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深渊处

主角:苏暮顾修丞

作者:扮猪吃老虎

发布时间:2020-07-30 15:31:00

苏暮顾修丞小说完结版

第1章:人面兽心的丈夫

哐当一声,门被无情的踹开了。

时隔三年,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会以这样的方式遇见顾修丞。

顾修丞脸上的阴霾好似不曾抹去,三年也未能改变他的容颜,轮廓分明的脸显现出来了几分冷意。

“苏暮,这都是你欠我的。”

他的双手死死的钳制住了我的下巴颏,让我被迫的抬起头看向了他。

他的目光狠戾,眼神中有种除不去的阴霾。

我吓的直哆嗦,身子连连的向后缩,偏偏他的力气很大,我根本就挣脱不开。

偏偏当年发生的事情,一股脑儿的涌进了我的记忆里。

“顾总,这……这个女人您慢慢享用…至于这个价格嘛…好说好说……”

丈夫不知廉耻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讽刺,一溜烟的钻出了房间。

次啦。

“苏暮,当初为了钱把我甩了是不是很爽?”

“松开我!”

我的语气顿时没了底气。

当年的事情历历在目。

他轻而易举的掐住了我的脖子,我拼了命的抓住了他那只手,使劲的拍打着……

“都结婚了还他妈的出来做.妓!真贱!”

“是不是只要有钱是个男人就能上你?恩?”

顾修丞猛地一把松开了我,因为惯性,我直接趴在了地上,遮羞物被他轻而易举的撕开,从后而入。

多么讽刺。

跟自己丈夫的婚床.上,撞见丈夫跟别的女人苟合,却被两个人下药,卖给了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的男人。

“啪!”

他的手突然使劲的拍打着我的臀部。

我猝不及防,疼得啊出了声音。

“表子,终于肯叫了?!继续!给我大声的叫!”

……

他离开的时候,潇洒的甩出来了几张钞票,狠狠的砸在了我的脸上。

……

我叫苏暮,朝朝暮暮的暮。

是一名中医医生,结婚一年多,丈夫因为身体原因,两个人从未同过房。

不过我不介意,若是两情相悦又岂在朝朝暮暮?

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做出卖妻求荣的事情。

他推门而入,脸上露出懊悔的神情。

我浑身没有丝毫力气,眼睛死死的盯住他,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掉。

想也不想,抬起手来,狠狠的给了他一个巴掌。

“李长安!你……你个王八蛋……你居然把你老婆卖了!畜生!”

李长安扑通一下子跪在了我的面前,双手死死的拽住了我的裤摆,眼含泪水,对着我不停的道歉。

我的声音控制不住的颤抖,心头一颤,强有力的心脏呈上升趋势跳动着。

床单上的那抹红色,格外的刺眼。

他手里的几张钞票,格外的醒目。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能够把我卖了,仿若曾经的美好誓言都被当成了狗屎。

卖妻求荣的狗东西,他不得好死!

“拿着你的钱给我滚!滚!”

他的脸色一变,有些隐忍的表情,眼神当中带着几分的不屑。

“暮暮……我错了,我真的只是一时糊涂,才做出让你陪他的事情。”

他的双眼通红,双手对着自己的脸,狠狠的扇了两个耳光。

“暮暮,我后悔了,不该做出那种混账事情来,是他威胁我,我……我也没办法啊……”

我气的双手直哆嗦。

努力的抑制住自己将要掉落下来的眼泪。

我以为我能够像每一个女孩子一样,嫁给了爱情,可是现在看来,这根本就是个狗屁。

“他威胁你?!他拿着刀子架在你脖子上了吗?!他威胁你,你怎么不去跟你上司上.床睡?!”

我气炸了,照着他的小腹狠狠踹了一脚,我可是他的妻子啊!

李长安痛苦的捂住了小腹,脸色顿时变了。

“你也不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能有个男人愿意上你就不错了!老子当初真是瞎了眼了,才会娶了你这么个赔钱货!”

李长安碎了一口唾沫,我猝不及防的躲闪,零零星星的唾沫星子飞在了我的脸上。

我咬咬牙,侧过头硬是将自己的眼泪憋了回去,紧紧的咬住了舌头,血腥味充斥了整个鼻腔。

“畜生!你不得好死!”

李长安突然向前走了一步,用手轻而易举的钳住了我的下巴,被迫的让我的目光跟他对视。

他的面部扭曲,狰狞得看着我,声音却不紧不慢的传近了我的耳朵里。

“不得好死?我的好老婆,一晚上赚的钱比我一个月都多,老婆,你还是让我醉生梦死的好。”

他脸上的笑容越发得意。

“卖妻求荣的混账东西!”

“我卖你?!我上司看上你是你的荣幸!”

他突然从兜里掏出来了自己的手机。

“你瞧瞧你这贱样!也只有你那初恋男友肯看上你,除了他肯买你,谁还愿意上一个已经结了婚的黄脸婆?!苏暮,你太高看自己了。”

手机里正是自己跟他欢好的照片!

我颤抖的拿起了手机,而那个赤身果体的男人,正是我的初恋男友!

眼眶含着的泪水,竟再也控制不住的掉落下来。

三年前因为外婆的病情加重,家里又筹不到钱,我选择了裸.贷,因为还不起钱,我彻底的消失在了所有人的面前,也因为如此,没有来得及跟初恋见上最后一面,就逃离了故乡,放弃了学业。

我以为我终于度过了那段痛苦的日子,就会雨过天晴。

可是当伤疤再次掀起的时候,竟是利刃插进心脏般的痛苦。

“想要离婚?那也得让老子把本赚回来了再离!”

“我的好老婆,你可真是太有本事了,这次肯定是让顾总满意了,快让老公我数数这些钱,啧啧啧,一千多呢。”

我瘫软的躺在了床.上,眼眶里的泪水早已经流干了,眼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

李长安贪.婪的把那些钱敛走,大手肆意的数着钞票。

“老婆,你可真值钱!小白,快进来吧,快看看你SZ这一晚上能挣多少钱。”

小白,是李长安的青梅竹马,两个人有不正当关系。

就在昨天,我发现了他们两个人滚.床.单,结果被他们两人控制,并下了药。

“李哥,这么多钱?!今天晚上我们能好好的去五星酒店享受享受了…还别说,SZ还真卖上个好价钱,下次我给SZ介绍几个高级主管认识认识。”

“小白你就不用操心这件事情了,她当初的名声有多差,你又不是不知道,顾总说了,今天尝尝鲜,玩玩新娘play罢了。”

我眼前发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李长安,你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呵呵,老子刚才把你精彩的照片,发给了你妈,你妈现在会不会已经在太平间躺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