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医圣

主角:林衍吴珺

作者:仙人掌的花

发布时间:2020-09-16 21:07:09

通天医圣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林衍吴珺

第1章 尬逢

初冬的下午,慵懒的暖阳透过玻璃窗照射在妇科诊室外的走廊上。

林衍正站在门口接电话,走廊另一端款款走来一位长发飘飘、戴着墨镜的大美女。

这女子极其符合华夏人的审美观,额头高高,鼻梁高挺,嘴巴鲜草莓一样诱人,脸蛋红扑扑的,紧身毛衣烘托出高耸的胸,细细的腰肢,臀却很丰硕,两条大长腿从短裙下骄傲的袒露着,被高跟鞋越发拉长了一截,外面穿一件红色的风衣,行走间衣袂翻飞。

林衍看的一呆,心头似乎有根弦被轻轻拨动,忽然产生了一个荒唐的想法—拿下她的墨镜,看看她那双眼睛,是不是圆圆的杏眼!

但林衍不能真的那么无理摘人家墨镜,他是大夫,不是流氓,摘美女眼镜的事情做不出来,就怀着意犹未尽的遗憾进屋了。

十分钟后,林衍正给一个感染霉菌的病人开药,诊室门被大力推开了。

胖乎乎的护士高甜甜搀扶着一个低垂着头的女子,急急说道:“林医生,这位女士忽然大出血不能等号了,您赶紧处理一下吧。”

林衍看着这女子身上熟悉的红色风衣,还有披散下来遮盖住脸庞的长发,正是刚刚在走廊看到的那个女子,他的瞳孔不由得收缩起来。

大出血属于妇科紧急症,却也并不少见,林衍冷静的吩咐道:“扶她上人流床,膀胱截石位等候。”

妇科门诊长期配备有两名护士,高甜甜在门外叫号,罗嘉在诊室帮忙,两人一左一右把女子弄进处理室去了。

林衍心情略微有些复杂,刚刚还在想,不知道这女子的眼睛长什么样,万没想到她是自己的病人!

林衍迅速处理完这个病人,心里带着几分急迫和期待走进处理室。

病人已经按要求被安置在手术床上了,果然躺下之后,那墨镜摘掉了,长发披散在手术床上,露出了她略微有点苍白的脸庞,一双圆圆的杏眼里蕴满了痛苦。

林衍一看到这张脸,脑子里如同一道闪电划过!

这女子,居然真的,是他的高中同学吴珺!

吴珺啊!林衍情窦初开时的女神……不,是他人生中的唯一女神,没有之一的梦中情人!

甚至,他今年28岁了还没对象,很大程度就是因为,没有遇上一个能比得上吴珺的女人。

十年前高三的时侯,吴珺已经发育妥当,成了一个前凸后翘楚楚动人的大美女,走路的时候带着弹性的步伐,把她高耸的胸走出一步一颤的节奏来。

吴珺的节奏堪称波涛汹涌,看的林衍心里如同过山车一般一波接着一波的荡漾。

少年的心里装满了对吴珺的幻想,林衍曾经用了无数个夜晚去憧憬这一切,最后得出一个目标,此生得吴珺为妻,夫复何憾!

可惜,美人总是如同天际的月亮,看的见够不着。

吴珺眼高于顶,心高气盛,根本不把家庭条件一般的林衍放在眼睛里,甚至还当面把林衍写给他的情书撕碎了,弄的林衍羞愤不已,暗暗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到时候不信女神不回心转意。

上大学期间,吴珺依旧是林衍心头的朱砂痣,他因此拒绝了好几个医学院女同学秋天的菠菜。

夜晚的时候,吴珺那那跳跃的步伐,还有那汹涌的波涛,总是一遍遍出现在林衍的梦里。

在梦里,那个娇躯不着寸缕,跟他紧紧缠绕在一起……

如同一坛酒一样,这种思念积淀的越来越醇厚,就成了一种执念,成了除却巫山不是云般的单相思。

万万没想到十年之后,跟女神居然在这种状态下重逢,这让林衍不由暗暗感叹一句:“人生啊!”

手术床上,吴珺短裙跟裤头已经脱光,两条雪白的腿蜷曲着放在高高的架子上,把中间位置彻底暴露出来,这在医学上叫膀胱截石位,方便妇科检查和不需要麻醉的简单手术处理。

此刻,吴珺的整个部位,完全被蜂拥而出的鲜血遮盖,看上去很是严重。

林衍把自己翻滚的思绪统统压制住,下意识把口罩往上拉一拉,戴上乳胶手套,职业化的问道:“你结婚了吗?呃……换一种问法,你有过夫妻生活没有?若没有,我是不能给你下窥器深入检查的,那会毁坏你的处.女.膜,这一点你必须确认,这将直接关系到对你的抢救方法。”

吴珺痛苦的说道:“我……我有过……您下窥器吧。”

林衍的手不自禁的抖动了一下,心里仿佛有一只晶莹剔透的、高傲圣洁的水晶雕塑碎掉了!

他的心凉了半截,有些漠然的戴上了乳胶手套,熟稔的拿起冰冷的,鸭嘴型的窥器,窥器下页深入到吴珺的最里面,从后穹窿部位撑开以后,立刻从那里涌出一大股嫣红的鲜血。

林衍恢复一个妇产科大夫规范的操作中来,手里娴熟的用卵圆钳夹起干棉球,把鲜血清理干净,这才发现,宫颈后侧的后穹窿位置,有一个很明显的三角形创口,鲜血正是从那里蜂拥而出的。

这么幽深的部位,出现暴力导致的创伤,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荒淫无度。

曾经的女神被别的男人睡了,还被睡出这么大一个口子来,林衍没来由的火大,忍不住质问道:“这大白天的,是你吃了药还是你老公吃了药?即便是吃了药,正常做也不会形成这么大的创伤,出血量这么大,要是再晚来一会儿,你的命都没了!”

床上传来吴珺的低低啜泣声,身体也因为羞臊而紧绷,雪白秀美的脚趾头蜷缩起来,柔弱中透着致命诱惑。

林衍没好气的说道:“你还有脸哭!创面很大,需要马上实施修补术,你是自己签字还是让你家属签字?”

“我自己签!”

林衍更愤怒了,没人性的畜生,把老婆糟践成这样,她出血都快死掉了也不出现,这吴珺可真没眼光。

吴珺颤抖着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下了名字,护士拿着资料夹走出去到外面诊室。

陪吴珺来的那胖女人在外面询问:“我们吴部长怎么样了?”

吴珺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后,变得十分紧张,双腿都抽搐了一下,林衍心里一动,刚想叫护士赶紧进来,别回答那女人。

可惜,已经晚了。

护士说道:“你说的吴部长就是吴珺对吧?她行房不当引发创伤,必须马上手术,你帮她把手术费用还有相关单子办理一下。”

“什么?吴部长她行房引发创伤?”那女人的声音骤然拔高了两个八度,还带着莫名的亢奋:“我们吴部长还没有对象,这……这怎么可能?”

被弄成这样,居然还没有对象?这脑洞就大了去了。

林衍一愣,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吴珺,接触到她羞臊不堪的目光后,不自然的低头不看她了。

无论心情如何,都不会影响林衍认真细致的履行医生的职责,他拿出宫颈钳,卡住宫颈提拉出来,尽可能暴露手术野,一个三角形大口子触目惊心。

助手鄙夷的说道:“正常可没这么大破坏力,肯定是玩什么变态花样弄的。”

吴珺的身体再次抽搐了一下,如果可能,她宁肯死都不会承受这样的羞辱。

林衍感觉到了吴珺的无地自容,训斥助手道:“瞎评价啥,赶紧穿羊肠线。”

修补是很疼的,每缝合一针,吴珺都会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身体也会微微抽搐, 弯针穿着羊肠线不断地缝合,那个大口子终于缝合完毕,出血也彻底停止了,林衍依次把手术器械退出吴珺的身体,手术就算做完了。

做完手术,按照惯例,得给病人看一眼效果,是预防治疗后出现分歧,病人会揣测医生没有处理好。

助手拿着手机站在吴珺跟前,弯着腰,用手指滑动着图片说道:“诺,看,这是你刚来的时候,里面被捅破这么一个大口子。这张是林医生帮你修补好之后,完全不出血了,看清了吧?没什么疑问吧?”

看完那两张昭示着放荡的图片,吴珺嗓子里发出可怕的“呼噜呼噜”声,煞白的脸色呈现青灰色,眼看就要昏厥。

林衍看在眼里,不由自主的烦躁起来,不耐烦地说道:“行了,行了,把患者挪到休息床上。”

谁知刚刚那尖利的女人声音在门外叫道:“我来我来,我来帮忙。”

就在这时,吴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忽然折起上半身,紧紧抱住了站在手术床边上的林衍,硬生生把林衍的脖子搬向她的头!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她嘴巴贴着他的耳朵,急促的低声说道:“林衍,我知道是你,帮我!否则我当着你的面从那里跳下去!”

林衍惊愕地看看吴珺手指的方向,那是敞开的窗户,而妇科在四楼。

他万万没想到吴珺早就认出了他,可他却像个傻子一样不忍去戳破,亦如当年的暗恋,到毕业都敢没说出口。

吴珺根本没有给林衍思考的机会,她双手死死环住他的腰,娇滴滴哽咽道:“老公,我疼,你抱我过去……”

这称呼……林衍彻底懵逼,不知道如何是好。

身后传来那个女人的尖叫:“天哪,吴部长您可真能保密,原来您的爱人是个大夫啊!”

吴珺带着恐惧和央求,继续急促耳语:“我是梅林区宣传部长,这女人是我的下属,让她知道我这种丑事我就没脸活了,这个忙你一定得帮到底! ”

林衍满脑子日了狗的情绪。

尼玛凭什么啊?

当年你看我不起,十年间杳无信息,今天才重逢,你就让我背锅,难道老子长的很像背锅侠吗?

纵然是满心不愿意,林衍还是不忍心戳穿吴珺的谎言,只得把她抱起来放在墙边的休息床上。

吴珺紧紧攥住林衍的手终于松弛了,感激的捏捏他的手指,意思是情意领了。

放置好吴珺,林衍懊恼和无奈的低声说道:“你……让你朋友先照顾你,我还得工作。”

吴珺说道:“好吧,亲爱的你先去忙,王姐她陪着我就行。”

梦游般坐回到外面椅子上,林衍充满了不真实感。

高中毕业后各奔东西,十年间未曾联络,林衍也想到过可能会有的重逢,但是在最荒诞的想象里,也想不到重逢,是吴珺被哪个狗日的干坏了,他给她修补完整。

这日了狗的人生,或者是被狗日了的人生啊!