一撞,狠狠撞在玛蒂尔达的胸口,瞬间就将玛蒂尔达撞的飞了出去。

敌人的一撞之力,显然出乎玛蒂尔达的意料之外,自己的铁翅燕刚刚化形,就被对方一撞击溃,显然对方的圣魂力已经最少达到杜鹃猎人的水平。

而玛蒂尔达,刚刚是青燕三层。

在赏金猎人这个职业中,并没有多少能超过杜鹃猎人的存在,毕竟,如果能达到更高级别青鸾猎人,完全可以成为帝国的专属武力——暗影。

暗影的地位比起赏金猎人来,犹如天壤之别,哪怕只是刚刚达到青鸾暗影的人,也可以在帝国的都城蓝贝城横着走,而绝不会有人找麻烦。

去找暗影的麻烦,那不是活腻歪了嘛!

所以,当敌人只用一撞之力就将玛蒂尔达撞飞,不仅玛蒂尔达震惊于对方的武力,就是一旁的奇科夫也不由大吃一惊。

要知道,手拿镌刻武器的玛蒂尔达,在战斗上比起达到青燕九层的奇科夫来,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前几天在冰山悼猎杀冰风狼,就是玛蒂尔达的大部分功劳。

这还是算上奇科夫多年战场杀戮的经验,若非如此,只怕一个照面,奇科夫就会被铁翅燕的羽翼割伤。

玛蒂尔达摔在萧戈身前,咳咳两声,张口吐出一口鲜血,但玛蒂尔达完全顾不得自己的伤势,一把就将萧戈抱在怀里,翻身压在身下。

对面的敌人已经飞速冲了过来。

刚才萧戈一把沙尘,让对方一名好手折损,让黑衣猎手恨之入骨,一将玛蒂尔达撞飞,黑衣猎手并没有急着追杀玛蒂尔达,而是展开手中的一件武器,兜头就向萧戈罩来。

随着对方的武器展开,萧戈才发现对方手中的武器,是一件渔网一类的东西,渔网内金光闪闪,内装尖刺,只怕被对方的渔网罩住,顷刻间就会被尖刺穿透全身,变成一头二级魔兽刺毛猪。

原本罩向萧戈的‘渔网’,在天空中骤然膨胀,天罗一般将玛蒂尔达笼罩其中。

从赤虎团第一个猎手冲身攻击,此时不过刚刚过去了几个呼吸之间,甚至赤虎团剩下的几名猎手犹在几步之外,看到玛蒂尔达就要丧身在对方的武器之下,身后的杰森终于回过神来。

杰森甚至没有多想,强壮的身体就如一头牛犊一样抢上前来,口中呵呵有声:“王八蛋,我宰了你……”

从小到大,玛蒂尔达就是杰森的逆鳞,无数次在跟伙伴们的争斗中,杰森哪怕被对方打得头破血流,也从来没有让任何一个人碰过自己的妹妹。

 

第八章噩梦

正因为如此,杰森得到了一个‘妹罐子’的绰号,形容杰森就像保护妹妹的罐子,虽然每次自己都摔的支离破碎,也把妹妹保护在罐子之中。

而黑衣猎手竟然将玛蒂尔达撞飞了一丈之余,这不是触了自己的逆鳞,简直是在自己的心口上插了一刀。

杰森完全不顾头顶金光闪闪兜头下落的‘渔网’,手中一把尖刀电射而出,直指黑衣猎手的咽喉。

舍得一身剐,也把敌人拉下马。

而随着尖刀脱手,冲到玛蒂尔达身前的杰森,也被渔网兜头罩住。

黑衣猎手手中的‘渔网’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属于镌刻武器,毕竟,想在细如发丝的网线上镌刻,并不是镌刻师所能胜任的活儿,但这件叫做金缕衣的武器,却跟镌刻武器并没有区别。

因为金缕衣的法阵并不是镌刻的,而是编织,在金缕衣的千万条丝线中,暗暗藏着一个收缩法阵,只要一碰触到敌人身形,收缩阵就会立刻发动,将对手紧紧裹住,直至被金缕衣内的金刺扎入身体,瞬间毙命。

黑衣猎人想不到电光石火间,罩向萧戈的金缕衣几经变幻,竟然将对方的一名少年杀死,而更出乎意料的是,少年宁肯拼着自己的性命不要,也要将手中的尖刀投掷出来。

尖刀在空中一闪而至,急切间黑衣猎手拧身一错,已经在空中扭转了身子,用后背对上了尖刀。

“哈哈!”

杰森看到尖刀深深没入对方后背,不由一声大笑,内心畅快无比。

谁伤害了玛蒂尔达,就要付出双倍的代价,就算天王老子又如何?

杰森的笑声,在几声之后戛然而止,金缕衣的金刺,就像魔鬼的触手,深深穿透了杰森的内脏。

“快走。”

奇科夫目眦欲裂,一脚将玛蒂尔达踢飞,同时手中的短枪一横,架开一名灰衣猎手的靛铜棍。

“当啷!”

奇科夫手中巨震,靛铜棍跟短枪一起落地,奇科夫不及捡起短枪,右膝骤抬,顶在敌人腹部,灰衣猎手一声闷哼,像只虾子一样躬身倒地。

同时,一条软鞭如灵蛇出芯,在空中抖了一个鞭花,死死缠绕在奇科夫的脖子上。

玛蒂尔达一落地,便腾身而起,看了一眼被敌人软鞭倒拖而行的奇科夫,终于,狠狠的一回头,将萧戈抱着怀里,偏身上了战马。

“驾!”

玛蒂尔达一声娇喝,右脚一踢马腹,战马恢恢两声,奋蹄腾空,转眼间就奔出十几丈远。

萧戈被玛蒂尔达按在马背上,连呼吸也感觉不畅,急切间,双手急拉缰绳,战马被萧戈一拉,人立而起。玛蒂尔达猝不及防,急忙用手扶住马鞍,这才缓住滑下去的身形。只是这一耽搁,身后两名猎人已经追到身后。

罢!罢!罢!

一瞬间,玛蒂尔达心如死灰,杰森死了,奇科夫死了,留下自己又有何用?

萧戈拉住战马,手中缰绳轻轻一扯,已经将战马在原地转了半个个圈子,高高抬起的马腿将追至身后的两人吓了一跳,急忙向一侧闪开。

萧戈浑然不顾,策马向前,转瞬间就来到刚才被杰森尖刀刺伤的猎人身前。

见到半坐地上的猎人脸上惊慌之色,萧戈冷冷一笑,策马直冲,黑色战马的前蹄如碗口一般踏下,正正踏在猎人的脑袋上。

只听喀嚓一声,半坐的猎人,脑袋就像被天上的陨石击中,整个儿陷进了胸腔里边。

萧戈策马踩死敌人,并不停顿,手中缰绳一抖,已经远远跃了出去,等到赤虎团众人反映过来,两人已经奔行出几十米远。众人纷纷大喝,一起纵身追击。

疾行中,萧戈突然勒马回身,冰冷的眼光俯视众人,缓缓张开嘴唇,轻轻说道:“等死吧。”

魔日的余晖照在萧戈的脸上,一道寸余的伤疤让稚气的脸颊看起来多了几分狰狞,赤虎团众人的脚步不由一顿,脸上露出骇然的神色。

有哪个少年会有这样一种眼光,直欲将人射杀。

在众人惊愕声中,萧戈一声大笑。兜转马头,风一般去了。

策马在戈壁滩上行了一阵,远方彩霞已经昏暗,戈壁滩逐渐变成了皑皑沙漠,荒野上的夜风夹杂着沙粒,吹打在两人脸颊上,带来丝丝刺痛。

玛蒂尔达双手扶着萧戈的肩膀,低声啜泣,泪水落在萧戈头顶,滚烫的眼泪被夜风一催,很快变得冰冷,又顺着发丝滑落。

“玛蒂尔达。”萧戈眼光落在远方的地平线上:“我欠你的一命,我已经还给你了。”

“你欠我的?”玛蒂尔达一愣,随即想起萧戈策马回驰,踏破猎手的脑袋,原来是为了不欠自己。

玛蒂尔达格格娇笑,眼泪在脸上飞溅:“你什么也不欠我的,是我愿意救你,我也不欠杰森的,是杰森愿意救我!”

血月很快就升上半空,血色的沙漠上死一般寂静。

地面沙丘起伏越来越大,黑马每一步下去,都深深陷进沙层里。萧戈与玛蒂尔达只能下马步行,躲闪着高高的沙丘。行进越来越慢。

“雪蛋儿,我们把任务交完,咱们就回去路里达吧。”两人走了一段时间,沉默的玛蒂尔达才又轻轻的说道。

“不。”萧戈紧紧抿着嘴唇,声音坚定的拒绝。

“为什么?”玛蒂尔达紧走几步,赶到萧戈身前:“雪蛋儿,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萧戈停下脚步,定定的看着面前的玛蒂尔达,血月的光芒照在玛蒂尔达脸上,将玛蒂尔达的脸蛋映出一层红晕,夜晚的微风,吹起玛蒂尔达的发梢,不住的在额前荡漾。蓝色的眸子里,是希望的光芒。

也许在这个女人心里,未来依然是一条阳光大路。

可是,萧戈的人生,早就在父亲死去的那一刻注定,苟且的活着吗?还是追寻真相?

是不需要选择的答案。

“有一天,我会骑着我的马。”萧戈用手轻轻抚过黑马绸缎般的身体:“变成一阵风,成为所有人的噩梦。”

镌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镌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镌刻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