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冥婚

主角:郁卿惠月

作者:深如墨

发布时间:2020-09-16 12:44:08

(夜半冥婚)在线阅读完整版-夜半冥婚深如墨全免小说

夜半冥婚 第15章 玩世不恭

  “哼,那是你们自己没有发现,所以你们说的不算!”

  “哦?”是吗?这么多年,我怎么发现你除了吃喝玩乐,给我闹事之外,就没别的作用了?我挑眉道,“那你自己说说看。”自己到底有什么作用。

  “咳咳咳……”小家伙学着大人样,清了清嗓子,道,“我能吃能喝能睡能玩儿,能卖萌能卖骚,嗯……还能卖身暖床,乃居家必备!”小家伙一副很神气的表情。

  我和郁卿相视,不禁嘴角一抽,这小家伙……这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哪里学来的?

  “我们走吧。”郁卿拉起我的手,便准备走。

  “嗯嗯。”我点点头,与他一同转过身。

  “臭麻麻,臭粑粑!一个有了男人忘了儿子,一个有了女人忘了儿子!就知道两个人出去玩,也不带带我。”小家伙跺跺脚,“哼,你们这样会失去我的!”

  我一头黑线……小屁孩儿,真不知道这脑袋里装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呀,爸爸麻麻!你们的东西掉了!”他突然一声惊呼。

  嗯哼,什么东西?

  我和郁卿转过头,看了看身后的地上,并没有什么东西。

  “铛铛铛铛……你们的小可爱掉了!”小家伙屁颠屁颠地跑到我们面前,双手做捧花状,龇着牙看着我们道。

  “我怎么没看到?”

  “我也是。”

  “在这儿,在这儿呢!”

  嗯,我们选择当睁眼瞎……

  雨淅淅沥沥,随着大风乱自飞舞着,如同人生飘摇不定……

  我和郁卿靠窗站着,他抱着我,将头靠在我肩上。我看着外面的天,心中总有些不平静,可却又说不上来。

  半晌,我才开口问道:“她呢?”这么久了,也该醒了吧。

  “在地下密室。”郁卿语气有些慵懒,“你打算如何处置她?”

  “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惩治一位孕妇,毕竟孩子是无辜的,每一次的轮回机会都是十分宝贵的……刚才的惊吓已经让她胎像不稳,再给她过大的刺激,最后孩子最遭罪。我转问他,道,“你呢?你准备如何?”

  “她真该感谢她肚子里的孩子。”郁卿语气里也透出无奈来,正因为这个孩子,我们耐她不了。

  这种想杀却杀不得的感受,实在难受。说实话,我当初救下她时,根本就没有想过她是个孕妇,只是觉得她不该这么轻易就死了完事,她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叩叩叩……”

  “郁少,林家的长老们来了。”侍从继续道,“按照您的吩咐,已经支开了老主子和小少爷。”

  “嗯,知道了。”郁卿的语气里略显不爽,他拉起我的手,道,“你留在这里,等我回来。”

  “不一起去?”我反握住他的手,问道。说实话,我心里倒是很好奇的。林灵莉那个脑袋缺根筋的女人,绝对不会有如此精密的计划,避开郁家层层守卫,开了封印,除非……背后有人帮她,而最直接的答案很明显地摆在眼前……

  “危险。”郁卿皱眉道,“那帮老家伙阴毒狡猾得很。”

  “你会保护我的,对吗?”有你在,我很放心的,就和以前一样。我歪歪头,笑着对他道。

  “走吧,去会会那些老家伙。”郁卿嘴角稍稍翘起,回之我以微笑。

  这笑容带着三分无奈七分宠溺,给我一种恍然如梦的错觉——我仿佛回到了过去,顿时鼻尖微微一酸。

  悲伤的事情,它总爱在幸福快乐的时刻,突然破土而出,尖锐刺人……我紧握住郁卿的手,过去就让它过去,最重要的是把握当下,珍惜眼前人!

  “怎么,眼都红了?”

  “我感动啊。”我故作轻松。

  郁卿冲我温柔一笑,然后一把将我抱住,在我额头轻轻落下一吻,在我耳边道:“傻瓜。”

  我先是一愣,继而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原来,他都明白——虽然丧失了记忆,但他依旧懂我心,这让我如何不欣慰……

  我们还未到前厅便听见一阵怒吼和拍案声。

  “什么意思?把我们晾在这儿半天!滚去叫你们主子出来!我倒要问问她!”

  “听不到吗?我让你去把那老家伙叫来,听到了没?”

  ……

  一身穿黑色道袍的中年男子,怒目圆睁,紧揪着侍从的领口,脱口大骂。其他两者更为年长,也着黑色道袍,一个留着长白胡须头发花白,一个头发黑白相间,他们正坐着,闭目塞听……果然年纪小的沉不住气。

  “三长老怎么火气这么大?”郁卿戏谑道,“来人啊,还不快泡些菊花茶给三长老去去火。”

  “哼!”他甩掉手中的侍从,抡起拳头就向着郁卿,“你小子……”

  “建仁!”那位头发花白的长老怒斥道,“给我坐下!”

  额……这个称呼,让我不禁嘴角一抽,兄弟之间怎么会如此相称?

  “大哥!他……”

  “坐下!”

  “我……哼!”他脸上露出不甘心来,双拳紧握,但也迫于来自长者的压力,坐了下来。

  “三位长老怎么今个儿有空光临寒舍?”郁卿带我在主位上坐下,我能明显感受到,来自他们三个的目光,充满好奇,略带敌意……

  “今日,我等是来找郁家主有事商议。”林家大长老开了口,语气平缓,让人听不出喜怒。

  “奶奶近来身体不适,不便见客。”郁卿淡淡道,“各位长老若无要事,便请回吧。”

  “我告诉你,今日若是见不到郁家主,我林建仁就坐在这儿不走了!”火爆的三长老总是耐不住脾气,噌得一下就拍案而起,用手指着郁卿,冲着他怒吼道。

  咳咳咳,我说呢,怎么会那么叫他呢,原来是名字呀,嗯……这名字起的好,不错不错,挺适合他的,的确嘴很贱。

  “我不介意让下人多准备一副碗筷。”郁卿显得云淡风轻,道,“嗯……三副也没关系的。”

  空气一时安静,略有硝烟之气……

  “你!”林建仁一时语塞,磨牙握拳,恨不得将郁卿给大卸八块,继而转头跟他身边的大长老道,“大哥,你看看这小子,简直是目中无人!我们还跟他客气什么!”

  突然一阵警报声响起,一侍卫从地下冒出,走到郁卿耳边说了几句后,又转身没入地下。

  “呵,客气?你们林家可真客气!”郁卿语气里带着很深的讽刺,“带上来!”

  一带着面具的黑衣男子被押了上来,他低着头,挣扎着,侍从们将他死死压住,将他的面具扯下。

  “四,四弟!”

  “四弟你怎么……”

  他们脸上尽显惊讶。

  “四长老,真是好久不见。”郁卿冷冷地道,“怎么,是这大门不够宽敞,偏要挤这后门小道过?”

  “你把我女儿藏哪了?”他震开几名侍从,站了起来,双眼死瞪着郁卿,语气低沉,内含怒气。

  “呵呵,四长老真是说笑了,你这女儿不见了,来找我作何?何况……我为什么要把你女儿藏起来?她又不是什么珍宝……”

  “你!”他咬牙切齿地道,“你可真是狠心,她对你一片真心,你却……你可否知道,若不是灵儿一再求我,让我帮忙阻拦林家,这郁家早已不复存在!”他看了我一眼,眼中尽是怒火。

  “四弟,居然是你!你知不知道这事儿对林家有多重要?”三长老一拳砸在茶几上,道,“你那没用的女儿胡闹也就算了,怎么连你也跟着瞎胡闹!哼,就是因为有像你们这样的蛆虫,林家才难以发展得更好!”

  “坐下!”大长老皱着眉头,明显对林建仁有些不耐烦。

  “呵,蛆虫?”他轻蔑一笑,反问道,“我们是蛆虫,你们是什么?同在一具腐烂的尸体上,又能好得上哪去!”

  “四弟莫要生气,你三哥只是恰在气头上,言语有些冲。”二长老拦住了即将爆发的林建仁,面作慈祥,略带微笑地道,“你也是知道他的性子的,这话就别放在心上。”

  “哼!”

  “郁少,既然如此,我们也就不绕弯子了。我们此番前来,正是为了处理今日灵儿所犯的大错。”大长老手抚着长白胡须,看向郁卿道,“灵儿还小,怕是遭了小人利用,才会破了封印,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来,还请郁少将灵儿交还与我们林家处置。”

  “这封印,好像除了你们林家几位长老知道破解之法,其他似乎没有了吧?”郁卿继续道,“难不成……大长老口中所说的小人,是在座的某一位还是几位?”

  “你!”他一时语塞,面色明显不好。

  “呵呵呵……”郁卿笑道,“我只是开个玩笑,各位长老脸色何必如此难看?难不成真的……”

  “别废话!”林建仁最先沉不住气,“把人给我交出来!”

  “我何时说过她在这里?你们这要人,也得先找对地方。”

  “林灵莉身上戴着我们林家的至宝,这气息可骗不了人!就在你们郁家!你小子最好给我把人老实交出来,不然……”

  “不然怎样?”郁卿淡淡地问道。

  “不然我掀了你们郁家!”林建仁一脚将茶几踢开老远,而上面的茶具因为惯性落到地上,摔得支离破碎。

  “那你就试试!”郁卿突然沉下声音,周身气场强大,冷到能将空气冻结。

  掌上明珠?还捧在手里,捂在心里?我就在心里呵呵……

  “二长老这话说的是。”郁卿并没有收回他冰冷的气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