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锦绣

主角:韩景恒芮若瑶

作者:韩景恒

发布时间:2020-09-16 12:23:25

侯门锦绣(作者韩景恒)-韩景恒芮若瑶免费阅读

侯门锦绣 第十五章 一画做贺礼

  “你们都去江南,那我也去江南!”小胖子不甘示弱,赶紧举手表达自己的意愿。

  只可惜,小人有话语权,大人有选择权,所以,小胖墩的话,被两个所谓的大人,很是无情的镇压了!

  “弟弟也想去江南?那不行,你乖乖的跟着杨叔去外祖家,替外祖母贺寿去!”

  将小胖墩给戳了个仰到,顿时让小胖墩将惊怒和委屈一起爆发了出来,哭的那叫一个惊天动地。

  小舅舅瞧着瑶儿丫头逗弄亲弟弟,顿时有些无语。

  杨叔抱着小胖墩,哄了好半天,才将小胖墩给哄好了,无奈的对着芮若瑶说道:“表小姐,小表少爷年岁还小,你就不要逗他了。”

  瞧瞧,眼睛都哭肿了,成了一双核桃眼。

  “杨叔,没事儿,一会儿我和小胖子仔细说说就行了。”芮若瑶将小胖墩抱回了客房,点着小胖墩的额头,很是忧伤。

  她明白父母的担忧,借着外祖的寿诞,将他们送到西北外祖家,不过是怕万一他们芮家有什么灾祸,他们作为最小的儿女,能够保住一命罢了。

  “天逸,你已经大了,要承担自己的责任了。”欣慰的揉着小胖墩的头顶,很是怀念小胖墩从小信任自己的模样。

  “外祖的年岁大了,母亲不能为外祖母贺寿,遗憾了这么多年,你作为咱们家最小的孩子,还没有见过外祖母,趁着这次机会,你就替父亲和母亲,在外祖面前多多尽孝,也能安慰安慰母亲的心,知道吗?”

  一朝远嫁,有的人,一辈子都回不了娘家一次,这是多少出嫁女和身为老母亲的遗憾?

  他们母亲不能回西北,作为子女的,既然能去,就要尽量的夺取,最起码,也能够让老人缓解一下相思之情。

  若不是芮家出了事儿,她也会去的。

  感受着头顶的冰凉,小胖墩这次没有闹,仰着小脑袋,睁着一双大眼睛,有些不安。

  “姐姐,父亲和母亲在江南,一定会没事的,对不对?”抿着的小嘴,透漏着小孩子的害怕和恐惧。

  小胖墩从有意识了之后,家里就没有过任何变故,一路顺风顺水的,这次大约是真的吓着了下胖墩。

  “对,咱们爹爹本事这么大,怎么会有事儿?就算爹爹受打击了,不是还有娘呢吗?娘那么厉害,肯定不会让咱们家受到伤害的。”

  从小到大,在他们芮家,孩子们坚信的,从来都是母亲是最厉害了,连在外面顶撞圣上的父亲大人,都可以管制的服服帖帖的。

  更何况,母亲还能够挥舞刀枪,就更加厉害了。

  小胖墩想到母亲将长枪舞的虎虎生风,顿时就不那么害怕了。

  小胖子相对于芮家的几个年长的孩子,经历算是最少的一个,大约,算是父母亲对幼子的优待。

  说是优待,也不过是让小胖子能过在休息日的时候,睡到自然醒。

  这个优待,芮若瑶从小就有,还有不用学刺绣女工这等活计,谁让韩夫人就不是个大家闺秀呢?

  韩夫人的一手绣工,韩家老夫人觉得辣眼睛,从来不用女儿绣的锦帕荷包,作为大老粗的韩家老太爷,用的东西从来都不讲究,女儿绣的,看不出好赖,那就都是宝贝。

  韩夫人带着父亲从行为上给出的鼓里,硬生生的让自己多了一层优越感。

  以至于这么多年来,若不是到了京城,韩夫人一直都觉得自己轻易不动手,一动手就是旷世奇作。

  待真正的见到了大家闺秀之后,韩夫人就歇了心思,瞧着跟着亲爹娘一起受苦的小女儿,白嫩嫩的爪子,实在是狠不下心来。

  女儿练习女工,都是从三四岁开始的,小孩儿手软,捏不住细针,三两天就能将手给戳城筛子底。

  芮若瑶不一般,她是十岁之后才开始拿针的,针拿的稳,扎的也稳,刺绣锦帕什么的,也能摸出来个大概轮廓。

  毕竟,会作画的人,总是得到优待,不是吗?

  “这是姐姐我花了将近两个月时间才描画好的观音大士像,姐姐就交给你的,你要和姐姐保证,此去路上,一定要将这幅画送给外祖母。”

  外祖母年纪大了,开始信佛了,即便身为保家卫国的将士一族,韩家每个人手上,都或所或少沾着人命。

  造就了太多他们不愿意的杀戮,老太太每天都会虔诚的跪在观音大士面前念往生咒,赎罪。

  多做善事,多帮助人,已经成了韩家的风气。

  小胖子慎重的将卷轴抱在了怀里,拍着胸口和姐姐保证。

  “姐姐你放心,天逸一定会完好无损的将画像交给外祖母的。”

  这可是姐姐交给自己办的最大的事情,说什么也要把卷轴完好无损的交给外祖母,这可是姐姐专门送给外祖母贺寿的东西。

  小胖子抱着卷轴,深觉自己责任重大,顿时不闹着和他们去江南了。

  见将小胖墩哄好了,芮若瑶让人将装画轴的盒子一并交给了小胖墩,让他去房间里研究去了。

  把人给支开了,芮若瑶心里松了一口气,“小舅舅,我们轻装上路,手上拿足够的银子就成,我怕晚了到江南,父亲那边,会周转不开。”

  “瑶儿说的极是,咱们带着碎银子和银票走。”

  杨叔已经让人去马市上看好了一匹膘肥体键的壮马,经得住他们长途的奔波。

  小舅舅不担心马匹,更担心小侄女的身体。“瑶儿,你可知道,快马疾驰,就算是小舅舅我都有些受不住!”

  芮若瑶怎知不是这个道理?可是她心里焦急,恨不得能快点就快点。

  “小舅舅你放心,骑马我在行。”将手上的马扁子一卷,蹬着脚蹬子,一个越跳,直接坐在了马背上。

  “小舅舅,赶紧上马,趁着天还不晚,咱们赶紧走!”

  将银子分开了藏到了不同的地方,芮若瑶对着前面还在叮嘱杨叔的小舅舅说道。

  一路快马疾驰,昼出夜伏,倒也让他们紧赶慢赶的到了跑到了江南,马匹疾驰而过带来的沙尘,不知道惹了多少山野村民稀奇的目光。

  都说江南无限好,即便到了深秋时节,江南依旧处于烟雨朦胧时,路上行人还穿着薄衫短打。

  芮若瑶打听一路,询问江州府有没有信任值的知府,府邸又在哪里,都被人迷茫的拒绝了。

  她觉得稀奇,打听了一路,都说江州府根本没有知府,更没有听说过有从江南来新任职的官员。

  “大说,京城真的没有人来?您再想想,不是京城来的人也行。”

  芮若瑶眼神焦急的抓着一个跳着单子的樵夫,急切的问道。

  穿着蓑衣的樵夫被抓着动弹不得,很是没好气,原本烦躁的心情,在瞧见拉着自己的是个年轻的小姑娘,又有些不忍拒绝。

  “咱们江州府从来都没有知府,上一个知府,还是十年前的事情呢,当时的李知府年岁老了,直接在江州府告老还乡之后,添加就好像忘记了还有一个江州府一般,反正,我们这儿是没有知府的!”

  樵夫将担子放在了地上,一身所以湿湿嗒嗒。

  “咱们江州府,百姓安居乐业,从来不会发生打架斗殴、寻衅滋事的事情,这可都是以前李知府的功劳。”

  热热闹闹的街道,来来往往的商贾月百姓,芮若瑶有些相信樵夫所说的“百姓安居乐业”这句话。

  只是,樵夫的话才说完,就被远去吵杂的声音给吸引住了目光。

  “哎哎哎,你不是好奇咱们这儿有没有大人物要来吗?我倒是想起来了,我家婆子说,今天朝廷的大官要来任职,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樵夫伸着脖子,想要瞧热闹,养家的家伙什可不能丢,只能坐在扁担上,竖着耳朵听着远处吵杂的声音。

  樵夫还想着和小姑娘八卦一番朝廷的大官,一扭头,边上哪还有小姑娘的影子?

  芮若瑶跑的飞快,小舅舅伸手都没能将小丫头给抓住,牵着两匹马,对着樵夫笑了笑,还买了两个小玩意。

  红绳编织的彩色石头,在眼光的照耀下,显得特别的柔和。

  远远的,芮若瑶看见熟悉的马车,内心压制不住的激动,噌的破开了拥挤的人群,挤进了马车里面。

  赶车的清泉叔,原本清泉慢慢的赶车,隐隐约约似乎听到了小姐的声音,还以为是出了幻觉呢。

  刚想驱散为官的百姓,就见着小姐噌的蹿上了马车,吓一跳。

  “小姐?您怎么会在这儿?”清泉很是不敢相信,扔掉了手上的鞭子,想要将掀着马车帘子往里面钻的小姐给拽出来。

  奈何,清泉还是晚了一步,芮若瑶动作快,一猛子扎进去,直接撞在了多日不见的相公怀里,硬邦邦的胸口,撞得她头疼!

  还以为撞到了亲爹,只是并未听到亲爹熟悉的笑,而且,以往自己撞到亲爹怀里的时候,父亲总是轻轻将她推开。

  没有预料到的事情,让要若如心中警铃大作,只觉得想要站起身想要看看眼前的到底是谁。

  只是她动作太大,一不小心,没有站起身子不说,还撞到了车辕上,衰,简直疼死了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