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婿神医在都市

主角:叶不凡秦梦涵

作者:贫道不贫

发布时间:2020-07-20 09:46:33

废婿神医在都市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叶不凡秦梦涵

第四章 七星针法

赵卫东脸色一变,叶不凡冷哼道:“真要是出了意外,这么多人看着,赵院长你应该自己承担责任,不是我,更不应该是秦梦涵。”

旁边的秘书小卫也是满头冷汗,安老先生如果真出了意外,他这个秘书首当其冲要完蛋。

他问:“你是谁?是医生吗?”

赵卫东抢先答道:“卫秘书,别听他胡说,这家伙是秦梦涵的丈夫,真是技校毕业压根没学过医,还是个吃软饭的怂包……”

“我能治好他,请相信我。”叶不凡毫不示弱的回呛。

卫秘书也是急了,说:“好,如果你治不好,我让你全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秦梦涵听这话更着急,叶不凡有什么她太清楚,她不能因为这个奇葩搭上全家人。

“叶不凡你给我回来,难道你想让我一家人给你陪葬吗?”

“不用,卫先生是吧,出了任何事情我自己承担,大不了千刀万剐随你的便,五马分尸也行。”

叶不凡说的言辞凿凿。

最终卫秘书同意他治安老先生,安老先生平静的躺在手术室,这里集结了外科、内科和中医科的精锐力量,但是没人敢下刀子,也没人知道怎么了。

叶不凡眼睛一扫而过,便知道安老先生是邪气入侵造成的昏迷,与吃止疼药毫无关系。

他说:“麻烦几位让一让,你们围的太紧,安老先生呼吸都变得困难,难道你们听不出来?”

众位医生面面相觑,虽然看不起叶不凡,但安老先生身份斐然,安氏企业那可是民营企业500强,创始人如果死在人民医院,那么问题就严重了。

刚刚市委办公室还打来电话,让他们全力照顾安老先生。

叶不凡淡淡的说道:“行了,我能治,10分钟之后安老先生便能够醒过来。”

“不行,我坚决反对,省里的专家马上就到,最多只要半个小时,如果你在我们医院治坏了安老先生,后果就严重了。”

赵卫东有自己的打算,他当然不会同意叶不凡在这治病,万一医死人,他这院长绝对难辞其咎,更何况他是秦汉唐的女婿。

叶不凡看了看卫秘书,说道:“安老先生的病症,20分钟之内得不到治疗必死无疑,他现在心跳微弱,气血阻塞,很可能因为器官衰竭而死。”

中医科的主任走过来,替安老先生号个脉,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胆战心惊的说道:“院长,小叶,小叶说的没错,根本等不了那么久。”

卫秘书黑着脸说:“好,我赌上身家信你一回,如果你失败了,咱俩就挖坑把自己埋了。”

叶不凡露出一丝皎洁的笑,拍拍他的肩膀,“不用,事成之后请我吃顿饭就行了,没有必要那么夸张,帮忙给衣服解开。”

叶不凡拿出几枚银针,在安老先生的前胸、额头和手指之处扎下数十针,中医科的主任马老见到叶不凡的针法之后极为震惊。

这是他在省医科大学进修时,见过的国医圣手所讲述的七星针法。

此针法下针速度极快,如蜻蜓点水一般,被扎针的人根本感觉不到疼痛,而且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叶不凡这一套针法下来,前后不足5分钟。

拔完最后一根针之后,额头上已经出来了几许汗珠,自己刚刚大病初愈,身体还有些虚弱。

擦了擦额头的汗,淡定的说:“好了,安老先生一会儿就会醒过来。”

秦梦涵看得目瞪口呆,她根本不知道叶不凡什么时候学会针灸,而且还扎的这么溜?难道是他自己经常推拿、针灸偷学来的?

正如赵院长所说,叶不凡是技校毕业,专业和医术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学的是信息技术,可不是医疗技术。

在场的大部分人都屏住呼吸,特别是这些科室的主任脸色发黑。

如果叶不凡扎几针安老先生就醒过来,那么他们就丢脸了,根本就是当众打他们的脸。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的过去,安老先生毫无动静。

赵卫东阴笑着说道:“我说什么来着,叶不凡根本就是个骗子,你把安老先生当成什么了?当成你的小白鼠了?卫秘书赶紧让派出所的同志,把他们两个都带走吧。”

内科的主任也说:“是呀,扎几针就能够治病?真是好笑,年轻人真是什么事都敢干呀。”

“可不是嘛,现在的年轻人没有真才实学,可是吹牛的功夫那真是天下第一啊。”

正在众人议论之时,躺在手术台上的安老先生轻咳了几声,然后缓缓的睁开眼睛,卫秘书急忙的走到他跟前,搀扶他坐起来。

“安老,您怎么样了?”

“哎呀,整个人好多了,几个月以来一直感觉到自己浑浑噩噩,像是快见阎王了,也不知道怎么了,不过现在好多了。”

叶不凡站在安老对面,说道:“安老先生应该是被邪气入侵,才加重了你的偏头疼,昨天晚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意外,所以才会突然间晕倒。”

“喔,小医生,你是?”

“我不是医生,我只是略懂医术而已,不过你现在已经醒来,想来此事与秦梦涵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应该不至于怪到她的头上了吧。”

安老先生本想好好感谢一下叶不凡,可是他与秦梦涵转身离开了。

赵卫东一众人就显得更加尴尬了。

秦梦涵对叶不凡依然没有好脸色,得知父亲已经醒来之后,便匆匆来到了病房,秦汉唐还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发生了这么大的意外。

他感觉到自己身体好多了,也不想继续住在这儿,便让黄志明拉着他出院了。

这些日杂用品之类的东西,当然是留在最后叶不凡一人收拾,叶不凡看到老丈人临走之前,握住主治医生李宏的手,那叫一个千恩万谢。

最不要脸的是李宏竟然照单全收,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好像秦汉唐的病还真就是他治好的。

叶不凡收拾完东西之后,在医院的走廊与李宏擦肩而过。

李宏连正眼都不想看他,但叶不凡却小声说:“李主任呀,有些事情做了就做了,没做就没做,可不要不懂装懂,害人害己……’

第4章结束

第五章 认识局长

李宏愣在原地根本不知道叶不凡说什么,反应过来之后对着叶不凡破口大骂,只不过叶不凡此时已经出了门,坐在了出租车上。

第一次来到了这还算豪华的小别墅,因为发生了严重错误,所以连进门都小心翼翼。

秦汉唐出院,家里几个亲戚都过来道喜,毕竟这也算大难不死,应当庆祝一下。

饭桌上二姨苗艺倩说道:“姐夫呀,这一次你可算是捡回了一条命,这回应该在家里好好休息休息,别再乱动了。”

苗艺倩的儿子梁玉浩满是讥讽的说道:“二姐夫呀,我就说你的车技不行,差点将我大姨夫这把老骨头给拆了,不过你们俩都没事,我倒是很佩服你,来,我敬你一杯。”

苗艺倩一拍自己的儿子,“玉浩,怎么跟你大姨夫说话呢?好好敬你大姨一杯,你大姨可是地税局的老科员了,你不是下周就上班了吗?”

苗艺欣一听,“玉浩这是考进地税局了?”

“是呀,大姨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勤学苦练,虽然没动用你的关系,但是我凭着自己的本事考进去了,而且因为是硕士毕业生,正科级。”

考进公务员系统可是一个铁饭碗,而且税务系统即将改革,特别需要这种高学历的年轻人,苗艺欣当然知道。

再看自己的小女婿,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梁玉浩笑着说:“二姐夫,看你的样子恢复起来恐怕得需要三年五载的,在家里好好养伤啊,反正我二姐的收入养你没问题,我将来也要娶个这样的媳妇。”

叶不凡此时气得吐血,可人家说的是事实,秦梦涵反击道:“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姐姐秦梦雪却是说,“志平呀,咱们凯悦大酒店不还缺一个保安吗?妹夫这身强体壮的当个保安应该没问题吧?总是能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不是吗?”

黄志平笑得眉飞色舞:“哎呀,这主要不是怕委屈了妹夫嘛,说出去怎么着都是秦家的女婿,我也是女婿,你看,这不是让他难堪嘛。”

他说的好像是十分为难,可内心已经乐开了花。

叶不凡捧着饭碗就像是捧着炸弹,心道今天所承受的枪林弹雨,早晚有一天他会讨回来。

坐在饭桌上,一家人有说有笑,反倒是叶不凡成了这桌了上最熟悉的陌生人,此时他感觉出来,这叶不凡在家里没有任何的地位。

就连桌脚边的泰迪狗都有人给它夹菜,而他连这只狗都不如。

就在此时黄志平接了个电话,然后大叫:“什么,你们怎么搞的?食药监局的同志来了,也不知道好好安排,你等着,我马上打电话。”

秦梦雪急问:“怎么了?志平,出了什么事情?”

“食药监局晚上来抽查咱们的餐具,说是的幽门螺杆菌不达标,平常罚款了事,今天居然让我们关门歇业,肯定是有人背后搞我们。”

“啊,我跟你一起去,关门歇业对咱们的损失就大了。”

黄志平不紧不慢的拿出手机,给食药监局的副局长打了电话,“李副局呀,我是黄志平,你们单位的员工居然要关我的店,什么?上面最近查的紧,你也没办法?”

“喂……”

黄志平满头的黑线,着急上火,如果酒店因为食品安全问题被关了店,想要起死回生恐怕就难了。

就在他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叶不凡轻声的说道:“我跟他们局长认识,不如我先打电话问问。”

黄志平莫名其妙的看着叶不凡,这样的一个怂包居然能够认识食药监局的局长,他正要出口反击,老丈人秦汉唐说道:“不凡呀,你打个问问也行,一家人嘛。”

叶不凡朝着王局长的电话打过去,他也不敢肯定对方是不是真局长,便问:“王局长吗?”

“哎呦喂,叶老弟呀,这深更半夜的给我打电话,我说呀,你那个法子非常好,改天我再单独约你,好好聊聊。”

“喔,是这样的,凯悦大酒店是我姐夫开的,你们局里的工作人员听说查出了一点小问题,居然要关店,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王局长听到这话之后,立即说道:“不好意思啊,叶老弟,我立即打电话问一下,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让他们撤了。”

叶不凡挂完电话之后,满桌子的人都十分惊讶,这就好比平地一声雷,秦梦涵满脸狐疑的看着他,食药监局的局长不知道他是怎么认识的。

两分钟之后,黄志平就接到了酒店经理打来的电话,说食药监局的同志们接了个电话就走了,黄志平重新坐回桌子,给自己倒满酒。

“哎呀,妹夫呀,你说这事给闹的,你说你认识王局长,你也不早说,我们店里缺一个副经理,不如你去给我帮帮忙。”

“算了,姐夫,那地方我呆不惯。”

再后来没人继续嘲讽叶不凡,众人酒足饭饱之后各自回家。

秦梦涵下了桌子便去洗澡,出来之后,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叶不凡。

她木讷的说:“今天的事情多谢你,晚上早点休息吧。”

叶不凡抬腿准备跟她一起,谁知秦梦涵指了指楼下的那个房间说道:“你不会出了一次车祸之后,连自己住哪都不知道了吧?”

叶不凡有些尴尬,他还真就不知道。

来到秦梦涵指的那个房间推开而入,他终于知道,原来结婚一年半的女婿,只能够委屈的睡在客房。

这哪叫结婚呀,根本就是收留一个毫不相干的男人。

叶不凡躺在这张单人床上,实在是郁闷不已,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重生借用了别人的身躯,但无论如何都不能活成别人的样子。

在这别墅里度过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夜,他决心以这个身体重新活回来,等到力量足够的时候,再去给前世报仇。

初夏的暖阳照进院子里,一辆新款的保时捷卡宴,开进院子里,从里面走下来一个穿着休闲裤白色T恤的青年。

“不凡,我草,你小子醒了,怎么也不告诉我?。”

“啊?”

第六章 过命的交情

叶不凡对这青年完全陌生,没有丝毫印象,倒是岳母叫道:“晓天,你来了呀。”

“阿姨,我来找不凡,你小子是不是撞傻了?我是陆晓天呀。”

叶不凡这才尴尬的笑道:“不是,我这才康复,确实有一些断片儿。”

陆晓天看他这样子也没放在心上,估计真就是脑袋受了伤,今天刚好带他出去吹吹风。

转过身说道:“不凡呀,下午有个玉石展销会,我也找不到别人陪我去,你顺便出去溜达溜达,对身体恢复也有好处。”

“好!”

叶不凡看的出陆晓天与这身体关系要好,要不然也不会称兄道弟,这也是他比较感动的地方,‘叶不凡’都已经怂成这样了,全家人都不待见,居然还有朋友。

陆晓天把叶不凡直接带到了自己家的鸿福珠宝店,进门时,这些小姑娘全都直挺挺的喊道:“陆总好。”

陆晓天却问:“我爸呢,他不是说今天来视察的吗?”

那水灵灵的小姐姐说:“董事长来过已经走了,让你下午的时候悠着点。”

“切,我爸就是不相信我的眼光。”

叶不凡用了一分钟的时间,终于理清楚这里的关系,原来这陆晓天是鸿福珠宝的公子,上面还有个爹。

陆晓天十分慷慨说道:“兄弟,都说玉器保平安,你这回大难不死,从我这随便挑个礼物,兄弟我送给你,别在乎钱,咱兄弟之间谈钱伤感情。”

叶不凡想破脑袋都不知道他俩关系为啥这么好,难道是发小?

前世的二叔对于琴棋书画、古玩石头、甚至于花鸟鱼虫那可是样样精通,简直就是一本大百科全书。

自己在他身边呆了数年,学习了叶家传世的医术,特别是中医针灸之术,还有那令人惊悚的鬼神周易之术。

日夜受熏陶,他对这些石头,观其表便可知其内,鸿福珠宝行内的玉石、翡翠,还有那些首饰都十分精致,他仔仔细细的观察着。

刚才对陆晓天十分客气的小姐姐,再看叶不凡时,可就没有那么友善了。

与另一个营业员小声的说道:“哼,真不知道陆总看上他什么了,这家伙恐怕是咱们陆总朋友圈里最穷的一个人,还是个吃软饭的怂包。”

“可不是嘛,明明什么都不懂,还在这装模作样的看着。”

“唉,这个就是你不懂了,没听到刚才陆总说让他自己挑个礼物嘛,肯定是想挑个价钱最贵的呗!”

“我还真就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真是恶心极了,把好兄弟的店铺当成自己家的了吗?真是好笑。”

两人说话的时候,丝毫没有察觉到陆晓天已经站在后门口,对话的内容他听得清清楚楚。

他黑着脸说:“小雨呀,我来告诉你,我为什么跟他关系这么好。”

叶不凡本来听到两个女人对话,本不想与她们一般计较,可猛然听到了陆晓天的声音,他不得不抬起头。

陆晓天脸色铁青的说道:“四年前的一个晚上,我醉酒驾驶出了严重车祸,差点就死在路边上,他祭拜自己的父亲路过,然后徒步背了20多公里将我送进了医院,毫不客气的说,我他妈这条命都是他给的。”

陆晓天讲到最后这几个字的时候,一拳砸在柜面上,柜面的玻璃哗啦一声碎了一地。

店里的十几个营业员全都吓傻了,她们从来没看到过陆总发这么大的火,在场的没有人知道,4年前的陆公子曾经发生过危及生命的严重车祸。

叶不凡也吓了一跳,他终于知道这兄弟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这是有过命的交情。

他走过去说:“算了,兄弟,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谁还没有个意外。”

“滚,到张姐那领了工资赶紧滚,永远都不要回来。”

小雨挂着眼泪央求道:“陆总,对不起,我不知道……”

“滚……”

两位小姐姐哭的稀里哗啦,从柜台里走出来,陆晓天走过来紧紧的抱住叶不凡,“兄弟对不住你,你救了我的命,却在我的地盘上受到这样的侮辱,都他妈睁开眼睛给我看好了,这是我亲哥,知道吗?”

这下整个鸿福珠宝的所有人,都知道为什么陆公子对这一个上门女婿这么好。

以后肯定不会有人再做出这么傻的事情。

叶不凡摸摸自己的鼻子,没想到这怂包竟然还有如此光辉的历史,他心中也算是稍有安慰。

中午的时候当然是少不了款待,什么山珍海味那都是挑好的上,这也算是给叶不凡出院接风了。

作为鸿福珠宝的少东家,在省内拥有数家门店,可以说是坐拥亿万家产。

陆晓天亲自开车来到市郊的玉石展销会现场,原石交易远远不像门店里那么精致漂亮,现场可以说是尘土满天飞,只不过是在郊外临时搭建了一个巨大的交易场,整个面积差不多有几千平方。

主要是春江市的玉石交易日趋频繁,协会才组织了这么一次展销会,囊括了来自国内和国际的精品玉石和翡翠原料。

陆晓天搂着叶不凡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兄弟呀,今天你给我长长眼,如果我今天买赚了,我爸就把这分店给我管理,如果买亏了就让我闭关三年。”

叶不凡想着我曾经闭关七年,你闭关三年算得了什么?

可是人家不一样,这亿万家产等着他去挥霍呢,他笑着说:“我帮你长长眼也行,你总得告诉我你带了多少钱吧?”

谈到钱陆晓天有些害羞的说道:“这个,怎么说呢,你也知道虽然我挂个总经理,但是掌权的还是我爹,他这次给了我三百万,所以我下手一定要准。”

叶不凡明白,原石交易市场三百万估计只能捡个漏,看着身高超过1米5的大石块,稍微成色好一点,没有个千儿八百万根本不可能。

“成,咱先看看吧。”

路过第一家的时候已经有人砍起了价,一个中年的矮个子,鼻梁上卡着一副超过950度的眼镜,说道:“老板,这一块原石950万确实有点高,要是800万我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