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郡主

主角:孟拂颜宫御

作者:天外一笑

发布时间:2020-09-16 16:52:16

一品郡主在线阅读

一品郡主 第15章 清水合衣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孟拂颜提笔练字写的忘我,练了一个时辰后,邱梦泽拿出四书五经教她基本常识。

  虽然没指望她真的考上,但基本的知识要知道,毕竟是个士子,总不能交白卷吧。

  孟拂颜拿到四书五经也是惊了一下。

  虽然这个世界没有孔子,但是论语中庸什么的都是一样的,只不过作者和书名换了,里面内容是一样的。

  怪不得自己以为这个世界架空,却可以理解这个世界的文化,原来是换汤不换药啊。

  她突然想到那天在清王府写的诗词,会不会这首词已经有人写了?

  那李白杜甫,会不会换了个名字继续存在这个世界上?那自己怎么盗用诗词!

  她放下论语,一脸紧张看着邱梦泽:“大哥,你有没有听说过李白杜甫?”

  “没有,怎么了?”

  “那你有没有听说过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倒是首好诗。”

  “北风卷地百草折?”

  “也没有啊,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

  孟拂颜放心了,她摸过九渊文史册,仔仔细细把概述看了一遍。

  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李白杜甫,大约是时代发展的需要,就算没有孔子,也会有另一个人写出论语。就像西方有苏格拉底,东方有孔子,哲学的发展是必要的。

  这个世界只是有与华夏文明一样的基础,但高层建筑却是不同。

  如此一来,自己就可以放心的抄袭引用了。

  开心哈哈哈。

  心里美滋滋的孟拂颜学的更起劲,不过两个时辰便将一本九渊史读完。

  此刻已将近巳时中旬(十点),他二人学的起劲,隔壁房里的宫御却是坐卧难安。

  他躺在床上,蓄意听着隔壁房间的声音,终于在第八次尝试入眠失败后站起身。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他岂能安然入睡。

  他从桌上摸过一个托盘,倒了两杯水后堂而皇之敲开孟拂颜的门。

  孟拂颜开门让他进来,看到摆放在自己面前的清水哑然失笑:“未婚妻,你这是做什么?”

  “给你送水啊。”

  “清水?”

  “是啊,茶叶喝多了不好,还浪费时间,哪有清水来的快。”

  等泡好茶再进来都什么时候了,你被占便宜怎么办!更何况给情敌泡茶,不可能!

  孟拂颜听着,竟觉得无言以对,原来古代就有白开水最健康这一说法了啊。不过古代有钱人,不都是喜欢泡茶叶的吗。

  “相公你学了这么久,累不累啊。”

  她正想着,就觉一双手落到自己肩膀。她一眼瞟到坐在一边看笑话的邱梦泽,只得尴尬的咳嗽两声,扯过宫御的手道:“未婚妻客气了,我不累,你快回去休息吧。”

  “相公!”

  她话音刚落,宫御立马瘪了眼:“相公你是不是厌烦我了,不然为什么三番五次赶我走!”

  “怎么会,未婚妻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我疼爱都来不及呢。不走不走,在这陪我练字。”

  她说着起身把位子让给他。

  虽然她没谈过恋爱,但是同为女子,她还是知道怎么哄人的。

  果然宫御一下卡在原地,这人一句话堵死了他怎么闹。

  他顺从坐下,右手拉着孟拂颜左手,托腮状看她练字。

  可惜她天生手废,写着写着就成了拿铅笔的姿势。

  她一脸哀怨,邱梦泽叹口气,起身绕道她身后,温润手掌一握,将她小手握在手心。

  “这样握笔。”

  他动作自然调整孟拂颜姿势,其间语气亲昵,宫御眉头一跳。

  这算个什么事,他拉着她左手,邱梦泽握着她右手。明明是自己未婚妻,却靠在他人怀中,耳鬓厮磨?

  他晃晃拉着孟拂颜的手:“相公,我冷~”

  “不怕,我给你暖暖。”

  孟拂颜弯腰,把他手放在嘴边哈口气,然后搓两下直接放进她怀中。

  “这样就不冷了。”

  她说着又提笔,神情自然,眸光专注。宫御却僵在原地。

  虽未碰到什么不该碰之地,但掌下肌肤温热,隔着衣衫都能感觉到细腻的肌肤,让第一次碰到女子躯体的他瞬间红了耳尖。

  他嗖一下抽出手,眼神飘忽不知何处安放。

  “未婚妻?”

  孟拂颜惊愕看他,不用看都知道她问的是你干嘛把手拿出来。

  邱梦泽拍她脑袋:“人家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怎容你如此亵渎。”

  “阿!”

  她一下反应过来红了脸,自己作为“男子”,行为如此孟浪。虽说是未婚夫,终究不妥。跟流氓一样的行径,怪不得拱玉如此惊吓。

  她腆着脸笑笑:“意外意外,未婚妻莫怪,我这就打我自己。”

  她说着就打了自己左手几下,宫御微红的耳尖更甚。他镇定一下抬眸:“你以后不许这样做了,男子女子都不行!”

  “是是是,听未婚妻的。”

  她急忙附和,以后当然不会这样干了。女子会说自己孟浪,男子嘛我会说别人流氓,还是保持距离好。

  宫御这才满意点头,这个笨蛋,不说她都不知道长记性。

  邱梦泽笑着进来打圆场:“弟妹莫怪,天寒露重,宁彦也是心疼你。我瞧这夜渐深,你快回去休息吧。”

  孟拂颜跟着符合:“大哥说得对,未婚妻快去休息吧。”

  “那你…”

  “我也睡觉。”

  孟拂颜说着立马放下笔,桌上书籍收进示意她说话算话。

  她盯着宫御半响,后者却无丝毫离开的意思。

  “相公你不和我一起睡吗?”

  “当然不了,男女授受不亲,我与彦弟一起睡便可。”

  孟拂颜还没答话,邱梦泽已经一脸笑意走过来:“弟妹刚刚也看见了,宁彦行为无状,冒犯了姑娘就不好了。”

  他笑的温润,话语间却处处逐客,宫御自然懂得。

  男女授受不亲,你也知道啊。

  他不舍得看了看孟拂颜,最终在邱梦泽请的手势中一步三回头离去。

  邱梦泽关上门,转身开始打地铺:“你睡床上,我在地上。”

  孟拂颜点头,这一路上他们都是如此过的。古代其实并没有比现代安全,黑店什么的比比皆是。虽说如今进了京城,但自己刚刚得罪大理寺卿,怎么能保证没有人来刺杀。

  她整整衣衫就准备上床,和衣而睡的邱梦泽躺在地上道:“你看到拱玉腰间的玉佩了吗。”

  “看到了,有什么问题吗?”

  在他二人结拜时,宫御站在他二人面前做见证,随着动作衣衫起合,她依稀看到外衫下掩盖的玉佩。

  只是距离远,加上宫御动作小心,她只看到一个角。

  “那是北冥特有的盘玉。”

  邱梦泽望着天花板:“由羊脂白玉精心雕刻而成的盘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