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宅怨

主角:崔血月古耀武

作者:崔血月

发布时间:2020-09-15 18:12:10

(大宅怨完整版免费)&崔血月古耀武

大宅怨 第十五章 险象环生

  平阳市博物馆建馆不久,陈列的文物只限于“丹青墨迹”展厅中的百十张各个朝代的书画条幅尽数挂在玻璃罩中。黄小婉走进展厅装模作样在每个展台前驻足半晌也看不出个子丑寅卯,只是为了消耗时间。可是看来看去竟然没有发现那张所谓的《血月寒鸦图》。这时她看到坐在展厅一角有个管理员手里拿着手机正在无精打采的翻看着。

  “你好,我问一下原来放在这里展览的《血月寒鸦图》怎么看不到了。”黄小婉装作来过的样子说道。

  “哦,今天早晨我们馆长打电话来让我们把那幅画收起来了,暂时不做展出。”管理员无精打采的说着。

  黄小婉心里先是一惊,后来又感到好笑。心想那个姓冯的馆长今天凌晨就死在平阳河畔了,尸体还在崔家老宅的厅堂里,怎么还会给你打电话,说谎话都不会!

  “哎,你们馆长是不是冯刚啊,我可是他的朋友啊,你可别骗我!”黄小婉故弄玄虚道。

  那个管理员这才抬起头来一看是个长相精致的美女说话也客气多了“怎么会骗你呢?我们冯馆长早晨八点用手机打来的电话,不信你问他。”

  “哦……”从管理员一本正经的样子黄小婉感觉的到他没有撒谎。那个管理员还想和黄小婉说上两句,可是她已经满怀心事的走开了。

  黄小婉听肖克局长简单的介绍过发案现场,没有提到过死者的手机,那么黄小婉可以断定,拿走冯刚手机并冒充他打电话的那个人就是凶手。

  “哎,美女反正没事!过来聊会儿啊。”那个管理员终于耐不住寂寞开始撩拨黄小婉。

  黄小婉冲他一呲牙笑呵呵的走了过去,“帅哥,整天面对这些老古董也怪闷的是吧。”

  “啊,那当然啦,如果每天都有你这样的美女来就不闷了。”管理员换成一副嘻皮笑脸的样子说道。

  “以前我有个书画界的朋友叫张浩的他经常来吧。”黄小婉目光里闪过一丝狡诘。

  “哦……那个张浩啊,他被人杀死了。你还不知道啊。”管理员故作神秘的说道。

  “是这样啊,那个崔广元没死吧。”反应机敏的黄小婉故作呆萌的说道。

  “都死啦还行啊!他天天到这里看那张《血月寒鸦图》,这几天也不知道怎么了,还经常和我们馆长经常密谈。”那个管理员啼笑皆非的说道。

  “密谈?哦他们都谈些什么啊?”黄小婉故意把脸贴近那个管理员问道。

  “这我那知道啊……”管理员一脸的无奈,忽然向黄小婉的身后看去大声说:“这不,他来了。”

  黄小婉回头看去果然崔广元大步流星的向这里走过来。黄小婉发现崔广元已经看到了自己,因此也不躲避,扔下还想和自己撩拨的管理员迎着崔广元走了过去。

  “崔大作家,你好啊。”黄小婉看着一脸吃惊的崔广元热情洋溢的打着招呼。

  “你怎么在这里,黄小姐?”崔广元问道。

  “看那张《血月寒鸦图》啊,你的那部小说那么吸引人,我一定要看看里面的主要道具喽。可惜啊……。”说到这黄小婉抬起她那双大眼睛翻看着面无表情的崔广元。

  “可惜什么?”崔广元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向前一步紧逼身材娇小的黄小婉。

  黄小婉故意卖了个关子,冲着已经变得凶神恶煞的崔广元嘻嘻的笑着。

  “你快说!那幅图怎么样啦?”崔广元的声音变得更加严厉。

  “人家冯刚馆长一早打来电话,让工作人员把那幅画收起来了,暂时不展出了。”黄小婉故意把“冯刚”两个字说的很重。

  “你胡说,他已经死了,怎么会打电话!”崔广元几乎要暴怒了。

  “你怎么知道他死了……”黄小婉心中暗喜一字一句的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在她看来就凭崔广元这么说再加上昨晚他和疯癫老人的对话完全有理由拘捕他。

  也不知道是崔广元意识到自己说走了嘴,还是不愿意在和黄小婉纠缠下去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转身就走。黄小婉哪里肯放他,上前一把拽住他的袖子表情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说道:“崔大作家,作为一个警察对你刚才的表述很感兴趣,希望你能给我解释一下。”

  让黄小婉没有想到的是崔广元一下子变得和气起来,嘴角挤出一丝笑意说道:“黄小姐如果你真的对我的那部小说感兴趣,我不妨请你喝杯茶。”

  “好!崔大作家,本小姐愿意赏光。”说着举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崔广元嘿嘿冷笑着大踏步走出博物馆,黄小婉紧随其后一双大牛眼紧紧盯着这位神秘的作家。谁知刚走出博物馆,崔广元站立在马路上左顾右盼起来。黄小婉有些不耐烦了催促道:“大作家看什么呢,不是说请我喝茶吗?”

  崔广元呵呵一笑说道:“黄小姐我奉劝你不要多管闲事,有事情不像你们警察想的那么复杂。你在我这里只会浪费时间。”

  黄小婉也调皮的一笑说道:“您再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我只是警局一个资料员时间有的是就怕浪费不完。”

  “可是我的时间有限,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崔广元没好气的说道。

  黄小婉也不客气用手臂挡住崔广元冷冷说道:“崔大作家今天您不跟我说清楚恐怕是走不了了!”

  崔广元一个转身闪进了路边的小巷,黄小婉刚想跟过去竟被一辆公交车挡住去路。当公交车慢慢驶过,黄小婉不假思索转进小巷却看不到崔广元的身影。黄小婉环顾小巷的环境,发现两侧都是平房住宅,向前延伸二百米几乎没有岔路。她冷笑一声自言自语道:“想跑没门!”

  便直着向前一路追去。黄小婉算定崔广元不会在两边的住宅藏身的,他只能向前跑,寻找岔路躲开自己,而刚才让她停住的那一段时间,崔广元就算是田径运动员也跑不出这么远的距离,只能说明在前边有一个适合他躲藏的地方。

  黄小婉一路跑,一路四处张望,两边的住宅几乎都是被出租出去供民工居住的棚户,现在是中午家家关门闭户,崔广元不可能撬门进入。再往前走大概还有一公里处才有岔路,跑着跑着黄小婉忽然发现在小巷的左侧有一所刚装修好的门面与一般住宅不同,门额上一块大匾写着“浩然居”三个大字,再看房门没锁,虽然紧闭但是看得出是刚刚开过的样子。

  黄小婉会心一笑停住脚步对里面高声喊了一嗓子“崔大作家,不是请我喝茶吗?”

  里面没有任何动静,但是隔着门扇上的窗户可以看到绰绰人影“既然崔大作家没有诚意,我就不请自入啦。”

  里面终于传出崔广元那阴沉的声音:“看来黄小姐真的对我的那本小说感兴趣,既然都到了这里就请进吧。”

  黄小婉不是不警惕,一来她认为自己是警校毕业的擒拿格斗成绩还不错,对付眼前这个看似魁梧的男人没有问题;二来正值中午光天化日想那崔广元也不敢胡来。即便这样他还是把一只手放进口袋,如果发生意外立即拨通杜晓彬的电话求援。

  走进屋内,黄小婉发现这是一间设计别致的文化室,整个房间充满了古朴幽雅的氛围。虽然她不了解笔墨丹青但是一眼看上去,墙上的水彩画、桌案上的条幅篆刻都让人感到这里的主人非同凡响。崔广元早已将一只精致紫砂壶里泡好的茶倒到茶盏里推到桌子的另一端,并且礼貌的指着一把太师椅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黄小婉也不客气直接坐了上去得意的笑道:“大作家,我是很关注您那部《野店古宅》的下一部创作情况的,”

  崔广元微微笑道:“我想听听黄小姐有何高见啊?”

  黄小婉端起茶盏在手中肆意玩弄并没有喝下的意思嘻嘻笑道:“我认为杀人的凶手可以浮出水面了,并且如实的交代这六十年悬案的内幕!”

  崔广元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毫无顾忌的一饮而尽然后用一种不屑的口气说道:“凶手就那么好抓吗?黄小姐如果这样设计情节,崔某的书是没人看喽。”

  黄小婉见他将茶一饮而尽,也放下心来。不管怎么说刚才的一翻追逐也让她口渴难耐。一口气将茶喝下若有所指的说:“凶手在昨晚已经暴漏了杀人动机,而且在凶杀案的当天意外的承认了他本不该知道的事情。”

  黄小婉没有料到,崔广元竟然哈哈大笑,那笑声中似乎充满了对她的蔑视。黄小婉真想站起身来暴揍这个道貌岸然的人。可是就在崔广元狂笑之后,表情瞬间凝固了,随后表现出一种十分痛苦的表情,最后干脆向后一仰从椅子上仰面跌倒。黄小婉大惊急忙上去,托起了他的头,用食指试探他的呼吸,完全出乎意料,,此时的崔广元栖息皆无完全如死人一样僵硬。正当黄小婉不知所措的时候,自己的眼前也是一黑,顿时天旋地转,她本能的掏出手机接通杜晓斌的电话,凭借最后一点力气说道:“大叔……救我……”然后就不省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