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期一梦肠断人

主角:洛泱容景湛

作者:风意

发布时间:2020-07-30 13:01:47

洛泱容景湛全文免费阅读

佳期一梦肠断人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

“啊……”

凄厉的惨叫划破冷宫,落雪纷纷,被杖责三十的洛泱趴在雪地里,鲜血顺着她颤抖的身躯流淌,染红了积雪。

“洛泱,解药在哪里?”

容景湛掐住她的下鄂,眼底泛起风暴。

“我没有给林若水下毒,何来解药?”

洛泱干裂的嘴角溢出血迹,指甲嵌进雪里。

昨日林若水突然昏迷,太医确诊她中了蛊毒,洛泱天生擅蛊,自然成了凶手。

“没有?我看你要狡辩到什么时候?给我继续打!”

容景湛甩开她,目光凉薄。

木棒狠狠砸在洛泱身上,溅起血珠无数。

“我真的没有下蛊,你为何就不信我?”

身上撕裂般疼,她咬牙强忍,望着容景湛的眼里,依然抱着一丝期望。

“洛泱,朕就是太相信你,才会被你一剑穿心,差点丢了性命,五年前的事,你这么快就忘了么?如今你叫朕如何信你?”

他们原本深爱,五年前,他兵败被俘,这个女人临阵倒戈,还刺了他一剑。

他昏迷四年,醒来却得知她已经嫁给容峰为后,还生下了皇子。

他在地狱受苦,而这女人却踩着他的鲜血上位,风光无限。

他爱她如命,可她却要他的命,他恨,恨她的薄情……

一年后,他染血归来,踏破了这皇城就是为了报仇。

“我真的没有……”

洛泱惨白的脸,缓缓垂了下去。

杖责声不断,眼见洛泱就要昏厥过去,他抬了抬手,责打洛泱的太监这才收手。

这时,太医匆匆赶来,跪拜之后,焦急道,“启禀皇上,解药找到了!”

“在哪?”

“洛泱是苗族圣女,是百毒之身,以毒攻毒,她的肉必然能解若水姑娘身上的蛊毒。”

洛泱如遭雷击,抬起头不可置信的望着容景湛,可却在他凉薄的唇里,听到了四个字。

“取她的肉!”

很快,洛泱被架住,袖子卷起,胳膊上的皮肤暴露在风雪之中。

太医拿出刀子,顺着皮肉缓缓划去。

洛泱吃痛大喊,“容景湛,割我的肉给她解毒,你会后悔的……”

于此同时,房门推开,一团小小的身影扑到太监身旁,拼命拽着太监宽大的衣袖。

“放开我娘亲!”

“佑儿,快回去!”

孩子推不开太监,又跑到容景湛脚下,抱着容景湛的脚,一口咬了下去。

容景湛闷哼一声,甩开孩子。

佑儿小小的身影跌倒在数丈外的雪地里,再也没有爬起来。

“佑儿……容景湛,你要我的肉,我给你就是。”

眼泪终是忍不住落了下来,洛泱苦苦哀求,不敢在挣扎。

太医趁机削下一块血肉,放进锦盒之中,洛泱几乎疼晕过去,泪水直流。

“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只求你不要伤害佑儿。”

“洛泱,朕为什么要放过你和别人生下的孽种?你在乎的东西,朕会一样一样毁掉。”

容景湛俊美的脸上散发着冷冽的光,大步走到佑儿面前,缓缓抬起脚。

“你不是在乎这个野种么?今日朕就毁了他。”

“不要,那是你的……”

话未说完,洛泱的嘴就被太监捂住,她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呜呜……”

眼看容景湛的脚就要踩在佑儿脖子上,洛泱气急攻心,喷出一口血来,鲜血自太监手指溢出。

她多想告诉他,那是他的孩子,可嘴里只能发出呜咽的悲鸣声……

第二章

“皇上,若水姑娘快撑不住了!”

匆匆赶来的宫女,让容景湛收了脚,他再也顾不上其它,大步离去。

太监抱着装有洛泱肉的锦盒,紧随其后,冷宫之中,只剩下洛泱母子。

“佑儿……”

洛泱强忍剧痛,拼命往佑儿的方向爬去,雪地里,拖出一条长长的血痕。

“佑儿,佑儿!”

洛泱将昏迷的孩子紧紧抱在怀里,几乎湮灭在漫天风雪中。

……

一连两天,洛泱衣不解带的照顾孩子,她听说,林若水喝了她的肉熬的汤药,解了蛊毒。

而她的孩子,此刻却危在旦夕,佑儿是天生的病儿,皆因她这个母亲是百毒之身 。

这四年来,为了给佑儿求得珍贵的天山雪莲续命,她日日跪在容峰的殿外,夏忍烈阳和暴雨,冬忍风霜和冰雪。

而支撑她坚持下去的唯一信念,就是期望有朝一日能和容景湛重逢。

可如今……

佑儿命在旦夕,怕是活不过今晚,她虽懂得治,却没有药啊!

……

入夜后的鸾凤殿外,寒风猎猎,洛泱拖着残躯,跪在殿外,声声泣血!

“求皇上赐罪妇天山雪莲,给佑儿续命!”

洛泱不停的磕头,额头早已血迹斑斑。

殿内,男女喘息声自珠帘溢出,直至洛泱喊破了嗓子,方才传来容景湛低沉冷冽的声音。

“听说这女人在后宫最喜欢听皇帝与其她妃嫔的床笫之事,给朕拉她进来,让她好好看看。”

洛泱很快被拖进殿内,扔在地上,透过晃动的珠帘,室内旖旎风光隐约可见。

洛泱的眼,像被活活戳出了两个血窟窿,眼泪不停往外涌。

她强忍心中的悲痛,干涩的嗓子发出暗哑的声音,“求……皇上赐我……”

“掌嘴!”容景湛厉声呵斥。

太监架着洛泱,竹板毫不留情的打在洛泱脸上,响彻整个宫殿。

“求你了,佑儿今晚没有药,熬不下了!”洛泱忍着剧痛,撕心裂肺!

“再掌!”

冰冷的竹板砸在洛泱嘴上,脸颊被打的红肿麻木,口腔里的鲜血不断渗出,洛泱泪眼模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依然倔强开口。

“求你……给我药!”

“给朕封了她的嘴。”

随即,洛泱的嘴被布条封住,只能发出呜呜的悲鸣声。

他们温香软玉,而她的佑儿,此刻还在生死边缘徘徊。

她求不到药,也回不去!

她的佑儿,快活不下去了!

整整一夜,洛泱受尽折辱。

晨曦的光洒到洛泱脸上,殿内传来悉悉索索的穿衣声。

珠帘拉开,容景湛出现在洛泱面前,金色的阳光洒在他俊逸的脸上,更添几分寒气。

“你不是想要天山雪莲么?朕成全你!来人,把药拿来。”

门外的太监端来一晚热气腾腾的汤药,容景湛接过药碗,居高临下的睨了她一眼。

“这是宫里仅剩的天生雪莲,朕命人都熬成这碗药汤,想拿它救你和别人生下的孽种,做梦!”

遭受她无情的背叛,为何要帮?他随手倒了汤药。

“不要……”

洛泱伸手去接,滚烫的汤药烫的她掌心发红,任凭她怎么抓紧,汤水还是顺着指缝一点点溢出,洒在地上。

洛泱这一刻,真的忍不住了!哭着跪趴在地,伸手拼命把洒在地上的汤药往怀里揽。

随着汤药消失风干,她仿佛看到孩子的生命在一点点流逝。

第三章

一个孽种而已,她竟如此伤心卑微。

容景湛再也看不下,掐着洛泱的胳膊,直接将她拖出殿外。

他的眼神,狠的像野兽,恨不得将她扒皮抽血。

“给朕滚回冷宫去,不要在这里打扰朕的女人休息!”

朕的女人!

呵呵!

洛泱的心在滴血,溢满泪水的眼底全是绝望,她猛的扑上去,揪住容景湛的衣襟,悲愤不已。

“你这个混账,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你的孩子,佑儿他是你的骨肉啊!”

容景湛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反手扣住洛泱的手腕,将她甩落在地,蹭了满身雪花。

“为了救那个野种,你倒什么谎话都说得出来啊!朕与你从未发生过关系,何来孩子?”

声声质问,字字戳心!

洛泱愣住了,悲切的目光慢慢垂了下去。

五年前容景湛被人xiayao,生死不知的情况下要过她一次,佑儿就是那次有的。

后来他兵败被俘,生死未知,更没有机会知道!

如今他不信,她要如何证明?

“怎么?无话可说了?洛泱,你真让朕恶心!”

容景湛再也不想多看她一眼,大步离开!

身上的伤口崩裂,染红了白色的襦裙,心痛欲裂的洛泱想起佑儿。

她一夜未归,佑儿是不是等不到她回去了!

洛泱再也顾不上其它,趔趄的爬起,跌跌撞撞的往冷宫跑去,留下一串血脚印。

冷宫,洛泱推开房门,看到佑儿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心瞬间像被撕裂一样,扑了上去。

佑儿小脸铁青,冻的发紫的唇畔裂开数道口子,小小的身子缩成了一团,仿佛没了生机一般。

“佑儿……”

洛泱的心一下冷了下去,颤抖的伸出手,迟疑的往孩子鼻翼移去。

忽而,她又缩回了手,眼泪滚了下来,她终究没有勇气,亲自确认孩子的生死。

她怕!她真的好怕!

“娘亲……娘亲!”

仿佛心灵感应一般,佑儿微微睁眼,虚弱的喊着娘亲。

洛泱猛的抱住佑儿小小的身体,喜极而泣。

“佑儿,我的佑儿,娘亲还以为你走了!”

“娘亲没有回来,佑儿舍不得离开娘亲。”

眼泪混着血水滑落,失而复得的喜悦让洛泱暂时忘记了疼痛。

“娘亲……”

佑儿的声音越来越弱,再一次失去了知觉。

“佑儿,我的佑儿,不要离开娘亲,娘亲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不要……”

正在这时,两个婆子突然闯了进来,凶神恶煞的夺过洛泱怀里的孩子,扔至一旁后,将洛泱拖到屋门前,一左一右架着她的胳膊,逼她跪倒在地。

心系孩子的洛泱拼命挣扎,声嘶力竭的吼。

“你们是谁?把孩子还给我!”

“洛泱姑娘,好久不见!”

音色犹如天籁!

洛泱一愣,这声音如此熟悉,仿佛在哪里听过?

她转头,当看到那张脸时,倏然睁大了眼眸,表情慌张且难以置信。

佳期一梦肠断人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